69书吧 > 庆丰军 > 第四百三十二章 内部矛盾

第四百三十二章 内部矛盾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张破虏被郝仁剥夺了兵权,被罚面壁思过,他真的将自己关在内室中,想的自己头疼,也没有想到自己究竟错在哪里。

    自从穆家寨起,张破虏就为郝仁保管者全军仅有的一把兵器——一把锈渍斑斑的菜刀,也是郝仁象征着权威的冰刃,用《三国评话》来比,自己好歹也是被倚天剑的夏侯恩,在穆家寨的十几个兄弟中,好歹也算是二号人物,而今,恐怕连前十号人物都排不进去了。

    何况自己对老大忠心耿耿,攻打寿州的时候,攻城的红巾军被达鲁花赤的宿卫冲散,郝仁被骑兵围困在垓心,倘若不是自己舍生冒死,率领兄弟拼死相救,恐怕郝仁早就折在俞通河那个骑兵十夫长的手中,郝仁又岂能有今日之富贵?

    郝仁未曾实力雄厚之前,可一直是我张破虏给他充当侍卫首领,没少替郝仁挡刀挡枪,倘若自己有一个小小的疏忽,也不至于有今日之郝仁。

    自己为他坐镇安庆,又坐镇汉口,又坐镇庐州,竟是给郝仁看门望户的活计,军功、战功,都让别人立下了,就是当初与他一同宿卫中军的吴六玖也能独当一面攻城略地,地位可能都要超越自己,至于常遇春、邓愈、付友德、俞通海……战功更是落他十万八千里。

    在张破虏看来,这不是自己的错,是郝仁不给他立功的机会。张破虏想着自己为郝仁鞍前马后的劳顿,而今却被郝仁不仗义的锊夺兵权惩罚面壁,越想约觉得委屈。

    当初与杨正泰联盟和兵,郝仁自己抱得美人归,而自己却被留在了杨正泰的军中充当人质,又以飞山蛮的蛊毒相恐吓,害得自己时不时的就要试探一下自己的小弟弟,两个月没睡一个安稳觉。

    郝仁也太不仗义了,就因为施耐庵囚禁了自己,反而还要锊夺了他的兵权,让他堂堂的一等侯爵面壁思过,张破虏越想越恼火,感觉自己的忠心,并没有换来与郝仁同享富贵,而自己却被郝仁一声命令成为囚徒,连门也不敢出了。

    那帮不仗义的兄弟,都守着郝仁给的那一点富贵,不敢忤逆郝仁,丝毫不念一点兄弟情义,居然没有一个上门探望的,连那个自己替出头的穆有才,也他娘的不来找自己喝一顿闷酒,一舒心中不快。

    “庆侯可在家中?”门外传来破卒的声音,守门的宿卫回道:“几位爵爷来的正好,我家侯爷正在生闷气呢,我真怕憋屈出什么病来!”

    破国道:“暂时剥夺他的兵权,罚他面壁几日,又没有削了他的爵位,他还有什么好委屈的?”

    几位穆家寨出来的爵爷是张破虏府中的常客,侍卫们也不需要禀报,便将几位爵爷引到张破虏面壁的屋子,径直去了。

    张破虏气哼哼的躺在羊毛毡上,面向墙壁,他听清楚来人是自己的兄弟,可是却忍着不去理会,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几位兄弟都是粗人,自然不能理会张破虏的心情,况且平素要是有兄弟来探望,张破虏早就高兴的跳起来了,而今张破虏这般,都当做张破虏开玩笑,几个兄弟相视一笑,心道:“这猴子也真能拿大家开心!”

    “猴哥儿,别拿大了,赶紧收拾一下,我们进攻找老大喝酒去!”破卒喊着张破虏的外号敬称,大大喇喇的说出自己的来意!

    张破虏一听要找老大喝酒,心早就无端的长了野草,恨不得此刻就去与老大畅饮,可是他想起戴罪之身,不能出门,这心中更恨。

    戴罪之身怎么能有脸去找老大喝酒呢?

    “不去!”张破虏气哼哼的回道。

    几个兄弟这才知道猴子并非跟自己开玩笑,而是真的在生气,这才放下脸上挂着笑容,变得严肃起来。

    “并非我们无端的进宫寻老大喝酒,而是老大吩咐的!”破卒道。

    张破虏一骨碌从羊毛毡上爬起来,心道:“老大找自己喝酒,肯定是给自己赔罪了!”满脸惊喜问道:“真的?”

    “并非兄弟们没由头的去寻老大喝酒,前几日老大去将作坊视察,老大责备我们其回京多时,兄弟们未去宫中探望,特意吩咐我,旬休时,约齐兄弟们一道去宫中喝酒哩!”破卒道。

    张破虏惊喜的眼光中又黯淡了下来,心道:‘老大肯定是没有包括我,我这面壁还没结束呢!’悻悻道:“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陛下若要问起来,就说我在面壁,此时尚未想通!”说罢,便‘咣当’一声倒在床上,恢复原样。

    “猴子,这就是以不对了!”破国一改昔日的恭维,严厉的批评当年的二号人物道:“你现在已经是国家的堂堂侯爵,怎么还是当年的脾气,动不动就使小性子?施耐庵好歹不济,也是当年你我的师父,如今已经告老回家了,老大等于失去一条左膀右臂你晓得不?”

    施耐庵在军中的重要性,张破虏是晓得的。如果说当初郝仁攻打寿州时候,左膀右臂是张破虏和付友德,而今郝仁八手八脚,施耐庵怎么也能算上一条。当年张破虏镇守安庆,只不过是军事统帅,实际上罩得住安庆的,还是施耐庵这个太守,说施耐庵是郝仁的一条有力臂膀,一点不足为过。

    张破虏心中一震,心中依旧不以为然,道:“是他自己要走,与我何干?”

    破国道:“陛下当初责罚你,还不是为了要给老先生一个台阶下,如今老先生嫌弃陛下处罚你太轻,故而找个由头告老!倘若陛下二话不说,便将你推出去砍了,就是老先生想回家闭门写书,也不好意思走!”

    张破虏惊恐的从床上又爬起来,道:“陛下不会对我下杀手吧?我可是他兄弟啊!”

    “论将军来说,没有你张破虏,还有常遇春、邓愈、付友德、徒单钧、吴六玖一大堆的将军,而没有施耐庵,谁又能比施耐庵更适合当刑部尚书?而且陛下在施耐庵告老的时候连挽留都没挽留,陛下这是宁可舍弃重臣也不舍弃兄弟啊!”破国又道。

    刘破国确实有点危言耸听!

    施耐庵与张破虏的矛盾,不是其中任何一个人的过错,张破虏有错,可施耐庵的手段也不够高明,倘若当初任何一个人肯退一步,也不至于是最后的结果,这也不是导致施耐庵高老的主要原因,施耐庵告老,是郝仁不想让施耐庵死在工作岗位上,所以告老的时候没有我挽留,却赐给新都府邸,也算是变相的挽留在军中。

    不过张破虏却被刘破国彻底说动了,终于走出自己的牛角尖。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庆丰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郝十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郝十三并收藏庆丰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