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庆丰军 > 第三十二章 原来如此

第三十二章 原来如此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两军阵前,郝十三拎着马刀,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身后,逐渐靠拢过来的几十号人,不足百人的寿州红巾军新兵,面对七八百赤马探精锐步兵有组织进攻,平均一个要打七八个,显然必败无疑。

    敌军阵营的一个身材高大的胡人千夫长,首先发声打破了战场上的宁静:“谁是你们的领头的?”

    七八百对几十号人,还要找到对方的头子,这是典型的斩首行动啊!七八百人,集中精力,奔他一个人杀来,他郝十三在骁勇,也抵挡不住。

    郝十三正暗自庆幸,幸好!他的衣甲几乎和士兵一样,没有那么的显眼。

    可是,他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聚焦灯,手下兄弟们的目光正齐刷刷的注视着他,使他高大的身躯更加在军阵中脱颖而出。

    也不是弟兄们有意出卖他的身份,而是,弟兄们都等着看他脸上的颜色行事,等待着他的号令,无疑,将他寿州红巾军总管的身份出卖了。

    郝十三清咳一声,清了清嗓子,无奈道:“我就是寿州红巾军的总管郝十三,尔等速速放下武器,饶你们不死!”

    为首的那名胡人千户,回头看来一眼他来时的方向,只见战场上扬起高高的尘土,这是骑兵冲锋扬起的尘土,上尖下阔。

    那胡人千夫长将手中的钢刀插在地上,一手握胸,单膝跪倒:“我等愿意向寿州郝总管投降!”

    身后的一众赤马探军齐刷刷的丢下冰刃,同一个姿势单膝跪地:“我等愿意向寿州郝总管投降!”

    一切太过于戏剧性了,郝十三都难以接受这突入起来的场面。

    明明摆好了阵势,做好交战的准备,结果还没等兵器发出一声的碰撞,数倍于己的敌人就这样的投降了。

    郝十三简直不敢相信,明明只有在蹩脚的小说中才能出现的桥段,居然就这样的戏剧性的在眼前,真实的上演了一幕,这究竟是为什么?

    “苦海无涯,回头是岸,本总管保证你们的人生安全,一概不杀!”

    郝十三感觉自己此时有必要给出一个承诺,来瓦解敌人的斗志。

    杀降不祥。古语有之。

    郝十三却是这样想的,几百个活生生的人,已经投降了,让他们干点什么不好。

    元末那场战争,造成了多少人口的减员,用赤地千里形容一点不为过。要不,为什么后来朱重八上位之后,要搞重大的人口迁徙活动,百姓不愿意离开故土,还要高武装押送。(注1)

    同样的肤色,不同信仰的人,他们为不同的人去打仗,但是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不能因为其他的原因,造成无辜的杀戮。杀人不过头点地,杀了却再也活不过来了。

    郝十三向做成大事业,需要很多很多的人,他都已经想好了,如何安置这些人。

    “谢总管不杀之恩!”

    “谢总管不杀之恩!”

    ……

    颍州红巾军手下大将关铎,整个人像刚刚洗过鲜血浴一般,浑身血污,马头上挂满了人头,整个魔鬼一般模样,凶神恶煞。

    他带着骑兵纵马驱驰过来,他还没有杀的痛快,还没有杀到尽兴。

    明明有不少溃兵奔着寿州的方向跑了过来,他不能放过一个活着的赤马探。

    眼前的场景让关铎大为关火。

    七八百的赤马探军溃兵,正被一百多红巾军押着,往城池的方向前进。

    这明明是他关铎到手的肉,居然落在寿州红巾军的手中,他们居然还是活的,脑袋居然还长在肩膀上。

    关铎何许人也?刘福通手下第一悍将,杀戮成性,怎能这帮放过到手的肥肉?

    郝十三又是何许人也?居然敢收胡人俘虏!他有几斤几两?敢于刘福通的将令作对吗?

    更具有讽刺意义的是,一个从关铎手下逃脱的赤马探步兵,(不知道是不是那个从他手下逃脱的步兵,反正关铎感觉就是从他刀下逃脱的)还对他挤眉弄眼,甚是得意。

    仿佛在挑衅着说:来呀!有本事过来杀我呀!杀我呀!

    关铎怎能让败兵这样的挑衅,他马到近前,不由分说,抡刀就往赤马探的头上砍去。

    斜刺里,一把马刀颇为沉重,硬生生的借助了关铎全力一击,正是郝十三。

    “关将军,你这是干什么,他们已经放下兵器向我投降了”郝十三厉声质问道。

    “投降?呵呵!”关铎冷笑道:“杀光所有与我们为敌的敌人,这是刘大帅的规矩。”

    他抽刀想再次劈砍,可是,已经被郝十三挡住了马前,他本要砍杀的队伍,出现了小小的骚动,他带来的手下骑兵,见两军将领在争斗,他们无从插手,只能茫然作壁上观。

    “你们颍州红巾军怎么对待俘虏,我郝十三无权干涉,但是这里是寿州,是我郝十三说的算,他们向我投降,我已经承诺不杀,我郝十三是说话算数,吐口唾沫是个钉的汉子。”郝十三据理力争道。

    “难道你不是刘大帅的手下吗?难道刘大帅的将令你不遵从吗?”关铎愤愤不平的说。

    郝十三一时被问住了。他却是在名义上是归刘福通管辖的颍州红巾军的派系,可是对待俘虏这种残暴的规矩,郝十三不能接受。

    “是杀是留,我自然会上报你们的明王来定夺,未有明王号令,你不能再我这擅自杀人。”郝十三无奈的说。

    关铎狐假虎威,他乃是刘福通手下的第一得力助手,与刘福通关系形同莫逆,自然不肯与这来路不明的郝十三想让,他眼中只知道有刘福通,不知道有明王韩林儿,一个只有十二岁的孩童罢了。

    关铎挥舞着大刀道:“也甭等着上面的定夺了,今天你我比试一番,你若赢了我,这些鞑子自然归你处置,我便不问;若是我胜了,这些鞑子,自然归我砍杀。”

    郝十三知道,对于这样骄横的武夫,讲道理是没有用的,农民军普遍存在这一个现象,文化水平普遍比较高低,有的时候必须要用大棒的政策,用武力解决问题。

    要不是为了红巾军内部的团结,郝十三真想上去暴揍关铎一顿,没有遇见这么横的。可是,关铎乃是刘福通手下第一悍将,功夫上,郝十三未必是他的对手。

    且说寿州红巾军突然遭遇赤马探军的溃兵,郝十三带着部分散兵留在城外,左军千户吴六奇立马在城头上组织防御,准备接应郝十三败退入城。

    右军千户付友德,闻听城外有变,拉了一匹战马,挥舞着马槊,带着七八百步兵出城前来接应郝十三。

    关铎是马上功夫见长的,使一把长柄开山刀,付友德也是以马上功夫见长的,使用一把贵族用的马槊。

    付友德本属于徐州红巾军系,徐州芝麻李李二溃败之后,伙同李喜喜投颍州刘福通,遭遇冷眼,兄弟二人分散安置,他被安置在颍上当了一个马夫头,倒是郝十三,把他依靠为左膀右臂。

    付友德人虽然忠厚,但是看见刘福通的手下飞扬跋扈,他就气不打一处来,他自从和李喜喜在砀山占山为王的时候,就自负自己一根马槊,打遍天下,鲜有敌手,打败关铎,也让刘福通看看,他付友德功夫完全不在关铎之下,徐州红巾军还是有人才的。

    付友德马槊一横,对郝十三抱拳道:“总管,让属下和这位关将军讨教几下马上功夫!”

    关铎本还七个不服,八个不忿,斜眼睥睨这位郝十三手下的将军,只见那人一身细鳞甲,手上一根马槊,甚是耀眼。

    一根马槊的制作,至少要三年的时间,不是一般的世家子弟和成名武将,没有机会能用这么金贵的东西,用马槊的,没有庸才。

    关铎也是武将出身,他可以小看付友德这个人,但是,马槊兵器在武将眼中的位置,他还是知道的。

    关铎硬着头皮道:“比试就比试,我还怕你不成!”说罢,挥刀就要厮杀。

    郝十三一挥手:“且慢!”付友德的功夫,对于郝十三这个后世灵魂穿越的任务来说,他还是信得过付友德的功夫的,只是眼下他郝十三也是刘福通的手下,真要是付友德上去,将关铎打于马下,不利于红巾军内部的团结。

    “付将军的功夫十三还是信得过的,只不过是关将军也是一名统军将军,若是被我手下的人打败,恐怕颜面上过不去!”郝十三道。

    关铎还是一副不服气的样子,撇嘴不削道:“就凭他!”其实,心中还是忌惮那根马槊。

    常言道:没有三两三,谁敢用马槊。

    “谁不知道,关将军乃是刘大帅手下第一悍将,手下的一个千户和你过招,恐怕传出去不好,还是我和你讨教几招吧!”郝十三违心的恭维道。

    关铎看着郝十三一身不合身的扎甲,活脱脱向一个扒皮鬼一般的难看,并不吃郝十三的那一套,与郝十三过招,正中他的下怀:“郝总管牵马过来比试吧!”他恨不得上前一刀就把郝十三砍翻。

    郝十三小时候骑过马,只是信马由缰的溜达玩,但是要和古人骑马打仗,他的骑术是万万不能行的。

    “刀枪无眼,难免有损伤,我们不妨比摔跤,三局两胜!”郝十三提议道。

    关铎火爆脾气,本不想干的,但是他手下的副将拉了他的衣袖耳语道:“他是小明王的老师,真要伤了他,明王和先教主遗孀杨夫人那面,怕说不过去了!”他只好悻悻的应允下马,心道,我怎么也得让他见点血。

    关铎身后是一万的骑兵,挥舞着兵器,同声发出呐喊的助威:“关将军!必胜!必胜!”

    郝十三身后,城下城头上,也有七八千的军民,也同声发出呼喊:“郝总管!必胜!必胜!”

    两队人马都扯破了嗓子发喊,仿佛自己的声音搞过对方,就能打来主力的胜利一般。

    要说喊的最声嘶力竭的,最令人发指的,还是城外那七八百投降的赤马探军俘虏。

    郝十三这一战,决定着他们的生死,他们哪有不声嘶力竭的道理。

    郝十三扯掉自己身上的衣甲,露出肌肉饱满的胸膛,越发显得身材高大魁梧。

    摔跤,他穿越的前世有一点武术和摔跤的根基的,郝十三的这幅身材,远远要比他前世的身体素质要好很多,他也不知道能否运用自如。

    关铎也扯掉衣甲,紫铜色的胸膛甚是结实,身高也就有175左右,也算是个头不小,却比郝十三要矮上半头。

    他在两个空拳上唾了两口,摇晃一下臂膀,整个脸上的横肉翻飞,心道:高个子重心不稳,我就抱他腰。

    现代人与古代人一场盛况空前的摔跤比赛即将开始,胜负决定着七八百人的生死。

    注1:华夏的姓氏根源,常言:在山西大槐树底下。这就是明初大规模人口迁徙造成了,人们不愿意离开自己的故土,为结民人思乡之苦,明初刻意而为。百姓不愿意迁徙,捆绑百姓,强行押送。有要上厕所的,只能解开绳子,所以有“解手”一词的产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庆丰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郝十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郝十三并收藏庆丰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