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庆丰军 > 第五十八章 和谁睡了?

第五十八章 和谁睡了?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郝十三面前的敬酒女子,简直是太美了,美的让他不敢直视。

    那女子,看上去也只有十六七岁,正是妙龄好年纪,一张白皙的面庞,如同银盆,一双俏生水灵的大眼睛,如同一汪清澈的秋水,甜甜的浅笑,香唇微翘,露出四颗洁白的贝齿。

    都说酒是色媒人,许是郝十三喝多了。他感觉自己的小心脏,好想被什么柔软的东西碰触了一般,美美的,却又痒痒的。

    郝十三暗叹,世间,居然有这般标志的女子。

    为了不让自己在众人面前失态,只能强迫自己,将快要蹦出来的眼睛看向一边,心却一阵狂跳。

    美!真的是太美了!无论哪个版本的赵敏(电影和电视剧),都无法与这个妙龄女子比肩。郝十三心里面这样想着。

    其实也未必是那女子真就美若天仙,而眼前这是真实的美女,芊芊倩影就在眼前,总好过虚无缥缈的镜中人,梦中花。

    郝十三知道,碰触自己心灵的柔软的东西是什么了,那就是,传说中的柔情似水。

    那女子,一双倩倩素手,横端着一个牛角杯,只将那杯中之酒,往郝十三的嘴里喂。

    这怎么能行呢?壮志未酬,怎能这样的堕落呢?自己有手有脚,怎能让别人喂食?

    郝十三按照自己的礼节标准,立马站起来弓着身子,诚惶诚恐去接那女子的杯子,那女子柔柔的推开郝十三的大手,可是,却没有抵挡住郝十三的热情。

    郝十三倔强的接(抢),过来杯子,一饮而尽。

    “好酒!好酒!”郝十三大口称赞,“多谢姑娘!”想把那杯子还给女孩,那女孩“噗嗤”一声浅笑,不知道笑的究竟是什么,越发显得楚楚动人。

    那女子,面上闪过一丝绯红,娇羞默默的转身离去,只留下一个倩影,让郝十三的心,顿时感觉空落落的,就像手中空着的牛角杯。

    郝十三再去看那些同样被敬酒的手下,一个个笑容满面,却自顾自的让那些敬酒的女子,将酒慢慢的倒入口中。

    粗鲁!太粗鲁!一点礼貌都不懂,回去得调教,太没有礼数了。

    郝十三在看那些飞山蛮的将领,表情要庄重一些,却也任由那些敬酒的女子,喂在口中,仿佛是理所应当一般。

    呵呵!还是我郝十三有素质!

    酒精却已经开始作用在大脑,他身体轻微的摇晃了一下。

    杨正泰,坚定的对郝十三说:“既然郝总管认同,小女的婚事就这样订了,今日便成亲。”

    这事情怎么就这么订了呢?郝十三后背冷汗长流。

    这虽然是你的地盘,虽然你的人多,但你不能这样的强人所难吧,我几时同意这门婚事了?

    用一个曼妙的女子,哄骗我喝一杯酒而已,这就算是承认了吗?

    这不是霸王条款吗?

    “杨洞主,休要说笑了,婚姻大事,需要父母做主……”郝十三不想撕破脸皮,却抬出这样的蹩脚借口。

    他此世父母早就作古了,难道还能从坟墓里抛出来,让两堆白骨发表意见吗?

    “啪!”杨正泰将自己的腰刀拍在酒桌上,大怒道:“堂堂七尺男儿,自己便能做了自己的主,休要抬出这样那样的借口。好男儿,敢作敢当,明明已经许诺了,为何还要反悔?我堂堂飞山蛮儿郎,岂能容你这般欺辱!这事儿就这么订了!”

    郝十三也大怒!

    自己的婚姻,难道自己还做不了主,还要你强加给我吗?我从始至终,就没有答应过这门亲事儿,你那便宜女儿,给我一座金山,我也不要。

    双方已经剑拔弩张,一场争斗,在所难免。

    他下意识去怀里摸菜刀,可是身体根本就不听使唤,整个身体瘫软的像一滩烂泥,意识也逐渐模糊了。

    ……

    梦,很长,也很美,各种版本的赵敏郡主,你方唱罢我登场,梦得郝十三,不知道眼前的究竟是赵敏,还是扮演赵敏角色的演员。

    肌肤与肌肤的触摸,肉体与灵魂的碰撞,却是那般的真实。

    “这个春/梦,梦的有点意思”。郝十三嘴角挂着美美的笑容,在自己临时的中军帐中醒来。

    哎!昨天喝多了!

    头有点疼,郝十三柔这太阳穴,努力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事情。

    酒宴的整个过程,他都清晰的记得,杨正泰逼迫与他女儿缔结婚约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唯独摸菜刀之后的事情,无论如何也记不得了。

    后来究竟发生了什么?杨正泰的愤怒就那么平息了吗?这个问题应该如何善后解决呢?

    卧槽,那梦……

    郝十三猛撩起被子,只见床榻上,如同梅花一朵殷红,床榻上一片狼藉,显然是经历过“战斗”,而且还是一个处子。

    郝十三把一切事情连贯起来,脑袋“嗡!”的一声闷响,瞬间增大了十倍。

    梦是真实的,人却不是那个人,杨芷玉那张可怖的脸,立马出现在眼前,胃中,禁不住的一阵翻腾。

    我擦!我刀呢?自/宫算了!

    委屈!太委屈!爱着别人,却把另外的人揽入怀中……

    “杨正泰那个老奸巨猾的奸贼,把老子给黑了。”

    “他奶奶个腿的,这是用麻药把我麻翻了,如今生米已经做成熟饭了。”

    “杨正泰这个天杀的!”

    “我确实是想利用你,帮我守助地盘的西面,可好歹我还送你个安丰城吧?你就是这样的回报我吗?”

    “完了!完了!喝酒误事,喝酒误事,喝酒误了大事儿啊!”

    如果现在有人能掏出郝十三的肠子,那肠子,一定是青色。

    寿州的达鲁花赤给他备下那么多的美女,他一个都没有碰,就是想讨一门好的亲事儿,不说是名门之后,也得是个大家闺秀,小家碧玉什么的吧?

    就算不能娶高贵的赵敏郡主吧,就算不能娶昨日敬酒的女子吧,好歹也得娶一个良家姑娘吧?

    却被杨正泰这个笑面虎,给黑成这般模样。

    杨正泰这个老贼!我郝十三难道就能这样的被欺凌吗?

    你不仁,也别怪我不义了,大不了,鱼死网破。

    郝十三醒酒后的迷茫,在军帐中来回乱转!

    呼——

    郝十三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深呼吸,强迫自己,“淡定!冷静!冲动是魔鬼!”

    自始至终,我并没有一句言语上的应承啊?杨正泰有不像是那么奸恶之人啊?怎么这婚事就算订了呢?

    难道是喝酒的过程,出了问题?

    为什么所有的人,都是被喂酒,唯独他没有被喂酒,而是诚惶诚恐的接过人家的杯子!

    喝完酒之后,还想还回去人家的牛角杯,那少女却笑了,并没有收他还回去的杯子。

    看来这问题就是出现在喝酒的细节上了,“抢”了人家的杯子,这就是抛出自己的态度了。

    “老贼杨正泰,和老子打哑谜,用你家的礼节,把我给坑了,上了鬼子的大当了。”

    郝十三这般的分析,却感觉这问题天衣无缝一般的巧合了。

    双方态度都表明了,郝十三还要回绝杨正泰,触犯了人家的规矩和禁忌,所以,杨正泰怒了。

    那么问题来了!

    敬酒的女子是第一次见过,她又是谁呢?和杨芷玉究竟什么关系呢?

    自从酒席开始,从来就没有杨芷玉出现过,难道是喝酒出了幻觉?错把东施当西施了?

    可是,无论昨夜究竟跟谁睡了,她人呢?

    郝十三赶紧穿上衣服,走出自己的军帐,想找他的宿卫官问个明白。他醉酒,总不至于大家都醉酒吧,猴子昨天可是一滴酒没有喝啊。

    只见猴子张三十一、徒单钧等一应喝酒的军官,横七竖八的倒在军营前的草堆中,鼾声此起彼伏。

    猴子平素起的比公鸡都早,如今却像死狗一般和大家睡在一起,这反常的举动,似乎是地/震的前兆。

    二十多个飞山蛮的汉子,宿卫在一旁,见郝十三出来,齐声声的行礼:“姑爷!”领头的一个千户恭敬道:“杨洞主和小姐,吩咐,姑爷醒了,去洞主大帐用早膳。”

    郝十三铁青着脸,并没有发作,心中苦水四流——日,真他娘的成了杨正泰的姑爷子了。

    郝十三好不容易将手下的军头们唤醒,各个茫然不知所措。

    并没有饮太多的酒,怎么也不至于醉成这般模样,肯定是一齐被黑了。

    猴子张三十一挠头努力回想,说是闻到一股香气,然后,就什么也想不起来了。他见老大这般失魂落魄,疑惑的问:“老大,莫不是丢了什么东西。”

    嗯,丢了!丢人了,而且丢大发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庆丰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郝十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郝十三并收藏庆丰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