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庆丰军 > 第六十八章 孙郭矛盾

第六十八章 孙郭矛盾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郝十三从小明王处回到自己的营地,受到到兄弟们的热烈欢迎,一众兄弟,将郝十三密密匝匝的围在垓心。

    郝十三带了三百号的宿卫,并没有进城驻扎,只是在城外,组建了自己的临时营地。

    “素质,注意素质!”郝十三想约束众人,可是,约束不住了,众宿卫弟兄情绪高涨,纷纷问候:

    “老大升官了吧?”

    “总管升官了吧?”

    “老大,我们也都被封官了吗?”

    郝十三见大家这么热情,根本没有地方插话,索性,将杜遵道写的文书,丢给了张三十一,反正猴子也不识字,他也看不懂,一会还需要自己解释,等大家平静平静情绪再说。

    “大家不要抢啊,我给大家念”猴子张三十一像模像样的打开文书:“明-王-圣-什么(旨),今-加封什么(郝)十三为安丰军什么什么(都督)……”

    郝十三真看错猴子张三十一了,猴子已经认识不少字了,虽然读公文读的不通顺,不能不说,是从文盲到识字小青年的巨大飞跃。

    “什么,什么什么的?”吴六玖在一旁看的真切:“总管升官为庆丰军都督了……”兄弟们一阵欢呼。

    “行了,行了,把包子端过来,咱们边吃边说”郝十三说着,将一个包子塞在嘴里。

    猴子却泪眼婆娑,鸡皮酸脸的说:“老大,这上面把我的名字写错了。”

    擦,这个杜遵道,还国子监出身,还中书省椽吏呢,连个‘张三十一’都写不明白,看把我兄弟委屈的。

    “拿过来给我看看!”

    郝十三接过猴子张三十一递过来的文书,满是惶惑的说:“这不写着呢吗,加封张三十一为千户,没错啊!”

    “老大,我不叫张三十一,改名了,叫张破虏!”猴子张三十一掷地有声的说。

    郝十三差一点将包子喷在地上,“什么破名字,谁给你改的!”

    “是施耐庵参军给起的名字,他说,我们不再是编户奴隶,应该有自己的名字。老大,不好听吗?不大气吗?”张三十一自己对这个名字很满意,生怕老大不同意改名,颇是惶惑的看着郝十三。

    众兄弟们分列在郝十三左右,都是和张三十一同样的眼神看着郝十三。

    “给你们都改名字了?都改名叫做什么了?”郝十三一看众兄弟的表情,就已经猜出来个大概。

    刘四儿刻意的挺直腰板,自信的朗声道:“我叫刘破国。”

    “胡破军!”

    “张破师!”

    “王破旅!”

    这个施耐庵,在这跟我玩军旗呢?后面是不是团、营、连、排、小工兵了?

    “行了,行了!”郝十三实在不忍心听下去了。

    “穆破卒!”

    “黄破伍!”

    ……

    “好了,好了,你们这帮‘破’兄弟,我都记住了,古代有个皇帝还叫刘寄奴呢,破点就破点吧,不叫破鞋就行!”郝十三笑道,众兄弟们也都被老大的幽默逗笑了。(注1)

    说到后面的卒、伍,郝十三知道,这施耐庵也是下了功夫了,这是出自《孙子兵法》,毕竟余德臣给他念这么多天的孙子兵法,他多少是记住一些的。(注2)

    不过都以破字命名,虽然粗糙一些,但是,以提起名字,就知道是穆家寨出来的兄弟了,也好自己再加识别了,毕竟,那个时代,重名的人特别多。

    “老大,你也改个名字吧,你看那张九四都改名叫张士诚了,朱重八也改名叫朱元璋了,我看叫郝破天不错!”张破虏嬉笑着规劝道。

    郝破天?当时李元霸指锤骂天呢?这是一个遭雷劈的名字,太大!

    “不改,郝十三怎么了?这是一个时代的烙印,莫忘初心!”郝十三定的坚定说。

    “有客到!”负责宿卫外围的徒单斛高声唱道。

    郝十三暗叹:来的好快。刚叫猴子张破虏给刘福通送去四门铜炮,这就过来回访了,赶紧收起包子,出了中军帐。

    来人年纪差不多有五十岁,白胖,印堂上掠过一丝黑气,一身蒙元贵族打扮,白色质孙衣,白色笠子帽,发型却是汉人的模样,身后跟着七八个卫士。

    郝十三并不认得此人,却是在杜遵道处,见过此人,当时人太多,郝十三也没有机会一一相识。

    “敢问这位将军是……”郝十三拱手道。

    白胖子哈哈一笑道:“郝都督真是贵人多忘事,我们在明王法驾前见过,不才滁州都元帅,郭子兴是也。”

    “原来是前辈,有失远迎,失敬!失敬!”郝十三抱拳恭维道。

    “哪里哪里!”郭子兴恭维道:“郝都督乃是教主的师父,子兴不过虚长几岁,岂敢以前辈自己,你我还是以兄弟相称为好,呵呵!”郭子兴态度倒是和蔼。

    郝十三第一次与郭子兴接触,确实不知道郭子兴来此的目的何在,历史上记载,这个人比较小气,心胸比较狭隘,郝十三与他接触,心中加着小心。

    郭子兴虽然满面春风,但是印堂间,却透露着一丝黑气,恐怕性命不能久远。

    滁州离庐州的距离并不远,郭子兴来此,约互相照应,也是有可能的。

    郝十三无心揣测这个郭大帅来干嘛,只好将他让入自己的军帐。

    “郭大帅有事尽管直言,只要十三能办到的,十三一定尽力。”宾主落座后,郝十三直言不讳的说。

    郭子兴支支吾吾半天,才说明白,自己与红巾军孙德崖有嫌隙,想要派兵攻打孙德崖,可惜郭子兴的军队,如今已经大部分掌握在手下朱元璋的手里,朱元璋不同意打孙德崖,所以打孙德崖打不成了,想让郝十三出兵帮助消灭孙德崖。

    郝十三火气腾的一下子就上来了。

    大家都是红巾军,强敌未灭,自家却起了内讧,还要指望我帮忙,当我郝十三是什么了?你个一个打手吗?给我什么好处让我帮你打别人?孙德崖也没惹到我啊?

    “当然了,我肯定也不能白白让郝都督辛苦的,我也要补偿的,我的小女年方十六,长得貌美如花,若是两家结为秦晋之好,内有朱重八为我做帮衬,外有你这个女婿为外援,霸业可成也……”郭子兴絮絮叨叨的说。

    郝十三差一点吐血,拿女儿换利益,牺牲儿女的不要脸之人。

    他不同意打孙德崖,如今朝廷大兵压境,大事未定,北派红巾军内讧怎么可以呢。

    郝十三也不想和郭子兴产生什么亲属关系,一旦娶了郭子兴的女儿,那就跟朱重八结成连襟了。

    朱重八已经娶了郭子兴的干女儿马秀英的。

    郝十三丈量自己的权谋水平,目前,还不足以和朱重八抗衡,以朱重八的厚黑水平,能够玩死三个郝十三。

    郝十三想回绝郭子兴,但见杨芷玉一旁眉宇飞扬,以一种坏坏的笑意看着他,仿佛在说:有能耐你就接受啊?看我不吓药儿废了你。

    郝十三情不自禁的下体一凉:“承蒙郭大帅抬爱,十三已经娶妻,郭大帅错爱呢!”

    “那有什么!”郭子兴很不削的说:“如今哪个领军的都元帅、总管,不是三妻四妾,以郝都督的身份,纳妾无妨!无妨!”

    “我这新婚尚不满月,还要与我那岳父大人商议,上次大婚仓促,遭遇师父的责备,还要问过家师,此事还是从常记忆的好。”郝十三想起与杨芷玉喝下的那汤,后背就是冷汗长流,却也不好干脆回绝,好像他怕朱重八似的。

    “那好,那好,婚约我们可以从长计议,不过这孙德崖吗……”

    但听军站外一人道:“劳驾通报一声,孙德崖求见你家都督!”郝十三暗叫不好:这两冤家在我军帐中碰面,一会恐怕,我的军帐要见血了。

    这个孙德崖也真是的,跑的比曹操还快,说来就来,也不看看火候。

    注1:南朝宋武帝刘裕,小名寄奴。

    注2:孙子曰:夫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全军为上,破军次之;全旅为上,破旅次之;全卒为上,破卒次之;全伍为上,破伍次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庆丰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郝十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郝十三并收藏庆丰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