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庆丰军 > 第一百零四章 瑟瑟发抖

第一百零四章 瑟瑟发抖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郭大帅到此不只是为了喝酒吧?”郝十三见气氛不对,开诚布公的问道。

    自从郭子兴入席后,喝了三杯酒,整个酒局的氛围都不好了。孙德崖、毛贵,闷闷不乐不发一言,郭子兴也是心事重重,唯唯诺诺的应承着。

    孙德崖不耐烦的对郭子兴说:“有事儿赶紧说,说完赶紧走,我们这还有军机大事要商议呢!”他从来没有对接下来的战争表现的这么积极,只是为了出言奚落郭子兴。

    郭子兴见两个老战友在一旁,自己说话实在不方便,他看郝十三也颜色不是很好,被迫无奈,只要硬着头皮道:“带上来!”

    片刻间,门外推进来一个年轻将领,那年轻将领二十七八岁,生的好生威武,被绳索捆绑的结实,后背还插着两根荆条,那人进门后就木讷的跪在地上,不发一言。

    “郭大帅这是……”郝十三不知道郭子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郭子兴怒道:“我这孽畜女婿,本是放牛的和尚,我看得起他,以我故友的女儿招赘他,委以军机大事,在我参加教主继位典礼的时候,负责留守滁州,也是他无能,手下居然出了叛军攻打郝都督的庐州。贤弟曾经派人去我处索要叛将家属,他迁延不给不说,而且还将这事瞒着我,险些害了我们两家的和气,此等虐畜,只能交给郝都督处置了!”

    郭子兴回到滁州,本也知道朱元璋带兵攻打庐州,折损了胡大海、耿再成两员大将,郝十三也曾经派人去索要两员将领的家属。郭子兴虽然小气,却也不傻,他料定郝十三凭借现在的实力还左右不了他。虱子多了不咬人,彭大、赵君用、孙德崖纷纷与他为敌,他也活的好好的,他也不差郝十三这一个敌人,他放任不管,假装不知道。

    而今,郭子兴再也吃不住了。郝十三在庐州集结兵力,而且毛贵、孙德崖这些与他不睦的红巾军将领都来了,纷纷的到齐了,不是兴兵来报复还是什么?

    而且滁州夹在庐州和六合之间,郭子兴和六合的彭大、赵君用也不和睦。郭子兴原本率领军队跟随彭大行军打仗的,结果他听了朱元璋的话,抛弃战友,带兵去滁州跟朱元璋汇合了,彭大和赵君用能不记恨他?若是六合的红巾军与庐州的红巾军夹击滁州,郭子兴料定自己的小身板,好像顶不住。

    万般无奈,舍车保帅!他三日未眠,才想出负荆请罪这一招,没想到,毛贵、孙德崖在场,让他颜面尽失。

    郝十三也万万没想到,郭子兴能出这么狠的招儿,把郝十三吓了够呛。

    跪在地下的,乃是与一代帝王重名的选手,心狠手黑,姓朱名元璋,他当皇帝后,没啥过错的功臣都要诛杀九族,何况郝十三与他有今日的过节,恐怕等他当了皇帝,郝十三逃到爪哇国去,也难逃朱元璋的报复了。

    “朱元璋若是当了皇帝怎样报复我呢?”

    郝十三不由得这样想:“剥皮实草?千刀万剐?这也无妨,男子汉大丈夫,何惧生死?恐怕我的子嗣,不被斩尽杀绝,也要沦为奴隶,我的妻子女儿,可能有几个要睡在他的枕边,余下就要被发配到教坊司去了!教坊司是什么?教坊司就是官办的妓/院。而如今跟随我的这些将领,会因为曾经跟随过我,而落得跟我一样的下场……”

    郝十三不知道在哪看的野史,都是地摊上的盗版书惹的祸,在他心目中的朱元璋就是这样的,哪一天落在朱元璋手里准没好,他对待百姓如何,已经和郝十三没有关系,郝十三已经不是寻常百姓,是朱元璋的仇敌。

    郝十三想到这些,不仅毛发倒竖,冷汗长流,整个人被电流击中一般,大腿也情不自禁的寒颤起来。

    “凭我这稚嫩的统御手段,能干过这厚黑老手吗?自己又有几斤几两呢?有两座城池,有数万的军队,有付友德,有宋克、施耐庵、罗贯中,我还有刘伯温……显然刘伯温不肯发一言,不肯出一条计策!”郝十三越想越不好,越想越害怕。

    郝十三也经历过生死的人,从来没有今日这般的害怕过,仅仅就是因为地上跪着的那个人,那人历史上做下的事情让他寝食难安。

    郝十三现在已经不是一无所有,他有的多,顾虑的也就多了。

    “都督!”

    “都督!”

    郝十三整个人差一点栽倒在地,被一应的文臣武将搀扶着,呼喊着。

    郝十三抬手阻拦住众人,拿着空杯子道:“拿酒来!”陪侍在郝十三后面的吴六玖,赶紧拿着酒壶,给郝十三斟满了酒。

    “再来!”郝十三一连喝了三大杯的酒,才强迫自己从恐惧中走出来!

    人,有的时候知道的太多也不好,容易办错事,说错话,偏离轨道。倒是‘难得糊涂’才是人生的最大真谛,可是郝十三现在知道历史的走向,想‘难得糊涂’已经不可能。

    郝十三强做镇定,离席走了下来,围着地上的朱元璋,转了了三圈,看了三回。在他看来,朱元璋的平静的眼底,透着一种饿狼才有的凶狠绿光,豺狼一样的肩膀,豺狼一样的腰身。

    “而朱元璋又有什么?他目前只不过是郭子兴的赘婿而已,郭子兴不死、郭天叙不死、张天佑不死,他还成不了气候,怕他做什么?”

    想到这些,郝十三才如同给自己打了一针安定剂,脸上的恐惧表情一扫而光,脸上露出先前待客一般的微笑,不偏不倚的走回席位。

    在座的所有人,都被郝十三的举动震惊了,‘都督这是怎么了?那个曾经快乐阳光的少年,遭遇了什么样的打击?’

    只有刘伯温似乎把一切问题看得通透,只顾在一旁摇着羽扇笑而不语。

    “依郭大帅的意思,我该如何处置他呢?”郝十三微笑着对郭子兴道。

    郭子兴正因郝十三的举动而心中发毛,就怕郝十三不开面,真的斩杀他的左膀右臂,“恩……贤弟啊,依照我看,他毕竟是晚辈,也不是有意犯错,还请贤弟宽宏大量,念在叛将家属的已经一个不少的解送来,饶他一条性命。”

    “郭大帅乃是我的前辈,一口一个贤弟的叫,真是折杀我了,需要知道地下跪的人,年纪也要长我几岁的,跟他论年齿,我也要喊上他一声大哥呢。”郝十三不以为然的说。

    “若要从教主师父的身份论,郭某恐怕还高攀不上,若是从尊师(周颠)那论,你我正是平辈之人,应该以兄弟相称,应该以兄弟相称。”郭子兴放低身段,一心想让郝十三吃苦肉计,饶过朱元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庆丰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郝十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郝十三并收藏庆丰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