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庆丰军 > 第一百零八章 姥山斗酒

第一百零八章 姥山斗酒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普胜见郝十三慷慨的答应收纳他,又慷慨的答应有朝一日有徐寿辉的下落,可以带领军队离开,心中大喜,见郝十三心中不是很畅快,为了调节喝酒的气氛,笑道:

    “军中无以助酒兴,俞通源有一副好嗓子,最擅长歌唱,请俞通源高歌一曲,以助酒兴!”

    俞通源纯正的草原血统,平素喝酒必有歌唱,虽然他出生于汉地,根植于血液中的音乐基因不会改变,俞通源端着酒碗,就地上唱了一首正宗地道的蒙古长调。

    那歌声,音调高亢,音域宽广,曲调优美流畅,旋律起伏较大,节奏自由而悠长,音域宽广而嘹亮,字少而变音多,给人一种天籁之音的感觉。

    那是一首游牧民族耳熟能详的曲子,俞通源刚一起头,俞家父子纷纷随声附和,各个嗓音浑厚,给这首《圣祖成吉思汗》又平添了更多美感。

    最后,一个音节,戛然而止,真真是:余音袅袅,不绝于耳,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俞家父子也是被自己的歌声感染,垂泪欲滴。

    “好!”郝十三拍手喝彩!

    俞家父子被自己的歌声感染了,陷入沉默,没有回应郝十三。

    李普胜、廖永安、廖永忠、施耐庵,根本听不懂歌词,也听不习惯这种音乐,都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郝十三,当郝十三不懂装懂,附庸文雅。

    “有什么好的?一个字也听不懂!”廖永忠是武人,心直口快的说。

    廖永安劝道:“不得无礼!都督说好,肯定有好的地方!”

    “好!好一首蒙古长调,好一首《圣祖成吉思汗》!”郝十三继续拍手,赞叹道。

    若是俞通源唱一首别的歌曲,郝十三能听出来是长调,却听不出来歌名,唯独这首,是某地方电视台台标出来时候的背景音乐,而且电视画面上还配以金戈铁马的形象,那歌声和画面烘托出的气氛,比现在还感染人。

    前世的郝十三为了找这首曲子,在网上找了许久才找到,他听不懂,也不知道歌词是什么意思,不过,听起来非常动听,所以他就记住了这个旋律,没事自己还哼两嗓子,弄得鸡飞狗跳。

    俞延玉六十多岁,想不到一个腌臜的南人,居然了解他们的歌唱,难道遇见知音了?他惊叹之余道:“想不到都督也懂我家长调?那请都督来一曲!”

    这个还真难不倒郝十三!

    “我这还真有一首曲子,却是汉文的,和你们的长调唱法很相似,十三不才,请各位赐教!”说罢,郝十三唱出自己喜欢的一首额尔古纳乐队的《鸿雁》,可惜他不懂北方民族语言,只能唱汉语版本的。

    鸿雁天空上对对排成行

    江水长,秋草黄

    草原上琴声忧伤

    鸿雁向南方飞过芦苇荡

    天苍茫雁何往心中是北方家乡

    天苍茫雁何往心中是北方家乡

    鸿雁北归还带上我的思念

    歌声远,琴声长

    草原上春意暧

    鸿雁向苍天天空有多遥远

    酒喝干再斟满

    今夜不醉不还

    酒喝干再斟满

    今夜不醉不还~!

    这首《鸿雁》,原声悠长凄婉,非常动听,可是郝十三五音中少四音,还原不了名家的歌声,很多地方都唱得跑了调,高音的地方也破了,却让俞家父子,泪流不止。

    “我家都督歌唱的不好,老生给赔罪了!”在施耐庵看来,郝十三这歌何止是唱的不好,简直是唱的太不好了,把人家都给唱哭了,能好吗?

    他赶紧起身端着酒碗给众人赔话。

    施耐庵是酒池肉林中走出来的老江湖,如今都督冷场,确实需要他出来救场。

    “‘天苍茫,雁何往?心中是北方家乡’‘鸿雁北归还,带上我的思念’”俞延玉老泪纵横,反复默念着这两句歌词,他的心中凄苦,无人知晓。

    俞延玉,父亲乃是蒙元王公,他自己也是水军万户,因为元顺帝大兴燕帖木儿之狱,落水凤凰不如鸡,全家亡命江湖,先在安丰避居三年,后又逃到巢湖,入湖为匪。

    他出生在草原,还记得昭乌达(赤峰)草原湖泊、天空、羊群、芦苇荡,正是巢湖的芦苇荡,很有故乡的感觉,他思念的草原,思念家乡,可是,朝廷正在缉捕他,他有家难归。

    这首歌歪打正着,正好唱到俞延玉老先生的心里的痛处。

    流浪在外的人,谁不思念自己的家乡?有家难回的滋味,才最是痛楚。

    “拿大碗来!”俞延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愫,念着郝十三最后的两句歌词,拍着郝十三的肩膀道:“‘酒喝干,再斟满,今夜不醉不归’,好!郝都督今天务必留下,不醉倒不算朋友!”

    郝十三真想给自己一个大耳光!

    ‘嘴欠,唱什么歌呢?鲁班门前弄大斧,惹祸了吧?遇到茬子了吧!’

    但郝十三毕竟是郝十三,草原人的酒量让他打怵,可是害怕不是他性格。

    俞延玉怎么说也六十多岁了,须知道,拳怕少壮,喝酒也怕少壮:“好!老先生痛快,拿大碗来!”郝十三爽快的答应了。

    未己,桌上的小酒碗全部换成大海碗,俞延玉率先端起大碗,一饮而尽,大呼“痛快”,把空的碗底亮给众人看,郝十三也不能怠慢,紧跟着俞延玉,一饮而尽,俞家子侄见自家尊长拿出待客的最高礼遇,更不敢怠慢,纷纷一饮而尽。

    施耐庵自从上次醉酒差点丢了庐州,喝酒拿捏有分寸,如今跟都督‘出差陪客户’,眼看着这一海碗的酒下去就要醉人的,他不敢喝,想保持清醒给都督善后,只是拿眼神看着郝十三,郝十三冲他一仰头,示意他和酒无妨,施耐庵大喜,‘可以放开喝了’,一饮而尽。

    廖永安毕竟是文人,眼看着一碗酒能放翻自己,赶紧起身离席:“诸位慢喝,我负责今夜巡营。”

    想跑?没那么容易!

    “在这巢湖水岛上,谁上的来?喝吧!”俞延玉也没有年老尊长的模样了,端起酒碗就给廖永安灌了进去。

    李普胜和廖永忠知道躲不过去了,硬着头皮,干了进去。

    “都督好歌声,请再来一曲吧!”俞延玉又道。

    郝十三一大碗酒下肚,已经有了七分醉意,也顾不得自己跑掉不跑调了,以前喝酒后,也常和朋友去ktv唱歌,索性就放开了吧。

    “狼烟起江山北望,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心似黄河水岸茫茫,二十年纵横间谁能相抗……堂堂中/华要让四方——来贺。”

    这会没有应时应景,郝十三随心所欲,唱的是最喜欢也是最常唱的歌曲,堪称压箱底的ktvk歌的金牌曲目,却是屠洪刚老师的《精忠报国》,既豪迈又激昂,让人心潮澎湃。

    廖永安毕竟是文人,歌词诗意浓浓,激昂奔放,大叫一声“好,好一个‘四方来贺’”,手掌只拍了一下,‘扑通’一声醉倒在地,人事不省。

    “好,再来一碗!”俞延玉大声道。

    “来干!”

    三大海碗下肚,俞家子侄并廖永忠、李扒头,不是倒地,就是出溜到桌下,只有郝十三和俞延玉二人,扶着桌子,里倒歪斜,却谁都不肯倒下。

    “痛快!也不需……别人,明日,我就带子侄……帮你拿下那个巢县,打他那个什么和什么!”俞延玉豪气顿生,含糊不清的还没说完,一头扎在桌子上。

    毕竟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若是再年轻个十岁八岁,酒量可能更大。

    郝十三看所有人都醉倒,自己心里的绷着的那根弦也断了,‘扑通’一声坐在地上,口齿不清的喃喃自语道:“都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我看呐,我喝酒,就能,喝出来个千军万马,千军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庆丰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郝十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郝十三并收藏庆丰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