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仙家枪神 > 第14章 扫地的功夫

第14章 扫地的功夫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永恒国度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韩潍舟送走苏溪亭,又派了个弟子去打听具体的比赛流程,而后从袖子里摸了一会儿,取出一颗围棋般的银色物体,偷偷交给卫溱筝:“这个你拿着,要是千星宫派人,我最担心的就是你,这是水玉银,可以防身,虽然不太牢靠,可在这个场子上是够用了。”

    卫溱筝接过水玉银看了看,觉得平淡无奇,只是一块名字特别的金属而已,道:“多谢师父。”

    “这是千星宫的东西,收好了,别给人看见。”韩潍舟叮嘱道。

    一会儿去无为殿打听流程的弟子回来说,是两队人马三对三,就在这个场子比;两队人各占一边,画个圈子里边书一根旗杆,谁先抢到对方的旗子就赢;堂主要去无为殿里抽签,同为红色的两队先上,黑色第二,白色留在最后等着和第一组胜出的比。韩潍舟一听就知道有门,既然是两队互斗,场子只有一个,时间紧迫,那肯定得分个先后,估计签是二二一开,只要能抽到白色签,虽然未必占便宜,却能先让对手耗点力气。

    事到如今也只能看运气了。他与宋柳君一块移步无为殿,卫溱筝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

    大殿的长桌上摆着几个细高的竹筒,边上三种颜色的签有许多,混在一块放在一个大竹筒里。负责抽签的是公输染宁,他一看来的都是堂主,只有卫溱筝一个弟子,就打发他去取两只红签、两只黑签和一只白签,放在一个竹筒里呈上来。

    几位堂主趁着这会儿在一旁谈笑,笑容分几种,开心的当属臻午堂堂主荀熠风,含蓄的是皓玥堂堂主第五铏之,强颜的只能是韩潍舟。

    卫溱筝不忍心看着自己师父如此憋屈,背着诸人去取竹签。忽然他发觉……似乎没有人注视着这边,他偷偷回头,几位堂主和公输染宁都在谈论今年的几个好苗子,手底下一晃,飞快地取过两个签筒。

    “取好了,师父,您先来。”卫溱筝一只手拿着竹签筒送到韩潍舟面前。

    韩潍舟只道他是心急顾不上礼数,随手抽了一根,一看居然是白色的,不禁感慨鸿运当头,真真雪中送炭。

    卫溱筝同样激动,不小心将签筒滑出手中,他赶紧弯腰去捞,换只手将还有四根签的签筒接住,拿给其余堂主抽签。臻午堂对皓玥堂,雁离堂对百春堂。韩潍舟窃喜,至少不用同时对付张烒远和崔钟离,愁绪略略淡去。

    公输染宁回到比试场主持事务,几位堂主陆续离开;卫溱筝默默地回到长桌边收拾签条,忽然被一个人捉住了右手。

    宋柳君从他的袖子里摸出一个签筒,从里边倒出四根白签:“换手还挺快,以后多跟着你师父学点正经本事,少耍点小聪明。”

    卫溱筝这才明白刚才的小动作早已被看穿,满脸羞红地答道:“是,弟子再也不敢了。”

    宋柳君松手:“去吧,你师父在等你。”

    苏溪亭连跑带跳加御气,恨不得脚踩风火轮,总算赶在第一场比赛开始前摸|到了千星宫的门槛。一抬头就看见远处那抹熟悉的拿着扫帚的白色身影,对方拨拉着慢腾腾的脚步,口里念念有词。

    她跑过去抓着赫兰千河的领子把他拖去找沈淇修,火急火燎地说了一大串,沈淇修想了想,还是同意让赫兰千河去顶替空缺名额:“他虽然不是正式弟子,但这个面子掌门应该会卖给我,你们先去,我随后就到。”

    两人出门时苏溪亭问那枪还在不在,赫兰千河一拍胸口:“百宝袋是吧?你们用旧的不少都丢到我们这了,我拿了几个拼了一下,现在容量估计是t级,装个人都没问题。”

    “r级都行,”苏溪亭说,“实在是没人了,等会儿麻烦你有什么阴招都使出来。”

    “没问题,打完咱们先别回去,”赫兰千河回忆道,“这几天沈老大天天罚我抄书,不然就要在院子里扫花瓣,掉一片到地上都不行啊,风一吹我只能一片一片地在半空捞……”

    来到场上,正好第一场结束,臻午堂胜,前堂主南宫煜文坐在太师椅上多少是有些骄傲的,脸上却不能表现出来;无为殿前的广场上一片狼藉,各种符纸碎片散落一地,臻午堂的圈子里旗杆摇摇欲坠,而皓玥堂的被烧得只剩一截木头;崔钟离望了远处被臻午堂众人围绕祝贺的张烒远一眼,心中颇为不屑;张烒远觉察到对方的眼神,转身祭出风火符,召出大火呼地一下将地上的废纸烧干净,冲着崔钟离笑得略狂肆。

    “皓玥堂属金,崔钟离连佩剑都没有,怎么斗得过张烒远?”

    “照我说他能撑个一炷香也是厉害。”

    边上弟子议论纷纷,苏溪亭拖着赫兰千河找到韩潍舟:“师父,人到了。沈师祖说一会儿到。”

    “高手你来啦!”卫溱筝跳出来。

    韩潍舟擦汗:“那就好。”

    三人算是合作过,交流起来算是熟络。第二场雁离堂的三清阵搞得百春堂三人晕头转向,在土墙拼成的迷宫里找了半天队友,出来才发觉旗子早被人拔了。

    第三场轮到玄溟堂对臻午堂,赫兰千河跟着一亮相就招来不少议论,许多人都不认的这个面貌陌生的弟子,雁离堂却是有人见过他的。巡视全场的公输染宁发现了这轻微的骚|动,不得不去问南宫煜文,掌门一看头都大了,沈师弟是搞什么鬼,清虚派的妖怪不是灵兽就是坐骑,从来没听说过有作为弟子上场的。

    张烒远带着两位师弟走向韩潍舟,笑道:“韩师叔,这位是师兄还是师弟?怎么没见过?”

    韩潍舟硬着头皮:“这位并非我弟子。”

    张烒远笑了:“不是您弟子怎么能上场?玄溟堂再不济也不至于找个外人吧?”

    玄溟堂众人面色发黑,四周隐隐传来哂笑。

    赫兰千河看不下去,觉得反正自己也没损失,随口道:“我算是你师叔,在千星宫修行,尊者之所不比各堂,师侄你辈分小,将来总是有机会进去看看的。此外等会儿千万小心,师叔下手向来不知轻重。”

    苏溪亭心说这人真是装逼与嘲讽的结合体,为了吹牛皮他能杀掉一头牛,忽然身后传来凉凉的一句:“千河,不得口出狂言。”

    千河?赫兰千河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他平常不都是你你你的叫么?当然有时候也用“那边扫地的”来代替。

    沈淇修一身低调的青衫,道:“你闭关也有一段日子了,这番出战,一来看看你修为是否精进了些,二来与诸位师侄碰个面,以后记得替我照顾他们。”说完飘然离去,留下一个高深的背影。

    张烒远脸色很不好看,他的确跟沈淇修不熟,可相比鱼尘欢、公输染宁和连钰秋三位赫赫有名的尊仙,他沈淇修的名声可能都传不出始阳山。耳边传来一声熟悉的嗤笑,转脸就看见崔钟离抱着胳膊站在一边。

    赫兰千河看自己装得半生不熟的牛逼被沈老大送到了另一个高度,心中有些不安,虽然他有把握五个张烒远都未必粘得到自己裤腿,但毕竟不能背着旗子满场跑,万一逗小张逗得忘乎所以,害得玄溟堂输了,他脸上也挂不住。

    两队人马站齐,苏溪亭说:“那边张烒远负责抢,剩下两个护着旗子;我们至少要派两个人去抢,我留下来守。”

    卫溱筝:“师姐那你小心点啊,我跟高手去了。”

    场外人头攒动,有人抢到前排,可以尽情地挡着后边的人,同时悠闲地与同伴打趣:

    “这场真有看头。”

    “可不是,那个词是什么?水火不容,不知道究竟是谁不容谁?”

    “肯定是臻午堂胜出,张烒远什么资质,就算那个姓苏的有些本事,玄溟堂这两年也是彻底败落下去了。”

    “不过我听说那个白衣服的来头不小。”

    “也是,千星宫二十多年不收徒,也没见过这人,不是哪家的私生子吧?”

    “呸,什么私生子,我听师叔说了,那就是个妖怪!”

    “妖怪?一点都不看不出来,你真没弄错?”

    ……

    赫兰千河听着他们在边上扒自己户口,心想自己现在的身份也是够复杂,比得上以前加拿大籍旅美华人的称谓;沙漏倾翻,梆声响起,臻午堂三位男弟子如同利箭,齐齐冲向对面三人。

    “靠他们不按套路来!师弟你守着,赫兰兄跟我上!”苏溪亭扔出一张泛着淡蓝色光泽的符纸打在张烒前方的地面上,霎时间刺出三道冰刃;张烒远轻松避开,右掌心里火龙符熊熊燃烧,举手喷出一条火|柱,目标是赫兰千河。

    赫兰千河脚下一动,闪到张烒远身后还对着屁|股踹了一脚。

    险些脸着地的张烒远白|皙的脸上,错愕很快变成扭曲的笑容,他抬手,三张风火符浮在他胸前,呼啸的风声吞吐着熊熊烈焰往赫兰千河脸上扑,可惜这对比余圣殷实在是气势不足。赫兰千河轻轻一跳,越过火焰、还在飞过张烒远头顶的同时冲他比了个中指。

    张烒远不太明白那个中指的含义,但估计不是鼓励他的意思,怒火烧得心头热血沸腾,干脆放下比赛,专心和赫兰千河掐起来。

    苏溪亭用冰覆盖地面,成功令对方一人滑倒,并补上一张寒冰符定住对方双臂;卫溱筝站在旗杆召出|水墙抵挡另一人。场上寒冰烈火交织,围观群众表示这场比上两场都好看,不时有人叫好。

    无为殿上,南宫煜文问沈淇修:“那个白色衣服的真是那个花妖?这么短的日子,你怎么教的?”

    沈淇修站在一旁,远远地看着赫兰千河灵巧的身影,回想起这些天逼着他在院子里半空捉花瓣的情景,答道:“循序渐进,加以引导罢了。”

    南宫煜文:“你真要收他为徒啊?”

    “那就看师兄你答不答应了。”

    下边赫兰千河觉得左闪右闪没个头,突然想起自己貌似也会放火,还不用符纸。他脚跟站稳,定定地看着张烒远,对方警惕起来,眯着眼睛与他保持着距离。

    白衣翩飞,金红色的火焰腾起,围绕着赫兰千河形成一个火圈;张烒远终于意识到了,眼前的对手是个无需借助符咒就能施法的主。虽然妖类大多不擅符法,但火焰中跳跃着的精纯的灵力,纵观整个清虚派都是少有。

    全场震惊,玄溟堂弟子居然用起了臻午堂的路数。韩潍舟一手捂着脸,心想这下就算赢,自己堂口的面子也赚不回来了。

    接着就是两边放火对烧,张烒远的符纸总有用尽的时候,终于渐渐落于下风。苏溪亭瞄准这个当口,借着光滑的冰面滑到对面圈子里,一把拔起对方旗帜,宣告比试结束。

    张烒远“哼”一声离开;赫兰千河冲他嘚瑟完,不好和苏溪亭击掌庆祝,忽然望见台阶上沈淇修正看着自己,想起这些天沈老大的教导,顿时觉得真是字字珠玑,不由得心生感激,赶紧冲着他挥手,笑得十分狗腿。

    苏溪亭给落败的臻午堂弟子解了冻,和卫溱筝回到韩潍舟身侧。

    “不公平!他不是玄溟堂的人,凭什么替玄溟堂上场?”臻午堂有人大声喊道。

    张烒远只剩三分的面子这下全部丢光,恼火地想找出那个多话的家伙。

    公输染宁步入众人视线当中,道:“赫兰千河是沈尊仙座下弟子,自然算是玄溟堂的人,此前已有雁离堂余圣殷的先例;同理,赫兰千河不是玄溟堂弟子,而是玄溟堂堂主的师弟,望诸位以后注意。”

    不少人都听过三年前余圣殷一人力压全场,吊打众队的传说,纷纷缩着脖子不再言语。从赫兰千河今日表现来看,难保他不会成为第二个余圣殷。

    “诶,你听说了吗?据说中元节那天余师叔和这位斗过一场。”

    “不是吧?谁说的?结果怎么样?”

    “雁离堂的人说……不落下风。”

    严格来说,面对征墟剑磅礴的剑风时选择遁地,某种程度上还是落了下风。苏溪亭想。

    众人望着跟沈淇修谄笑完往回走的赫兰千河,目光炽|热得仿佛在凝视一座逐渐竖起的丰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仙家枪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仲吕丁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仲吕丁未并收藏仙家枪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