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仙家枪神 > 第15章 肮脏的衣摆

第15章 肮脏的衣摆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下一场是皓玥堂对百春堂。乐怀雅悄悄对苏溪亭道:“百春堂快输了,可是你看宋师伯好像一点都不着急。”

    苏溪亭自从上次被宋柳君揭穿,鲜少往百春堂去,也不了解内情:“我也不知道。”

    乐怀雅还是那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其实我觉得吧……咱们输了也没关系,大不了最后|进去挑把破烂货,正好今年用坏了明年再换一把。”

    苏溪亭笑出声:“小祖宗,这又不是衣服,穿破了还能换新的,再说金玉宫的东西再差,也不至于一磕就缺个口子啊。你是不是怕自己今年准备不足,进去挑不到好的啊?”

    “……算是吧。”

    苏溪亭再不敏锐也觉察出她的不对劲了,刚要问却被终场的梆声打断思绪,果然皓玥堂胜出,崔钟离一脸理所当然。

    卫溱筝凑过来跟她们说话:“下一场臻午堂对雁离堂,要雁离堂输了,咱们就直接第一了嘿嘿嘿嘿……”

    苏溪亭微笑不说话,雁离堂那二女一男她听说过,两个女的是双胞胎,姐姐叫程堪颐,妹妹叫程堪懿,一模一样的俏|脸蛋,光是在身边晃几圈都能搞晕几个人;男的是季堣阳出五服的族弟季垆笙。三个人均擅使阵法,之前中元夜猎的榜眼队伍里就有这仨。

    依然沉浸在侥幸幻象中“嘿嘿嘿”的卫师弟八成要上第二次。苏溪亭大脑飞速运转思考对策。

    张烒远的火符对上雁离堂的阵法一点用处都没有,还不时被挡回来烧到自己人;失去耐心的臻午堂弟子放弃守卫转而同时从三个方向进攻;程堪颐借季垆笙扬起的烟尘在三人间穿梭,令对方以为姐妹二人都在与自己打斗;同时程堪懿夺得旗帜,第五场较量就此落幕。

    “三个多一个少,两个孩子就是好。”赫兰千河摇头叹气,卷袖子上阵。

    一开场对方并未着先进攻,季垆笙一人在后,两姐妹并排在前,几张黄色符纸飞出贴在地上,土墙拔地而起;苏溪亭跟两人解释:“他们功力不够,如果是季堣阳应该能用墙把这场子全堵死,等会儿小心脚下,我去偷他们旗子。”

    赫兰千河咳嗽一声:“我也去。”

    苏溪亭知道他的身法走位风骚至极,就算打不过也能搅乱对方阵脚,掏出两张寒冰符冲上前去。

    赫兰千河随后紧跟;季垆笙与程堪颐对了个眼色,同时抬手,赫兰千河脚下震动,前后左各有一面土墙拍过来,他本能地向右闪。

    闪完会不会有人等在那里啊?那一瞬间赫兰千河想,下一秒就被一掌击中胸口,力道稍弱,但并不妨碍他后退七八步。

    程堪懿的衣角迅速消失在墙后,赫兰千河笑她终究是女孩子力气小,低头却看见胸襟上贴着一张符纸,上边的篆文沈淇修曾经指给他看过,似乎是“石敢当”……

    突然胸前似有千斤重物压身,赫兰千河直|挺|挺向后倒下;卫溱筝远远目睹了这一幕捋起袖子就忘记了自己的职责;一面土墙突然被冰刃切开,苏溪亭大喊:“位置不变!这边我顶着!”抬手一支短小的冰箭准确地带走了赫兰千河胸口的符纸。

    “谢谢不过我衣服破了!”赫兰千河心疼起来,千星宫唯一的半旧道袍就这么被割开一道口子,幸好里边的衣服没破,回头还得去隔壁山头万松阁借针线。

    “噫你真小气,”苏溪亭把他从地上拉起来,反手召出一条小型水龙冲垮两面墙,“大不了我不赔咯。”

    赫兰千河被她的厚颜无耻震惊,但眼下他的火法术对付一堆已经是灰土的墙完全不起作用,又因为视线受阻不能很好地使用移形术,跟在老苏后边不拖后腿已经很好。

    一张黄色符纸窜出来,赫兰千河甩手把它烧了,正好边上有一团苏溪亭留下的冰刃。寒冰碰上烈火,化了一地脏水。

    赫兰千河有了一个想法:“老苏啊,你还有多少符纸?”

    “不太多了,”苏溪亭很为难,“用完我就只能拿水来冲了。”

    “那就直接用水冲,寒冰符留着,”赫兰千河说,“我不知道这样行不行……”把自己的想法跟苏溪亭说了。

    “理论上可以,”苏溪亭皱眉,将地上一滩水凝成冰面,逼得程堪懿后退两步,“但要卫师弟一块,先往后撤。”

    程堪颐发觉对方有撤退的迹象,叫来两名同伴,务必要令对方三人分散开来。季垆笙让两位师妹上前,自己在后方观察对方动向,却只看到苏溪亭和卫溱筝似乎用尽了符纸,召出|水龙徒劳地抵抗着;他心中大定,扬起右手同时出声示意两位师妹——不必心怀顾忌,对方已是黔驴技穷了。

    三人直接冲上去,两袖带起烟尘,配合平日里习得的武功,将玄溟堂三人打得节节败退;苏溪亭与卫溱筝往圈着旗子的圆圈方向退,赫兰千河早就不知道被土墙带到哪去了;场外韩潍舟眉头紧皱,宋柳君安慰他:“第二也不错,输了这盘不丢人。”

    韩潍舟凝视场上,说:“不,溪亭和溱筝在我身边许久,看他们的样子,似乎并不迫切……真的,你别这么看我,真不是我吹……”

    苏溪亭与卫溱筝面对着逼近的三个对手,看着远处失去灵力支持逐渐坍塌的土墙,将全身灵力凝聚于掌中,周身水龙环绕,折射|出变幻的光芒;程氏姐妹与季垆笙几个眼神就明白了下一步,三人同时抛出三张地陷符,场上半边地面骤然塌陷;苏溪亭和卫溱筝手一抖,刚放出的水龙跑歪了,砸在地上变成一滩水。

    “继续放水!”赫兰千河的声音从雁离堂三人背后传来。

    季垆笙不担心赫兰千河会直袭己方大本营,因为他手底下力道加深,地面又下陷一尺,赫兰千河只能蹲下才不摔倒;程堪颐扶着有些气力不支的妹妹,突然发觉脚边的水越来越深,已经淹没脚踝;苏溪亭将所有符咒——喷水柱的、挂水帘的统统使了出来,却没有攻击,似乎是拼命地想要灌满脚下的坑。

    “不好了!姐姐、师兄我们快出去!”程堪懿惊慌道;对方却不给他们机会,赫兰千河与苏溪亭从两边将手没入昏黄的水中。

    轻微的碎裂声在水底流窜,季垆笙突然两脚冰冷,脚踝之下的水面快速封冻,裂开的冰面碎屑横飞。

    三人就这么被“冻”在自己弄出的坑里。

    围观人群呆住了,突然爆发出欢呼声,尤其是韩潍舟身后的乐怀雅等玄溟堂弟子,恨不得现在就将三人抬起来庆祝。

    苏溪亭和卫溱筝用尽了力气,扶着膝盖踩上冰面抖着鞋子里的水。

    卫溱筝一屁|股坐下去,连连摇手:“师姐、我真没力气了,你们去把、旗子拔了吧。”

    “我也没力气了……”苏溪亭冲着赫兰千河喊,“赫兰兄——赫兰兄——你去把旗子拔了……你那姿势是干什么?”

    赫兰千河弯着腰,右手手腕与两脚脚踝以下全部封在冰面之下:“不好意思啊,我把自己冻起来了,你们去吧,我头有点晕,先缓两口气……”

    无为殿前的台阶上,鱼尘欢突然大笑起来:“沈师弟,沈师弟,你这个小徒弟真是……可惜没给我带着,我保证半年他就不会比季垆笙差到哪里去。”

    公输染宁嫌弃场上灰尘、泥土和冰水混在一起,脏得十分别致,只打发了手下的徒弟去收拾,自己搬张凳子坐在南宫煜文边上,说:“灵力是难得的充沛,聪明劲也足,就差点火候,得学学怎么控制力道。”

    沈淇修没有回答,一直看着场上,几个玄溟堂弟子拿来铲子,一点一点砸碎冰面,放雁离堂三人出来;赫兰千河移形而出,白色外袍的下摆被泥水溅成了抹布,跟卫溱筝和苏溪亭击掌时,平常尚未开口便带上三分讥诮的脸上居然也有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他的眼神有一瞬间变得很复杂。

    赫兰千河看看玄溟堂也赢了,再不走可能会被抓去打扫场子里的水,跟韩潍舟打个招呼就要溜,却听到一句:“也好,你先去换套衣服,过了午时你们就要去千尺潭取佩剑,早去早回,千万别误了时辰。”

    我也有份?赫兰千河惊喜地想,难道是掌门看中了我的天资不忍心令如此天才埋没于箕帚之间,真的要给我转正了?恍惚间他看到了自己飞黄腾达的未来,笑容愈发猥琐。

    但有一个问题赫兰千河忽略了,千星宫里只有两套衣物,身上一套脏了,还有一套昨天泡在盆里忘了洗。最后,赫兰千河只好穿上那身骚红的长袍招摇过市。

    苏溪亭带着卫溱筝在半路上碰到他的时候,口气里带些揶揄:“哟,赫兰师叔旗开得胜,就开始披红挂彩啦?”

    连老苏都这么说,等会儿肯定有人觉得自己过于高调,于是赫兰千河掸掸衣袖:“披红必须有,挂彩就不必了。”

    刚回到无为殿,五堂弟子分开聚集在台阶下,虽然有先有后,但今天总算是能取得佩剑了,所有弟子不论身份皆跃跃欲试。南宫煜文望着底下一双双充满希望的眼睛,接下来的话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就用眼神示意公输染宁。

    公输染宁无奈,拍了拍绣着金线芍药的衣襟,到众人跟前宣布:

    “今日比试只是第一场,本月十六日至二十日每日各一场,各堂可在十六日前自行决定选择十五人,”公输染宁回头瞟了南宫煜文一眼,丢出了那颗激起千层浪的石头,“上场弟子方可取得佩剑。”

    台下人先呆了一会儿,随即炸了锅。

    苏溪亭算了算,加上今天三个,各堂今年总共只有十八人能取得佩剑,平均下来不到总人数的三分之一。她拉着韩潍舟的衣袖问:“师父,是不是明年不收徒了?”

    韩潍舟还没说话,公输染宁又加了一句:“明年后年暂不收徒,望诸位弟子往后几年静心修道……”后边的话苏溪亭已经听不清了,身边的议论声越来越大。

    她忽然想起乐怀雅,那姑娘还没有背完《东华经注》,连寒冰符都画得乱七八糟,今年恐怕是拿不到佩剑了。

    乐怀雅却似乎十分开心,还跑来祝贺苏溪亭,看不出半点失落与妒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仙家枪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仲吕丁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仲吕丁未并收藏仙家枪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