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仙家枪神 > 第28章 平行的战线

第28章 平行的战线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过年当天,整个京城莫名的安静,没有此起彼伏的鞭炮声,街上家家闭户,偶尔有几个棉袄上套着轻甲的官兵从街角闪过。

    这也验证了赫兰千河的猜想——这个世界火药尚未普及,否则不可能连最基本的火铳都没发明出来。

    在屋里烧炭的时候他问了沈淇修,对方拿着一本书说:“黑火粉?连真人曾经不慎将硝石掺入硫磺之中,轰塌了半边屋顶,就把配方记录了下来,宣明派倒是有些现成的黑火粉。”

    听完赫兰千河陷入了沉思,问:“你天天呆在千星宫又不出门,怎么知道这么多事?”

    “我一直游历在外,也是前年才回来。”

    “你就不怕有事吗?”

    “什么事?千星宫平日里除了你我还有谁来?”

    “……”赫兰千河觉得沈淇修真是越来越实诚了,“玄溟堂的事呢?”

    “有韩堂主在。”

    赫兰千河想起了韩潍舟那张对比其他四位堂主怎么看都苦逼了几分的脸。

    “况且那几年门派与朝廷往来渐多,事务繁杂,不利于修行。”

    “难怪……”赫兰千河道,“最该捞油水的时候,怎么能跑了呢?你自己不拿,别的拿了的人也不会觉得你有多高尚,说不定背地里觉得你不管不顾,害得玄溟堂哪儿都被人压一头。”

    “你从苏溪亭那听来的?”沈淇修问,“富有富的好处,穷也有穷的好处,将来你会明白。”

    “我相信乞丐靠在墙根抠脚的时候也觉得跟富人晒的是同一轮太阳。”

    沈淇修又是好笑又是无奈:“你们那边的人说话都像你这样?”

    “不全是,”赫兰千河说,“我是特别诚实的那种。”

    沈淇修说:“说到这个说话,我一直想问你,你们那边似乎人人手上都有个发光的小盒子,许多人会对着盒子说话,是用来传信的?还有路上跑的车子,没有马匹如何能动起来?”

    “那是手机和汽车,技术要求有无线电、化工产业还有内燃机……我还是从第一次工业革命开始说吧。”

    太阳渐落,家家户户的烟囱里冒出炊烟。

    除夕之夜天朗气清,韩潍舟房中的地砖上并未铺设地毯,显得十分清冷。叶雨信正跪在地上,一旁韩潍舟恨铁不成钢地呵斥他:“清虚派平日待你究竟哪点不好?你要的东西哪样是齐家给得了你门派给不了的?齐晚思做出这种残害同门的事,你知道了非但不上报,反而替她隐瞒,究竟是何居心?!枉我平日教导你以门派为重以门派为重,你都听到哪里去了?!说!”

    叶雨信跪在地上不说话。愧疚吗?自然是有的,为的是那两个无辜的师弟。齐晚思太决绝太狠戾,清虚派迟迟不答复朝廷,北境岌岌可危,她便与异母兄弟齐桓景设下陷阱,作为同伙叶雨信多少知道一点,但他没想到齐晚思竟然丝毫未将同门的性命放在心上。

    叶雨信:“弟子罪孽深重,愿从门规发落。”

    “你认错倒快,我问你,你什么时候跟齐晚思搭上的?!”

    “师父若是想要处置师妹,恐怕还得顾及朝中。”

    韩潍舟恨不能上去踹他一脚:“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不是啊……”叶雨信知道韩潍舟情绪向来不稳,“弟子是说,齐师妹毕竟是重臣之女,若按门规削筋断骨,恐怕齐家不会答应。”

    “你现在倒知道替门派着想了?!”韩潍舟指着他的鼻子,“齐晚思还干了什么?”

    “弟子只知道这一件事,旁的……没有啊。”叶雨信使劲想。

    “你个傻子!人家拿你当棍子使,就看中你是根棒槌!我怎么教出了你这样的呆子!”韩潍舟破口大骂,“齐家一个比一个浑,你还傻乎乎地往里头蹚!我问你,你除了给齐晚思巡逻路线图,还有没有干别的什么?”

    “没有了,”叶雨信低头,“别的她不让我插手。”

    闻言韩潍舟扬起手,巴掌迟迟未能落下,恨了一声,大步出门:“跪!接着跪!跪到我回来为止!”他摔上门,“不学好,一个个都不学好……”

    “韩堂主心软又护短,叶雨信最多废掉修为,挑断经脉,赶下山去罢了。”沈淇修给自己斟了一杯茶。

    赫兰千河:“便宜他了。老苏……枉苏师侄那么相信他!”苏溪亭每每说到叶雨信,都是一副憧憬加敬佩的模样。

    茶壶口一转,沈淇修给赫兰千河的被子注入茶水,谈话从蒸汽机发展至电气革命。赫兰千河把以前课本上的知识全搬出来,讲得口干舌燥,顺着问了问苏溪亭的近况,才知道连叶雨信都是齐晚思同谋,难怪上次在随阳镇那小子总是畏手畏脚,原来是要照顾友军,真是感人至极。

    “你也不用太担心苏溪亭,齐晚思不可轻动,苏溪亭对她也不再是威胁。只是两人还是分开的好,所以我已通知掌门,让苏溪亭启程赴京了。”

    “真的?”赫兰千河有些惊喜,瞬而转忧,“不是说在京城的人过了元宵节都要去雍州么?”

    “去雍州又如何?”

    “那就要跟柳杨枫对磕,”赫兰千河缩缩脖子,“听说柳杨枫当年盛名不亚于今日的余圣殷师兄,鱼师伯应该不会放他来的吧?光靠我们这些人怎么够啊?”

    沈淇修叹气:“我也去的。”

    “对哦,你也挺能打的!”

    “……”沈淇修虽然在仙界并不出名,却也没被人当面无视过。

    “诶,不对啊,你都在了,那带来的这些弟子就不会出事了啊!”

    沈淇修放下茶杯:“你希望有人出事?”

    “不是你的计划吗?把那些官家公子小姐送到战场上去,就没人在门派里碍手碍脚……”

    “我在你眼里是这样的人?”沈淇修收起淡笑,“或者如果我们调换身份你会这么做?”

    他的口气里很淡,目光凝固在赫兰千河的脸上。赫兰千河仿佛置身观察箱内的小白鼠,听出了对方对自己的怀疑,愠怒顿生:“开什么玩笑!你的门派你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扯上我干什么!哦,也别扯上苏溪亭!”

    那场车祸过后,由于对方有超车行为,调查结果推迟了一段时间才下来。而就是这段时光里,赫兰千河因为身份特殊,几乎舆论一片倒地支持被追尾的司机。世事往往复杂,留给每个人的唯有锋利的只言片语,就像用几刀切开木头,大致地雕出一个人的模样,然后告诸世人,这便是那人的面目。

    赫兰千河极其厌恶沈淇修此刻的眼神,跟当初法庭上那个对亚裔有明显偏见的法官一模一样。

    沈淇修皱了皱眉,深吸一口气,道:“抱歉,是我太过分了。”

    赫兰千河并不领情。

    “唉……”沈淇修只好给他解释,“带你们去,是让你们驻守在当地,柳杨枫手底下兵力虽多,真正懂道法的也不过一百人。我一人已足够,不需要弟子出头。若是柳杨枫得知消息,多半将那一百人分散往各个关口城镇把守。化整为零,我们就必然需要从长计议,此番便可将诸位弟子留在边关。”

    “这就是你的计划?只是把他们留在雍州?”赫兰千河说,“我还以为手段会更激烈一点。”

    “这只是最好的结局,柳杨枫屯兵多年,怕也不是真想反,他愿意跟朝廷耗着,我们就陪他耗着。当然,万一他动手,我也顾不上公输真人的面子了。”

    “公输师伯为什么不来呢?按理说最了解柳杨枫的人就是他了。”

    沈淇修的神色微妙起来:“这个问题千万不要再问。”

    “诶?”

    沈淇修:“对了,你方才说到‘交变电流’,能继续吗?”

    在沈淇修的计划里,带着几个大家的少主们到边塞蹲几年,公输染宁与南宫煜文在门派制定新门规,同时筛选可靠的弟子。鉴于辈分最小的徒弟们素质出奇的高,公输染宁预计清虚派的下一代骨干会从这批人当中诞生。

    现在最好就是江州附近出点小问题,比如岳西山那伙狐狸闹点事什么的,好让清虚派有借口不再派人增员北境。

    南宫煜文对着公文,脑袋里有些不厚道地转过这个念头之后,翌日,南边哨岗来报,闵水狐族将军栾诸于始阳山南麓力守两月有余,终因食物短缺而不得不往北撤军,眼看就要越过界碑。

    自从当了这个掌门,南宫煜文越发感到自己失去了自由,想到或许是老天有意为难,不禁忧愁顿生。

    “南路巡防小队立刻集中到山南豁口,务必阻止妖族深入,他们若要安营扎寨,不得越过南峰之地,臻午堂堂主前去主事。”

    荀熠风得令,召集弟子前去,转念一想,手底下这帮小子纵火有余而操控不足,这天干物燥的万一把南麓的树烧光了也不好,便让女弟子姚烛去找韩潍舟借调人手。

    韩潍舟当时正气冲冲地从自己的小院里出来,面对姚烛这般的漂亮姑娘,态度不禁缓下三分,然而人手委实不够,弟子中有实力压阵的寥寥无几。修仙这种事跟凡人念书不一样,七分靠天赋,两分靠运气,剩下一分才是勤奋,苏溪亭这种就是典型的老天厚爱外加走狗屎运,属于一百年出一根的好苗子。

    不过苏溪亭边上有几个同辈也不错,韩潍舟对姚烛道:“这样,你去叫两个人,一个叫卫溱筝,一个叫乐怀雅。”

    乐怀雅被姚烛带往南麓时心情大好,不枉她这几个月来一洗过去敷衍了事的学习态度,体内气息运转越来越平稳,在苏溪亭的指点之下,练气术有了极大进益。卫溱筝同样高兴,故作老成地跟在姚烛后边,到南麓与荀熠风汇合。

    荀熠风看上去不过三十出头的年纪,却是鬓发皤然,皮肤白得出奇,他将带鞘的炎寰剑握在手中,带着十几个弟子穿过精疲力竭的狐族军队,栾诸摘下头盔向他们走来。

    乐怀雅从没见过这么多妖族,后背绷得笔直,其余弟子当中,唯有姚烛最为镇定。

    荀熠风停在栾诸四尺之外:“将军越界了,若是误入,请速归去。”

    “我军丢失守地,恳请在此稍作歇息。”栾诸舔了舔嘴唇,上边的裂口一阵疼痛。

    狐族化人或清丽或妩媚,几个女弟子见栾诸以剑支地,长发如墨,不由得心生同情。

    “贵族与本派签有协议,还请将军速速返回。”

    “敌军正在三里之外,现在回去无异于自投罗网,”栾诸疲倦地说,“还望仙人通融。”

    荀熠风说:“不是我不肯通融,若是追兵赶到,将军再往北走,就是凡人的村落了,届时我等无论如何会拦下将军,不如趁早改道躲避才好。”

    “若是有别的路我就不会来这里了,”栾诸说,“援兵很快就到,我们只在此休整,决不会北撤。”

    卫溱筝看了一圈,栾诸手下大概有五六十人,多半带伤,自己这边应该对付得来,就蹭到荀熠风身后悄悄说:“师伯,就让他们留下吧,这里太宽敞了,倒是后边那地方山谷狭窄,我们如果在那里把手,他们就是想冲也冲不进来。”

    荀熠风回头看了看,感觉有些道理,狐族内斗,新王根基不稳,储君流落在外,鹿死谁手还说不定,清虚派不能贸然开罪其中任意一方。他沉思一会儿,道:“以我们身后的谷口为界,请将军明日之前一定离开。”

    “谢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仙家枪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仲吕丁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仲吕丁未并收藏仙家枪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