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仙家枪神 > 第34章 认知的偏差

第34章 认知的偏差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昨晚姬无疚喝高了,回到棠花院一睡就是六个时辰,张苗淼四处奔走替师父把上午的论道会给推掉;清虚派十三人以棠花院为大本营,纵弟子自由出入;论道会在听蕉馆开办,公输染宁一早就去了。

    论道即以道家经典为论据,各方就天一派提出的某句箴言各自解释或辩论,内容高深玄妙,篇幅长河滔滔,颇有年末领导开会的风范,没有多少弟子喜欢听。沈淇修本来是要赫兰千河好好听一天的,却被后者坐在蒲团上东倒西歪的走神姿势击败,台上人一开口他就双眼放空,话音一落还能跟着众人点头附和,深谙大会礼仪,连隔壁侧耳倾听的余圣殷,与努力侧耳倾听的齐桓景都只能感慨他时间掐得好,表情变得快。

    趁着休息当空,沈淇修无奈之下大手一挥——出去玩吧。

    赫兰千河恭谨地行礼,而后退了出去,仿佛是沈淇修差他去办什么事一样。

    苏溪亭第五次将郑寻庸骗出房中的努力告吹,那货的屁股好像黏在凳子上,怎么推拉撕扯都不能挪动分毫,理由也十分充分:“反正房间里有水有床有手机,我出去干嘛!”

    嘴里喊着“死宅没老婆”,苏溪亭独自到听蕉馆附近徘徊,正好见到门口一个白色的身影溜出来。

    得知郑寻庸立誓扎根室内的消息,赫兰千河问:“诶,你怎么不找其他人?”

    “其他人?你是说那七个公子小姐?张家三位抱团,崔钟离跟两个远房亲戚找望海堂的人下棋去了,我能去哪?”

    “不还有个女的么?”

    “她叫齐婉云,是齐晚思的堂妹,我上次差点给她坑死。”

    “怎么回事?”

    “话说那天我去接水……”苏溪亭把事说了一遍,赫兰千河听到一半就笑开了:“哈哈哈,躺着都能中枪!”

    两人闲聊的同时,撞上了苏溪亭口中“抱团”的张烒远、张栻迢和张礼真,三人受天一派邀,正往落梅院花厅去。双方点头算是打个招呼,之后擦肩而过。

    邀人的是张家世交段家的大少爷段云泉。

    邹元德下狱,公输策不好直接使唤右护法的徒弟,便传信回去,把自己最为信任的王邵筠和段云歌调来,前天刚到。段云泉和段云歌是同胞兄妹,却是掌门夏随春的亲传弟子,也跟了过来。

    段云泉右胳膊支着椅子扶手,由着后边游弘瑛给四位倒茶:“张伯父最近可好?家父任职江州,这两年鲜有机会回京,先前老太太生辰,也没空去贺寿,她老人家不生气吧?”

    张家三人当中,二十六岁的张礼真年岁最长、又是长辈,言谈较两位侄子沉稳得多:“一家人哪来什么气不气的,就是十分挂念你父亲,好些年没见了。”

    张老太爷的正妻是段云泉祖父的姐姐,张礼真是庶出,与张礼文的两个儿子不同,他和段云泉没有血缘关系,只是两人年纪相仿,小时候就格外玩得来。可惜程家这些年淡出朝廷,连段云泉的父亲段彦臣都主动外调江州,还将一双儿女送到天一派,而张礼真注定要回归家族,与张式遥一块在朝堂之上谋个一官半职。

    段云泉叹气:“也是啊,父亲在南边忙政务,我和云歌过几日又要北上,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北上?”张栻迢问,“是去雍州?”

    张烒远:“应该是吧,那柳杨枫也不知道在磨蹭什么,屯了兵又不开战,搞得人人不安生。”

    “慎言!”张礼真道。张烒远哼了一声,端起茶杯。

    张礼真问:“怎么?天一派上回派去的人手不够?”

    “全撤了,一是邹元德还有不少人在那边,二来,”段云泉摊手,“据说试探了几次,打不过。”

    张家三人神色皆有变。天一派堂主以下也如清虚派一般有几位堂主,但战力最强的依然是两位护法。右护法精挑细选的弟子竟然打不过柳杨枫从北漠招来的杂牌军,说出去都丢人。

    段云泉反问张礼真:“清虚派呢?都到这个节骨眼了,还不出人么?”

    “我说了也不算啊,”张礼真说,“我跟我师父,就是玄溟堂堂主,说了几次,他都说要听掌门统一调度。江州在南边自然是安定,可是北边军情不容延误,来年春闱一开,我便辞别门派归京,若是会试、殿试都能考过,就央求陛下把我调到新平府去,也算是替朝廷出力了。”说到这里,他微微有些激动。

    “小叔,我……”张栻迢想说他年纪小就不去凑那个热闹了。

    “你们都留在江州,不许去。”张礼真打断他。

    张烒远一言不发,他并非不想上阵对敌,只是经过重阳武斗,他很清楚自己的实力在新弟子当中且不算顶尖,又遑论与柳杨枫相较。

    “那正好,届时我在那边替你接风,”段云泉笑,“其实今日请你们来,是想问问清虚派沈真人那位徒弟的事——他真是妖怪?”

    “诶,这事你最清楚。”张栻迢胳膊肘装着张烒远。后者立刻想起了被踹的屁股和半空的中指,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的确是,据说还是花妖,一般的刀剑根本伤不到他。”

    “真的?若是将手脚砍下,难道还能长回去?”

    “这……”张烒远没想到段云泉会这么问,“我就不知道了。”

    张栻迢嗤嗤地笑:“他当然不知道,我跟你们说,上回他跟人家比试,给人用火法术撂倒了,连人家衣服都没挨到。丢人啊!臻午堂跟玄溟堂拼放火还输了,我从来就没听过……”

    张烒远的脸大概跟煤球一样黑。

    段云泉也笑了:“这样?不如把他请来,让我也见识见识。”

    张礼真:“赫兰师叔算是长辈,我们怕是请不动,不如等明日。”

    “师叔?一只妖怪罢了,”段云泉将茶杯放在桌上,顺了顺袖口的折痕,“皇上最近要招抚各州妖族,几个大派里安插一些妖族养着,安抚人心罢了,还真把它们当回事。”

    张礼真觉得此话极不妥,唯恐被他人传出去:“这种话可不能乱说,圣上的意思岂是我们能揣测的!”

    张栻迢却跟着段云泉的话头说:“表哥说得有理,今天我们来的路上正好碰到他,按理他应该在听蕉馆,大概连沈真人也觉得妖族登不得大雅之堂,把他赶出来了。”

    张礼真制止侄子继续臆想:“差不多了。我们也该回去了,明日还得上长庚台切磋。”

    “你我要是碰上了,我可不会给面子。”段云泉说。

    “知道了。”

    张家三人一走,段云泉喊上正收拾茶杯的游弘瑛:“别收拾了,去把清虚派那花妖找来,就说是我请的。”

    游弘瑛为难:“大师兄,还是找别人吧,等会儿左护法回来,我还得去当班。”

    “找个妖怪能花你多少时间?”段云泉嘲笑道,“你不跑得挺快的么。”

    然而段云泉错了,在偌大的上林苑中寻找赫兰千河的确十分艰难,特别是在目标自己已经迷路的情况下。仙盟会禁止御剑,赫兰千河与苏溪亭只能靠腿四处乱逛,不慎在梅花林的岔路之间迷失方向。

    “老苏啊,我觉得我们刚刚见过这块石头,是不是又绕回来了?”

    “不可能,我们一直向东走,怎么会回到原地呢?”苏溪亭对自己的方向感显示出饱满的自信,“凡人嘛,都喜欢成双的东西,肯定是一块中心对称的石头切成两半,然后林子两边各摆一个。刚刚那块在入口附近,根据对称原理,我们很快就能到出口了。”

    赫兰千河不确定道:“你确定我们一直往东?”

    “不是吗?太阳在正前方啊!”

    赫兰千河:“……我们走了也有两个钟头了吧?”

    “差不多吧。”

    “……那现在应该是下午了。”

    “好像是啊。”

    “……那太阳应该是在西边。”

    “……”

    两人果断地调转方向,笔直向东,遇到弯路就从草坪上踩过去,直到看见梅枝上头露出听蕉馆的瓦脊。

    倒霉的游弘瑛看见远远二人出来,急急忙忙地跑过去,求赫兰千河赏个脸。

    猜想或许是自己昨晚现场装逼装得十分对皇帝的胃口,天一派便派人来取经,赫兰千河答应了。苏溪亭说人家请你又没请我,独自回去继续诓骗宅男出门。

    落梅院是上林苑最大的院落,除了主院,另有两个偏院。给赫兰千河指明地点,游弘瑛和刚从正院回来的钱君安换班,飞快地离开。段云泉在西院的花厅里,叫人往茶壶里添上开水,等待赫兰千河上门。当他看到对方一个人大大方方地进来,脚步还很有点节奏感的时候,心里莫名烧起了火。

    “此次来得仓促,未能备礼,还望见谅,”赫兰千河行礼,“不知道友找我何事?”同时他发觉屋里屋外的人看自己的眼神,似乎不大友好,特别是带路的钱君安,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拿后脑勺对着自己,随后冷漠地靠在门外。

    段云泉坐在椅子上:“请坐。家师听闻贵派私收妖族,且无宫中册封,命我前来询查,我左思右想不如就把当事人找来,这才请您上门,冒昧叨扰了。”

    赫兰千河闻言,心说没听过这么直白的撕逼开头,骂战讲究起承转合,他这连起都没起直接就开始了,倒真是稀奇。他先给拿过一个空茶杯,给自己倒一杯滚烫的茶,然后说:“你看到了,还有别的事吗?没别的我喝完这杯茶就走了,”说着盯着发淡的茶水,“啧,你这茶颜色不好看啊。诶,我说你们跟宫里那么亲,怎么不去求点好茶叶呢?平常给宫里站岗很辛苦吧?皇上慷慨体恤,想来不会吝啬。”

    段云泉从来没见过遇上仙门正道还能如此坦然的妖怪,压制住怒气道:“招待什么人上什么茶,连人都不是,能有一张坐席一杯粗茶,还能有什么不满意的。”

    “能有什么不满意的,客随主便而已。不过委屈您这个人跟我一块喝不是人喝的茶,实在是抱歉。”

    对方的表现完全颠覆了段云泉对妖族的认识。他师从夏随春多年,亲手斩杀妖邪无数,狂肆邪佞者有,卑鄙奸滑者有,猥琐狗苟者有,就是没见过赫兰千河这样镇定自若的,堆着一脸淡然的嘲讽,毫不顾忌自己身在众多道者的包围中。他冷笑一声:“真厉害啊,沈真人养了这么一位门人,想必清虚派是不怕贼了。”

    被人不带反犬旁地骂作狗,赫兰千河吹着茶汤回击:“鄙派蓬门萧居,不像贵派门庭若市,容易招贼。”

    “说什么呢!——”站在门口的钱君安终于忍不住出声了,虽然邹元德已经不是他师父,但授业的恩情岂是能轻易忘得了的,“你不过是个妖怪,碰上清虚派打死你算你运气好!哪天你——”

    “我什么?!”赫兰千河把茶杯摔到钱君安腿上,热烫的茶水泼在鞋边,“我跟这位道友说话,你个站门的吼什么吼!”随后抛下气得脸色发青的钱君安转向段云泉,“替您管教下人,您不会嫌我僭越吧?”

    段云泉半晌说不出话,突然发狠道:“拿捆仙索!”

    赫兰千河脑子里蹦出穿越来不久被郑寻庸的捆仙索拍成蟑螂的情景,跳起来就要闪人:靠!大意了,光顾着嘴上爽忘了这是对方地盘,赶紧跑路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仙家枪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仲吕丁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仲吕丁未并收藏仙家枪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