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仙家枪神 > 第46章 凝结的薄冰

第46章 凝结的薄冰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单子给姬无疚盖了章,郑寻庸匆匆忙忙走下阁楼,望着下方尚未解冻的广袤冰湖,心想得亏宣明派圈了附近一处地热泉,四季都有源源不断的热水,不然凭今年的雪天,鱼卵、鱼苗和大鱼都得冻在一块。

    都二月份了,怎么还这么冷?虽然郑寻庸对外界变化一向迟钝,却也发觉这个冬天冷得不正常;几个空置好些年的室内养鱼池被重新启用,导入温泉,才保住了给茅山的一百尾银龙鱼;张苗淼也说如果天明湖还不能开湖,这附近的渔民恐怕就要错过繁殖季了。郑寻庸当时天真地问错过了渔民是不是就吃不到自家的鱼,要去市场买,气得张苗淼拉着他到封冻的湖边,指着远处几十条被冰封锁在码头的渔船,说这边集市的鱼全靠渔户,一年没有收成,他们就要饿死,所以宣明派只做龙鱼和锦鲤的生意,还要在欠年给周边的渔民送粮食。

    郑寻庸叫了太久的外卖,都快以为菜是从饭盒里长出来的,又问说赈济的事不都是朝廷管的吗,张苗淼翻个白眼,说要是朝廷管得了,她被卖掉的那个欠年,叔叔婶婶也不会为了多弄点钱,特地跑到宣明派来了。

    张苗淼还说赈灾粮食从京城发文到官仓放粮,米先变成饭、再变成粥、最后变成汤,根本不够分,天明湖周围的渔民就会跑到门派来,上回姬无疚连棺材本都拿出来了,才让他们度过灾年,今年真不知道会怎样。

    郑寻庸说干脆发动周边村民一起修炼好了,辟谷之后哪用担心这些。

    张苗淼鄙视他说,师兄你仗着天生仙骨说话不怕折寿,要真的人人都有这般机缘,他们道者的命哪能有这么金贵。

    不过金贵归金贵,活还是要干的,郑寻庸伸手出去接天空飘落的雪霰,估计明天还得接着下。踩着木头台阶吱呀吱呀地向下,他心想要是所有人都能修仙,天下恐怕就是门派的天下了。

    下午,一百条银龙鱼和姬无疚附赠的十条金松叶鲤鱼从天明湖畔出发,船头破开薄冰,就像钝刀切开白纸,掀起带着冰屑的皱纹。张苗淼看着冰面,跟边上一位师妹说:“远看还以为这冰有多厚,结果只有一层。”

    “可不是嘛,前几日几个师弟还跑到湖面上溜冰,差点掉进去。”师妹笑着说。

    离开天明湖,与另一条河并流,江面忽然开阔起来,水量也正常了些。自通州顺水往东,在兖州蓼浦头卸货,改走陆路往东到达茅山派。路上需要几天,张苗淼每日需检查货箱七次,换水喂料样样马虎不得。到了蓼浦头过后,他们换下宣明派绣着凌空日月的袍服,避免与天一派的人碰上。

    张苗淼对兖州两个门派的恩怨有些了解,蓼浦头是天一派的地界,撞上他们给茅山送货,两边面子上都过不去。

    可他们一到蓼浦头的码头,就见一群身披绀青道袍的道者御剑飞过,所幸对方不认得他们,只当是普通客商,头都没低就从江面上掠过。张苗淼看他们行色匆匆,且各个带着法器,猜测这群天一派弟子是外出镇压妖邪。

    “老叔,他们去干啥啊?”张苗淼找了个日日跑码头的船夫问。

    “干啥?降妖除魔呗!”船夫手里拽着绳索,船里帮手的扶着船帮,“小姑娘是南边来的吧,我跟你说,天一派是名门正派,我们这边的妖怪闹事都是他们管。”

    “这又是哪里的妖怪闹事啊?”

    “岳阳河吧?之前听人说的,说是杀了朝廷派去的大官……”

    “诶——老梁你消息不灵通,”船里边的帮手说,“明明是朝廷派人给那群妖怪送封地,它们不识好歹杀了官差,现在要倒霉咯!”

    “哟,朝廷的人都敢杀?这可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船夫幸灾乐祸,“回头等那边剿干净了,咱们就上那跑货去!”

    后边的话张苗淼不感兴趣,岳阳河的确有黄鼠狼成精,地处兖州、江州交界处,平日里隔着江水,加上为非作歹的老祖宗跑到九英山被清虚派封印过后元气大伤,天一派也没有经常去收拾他们,偶尔小偷小摸,顶多偷身衣服去吓唬踩进他们地界的凡人,可要说杀人,还是宫里派去的使者,张苗淼是不信的。

    “师姐,我们跟这伙人谈妥了,十两银子包送到,走不走?”一个师弟过来问她。

    思绪立刻被拽回现实,十两有点多了,张苗淼说:“跟他们说,先付七两,到了之后要是货完好,就再给五两。”

    忽然码头刮起北风,破箩筐被吹得乱滚,人群骚乱起来。张苗淼从袖子里掏出钱袋,催促师弟师妹们,趁大雪未落,赶紧上路。

    大风一起,便是千里流云。

    这股风来自雍州,比起兖州南边,眼下赫兰千河所处的地方都不是滴水成冰,而是泼水成冰,两边的针叶林不时往下抖落细雪,路上一层雪压一层车轱辘痕。时不时赫兰千河还得躲到林子里,只因柳杨枫的兵白天骑马巡逻,晚上立定站岗,毅力之坚韧,连赫兰千河都要打动了。

    他绕过两个村落,发现里边的凡人完全不像是生活在叛军的统治下,家家户户门窗上贴着红纸,烟囱里冒着白气,飘出炖萝卜的味道。村庄之间的旱田连起来有十几里,赫兰千河不敢大摇大摆地从路上走,只能在大路下边走一段,停下来四处张望,再走一段,天刚擦黑,总算摸着了愬远的门。

    然后他就看见了所谓柳杨枫逼|迫百姓修筑的城墙,大概有三米高,土夯的,顶上插着碎瓷片,并且看不出打了地基的样子。唯一带些特色的地方是墙的半腰上贴了不少符纸,用最便宜的宣纸撕成长条,边都没裁齐,所以赫兰千河干脆遁地过去,沿着一户人家院墙走到街上,正好看见几个男的推着粮食袋朝自己家里去。

    两边几乎都是小砖房,窗子很小,雕饰更是没有;这条一丈宽的路似乎是愬远镇的主干道,唯一挂着牌匾的是家米粮铺,边上围了一些人,在排队领取粮食。

    “男的十五斤,女的十斤,家里有娃儿的来这边……”铺子里有人喊道。

    这是什么?战时共|产主义?赫兰千河觉得稀奇,躲在巷子里远远看了一眼,猛然瞧见粮铺老板身上的轻甲,吓得赶紧闪到围墙后边去,此时街上传来巡逻队的踏步声。到处都是兵,赫兰千河很后悔没跟沈老大学易容术,人家主动来教他还嫌人多事;出来此地哪都不熟,举目尽是破旧程度近似的平房,他又不能问路,只好往镇子中心走。

    结果走到了头,都没见到任何带官方色彩的建筑。

    一定是哪里有问题,赫兰千河想,从土墙开始就有哪里不对劲,那破墙他就算金鸡独立也能跳过去,都不用另一条腿,根本不像是城防建筑,也就挡挡野兽。

    他突然想起土墙上的符咒,遁到墙外去扯下一张仔细看,勉强能认出“妖邪退散”四字。前边的大营里也是到处贴着类似的简陋符纸。而村里镇里见到的全是凡人,这片唯一的山岭上全是石头,根本不可能有妖族生存,这东西究竟有什么用处?

    柳杨枫收留了南华派后人,他们擅长驾驭百兽,念及此处,赫兰千河不由得朝着更坏的方向去想——或许柳杨枫根本没能控制住关外的流浪道者,只能将凡人留在关内,四处贴上符纸防止妖兽南下。

    但公输染宁知道吗?

    赫兰千河越想越没底,加紧脚步往高山的方向跑。到关隘附近,风夹着雪粒往脸上拍,他不得不凝气为屏,趟着没过膝盖的雪往北,靠着远处一点模糊的房顶的影子辨别方向,可走了半天,却没有逼近那排屋子的迹象。他抬起头,突然发觉看不见白色发光的山脉了。

    举目四顾,尽是白色的飞雪。

    *阵,赫兰千河的脑子里蹦出三个字,沈淇修将五行时稍稍提过,所谓*阵,即惑人五感,令人找不着方向,而非是真的布置了什么凶险的机关。他刚刚眯着眼睛朝风吹来的方向走,兴许风向会变,将他引入此阵。

    “那该怎么应对呢?”当时他问。

    沈淇修如此回答:“不看就不会盲目。”

    赫兰千河闭上眼睛,也不顾风向,只是向前。

    突然一柄长剑抵上他的咽喉,陡生变故,他往后疾闪三尺;刹那间剑主认出了来人,惊问:“怎么是你?”

    赫兰千河恨不得扑过去:“师伯我总算找到你了!”

    公输染宁收回折柳剑,扶额道:“我刚补完阵脚就感觉有人闯进来,没想到是你。你师父呢?”

    “在新平,他让您快些回去,太守那里快撑不住了。”

    公输染宁的脸上浮现出无奈而又气愤的神色:“抱歉,我暂时回不去。”

    “为什么啊?”

    公输染宁叹气:“随我来。”他抬手,风雪中开辟出一条道来,走了大约百来步,青灰色的城墙穿过雪幕,呈现在二人眼前。

    “这才是愬远城,”公输染宁感叹,“柳杨枫以此地为堡垒,并非要与朝廷对抗,而是阻止关外道者入侵。”

    赫兰千河心说我就乱猜猜竟然中了?问:“那他人呢?”

    一想到那个不知是真虚弱还是在装死的旧徒,公输染宁恨道:“你来便清楚了。”

    愬远城修筑在关外,依山而建,易守难攻,城墙往下延伸,恰好将关口包围起来。柳杨枫在全城最高处的宅邸内接受放血治疗,他也不知道哪弄来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毒草,急急忙忙煮汁都喝了,公输染宁用尽一身医术才让他保持清醒,可恨的是此人非但没有半点悔过之心,反倒整日嬉皮笑脸,观赏老师父煮药施针、忙得焦头烂额的身影。

    府内的侍卫被公输染宁勒令不得进入柳杨枫养病的院子,因柳杨枫昏过去之前还留下一句:“师父,徒弟还有一件事没讲……南华派的人根本不听我的,您别让他们知道,不然他们肯定来杀我。”气得公输染宁险些吐血。

    一路上公输染宁把这边的情况简单说了一遍,听得赫兰千河瞠目结舌。

    关上院门,公输染宁甩手就是一张符纸,贴在门缝当中:“这样外边的人就不能进来,现在这里谁也信不过,南华派的几个长老很快就要发现不对头,到时候他们若是分散入关,我一人无力阻拦,只能用阵。”

    “师伯您出手绝对靠谱。”赫兰千河发自内心地拍马屁。

    公输染宁拐进偏房,端出一只砂煲,转到柳杨枫房间门口,踹开门进去。赫兰千河缩着脖子大气不敢出,他从没见过公输染宁如此愤怒的模样;床|上坐着个笑容满面的人,英武而又不乏俊逸,真看不出来竟是个拿自己安危威胁昔日师父的无耻之徒。

    见到赫兰千河,柳杨枫来了兴致,咳嗽两声道:“师父,这位是?”

    “赫兰千河,千星宫弟子。”不等人答话,赫兰千河自报家门。

    “沈真人的弟子,”公输染宁硬|邦|邦地回答,然后迅速转向赫兰千河,“你别搭理他,帮我把银针取过来。”

    因放了血的缘故,柳杨枫唇色发白:“千星宫也收徒弟了啊?想必师弟一定资质绝佳。”

    “惭愧,惭愧,”赫兰千河把放针的布包递给公输染宁,算是默认了柳杨枫的恭维,“不过现在究竟是怎么回事?”

    公输染宁把药汁倒入碗内,塞进柳杨枫手里:“喝了。”

    “我的错。当初收留南华后人,本是想以此威胁朝廷,”柳杨枫笑着说,“没想到里边有几个真是南华派弟子,虽然老得不行,手段却完全不是我能对付的。”

    关外有从中原驱逐出去的道者,柳杨枫一直都知道,这也是他被派来驻守愬远的原因。那些人衣衫褴褛,居无定所,操控着古怪的野兽,常入关抢劫百姓。交过几次手,柳杨枫抓了一些年轻人,发现他们与南华派有关联。一个念头顿时冒了出来,若他能统领这群人,也许能成为鼎立九州的又一大势力。

    虽然公输染宁多半不会为此感到自豪,柳杨枫还是忍不住想象着师父得知消息时的神情。

    赵剡诛灭柳家的旨意促成了这件事。柳杨枫帮助他们在关外开辟田土,置办房屋,勉强能安定下来;但随后的发展远不是柳杨枫能控制的,几个长老一心复仇,提议即刻入关,杀入皇城,血洗康王一支。说这话的时候,衰老的眼眶里几乎能喷出火来,可柳杨枫只觉得可笑,说还是以此为据点,先下新平,再图雍州,至于进军京城,那至少得是五年后的事。

    长老们觉得被柳杨枫利用了,便安排了几场暗杀,都被柳杨枫一一化解,可只有他自己清楚,眼下的情景何其凶险,所以得知公输染宁前来时,他立刻更改了计划:

    “师父,要是我真的快被人杀了,你会帮我杀掉他们的对吧?”

    “住口。”公输染宁嘴上说得凶,心里却清楚,要柳杨枫真的命悬一线,自己是无论如何都不能不管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仙家枪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仲吕丁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仲吕丁未并收藏仙家枪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