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仙家枪神 > 第49章 出山的真仙

第49章 出山的真仙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日一早,苏溪亭敲开了赫兰千河的房门,成功被对方衣衫委地、披头散发、满眼血丝的造型吓退三步。尽管昨晚牛皮吹上天,盖上被子后赫兰千河还是做了一夜噩梦。

    “赫兰兄你昨晚干什么去了,我就算熬夜打牌也不至于搞成这样,”苏溪亭满脸悸色,“我等会儿就要回去了,余师叔也是。先跟你说一声,张烒远三个去了左道口,崔师姐他们跟齐家那俩在另一边,没有大事他们不会离开守地,你就安心在城里呆着,弹药应该还够吧?”

    “如果只有零星妖兽肯定够。”

    “说的也是,我觉得你端枪的时候手挺稳啊,是不是练过?”

    “我叔叔开公司,前几年投资重点转到英国,那些客户挺骚包的,一到冬天就要去打狐狸,叔叔他腰椎不太好,只能我上咯……”

    苏溪亭肃然:“富二代你好,富二代再见。”

    “不能因为我家里有钱就歧视我啊,”赫兰千河说,“我现在比你还穷。”

    “没歧视你,啊,余师叔叫我呢,”余圣殷出现在院子门外,换上了崭新的衣衫,苏溪亭说,“你身上的衣服还是借人家的,看看给你穿成这样,记得洗干净还回去;宫里的赏赐我们带不走,有两箱子都是绸缎,你去找一匹白的,府里官家叫秦成,他会帮你找裁缝。”

    赫兰千河没有回话,苏溪亭说:“那我先走了。”

    “嗯,路上要几天?”

    “五六天吧。”

    “这么快?愬远到新平,沈老大得飞一晚上,你们怎么也要十天吧?”

    “你是不是搞错了,一整晚沈师祖能御剑来回两座城,”苏溪亭说,“前天晚上戌正刚过,你师父本来在房里看书,突然人就不见了,隔天回来我们才知道原委,”她一脸憧憬,“回头一定去金玉宫,求连师祖给我弄把长剑来。”

    看来她真的很不喜欢那把镰刀,赫兰千河懒得嘲笑她,同两人挥手告别,而后赶紧去洗脸,拿湿巾上下搓,总算恢复了点精神。他看着模糊的铜镜里映出的两块黑色,思考那究竟是眼珠还是眼袋。

    方才有那么一瞬,他是真想劝老苏别掺和太多门派的事,可又想起以苏溪亭讲义气的程度,她绝不可能丢下同门只顾自己,劝了也是白劝;再说江州的形式再不好,还能比雍州更乱?老苏走到哪都是一身精英风范,吹得她的人生小船滴溜溜地跑,他还不如担心担心自己。

    所以送走苏溪亭和余圣殷,赫兰千河便去找沈淇修,说想学剑术,火器到底不能发挥百分百的灵力,而他不是喜欢搞偷袭的人。

    沈淇修从书里抬起头,睁着眼睛看了他一会儿,说:“即便今日开始,若要剑术小有所成,至少得三年。”

    “余师兄两年就成了。”

    沈淇修不知他是从哪来的觉得自己能跟余圣殷比天资的自信:“你没有佩剑,普通刀刃经你的手只怕马上就废了。”

    “你不是有一把么?”

    赫兰千河看上去还是那副坦然又干净的模样,沈淇修却觉得自己最后一点人生被他侵占了,说:“你学剑术,是要做什么?”

    “正面迎敌,杀个痛快!你以往教的都是保命的路数,弟子不甘心。”

    沈淇修:“……好吧。明日三月初一,早上把院子扫干净,然后我就教你。”

    “明天就到三月了,师姐,要不要催催赶车的?我怕不能按时送到,银龙鱼还好,锦鲤再不换水,就真要死了。”负责检查货物的师弟对张苗淼说。

    兖州,冕山东麓,宣明派的车队在山道上蛇形移动。张苗淼说:“行,让他们快些,死一条鱼扣一两银钱。”

    望着满山萧瑟的空枝,张苗淼心说姬无疚老板简直太不靠谱了,他们做水产生意的,连一路上能补充新鲜水的地方都没告诉她,更是忘记了冕山与茅山附近根本没有河流的重要信息。为了保住十条鲤鱼,他们甚至贡献了随身携带的饮用水,现在各个在中原干燥的空气里嘴唇起皮。

    “师姐,师姐,”那个师弟跑回来说,“领队说箱子里全是水太重了,不过他知道附近有一处山泉,不如先去换水。”

    张苗淼喜出望外:“马上过去!到了之后记得换上道袍。”

    山泉在冕山与茅山山脉交界之处,如今的茅山曾是皇家狩猎之所,后封给茅山派当驻地,山上动物多,换水由几个年长的男弟子来干,有个男弟子在边上草窠里发现了一窝兔子,叫其余人过去看。张苗淼很喜欢毛茸茸的小动物,但作为此次运输的负责人,她必须守着货箱寸步不离。

    在她暗自埋怨为何出差的不是江如蓝时,东北边的林子里跑出两个少年,身穿浅碧色道袍,手里拿着弩机,见到他们,皆是愕然。

    张苗淼认出了茅山派的服饰,上前行礼,道:“我等是宣明派弟子,两位道友可是来接应的?”

    陈靖钧与纪文览对视一眼,想起谢师叔貌似是跟掌门师父说过有这么一档子事,赶紧把弩机藏到袖子里,摆手道:“不不不,我们只是下山看看,这边没有行车的路,你们要从南边绕上去。”

    张苗淼一瞧见弩机,大概明白他俩是辟谷饿得慌,就趁师父不备,偷偷跑下山打猎,也不戳破,道:“多谢二位指路,打搅了。”

    车队离开过后,纪文览紧张地凑到陈靖钧边上问:“你说他们会不会把我们的行踪告诉师父啊?”

    “不会吧?管这事的是谢师叔,师父又不见他们。”

    纪文览:“那便好,我同你讲,上回我在这附近扒到一个兔子洞,里头有一窝崽子,今天掏两只解解馋,回去谁也别说。”

    “成,兔子在哪儿呢?”

    “这边,”纪文览摸进草窠,却探了个空,“不见了!窝是空的!”

    山道上,张苗淼在车队后方,师妹江玥仪走在她左侧,怀里似乎端着些什么,两手抄在袖子里。

    “你手怎么了?”张苗淼问。

    江玥仪不好意思地捧出一只雪白的兔崽子:“我看那两个茅山弟子是下山打猎的,怕他们伤了那窝兔子,就给挪了个地方,可一窝十来只小兔子,只有这只是白的,我没忍住……”

    小白兔跟她巴掌差不多大,张苗淼琢磨了一会说:“看大小也断奶了,你愿意就留着,不过你会养吗?小兔子很容易死的。”

    “呜……”江玥仪盯着手掌里缩成一团的小动物,“它真的好可爱啊!”

    张苗淼叹气:“唉……”算是默认了。

    当晚他们到达茅山山脚,谢晗光的大弟子褚珉泽领着四名弟子,在凉亭里站得笔直,衣襟上皆有云鹤纹饰。张苗淼远远望去,没见着用来拉货上山的马匹,正纳闷时,褚珉泽带着客气的微笑迎上来:“通州路遥,诸位道友辛苦。”

    “客气了,”张苗淼认得褚珉泽,“在京城也没来得及同谢真人告别,还请勿责怪。”

    其实是他们要租车出城,不早点去抢不到最便宜的马,姬无疚一心只想快些,带着郑寻庸跟张苗淼绕开仙道众人,连招呼都没打一个。

    “我们没能送姬掌门出城,已是失礼,张道友不必自责。”褚珉泽心道此次姬无疚掌门派出最亲信的弟子之一,将货物送到,或许真有要两派结交的意愿。

    张苗淼想的却是幸亏他们没来送,要看到姬无疚为了半吊钱跟车行老板磨了两刻钟嘴皮子的情形,指不定要腹诽些什么;此外姬无疚派张苗淼千里迢迢送货,主要是为了把贸易路线延伸到兖州、以对抗荆州临溪楼而已。

    江玥仪给车夫们结了账,众人将货箱抬下;张苗淼问:“此处并无马匹,请问要如何运上山?”

    “这并非难事。”褚珉泽让四位师弟师妹给箱子四周各贴一张黄符,念一声“起”,箱子便缓缓上升,稳稳当当地朝着山上飞去,看得宣明派的人一愣一愣的,张苗淼也是一惊:早就听闻茅山派御气术不在天一派之下,这四名弟子都不过凤初境的修为,竟能将此术使得如此稳当,看来这些年茅山避世不出,必然是韬光养晦,在暗处磨砺刀锋。

    难怪天一派如此紧张,张苗淼带着点隔岸观火的恶意想。

    交接过程全由褚珉泽出面,张苗淼等人在山上住了一晚,躺在结着纱帐的床|上,不少宣明派弟子头回明白原来修仙也可以如此奢侈,羡慕得大半夜没睡着。相比之下,去过皇城的张苗淼就淡定了许多,她一面给江玥仪找来喂兔子的嫩草,一面拿郑寻庸的话教训师弟师妹:“入了仙门,这些凡俗之物,心志不坚者还是少沾些,否则一旦思想被腐化,生活作风也会开始堕落,防微杜渐,一心修道才是本分。”

    师弟师妹纷纷称师姐说得在理,回到房里接着数羊。

    然而张苗淼也睡不着,躺在床|上,她思索茅山要他们留下,绝不只是尽地主之谊,恐怕还有展示实力的意思。这又为了什么?想跟宣明派通个气?可掌门师父就的理想从来都是把天明湖龙鱼的招牌挂遍九州,其余诸如成为五大仙门之一、镇压通州妖族,那都是实现理想的步骤,绝对不是目的。谢晗光真人的算盘恐怕是打空了。

    被张苗淼认定算盘落空的谢晗光,此时正与茅山掌门严霄宴一左一右坐在小厅里。严霄宴与谢晗光不同,看上去温和敦厚,八十年前茅山被天一派翻了个底朝天时,严掌门正好在扬州围堵燕子寒。听闻噩耗,他匆忙赶回当时还叫西茅山的冕山,师弟师妹死伤惨重,谢晗光当年只有十岁,被他从着火的屋子里抱出来,之后性情大变,且维持到现在。

    “宣明派的东西送到了,龙鱼是平常物,不过姬掌门还送了十条金松叶,在锦鲤里头也是珍品,可要送到宫里?”

    严霄宴:“随便,宫里送来的银钱还剩多少?”

    “扩建了藏书阁,还剩三千两,”谢晗光说,“毕竟天一派左护法还在宫里,姓赵的巴结我们也只敢在台底下。”

    “雍州还是得靠他们,清虚派是指望不上了。”严霄宴说。

    “那是,养条狗好些年都舍不得杀,何况是徒弟。”

    严霄宴早就习惯谢晗光的口气,道:“我已致信宫中,只是不知究竟能不能逼|迫天一派对柳杨枫动手。”

    “赵剡会替我们干,”谢晗光斜着狭长的眼睛,“天一派这些年越来越不知收敛,邹元德收些贿赂也算不得什么,可私交太子这种事亏他们干得出来。姓赵的早就看不过眼要除他们,我们不提醒,宫里也得去挑拨天一派跟清虚派,”说着他笑了一声,“要他们打了起来,再弄死一两个真仙,姓赵的估计得半夜笑醒。”

    “我担心的就是天一派不着道,”严霄宴皱眉,“夏随春比她师父难对付,还有那个公输策,实在找不到什么把柄。”

    “怎么没把柄?公输策跟清虚派尊仙是亲戚,柳杨枫又是公输染宁的弟子,”谢晗光的笑看上去格外不厚道,“天一派不去,师弟我去,届时宫中施压,夏随春想不派人都不行。等到了愬远,站到清虚派那边帮个手,至于柳杨枫究竟死在那个门派手里,公输染宁都怪不到我们头上。”

    “师弟,你没必要亲自去,我看你那褚珉泽也结成金丹,该放出去历练了。”

    谢晗光:“他自有别处去历练,天一派这会儿不是称帮宫里册封妖族,抽不出人手么?说是册封,估计就是打着旗号灭掉不听话的罢了,听说前些日子逼得岳阳河的黄鼠狼逃到江州,清虚派知道了肯定窝火,就让珉泽过去再添些乱子。”

    “此计可行,将来若能借清虚派的手,即便不能一举扳倒夏随春,至少能削弱天一派的势力,”严霄宴想起了一件事,“说到势力,像是乾元门那种依附天一派的杂门杂派,师弟查得如何?”

    “他们那也叫‘依附’?就是哪里油水足去哪里吃喝,别看现在跟苍蝇一样赶都赶不走,要真出事指不定他们会帮谁。”

    严霄宴微微点头:“那便好,宫里的事由我来办,师弟你再等两日,若天一派无人北上,你再下山。”

    “不了,我这就写信给姓赵的,要他发圣旨派我去雍州,”谢晗光起身,“省得将来清虚派怀疑是我们在背后操纵,对了,现在留在雍州的并非公输染宁,而是沈淇修。”

    “此人如何?”

    “了解不多,但感觉不好对付。”谢晗光跟沈淇修只见过寥寥数面,只知道这个千星宫宫主平常话不多,似乎对门派的事也不上心,便没有将他放在心上;倒是他有个妖族弟子,长得很秀气,那日在正清宫,给他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

    不知道那个弟子在不在雍州,谢晗光回忆着他的名字,赫兰千河,听说他在仙盟会上打断了天一派一名弟子的肋骨,还击退了夏随春的爱徒段云泉。

    这可真有意思。谢晗光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仙家枪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仲吕丁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仲吕丁未并收藏仙家枪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