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仙家枪神 > 第56章 踏雪的铁蹄

第56章 踏雪的铁蹄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永恒国度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北风里旌旗猎猎作响,云空呈铅灰色。候鸟没能冲破雍州三月的飞雪,新平府城墙高头的兵卒们缩进墙根,胳膊里挽着长矛突兀地树在墙头,从外头看上去就像从里边横斜出枯枝来。

    这一切都落在柳杨枫眼中,他身后的十来名骑兵奔波一夜,与战马一起匍匐在道旁针叶林中,不少人已经显出疲态。

    说实话两场夜袭并非出自他本意,靠着存粮也能养活几经缩水的部队。但关外的南华派后人推举孙继童为代表,毫不委婉地表达了对今年气候突变可能导致粮食减产的担忧、以及如果柳杨枫不带他们入关种地就不再听从他调遣的态度,并表示愿意积极参与同新平守军的斗争,仿佛与先前帮着柳杨枫、将主张杀回中原的三位倒霉长老送上西天的不是同一群人。

    柳杨枫当然不愿意,赵剡忙着跟仙道玩平衡战略,才没空管自己这条丧家之犬;要真把雍州第一重镇新平打下来,就算国库的钱都拿去修鱼池了,赵剡也要从琉璃砖里扒两块出来调集大军北上。

    然而孙继童他们的条件也很充分——族里有老人孩子孕妇和七八个在北漠恶土里生出来的智障,若是今年种不出粮食,这些人都活不下去。

    听完解释的柳杨枫觉得十分可笑,不过是些拖后腿的活不下去,就要把全族押上找死?他企图与孙继童沟通,告诉他用兵没有这个道理,但后者说那些是亲族,不是什么士兵,何况全族老小没了几个长老当主心骨,全巴望着柳将军带他们过活呢。

    柳杨枫给这个沦为庄稼汉的道者噎得无话可说,但心里跟明镜似的,知道自己能平安到现在,一是沈淇修替他扯天一跟茅山的后腿,二是对于这群流浪北漠的道者,仙道中人总归有些忌惮。尤其是谢晗光,他比谁都清楚当年清剿南华派,纵是众多门派齐上,茅山亦是折损良多的事实。所以柳杨枫一旦不能将这些人抓在手里,沈淇修又撑不下去,他的大营随时能被段云泉踩成一堆木头渣。

    沈淇修的猜测只对了一半,夜袭确是疑兵,但柳杨枫的目标不是撤回关外,而是——攻打新平府,抢夺城内及周边粮食。

    可新平府里头都快搬空了,要不是秦维亮养了一帮乐伎,里头就只有刀盔剑戟的刮擦能听。

    启明星的微茫融化在渐白的天幕里。柳杨枫望着逐渐在日光里明亮起来的城墙,看得清墙头浅深交错的箭痕,他们这只小分队眼前的并非新平府北门,而是与华雍城相连的正南门。昨晚柳杜川跟孙继童在左右道口弄出的动静够响,秦维亮贪生怕死,将守军全调去支援,让柳杨枫钻了个空子,从东边针叶林里绕至南边,埋伏在雪地里。

    柳杨枫的目标,是每隔十日从华雍至新平的运粮队。

    日上三竿,车队慢悠悠从大道拐弯处冒头,柳杨枫带的精兵眼睛登时放出饿狼似的绿光,然而身上半分动作也无。枝头偶尔有绷不住的积雪扑簌下落,马脖子上挂着铃铛,一步一响。

    一、二、三……柳杨枫用眼睛数着车队,举起右手:

    “动手!”

    同时,新平府北面,右道口堡垒里,赫兰千河在马蹄间来回闪走,端着枪不敢开火,怕伤害到无辜的凡人。真是可笑啊,都拿刀拿枪互相砍上了,哪有什么无不无辜,但沈老大去左道口前吩咐说你别管其他人,清虚派决不能先动手,他也只能当柳杨枫的骑兵是会动的路障,能躲就躲,并寻找被冲散的崔钟离齐桓景等人。

    终于他在石煲外墙下找到被几个士兵包围的崔钟离与崔芷璇。崔钟离护在堂姐身前,长剑出鞘,上头流动着华彩,勉强维持着冰壳般的威压,眼里的慌乱却藏不住。

    那几个卒子也有些害怕,直到一个不知死的说了一句:“怕啥?!他是道者,不敢同我们动手!抓起来回去领赏!”

    崔钟离抖了一下,他最害怕的事终于发生了——凡人包围着比自己强大百倍的修仙者,而后者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为什么?崔钟离看着一点点逼近的长刀,因为门规在身?因为仙道至正?自诩甚高的崔钟离没有赫兰千河的逃跑技术,道者的自尊令他下不了手,本能的恐惧又使他收不了剑,背后的崔芷璇更是见不得血。

    一个火球在那几人身后的地上炸开,飞散的烟雾被赫兰千河踏开,下一刻方才说话的士兵就被一脚踹翻:“道者不敢动手,妖怪你说敢不敢动手?!给老子滚!!!”而后拉着姐弟俩就翻上墙头,下来时不小心给崔钟离的膝盖在石头上碰了一下。

    赫兰千河沉浸于自己刚才一系列行云流水的出彩表现,听见闷响赶紧道歉:“不好意思没控制住。”

    “没事,谢谢师叔……”崔钟离疼得嘶声。

    崔芷璇从刚才的危境里回过神:“多谢师叔救命……钟离你要不要紧?”

    “就磕碰了一下,能有什么事?”堡垒有两层围墙,眼下只是外层被攻入,赫兰千河他们所在的内层尚属安全,“你带你弟弟去里头躲着,以后再碰到这种事打人一顿不就行了!空学了一身道法……”

    “师叔我去帮——”崔钟离羞惭万分。

    “别,外头兵荒马乱的,万一你控制不好力道,打死一两个凡人,我师父又得说我。”赫兰千河把他俩推进堡垒大门,捡起地上被人丢弃的长矛横在门闩上,转身遁入土中,然而当他再度踩上雪地,险些被奔腾而过的马蹄踩回土里。

    赫兰千河当即骂道:“没长眼啊!!!跑那么快是去挤哪个猪圈投胎啊!”

    而后一柄飞剑插入了那名骑手的背心。

    耳后冷风呼啸,赫兰千河迅速卧倒,背上狂风窜涌,吹得前方数名骑兵从马背跌落折断手脚。

    赫兰千河在震惊中缓慢地爬起来,死去的凡人后背插着剑,埋首于肮脏的雪地中。那柄剑却有些眼熟。

    明庶剑陡然拔|出,回到段云泉手中。

    “你搞什么鬼?!”赫兰千河大声质问。

    段云泉的答案异常简洁:“平叛。”他身后几名天一派弟子正围着一个倒下的同门,隐隐传来哭声,“叛军不论出身,得其首者赏银十两!诛杀孙继童,赏银一百两!”

    这一命令强烈刺激了从新平府赶来的官兵,纷纷从堡垒围墙里杀出来。

    段云泉转身对悲痛当中的同门道:“师弟的遗体你二人带回,其余弟子听令,凡有形迹可疑者,当南华余孽处置!”

    总算扯破脸皮了,赫兰千河心脏狂跳,幸好第一枪不算自己开的。

    战斗最终依旧未能演变成屠杀,只因孙继童虽然灵力不及,却靠着从沙场上摸出来的组织力,集合了大部分族人,吸引了天一派的战力与怒火。

    直到西边的天空上升起一道黑烟,直达云霄。段云泉心知那是同门王邵筠的信号,他们分头带两支分队分别赶往左右道口,约定哪方先得手便燃起烟气,让另一方直到支援即将赶到。

    趁着乱局,赫兰千河在稍远的土坡上找到了崔灵鸳,她正极有将门风范地一剑砍断了马前腿,赫兰千河跑过去问:“你弟弟妹妹都在里头,这里就你一人?”

    “是啊!”长剑归鞘,崔灵鸳潇洒地扭身,将另一名骑手打落马下。

    “齐家那俩看见没?”赫兰千河拉着她就要跑。

    “刚刚还在西边——师叔你别拉我啊!让我再撑一会儿!”

    赫兰千河边跑边骂:“撑什么撑,你不要命了!你弟弟受伤你还不回去看看!”崔灵鸳被忽悠住了,答应撤回堡垒。赫兰千河舒了口气,拔腿往西边冲。那头妖气冲天,几条黑色烟气在半空纵横交错而后直扑而下,他一看那阵仗就知道有人被围攻了,卸下拼成□□的枪管,三管合并,填弹上膛,躲开从几匹马上砍下的刀,朝着那块没多少人的空地跑过去。一看吓得不轻,齐桓景好些,而齐婉云右肩上全是血,不得已用左手提着晨霜剑,两人被七八个妖道围在当中,旁边还有四条赫兰千河见过的巨型沙狐,眼里泛着绿光。

    段云泉下了死手,孙继童也不傻,立刻命令骑兵散开,可他那帮族人不会看旗号,动作稍慢被落在后头。结果正好碰上被冲散的齐桓景和齐婉云;齐婉云没有实战经验,帮着齐桓景砍断一条巨狐半条尾巴时,被人从身后暗算了。

    赫兰千河大惊失色,这还得了?三张火龙符从袖口飞出浮在胸前,他伸出左手,催动火龙咆哮向前,大火烧到那几个农民打扮的人身上,黑色的妖气顿时散开,全身带火再也不听驱使,哀嚎着逃散。

    “快走!”赫兰千河不敢拉齐婉云,让齐桓景将她抱起,三人火速撤离。

    当他们能看见堡垒的外墙时,孙继童已将残余部队集合在大道边,掩护任务已经完成,按计划柳杨枫会在今日午时前单独赶到,带领他们撤离。

    石堡就在大路旁,里头简单地用墙分了几个隔间。赫兰千河帮着把齐婉云放到羊皮地毯上,崔芷璇端着盆热水过来替她治疗。齐婉云眼里含泪,带着哭腔问齐桓景:“景哥,你说会不会留疤啊?”

    崔灵鸳翻了个自带扭头的白眼。

    “不会的,乖啊,让人家给你看看。”齐桓景心里没底地安慰她,与赫兰千河还有崔钟离一块退到隔壁间。

    一名驻军风风火火闯进来:“报——敌军要撤,是否追击?”

    “你问我?!”赫兰千河又吃一惊,而后立马觉察到自己的反应是多么掉价,飞快地瞟了身旁二人,后者也看着他,大有让他主事的意思。

    “主将战死,请仙师指令!”那人的头低得更深。

    赫兰千河看到一个良机出现在眼前,反正柳杨枫不在,打的都是些小鱼小虾,他已经顺利将几位同门带回,再出去带兵兜一圈,哪怕只抓两个妖道当俘虏,也是大大有利于清虚派的结果,跟宫里交差的时候还能拿出些成绩,不至于说全程观战。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那军士道。

    “副将程岸,在新平府曾与仙师有一面之缘。”

    一说赫兰千河倒想起来了,刚到新平府时确实是这人骑马领他们进城,那孤高的口气他隐约还能回想起几分。赫兰千河:“程副将可暂接主将之位,我跟你一道,但只同妖道动手。”

    程岸:“是!”

    “你别去,”赫兰千河把上前一步的齐桓景按了回去,“照顾里头的人。”

    大步流星步出石堡,程岸跨上战马,身后将骑高树。主将一死,他本想趁此机会杀得对方大败,也好捞点军功,可段云泉全然不顾阵型,打散了孙继童队伍的同时,也打散了驻军的,他光是指挥手下躲过天一派的无差别攻击就费了好大的劲,根本无暇分神。而后段云泉带着剩下的师弟师妹也不知上哪了,鬼天又开始飘雪,程岸就来找看起来好说话些的赫兰千河,至少取几颗首级回来,不然不好跟上头汇报。

    赫兰千河哪知道程岸的心思,脑袋一热就跑出去了。他对于战争的理解几乎全部来自电子游戏,一般就是在封闭场地里的对战,所以当他纵马奔驰在程岸身侧、听说柳杨枫从斜后方冲出的那一刻,脸上的表情看着有些无知,脑子里“当”地蹦出一句“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员大将斜里刺出……”,而后右耳畔风啸撕裂雪幕,他本能地向前一趴抱着马脖子,眼角就瞥见一柄长剑从上方飞了过去。

    “你打我|干什么?!”赫兰千河驭马大骂,“又不是我先动手的!”

    程岸回头喝到:“右翼后退,左翼上前,中路跟上!”

    “那是谁先动的手?”柳杨枫骑着匹白里点黑的骏马,原路召回春归剑,赫兰千河刚抬起一点的头又趴了下去:“别给脸不要脸啊!在愬远怎么搞我们管不着,你要是敢倚恃道术虐杀凡人,你师父也保不住你!”话音刚落,他突然发觉自己貌似透露了门派机密,压根不敢去看程岸的脸,调转马头挺直脊梁:“你手下全跑了,赶紧滚回去喝你的汤面!一个人少在这装蒜!”

    “师弟看差了,我的兵怎么可能单独逃跑?”柳杨枫将一枚口哨衔在嘴中,长啸破空。

    北边被大雪模糊了的天地间,几十条影子渐渐靠近,那是跨在巨狐背上的南华后人,柳杨枫嘴角噙着笑,然而当孙继童出现在视野中时,他的神色瞬间扭曲。

    “末将来迟!”孙继童从狐狸背上翻下来,跪在柳杨枫跟前。

    柳杨枫眼神冰冷:“杜川呢?”

    “天一派主力尽在此地,末将便同少将军换了军令。”

    柳杨枫的手压在剑上,杀意像沸腾的水一样在心头翻滚:不能杀他,至少眼下不能。他深吸一口气,问:“其余人呢?”

    “骑兵折损过半,末将已命其归营,”孙继童说,“天一派率先下的手。”

    换平常柳杨枫一定会笑一声说“果然”,但如今原本在此等待的侄儿,竟然独自在右道口对抗敌军,念及此处,柳杨枫必须抽|出十二分定力才能不动手劈死孙继童。

    按他的计策,此次突袭目的不过是为了抢一票,但经事前调查,张家三人在左道口,那么身为张溟轩师弟的沈淇修一定会去救;齐家二人在右道口,则段云泉必然亲自赶往保护。柳杜川一人带着几十名道人,撑到柳杨枫回来的时刻并不难,可左道口的沈淇修未必会对孙继童客气,混战中让这个碍手碍脚的副将牺牲掉再好不过,这样柳杨枫就能将南华后人尽数收编己用。

    不过孙继童一听安排就猜到了柳杨枫的算盘,便提前一个时辰出发直奔柳杜川的目的地。柳杜川知道的时候已是覆水难收,叔叔早就动身离开,若是左道口无人牵制,恐怕整个计划都要泡汤,少年便磨着后槽牙纵马冲上西路,琢磨着回去要怎么跟叔叔告状。

    柳杨枫像踩死爬虫一般踩灭了心里的怒火,打算回去再收拾这人,转而对赫兰千河道:“师弟,师兄没有要同你比划的意思,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没有你大|爷!赫兰千河将眼睛瞪到最大以表达难以遏制的愤怒,刚刚擦着自己脊梁骨飞过去的剑难道是丢过来接着玩的吗?!

    “少逼|逼!有种下来我俩打一场!”

    柳杨枫凭借高超的理解力猜到了“逼|逼”的意思,道:“天色已晚,师弟还是等下回。”说着就要寻找往东边左道口的路径,却只见程岸调令之下的军阵一字排开,问:“程将军,你我多年相安无事,为何要拦住去路?”

    “柳将军还是早些伏罪,省得我们这些老部下终日挂心。”程岸说。柳杨枫尚在愬远驻守时,程岸还是他账下一名参将,转眼间兵刃相加,不免触动。

    柳杨枫:“奉劝程将军一句,我军尚有部分在西路,还请将军速速撤退,以免前后夹击就狼狈了。”

    “我看未必!——”清亮的男声携着些许灵力穿过程岸的军队,到达柳杨枫耳中。

    面色阴沉的段云泉陪同一旁,王邵筠御剑而至,拍掉身上的雪,将一柄沾血的长剑扔在柳杨枫面前。只消一眼,柳杨枫如遭雷击——那是柳杜川的,侄子被柳杨枫牵连离开清虚派时还没取得佩剑,柳杨枫就掏钱用最好的铁替他打了一把。

    “我是天一派左护法公输策座下弟子,方才已将叛贼柳杜川就地处置,”王邵筠的声音里没有半分情感,“先特来征讨贼首柳杨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仙家枪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仲吕丁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仲吕丁未并收藏仙家枪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