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仙家枪神 > 第58章 偏移的焦点

第58章 偏移的焦点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王邵筠从地上爬起来,看着再也不可能翻过去的万仞关,脸上写满了震惊。谢晗光却死盯着沈淇修,面色难得的凝重。

    唯有赫兰千河仰头看着闪闪发光的冰墙,突然想起齐桓景生死未卜,赶紧低头查看伤口。

    齐桓景脉象微弱,靠一口真气吊着命;沈淇修快步走到他身边,先是将止水符的效力撤了,再替他梳理灵力。

    赫兰千河:“有没有事?会死吗?”

    沈淇修沉默。

    柳杨枫剑捅得极有技巧,连着内丹与心脏一并刺穿,即便公输染宁亲临,也救不回来了。

    这时齐桓景的眼皮微动,嘴里似乎在说些什么。赫兰千河低下头去听,却在明白的同时怔忪在原地。

    齐桓景的手落了下去。

    “他说什么?”沈淇修问。

    “他说……这些日子……麻烦他师父了。”

    段云泉悄然靠近,赫兰千河注意到了,也懒得去骂他们。齐诤之在朝堂上列举柳承元三条罪状、至于柳氏灭门过后,齐家与柳家便成了世仇,即便天一派没杀柳杜川,柳杨枫也不会放过任何齐诤之的亲人。

    段云泉望着一脸疲惫的赫兰千河,欲言又止。

    一场声势浩大暗流涌动的征讨,就这样,被沈淇修的一堵冰墙挡了回来。

    齐婉云醒来之后,大家没敢把齐桓景的消息告诉她,只说她族兄受了重伤,要慢慢调养;崔芷璇格外敬重这个师叔,暗地里哭了好几回;留在左道口的张烒远等三人于第二日被召回新平府,听说了齐桓景的消息,俱是叹惋不已。

    天一派最终还是将柳杜川埋在城外,只带着剑与其它信物回京;张礼真以前同柳杜川关系尚可,便出钱替他刻了碑。

    只有谢晗光,冰墙落成后就匆匆赶回兖州,似乎一刻不愿多呆。

    赫兰千河将这归咎于他喜爱乱局的癖性,柳杨枫过不来,里头人出不去,双方各有死伤,但柳杨枫完好无损,谢晗光就好比插|进清水里的筷子,怎么搅都带不起泥沙,想必内心格外挫折。可沈老大却更加心事重重,他去问,对方只是拍拍他的头,眼里有些高深玄妙的忧愁。

    十日后,左右道口堡垒修葺完成,张、崔两家各归原位。

    段云泉安排好师弟的后事,便要带人回兖州。临走前敲开了赫兰千河的门,郑重地道谢。

    赫兰千河斜着眼睛看他。

    “若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就将我捆起来打一顿,在下绝无怨言。”段云泉说。

    一看姓段的亲自上门送脸给他抽,赫兰千河一双狠手握了又松,实在下不去,就蜷起手指敲他一板栗:“行了行了,滚远点。”

    段云泉本做好了被痛殴的准备,没料想对方竟然不追究,抬头对上赫兰千河的瞳孔;过去段云泉一看见赫兰千河,先在对方脸上贴一个“妖”字,如今平心而论,此妖气质出奇的干净。

    赫兰千河被他看得不自在,直接把门关上,丢下段云泉无比尴尬。

    段云泉想起师弟的遗体还要早些带回,迟疑一会儿就走了,动身回到门派,立刻前往夏随春处。

    夏掌门的书房与会客厅隔着院子遥遥相望,因为建设时缺乏考虑,书房采光不太好,她便养成了在会客厅办公的习惯。折扇门开着,段云泉敲了五下门板,听一声“进来”,方才垂手而入。

    髹漆高桌后,女子银簪乌髻,长眉入鬓,凤眼微抬,目光似乎能洞穿一切:

    “此行如何?王邵筠可有得手?”

    “只除掉了柳杜川,另外折损一名弟子,”段云泉补充说,“邹护法的弟子。”

    “你带了二十多人,竟然将柳杨枫放走了?”

    段云泉双膝跪地:“弟子知罪。清虚派沈真人出手封了万仞关,我等无法追击。”

    “封?怎么封?”夏随春眉头蹙起。

    段云泉便将沈淇修与那堵冰墙的事详细讲了一回,等待师父责罚。可上头半天没动静,他忐忑地偷瞄一眼,却见师父抓着案牍的边,似乎陷入了沉思。

    忽然夏随春问:“那个沈淇修是什么来头?”

    “弟子不甚了解,只知此人常年不在清虚派,尊者中排最末。”

    “最末?”夏随春面色极其不善。

    段云泉连忙低下头去:“年岁最轻。”

    “给我去查这个人,”夏随春放下纸页,“他有几个弟子?”

    段云泉心里咯噔一下:“一个……妖族。”

    “赫兰千河?”夏随春准确地报出了这个名字,“同你打成平手那个?”

    “是,”段云泉斗胆加了一句,“行|事不同普通妖类。”

    “查他,但别让消息传出去,”夏随春对赫兰千河的人品没兴趣,“茅山派过去的是谢晗光?”

    “是。”一提起此人段云泉便咬牙切齿。

    夏随春冷笑:“可是十分难缠?”

    “的确,一直从中作梗,险些令我派与清虚派交恶。”段云泉记得围攻柳杜川时,他打算让王邵筠下这个手,谢晗光却趁沈淇修去保护张烒远,把柳杜川往他剑口上推,转脸又是一副无辜的模样。

    “还有别的事么?”夏随春问。

    “没有,不过那名师弟的后事……”

    “让游弘瑛去办。”夏随春重新低下头去。

    邹元德虽死,他的部分弟子却依然不忘旧情,夏随春清点了天一派人数,放弃了再次清洗的计划,转而从公输策处提拔游弘瑛为亲传弟子,也堵了一些人的口。

    夏随春的手指敲打着台面,沈淇修,这个名字鲜少为人所知,这两年却频频出现。起初听说清虚派一名尊者收妖族为徒,夏随春忙着收集邹元德结交太子的证据,并未多加留心,而万仞关的冰墙就像是一个清亮的耳光,令她不得不将注意力转移到沈淇修身上。夏掌门对自己的修为再清楚不过,晖阳境上乘,纵观仙道,不过寥寥数人能同她并肩。

    但她封不住万仞关,除非有数名弟子相助,再配上天一派的独门阵法。

    到这夏随春不禁想,谢晗光那个自以为是的东西,看见同自己岁数差不多的沈淇修施出此等法术,会不会妒忌得先去闭关个二三十年?若真如此,兖州就要太平了。

    “沈淇修绝不止晖阳境,”谢晗光斩钉截铁道,“万仞关即便狭窄,也是一座山谷,试问当今有多少人能以一人之力封阻关口?恐怕师兄你也做不到吧?”

    严霄宴自忖一番:“这倒是真的,不过他毕竟年岁摆在那,或许只是格外擅长这个法术。”

    “我也希望如此,但,万一不是呢?”谢晗光凝沉声色,“师兄若是你,得要多高的修为?”

    “我已是乾元境下乘,也许上乘?”严霄宴不敢断言,“所以依你之见……”

    “查他!必须查清楚。”

    严霄宴靠在椅背上:“查清楚了,又能如何?清虚派不同于天一派,到底还讲些道理,若真能有不过百岁的乾元境道者,也是仙道一大幸事。”

    “师兄,现如今天底下哪有什么好人?八十年前天一派不也同我们交好么?还不是说翻脸就翻脸,”谢晗光道,“即便是燕子寒那样无相境上乘的高手,对上整个仙道不照样尸骨无存。”

    严霄宴看着眉眼如刀的师弟,叹口气说:“好吧,你去查,我给你派些人手。”

    “不必了,珉泽能办好,”谢晗光对大弟子怀有绝对信心,“但师兄先将此事压住,估计夏随春已经着手调查,若是他们不告诉宫里,我们也不说。”

    于是,兖州两大门派在沈淇修的问题上,未经会晤便达成一致,局面暂时恢复平静。而在通州,宣明派与临溪楼的角力才刚刚开始。

    “师父,临溪楼尹向渊亲自带人来了,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不去。”

    “师父,临溪楼已经到达落山,请我们引路。”

    “不管。”

    “师父,临溪楼从西面上山了,要不要派些人过去?”

    “不派。”

    “师父,临溪楼拿下了落山西峰,盯梢的师弟说尹向渊叫他们助阵,向朝廷上表时加上宣明派。”

    “不听。”

    “师父,临溪楼将狮子精包围了……”

    姬无疚面壁盘腿而坐,半晌道:“苗淼,你是不是觉得为师做错了?”

    “不……”

    “于门派,我也许错了,但于心,我是不后悔的。”姬无疚说。

    张苗淼上前几步,掀起衣摆跪下:“师父做得对,我们同狮族有约在先,他们既然没有骚扰凡人,我们若是动手,便是有违诺言,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弟子们也是这么想的。”

    姬无疚笑了:“是你这么想。”

    张苗淼恳切道:“师弟师妹们都知道……”

    “你看,我们门派、算上我有一百七十六人,谁能保证所有人想的都一样呢?”姬无疚说。

    张苗淼:“师父……”

    “罢了,半个天明湖,算是送他们的,”姬无疚哼一声,“何况我们才是上游。”

    “……”

    “对了,你俩师兄到哪了?”

    “哦,大师兄他们已经平安走过几个边镇,按计划向闵水靠近。”

    “信鸽都回来了吧?”

    “一只不少,但他们放完了鸽子,就联系不上了,要不要再派人?”

    姬无疚:“人越多目标越大,放心,你大师兄自从被雷劈过,脑子机灵不少,什么时候我也去试试,藏经楼修好了没?今年怎么还不打雷?都三月多了……”

    张苗淼久久无语,默默离开。

    郑寻庸与江如蓝此刻正在闵水西边的蒲涧羽族聚居地,周围全是参天巨木,树干上挂着茅草搭成的房子,完美地将鸟窝的原生态与居室的宜居性融合在一起;来往的都是些化了形的鸟妖,细腿削腮,不少脸颊上还有细碎的翎羽。

    两人披着兜帽,扮作客商混在里头。此地与之前经过的几个小村子相比,屋舍要漂亮许多,路边沽酒烧菜的竟有十来个摊子,卖的虫子也更肥。

    看来瘟疫还没有蔓延到这里,郑寻庸想。他们刚穿过森林时,被眼前集镇的荒凉景象惊呆了:因为蒲涧羽族不允许其余鸟妖擅自离开聚居地,没能逃走的多半已经染病,家家户户的草棚里都有咳嗽声,墙角里不时会有草席卷着尸体,里头露出鸟爪。

    他们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准备逃难的麻雀精,问出了事情大概。村子里一个老麻雀,成天游手好闲,也不做事,专门到酒铺里捡人家吃剩的菜吃,总觉得自己占了便宜,有天他运气好,拿了一盘菜青虫,吃不完带回来跟几个一起混的痞子分了。

    后来其中一个最瘦小的痞子就开始咳嗽、流鼻水、发高烧,最后不行了,草草埋掉;但后来几个痞子接连病倒,老麻雀自己也是,靠着老骨头撑到前天,终于肯咽气好让儿子能逃命。

    儿子就是被江如蓝抓|住的小个子,说完就让对方松手,然后带着没死的两个女儿变成麻雀飞远了。

    “生死无常啊。”郑寻庸当时感慨。

    前方空气变得更加潮|湿,江如蓝觉得应该是快到闵水了。两人此行一是划清瘟疫范围,二是探查闵水狐族与蒲涧羽族是否和平依旧。其实第二个也不怎么重要,他们打算看两眼就赶紧走。

    闵水源自始阳山,是一条平缓的大河,养活了边上无数狐狸精,每年春天河水上涨,狐狸们便会凿木为舟,划船逆流而上,有时还会互相较量。

    郑寻庸二人顺着林间道路,终于见到一块立在路旁的大石头,上边刻着一条狐狸。

    “前边就是狐族领地。”江如蓝说。

    “早听说妖族没文化,”郑寻庸端详着石头,“没想到画画也丑。”

    江如蓝催促师兄,二人继续向前。森林里抬头不见日月,从树叶里漏下的阳光是橘红色的,江如蓝猜是傍晚到了,正盘算着要不要找个地方歇歇,突然前边的大师兄没了影。

    下方传来枯叶滑落的声音以及郑寻庸的惨叫。

    “大师兄你没事吧!”江如蓝这才发觉前边是个陡坡,大师兄就是从这摔下去的。

    “没事、没事。”郑寻庸身子埋在枯叶里,冲上边挥了挥手,同时举目四顾,原来这是个不大不小的天坑,里头铺满了落叶,两边的断层里全是树根,大约有三四米高。

    郑寻庸这就要拍拍衣服站起来,忽然他的手摸|到了一团温热的东西。

    接着他左侧的枯叶翻开,背对着他,一个纤瘦的背影侧着直起身,将被郑寻庸扒下肩头的袍子拉了回去,遮住那一片细腻的肌肤。

    江如蓝吓得噤声,郑寻庸更是呆若木鸡,完全没想到叶子底下埋了个人。不,应该是妖。

    那妖族的服饰纹样简单,料子却是产自中原的锦缎,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脑后,白|皙的手指梳理其中,用一根金簪定好。

    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转了过来,朱|唇微启。

    郑寻庸却一点也听不见,他的目光落在那双挑起的澄澈眼眸里,又从里边看见了瑟缩局促的自己。普通的漂亮令人向往,极致的美丽只会让人赶到渺小。郑寻庸头回明白了这个道理。

    “你压着我衣服了。”对方重复一遍,声音很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仙家枪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仲吕丁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仲吕丁未并收藏仙家枪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