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仙家枪神 > 第59章 逆行的柏舟

第59章 逆行的柏舟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郑寻庸愣了三秒,才反应过来,连忙将压在枯叶里的左手挪开。

    说些什么,必须说些什么。对方缓缓站起来,暗金滚边的袍服包裹着修长的腰身,居高临下地望着自己,郑寻庸脑子里就像群鱼争食的水面一般炸开,他吞了口水,打算按照手机里地摊成功学教材所授,说一句幽默而不乏机智的话来调节氛围。

    于是他说:“衣服压坏了我裤子给你。”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这十个字组合到一起的,不过之后脑海就像是中了病毒的桌面,一个又一个的错误提示框疯狂弹出,耳畔一片摧心折肝的报警声。

    “为什么?”也许是他的视觉程序同样出错,竟看见对方的唇角带了一丝笑意,声音还是那么轻柔。

    脑细胞群魔乱舞,放弃工作交相碰杯,神经鞘像地震过后的立交桥般崩碎横陈,面皮上却一派镇定,道:“因为我孝顺。”

    对方媚|态横生的眼睛弯成了月牙,里头水盈盈地转着暗金色的光。

    趴在草地里的江如蓝没有弄懂师兄的话,又听那妖族问:“你一个人来的?”心想坏了,狐族与羽族领地交界处出现两个人族,即便不暴露道者身份,也会引来不少攻击。

    接着他的大师兄说:“不是,”江如蓝冷汗爬上脊梁骨,壮着胆子把头伸出去,就见大师兄从怀里摸出一只施了昏睡咒的兔子,“还有草间真白,我们一块来的。”

    “路挺远的吧?”

    江如蓝从那妖族的头顶都能看出杀气,发间的金簪闪着尖锐的光,对方来头应该不小,他正要豁出去帮大师兄降妖,郑寻庸说:“小本生意,不多跑些路赚不到钱,碰上灾荒,还得跑得快些。”

    江如蓝明白了,师兄是要自己快些跑,又顿悟刚才底下两人貌似毫无由头的对话,其实是大师兄发觉自己暴露后、转移对方注意力的手段;为了掩护自己及时撤离,将消息送回去,师兄连一路上悉心照料的真白酱都拿出来了,他顿时为自己的愚钝而羞愧,可又犹豫起来:他跑了,大师兄怎么办?

    “我初来乍到,不晓得前边是什么地方?”郑寻庸问。

    “闵水。”

    “哟,我是要去蒲涧,怎么到闵水来了,”郑寻庸装傻,“多谢姑娘,我这就回去。”

    “……不必客气,敢问阁下是做的是哪样生意?”

    郑寻庸当然不敢说卖鱼,宣明派唯一的副业九州皆知,高悬的旗号难保百越的群众不知道,他瞥一眼真白,信口开河:“兔毛批发。”

    对方笑得春光明媚:“我们这从不缺皮毛。”

    估计江如蓝已经走远,郑寻庸说:“所以我这不要回去么。”

    上边江如蓝边纠结边往后撤,他信得过大师兄的打架本领,但这些天在不见天日的森林里郑寻庸三番五次搞错方向,又让他这个做师弟的着实放不下心。他朝着西边跑了几步,还是扭过头来,不料刚回头就看见一个眉目英俊的青年,伸手捂住了他的嘴。

    按理说被人俯视并不舒服,郑寻庸坐在原地,半点没有要站起来同对方平等交流的意愿。被轰炸过的大脑硝烟散去,他立即注意到对方佩戴的金簪上雕着狐狸头,结合百越落后的生产水平,郑寻庸猜测自己面对的应该是贵族。他跟江如蓝说得好听叫调查人员,说得难听就是奸细,三十六计他只会一计,便打算走为上策。

    但对方智商不低,变着法套话;郑寻庸不愿意动手,只好继续演:“我先把你推上去,然后你找根树藤拉我上去。”

    “仙人别拿人家打趣呀,”对方的身影一动,就出现在天坑上方,笑眯眯地微微弯腰,从栾诸手里接过江如蓝的佩剑,在郑寻庸眼前晃了晃,“何必不御剑呢?”

    身后的青年提着江如蓝的领子靠近,被抓的已经昏了过去。

    “有、有话好说,”郑寻庸虚弱地伸出手,“先放了我师弟……”

    “咦?栾诸我叫你盯梢,谁让你把人弄晕了?”嗔怪里夹着调笑,郑寻庸心慌不已,只觉得“栾诸”这个名字有些耳熟。

    栾诸架着江如蓝:“属下有罪。”

    “属下”二字从郑寻庸大脑里过了一遍,他惊觉闵水狐族的第一战力正在眼前,清虚派的消息说狐族将军栾诸卧薪尝胆多年,与王女跟世子定下大计、里应外合,把新王的叔叔列于错关在宫里烧成了木炭。郑寻庸的目光不由得移到另一位身上,联想到之前关于王女令凡从兖州回到故土的消息,不大有底气地选了个措辞:“……公主……殿下?”

    栾诸面色一冷、险些发作,被主子伸手拦下,后者的语气愈发轻快,甚至有些俏皮:“哎呀,让你认出来了,要不要把你灭口啊?”

    “殿下我是良民!”郑寻庸申辩,“就是来探个路。”

    “顺带越过我族边境?”

    “对啊对啊,就是顺路绕一圈,看看就回去。”郑寻庸说完就想扇自己耳光,什么都往外蹦,怎么就控制不住这破嘴!

    大概是没见过这么实诚的人,王女噗嗤一声乐了,抚摸着手里的小白兔——草间真白不知何时被掠去,解开了昏睡咒:“本宫不过几句玩笑,仙人怎么当真了呀?虽说人妖有别,可终究是友邻,仙人想来,走大道便是了,何必绕着荒郊小路,弄得我们狐族不欢迎来客似的。眼下若是不嫌弃,本宫便请仙人去闵水岸边转转,你看可好?”婉转的声音落在郑寻庸耳中,像是蜻蜓尖尖俏俏的尾巴点在水面,带起一圈圈涟漪。

    他真切地感受到有一个坑摆在面前,至于这个坑有多深、里边是浸着毒还是插着刀,则是全无头绪,但他知道,即便江师弟没让栾诸捏着,只要公主殿下接着笑下去,自己就会一脚踩到坑底。

    “好啊。”

    对不起师父跟师弟啊,郑寻庸想。

    王女让栾诸把江如蓝唤醒。江如蓝醒来对上那张无懈可击的脸,还以为自己给栾诸一招放倒、直接升天,在大师兄目的不纯的劝慰下宁复心绪,勉强接受了自己被当成刺客打晕的说辞。

    栾诸用长刀在前方劈砍下垂的树藤开道,王女抱着真白,领着郑寻庸跟江如蓝向东。郑寻庸一路上眼睛飘来飘去,就是不好好看路,好几次险些被绊倒,王女的手一伸过去,他就是像触电一样往后缩。

    天色彻底暗了下来,栾诸生起篝火,江如蓝说要去捡柴,钻进林子里不见了。

    郑寻庸哪都不去,与王女保持一棵树的距离,靠着树根坐下,眼睛瞟着那边。后者早已觉察,也不说破,笑眯眯地捡起一根树枝,拨开火堆边上的枯叶。温暖的光晕上脸颊,睫毛投下的阴影里,暗金色的眸子熠熠生辉。

    郑寻庸喂真白吃草,把草根捅|进了兔子的鼻孔里,自己全然不知。

    夜晚不便赶路,王女提议在此休息,由栾诸守夜。郑寻庸背倚树干,江如蓝不知什么时候回来,坐在他边上,趁着栾诸不注意,附着耳朵说:“师兄,我已将周围地形摸了一遍,万一他们动手,你就跟着我跑,他们不敢到羽族那儿,”他的语气饱含敬意,“劳烦师兄拖住那妖女了。”

    郑寻庸觉得师弟应该是弄错了什么,斟酌着说:“我倒觉得不妨就跟他们走一趟,我们同狐族素无仇隙,若能勾搭……啊是通过友好的互动进行一定程度的双边交流,也是好事一件。”

    “师兄你莫非是吃错药了?他们可是妖怪!”聪慧如江如蓝,立刻猜中了“双边交流”的意思,脸上满是正义的不屑。

    郑寻庸心想跟你也说不通:“唉,你就当作是深入闵水探听情报吧,”他盯着栾诸在远处站岗的背影,压低声音,“蒲涧羽族往日就不老实,最近遭了瘟恐怕又得生出事端,要能跟狐族通个气,门派压力也小些。”郑寻庸过去足不出户,但战棋游戏没少玩,就打算先来个远交。

    江如蓝没想过这一层,不由得钦佩大师兄的眼界:“师兄英明!”结果声音太大,引得一旁盖着黄鼬皮毯、貌似睡熟的王女翻了个身。两人赶紧脑袋一歪装睡,自然没看见对方眼里闪动的金色,在黑夜里如同烛火。

    栾诸的身影忽然消失,过一会儿重新出现在主上身边,长刀上沾着血,半跪低声道:“有两个羽族跟着,已经解决了。”

    “尸体多砍几刀,丢到羽族地盘去,用枯叶埋起来。”说完这句不由得感慨,这两个宣明派的心也太大了,给探子跟了一路,还敢说自己也是探子。

    第二天一早就出了意外。草间真白吃坏了肚子,开始拉稀。

    “完了完了,要是它死了,玥仪师妹肯定得哭死。”江如蓝想起以前江玥仪一哭,要十来个人围起来劝半天才停。

    郑寻庸十分不解,他一直以为养动物就是画圈看管、定点投食,必要是还能将其放出并大喊一声“去吧,真白酱”或者“真白兽进化”以迷惑敌人,但完全没想过动物同人类一样也有肠胃脆弱的时候;他的电子宠物游戏里从来没有“止泻药”这个选项,只能任由真白边吃边泄。

    “吃坏肚子了吧?”王女背着手过来,身后栾诸正将篝火熄灭,“等会儿去镇上买点药,过两日就好了。”

    江如蓝不喜欢妖族,但王女的长相让人不忍心对其横眉,讷讷地蹲下去摸真白的耳朵。

    郑寻庸:“殿下还会养兔子?”

    “羽族禁止百越养鸡,我们只好养兔子了,”王女歪着头,“偏偏这东西吃得多,还娇贵得很。”

    郑寻庸看见一缕乌发从王女耳畔滑下,内心所想脱口而出:“狐狸不是吃鸟的么?”

    栾诸惊骇不已,猛地回过头,见主子的脸上无半分波澜,暗暗为这个不会说话的道者捏了把汗。羽族尚未向九州取经、大规模修炼之前,一直让狐族压着打,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鸟类对狐狸有着本能的恐惧。后来的两族大战中,狐族精锐尽损,王族不能服众,才让现任狐王的先祖夺了位。族中不少人都想恢复往日的秩序,对于异族的排斥随着列于错媾和蒲涧羽族、大肆诛杀臣子水涨船高,即使令芃继位,也难以镇住族内扬言讨|伐羽族的声音;然而极力主张开战的臣子最爱把“天道有常”挂在嘴边,但也不至于明白说出“狐狸吃鸟”这种话来。

    郑寻庸却说了,说得毫无顾忌。

    王女将发丝拨到耳后,右脚尖轻轻踢着一节枯枝,也不知是真笑还是假笑:“妖族怎可与兽类相提并论?”

    郑寻庸想想也是,文明社会怎么会有吃人的事。

    “对了,近日里闵水上有舟戏,二位要不要去看看?”王女忽然跳到郑寻庸眼前,后者只觉得鼻尖的青丝散发着幽香,眼前略有金星。

    “……好。”

    “那太好了,早先怕穷山野岭的一点热闹仙人看不入眼,都不好意思提呢。”王女眼睛微微眯起来。

    江如蓝隐隐觉得不安,大师兄在这妖族面前束手束脚,全不复平日里潇洒的做派,莫非是此妖道行高深,连大师兄都觉得棘手?一时间他毛骨悚然,心虚地将步子迈得更开。

    其实郑寻庸只是有些喘不上气,等王女轻巧地越过一根倒伏的树干,症状才稍有减轻;草间真白在他怀里,鼻头一抽一抽。

    前方隔着重重树影,似有嬉笑声传来。他们走出森林,来到一片河滩上,只见四五丈宽的水面波光粼粼,对岸许多半大孩子——不少狐耳跟尾巴都没藏好,举着柏木凿成的小艇,到河里排成一排。

    河岸几块大石头上站着一名狐族少年,他将手指送到唇边,哨声令下,船桨疯狂地拍击水面,三四条船都向着上游的方向驶去;离岸边远些的地方有许多茅草棚,能见到不少人影以及狐影。江如蓝很是惊讶,他原以为除了较为清高的蒲涧羽族外,妖族基本与野兽无异,整日里就是狩猎分食,没想到传闻里狡诈凶狠的狐族,小日子过得也有声有色。

    王女远远站在森林外,说:“本宫就不过去了,二位仙人可顺着闵水往北,便可到江州清虚派处。”

    郑寻庸一听要送客,肩膀垮了下来:“若是无殿下同行,我二人多半会被拦下盘问,还请殿下赐信,好令我等出关。”

    王女点头吩咐:“栾诸,去镇上买些药,顺便弄些笔墨来。”

    “遵命。”

    栾诸化为三尾赤狐,藏起两条尾巴,留着一条混进集镇。

    “抱歉,出门没带齐东西,”王女偏着脑袋凑到郑寻庸身边,“仙人不介意再等等吧?”

    郑寻庸本能地不介意。

    “二位下次来,只需从江州过,不必走羽族那边的小路,”王女说,“何况听说那边在闹瘟疫,也不知道情况如何。”

    郑寻庸:“还好,就北边几个小部族损伤惨重,往南就好多了。不过似乎没见着南逃的灾民,也没人去北面救助。”

    “那可太糟了啊。”王女说。

    郑寻庸陡然发觉自己已经将羽族的消息透露给了狐族高层,可内心毫无歉疚。栾诸头上顶着个布包,蹚过河水。王女给草间真白喂了药,小兔子抖抖索索地任由对方摆|弄,出奇的老实。

    一艘小船侧翻扣在河面上,引起一阵惊叫;郑寻庸跟江如蓝齐齐扭头去看,王女手下一动,从袖子里抽|出一根银针,飞快地刺入兔子后脑;银针没入伤口,连血点都没留下。兔子浑身一抖,而后平静下来,眼睛亮得如同红宝石一般。

    栾诸在远处抖干净皮毛上的水。郑寻庸说:“这里得建座桥才好。”

    “为什么啊?”王女将略有些粗糙的宣纸浮空铺开,飞快地写好凭证文书,从怀里掏出一方小印,盖上郑寻庸不认识的篆文。

    郑寻庸四处望了望,说:“这片河水不深不浅,没必要乘船,蹚过来又太麻烦,”他习惯性地分析起周围的地形来,“最好在边上架个烽火台,这里离羽族太近了。”

    王女挑眉,说:“对了,还不知道二位尊姓大名。”

    江如蓝扯了扯郑寻庸的后襟,后者会意道:“我叫郑载舟,他叫江赛艇。”

    “挺别致的。”王女轻笑着落笔,将纸叠好塞进郑寻庸胸口,随后突然靠近他耳边,轻轻说,“下回记得把真名告诉我。”

    手里忽然一重,草间真白便回到郑寻庸手里,他就保持着恍惚的状态,顺顺当当地从七八个关口过去,脸上始终挂着高玄的神色,直到江如蓝指着前方峡谷里的哨岗:“师兄,我们到了!”

    郑寻庸一个回魂,看远处的斜坡上果然是清虚派的驻岗,便摘下披风,将外套正面翻过来,露出宣明派的日月标志;当值的季垆笙正惊诧为何会有宣明派道友自南边来,赶紧迎了上去。

    随后荀熠风即刻向南宫煜文禀报这一消息,边上公输染宁发愁说:“先前闵水狐族频频示好,我们避嫌都来不及,宣明派也太胡来了。”

    “姬无疚到底在想什么?”鱼尘欢摇头,“狐狸还能买他的鱼?”

    荀熠风揉了揉发白的鬓角:“……其实还有一事。”

    南宫煜文:“说。”

    “落山狮族被临溪楼围剿,清点尸体时发现数目不对。”

    鱼尘欢:“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荀熠风纠结着究竟是实话实说还是婉转地实话实说:“……尹向渊怀疑有残余逃入始阳山,要求上山搜查。”

    “反了他!”鱼尘欢拍案而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仙家枪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仲吕丁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仲吕丁未并收藏仙家枪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