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仙家枪神 > 第62章 意外的漏洞

第62章 意外的漏洞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赫兰千河是在自己的卧铺上醒来的,沈老师的内室连同圆台桌面都是空的,大概是送账簿去了;外间两把太师椅拼着一张方几,清虚派仅有尊仙跟掌门方能持有的墨菱花随性地放在上头,赫兰千河早就见怪不怪了,沈淇修可能压根搞不清这类法宝的价值,就当一面镜子用。

    不过他可能也搞不清镜子的价格,之前墨用完了,不好跟管事的秦成要,赫兰千河提议去华雍城买,沈淇修就从公输染宁留下的小木箱里随手抓出一锭银子。当时赫兰千河的表情就像看到银块发了芽,岂知对方还说:“不够再拿两块,边境的东西确实要贵些,是我疏忽了。”

    故赫兰千河把银子放回去,拆开一吊铜钱买了墨回来的时候,都觉得自己品德愈发高尚,操守愈发坚贞。

    他拿起墨菱花,平常看沈老师跟掌门写信交流,也琢磨起这东西的用法来。

    也许有开关,然后滑动解锁,但他的手指摸遍了缠枝纹理,也没按到类似的东西。他把镜子正过来,漆黑的镜面映着端着深思的脸庞,赫兰千河用手指在镜面点了两下,还是没动静。他心道既非按键型又非触摸型,难道有声控锁?他灵光一闪,这可是法器啊,怎么会用科技这种低端的东西呢?

    昨夜沈淇修以自身灵力替他定神的事给了赫兰千河灵感,他照葫芦画瓢地将灵力凝聚到右手食指尖,在镜面中心一点,漆黑光滑的平面荡漾出波纹一圈圈散开,几行字浮上表面。南宫掌门的行书很有赫兰千河爹的老干部前上司的风范,他认了半天才明白内容,大意是最近来山脚拜师的人总算走了,然后落山狮族被临溪楼清剿,因为鱼尘欢带余圣殷回老家扫墓,始阳山周边防守空虚,有玄溟堂弟子险些给流窜的狮子精干掉,幸亏苏溪亭一挑三云云。

    一个多月不见,老苏越来越牛逼了。赫兰千河多少有些嫉妒,但他成天混日子,没资格跟人家比。

    “有消息?”门口传来沈淇修的声音。

    赫兰千河这才想起来自己的行为相当于私拆他人信件,赶紧把墨菱花递过去:“有,不过没什么大事。”

    沈淇修扫了一眼,说:“宣明派麻烦了。”

    “啊?”赫兰千河想起郑寻庸。

    “临溪楼剿灭通州狮族,论功行赏起来,天明湖东岸会封给尹向渊,”沈淇修轻叹,“只盼姬掌门能处理好。”

    “凑一块不好么?过年还能一块放个炮什么的。”

    沈淇修收起墨菱花:“天一跟茅山曾经就是。”

    “临溪楼哪能跟宣明派相提并论?”赫兰千河记得元宵宴会上尹向渊那副小人得志的神情,有些不屑。

    “但愿吧,”沈淇修挑了张近的椅子坐下,“不过好在宣明派有几个出挑的门生,特别是郑寻庸跟张苗淼……”

    一提到老郑赫兰千河脸上一抽,若是过去的郑大师兄,那也许真是精英,可现在的郑大宅男怎么看战斗力都不高。走神之余他没留意到沈淇修的目光,而对方下一句把他拉了回来:“郑寻庸怎么了?你们不是认识么?”

    赫兰千河毛骨悚然:“这……就上回在宫里见过几面。”

    “是么,我还以为你们早前就认识,”沈淇修轻描淡写,“我看那日|你战平了段云泉,下台他还向你举杯,便以为你们关系不错。”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您……”赫兰千河心说三个人都被沈老师刨了出来,最后的底牌这是没有了。

    沈淇修:“看来他便是那位兵器大师?连真人一直想同他聊聊,不知有没有机会。”

    “回头我问问……”赫兰千河擦汗,“您喝茶不?”

    “你又没干坏事,怎么老心虚呢?”沈淇修左手撑起脸颊,“我又不赶你走。”

    赫兰千河:“其实这就是我想问的,我们三个相当于是完全来历不明的人,你真不担心我们将来……”

    “将来做什么?你看你自己都想不到,”沈淇修拉起他的手轻轻拍着,“小孩子要多往光明的方面想,何况你不是干坏事的料子。”

    赫兰千河又问:“那他们两个……”

    “宣明派我可管不上,不过苏溪亭……”沈淇修的手指在赫兰千河的骨节上敲了一下,“她很优秀。”

    “那我呢?”赫兰千河说完就后悔了,这句话简直像是看见父母表扬了别人家孩子而吃醋的小鬼说的,顿时拉低了自己的品格。

    沈淇修捏了捏他的手,眼底泛着笑意:“你嘛,就是太懒。”

    这点无法反驳,赫兰千河想起自打上周就没动过的扫帚,沈淇修不让外人进院子,估计走廊里都积灰了。他刮了刮鼻尖,决定转移话题,免得立地被发配去扫地:“那个,余师兄跟鱼真人是亲戚吗?怎么一块去扫墓呢?”

    “不是,鱼真人跟余圣殷的祖辈算是旧识,年年四月份都要回扬州一趟。”沈淇修松开手。

    鱼尘欢的岁数四舍五入大约有一百,赫兰千河算了算说:“那不得是曾祖辈啊?”

    “是高祖辈,八十年前东南两州大乱,鱼真人跟这家人断了联系,七年前我去扬州,误入一座宗祠,看牌位才知道是这家人,”沈淇修说,“正好看见有个孩子根骨不错,可惜父亲过世了,母亲也是病重,就跟鱼真人提了提……”没想到鱼尘欢听说之后提起照理剑就下山了,清虚派上下作息全倚仗云中楼的钟楼,害得沈淇修帮她敲了三天钟。

    “那余师叔的母亲后来如何了?”

    “听说后来没挺过去,当时余圣殷太小,族里也穷,不然也不会如此简单便带回来了。”

    “这样啊……”赫兰千河略有唏嘘,可转念一想,对余师兄而言,清虚派是最好的去处。

    “若是按照往常,这个日子他们也该到了,”沈淇修望着窗棱上巴掌宽的阳光。

    沈淇修估计的没错,余圣殷的御剑术炉火纯青,跟着鱼尘欢也不怎么吃力。落地后鱼尘欢揉了揉他的脸:“不错,飞得更稳了。”

    余圣殷面无表情地等着师父撤手,在她背后悄悄揩了一下左脸上被掐出来的红痕。

    两人在随阳镇买了纸钱跟香火,今日并非族中正祭,也不是余圣殷双亲的祭日,但鱼尘欢就是挑着这个时候来。山道逼仄曲折,上边冒着草芽,鱼尘欢带着余圣殷拐了七八个拐,盘旋着往深山里走,终于在一个朝着东南的凹陷处停下,她扬手施个法将周围杂草烧干净;余圣殷掏出软布擦拭石碑,小心翼翼地不蹭掉红色的刻字。

    这是一座合葬坟,墓主为余圣殷的亲爹娘,他爹排老三,就叫余三,他娘姓陈,墓碑上端正地刻着生卒年。若不是鱼尘欢出钱安葬,余圣殷的父母一定没有这般的死后待遇,估计卷个席子一埋就了事。

    清理完周边,余圣殷拿出一叠黄色的纸钱点燃,不悲不怨地跪在坟前焚香叩拜。父亲去世时他还不会说话,母亲平常除了给他吃饭,就是独自做些手工,他唯一记得的事情,就是那个照顾了他许久、面貌却渐渐记不清的女人,时常绣着绣着就会哭起来,他先前也晓得惶恐地上去安慰,他娘泪眼朦胧里看见儿子张着胳膊摇摇摆摆走过来,甩手就是一耳光:“叫个屁啊叫!没奶给你吃!老王八蛋都死了、小王八你怎么还不死啊!”

    余圣殷长大一点才知道,自己硬得出奇的命格,正是害得他娘没法带着拖油瓶改嫁的罪魁祸首。

    幸而族里有个没被穷山恶水削掉温厚的堂叔,常常来接济他们家,有一回余圣殷实在被打得惨了,堂叔就把他带回自己家里躲一躲,晚上跟他讲神仙故事,说他们家祖上的邻居家里出了个修仙奇才,现在到仙山里去了,要有法子,干脆把余圣殷也送去混口饭吃。堂叔老婆就笑着说,人家神仙哪看得上山沟沟里出来的土孩子,堂叔就说送过去打杂也行。

    余圣殷不说话,但记住了那个仙人姓鱼。

    再后来的一年冬天,他娘染了风,靠着土方子拖到第二年。余圣殷听老人说去宗庙里求祖宗兴许有用,就溜了进去,刚跪下没来得及磕头,身后的大门里照进一道影子,一个清俊的男人走了进来,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一会儿,又看了看龛笼里的牌位。

    后来的事余圣殷记不得,因为他的母亲终究没能熬过立春,他被长辈披上孝衣,跪在自家土屋里。

    他当年不知道母亲为何哭,为何扇他耳光,为何忽然断了气,也没有思考过这些问题,他只是沉默,看着莫名其妙少了桌椅的家,目送趁机来他家搬东西的亲戚们一个个消失在门外。

    “怎么这么乱?”忽然他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

    秋香色的裙裾闪过眼前,一个眼神里带着锐光的女道者在他跟前蹲下,仔仔细细端详着,最后扯着嘴角笑了一声:“还有点像,你,叫什么名字?”

    余圣殷好久才想起自己的大名:“余生。”

    “什么破名字,”女子嗤之以鼻,“以后你跟我修仙,名字……就叫‘圣殷’。”

    余圣殷被陌生的女子牵到族长家里,他不记得他们说了什么,只记得堂叔格外高兴,说了一堆“祖上积德”、“神仙真的来了”一类的话,让余圣殷跟仙师回去好好修道,再不受这小老百姓的苦。

    鱼尘欢出钱替余圣殷的爹娘修了坟头,勒碑匠人望见余圣殷他爹笔画简洁的大名,都觉得钱收得有愧。

    等年纪渐长,余圣殷才意识到,沈淇修跟鱼尘欢的到来,一下子将他的人生从地里挖出来,送上了天。

    此刻,鱼尘欢没有陪着他拜祭父母,而是径自攀上更高处,往余家高祖的坟头去,借灵力催动泥土堆成石阶,到了那尊年代久远的坟头前边,她既不下跪也不烧纸,而是从袖口掏出丹漆跟毛笔,把墓碑上缺损的笔画重新勾勒一遍。笔锋蘸着深红拐入墓主的姓名,鱼尘欢腕底更加细致,勾山勒水般勾着那个有些土气的名字。

    余珠庆。

    “我说你搬家搬到这种鬼地方做什么,深山老林又穷又多雨水,我还得年年给你补字,”鱼尘欢自言自语,“圣殷也快十六了,还是呆,这可怎么是好……”

    她独自念叨一会儿,补齐了缺损,起身拍了拍石碑,轻声道:“走啦。”

    下至山道处,余圣殷已经在此等候。两人徒步下山,突然鱼尘欢感觉头顶有灵力波动,拉着余圣殷躲到一棵樟树后头,只见两名穿着青灰布衣的道者御剑飞过。鱼尘欢轻轻“啧”了一声,道者穿成这样,多半是为了掩人耳目;深山里人迹罕至,他们才敢使出仙法,可惜除了能跟自己斗上一斗的,她压根不认得几个同行。

    余圣殷却小声说:“茅山派的,打头的叫褚珉泽。”

    “你认得?”鱼尘欢不得不惊讶。

    “上回进宫,同他过交手。”

    “厉害么?”

    “厉害,”余圣殷说,“谢真人的大弟子。”

    “他们不呆在兖州,跑来扬州干什么?”鱼尘欢心中生疑,掏出符纸提笔画了两张隐身符,贴在自己跟徒弟胸口,两人的身影消失在树影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仙家枪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仲吕丁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仲吕丁未并收藏仙家枪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