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仙家枪神 > 第68章 变异的病毒

第68章 变异的病毒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永恒国度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清虚派这次百越之行低调而周密,南宫煜文没有派出任何堂主,只让周煊容带余圣殷与苏溪亭前往,有周煊容跟余圣殷带头,堂主们纷纷猜测掌门是要把苏溪亭当骨干栽培;第五铏之很想把自己徒弟靳钲鸣塞进去,南宫煜文觉得过于危险,便否决了。

    至于赫兰千河,他内心是十分渴望亲眼见见那位王女究竟是如何沉鱼落雁的,但沈淇修说自己要外出一段日子,得有人看着千星宫,只得作罢。

    说完沈老师转身离开,朝着九英山的方向去了。

    在公输染宁那里,沈淇修给出的解释是他这些年因为偏重水系道法,故有了万仞关的冰墙,其实他的修为也没那么深厚;而扬州的结界是他在外边游山玩水时,突然感到小劫将至,临时搭建的修炼场所,符文由寒山派封印法阵改良得来。至于为什么不回门派,沈淇修轻描淡写地说“没必要”,人倾向于用个性解释亲近之人的行为,越是熟人越不用理性来分析,公输染宁想想师弟潇洒率性的作风,最终认可了。

    沈淇修说自己在外边还漏了几个类似的结界忘记解开,象征性地告个假,隔天就下山一个个毁灭证据,免得给天一派跟茅山派抓到把柄。

    然而他走得匆忙,忘了给赫兰千河套上沉重的课业枷锁,后者一闲下来就想搞点事,又给苏溪亭两句话挑起了好奇心,他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大开后殿,绕过摞着大部头经书的架子,希望能在角落里找些闲书来看。

    但沈淇修让他失望了,整个大殿,没有一本不是仙法专著,赫兰千河在角落里翻了半天,失望无比。转身他看见墙上一排木窗,给阳光照得十分明亮。他忽然觉得有个地方不对,走过去仔仔细细观察,终于找到症结——靠墙的一扇窗户只剩下右半边。

    后殿窗牖为平推双开式,按理说若真有哪扇窗户只有一半,赫兰千河扫地的时候早发现了。接着他想起来,沈老师平常老是翻一些古旧的书,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拿的?

    他转过去面向右侧墙壁,后退几步,看不出问题。他走上前,将耳朵贴在墙上,手轻轻地敲着墙面,不得不承认自己什么都听不出来。

    端着下巴沉思一会,赫兰千河蓦然醒悟:凭沈淇修的修为,他有什么必要搞密室啊,用结界就足够糊弄人了。

    他干脆把右手贴在墙上,五指放出灵力,果然墙面正中央浮出银色的“断”字;一字符构造简单,但高手以此结阵,往往浑然一体,难以破解,赫兰千河端量着沈老师的水平,打算知难而返,可恶作剧的念头又上来了,他坏笑着将灵力凝聚到右手食指上,蘸着金红色的光芒,把“断”涂成了“拆”。

    而后墙角下烟灰崩塌,他呛了一口,捂着鼻子往后退,待到重新睁开眼睛,一排嵌入墙壁的书柜赫然出现。

    赫兰千河心说坏了,他就想留个记号,表示自己这些天在结界术上有些进步,哪知道沈老师的阵法也是个守法的阵法,叫拆就拆,决不当钉子户,这下他要怎么补回去?赫兰千河从左到右扫了书架一眼,里边大多是抄本,分门别类摞在一起,但总量不多,不少地方空着。

    他随手挑了一本翻看,字迹很陌生,有些零碎的涂改,看得出抄写者态度并不端肃,加上内容艰深,赫兰千河只能看出这是关于死后天地人三魂去向的文字,里边还有几副人体穴位图,然而倒数第二页画了一面令牌,上边刻着两条首尾相接盘作阴阳鱼的鲤鱼。

    赫兰千河将书合上塞回去,左臂伸长,袖口往下滑了几寸,接着他看见了自己的腕箍。

    他的目光凝固了一下,突然瞥见书的背页右下角有个简单的落款,是一个“燕”字。

    赫兰千河又把手缩了回来,重新翻开第一面,被高度凝练的语句弄得头昏脑涨,回想沈淇修翻本子跟刷网页一样,赫兰千河只觉得满眼代码,再次感受到自己与沈老师之间的文化鸿沟。他深吸一口气,下定决心一般带着抄本回头去找辞典,薄薄的小册子不足两千字,花了三天才翻译出大致含义。

    册子应该是燕子寒研制水玉银时留下的笔记,用料比例不题,赫兰千河注意到关于令牌的功能,书里只有寥寥两句“一护魂,次护身”,如果所谓“护身”对应伴着银光游鲤的光盾,排在前边的“护魂”又是什么意思?但更令他疑惑的部分在最后,空白处有句莫名其妙的话:移魂则覆于额。

    对比沈淇修给他写的批注,赫兰千河确认字迹是沈老师的。

    他把书按原样摆回去,不得不承认,老苏的直觉有时候还是有点用处的,至少比她的某些理论靠谱。

    苏溪亭此时格外有同感。

    临走前一日|她依然跟乐怀雅小姐去静思间修炼,披星戴月回房,路上两人嬉笑间,乐小姐忽然说:“婷儿我跟你讲哦,狐族化人真的好漂亮的!特别是你要去见的那个狐王,我在南边山谷见过一次,敢说比我见过的女的加起来都好看。”

    “你见过?”

    “嗯,那时候你去雍州了。”

    “那……听说令芃跟令凡是双胞胎,想必长得十分相似咯?”

    “应该吧。听说他们先前互换身份,才骗得列于错忘了提防身边人,死得真叫惨。”

    苏溪亭记住了这句话,更加认定令凡是条心机深沉的狐狸精;而看到前往边境护送三人的狐族卫兵队时,她不得不承认狐族在化形这方面确实是有天赋的,不由得为郑兄的未来揪紧了心。

    郑寻庸提前一日与江如蓝到始阳山与苏溪亭汇合,头天晚上还溜到千星宫,eac第二次代表大会在赫兰千河房间里召开。赫兰千河彼时尚未拆掉后殿的结界,不太同意苏溪亭老是针对沈老师的做法,觉得她疑心太重;苏溪亭一边告诫赫兰千河保持警惕,一边告诫郑寻庸远离美色,两边不是人,急得太阳穴突突地跳。江如蓝因为草间真白不肯吃东西跑来找大师兄,大会开了一半只好临时散场,等苏溪亭与郑寻庸从闵水回来继续。

    隔天清晨,苏溪亭洗脸时发觉右眼皮不停地抖,本能地觉得今日出行定然不利。这一情绪随着深入百越愈发高涨,五人乘小舟顺闵水而下,抵达王城城郊后上东岸。郑寻庸望着用红土夯实堆成的城墙,再看看前头身材高挑、穿着藤甲的狐族卫队,打定主意下回要把全套战地手册也抄过来。

    苏溪亭打量着周遭的草棚土屋,眼底晃着嫌弃,与满脸警觉的江如蓝一左一右,将郑寻庸夹在中间;前边余圣殷跟着卫兵,半侧过脸往后瞄,不知苏师侄为何寸步不离地黏着宣明派首徒,心里有些郁闷。

    狐族不及羽族善讲人言,队伍头领将他们领入内城,全程不发一语。内城城墙比外城墙略高,土坯外砌着烧砖,缝隙处靠石块填漏;墙面不见半根草,可知是新修的;四周屋顶上盖着九州百姓人家常见的青瓦,廊柱上桐油泛着光,显得简朴而整洁;廊下守兵目不斜视,更有十人一列的巡卫,朝着十来丈开外的宫门走去。

    郑寻庸悄悄问苏溪亭:“内城是新建的,清虚派怎么没放出点消息来?”

    尽管声音压得极低,走在最前头的周煊容依然听见了,慢下几步,惭愧地同郑道友解释:“门派本就不大管外事,加之……”他刚想说“加之狐族近期似在备战,我们严加把手南面峡谷,不许弟子进入”,就见身着鸦青色窄袖袍的栾诸带着七位赭色长衫的老者迎来,几步赶上前,脸上与南宫煜文如出一辙的肃然。

    栾诸未带长刀,右手按在佩剑剑柄处,屈身拱手行正礼,身后七名老者前三后四排成两排重规迭矩,令周煊容大为惊讶,狐族竟然将仪礼学得如此有模有样,尽管服饰简陋,却也看得出制式了。

    然而吃惊归吃惊,周煊容并不打算报之以琼琚,拱手颔首回礼,剩下四人稀里糊涂地就混过去了。

    站在栾诸身后一位白胡子快拖到脚背的老者面露不快,缕着胡子没有发作,这并非由于气度深厚或畏葸谨慎,而是因为官话水平不行。相比之下栾诸则从容许多,发音有点不自然,但咬字十分清晰:“五位仙师大驾,乃是我朝无上光荣。王上正在大殿等候,请随下官到前庭,公主殿下将为诸位仙师引路。”

    郑寻庸与苏溪亭同时伸长脖子;周煊容觉得这群狐狸精为了巴结上仙道,真是什么血本都肯下,他也不好再板着脸,舒展眉目道:“有劳。”

    踏入前庭,一行人总算能见到地砖了。苏溪亭在地上狠狠踏了几下,刮掉鞋底上并不存在的泥巴,整整袖口,目露凶光。脊背里透出来的冷气让后边的栾诸都住了住脚,不知道哪里得罪这位女仙师了。

    前庭长九丈宽五丈,两边均是走廊,没有浓重的皇廷威仪,反倒沾了些仙家风范,周煊容愈发疑惑,忽然看见大殿石阶下一人白衣婷婷,不由得缓下步伐。

    金钗雪袍,暗金绲饰,少女的眼瞳清澈见底,仿佛乘着清水的石砚。

    尽管早前跟姚烛打听过闵水王族,周煊容依然在这幅容貌前愣了一愣,然而他跟着掌门师父撑了许多年的门面,骨头架子想不端着都难,云淡风轻地屈身行礼,请令凡上前。

    苏溪亭斜着眼睛打量王女柳条般的背影,只消一眼就足够令她脑海中警报大作,赶忙盯紧了郑寻庸;后者却一反常态,停驻在令凡身上的眼神里有些疑惑,心脏蓦地变成一把鼓槌,敲出不安的声响来。

    大殿两侧挂着纱幔,当间左右各设四张桌案,主位却有两张,左边桌子后边坐着的人起身,帷幔的阴影从他身上退去,露出一张笑意盈盈的倾国倾城的脸。

    在五人惊愕的目光里,令凡走到弟弟身边。一样的眉眼,一样的装束,只不过狐王戴金簪而非金钗,且眼底流动着暗金色。

    郑寻庸浑身一震。苏溪亭瞥他一眼,却看见郑寻庸跟江如蓝的脸色一个发白一个发青,特别是郑兄,看上去就像一株□□在风雪里的枯木,悲戚而又萧索。

    五人行大礼后纷纷落座,郑寻庸就坐在令芃左手边上首,僵硬地摆着品酒的姿势晃荡着银杯里的空气,对面苏溪亭坐第三席,不明真|相却也看出郑兄精神状态不正常,连带着江道友一块发呆。栾诸坐左末席,右边末席留给那位白胡子迤地的老者。

    周煊容坐右上首,不待寒暄便问:“新君拳拳盛意,我等俱已感铭在心,只是仙道与妖道多年互不相犯,此次相请是有何见教?”他把话说直白了,省得给门派找事。

    令凡抿嘴一笑,比起弟弟更多了几分温柔:“岂敢言‘见教’二字,王弟新承大统,内忧外患不断,清虚、宣明皆是名门,我族早已有修好之意,不过因西面羽族时常无故挑衅而罢。”

    周煊容一听到“羽族”两个字就知道没好事,可还是耐着性子听了下去。

    “蒲涧与本族乃是世仇,日前又越境杀我族戍守将士三名,”令凡给三个斥候死后换了职务,“此举为入侵前兆,本族虽孱弱,却也知祖宗之土不可与人。”

    不止周煊容,连苏溪亭都听出风声了。周煊容沉声问:“殿下的意思是?”

    “若是开战,”一直在旁聆听、不时拿眼角去瞄郑寻庸的狐王总算开口了,“始阳山南麓山谷峡道在闵水西面,该地地势较高,且可从彼处顺流而下抵达都城。羽族多半会增兵此地,一旦羽族进入关内,我族届时应对不暇,恐怕无力协助。”

    周煊容:“我派无意介入妖族内事,南面峡谷可以暂封。”他巴不得永远封上,最好再加十几二十个结界,免得再有妖族从南边森林里跑出来作乱,八十年前的事是他师父心头永远淌血的刀口。

    “不够。”

    郑寻庸说完,发觉所有人都扭头看着自己。江如蓝惊诧莫名,苏溪亭一脸懵然,令芃眼角微挑,问:“这位仙师是什么意思?”

    清朗的少年音穿入耳内,郑寻庸端正地跪坐,脑海里各种杂念堆积到了上限,思路倒是黑得纯粹:“羽族从峡谷走,并不进入关内,清虚派只能在谷内守备,但南边是森林,易于藏身而且地方宽阔。一旦羽族军队因战败或其它原因失控,清虚派在谷内的人手恐怕不足以制止零散的羽族入关。”虽然内心沉入深渊,郑寻庸依旧保持着就事论事的优良习惯。

    周煊容脸色微变:“郑道友,仙道从不插手妖道事务!”这人究竟是哪边的?周煊容心想要宣明派大弟子硬要把清虚派拉下水,他也顾不得两派的交情了。

    “啊……我是说你们可以用结界,”郑寻庸摆手,“提前在谷外的森林里布阵,大约深入五六里路,不需要密不透风,能扰乱羽族行军队列即刻,他们不能集结进攻,自然就放弃这块了。这样两边皆大欢喜,不是更好么?”

    苏溪亭又警觉起来,果然郑兄还是偏心那个狐女,借着清虚派都要替人家分忧解难,这是何等无私的借花献佛的精神,她眼角抽|动,打算私下里狠狠教训他一次。

    其实郑寻庸真的只是说了两句实话而已,大概脑子抽得太过,失去了嘴的管辖权:“这个时候跟羽族开战是正确的,他们那边在闹瘟疫,守边的又是山雀一类的小部族,蒲涧羽族跟这些小部族关系不大好,疫病传开之前根本不在意他们死活,趁现在从北路打,至少可以拿下通州南边一半的地盘。”

    除了令芃,所有人均是大惊失色,尤其是栾诸这个将军,其实郑寻庸所说的确实是进攻计划的部分,但他从没见过拿军机到桌面消遣的人。

    江如蓝没太明白师兄的话,可也知道这些不能说,但郑寻庸嘴巴一开拿钉子都钉不上:“关键是拿下之后不好搞……”

    “仙师果真高见——”最后竟然是令芃让他一下子住了嘴。郑寻庸眼睛一跟狐王对上,立马触电般移开。

    苏溪亭好不容易找到空当,赶紧将话题撇开:“瘟疫?敢问是什么样的瘟疫?”

    末位的老者起身拱手,膝盖腰椎噼里啪啦,伴着不大顺畅的官话回荡在大殿内:“回禀仙师,此次瘟疫症状古怪,据前线报,患病羽族往往突然发病,全身高热不退,头疼欲裂,咳嗽不止,拖上好几日方才毙命。”

    苏溪亭听完,思考了一会儿,又问:“狐族可有人受染?”

    “未曾,”老者显得有点骄傲,“可见天佑我族……”

    “我知道了。”苏溪亭懒得理他,这症状她太熟了,万幸的是目前似乎没有传人的迹象,不然根本不好收拾。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仙家枪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仲吕丁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仲吕丁未并收藏仙家枪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