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仙家枪神 > 第77章 腐朽的根基

第77章 腐朽的根基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山雨欲来,从始阳山到天明湖,一路上夹着尘土气的风方向几变,却没有止过。赫兰千河逐渐能望见一片浩淼的水域,忽然脚底一滑,他才注意鞋底沾了湿漉漉的泥,心说回去得刷鞋了,就跟沈老师一件外套一块洗好了,而后立即发觉自己不知从何时开始,失去了往日烟雨任平生的潇洒,变得婆婆妈妈起来。

    而后他看见右手边的岔道上,几个衣衫褴褛的凡人缓缓走来,打头的是个拄着拐杖的老人家,后边一个年轻人推着一辆板车,后边还有个抱孩子的妇女。赫兰千河给他们让开道,目光扫到板车上,见破草席上生了青霉,底下露出一双颜色差不多的脚。

    老人看他似乎很好说话的样子,斗着胆同他问了去始阳山的路,因宣明派地方实在不够,东岸临溪楼又在赶人,他们只好到江州走避洪水。

    赫兰千河心想该来的总算来了,告诉他们不要走经随阳镇的大路,走南边靠山的小道,那里没有水。而后再次施展缩地术,几人见他倏然消失,才知道碰上了道者,纷纷跪地叩首。

    而赫兰千河没看见,他一落地,便到了天明湖西岸宣明派的地盘上。郑寻庸这会儿在喂兔子,草间真白怎么吃都长不大,他怀疑它是不是得了什么消化系统疾病,天天捏着兔子圆胀的肚皮纳闷。一会江如蓝敲门,说清虚派有人来找,郑寻庸觉得奇怪,明明所有事都交给了张苗淼,他只要定时去师父闭关的静室里探察,确保没出意外就行。

    来人不等通报,风风火火闯进来,把江如蓝请到外边:“我是他朋友!真的,私事、都是私事,别跟别人说啊!”然后两手关上门。江如蓝挠挠头,走了。

    “赫兰同志?你怎么来了?”郑寻庸把菜叶放下,起来从桌子底下拖出一张凳子。

    赫兰千河拒绝了:“我不坐了,长话短说,老郑你听我跟老苏一句,别跟闵水联系了,我总算明白了,妖族跟仙道真是水火不容,你这点事传出去,指不定外人怎么说;而且现在京城的意思是要把全九州的妖族管起来,管不起来就杀,你一个宣明派大弟子不出力也没事,可你通气都通到南边去了,给人抓到理由,又要给宣明派找麻烦。”

    “这些啊……”郑寻庸想了想,“我也不至于跟狐族‘串通’吧,就是送了本书,连钱都没送啊……”

    “你知不知道——”赫兰千河本想拿狐族活埋羽族的消息喷他一脸,为照顾对方脆弱的心灵只好忍下,“——知不知道就算是书,也会落人口舌,他们才不管你送的是什么,我记得好像以前茅山给天一派收拾理由就是本天书,虽然你们隔壁的肯定干不过你们但也得小心些,毕竟他们坐船过来还是挺近的。”

    “你说慢点。”郑寻庸推了推鼻梁上并不存在的眼镜。

    赫兰千河一个头两个大,总算体会到老苏苦劝无果的愤恨,咬牙切齿地说:“我知道你现在听不进去,你们宣明派从来都是大门一关屁事不管,我在清虚派原本也这么想,可是这几天我们掌门闭关去了,我天天跟着跑进跑出才明白在这地方不跟官府打交道,什么事都难办。要我说你还是赶紧断了南边的关系,趁早叫你师父跟朝廷通通气,别真让临溪楼把东边占了。小门派嚣张起来是真嚣张,找到点后台就要上天,你不挺讨厌尹向渊嘛,那皇帝就是觉得你们不听他的,所以找尹向渊天天在你们面前上蹿下跳,你们要是现在愿意帮忙,天明湖肯定能拿回来……”

    “天明湖不是我们门派的,”郑寻庸打断他,“我们就是占了湖边一块地,其余都是跟边上村子共用的。”

    赫兰千河被他的实诚噎得说不出话来:“好,好,就算不是你们的,也不能给临溪楼,他们占着地方又不安置灾民,还把人往我们那赶,我来的时候就碰到一批,这种门派早晚得闹出事来。”

    “我师父在呢,再说那尹向渊修为也就比我高一点,顺便说一下,我现在已经到腾云境了。”

    “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没跟我们说?”

    郑寻庸摸着兔子的脊背:“很重要吗?”

    赫兰千河一腔怒火没处喷,突然想到老郑跟自己和老苏不同,似乎自打穿越就没有正儿八经同人打过一场,于是努力克制自己,温声道:“老郑,枪杆子里出政权这话你忘了?老苏都比你看得清楚,还有我,以前不明白,最近那几次真是血一般的教训……”

    “现在又不是乱世,没必要天天搞军备竞赛吧?”

    “你到底想怎样?!”赫兰千河拍案而起。草间真白蹦到桌角。

    郑寻庸立刻怂了肩膀:“我我我不想怎样,那不然我不给闵水寄信了,反正那边我也帮不上忙……”

    “你还想去帮忙?!帮你大|爷!狐狸精的话能信吗?我就问问你跟令芃很熟吗?你这鞠躬尽瘁都鞠到哪去了?你还记得自己身份不?”

    “记得记得,我是宣明派大弟子,其实我就是看狐族生活挺艰难,所以帮他一把,绝对没有别的意思!”

    赫兰千河:“他们哪里艰难了?!几万狐族把羽族按着往死里打,都快打到你们南边了!”

    “打就打呗,”郑寻庸说,“狐族也挺好的,我看中原也就狐族最守秩序,比如你们边上岳西山,不一直帮你们管着江州么?”

    “那是因为鱼真人随时随地能杀到他们老巢,不然哪那么太平!”赫兰千河知道光靠自己不足以撼动老郑心里狐王的形象,只好搬出沈老师,“我师父听说你的事过后也反对,让你替自己门派想一想,现在外边一天比一天乱,你还是长点心吧!”

    “你跟他说的?”郑寻庸稍有迟疑,“我知道沈真人是个好人,但就算你想把他发展成我们的同志,至少要先跟我们说一说吧。”

    “额,这事……这事是现在的重点吗?我在说你呢!”赫兰千河每每心虚声音都会跑高,“你现在是腾云境下乘对吧?别的不说,就说你们隔壁临溪楼,尹向渊比你厉害一点,我就当你师父一个能打他十个,但是除了你师父就是你了,我就问问你来这边过后练过剑法吗?”

    “剑法没练多少,不过我弄了几种新的引线,埋雷挺方便的……”

    赫兰千河的手指狠狠按着眉心,心想跟这人真没法交流,他大概把自己关在房里久了,就以为全世界都跟房梁一样横平竖直按规矩来,对于人情里头弯弯绕绕的理解全部来自充电线跟耳机打成的结,况且他现在连那两样东西都没有,要是哪天给人打出肠子来,兴许还能多学点。

    “算了老郑,我说了你也不会听,我就提醒你一件事,流民安置没错,但最好先跟宫里说一说,让他们早点把人送到别的地方去,谢晗光虽然欠但他上回跟我们说的挺有道理,上头最怕的就是底下人聚众,你一聚众,他就觉得你要闹事,这不是自找麻烦嘛!我也懒得听你解释了,先回去了。”

    “诶……”郑寻庸想挽留,可又想不到什么话讲,“那我就不送了。”

    此句一出,就让刚起身的赫兰千河险些跌一跤:“我好心好意来劝你——算了……不过你千万记得要跟朝廷说,让他们把那群凡人迁到别处去啊!对了,我来的时候没见到几个,那些人都去哪了?”

    “哦,天明湖边上没法住人,他们都安置在各个院子里,”郑寻庸看他脸色陡变,赶紧补充说,“我师父的决定。”

    赫兰千河心说老郑穿到姬掌门大弟子身上真不是毫无根由的,毕竟缺心眼:“……这样,你们要是不方便,我就代劳了,宫里要是来了人,求你们放下架子千万配合人家,就算帮我们清虚派了。”

    郑寻庸:“哦。”然后接着喂兔子去了。

    江如蓝在院子外头看见一脸生无可恋的赫兰千河,迎上来问:“请问道友是要离开了么?”

    “话说尽了,也该走了。”赫兰千河望了望南边席卷风云的黑色,无可奈何地离开。

    等他回到始阳山,刚好听见云中楼敲响了子时的钟声,下一次敲钟会是辰时初。清虚派早些年也推崇过卯时起,被万松阁驳回了,理由是早上潮|湿,不利于灵气运转。赫兰千河觉得老苏跟着公输真人混也挺好,至少睡眠能保证,不像自己这个点都不能去睡觉,因为还要刷鞋。

    沈淇修暂到正清宫起卧,书房里灯火通明,赫兰千河换过衣服就去报告,一进门就看见一条灰扑扑的人影立在书桌前,地上落了一层薄灰。他在花罩后边眯起眼睛使劲看,半天才想起这位是比老郑还能闭关的金玉宫尊者连钰秋。连真人一年到头从不主动迈出金玉宫半步,今夜前来定有要事。

    赫兰千河猜对了,连钰秋对着沈淇修,开口就是一句:“寒铁快用完了。”

    沈淇修:“师兄你别急,宫里已经说了,眼下江水泛滥,大件的运不过来。”

    “以前不都是用江州的矿么?”

    “我也不清楚,据说那里收归朝廷所有,往后的铁矿都从青州运来。”

    “好吧,不过可能赶不上重阳。”

    “往后拖些无碍。”

    “对了,你说江水泛滥是什么意思?”

    “因暴雨,好几个州都闹了洪灾。”

    “暴雨啊……那看来现在真是夏天了,”连真人自顾自地说着,扭头要走,突然回头问,“对了,沈师弟怎么是你啊?掌门师兄呢?”

    “掌门师兄闭关,”沈淇修忍不住说,“连师兄,金玉宫若是缺布匹尽管去库房取,你这衣服都穿了七八年了。”

    “有七八年?没有吧?”连钰秋沾着一层灰的脸上浮现出沉思的神情,“应该是,炉灰也清了十来次了。”说完他仿佛从自己推理出的正确答案中得到了某种满足,在烟尘里快步走了。

    赫兰千河被连钰秋路过时带起的烟灰与火气呛得流泪,咳嗽着同师伯行礼,后者停下来盯着他,忽然道:“啊——你就是那个赫兰……什么吧?火铳还好用吗?”

    “好用,”赫兰千河咳嗽两声,“就是匣子不大方便,要能戴手上就好了。”

    连钰秋歪着头再次陷入沉思,半晌说:“可以。你等着,”而后他迅速转身,地上一圈灰打着旋,“沈师弟,还要铝石。”

    沈淇修点头记下这事,看着赫兰千河用手在面前拼命地扇,笑着摇头说:“连师兄还是这幅样子,要我不提醒他,估计又要把冬衣穿一年了。”

    “至少得洗洗吧,”赫兰千河上前,说,“劝了,看样子是听不进去。他们还把灾民放到门派里边去了,要不我们跟朝廷说说吧,迁人的时候帮宣明派一把。”

    “只能这样了,”沈淇修说,“陆续有些从外地来的凡人,把他们安置到门派私田附近,你先回去睡觉,明天还有的忙。”

    “我还有活干呢,你一件外套穿了两天,今晚必须洗。”

    “是吗?”沈淇修挺惊讶的,“我都不知道我有几件外套……”

    “神仙老爷们都忙,小的跟着伺候就行,”赫兰千河摊手,“走了,还有明天我要去后殿,你可别拦着。”

    沈淇修一副无愧于心的模样:“不拦着。”

    赫兰千河回到千星宫,刷完鞋底躺在床|上,心想大|爷我才没那么老实,明天一早,取道赫兰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仙家枪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仲吕丁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仲吕丁未并收藏仙家枪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