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星际怪物饲养员活命手册 > 第103章 差不多快死掉了

第103章 差不多快死掉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俩人迈着疲惫的步伐,缓步朝森林边缘而去。

    迷茫不知道目的地,走到哪算哪。

    不知道为什么,真的不想再回军区了,那个地方快乐的时光很少,大部分都是痛苦的,犹豫的,前两天又差点小命不保。

    真的够了。

    方容摇摇头,拍拍方华的大脑袋,随意问道,“在贫民区的那晚你去哪了?”

    方华浑身一僵,没回答又继续走。

    “去杀人了?”大圣八成就是那时候死的,不过他当时没在意,所以也没管,只记得偶尔路过南区的时候再也没看到过大圣。

    那时候他就隐隐约约有了怀疑,不过大圣死不死和他有什么关系?

    方华还是没说话,灵活的脚步略微凌乱。

    “真笨啊。”方容揉揉他的耳朵,“斩草要除根,不然春风吹又生。”那个人应该就是大圣的伙伴,就像他和方华一样,一对一辅助对象。

    “如果你当初顺手把他也杀了就没今天的事了。”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软弱可欺的方容,人人都可以骑在他头上,现在的他看惯生死离别,人性善恶,更像来报仇的,将从前看不起他的人踩在脚下。

    从人们看他的态度就可以得知,以前沉默人家以为他作,现在沉默人家觉得他冷,完全是两样。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古人诚不欺我。

    “算了。”方容摇摇头,“你又不是神,怎么会知道有今天。”

    他叹口气,裹了裹身上的棉被,这种天还真是冷啊,寒风刺骨的刮。

    方华舒展翅膀,把两旁的风挡在外面,脑袋也竖直了,尽量走顺风的路,逆风刮的冷。

    “你有没有什么打算?”总不能一直这样流浪吧?“还想回军区吗?”

    “不知道。”

    “想回还是不想回?”方容怕自己睡着了,所以能聊就聊,“想回就回去,不想回就不回了。”

    “方容去哪我就去哪。”方华不假思索的说出口。

    方容笑了,“万一我去了阎王殿,你也跟来吗?”

    “嗯。”

    “那样我会难过的。”

    正值春天和秋天的接替,万物从生长到成熟,这时候应该是最完美的时候。

    到处都是红花绿叶,果实累累,小动物们穿梭在枝头间,蜜蜂来来往往,蝴蝶四处飘舞。

    “这就是原始森林啊?”方容注意力很容易就被转移。

    他来原始森林也有好几次,从来都没有认认真真看过一回,偶尔会被它美到,第一次发觉原来它这么美。

    可惜美丽和危险并存,有美丽的东西,危险一定潜伏在附近。

    方容抬头去看,一只脱了队的蝴蝶歪歪扭扭的飞来,在他面前晃来晃去,忽上忽下,漂亮的翅膀上花纹鲜艳,特别想那只火龙。

    说起来也不知道那只火龙怎么样了?

    受了那么重的伤,想活下来也很难。

    蝴蝶晃晃悠悠,落在他手上,方容小心翼翼的举起来,轻轻一吹,那只蝴蝶再次展翅飞了起来。

    这回落在了方华脑袋上,又从脑袋上落在鼻子上。

    方华视线集中在鼻子上,抬起爪子去赶,方容敲了他一下,“别动。”

    轰!

    他一把火烧来,那只蝴蝶一下子点着,像飞蛾扑火一样,快速消失,只留下展翅飞翔的虚影,漂亮而凄惨。

    “一个人在这个森林终究是危险的。”方容摇摇头,那只蝴蝶就是因为离了群,所以才会这么轻易的死去,“我们回军区吧。”

    “嗯。”

    “该往哪走?”方容也很迷茫。

    “不知道。”

    “算了,沿着河走吧。”这似乎是唯一的办法,毕竟俩人是被河冲到这边的,就是不知道军区撤退了没?

    如果撤退了就要到另一个地方去找,就是他们一开始来的那个军事基地,如果两个都没有的话,那俩人前程堪忧。

    “现在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快到晚上了,晚上的森林才是最可怕的,到时候所有饿极了的野兽会四处流窜,寻找下手的对象,两个人很容易成为目标,尤其是方容。

    动物其实都是很聪明的,一下子就看清了谁强谁弱,不敢惹强的惹弱的,方容就成了目标。

    虽然在兽人眼里他就是雌性,但是在一些没有这种意识的野兽眼里,他还是一块会动的食物,而且香嫩可口。

    动物们都是集体行动的群体,除非一些特别强大的野兽和兽人,否则被他们围起来,方华一个人还好,还带着他这个拖油瓶,可就麻烦了。

    方华加快脚步,小跑着寻找落脚的地方。

    能适合俩人居住的地方当真很少,实在找不到的时候可以和其他动物凑合一晚,比如狐狸窝,再比如松鼠窝。

    由于这里的动物变异太大,一个松鼠个头比狗大,狐狸个头和牛崽子比,所以它们的洞穴凑合两个人不是问题。

    天黑的很快,四处的树影晃动,一个个游走的声音响起,黑暗里不时亮起一双血红的眼睛。

    俩人果然运气不好没找到落脚的地方,倒是不小心踩塌了一个窝。

    里面是一群抱在一起的小狐狸,公母狐狸不知去向,应该也去捕猎了,毕竟狐狸也是食肉动物。

    方容掀开一块块石头,把洞口扩大到他可以进出的程度,然后挤了进去,方华大脑袋晃了晃,也想挤进来,可惜他这个样子实在太大,如何也进不去。

    “笨蛋,变回来。”

    方华甩甩全身的毛,浑身蓬松的长毛渐渐缩短,最后消失不见,身体也一阵变化,从一只变大的猫变成光-溜溜的人身。

    “你居然又不穿内裤。”

    方华大大方方的溜着鸟,从石头缝里钻进来。

    和方容还有几种小狐狸挤在一起。

    小狐狸们吓坏了,抱成一团瑟瑟发抖,方容伸出手,挨个抚摸,安抚它们的情绪。

    小狐狸们像是找到了安慰一样,一个个钻进他怀里。

    方容打开被子,让它们挤进来,他的衣服在水里被东西划破,身上也都是伤痕,被方华治疗后才好上许多,不过那衣服是不能再穿了,干脆一直裹着被子。

    方华眯起眼,咧开嘴露出惨白的獠牙,喉咙里发出野兽一些的威胁声。

    方容一巴掌糊过去,“你嘀咕个屁。”

    把小狐狸们吓的一个劲的往他怀里深处钻,被子里闹哄哄的,胎毛软柔顺好摸,在他光-裸的皮肤上蹭来蹭去,痒的不行。

    方容不知不觉笑出声,觉得有点像方华小时候,他的几只兄弟姐妹,都爱贴着他讨好的蹭来蹭去,有时候不屑的看着他,一副你是奴才的表情。

    那时候方华也是傻傻愣愣的坐着,喉咙里发出威胁的声音,然而并没有卵用,谁叫他那时候长的丑。

    “好可爱。”方容半躺在窝里,用异能把外面的石头堵起来,洞内一片黑暗,他在黑暗里摸索着揉几只小狐狸的皮毛。

    不知道摸到了哪只的尾巴,那条尾巴一下子缠在他手腕上,软的像稀泥一样,尾巴尖在他手背滑来滑去。

    这是方华吧?

    这么敏感?

    方容假装不知道,对那条尾巴这样这样,那样那样,黑暗里传来扑腾一声,这家伙软倒了。

    趴在他身边,把其他小狐狸挤在一边,有小狐狸要过来一准被他扔出去,然后自己凑过去。

    不过他太大一只,一下子就露馅了。

    还好这个狐狸动属于外小内大,毕竟还有两个狐狸爸妈呢,狐狸也是群居的动物,说不定还住着七大姑八大姨之类的亲戚,所以洞内很宽敞。

    方华变成了原形,大脑袋也是毛茸茸的,好吧要不就摸他一下,看看那怨念十足的小眼神,快把其他小狐狸们都吓尿了。

    方容憋着笑,假装不知道一样,顺着他的脑袋摸到背部,再往后就摸不着了。

    这家伙原形的时候有将近三米多高,他只到方华下巴,俩人要是坐起来,方华就喜欢把下巴放在他头顶,一放一个准。

    当然他也不会真压,就是喜欢挨在一起的感觉。

    就像现在,俩人身体贴着身体,方华侧身躺着,把他抱紧怀里,方容怀里也抱着小狐狸,看起来像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当然只是假象,方容半夜咳嗽不断,睡在他身上的小狐狸们也没个安稳,关键压在他胸口难受,有种喘不过来气的感觉。

    他咳嗽狠了把方华吓到,尾巴一扫赶跑了其他小狐狸,彻夜不睡盯着他。

    有蚊子的时候打打蚊子,没蚊子的时候就把尾巴缠在方容脚腕上,给他盖个被子,取取暖。

    因为不能点火取暖,只能靠异能,方华的异能基本都用在给方容取暖,治疗上面,一整夜不停歇。

    每天白天看到他的时候都是各种疲惫,眼睛都睁不开的感觉。

    前半夜没有那么冷,又有他护着,方容可以睡一会儿,他也可以,后半夜方容睡熟了,体温本能的下降,就需要他输送异能才能睡的安慰。

    方容有时候半夜醒来心疼的不行,他觉得自己似乎一不小心又拖累了方华。

    虽然是他心甘情愿的,但是总是这样还是无法过去心里那道坎。

    他其实有想过不辞而别,不过就像李文阳不告诉他地址,他还是依旧找来一样,过程中还吃了一点亏,如果他不辞而别,以方华的性子肯定不找到他誓不罢休,这个过程中肯定也要吃不少苦。

    与其互相折磨,谁都不好受,不如依靠在一起,相陪到最后一刻。

    “要赶紧好起来啊。”方容抚着胸口,他这两天时不时胸闷,心脏刺痛,不知道什么原因,总感觉活不久了。

    人死前就喜欢回忆从前,他最后也开始多愁善感,时不时就会想起从前,嘴角不自觉笑了起来。

    方华还是跟以前一样,白天懒洋洋,窝在洞口也不出去,吃喝全靠守株待兔。

    要是实在逮不着就虎视眈眈的看着小狐狸们。

    “狐狸的肉不好吃。”方容伸手敲他。

    方华这才打消了注意,跑到洞外虎视眈眈的盯着飞上飞的,地上跑的,还有水里游的。

    他俩算是在这暂时定居了,那窝小狐狸的父母曾经回来过,不过不敢过来,就守在洞外着急的叫着,方容把小狐狸们抱出来,让它们挨个跑回父母身边,那对父母才放心下来,在他们的隔壁定居起来。

    狡兔三窟,狐狸比兔子还狡猾,窝遍布整个森林,而且里面四通八达,跟成了精一样。

    昨天赶的急,没有仔细看,方华倒是到处闻闻,有在另一个暗道那里停留了一下,不过不当回事就没管它了。

    今天仔细一找发现居然有三五个岔道,都是在极为隐秘的地方。

    说起来老鼠也爱打道,就是因为道路多,所以总抓不到他们,没想到狐狸也是这样。

    别的狐狸是不是这样方容不知道,不过这一对真的好聪明。

    他原本还有点愧疚,毕竟占了人家的洞,发现人家有不少洞之后心安理得的住了下来,毕竟想找个窝也是各种难。

    虽然它这个洞口看起来很大,能让一个人钻进来,其实在原始森林是很小的,因为原始森林里不管动物还是植物都很大,除了他们两个。

    其实一般的兽人最少也有两米,没有两米也有一米□□,而且个个魁梧壮实,方华是个例外,要不然他也钻不进来。

    狐狸确实聪明,方容都不得不佩服它们,它选的这个地方树多水果多,也就意味着老鼠虫蚁也多,旁边就是水源,水很清很清,底下时不时游过一条庞大的黑影,体型比外面的鱼大了百倍不止。

    方容原本打算做个小套子,套一两个鱼上来,现在看来痴心妄想了,那鱼实在太大,快有两三米了。

    杀了的话会很腥很腥。

    还好附近都有水果,摘两个充饥,煮煮也能当熟食吃,就是苦了方华,要跟他一起喝汤。

    方华还是不肯离他远了,最远就在一百米之内,时不时还要回来看看,这样的情况下很难捕捉到猎物。

    方容为了让他放心,一般情况下都会自己爬到树上,树上毕竟野兽少,危险也小。

    方华在他旁边尿了一泡,才屁颠屁颠的扭头跑了下去。

    虽然还是在他身边,不过捕猎范围扩大了不少,可以追着猎物跑上两三百米,然后叼着猎物回来。

    那是一只花鹿,还没有死透,被他咬着脖子蹬腿,身体不时起了变化,脸上时青时白,有时候看起来像人脸,有时候又像鹿脸。

    兽人!

    方容吃了一惊,他原本以为兽人只有食肉的呢,没想到还有食草的。

    不过有了人的模样,和人的思想,尽管死后变成了鹿,不过方容还是有点接受不了。

    反倒是方华淡然处之,眼巴巴的等着他烤,处理兽人的尸体听起来像吃人,方容忍住了恶心没管,自己跑回了洞。

    方华咬着花鹿跟在他身后,用大大的脑袋去蹭他,嘴巴毛上还带着血,胡须上有血珠往下滴。

    “你自己吃吧,我没胃口。”不是他矫情,是实在接受不了。

    方华没有种族意识,是人是鬼只要需要可以毫不犹豫的杀死,即使吃人对他来说也没什么?

    大概在他眼里,除了方容,其他人也都是畜牲,哦,再加一个李文阳吧,听说老是帮他救方容。

    那一整只鹿比牛还大,他一个人吃了两条后腿,剩下的丢给了邻居,那两只大狐狸,七八个小狐狸。

    他们似乎都没什么不适应,只有方容一个膈应。

    也许这就是大自然吧,方华很适合在大自然生活,没有多余的情绪,吃饱了睡,睡饱了就吃。

    像他这样是要早死的,这个不吃那个不碰,身体虚弱的像个弱逼,好吧他现在就是个弱逼。

    方容窝在洞里,靠白天打的一个小洞照明,黑暗的洞里有一丝白光,他依在被窝里,把前段时间收的兽皮整理一下。

    给方华做个兽皮裙之类的,这家伙最近一段时间彻底放开,内裤完全不穿,每天光着身子跑来跑去。

    还好是兽人形象,如果是人形真不敢想象,老实说他也不敢赤-裸着人身晃来晃去,方容看到了就抽他,兽人就放过了,时间长了这家伙都是兽身。

    他大概是真的超级不喜欢穿衣服,在军区被逼无奈,每天穿了还不开心,一回家就像脱了肛的哈奇士,赤-裸着身子到处跑。

    方容知道他不喜欢,一般情况下也就勉强他穿个小裤衩而已,小裤衩都不穿像什么话?

    针线包他是有的,当初备了不少一直没用上,现在还剩下很多。

    穿针引线什么的他一个单身汉做过不少,大部分都是缝一个纽扣之类的,真要说做衣服,一点经验都没有,还好缝裙子很简单,两块布合起来,腰间用绳子捆上,其他就不管了。

    因为简单,方容很快就缝好了,他自己试了一下,还挺合身,稍微有一点点紧,因为方华人身的时候还是比他矮。

    不过已经相差无几了,乍一下看过去根本看不出来,他长的太快,这两年飞窜,已经基本和方容持平。

    就像吃了快速增长的药一样,估计过两年就比方容还高了。

    起初方容还有些不满意,每天量他的身高,发现快有他高了赶紧顿顿白菜,不给他营养,谁知道这家伙还是一样长高,他才无奈作罢。

    这已经不是饮食的问题了,这是基因问题,方华不管什么都比别人晚,个头也晚,但是到了年龄一个飞窜。

    方容缝好兽皮,抖了抖招手叫方华进来。

    方华迈着优雅的猫步,轻扬起头,骄傲的走来,一看他手里的东西二话不说拔腿就跑,模样活像见了阎王的小鬼。

    方容咬牙切齿,“你给我回来。”

    他跑出去追,方华就在前面逃,不时坐下来等他一下,方容身体不好,速度慢的可以,有时候还要蹲下来喘两口气,最后实在跑不动了,依在树下喘气。

    方华已经跑出老远,又拐了回来,窝在他身边,猫脸凑他很近,不时撅撅鼻子在他脸上嗅嗅。

    方容咳嗽两声,伸手抓住他的尾巴,“还跑不跑,就试一下,又不是要你命。”

    方华尾巴敏感的要命,这会软倒在他身上,乖乖变成了人身,伸腿让方容给他穿。

    他腿脚修长,即使弯曲起来也不显短,不过动作笨拙,歪歪扭扭才穿了起来。

    果然合适,不用系腰带都行。

    不过他全身赤-裸,就穿一件兽皮,怎么看怎么像情-趣装,故意勾引人什么的。

    方容哈哈直笑,抱着他的脖子直不起腰,方华试完麻溜的脱了下来,两手一伸,按在地上,又变成了大猫的模样。

    尾巴用力一卷,把方容带上背,搂住他的脑袋回洞。

    方容依赖的揉揉他的大脑袋,整夜整夜的抱着他,就像刚出生的婴儿急需母爱一样。

    人真的是奇怪的物种,昨天还活蹦乱跑追着他跑,今天就起不来了。

    方华摘下两个果子,用牙咬着放在方容身边,又用鼻子拱了拱方容,方容面色苍白,手臂无力的垂了下来,像死掉了一样,安安静静,毫无声息。

    方华也不催他,像往常一样趴在他身边,尾巴灵活的给他打蚊子,没有的时候就把尾巴缠在他脚腕,紧紧的抱着他。

    这里的夜晚太冷,抱在一起才能取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星际怪物饲养员活命手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心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心者并收藏星际怪物饲养员活命手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