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星际怪物饲养员活命手册 > 第60章 防盗【61章 可看】

第60章 防盗【61章 可看】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肿了我可以照顾你。”方华继续舀了粥给他。

    “我不需要你照顾,你会把我照顾死的。”方容掀开被单想下去,刚坐在床上,方华立马把他的拖鞋拿走。

    “你想干嘛?”他把鞋放在衣柜里,“我抱你去。”

    “我去把药洗了,快把拖鞋还给我。”方容急了,他一急就想踹人,不过后面不方便还是算了。

    方华屁颠屁颠的走过去,两手一抬已经把他抱在怀里,他比方容矮,这个姿势怎么看怎么委屈方容。

    “你……”方容脸红了一下,“待会自己跪搓衣板。”

    “嗯。”方华回答的毫不含糊。

    他把方容抱到洗手间的洗手台上,先是接了一桶水,再用异能把它加热。

    那个医生说的,药已经凝固了,要用热水泡才行,最好用热气蒸一下,不要用任何药,避免再度过敏。

    方容的体质比较特殊,属于敏感性皮肤,感冒生病啥的能不吃药就不吃饭,别说是他,方容自己也不知道,没想到就发生这种事了。

    方华的手心发红,一阵阵热波把水煮的通透,因为方容屁股疼,坐着的这个姿势左右为难,所以他加快了速度,抱着方容像给小孩子把尿一样两腿叉开给屁股蒸蒸热气。

    这姿势实在羞人,方容说不出话了,只有无尽的尴尬。

    “你不许看。”他试图找找话题。

    “嗯,不看不看。”方华闭上眼,真的没有看了。

    大概蒸了十分钟左右,蒸汽渐渐消失,方容伸手摸了一下,水现在是温的,他舀了一点对准自己下面洗。

    哗啦啦的水声响起,方华歪头看了一眼,立马被方容扭过脸,“说好不看的。”

    “嗯呢,不看不看。”方华重新闭上眼,只有耳朵不时动动出卖的他,虽然没看,可动静一点没少听。

    “医生说里里外外都要洗干净。”

    “不用你提醒。”他刚刚和医生简单聊了一下,医生说他这是由于药物和用力过大导致的积血积块,药物洗干净过敏症状就消失了,不过积血积块还要一段时间。

    最好每天都用热水蒸一下,可以加快积血积块的瘀化。

    “我那个裤子怎么样了?”他还想着裤子。

    “洗了。”

    “血洗掉了吗?”

    “嗯。”他在网上查的办法,还好处理及时,放在冷水里泡泡,又用了漂洗的洗衣剂搓了好几遍,本来是米白色,现在变成了白色。

    “昨天我流了很多血吗?”后来他都不知道了,都是方华给他处理的,又是洗又是擦,还给他上药,不过上的太多了引起过敏。

    “也没有多少。”就是有一条血线顺着大腿根部流到了脚腕,他顺着脚腕擦上去。

    “内裤上积了不少。”他又加了一句,腿上立马一疼,方容踢不了就用手掐他。

    “好了好了,差不多了。”方容甩甩手上的水,里面他已经摸过,积块一时半会好不了,但是伤口是没有的,也许是因为摸不出来,毕竟那个地方褶皱太多,又不敢撑起来,动一下就疼。

    现在洗的时候盆里还有一点发红,不过不多,应该是昨天洗过之后又流了点血。

    方华把他抱到洗手台上,又接了一盆干净的水,再用异能煮开,又抱着他蒸了十几分钟,医生说多蒸蒸好的快,他就信了,也不嫌烦,一遍一遍的抱,一遍一遍的蒸,还是方容蒸烦了才止住他的。

    “现在怎么样?”方华把他抱在床上,还是不给他把鞋拿过来。

    “没啥大事了。”只要不得性-病啥的对他来说都不是大事,“你把鞋给我,我要去上班了。”

    “我已经替你做了。”他刚刚拿粥的时候其实就是早饭时间,因为不会做其他的,所以只煮了粥。

    粥还是很简单的,放点米放点水,架在锅上就好了,不过因为第一次还是把底下给煮糊了。

    “你以为做饭是什么?你能做?”方容鄙视的看着他。

    “我可以学嘛。”方华凑过来,“你教我啊。”

    方容上下打量他,有点不信任。

    事实显示方华确实很聪明,他虽然不会,但是记忆力超强,可以把每样步骤都记得清清楚楚,做饭的时候方容就坐在老爷椅里,屁股下面垫了一个枕头,方华就站在厨房里东奔西走。

    方容虽然有异能,不用自己动手也可以,不过他就喜欢折腾方华,谁让他下手这么狠,这回让他晓得代价,下次就不敢动手动脚了。

    然而这只是他的想法,对于方华来说,其实他是很享受的,可以和方容在一起,不用上课也不用训练。

    已经打过电话请假,还是跟上次一样,打给教官说老师补课,打给老师说教官训练,正好两边时间错开。

    方华大概是最有耐心的动物,这几天始终围绕在他身边,给他蒸屁股,换衣服洗澡,洗衣服还兼职泡脚,最后还学着网络上的按摩图给他按摩脚底。

    白天在厨房忙,晚上就在他身边忙,鞋还是给他藏起来,他已经几天没下地了。

    起初他做这个是不在行的,时不时会搞错个什么,后来越来越熟练,半夜上厕所一踢他立马爬起来抱他去厕所。

    你说把鞋还给他多好,不过他就是不还,还把他正在穿的鞋给洗了,鞋子最难干了,几天干不了,拖鞋还锁在柜子里,又不是啥宝贝。

    方容其实已经没啥事了,自己走路都没关系,他也在方华离开的时候自己站在床上走了走,后面已经不疼了,肿块也越来越小,不影响生活。

    方华是知道的,他每天一检查,这是最让人羞耻的地方,不管方容怎么骂他打他,打完他继续掰着腿检查,检查完自己老老实实跪在角落,一掀衣服身上掐的全是痕迹。

    活该!

    方容视而不见,一犯错,越轨立马又掐,谁让他喜欢半夜袭击,抱着他睡觉,抱着抱着就摸了起来,当然也只是摸摸。

    有一天摸到了他后面,方容吓了一跳,“你想干嘛?我后面还没好呢,现在上厕所还上不出来。”

    “我就摸摸。”方华老老实实收回手,“上不出来我帮你抠吧?”

    “你滚。”方容又掐的他一身红。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他已经请假了七八天,无论是教官还是老师都坐不住了,纷纷把电话打到方容这里,方容压力山大。

    其实他的伤已经基本好了,不过怕方华再上他所以装的很虚弱的样子,方华大概是知道的,不过十分配合没有戳穿他,依旧每天忙里忙外的折腾。

    “你回去吧,我已经好了。”他一说这话方华双眼登时一亮。

    “只是外面,里面还没好,你别想了。”他推着方华,“再不回去教官又要骂人了。”

    “哦。”方华眼神暗了暗,“那我走了。”

    “嗯。”他一走方容就轻松多了,不用再装虚弱,躺这么多天都快躺废了,腿都是无力的。

    上班现在对他来说很轻松,一天站都不用站,躺在老爷椅里就可以操控一切。

    而且渐渐能一心二用,厨房又是他的三寸之地,熟练的不能再熟练。

    单子一过来几分钟搞定,他还是喜欢上无上擂台,正好趁方华不在上去看看,几天没去无上擂台还是一片和谐,他打了两场,两场都赢了。

    昨天去追那个小贼给他很多实战经验,那是一种在无上擂台上没有的,很惊险刺激,总担心自己没命,而且他不小心发现方华那个小兔崽子实战经验居然比他厉害这么多,轻轻松松化解他的攻击,几招制服。

    他要是坏人,现在自己就没命了。

    这可真的不幸的发现。

    所以方华这人虽然无耻了一点,整天想着嗨嗨嗨,能盯着他的屁股看一天,但是还是有可取之处的,就论武力也绝逼打不过他。

    哎呀,那天一慌忘记使用异能了!

    这可是个大漏洞,异能是大杀器,他居然忘了使用,虽然使用了也打不过,但是不使用更打不过。

    看来还是要跟方华学学,其实也没办法学,方华是天生的慢性子,永远不会紧张,无论什么时刻,就算有生命危险他也能淡然处之,甚至可以冷静的给自己缝线。

    他第一次潜入方容屋子里的时候,浑身是伤,生命垂危,胸口破了一个老大的口子,可以看见骨头的那种,但是他还能不紧不慢的给自己缝针,那份淡定真是佩服死人。

    都说见识的多了,自然而然就见怪不怪了,不过方华那时候一年到头都在实验室里,去哪见识,所以他这份天生的气质羡慕死方容。

    他也在尽量学习,争取能和方华一样,临危不乱。

    “救救我,我要爸爸……”

    他突然想起昨天的男孩,被那个小贼夹在腋下奋力挣扎。

    要实战肯定要真枪实弹的干,最好的办法就是像前几天一样,使用异能在现实中和真人对打,这样才是真正的训练。

    方华有时候白天被教官带走,回来身上都带伤,肯定是被教官拉去哪个地方实战去了,所以他才能这样厉害。

    教官对方容没有好感,让他带着肯定不行,所以他要想个周全的办法自己去训练。

    对象就是那个偷鸡摸狗不干好事的那些人,武器要准备好,因为并不是每一次都有个晾衣绳子给他控制的。

    武器就用铁丝,铁丝牢固,一般不会出现问题,不过如果遇到异能者就麻烦了,铁丝毕竟是铁,如果异能是火的话分分钟烤融了。

    方华都能用火给水加热,他控制的还好,没有烧焦,要是其他火异能者就没这么好心了。

    还有金系异能者,金这类东西才是他们的天下,送上门去就是分分钟死亡的下场。

    必须是一种又锋利又不会轻易断掉,还得很细,轻易看不出来,最要紧的是不能是金。

    这就麻烦了,这种材料市面上几乎没有。

    难道要去黑市上拍卖?

    不过就算去了黑市也不一定有,而且他还不知道黑市怎么去。

    看来只能自己制造材料了。

    实在不行就用绳子好了,像教官说的吹毛可断发是没可能了,当然方容还是没死心去网上求教了一下。

    因为会异能最多的还是无上擂台,所以他求教也是在无上擂台,无上擂台有专门发布任务的地方,他因为报酬少,任务很快沉入水底。

    方容有些失望,开始自己琢磨武器,和逃跑工具,毕竟万一对付不了小命还是要的。

    如果想跟上犯罪分子的脚步,这代步工具一定要牛逼轰轰,像市面上的车子啊,飞船啊什么的都有声音,而且只能走大路,要是遇到小路就麻烦了,挤都挤不进去。

    所以代步工具要小型的,还要会飞,这似乎没有,虽然现在的飞行工具挺多,但是不发出声音的几乎没有。

    毕竟发动机还是要的,想飞上天发动机肯定不小,再带上一个人,更不可能。

    他想到了飞行滑板,这东西是靠磁浮作用,但是只能在城市里使用,如果遇到没有磁浮的地方,那逃跑都跑不掉。

    他的异能倒是能让滑板飘起来,但是加一个人估计飞不了多久,所以这个能力只能急用,急用的话滑板平时就要收起来,要是带一个滑板也是挺尴尬的,最好是轻飘飘,收进包里的。

    能收进包里的除了衣服他想不到其他。

    等等!衣服!

    他是可以让衣服漂起来的,如果衣服再大点就能兜住一个人了。

    方容忍不住实验了一下,把床单的四角撑开,整个床单呈现床一样硬邦邦的状态。

    他用手按了一下,看起来很牢靠的样子,似乎可以坐。

    为了保证效果他先是搬了个柜子上去,那柜子也不轻,床单只是普通材料,有点承受不住,中间被整个压下去,还差一点就碰到了低,他比柜子还重,床单肯定跟承受不住。

    如果换一个厚一点的地毯呢?

    行是行就是拿不出去了,还好他只要晚上出去就好,用这个最好。

    就是还要练练吊一个人的重量。

    他先是把自己的体重记下来,再搬了几个家具放在一起,凑齐他的体重,起初是一样一样的放,后来练习了一会儿发现好像可以承受了。

    于是把所有家具都放了上去,还能坚持几分钟,就是动不了,一动就散。

    这等于一心三用,一用是控制床单,二用是移动,三用是稳住身形,现在才两用就坚持不住了,看样子还要锻炼一下。

    还好老板老板娘又要出去旅游了,他的空闲时间也多了,除了做饭时间其他都在练习这个异能,选中的地毯也送了过来,是暗黑色的复古图样,下面是全黑的,他再穿一身黑夜晚出去保证啥也看不见。

    一个星期后……

    他觉得这项能力还是有潜力的,现在已经慢慢可以走小步了,稳也是稳的,他自己偶尔也能坐上去试试,从楼下到楼上不成问题,就是要贴着地皮来,压的根本飞不高。

    他的想法是飞跃高楼大厦之类的,现在这个结果可真够打击人的,不过他还没有放弃,还在练习。

    尤其是现在已经成功了一半,可以坐人,还可以飞,就是上楼梯的时候有点尴尬,本来就是贴着地皮走的,一上楼梯屁股就会被撞到。

    一撞到他就会被疼痛分心,然后控制不住从楼梯上摔了下来。

    刚好了没几天的屁股又肿了,这回算是有借口拒绝方华了。

    方华刚尝到腥恨不得天天腻着他,再来一炮,现在打不着了每天都萎萎的,提不起精神。

    当然让他端个洗脚水,洗个衣服还是照样要干的。

    以前这些都是方容自己干的,现在有人干了不习惯之余还有点暗爽,当然也会觉得方华现在长大了,会干家务会心疼人了。

    如果忽略他夜晚的一些小动作,时不时凑上来要摸摸,每天一次检查,不给检查就来硬的,完了又自己跪在角落,自觉的不行。

    他现在屁股又肿了倒是不担心,方华虽然小动作不断,但是也不敢乱来,那次之后他后面有点严重,估计吓到了方华,所以每次都是吃点小豆腐,亲亲摸摸,在最后一步骤止住。

    这么多次也没越轨,每次都是强忍着,说明他还是很在乎的。

    月上中天,方华终于回来,他还是和往常一样,吃饭,洗衣服,端来洗脚水,然后上床睡觉。

    他最近似乎有点不太正常,话少的可怜,基本都是方容在问,他就嗯嗯哼哼的回答,明显的敷衍。

    方容有些不高兴,忍不住推了他一下,身后传来闷哼声,好像碰到了什么伤口一样,触觉都不对。

    他再想想方华平时一回家就恨不得全-裸,这回穿着衣服睡觉不太正常。

    “你怎么了?”

    “没事。”黑暗里方华喘息了一下。

    “还说没事,肯定是有什么事瞒着我。”方容翻个身面对着他,“不就是不让你上吗?至于吗你!”

    他有点生气,伸手一拉拉住方华的衬衫,不知道扯到了哪里,手上触觉不对,有黏糊糊的液体。

    方容接着月光一看,心里一惊,“你受伤了?”

    那液体是血,还是新鲜的,热乎乎的,显然刚扯到的,而且伤口还不小。

    “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方华把拆开的扣子又一个个系上。

    “放屁。”方容不信,“血还是热乎的。”

    屋内啪的一声亮了起来,方容猛地拉开他的衬衫,里面是缠了一圈圈带血的绷带。

    血都透过绷带滴在他手上了还说没事。

    “你这是怎么弄的?”他比较吃惊的是这个,按理说天天和教官在一起,教官会保护他,没道理会受伤。

    “训练不小心划到了。”

    骗谁呢?这理由,反正方容不信。

    “你把衣服脱了。”他要给方华上药,平时他也会受一点小伤,有时候衣服都被烧烂了,不过他恢复力好,几天就好透了。

    这次一看就不是新伤,只能说是旧伤扯烂了变成了新伤。

    而且这么久没好,伤害他的一定也是异能者,只有异能者操控异能附带的属性一时半会消不了,才会一直不好的,不然已方华的恢复力,两天就好了。

    看来有必要跟踪他看看,这哪是做任务啊,分明是拼命。

    而且伤口都快化脓了也不让他说,这是几个意思?

    方容一边心疼一边给他上药,绑带也重新绑过,伤口挺大的口子,已经用线缝上,有几根已经扯破,所以才会流血。

    看了真让人胆战,看来有晕血症的人不适合这份工作。

    方华是个闷骚的性子,死活也不说原因,把方容气坏了,怎么都有敲不开他的嘴,只好跟踪过去。

    白天方华还是很正常的提着东西去上学,老老实实坐在课堂上,只有中午午睡的时候被光脑的叮当声吵醒,那上面不知道是谁给他发了一条短信。

    他猛地站起来跟老师说了几句,然后就出去了。

    也不知道什么事这么急?

    特意请假盯了一天都快盯失望的方容趴在屋顶上各种忧愁,还好方华的位置就靠窗,他很容易就看到了方华的小动作,时不时玩玩光脑,欠揍的很。

    他一走方容立马跟上,他倒是想看看方华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搞得神神秘秘的。

    也不知道是他隐藏的太好,还是方华受伤后对后面的情况一点警惕都没有,居然没有发现他,熟门熟路的就带着方容绕过了一栋栋楼房,来到一处火灾现场。

    他去火灾现场干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星际怪物饲养员活命手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心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心者并收藏星际怪物饲养员活命手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