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星际怪物饲养员活命手册 > 第74章 防盗【75章 可看】

第74章 防盗【75章 可看】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方容收起炮弹,从空间里掏出陌刀,反正都打不中,不如拼刀功。

    轮刀功真的很少有人能和他匹敌,虽然这把刀不太顺手,也不小巧玲珑,但是到底跟了他许久,有些熟悉。

    如果大圣是道菜,处理一只活蹦乱跳的猴子要怎么处理?

    首先要确定他的精华,做菜当然要分料的,就像猪一样,猪浑身是宝,猪脑猪心猪肺猪大肠,猪肋骨,虽然都是猪肉,但是也分档次的,最好的部分当然是肋骨,可以做排骨,其次是大腿上的肉,炒菜下锅配菜做什么都可以。

    其他猪心猪肺也是大部分人喜欢吃的,一样都是猪身上的精华。

    如果要处理一直猴子,那肯定是猴脑最珍惜,满汉全席上曾经有一道菜,叫做活烫猴脑,把猴子的头颅打开,这时候的猴子还没死,一般神经反应会有一两分钟左右。

    再把提前煮好的高汤浇入其内,这时候就可以吃了,每舀一勺,猴子都会吱吱乱叫,所以这道菜又叫猴三叫。

    开脑的时候一叫,浇汤的时候一叫,舀勺的时候又一叫,总共叫三声这只猴就差不多死了。

    方容不是水异能者,附近也没有开水,所以没办法做这道菜,不过他可以像处理猪一样处理大圣。

    首先是剃毛,猴的毛最多,这项工程可大了,如果有开水的话用开水直接浇下来,毛就好剔了,没有开水就考验刀功了。

    众人只看到方容手里的陌刀出神入化,巧夺天工,大圣的速度根本跟不上,不仅如此连眼神都跟不上他的刀功速度。

    十年磨一刀,方容虽然没有用十年,不过他天赋异禀,是做饭的那块料,仅仅用了几个月就比别人做了十年厨房的人刀功还要炫,主要人家只是守本分一样做本分的事。

    方容不守本分,他偏要做自己做不到的事,在豆腐上切菜一般人想都不敢想,他敢,并且做到了,现在熟练的闭着眼睛都可以完美完成。

    在豆腐上都能切菜,更何况是*上,大圣身上的毛越来越少,地上积累了一片,他身上的作战服变成一条一条,最后整个掉了下来。

    方容在上面刻了龙凤吉祥,栩栩如生一般,最后整个脱落下来。

    猴毛也基本剃的差不多,他开始进入下一步,分块。

    要知道一整个猪是很大的,自然要切开才行,四肢,脖子,耳朵,胸腹,尾巴,全被被他切了一刀,血痕明显,证明自己做到了。

    陌刀横向,砰的一声击在大圣腿上,大圣整个人倒了下去,刚想站起来,陌刀已经无声无息指在他眉心,刀锋闪着寒光。

    “我赢了。”方容喘着粗气。

    大圣不服,呸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水,“你不过是靠着这身机甲而已,你自己说说,你有什么本事?在我们区混不下去就到别的区,还真的以为自己了不起。”

    哈哈哈哈~

    方容笑了,“我有什么本事?”

    陌刀划在地上,摩擦出一片火花,方容声音高涨,“现在我这个在你们区混不下去的人打败了你,这就是我的本事。”

    “那还不是靠男人,如果没有方华你算个屁。”

    “靠男人怎么了?”方容一点不以为耻,挥动陌刀拍在他脸上,“以前我靠他,以后我让他靠我。”

    “就凭你?”俩人越说越火,几乎有再打一次的预兆。

    “就凭我。”方容看着方华的方向,脸色阴沉。

    靠男人靠方华,所有人都认为他比不上方华,他做的努力再多,还是不如方华说一句话,做一件事。

    为什么?

    我也在努力,为什么没有人看见?

    他下的功夫是方华的十倍,然而天赋就像一条河一样,早已经把俩个人分在河岸两边。

    方华不用过河就已经在另一个岸边。

    他还要辛辛苦苦过了这条河才能追上方华。

    到底为什么?差距这么大?

    方容收起陌刀,转身离开。

    下十倍的功夫追不上方华,那就下二十倍,三十倍,总有一天会追上,并且超越他,实现今天的狠话。

    以前我靠他,以后我让他靠我!

    “好了好了,十分钟差不多过了,列队。”南区教官站出来打圆场,四大教官就南区的教官最好说话,性格最软,一般打圆场的都是他。

    “嗯。”东区的教官点点头。

    抓阄比武也简单,一百人中每人两人对打,总共五十场,肯定会有五十个人决胜,进入下一轮,以此类推。

    方容中间又打了两场,都艰难的取胜了,不过总有人在他背后指指点点,说他是靠男人才上来的,本身没有鸟用。

    老实说方容很生气,这个状态不知道为此了多久,一场比赛一场的进行,第三局他轮空,第四局发了狠才打了过来。

    对手越来越难对付,他原本以为自己会在第五局淘汰,没想到第五局的对手居然是方华,这可真是运气不好。

    方华一上来就举手投降,“我输了。”

    方容脸上微怒,“别玩这套,拿起你的武器。”

    他挑起地上的剑,扔给方华。

    方华虽然喜欢肉身的力量,不过他更喜欢人身,为了不变成兽不得不拿起武器,毕竟后面的人一个比一个厉害。

    “我不跟你打。”方华又把剑扔了。

    “我让你拿起武器。”方容怒吼出声,“你也看不起我是不是?”

    他上前一步,一刀刺来,方华不躲不闪,直直迎上。

    那一刀在他眉心,始终没能刺下去,方容摔下陌刀愤然离开。

    别人看不起他也就算了,连方华也看不起他,连出刀都不肯出。

    什么狗屁比赛,不比就不比了!

    方容情绪激动,久久平复不下来。

    说来也怪他自己,空有机甲炮弹连一弹都打不中,难怪总有人说他是靠男人才有的今天,连他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离开了方华什么都是?

    我一点都不比别人轻松,一个人做了那么多活,努力了那么久,工作当兵两不误,有空还要去打擂台赚钱,哪一点不如别人?

    哪个人能做到?

    方容余气不消,一个人回到军区,在空无一人的射击场训练。

    射击是他的弱项,因为眼睛近视,看到的世界总是模糊的,就像隔着一层雾一样,永远看不透后面。

    砰!砰砰!

    枪声不停的响,方容戴着耳机,抬起手臂对准射击牌,永远都是这样,每次都是偏了一点,偏了一点,就是射不到中心。

    为什么?

    方容疯了一样连射了几枪,最后因为手上的磨伤不得不停下。

    枪的后坐力都是很强的,这也是为什么每次都是两只手的原因,一只手根本稳不住,稳不住也就是意味着射不中。

    是手的原因?

    因为手上没有力气,所以才会射不中?

    方容伸出手,手心一片血肉模糊,他用纸巾擦了一下,虎口已经裂开,不停的流血,很快又是一片模糊。

    他心里烦躁,动作也粗鲁了很多,用纸巾随便缠两层就又继续射击。

    越是弱,就越要克服。

    方容晃晃手臂,刚刚打了那么多枪,手臂麻的抬不起来。

    一只手突然从后面绕过他的身子握住他的手,方华抬起他的手臂,给他搬枪,架在肩上,指导一样附在他的手上,按下枪栓。

    砰!

    子弹准确的射中红心,在最中心的位置上射了一个洞。

    方华歪头看他,“你肩膀的姿势不对。”

    他自顾自的扶正方容的肩膀,和刚刚一样又开了一枪,也中了红心,很奇怪,方华基本百发百中。

    他属于猫科动物,猫科动物除了鼻子,最灵敏的基友数视线了,看的远才能射的远。

    方容眼睛近视,已经输了很大一步。

    方华不知道从哪拿来医疗箱,就放在俩人脚下,还有他的陌刀,也被带了过来。

    他拆开医疗箱,放在射击台上,一样一样的拿出工具,纱布,剪刀,消毒棉,动作略微生疏的给方容上药。

    虽然很笨,但是他很小心,就像捧着最珍惜的宝贝,一层一层的给方容裹纱布,不过是手心裂开了几道细小的口子,却把他的手裹的跟个粽子似的,只露出几根手指头。

    噗~

    方容笑了,他本来还在生气,一看到方华什么气都生不出来了。

    其实也不怪别人说,他本来就是靠方华才有的今天。

    如果没有他,自己现在估计还在老老实实做着饲养员的工作,安于现状。

    军区让他明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每当他看到比自己强的,总是会忍不住攀比,一层一层的往上爬,从来没回头。

    如果回头看看,实际上他背后也有一条辛酸的路,越来越往上,很累,却不敢放松。

    方华从背后抱住他,脑袋埋进他肩上。

    “你干嘛?”

    “我要偷走你的体温。”

    “说人话。”

    “要抱抱。(⊙x⊙)。”

    “……”方容叹口气,主动张开手臂,“过来吧。”

    “嗯。”方华埋胸,老老实实抱着他。

    其实有个人陪着也挺好,最起码不会孤独。

    他只是一时想不开而已,尤其是在人冲动的前提下,情绪根本控制不住,只知道自己很委屈,要发泄。

    发泄过后才好。

    不管怎么样,日子总是要继续过的。

    嘶!

    方容胸口一疼,胸前的衣服已经被口水沾湿,方华居然咬了他一口。

    “你欠揍啊!”他抬手就是一巴掌。

    方华挨打了也不松口,又舔又摸占尽了便宜,咬够了才松口。

    “我好想你。”他抬头看着方容。

    “我不想你。”方容推开他的脑袋,都说了这个姿势看人丑的一逼这家伙还不改。

    “那你想想我。”

    “我不想想你。”又开始冒傻气了,“对了,以后在公共场所离我远点,最好假装不认识我。”

    “为什么?”方华一脸天真的看着他。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还不想成为公敌。”考虑到大圣可能是因为喜欢方华所以才会对他下手这么狠,方容觉得有必要和方华在公共场所拉开距离。

    “为什么会成为公敌?”方华死性不改,又仰头看他,这个角度看他鼻孔一定很大。

    “因为你这个傻子。”方容翻个白眼,“谁叫你长的这么漂亮,你要是长的丑一点我就没这么多事了。”

    “哦。”方华似乎明白了,突然拿起地上的陌刀往脸上刺。

    “你干嘛?”方容赶紧拉住他,“发什么疯?”

    方华一脸无辜,“你不是说我长的太漂亮了吗?我把脸划了以后就可以天天和你在一起。”

    “这什么逻辑?”方容把陌刀夺下来塞进空间,“你就算没毁容不是还是和我天天在一起吗?”

    “可是我想时时刻刻和你在一起。”他抱紧方容,“一刻也不分离。”

    “千万别这么做。”方容推开他,“再好看的人也会看腻的,老是凑在一起多烦啊。尤其是你,缺点那么多,相处久了就露馅了。”

    越看越觉得和想象中相差好大。

    当初他看方华是惊艳,无论过了这么多年还是记得他第一次穿红裙时的模样,简直倾城倾国,花容月貌,自带一股仙气。

    现在看方华就是外表高冷实际软萌,一推就倒,摸一摸就软的逗比。

    差别太大了。

    方华有些不开心,“为什么我看你越看越喜欢,你看我会越看越腻?”

    “谁知道?”其实一直都看不腻,在一起也这么多年了,加上他刚出生的时候最少也有三五年,基本上是一步一步看着他长大的。

    从还是一团肉团的时候就在养,那时候眼睛都睁不开,一点一点掰开小嘴喂进去,他还是个漏嘴,吃半碗掉半碗,要他拿着勺子接着。

    再后来他越长越标准,渐渐赶上了其他人,也许是吃的好了,人形白白嫩嫩很可爱。

    还喜欢黏着他,虽然没有一般的小孩那么活泼,不过他在身边,方华就可以安安静静呆一天。

    会走路的时候就像只小狗一样,他走到哪就跟到哪,方容在做事,他就找个地方窝着。

    有时候天气热他把衣服脱掉扔在椅子上,这家伙就拼命的跳啊跳,非要跳到椅子上,然后窝在他的衣服上睡。

    掉个钥匙啥的第二天他趴哪就在哪能找到,偶尔有个东西找不回来了,过段时间去翻他的窝,一准在里面。

    也不知道他怎么找到的,还是一开始就是他偷的?

    饲养员中午有休息时间,休息了他就躺在床上,方华那时候矮,两三个月的小狗崽一样,扒着床沿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他也不说话,也不叫,就那么一直扒着,一歪头就能看着,方容心软了就让他上来。

    然后他就自己在方容胸口窝好,一动也不动,下巴放在他心口,静静的听着他的心跳声。

    后来长大了自己能爬上床了更不得了,去哪都得小心点,因为一不小心就会踩到他,粘人的很。

    虽然这毛病到现在都没改,不过以前丑成一逼都没有嫌弃,现在美的一逼自然也不会讨厌。

    说会腻只是想让他也会自己的圈子,不管是人还是动物,那都必须有自己的小圈子,如果有一天从他这里受了委屈还能跑去小圈子里诉苦。

    方华这样如果受了委屈一声不吭就跑了,去哪找他?

    就像他刚逃跑的时候,如果他不主动找方容,方容能耐再大也找不到他。

    “你不能只有我一个,还应该拥有更多的朋友。”方容耐心的劝他。

    “我不要朋友。”朋友对他来说只是拖累,“我只要方容。”

    “你个死脑筋。”怎么说都说不通,还好他现在已经没有那么懒了,不管愿不愿意都点头说嗯,结果做着二心的事。

    方华被骂也很开心,总比不理他好多了,他依偎在方容身边,表情依赖。

    “对了。”方容突然想起来了,“你是怎么进来的?”这里可是东区,南区的人是进不来的,除非有重要任务。

    “我翻进来的。”

    “翻进来的?”要知道东区和南区一样,外围都有安全区,超过了这个区就开枪打人了。

    全天二十四小时有自动□□,一旦扫描到体温,触碰到红外线就会被来自四面八方一百多个炮口对着,不死也残。

    “你脑子进水了?”这么危险居然就为了给他包个手?还包的这么难看。

    “我想你嘛。”他真的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一刻不见就像少了呼吸一样,各种不顺畅。

    “你先回去吧,这里不是你待的地方。”穿的衣服都不一样,一看就看出来了,要是被发现了立马拉去枪毙。

    “那你送送我。”

    “你不说我也会送的。”这个死小子,乱来的,让他一个人出去肯定不放心,方容在一边给他打掩护。

    “你快走吧。”

    方华跳上墙头,最后看他一眼,钻入侬侬夜色中消失不见。

    他翻的倒是顺手,看来没少做这样的事。

    方容深呼吸一下,主动去了教官办公室为今天的事道歉,他突然离开,对军区的风向肯定是不会的,教官嘴上不说,其实心里可反感这种行为。

    再三保证不会再犯之后教官才让他回去,临走前拍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长。

    也许教官也是担心他出了什么毛病然后从此一蹶不振?

    不,绝逼不会那样的,他要为自己装下的逼买单。

    更加努力的训练,直到有一天把方华护在身后,必须的。

    方容整理一下今天复杂的心情,怀着深深悔意反思。

    其实大圣也没说什么,要是忍下来的话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为什么非要冲动呢?

    最后弄得大家都难堪,他还想起了伤心的事,搞得心情低落,半天回不过神来。

    如果你做完一件事后悔了,说明你比当时成熟了,如果死不悔改,说明你还停留当时的心境。

    他突然想起这么一句话,很有深意,却又很真实,是的,他后悔了,是因为想到了更好的解决方案。

    什么都不做,等着他以后自己送上门来打脸,狠狠的打。

    扮猪吃老虎谁都会,不过有耐心放长线钓大鱼的很少,方容也错过了机会。

    大圣已经知道自己打不过他了,以后就算要动手脚也肯定是暗地里来。

    听说他还有个战友,是人类异能者,就像方华和方容一样,结成了联盟,互相辅助。

    说起这个方容突然想起来,俩人现在不在一个队伍,万一给方华重新安排一个新的战友怎么办?

    依方华的性子肯定死也不肯再找一个,就认准了方容。

    方容猜的不错,教官确实给方华安排了一个新的搭档,不过方华拒绝了。

    那个人也是东区的,和方华一个队,他也很喜欢方华,并且不巧看到了今天的事。

    对方容仇意很大,恨不得亲自上去干掉他。

    不过俩人轮实力比起来还是方容更胜一筹,打不过方容,所以才没有动手。

    不过他家大势大,也是军阀世家,不得不说这附近真是军区的天堂,到处都是军阀世家,世世代代都生活在这里,祖上三代都是当兵的,一块砖头扔下来能砸死俩。

    多到数不胜数。

    方容换下军装离开,背后背了个包,把换洗的衣服带回去洗,他走到门口才想起来自己有空间,直接放空间里不就好了?干嘛还要特意背个包出来?

    有时候这个记性真的气人,该想的时候想不到,不该想到的时候又想到。

    方容拐进一个拐角,把背包放进空间里,他一向低调,不喜欢被人知道自己身上有宝贝。

    他刚准备出去,突然有人从背后捂住他的嘴,用的是毛巾,方容一瞬间挣扎起来,妈的方华这是怎么了?一次两次三次还玩,他真的生气了。

    “呜呜~”毛巾裹着严实,捂住他的口鼻,分明是想憋死他的模样,不是方华。

    方华绝对舍不得这样做。

    是谁?

    方容心里吃了一惊,什么时候得罪了别人,居然要置他于死地?

    大圣?还是那个喜欢方华结果被方华拒绝的雄性?

    他猛地向后撞去,后面就是墙,撞上去生疼生疼,那人缩起身子,不过始终捂住他的口鼻不撒手。

    四周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了两个人,照着他的肚子就打了下去。

    腹部是人最柔软的地方,咋一下被打,方容整个身体缩成了一团。

    接下来又挨了几下,都是照着他脆弱的地方打,腹部,胸膛,膝盖,他脸上也挨了一拳。

    差点窒息而亡,就这样那些人还不放过他,又拖着他的头发捂住他的口鼻。

    这毛巾绝对有问题。

    方容怕有什么东西,始终不敢呼吸,不过实在憋不住了,身体本能的吸了一口气,顿时一股香味传来,身体瞬间软了下来,手脚无力的垂下。

    那人些还不放心,又捂了一段时间,差不多快把他憋死了才放开他。

    方容喘着粗气,身体软软的倒了下来,他发现异能在一瞬间没有了用处,连机甲都穿不上。

    那些人个个穿着黑色衣服,头用黑色的丝袜戴着,看不清真人模样。

    其中一个走过来,粗鲁的把他扔在地上,去扒他的衣服。

    旁边好架了一架摄像机,对着他的下-体拍,这完全是对付小三的狗血桥段。

    我什么时候做了小三?

    方容怎么想也想不通,不过可以肯定是因为感情纠纷,爱情最让人盲目,爱恨只在一念之差。

    他努力缩起身体,可惜手脚完全无力,开始就斗不过几个人,现在软成这样更不用说。

    方容小心翼翼的按动光脑,希望能通过光脑自救,可惜他这么一个小动作也没被放过。

    那些人瞧见了就用脚踩他的手腕,下手之狠骨头都感觉碎掉了一样。

    方容额间冷汗冒了下来,不过始终一声不吭。

    他一个大男人被拍几张照片就拍吧,反正没什么损失。

    身上的衣服破了,被几人扯了下去,有人按住他的手脚,对着他的脸来了一个脸部特写,接下来胸膛,肚腹也纷纷中招,最后居然掰开他的腿,对着他的屁股也要拍。

    方容彻底怒了,什么都有可以拍,只有屁股不行。

    他拉下一个人的脖颈,对着他的肩头咬了一口,那人吃痛手一松他掉了下去。

    方容第一时间就是爬到摄像机前,砰的一声摔掉,他浑身没有力气,砸了两下子才砸坏了一点。

    那群人立马反应过来,把他按在地上,对着他又是一阵拳打脚踢。

    方容捂住肚子,心里无比想念方华,不该让他一个人走的,他没有危险,自己反而遇到了危险。

    而且一副正牌教训小三的姿势。

    会是谁?

    方容想不通,不过今天白天是把方华的追求者都得罪了个遍,谁都有可能。

    那个相机被他们捡了起来,屏幕裂了,但是照相还是可以的。

    几人中的一个调了调光度,对着他的屁股又开始拍了起来,方容心里一阵绝望,恨自己,也恨方华。

    平时这小子一副跟屁虫的样子,去哪跟哪,今天居然没有来?

    等等!

    他让方华走的时候已经快到休息时间了,方华明明知道,又那么粘他,不可能不等他。

    他一定就在附近。

    “方华!”方容使出全身的力气喊了一声,如果方华在附近,他耳朵那么灵敏一定能听到。

    远在楼顶跳舞的方华动作一顿,脸色立马阴沉起来。

    他确实就在附近,虽然方容极力赶他走,不过他还是留了下来,准备和方容一起回家。

    不过他这一路上时不时露胳膊露腿还露尾巴,就是为了提醒方容他在附近,结果方容有心事完全没注意,把他气的不轻,干脆找了个平台自己跳舞,跳的自然还是孔雀舞。

    他刚跳了一个开头,方容那边就出事了。

    窗户上瞬间倒影出一道影子,方华已经跳了下去,以飞快的速度赶了过去。

    身边的物体不断倒退,方华已经赶了过去。

    拐角处一片狼藉,方容躺在地上,浑身赤-裸,小腿,膝盖,屁股,肚腹,连脸上都挂着彩,只有不断起伏的胸膛证明他还活着。

    方华怒吼一声,眼睛瞬间赤红一片。他从屋顶上跳了下来,人已经变成了野兽,发了疯似的到处攻击,溅起了热血喷到方容脸上,吓的他不停的退缩身体,生怕踩到自己。

    那几人虽然也是异能者,可惜几下就被方华制服,撕成了几块,胳膊大腿分家,胸膛被他剖开,里面的心脏取了出来,黑褐色的血流进砖缝里,地面一片狼藉,活脱脱的一副人间地狱。

    方容勉强靠在墙上,不小心摸到一个胳膊,还带着温度,手指上的神经还能动,紧紧抓住他的手。

    他吓的尖叫一声,引来了方华回头,一双赤红的眼睛若隐若现。

    这本来就是夜晚,拐角处又黑,前面还有一盏路灯,勉强能照到这边,后面被几个异能者影响了周边的磁场,导致那灯一闪一闪最后还是灭了。

    四周陷入一片黑暗,方容只能听到野兽喘着的粗气,和爪子触碰到地面摩擦出的刺耳声音。

    “方华,我没事,你不要冲动。”他想起上次方华失控的样子,差点就强上了他,这次希望他不要再来一回,被人强上的时候自尊心完全都没有了,心碎的一塌糊涂。

    方华没说话,继续迈开脚步过去,那双赤红的眼睛紧紧盯着他。

    可以看出方华余气还没消,喘出的粗气都带着火丝,他是真生气了。

    “我就挂了点彩,真的没事。”方容强撑着举起手,他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这个动作也困难的很。

    那个毛巾里不知道掺加了什么?居然有限制异能的作用。

    不过老实说那个想搞他的人真蠢,居然没有趁他没有异能的时候干掉他,只打了一顿拍拍照片已经不知道轻松了多少,好歹还活着。

    那双赤红的眼睛越来越低,越来越低,本来有两米多高,现在只有半米多高,方华握住他的手,摸在自己脑袋上,还在他手心蹭了蹭。

    肩上突然一重,方华已经把整个身体压了过来,紧紧抱住他的腰,一脸后怕。

    “不要怕,我又没死。”其实也算他幸运,正好方华在身边,而且对他很了解,猜也能猜到这家伙肯定没走,老是不听话,然后自己一个人暗搓搓的干坏事。

    最要紧的是他恨不得把方容别在裤腰带上,然后天天带着走,方容一下子就猜到了。

    “别光顾着抱,你倒是给我治疗一下。”方容现在还在疼着呢。

    “怎么治疗?”方华一脸懵懂。

    “用你的木系异能。”应该和平时的用法一样,“你怎么给树灌异能的就怎么给我灌。”

    应该都差不多的吧?

    “哦。”方华手上白光乍现,抚在他腹部,那白光刚进他体内,肚脐眼上立马长了一根草。

    ……

    俩人相对无语。

    “换换其他方法。”方容招呼他把草拔了。

    “好。”方华扒了草,还顺手看了一下里面。

    “看什么?”你当这是什么?

    “看看流血了没?”方容揉揉他的肚子,方容顿时疼的直不起腰。

    “还伤着呢,别乱摸。”

    “哦。”

    他折腾了挺久,换了好几种方法,不过都不实用,反而被他占去了不少便宜。

    方容忍耐性快到极限也没能摸索出一个给力的法子。

    他有些失望,“算了,你把那个相机捡起来,砸掉知道吗?”

    “嗯。”方华老实的过去,捡了那个相机,刚想去砸,不知道按到哪个键,屏幕一亮,上面的照片显现出来。

    方容大开着腿,两腿之间的风光一览无余,他瞬间愣住,然后喜滋滋的收了起来。

    “……尼玛!”要不是现在没有力气就踹他了。

    “照的不好看。”方华一边看还一边评价,“方容的屁股可好看了。”

    “……你滚!”方容勉强动动腿,踢在他小腿上。

    方华把相机挂在脖子上,蹲下去抱他,“地上凉,要着凉了。”

    “你还知道会着凉?”他都在地上趴了这么久了方华就知道又搂又抱,也不想想给他找件衣服先裹着,而且这里这么阴森,真不想继续待着。“去给我找件衣服。”

    他空间里本来有的,不过没有精神力已经打不开了。

    “去哪找?”

    “反正别在这里找。”穿死人的衣服他当然不愿意,“我记得不远处有个夜市,你去那里买两件衣服。”

    方华点点头,“好。”

    他站起来,刚走两步又拐了回来。

    方容不解,“看我干嘛?快去买衣服。”

    方华突然蹲下来捡碎掉的衣服,然后绑成麻绳把他捆在背上背着走。

    方容大惊失色,“别出去。”

    方华真的没出去,他只是踩着两边的墙爬上了楼,在楼上把方容放了下来。

    原来是不放心他一个人在下面。

    方容松了一口气,这样也好,底下太阴暗了,都是尸体,说起来还真的有点怕,要不是方华在身边,肯定要表现出来。

    “你要好好待在这里,我去找衣服了。”方华临走前亲了他一下,然后一脸满足的离开。

    没出息→_→

    方容翻了个白眼,催促他赶紧去。

    也许是牵挂,方华没让他等多久就回来了,不过手里拿的不是衣服,是一个夏天盖的空调被。

    “你买这个干嘛?”说好了买衣服的,买衣服回去还能换着穿,买这个家里已经有了一个,再买就多余了。

    “可以把方容整个包起来。”方华哈哈一笑,把被子铺开,盖在方容全身,让他只露出一个脑袋,身上裹的跟个粽子一样扛在了肩上。

    他似乎很喜欢扛着方容,时不时来一下,弄的方容心跳都加快了不少。

    “你去把治疗系异能学来,学来我就跟你哈哈哈,不然你休想。”考虑到他每天也要自己做训练,而且每次做完都会拖累训练,所以才这么说的。

    “哦。”方华一脸赞同,背着他的脚步都轻快了许多。

    “对了,最近有没有和你走的很近的人?”方华也许知道凶手。

    “不知道唉。”他一脸懵逼,“为什么还要找和我走的很近的人?”

    “因为我怀疑就是你身边的人干的。”

    “是吗?”方华暗暗记在心里。

    “算了不说这个了,晚上记得给老爷子做饭。”

    “嗯。”

    “别扛着我,头朝下很难受的。”

    “哦。”方华放他下来,直接就是一个公主抱继续抱回家。

    “背着会死吗?”方容脸有点红,“你当是演电影啊?”

    还公主病,多少年了还来这一套,可真是。

    “嗯嗯。”方华嘴里点头,心里不想头,依旧抱的牢牢的,一路上不停的有人看着,尴尬死了。

    方容把脑袋埋进被子里,只露出眼睛,“待会走后门,别让老爷子知道。”

    “嗯。”这些个小事都无关紧要,方华不在乎,抱着他从窗户爬了上去。

    因为方容腿脚发软所以很辛苦,不过还是完成了。

    方华把他放在床上,拿了湿布擦身,屁股那里擦了三五遍,方容也不说话,就看他什么时候自觉。

    这家伙擦完身体就跑去了楼下,过一会又屁颠屁颠的跑了回来。

    “我知道怎么用治疗异能了。”

    “嗯?”方容愣了一下,“怎么知道的?”

    “老爷子教的。”

    “哦。”方容恍然大悟,难怪呢,原来老爷子是木系异能者,难怪这么享受种菜的过程。

    “快给我治疗。”方容伸出手。

    “伸手干嘛?”方华拉开他两条腿,把手伸了进去,“要这里才行。”

    “……”

    你确定不是你想摸?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星际怪物饲养员活命手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心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心者并收藏星际怪物饲养员活命手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