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 > 68年货和纳妾

68年货和纳妾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腊八一过就是年。

    这个年,是青果自穿越以来过得最痛快、最丰顺的一个年。

    农历二十七那天,罗老爷子来了趟青果他们家,意思是,让罗兴祖这个年还是回老宅子一起过,罗兴祖到是有些动心,但当看到青果三姐弟清淡的眉眼时,终究还是没敢一口应下。

    罗老爷子一走,罗兴祖期期艾艾的打算开口说过年的事,罗小将一句话便给他把话堵着了。

    “爹,秀才爷爷说,男人一口唾沫一颗钉,你这是将出族当过家家呢?”

    罗兴祖愣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来。

    青果捂了嘴在一边吃吃的笑,末了,扯了青萍和罗小将说着三十那天的菜来。

    林氏这几天喊了周氏帮忙,用叶老夫人赏的那几匹布加班加点的给青果三姐弟赶过年的新衣裳。坐在角落一直不言不语的她,抬头撩了眼罗兴祖,淡淡说了句。

    “要么,你回老宅子过,我们娘几个自己过。”

    “这……这是什么话,一家人哪有分开过年的。”罗兴祖闷声道。

    不管罗兴祖这心里愿不愿意,高不高兴,这过年的事也就算是定下来了。

    过年的事定下来了,接下来就置办年货。一家人围坐在油灯下,商量着准备些什么年货。

    “米和面不用买了,叶老夫人上次赏的我们还没动,吃到过完元宵没问题。”罗兴祖说道。

    “那肉还是要买的吧?”青萍在一边说道:“那刀肉,前儿就已经吃完了。”

    罗兴祖点头,一家人,没人识字,肯定是不可能列采购计划的,青果到是识字,但问题是,她不敢、也不能说。便想了个主意,拿根炭头在木板上划圏圏和叉叉。当然,这些圏圏叉叉都是有它们各自代表的东西的。

    “还有鱼。”罗小将在一边说道:“往前过年,我奶总不让我们动盘子里的鱼,好好的一条鱼,宁可放坏了也不给我们吃。”

    这到是怪不得陈氏,庄户人家讲究的是年年有余,那条鱼就是个彩头,三十上桌,要摆到元宵后!

    “哥,别难过,这回咱买两条大草鱼,保准让你三十吃到十五还吃不完。”青果在一边说道。

    罗小将便嘿嘿的笑了说道:“我又不是猫,哪能天天吃鱼啊!”

    青萍笑着,揉了罗小将的头一把。

    林氏在一边补充道:“鸡,还得买只鸡。”

    罗兴祖在那块只有他自己看得懂的木板上又画了个圏圏叉叉。

    “鸡蛋也备点吧,”林氏想了想说道:“可能没什么人来拜年,就怕万一有人串门子,到时连个像样的菜也没有。”

    “嗯,买二十个鸡蛋放着。”罗兴祖点头。

    他的想法到是跟林氏不一样,以前是因为跟罗老爷子一起过年,所以罗香菊就顺道把他的年也一起拜了,今年,既然分开过,那肯定得另外准备拜年饭。

    “嗯,霜糖也买斤吧。”青果补充道:“家里糖早吃完了。”

    “哎,”罗兴祖又添了个圈圈叉叉。

    写写画画的,又添了些减了些,算是把这个新年要置办的东西给记完了。

    罗兴祖放了手里的炭头,抬头看了林氏,犹疑着说道:“桂花,你看,是不是给爹和娘那边也买些东西?”

    青果对这包子爹,当真是有些刮目相看了。要知道腊八才拿了半袋米和半袋面并两匹布过去,谢字没得一个,被骂了个狗血淋头。这会子,还想着要孝顺他们!

    林氏点头道:“嗯,你看着办吧,孝顺爹娘应该的,再怎么说,总是生养你生一场。”

    罗兴祖见林氏没反对,高兴得不行。

    “爹,您打算给我爷和奶买些什么呢?”青果在一边问道。

    前世她看到身边的朋友、同事,都是买保健品。这世,看到的是那些分家出来一般也就是几盒糕点什么的。

    “糕点就不买了,你爷和你奶不舍得吃也吃不着。”罗兴祖想了想说道:“还是给买六斤肉,两坛酒,两斤糖吧。”

    青果在心里给飞快的算了算,末了暗暗的咂舌,还真是孝子。

    猪肉十四文钱一斤,六斤就是八十四文,两坛酒八十文,糖两斤,二十六文,这加在一起,就两百个铜板了。问题是,他们家每年还出一两银子的养老钱!

    青果笑了笑,对罗兴祖说道:“爹,那我姥姥家买些啥呢?”

    罗兴祖朝林氏看去,“桂花,你看给你爹娘买些什么?”

    林氏摇头说道:“腊八不是送了米和面吗?不用买了。”

    “哎,娘,那不一样。”青果笑了说道:“腊八是腊八,这不是过年吗?依着我的意思,我姥姥那,也比照我爷和奶的东西送吧。”

    林氏连忙摆手,“不要,不要,那得花多少钱啊,这过完年,还得跟高掌柜的交定金。花钱的地方大着呢。”

    罗兴祖说时不觉得,这会子被青果三言两语的提醒着,脸上顿时便神色讪讪的。

    “别争了,就这么办吧。”青果拍板做决定,“我爷和奶要孝顺,我姥姥和外公也不能不孝顺。”

    林氏还要再说,青果已经换了个话题。

    “明天把咱家做的小菜,装些,送点送文爷爷,我姥姥的事,多亏了他老人家。”

    “哎,应该的。”林氏连忙点头,又说道:“你三姨和二姨那边,我也打算送些去,反正是自家地里产的,不值什么钱,吃个新鲜。”

    罗兴祖欲言又止的看了眼林氏,他其实也想送些给罗香菊,只是……

    眼见天色早不早,想着明天要出门,再加上夜里也冷得够呛,一家人商量好了,便早早的上床歇息去了。

    “果儿爹,明天我跟你们一道去趟镇子里吧?”躺在床上,林氏跟罗兴祖商量着说道。

    罗兴祖不但是个孝子,其实也还是个疼老婆的人,想着林氏自打嫁给她,哪怕亲妹妹嫁在镇子上,去的次数也是手指头数得过来,当下,想也想,便说道。

    “嗯,行,明天,我们全家人都去镇上转转。”

    林氏得了罗兴祖的答复,却是长长的叹了口气,轻声说道:“我明天想去看看小桃。”

    林小桃直到这个年底,子嗣的事上也没有消息。想着,明年黄保忠就要纳妾了,这个年,还不知道林小桃怎么过!林氏心里很不是滋味。

    罗兴祖听到林氏叹气,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你别多想了,保忠是个好人,他不会让小桃委屈的。”

    林氏点头,但心里却是明白,若是别的事还好,可这子嗣上的事,黄保忠怕却是没有多说话的余地。

    一夜辗转难眠,眼见东方发白,林氏才闭上眼睡了个囫囵觉。

    第二天,吃过早饭,罗兴祖跟林氏商量还是去金氏家借牛车,被林氏否决了。

    “又不送货,又不赶时间的,没必要浪费那个钱。”

    “这来回路不少,你难得走那么多路,我怕……”

    林氏抿嘴笑道:“我又不是那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小姐,怕什么?孩子们都能走,我一个大人还走不了?不借,不借。”

    罗兴祖向来是不反驳林氏话的,当下便也没再坚持。

    不多时,青果三姐弟知道他们一家人要去镇上办年货后,三姐弟高兴的不行。

    “娘,您就空着手走,东西我来背。”罗小将大声说道。

    青萍在一边,跟着说道:“是啊,娘,我搀着您,我们走慢些就是了。”

    姐弟俩的话听得林氏笑得合不拢嘴。

    “不用,不用,娘还没老呢,等娘老得动不了的时候,再让你们帮着。”张氏说道。

    青果是极喜欢看林氏笑的,林氏脸盘子圆,皮肤白净,笑起来两颊有浅浅和梨窝,据说长着这样面相的,那都是有福气的人。

    过去林氏很少笑,就算是笑,也很少笑得毫无保留,不像现在这样,笑起来,便是身边的人也能被她感染。

    “娘,您永远都不会老的。”青果忽然说道。

    她的话声一落,青萍和罗小将也一连跟着说道:“是啊,娘,您不会老的。”

    “哎呦,那娘成什么了?娘就成了老妖怪了!”林氏呵呵逗趣着三个儿女。

    “老妖怪就老妖怪,那也是我们娘……”

    罗兴祖在一边看着热闹得不行的娘几个,不由自主的嘴角也翘了起来,眼角眉梢绽起了一抹浅浅的笑。

    出门前,林氏去了趟周氏家,让她帮着看个门,周氏自是二话不说,当即应承了下来。

    一家人这才乐呵呵的出了门。

    因着是年边,青阳镇的人比平时赶集的还要多。

    “果儿娘,我们是先去三妹家,还是先去逛集市?”罗兴祖问林氏道。

    林氏想了想,看向青果,“果儿,你怎么说?”

    “先把给文爷爷的东西送了吧,再把东西买齐了,回头,我们再去三姨家。”青果说道。

    “那就按果儿说的来吧。”

    于是一家人便先去了仁善堂。

    天冷,伤风感冒的人多,药铺子里不论是伙计还是文掌柜的都忙得团团转,青果走到正打着算盘记着帐的文老先生跟前。

    “文爷爷。”

    “哎呦,果儿啊,你咋来了?是家里有人病了?”文老先生放了手里的毛笔,探身对青果说道。

    青果摇头,将竹篮里装着的咸菜和酸萝卜往柜台上放。

    “快过年了,我跟我爹来置办年货,顺便给您送些自家做的小菜。”

    “哎,这一年可没少占你家的便宜。”

    文老先生呵呵笑着将那个小竹篮拿起,喊了个小伙计,让他篮子里的东西拿到后院厨房去。一边逗趣着青果。

    “应该的,”青果脆声道,稍倾,轻声说道:“文爷爷,我们家年后可能要搬镇子上来了,到时我给你做菜吃,我做的菜很不错的!”

    “好,好,好。”文老先生一迭劲的点头,笑眯眯的说道:“文爷爷等着啊。”

    不多时,伙计拿了空篮子回来,青果正要伸手去接,文老老先生却是抢在她前面接过篮子,然后从柜台里取了个油纸包,放进篮子里。

    “果儿,这里有几块麦芽糖,你拿着去吃。”

    “哎,文爷爷,不用的。您还是留着给宝儿吃吧!”青果连连推辞。

    宝儿是文老先生的小孙子,最爱吃麦芽糖。

    “宝儿的还有,这些是给你吃的,乖孩子,拿回家跟你姐和哥分了吃。”

    眼见推辞不过,青果只好接了。又见铺子里很忙,她也不好意思呆太久,跟文老先生又说了几句话,这才转身走了出来。

    罗兴祖和林氏等在铺子外,一见青果走出来,便迎了上前。

    “果儿,我们现在去买肉吧,肉要早点买才新鲜。”

    “行,那我们去肉铺子吧。”

    青果拿出篮子里的油纸包,将里面不多的几块麦芽糖拿出来,一一分了。

    “果儿,娘不吃,你们吃吧。”林氏推开青果递糖的手,笑着说道:“这糖粘牙。”

    青果哪能不知道林氏这是不舍得吃,当下便将糖往林氏嘴里放,一边说道:“娘,就吃这一块。”

    林氏没法,只得就着青果的手将那块糖吃了,青果又如法炮制的喂了罗兴祖一块。

    “果儿,真甜。”罗小将眯了眼睛说道。

    麦芽糖跟霜糖一样,都是精贵的东西,这是果儿自打穿越后第一回吃。甜的东西总是特别容易让人产生幸福感,她学着罗小将的样子,眯了眼睛点头说道。

    “是啊,真甜!”

    镇上卖肉的就只有张屠户一家,因着孙寡妇的关系,买肉的时候,罗小将一直板着个小脸。张屠户哪里会去注意一个孩子高不高兴,一听罗兴祖说要买二十斤肉,顿时便高兴的不行。

    “二十斤,哎呦,兴祖兄弟,你这一年可是赚大发了!”张屠户一边挥着手里的刀砍肉,一边跟罗兴祖闲聊道。

    “赚什么啊!庄户人家混个温饱罢了。”罗兴祖说道。

    张屠户将切好的肉过称,往罗兴祖递来的篮子里放,“兴祖兄弟,这十里八乡,一口气称二十斤肉的可不多见,你这要还只是温饱,那我这就真是要饭的日子了。”

    “二十斤肉,十四文钱一斤,一共是二百八十文钱。”青果将数好的钱递给张屠户,对罗兴祖说道:“爹,走吧,不是还要买只鸡吗?”

    “哎,这就走。”

    罗兴祖乐呵呵的提了篮子便要走。

    “等等,兴祖兄弟,你买了这二十斤肉,这根大骨头我搭你吧,回家熬锅汤喝喝也不错。”张屠户将一根大筒骨扔进了篮子里。

    “哎,这怎么好……”

    青果原本就想顺根骨头的,只是见张屠户话得说浮燥,罗小将又一脸的不高兴,她才说走,眼下白送上门的便宜,哪里会不占,二话不说,扯了罗兴祖就走。

    离了肉铺子,再走几步远就是卖鸡和鱼的。

    林氏选了只一看就养了三、四年的老母鸡,罗小将却指着只毛色鲜亮的大公鸡嚷着,要买那只。

    “娘,公鸡好,公鸡的毛还能扎鸡毛掸子呢!”

    林氏笑着嗔了罗小将一声,笑道:“公鸡肉糙,还是母鸡好,等会买点香菇到时一起炖了香。”

    好吧,这种事情上面,青果觉得还是林氏更有发言权。

    鸡买好,顺便将鸡蛋也买了,又买了条四斤多重的大草鱼。青果到是发愁,这么大条鱼,难道真要从正月初一吃到十五?

    “前面有杂货铺子,我们去把糖买了,就去小桃家吧。”林氏指着前面的铺子说道。

    一行人又浩浩荡荡的去了杂货铺子,买了一斤霜糖,一斤麦芽糖,林氏又另外选了红著粉条和干蘑菇各称了些。

    到这,年货就算是置办齐全了。

    “走,去看你三姨去。”

    因着是年底,林氏也猜到林小桃肯定是在铺子里帮忙,一家人到得炒货铺子里时,果然便看到林小桃和黄保忠正招呼着各人。

    “小桃。”

    “大姐,你咋来了?”林小桃一把扔了手里的称,转身就迎了出来。

    黄保忠因为有客人在买东西,他回头打了声招呼就继续着手里的买卖。

    “你先忙你的,姐跟你姐夫来办些年货,顺便来看看你。”林氏说道。

    林小桃睃了眼正忙着的黄保忠,笑嘻嘻道:“没事,保忠哥忙得过来,姐,我给你们倒杯热水喝。”

    林氏也没阻止,她目光随着林小桃转,眼见林小桃整个人比上回她看到又清减了不少,忍不住就轻轻的叹了口气。

    “姐,姐夫,喝口热茶吧。”林小桃招呼着林氏和罗兴祖,又回头对青果三姐弟说道:“果儿,想吃什么自己拿,不用客气的。”

    “知道了,三姨。”

    青果笑着去抓了把葵花子,她知道,她要是什么都不抓,林小桃心里肯定不高兴。

    罗兴祖见黄保忠一个人有点忙不过来,就上前去搭手,让林氏和林小桃姐妹俩说着悄悄话。

    林氏一时间,却是不知道怎么开口才好,反到是林小桃先开的口。

    “姐,娘她怎么样?我有好些日子没去看她了,她身子还好吧?”

    “挺好的,娘有爹看着,你放心好了,到是你,你怎么样?”林氏目光担忧的看着林小桃。

    林小桃脸上的笑僵了僵,但很快又恢复自然,笑着说道:“我挺好的啊,没什么事,你不用担心,让爹和娘也不用担心。”

    林氏叹了口气,握住林小桃摆放在膝盖上的手,倾了身子,轻声问道:“还没消息?”

    林小桃愣了愣,等明白过来后,脸上绽起一抹涩笑,轻轻摇头。

    林氏默了一默,稍倾,沉声道:“别急,你还年轻……”

    “姐,我不着急。”林小桃说道:“我想过了,只要保忠哥待我好就行了,往后,孩子养在我跟前,我真心实意待他好,把他当亲生的一样对待,他大了也会孝顺我,待我好的。”

    林氏听得心头泛酸,那能一样吗?他亲娘就在一边待着,你就是挖心掏肺的待他好,他又能还你几分?

    可是这话,她不能跟林小桃说,她只能忍了心中的酸涩,点头说道:“是这么个理,没事,有保忠护着你呢,保忠不护着你,你还有姐。”

    林小桃点头。

    好不容易空了下来,黄保忠喝了口水,对林小桃说道:“小桃,我看中午我们也不家里去吃了,你去高家酒楼叫几个菜,我们一起在铺子里吃吧。”

    “哎,我这就去。”林小桃说着要便起身。

    “不用,不用。”林氏一把扯住了林小桃,“我跟你姐夫说好了,我们中午家里去吃。”

    “这怎么行啊!”林小桃不高兴的说道:“姐,你一年难得来趟镇上,也不来看我,好不容易来了,怎么能饭都不让你吃呢!”

    林小桃坚持要留林氏吃了中饭再走,林氏坚持也们一家回家去吃。

    青果三姐弟坐在边上嗑着瓜子,呵呵笑着。

    “果儿,我打赌,娘肯定赢不了三姨。”罗小将轻声说道。

    “嗯,我也觉得娘最后肯定得依了三姨!”青萍附合道。

    “这还用说吗,肯……”青果的话忽然就顿在了那。

    她话一顿在那,青萍和罗小将都不由自主的抬头朝她看,这一看,才发现青果的目光僵硬的看着门外,于是,姐弟俩又同时朝门外看去,这一看,两个人也僵住了。

    门外,站着个十六、七岁做妇人妆扮的姑娘,肤色微黄,细眉细眼。身材丰润,穿了件绯红衣的棉衣,正一脸好奇的打量着屋里的人,见青果三姐弟朝她看来,她扯了唇角,给了三姐弟一个浅浅的笑。

    “小桃姐,他们是……”

    林小桃听到这声音,身子忽然就僵了僵。

    林氏先是一愣,续而一把将林小桃扯到一边,目光锐利的朝提着个篮子往里走年轻妇人看去。犹疑的问道:“小桃,她是……”

    林小桃脸色白了白,抿了抿嘴,正要开口。黄保忠却是突然冷了脸,对年轻妇人说道:“谁让你来铺子里的,不是跟你说了,没事别来铺子。”

    年轻小妇人脸上生起一抹委屈的神色,低了头,轻声说道:“是娘让我来的,说现在年底了生意好,怕是你们没时间回来吃饭,让我一道把饭给送过来。”

    话落,将手里的篮子往前送了送。

    “娘?!”林氏一把扯住了林小桃,急声道:“她是谁?她喊谁娘?”

    林小桃被林氏扯得身子一晃,脚一软差点便摔倒。

    “桂花,你这是干什么,有话好好说。”罗兴祖连忙上前制止林氏。

    林氏挣开罗兴祖,她朝黄保忠看去,“保忠,小桃不说,你告诉我,这个姑娘是谁?”

    黄保忠神色讪讪的看着林氏,嘴巴张了几张,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保忠哥……”

    “你闭嘴!”黄保忠回头对着年轻小妇人喝道。

    年轻妇人脸色一阵涨红,抿了抿嘴,默然的退到了一边。

    到得这个时候,或许青萍和罗小将还懵懵懂懂,但青果却是明白了这个年轻小妇人的身份。她,应该就是黄保忠的母亲,刘氏说的那个远房亲戚吧?

    可是,明明是说年后的,为什么……

    “保忠,你不应该给我一句话吗?”

    “姐,你别怪保忠哥。”林小桃挡在黄保忠跟前,前一刻还笑意盈盈的脸上,此刻,已经是泪流满面,她泪眼迷蒙的看着林氏,摇头道:“不怕保忠哥,是我没用,是我……”

    “小桃!”林氏恨恨的拍打着林小桃,一边拍打一边哑了嗓子骂道:“你怎么就这么傻,这么傻啊你……”

    打着打着,便变成了抱着林小桃哭。

    “桂花,你这是干什么啊,你……”

    罗兴祖要上前拉林氏,被黄保忠给拦住了。

    “大姐夫,你别……”

    别什么,黄保忠说不出来,他只是觉得,让林小桃哭出来,或许更好。

    姐妹俩抱头痛哭。

    黄保忠和罗兴祖垂了眉眼,站在一边,好在这个时候是午饭的时间,没什么人来买东西。

    青果在想清楚那年轻小妇人的身份后,就一直留意着她的动静,眼见,林氏和林小桃抱头痛哭,年轻小妇人撇了撇嘴角,微垂的脸上是满满的不屑,青果心里“咯噔”一声,暗道不好,这个女人,看样子是个不省事的!

    好不容易,林氏止了哭,又劝着怀里的林小桃。

    青萍懂事的去后厢房打了盆水来让她娘和林小桃洗脸。

    林氏这才重新坐下,却是看也不看一侧黄保忠一眼,只对林小桃说道:“你婆婆明明跟爹说,年后才抬进门,现在才是什么时候,怎么就……”

    林小桃苦笑道:“现在离过年还有几天,迟一天和晚一天进门,又有什么区别?”

    青果暗暗点头,既然始终都是纳妾,早一天和晚一天还真没什么区别!只是,三姨啊,你斗得赢这女人吗?

    林氏叹了口气,压低声音说道:“那有没有把事情都讲明白,将来有了孩子,是要养在你名下的。”

    林小桃点了点头。

    林氏看着低垂着脸,整个人好似霜打的茄子一样的林小桃,那句,“想开点,说不得明年就能生个自己的孩子”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要是过得不痛快,就让人捎信给姐,姐让小将来接你。”

    林小桃点头。

    林氏还想说几句什么,只是到了这个程度,真心是说什么都苍白无力!

    年轻的小妇人见没人理会她,眼珠子一转,便赔了笑脸上前,对青果三姐弟说道:“你们是小桃姐的外甥女吧?长得可真好。”

    林小桃皱了皱眉头,不高兴的撩了眼小妇人,偏生小妇人却是根本就没反应。到是一直留心着林小桃的黄保忠给发觉了,他当即便发了话。

    “三凤,你回家去,这里没你什么事。”

    “保忠哥,那这中午饭……”刘三凤犹疑的朝黄保忠看去。

    “饭放这,你先回家去吧。”黄保忠不耐烦的说道。

    刘三凤不敢惹黄保忠不高兴,应了一声,撩了眼脸色难看的林氏和林小桃,想了想,上前轻声说道:“小桃姐,那我先回去了。”

    林小桃木然的点了点头。

    刘三凤,这才转身往门外走。

    她一走,林氏就抬头对黄保忠不无担忧的说道:“保忠,不是我做大姐的人挑拨是非,我总觉得这个人心思不正,小桃怕是要吃她的亏。”

    黄保忠连忙表态,“大姐,你放心,我说了,我会护小桃的,我肯定不会让小桃吃半点亏。”

    林氏还想再说,她身边的罗兴祖扯了扯她的袖子,示意她别再说了。

    青果到是能明白她爹的意思,姐妹再亲,你也不能管人家的家事吧?更何况是屋里的事!只是,她娘的担心,青果却是深表同意。

    “娘,您别担心。”青果脆声说道:“我三姨夫要是护不住我三姨,给我三姨受委屈了,那咱们就把三姨接回家呗,我们三姐弟给养着。”

    “就是,娘,您别担心,我大了我会孝顺我三姨的。”罗小将大声说道。

    一袭话,说得林小桃破啼为笑,一把将罗小将和林小桃给搂在怀里,分别在两人脸上使劲的亲了两口。

    “我的乖外甥喂!”

    黄保忠在一边呵呵笑着,说道:“哪呢,哪里我就护不住了!”

    青果哼了哼。

    她可是记得黄保忠当初信誓旦旦说过不纳妾的,可现在不是照纳不误?不但纳了,还豋鼻子上脸了!可见,男人的话,真的不能信,信了母猪都会上树!

    这样闹了一场,林氏越发不肯留下吃午饭。

    林小桃没法,只得依依不舍的送了林氏她们上路,还不忘叮嘱林氏。

    “姐,别跟爹和娘说我的事,他们知道了,也只是跟着伤心,我这里,反正已经是这样了。”

    林氏点头,“知道了,你回去吧。有事让人捎个信来,有委屈别受着,你是有娘家的人!”

    “哎,我知道。”

    罗兴祖也将黄保忠拉到了一边,小声的劝着。

    “保忠啊,虽说为着子嗣,你这样做,无可厚非。可是,小桃是我看着长大的,她是个好姑娘,你可千万别伤了她的心啊!”

    “姐夫,你放心吧。”黄保忠说道:“我跟我娘说了,孩子一生下来,就抱给小桃养,三凤愿意在我们家呆着,我就养着她,不愿意,我给她五十两银子,让她另寻良人。”

    罗兴祖听得连连点头。

    “你能这样想就好,回头果儿她娘那,我会好生开解一番的。你也别生她的气,她就是心疼小桃……”

    “我知道,姐夫,我不生气。”

    好不容易把话说完,青果一行人上路的时候,她已经是饿得前胸贴后背。

    罗兴祖和林氏走在前面,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什么,显然有些话是不想让青果她们听到,便拉开了距离。

    青萍扯了把青果,轻声说道:“果儿,我总觉得那个叫三凤的女人不是省油的灯,我三姨怕是得在她手上吃亏。”

    “我也有这感觉。”罗小将连忙补允道:“那女人的眼睛看人跟刀子似的刮人,嘴唇皮又薄,笑起来,渗人的慌。”

    “没事。”青果笑了,安慰两人道:“反正过完年,我们就要搬镇上去了,到时,还不怕看不住三姨?”

    听青果这样一说,两人一想也是,到时离得近,真有个什么事,立马就能赶到了。

    而罗兴祖跟林氏说的也正是这事,只是内容不同。

    “桂花,小桃这事,你得瞒着岳父岳母。”

    “怎么瞒?”林氏语气低沉的说道:“我这心里,到现在还跟刀割的一样,你没看我家小桃瘦成什么样了?一身除了皮,就是骨头了。”

    “哎,我知道你心疼小桃。”罗兴祖轻轻叹了一声,接着说道:“可这事,你也怪不了保忠不是?要是小桃能生个一儿半女的,哪还有今天这出事。”

    “我……”

    林氏只觉得嘴里阵阵发苦。

    是,子嗣是天,女人没了子嗣就是死路一条,可是三年夫妻,难道就一点感情都没有?

    见林氏气得脸色发白,罗兴祖连忙一迭声的说道:“哎,你这是干什么啊?你何苦把自己气得这样,我这不是担心你吗?我嘴笨,我不说了,你别气了,别气了啊!”

    林氏一撇头,眼里的泪哗哗的便掉了下来。

    “我跟巧巧一人给一个给小桃也好啊,老天,怎么就这么不长眼!”

    青果听到林氏负气的话,由不得便苦笑。

    哎,娘啊,你难道不知道有句话叫,天若有情天亦老,月若无恨月长圆吗?生育问题几千年以来,就是一个大问题。她为难着的不仅是男权社会的女人,便是几千年后那个男女平等的时代,不能生育,也是一个女人的灭顶之灾!

    为了打破这沉闷的气氛,青果只得彩衣娱亲。

    “哎,饿死我了。”青果对独自气苦的林氏说道:“娘,我们去外公家吃午饭吧,我都快饿趴下了。”

    “都是娘不好,早知道,就该给你们买几个包子在路上吃了。”林氏自责的说道。

    “没事,娘,反正我们就快到外公家了。”罗小将在后面说道。

    照林氏的意思,她其实不想去自家爹家,她是个藏不住事的人,可是,就像小桃说的,这事既便让爹知道了,也只是多增加一个人伤心罢了。

    “果儿她娘,”林氏对罗兴祖说道:“要不,等会你把东西送进去,我带果儿她们回家去。”

    林氏还是想做一只驼鸟。

    罗兴祖正欲点头,青果却不同意了。

    “娘,我真的饿得走不动了,我们去外公家吃饭吧。”

    “果儿,你娘她……”

    “我知道,娘怕外公知道三姨夫纳妾的事,可是,我们瞒着,别人就不会跟外公说吗?”青果说道。

    这个问题,青果其实早就想了,现在是年边,各村都是去镇上置办年货的。那个刘三凤一看就是个不安份的,肯定没少往炒货铺子里跑。与其林善文从别人嘴里听到了,还不如让林氏告诉他,这样心里也有个准备。

    “可是……”

    “哎呀,没什么可是的。”青果摇头道:“纳妾又不是今天才提起的事,我到是觉得早点让外公和姥姥知道好,这样,就算是三姨有个什么委屈回娘家,她们也不会一味的责怪三姨,是不是?”

    林氏听得点头。

    自家的爹娘是什么样的人,她还是知道。

    但凡,三个女儿跟女婿有什么争吵,总是先不分青红皂白的把自己家女儿骂一顿。林小桃是小女儿,打小是让她和巧巧宠着长大的,脾气倔起来的时候几头牛也拉不回。纳妾这样大的事,她心里能没有委屈?

    这样想着,林氏不由附合了青果的话,说道:“果儿说得有道理,这事还是我跟爹和娘说的比较好,省得他们从别处听来伤心不说,还讨气。”

    罗兴祖还能说什么?

    “行,那就走吧。”

    主意拿定了,一家人便往林善文家去。

    赶巧,钟氏正准备做午饭,忽的便听到“姥姥”的喊声,她连忙对帮着烧火的林正达说道:“好像是果儿和小将来了,你去看看。”

    “哎。”林正达走了出去,果然就看到青果一行人,连忙回头对钟氏说道:“娘,是果儿她们,我大姐也来了。”

    钟氏把手里东西一放,走了出去。

    “怎么这个时候来了?饭还没吃吧?”

    “姥姥,我都快饿死了,您中午可得多做些饭。”罗小将抱着肚子瘫在竹椅里说道。

    钟氏一愣,不由朝林氏看去,等看到罗兴祖挑着的箩筐时,问道:“你们从镇上回来?”

    “嗯,去镇上办了些年货。”林氏说道。

    钟氏不由便奇怪的问道:“没去小桃那?”

    “去了。”

    “那小桃咋没留你们吃饭?”

    “留了,我没肯。”

    钟氏一头雾水。

    林氏这个时候不想说事,便催促钟氏说道:“娘,还没做中饭吧?那我帮着您做吧。”

    “哎!”

    钟氏仅管还有话想问,但看到饿得不行的青果三姐弟后,没再耽搁,转身进了厨房。林氏略一顿后,跟着走了进去。

    林正达则一溜烟的去菜地里将林善文喊了回来。

    罗兴祖正将箩筐里肉和酒搬出来的时候,林善文回来了。

    “岳父,这是我们买给您们过年的东西,东西不多,您们别嫌弃。”

    林善文看着墙角的两坛子酒,一刀肉还有油纸包着的略有散落的霜糖,连忙上前要把东西放回筐里。

    “你们也不容易,买这么多东西干什么?拿回去,给你爹和娘分些,我这里不用。”

    “我爹和娘那里有,您留着,这就是给您们的。”罗兴祖拦了林善文。

    推辞一番,眼见推辞不过,林善文便没再坚持,而是让林正达倒了两碗热水来,招呼罗兴祖坐下喝茶。

    林善文探头看了看厨房的方向,压了声音问道:“你们去镇上,咋没在小桃吃口饭呢?”

    罗兴祖默了一默,他是个男人,又是个女婿,有些话,林氏方便说,他却是不好说的。想了想,回道:“果儿她娘不肯。”

    “小桃跟桂花最要好,桂花难得出趟门,就算是桂花不肯,小桃也不会让她姐就这样饿肚子回来啊?”

    “……”

    罗兴祖怔怔的看着林善文。

    “是不是有什么事?”林善文叹息一声,说道:“有事你就说吧,我这把年纪了,什么没经历过。”

    “唉!”罗兴祖叹了口气,闷声说道:“保忠纳妾了!”

    “就为这事?”林善文不由便有些嗔怪林氏,“保忠要纳妾的事,桂花早就知道了,这怎么能怪到小桃头上,桂花她……”

    知道林善文是误会了,以为林氏是因为生气才怄气不吃饭的,罗兴祖少不得又叹了口气,解释道:“岳父,桂花见着保忠纳的那个妾了!”

    “哦……啥?”林善文豁然抬头朝罗兴祖看来,瞪了眼,颤着嗓子问道:“见着谁了?不是说年后吗?怎么就……”

    罗兴祖脸上扯起一抹僵硬的笑,没再出声。

    林善文哆嗦了唇,半天没说出一个字,浅灰的眸子里满满的是说不出的忧虑和难过。

    “岳父,您别难过,保忠他待小桃还是好的。”罗兴祖劝解着林善文。

    林善文摆手,多了个人在中间,好和不好,哪里是那么简单明了的事!

    厨房里,钟氏手里的菜刀此刻也“哐啷”一声,掉下了案板,差一点便落在她脚背上。吓得林氏跳起就扑了上前,一迭声的问道:“有没有伤到哪里?您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快让我看看。”

    钟氏按住林氏的手,眼里嚼着泪抬头看着她问道:“你说,你看到了保忠纳的那个妾?”

    林氏点了点头,吸了吸鼻子,轻声劝道:“小桃不让我跟您和爹说,她怕您和爹担心。”

    钟氏捂着脸就蹲了下去,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她这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过得了就过,过不了,就把她接回来,我们家又不是没人。”林氏擦了把脸上的泪,没好气的说道:“正达、方达不养她,我养她!”

    “你住嘴。”钟氏胡乱的擦了把脸上的泪,站起身,一边继续切着案板上的菜,一边说道:“你先把自己的事捋顺了再说。”

    林氏张了张嘴,终究没再说话,坐回灶前烧火,眼里的泪却是止也止不住的往下流。

    做女人,怎么就这么难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文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阁并收藏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