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书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二月二,龙抬头。

    青果家选了这个日子送罗小将入学。

    因为入学是人生中与成人、成亲、身死相提并论的大事,所以这入学除了要择良辰吉日外,还要举行隆重的仪式和典礼。

    入学用品是要自备的,一般人家也就是一套学习用的桌椅和文房四宝,讲究的人家不仅有书笔文物、茶壶盖碗、手炉脚炉等还带着随身侍候的书僮。当然祭拜圣人的礼物也是不能少的!

    罗小将抱了只大红公鸡,穿了双大红木屐由林氏和罗兴祖陪着去了裴家学堂。

    裴家学堂是由青阳镇的富户裴员外出资兴建的,坐馆的先生也有别于一般的先生,裴家学堂的先生是个举人,姓施,是元狩七年的举人,只可惜此后三年一次的春闺次次名落孙山,一气之下便不再应试,而出来坐馆授学。

    本来裴家学堂只收裴家弟子,但因为裴家人口不盛,子弟资质也不突出,施举人便跟裴员外建议,不如再向外招收些资质或家世不错的孩子,以后这些孩子有出息了,也会念着他的好!裴员外是个与人为善,便应承了下来。

    照理青果家还要设宴款待施举人,但因为施举人是裴员外家请来的先生,不接受宴请。青果便让厨子做了一桌席面,算着时间送去了学堂。

    下午,罗小将额上顶着一点朱砂回来的时候,青果愣是没忍住,笑了前俯后仰把个罗小将气得捏着拳头冲她吼了半天。

    “不许笑,不许笑,听到没。”罗小将跺着脚吼道:“先生说这是朱砂开智,寓意从此眼明心明,好读书,读好书。”

    “好,好,我不笑,不笑。”

    青果说着不笑,可抬头对上罗小将额间那点朱砂,再看他梳着的双髻,活脱脱一个红孩儿的扮像,哪里还忍得住,又是一阵忍俊不禁。

    只把个罗小将气得,恨不得上前按着她揍!

    林氏在一旁看不过眼,上前扯了把青果说道:“不许欺负你哥哥。”

    呃!

    青果很是无辜的看着林氏,怎么,她看起来很恶霸吗?

    “小将,来,快把这汤喝了。”青萍从后院端了一盏鸡汤出来,“一直给你灶上温着呢,快喝了,都说读书很辛苦的。”

    罗小将瞪了眼青果,朝青萍走去,大声说道:“姐,还是你最好,不像果儿那个坏。”

    被人定意为“坏蛋”的某人摸了摸鼻子,悻悻然的垂了头,乖乖的算她的帐去了。

    从这天起,罗小将便过上了寅时起,酉时归早出晚归的生活。

    虽然生活在镇上,但罗小将中午并不能回家吃饭,都是一大早林氏做好给拿个食盒装了,让他带去学堂。因着他带的饭食总是花样百出,他又是个大方,往往拿出来跟大家分了吃,因为罗小将在裴家学堂很是混得开。

    因为是初入学,罗小将从学“方块字”(书写在一寸多见方纸上的楷书字),开始入手,只有等他能识千字以后,才可以跟着施举人学“四书”。

    这就是施举人不同于别的先生的地方,一般的先生都是从《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入手,而施举人却是从“四书”下手。除读书背诵外,施举人还手把手的教润字,描红,这两样学全了,便可以写映本,进而临帖。

    罗小将的资质并不是特别高,但胜在他肯用心,肯吃苦,因此倒是额外得了施举人的几分喜欢。

    酒楼少了一个罗小将,似乎便有点忙不过来的样子,就在青果想着,是不是该再招个小二时,罗家又来人了。

    只是,青果怎么也不会想到,来的会是罗香菊!

    看到罗香菊的刹那,青果差点便失笑,同时,她深刻理解了,那句人不要脸,则天下无敌!

    “果儿。”

    罗香菊和周世礼两人并肩走了进来,他们身后是垂了脑袋不敢头也不敢抬的罗兴祖。

    青果看了眼大堂内的食客,饭点已经过了,人少了起来。相对的来说,便也没那么忙,林氏和青萍正帮着小二收拾桌上的碗碟,两人听到罗香菊的声音,不由自主的朝青果看过来。

    “姑,你来吃饭吗?”青果抬头对罗香菊笑了笑,对青萍招呼道:“姐,你把靠街的桌子收拾好,我大姑和大姑父来吃饭了。”

    “哎……哎……”青萍一边狐疑的应着,一边赶紧着收拾桌子,轻声跟林氏说道:“娘,果儿不是说不跟我姑她们来往吗?可是……”

    林氏也不知道青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她相信青果是个有主意的,当下便说道:“别管,让果儿来处理,我们按她说的做就是。”

    罗香菊连忙摆手,“果儿,我们不……”

    “姑,你别担心,第一次来我们店的都打八折,我给您也打八折。”青果笑眯眯的说道,末了又指身后悬着的那些菜谱说道:“姑,您要是想不好吃什么,就照这牌子点。”

    罗香菊目光沉沉的挑了眼青果,只可惜青果说完那句话,又低头算她的帐去了。

    “二哥……”罗香菊回头朝罗兴祖看去。

    罗兴祖讪讪的上前,“果儿……”

    “爹,您要是不忙,就去后院帮忙把那些碗洗了吧,这晚上还等着用呢。”青果抬头对罗兴祖说道:“不然,回头娘又要累得胳膊抬不起来了。”

    “哎,哎。”罗兴祖连忙点头,只是人却没动,只是目光隐带哀求的看着青果。

    青果笑了笑,“怎么,爹您还有事?”

    “这不,你姑和你大姑父……”

    “我姑和我大姑父是来吃饭的,爹,您这是打算陪她们吃饭呢,还是打算替她们结帐?”青果淡淡问道。

    罗兴祖没了声音。

    “果儿,你就是这样跟你爹说话的?你有点做人儿女的样子吗?”

    罗香菊当即便不乐意了。

    青果呵呵一笑,将手里帐本随手一合,抬头对罗香菊说道:“姑,您的意思是您要教教我怎么做人儿女的是不是?”不待罗香菊开口,她声音一提,略为大声的说道:“正巧,我也想问问姑,您是怎么给人做兄妹,给人做姑的。要不,我们把这话说道说道?”

    “果儿……”罗兴祖连忙打岔,“果儿,你姑和大姑父来一趟不容易,你……”

    “我怎么样?”青果目光凉凉的朝罗兴祖看去。

    罗兴祖不吱声了,步子一退,缩到了周世礼身后。

    周世礼扯了把罗香菊,罗香菊瞪了眼青果,往边上让了让,让出了身后的周世礼。

    “果儿,你是不是对你姑和我有什么误会?”周世礼笑着对青果说道:“一家人,有什么误会把话说开了,就还是一家人。”

    青果笑了笑,抬头看了周世礼,“大姑父,桐花是怎么死的?”

    周世礼脸上的笑一僵,稍倾扯了扯嘴角,想找个借口把话搭过去时,青果却是“嗤”笑一声,目光淡淡的撩了眼罗兴祖后,对周世礼说道。

    “算了,这种事也没什么好说的。对了,大姑父你来了,有件事,也该是让你知道,你知道了,还请你回去与大伯父、三叔,小姑他们都说一声。”

    周世礼眉头一皱,看向青果问道:“什么事?”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爹和我娘和离了!”

    “扑通(啪)”一声,站在周世礼身后的罗兴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不可置信的看着青果,哆了嘴唇说道:“果……果……”

    周世礼神色一变,飞快的跟罗香菊交换了一个眼色。

    罗香菊面色微沉,眉目轻拧,目光锐利的盯着青果看,“果儿,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青果笑了笑,她当然知道她在说什么!她不但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还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姑……噢,不对,我现在不应该喊你姑了。”青果笑道:“其实早就不应该喊了,好在现在还来得及。”

    青果眉梢轻扬,对着罗香菊灿烂一笑,“周太太,你看,要不要把我爹和我娘的和离书拿给你看看?”

    “周太太?”罗香菊目光狰狞的看着青果,“你喊我周太太?”

    “不然……”青果翘唇一笑,脆声道:“我喊你周夫人?那可不行,夫人是要夫家有官身的,周太太,你可不能让我做犯法的事!”

    罗香菊已经是气得整个身子都在颤了,她抬手指了青果,“罗青果,你……你……”

    青果撇了撇嘴,似笑非笑的迎着罗香菊,虽然什么都没说,但那个笑却是将一切说尽。没错,我就是在讽刺你,我就是在踩你,怎么样?你气吗?气死拉倒!

    周世礼把罗香菊扯到一边,肃沉了脸对青果说道:“果儿,你把和离书拿出来,我看看。”

    “你看?”青果呵呵一笑,冷声说道:“你合适吗?”

    “你什么意思?”周世礼眉目间已不是用阴沉来形容。

    青果皮笑肉不笑的撩了眼面色难看的周世礼,对一侧懵了的青萍喊道:“姐,你来看下柜台。”

    “哎!”青萍应着,垂了头走上前。

    青果抬头对周世礼和罗香菊说道:“周太太,我这是打开门作生意的,你二人往这一站,怕是要影响我生意,既然你们不是来吃饭的,那有什么话,我们出去说吧。”

    也不管罗香菊和周世礼是个什么意思,青果率先拾脚走了出去。当然,出去之前,没忘了拿样东西。

    周世礼扯了把气得全身都颤抖的罗香菊,紧跟着青果走了出去。

    如同被雷劈了的罗兴祖扶着柜台慢慢站了起来,目光茫然的在大堂里扫了一眼,最后跟正朝她看过来的林氏撞了个正着。

    “桂花……”

    林氏撇了眼,继续收拾着手里的桌椅。

    罗兴祖一僵,续而又朝青萍看过来,哆了唇问道:“青萍,这……这是怎么回事。”

    青萍还觉得奇怪呢!

    不过,她现在学乖了,青果要干的事,她还是附合的好,不然倒霉的就是她。

    “我不知道,爹,您去问果儿吧。”

    门外,罗香菊一把甩了周世礼的手,对青果骂道:“罗青果你有没有人样?你娘就是这样教你……”

    “周太太,这要说起来,我娘还真没你娘会教,您看,您是个连侄女的命都能算计的人。这本事,这天底下怕是也没几个能跟你比吧!”青果一脸讥诮的说道。

    “你说的什么疯话!”罗香菊抬手便要往青果脸上扇去,一边嘴里骂道:“小蹄子学人做几天生意,就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只是她那手还没招呼到青果脸上,便被青果一侧脸给躲过了,眼见罗香菊还要挥手,青果冷声道:“周太太,你要是再动手,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到要看看你怎么个不客气法!”罗香菊咬牙道。

    话落,一手去抓青果,一手便要往青果脸上继续招呼。

    “二狗子。”

    青果一声历喝。

    没等罗香菊反应过来,便看到角落里忽然就窜出几个半大的孩子,一身脏乎乎的,那些孩子呼啦一下,上前抱住了罗香菊的脚,脏兮兮的脸对着罗香菊,黑乎乎的手更是伸到了罗香菊的脸前。

    “太太,行行好,给点钱吧。”

    罗香菊先始没反应过来,一反应过来,顿时便被这几个叫化子身上的臭味给熏得作呕。

    “啊……放开,放开我……”她连喊带踢的想要挣脱这几个化子,一边回头对身侧的周世礼喊道:“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上来帮我。”

    周世礼反应过来,上前拎了小乞丐便往一边扔,嘴里骂道:“小要饭的,快松手,不松手,打死你。”

    青果撇了撇嘴,目光朝抱着罗香菊双脚的小乞丐眨了眨。那小乞丐黑黑大大的眼睛一眯,抱着罗香菊的手一紧,身子往地上一赖,张嘴就喊了起来。

    “打死人了,要打死人了,快来人啊……”

    罗香菊看着那些黑乎乎的手在她身上摸来摸去,好几次更是感觉脸上也被摸了几把。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越发尖了喉咙喊起来。

    “啊,放开我,快放开我……”

    青果眼见得有人围了上前看热闹,她扯了嘴角,冷冷一笑,大声说道:“周太太,这几个小乞儿不过是讨口饭吃,你何必这样不依不饶呢?这又是喊打又是喊杀的,心也太狠毒了吧?”

    正手忙脚乱帮着罗香菊对付那些乞儿的周世礼,听到青果这话,手一顿转身便对青果吼道:“罗青果,你小小年纪就这么恶毒,大了是不是就得弑母杀父啊!”

    青果“嗤”笑一声,对周世礼说道:“周老爷你这话说得真好笑,我原也不过是好心劝周太太几句,没必要跟几个乞儿过不去。怎么就变成我恶毒了?照你这意思,我眼看着你把这几个乞儿打死了,那才是好人?”

    话落,回头对围观的众说道:“大叔大婶们,你们可都看到了?”

    “看到了,看到了。”

    围观着的人连连附和道,指着罗香菊和周世礼说了起来。

    “瞧你们绫罗绸缎的穿着,打发这几个小乞儿几个小铜板怎么了?这喊打喊杀的,就是县太爷也没你们威风啊!”

    “可不是吗?还是这罗小掌柜菩萨心肠,总是接济这几个小乞儿。”

    “就是,瞧着人模狗样的,连个孩子都不如!”

    周世礼被说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气得像只蛤蟆一样瞪大了眼。

    罗香菊情急之下,总算是回过神来,对一侧的周世礼喊道:“你还愣着干什么,快拿钱出来啊!”

    周世礼连忙去摸口袋,一摸,就僵在那了。

    罗香菊见周世礼僵在那半天没动静,急得就快哭出来了,当即便骂了出来,“周世礼你个孬货,你还傻站着干什么啊,快拿钱出来给他们啊!”

    周世礼涨红了脸,对罗香菊说道:“菊,没……没铜板,都是银子!”

    青果“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她便看到身后罗兴祖正神色惶惶的朝她看来。见青果朝他看去,罗兴祖张了张嘴,但青果下一瞬却是飞快的回了头,继续看眼前的热闹去了。

    不仅是青果失笑,就连围着看热闹的人也齐齐笑出了声。

    更有人起哄道:“哎呦,是银子啊,老爷,要不我给兑些铜板?”

    周世礼还没出声,罗香菊已经尖叫着喊了起来。

    “给他们,都给他们……”

    周世礼不敢违背罗香菊的意思,当即便从袖袋里抓了一把碎银子扔了出去。

    这下子,不仅是抱着罗香菊的小乞儿,就连围着看热闹的人都一窝蜂的扑了上前抢那些碎银子!

    好不容易脱身的罗香菊踉跄着被周世礼扶到了一边,捂着胸口一个劲的干呕,等看到自己一身的新衣满是脏污的黑渍时,胸口又是一阵翻腾。

    “我……我要换衣。”罗香菊对周世礼说道。

    周世礼二话不说,扶着罗香菊便要往酒楼里走。

    眼前却忽的伸出一只白皙小巧的手,周世礼看着拦在跟前的青果,拧了眉头说道:“果儿,你啥意思?”

    青果笑笑,什么也没说,从袖笼里扯出一张折叠得整整齐齐的纸递到周世礼跟前,“周太太可能不识字,这个你念给她听听吧。”

    “果儿,你大姑现在要换衣裳,没功夫跟你瞎扯!”

    “我还要招待客人呢,更没功夫跟你们瞎耽搁。”青果没好气的说道,话落,将手里纸一抖,对周世礼说道:“看看,看清楚了,把人领走,以后别有事没事往我这凑,你们不嫌臊,我还嫌脏了我这地方!”

    “罗青果!”周世礼要不是扶着罗香菊,他怕是都要动手招呼青果了。

    青果哼了哼,看也不看周世礼一眼,一眼睃到人群里看热闹的文秀才,连忙招手道:“文秀才,来帮我把这东西读读。”

    被点到名的文秀才连忙从人群里挤了过来,对青果说道:“我给读一读,你回头给我啥好处?”

    “回头,我店里有新出的菜,第一个请你品偿!”青果说道。

    “成交!”文秀才双掌一拍,然后手一伸,对青果说道:“拿来!”

    青果便将手里的纸递给文秀才,文秀才接过,先是自己一目十行走马观花看了一遍,然后,才清了清嗓子,声情并茂的大声读了起来。

    “盖说夫妻之缘,伉俪情深,恩深义重。论谈共被之因,幽怀合卺之欢。然,现已二心不同,难归一意,快会及诸亲,以求一别,各还本道。愿妻娘子相离之后,重梳蝉鬓,美扫娥眉,巧逞窈窕之姿,选聘高官之主,弄影庭前,美效琴瑟合韵之态。解怨释结,更莫相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伏愿娘子千秋万岁。于元狩年二月十八日青阳镇三坑村人罗兴祖谨立。”

    这年头读书人少,识字人更少,这咬文嚼字的,怕是没几个人听懂。

    “文秀才,这啥意思啊?”青果故意问道。

    文秀才嘿嘿一笑,说道:“意思就是夫妻缘尽名分东西,往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青果点了点头,回头对罗香菊说道:“周太太,你可听清楚了?”

    罗香菊能不听清楚吗?

    但她听清楚了又怎么样?她这会子被那股萦绕在鼻边的气息熏得眼前直发黑,哪里还能管罗兴祖休不休妻!

    “你爹是出族的人,我管他休不休妻!”罗香菊嘶声喊道。

    青果冷冷一笑,淡淡道:“那你这有事没事往我这走,是什么个意思?”

    “我……”罗香菊被青果问得一怔。

    她来这,还不是因为周世礼说要通过她二哥走叶家的关系吗?不然,送她银子她也不来!

    青果没等罗香菊答话,转而对周世礼说道:“周老爷,我爹他是出族的,现在他又休了我娘,而我们三姐弟是跟我娘的,这酒楼也是我娘开的,还请你跟罗家人说一声,往后别再来了,不然……”

    “不然怎样?”周世礼沉了声问道。

    青果笑笑,“说了不就没惊喜了,周太太你说是不是?”

    话落目光意有所指的朝罗香菊身上的那些污渍看了看。

    罗香菊顺着青果的目光往自己身上看,明白过来,顿时气得七窍生烟,指着青果骂道:“贱蹄子,你故意的!”

    “周太太嘴巴放干净点。”青果小脸一沉,目光霍然一历,朝罗香菊说道:“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说话办事不问良心,也用用脑子,别以为谁都是你能算计的。今天,我念在都姓罗的份上,不跟你计较,下回,可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话落,也不管罗香菊什么反应,转身便往里走。

    “果儿……”罗兴祖目光茫然的看着迎面而来的青果,哆了嘴唇问道:“我什么时候写过那东西?为什么我不知道?”

    青果哼了哼,淡淡道:“爹你什么时候能记得清自己做过的事呢?那上面白字黑纸写得清楚,你没写,可上面有你的手指印!”

    “不可能……”罗兴祖摇头,“不可能的。”

    青果笑笑,把手里的休书往罗兴祖眼前抖了抖,“是不是你的手指印?”

    罗兴祖的大拇指幼时被火烧过,指纹残缺不全,休书上的红色指纹中间是一块糊的,只周边螺纹清晰,可不就是罗兴祖的指纹!

    “这……这……”罗兴祖指着青果手里的休书,半天说不出一个字。

    青果收了手,把休书重新四四文文叠好,往袖袋里一收,对罗兴祖说道:“你是现在跟周老爷周太太他们走,还是我把工钱给你结好,你再走?”

    “果儿……”

    罗兴祖不是傻瓜,这休书他今天是第一回看到,自然知道这其中肯定有他不知道原因,这一切都是青果为了惩罚他而弄出来了。但,就算是知道,他又能怎么样?白纸黑字写在那,上面有他的手印,他说得清吗?

    青果没再看罗兴祖,径自进了酒楼,唯一庆幸的就是好在酒楼客人少,不然,这脸真心丢大发了!

    “果儿,”青萍一等青果进了柜台,立刻上前一把抓了青果的手,急声问道:“那休书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青果抬头看向脸色有些发白的青萍,笑了笑问道:“姐,你去问爹吧,我还想知道,他好端端的干嘛要把娘休了呢!”

    “果儿!”青萍跺脚,压了声音说道:“你还想骗我!那休书肯定是你弄出来的名堂。”

    “没错,是我弄出来的名堂!”青果看了青萍,一脸淡漠的说道:“那你现在知道了,你是什么意思?”

    “我……”青萍怔了怔,稍后涨红了脸,急道:“果儿,这……这不是可以开玩笑的事,这万一假戏成真了,怎么办?”

    “这不是假戏成真!”青果一字一句说道:“这就是真的休书!而且,娘也知道的。”

    “什么?”青萍愕然的朝柜台外正一脸平静的收拾着桌椅的林氏看去,稍倾,她摇头说道:“不可能,娘,娘怎么会同意……”

    “娘为什么不同意?”青果朝青萍看去,目光是从未有过的淡漠,“爹的态度你也看到了,今天是大姑,大姑父,明天是大伯小叔叔,后天是谁呢?我们辛辛苦苦的想尽办法赚钱过好日子,难道就是为了养他们?”

    “不是……可是……”

    “没有什么不是,可是的。”青果断然说道:“我说过,谁要拉后腿,我就断了他(她)后腿的手!”

    “果儿……”青萍略带惊惧的看着青果,摇头道:“你这样好吓人。”

    青果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吓人吗?惹火了我,更吓人的事我都做得出来!”

    青萍默了一默,最终什么也没说。

    青果打开装铜板的小箱子,取了个约有两钱重的银锭递给青萍,“这是爹的工钱,你给他送过去。跟他说帐结清了,明天开始不用来酒楼了!”

    青萍看着青果小手里那枚雪白的银锭,犹豫半天也没伸手去接,用近乎哀求的目光看着青果说道:“果儿,不要这样好不好?”

    青果正待开口,旁边却伸出一只手接过了她手里的银锭。

    两姐妹同时抬头看过去,对上林氏略有些苍白的脸。

    “娘……”青萍语哽咽的喊了一声林氏,哽声说道:“娘,你劝劝果儿吧。”

    青果什么话也没说,只是那样安静淡然的看着林氏。

    林氏扯了扯嘴角,对青果说道:“果儿,我拿去给你爹吧,顺便再把他的衣裳收拾下,让他带走。”

    青果点头。

    林氏又看了看青萍,这才转身走了出去。

    屋子外面,罗兴祖正被罗香菊和周世礼一前一后给堵在那。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罗香菊已经顾不得身上的臭味,而是压了嗓子对罗兴祖斥道:“休妻?你现在肯休妻,当初干嘛为了她还闹出族!”

    周世礼的重点却是在叶家的事上,“二舅哥,这酒楼是不是叶家替你开的?是叶家替你开的,你怎么能留给他们呢?你得要回来。”

    “对!”罗香菊斩钉截铁的说道:“把酒楼要回来,他们不是都认准了林桂花那个扫把星吗?你把酒楼要回来,让这几个小蹄子跟着林氏喝西北风去!”

    “是啊,二舅哥。”周世礼语重心长的对罗兴祖说道:“香菊说得有道理,你得把这酒楼要回来,不然,叶家那边你不好交差啊!”

    罗兴祖看着眼前不停翻飞的两张嘴,脑子里好似有无数的密蜂轰轰的叫着,叫得他脑仁子一阵一阵的痛。他不由自主的往前看,目光落在身前一丈外的酒楼里。

    那里,青果正让小二将客人吃过的桌子收了,地上洒了水扫了一遍又一遍。青萍正手里拿着帕子,打了盆水,高挽着袖子,卖力的擦桌子。

    咦,怎么没看到桂花呢?

    罗兴祖往前一步,张嘴就喊了一声,“桂花……”

    “哎呀,二哥!”罗香菊一把扯住了罗兴祖,没好气的说道:“二哥,我和世礼在跟你说话呢,你听到没?”

    罗兴祖不管,他只是一个劲的往前走,想要找到林桂花。

    “桂花,桂花……”

    “二哥!”

    罗香菊一把扯住了罗兴祖,喊道:“你把林桂花给休了,你喊她干什么?”

    “我没有,我没有休她!”罗兴祖大声说道。

    罗香菊气得一把将罗兴祖往后重重一推,“扑通”一声,罗兴祖摔在了地上,他浑浑噩噩的脑子被这样一摔,似乎就清醒了过来。清醒过来的,罗兴祖坐在那半响无语,然后,他便抬手捂住了脸,肩膀不住的颤了起来。

    “不要我了,他们都不要我了……我早该听他们的话的……不要我了……”

    罗香菊看着肩膀轻颤的罗兴祖,眼底闪过一抹厌恶的光芒,下一刻,抬头朝周世礼看去,“我们回去吧。”

    周世礼看了眼捂着脸哭的罗兴祖说道:“二舅哥怎么办?”

    “管他怎么办!”罗香菊恨声道:“瞧他那窝囊废的样,我不管,你走不走?你不走,我走!”

    话落,看也不看周世礼一眼,转身果真抬脚就走。

    周世礼看了眼还坐在地上的罗兴祖,想了想,转身追上了罗香菊。

    见砌底的没了热闹可看,最后剩下的那几个人对着罗兴祖指指点点了一番,便也走了。

    周遭静了下来。

    林氏背着个包袱出来后,便看到罗兴祖头埋在膝盖下,整个人呆呆的坐在那。她往四周看了看,略一顿,抿了抿嘴,朝罗兴祖走过去。

    罗兴祖听到身前有步子声,感觉似乎有道目光落在身上,那道目光怜悯之中又带着淡淡的恨意,让他心生不安,他不由自主的抬起头。

    “桂花……”

    林氏叹了口气,将挎在背后的包袱取了下来,往地上一扔,“这里面是你的衣服。”

    罗兴祖像避毒蛇一样,猛的往后挪了挪。

    不想,下一刻,身前便多了一锭银子。罗兴祖颤着手拾起那锭银子,抬头看向林氏,“桂花,这是……”

    “这是你这个月的工钱。”林氏淡淡的说道:“果儿说了,一两银子的养老钱过几天给你送过去。”

    话落,多看也不看罗兴祖一眼,转身就走。

    罗兴祖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把扯住了林氏的手,急声说道:“桂花,我不走,我没有休妻,那不是我写的,我……”

    “我知道。”林氏慢悠悠的回头,对罗兴祖说道:“那休书是果儿花了十文钱,让别人写的,你睡着了后,我拿着你的手指给按的手印!”

    罗兴祖僵在了那,半响无语。

    良久,才问了一句,“为什么?”

    “为什么?”林氏垂眸,掩尽眸中自嘲,“你自己去想吧,想清楚了,你也不枉生养了她们仨一场!”

    罗兴祖见林氏连一句解释的话也不说,想也不想,便上前一把扯住了林氏。

    “我知道,我知道你们是生气,我还跟她大姑来往,我不跟她来往了。我往后再不跟她来往了……桂花,别赶我走,好不好?”

    林氏抬手拂落罗兴祖的手,“夫妻十几年,你是什么样的性子我清楚的很。你舍不得的!”林氏回头对翘了翘唇角,满目嘲讽的看着罗兴祖,“你如果舍得,也不会闹到今天这地步。果儿也好,小将也好,给了你多少次机会?你在乎过吗?”

    “我……”

    林氏摇头,“不用再说了,你去侍候你那一大家子人吧,从此以后你不必再为难,也没有让你为难的人和事。对了,你的好兄弟已经替你看好了亲事,你就等着做新郎倌吧!”

    不想再跟罗兴祖做纠缠,林氏说完,转身就跑进了酒楼。

    罗兴祖拾了地上的包袱和银子抬脚便追了上去,只是他才到酒楼门口,便有一把扫地拦在了他跟前。

    “你……”

    店小二讪讪的笑道:“罗老爷您别让小的为难,小掌柜说过了,要是我放你进去了,我明天就不用来上工了!”

    罗兴祖脸色一白,抬头朝柜台里一脸安详算着帐的青果看去。

    “果儿,果儿……爹错了,爹答应你,爹……”

    青果把手里的帐本一合,起身走了出来。

    罗兴祖一喜。

    不想青果却是端了桌上放着的一盆剩饭剩菜走了出来,看也不看他一眼,转身就走到了街角一处破败的屋檐下。

    “二狗子!”

    下一刻,罗兴祖便看到那几个之前围着罗香菊的小乞儿跑了出来,兴高采烈的围在青果身边,一口一声“果儿姐”喊得那叫一个亲热。

    “中午先凑合着吃顿,回头晚上,我再另外做几道新鲜的菜犒劳你们。”青果对小乞儿说道。

    为首的那个有着一对黑黑大大眼睛的小乞儿,对青果说道:“不用,果儿姐,这些天要不是你时常把这些剩饭剩菜给我们吃,我们早饿死了。往后,要是有事,你再招呼一声。”

    青果笑着点点头,“你们先吃着,我店里还有事,吃好了,还是把盆放后门口,回头我让人去收。”

    “哎,果儿姐,你去忙吧。”

    青果从街头走了回来。

    罗兴祖连忙上前,“果儿……”

    青果步子顿了顿,朝罗兴祖看去,“爹你不跟周太太和周老爷走,是想要这酒楼?”

    “不是,不是……”罗兴祖连忙摇手。

    青果点头,“不是就好,是的话,我就劝你一句,还是别有这念头好,不然……”

    罗兴祖正打起精神听青果说话,不想,下一刻,青果却是扯了扯嘴角,转身就往里走。

    “果儿,果儿……”

    罗兴祖当即追了上去,只是他才走到酒楼外,就被店小二给拦下了。

    青果头也没回的去了后院,见林氏怔怔的坐在那发呆,她叹了口气走上前。

    “娘,您是不是觉得我挺狠心的?”

    “没有,没有。”林氏连忙摇头,“娘,知道,你是为了这个家,娘怎么会怪你。”

    青果点了点头,她无所谓人家怎么看她,她也不在意跟罗家那些人斗,她只是不愿意把时间和精力花在这些无意义的事上!

    好不容易穿越一回,她没穿成公主、贵妇那样的好命,总不能一辈子就做个穷包子命吧?不论前生还是今世,过好日子是人的本能,也是她的追求!

    “果儿,我刚才好像看到你三姨夫的那个妾了!”林氏忽然说道。

    青果一愣,她们搬到镇上来,因为一直忙着酒楼的事,便没有去看林小桃,现在才忽然想起,林小桃也没有来看她们。不但林小桃没来,就连黄保忠也没出现!这绝对是不正常的!

    ------题外话------

    (包子爹,暂时退场。亲们,如果包子爹改好了,要不要让他回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文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阁并收藏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