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 > 86刘三凤生了

86刘三凤生了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医妃火辣辣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知道青果相去叶府,而且言明是有事相求叶老夫人,林氏娘几个都有些错愕,回不过神来。等回过神来后,当即便问道。

    “果儿,你有什么事求老夫人?”

    “是啊,果儿,你不是说老夫人她不喜欢我们再上门找吗?”罗小将也一脸迷惑。

    青萍则是瑟瑟了半天,沉声道:“果儿,爹他去都没见着老夫人,你去,能见着吗?”

    对于老夫人的态度,青果其实很清楚,并且在罗兴祖已经吃闭门羹的情况下,她还去,委实不是明智之举!但,她却又必须去趟。

    “试试吧!”青果叹了口气说道:“能见着老夫人最好,不能见着……”

    林氏几人瞪大了眼看着青果,等着她往下说,不想青果却是笑了笑,没再往下说。她不说,罗小将原本还想再问,但被林氏扯了一把,罗小将便闭了嘴,只是眉头拧得能夹死蚊子。

    等众人散开,林氏不由便跟林小桃说道:“果儿的心思,我是越来越看不明白了,有时候都觉得她不像是我的女儿,而像是另一个人!”

    林小桃到是能猜到青果去找老夫人的目的,必竟,青果要做油作坊的事,她是知晓的。于是,便劝林氏道:“姐,你别想太多了,要我说啊,果儿就是上天派来让你过好日子的,你踏踏实实的把心放肚子里,跟着她的步子往前走就是。”

    林氏想了想,稍倾扯了嘴角一笑,点头道:“我也是这样想的,果儿就是菩萨送来的!”

    林小桃笑笑,正准备脱衣去歇息,忽的想起件事。

    “姐,我听人说,那个张小凤在家里闹着,说是也要来店里帮忙。”

    林氏闻言,呆了呆,稍倾不由便失声笑了笑。

    “有时候,我真想不明白老罗家的人,这脑子到底是怎么想事的,怎么说的做的,尽是些没脑子的事!”

    可不是吗?

    全三坑村的人都知道,罗兴祖出族了,她林桂花跟罗兴祖和离了,这酒楼别说是老罗家,就连罗兴祖都没说话的份。怎么张小凤还能在老罗家说出大脑进水小脑养鱼的话!

    “姐,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林小桃看了林氏犹豫道。

    林氏回头对林小桃笑道:“这里就我们姐妹俩,有什么该不该的,你说,就当是我们俩闲聊。”

    “哎!”林小桃想了想,便轻声同林氏说道:“杏林村以前有人来铺子里买东西,说起过这张小凤,好像说是人比较轻浮!”

    “嗯?”林氏朝林小桃看去,“这话怎么说?”

    “说是这张小凤啊,就喜欢盯着俊小伙看!村里哪个小伙长得好看点,她都喜欢去搭几句话。那天……”林小桃想着前两天张小凤看文晋昭的那目光,轻声说道:“那天,她来的时候文秀才不是来店里吗?她那目光就跟狗见骨头一样!”

    林氏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

    “姐,”林小桃扯了林氏一把,“不是我做人小气,背后挑人事非。你说我们这酒楼人来客往的,年轻的小伙子,中年的大叔,那是要多少有多少,万一她来了出点啥事,你可没法跟他三叔交待!”

    林氏啐了一声,说道:“我疯了,我才会让她来洒楼。”

    林小桃点了点头,这话她本不该说,必竟她大姐同大姐夫和离的事,这只是权宜之计,如果哪一天,大姐夫真的能改好,一家人还是一家人!现在,张小凤吵着要来酒楼,为着她姐和大姐夫能合好,她是不该说这话的!

    可是……

    林小桃叹了口气。

    “你也别想太多,我知道你是怕我不让张小凤来酒楼,她跟罗兴旺闹得太僵,罗兴旺记恨我就越发记恨你大姐夫,这样,我们就没有和好的一天了!”林氏对林小桃说道。

    林小桃笑了笑,“姐,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原谅大姐夫啊!”

    林氏苦笑着摇头,对林小桃说道:“你也看到了,这老罗家就没个省事的人,算了,我还是跟着果儿几个这样过吧,省心。”

    “姐,现在是省心,可是再过两年,青萍还有小将,果儿几个都要说亲了。到那时,我就怕因着这事,挡了他们的姻缘!”林小桃皱眉道。

    林氏点头,这事她也一直想了很久,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后,她就只能想着,能拖一天算一天吧!

    这边厢,林氏和林小桃两人说着闲话,那边,青萍也在同青果说着闲话。

    “你好端端的怎么就想着要去见叶老夫人?果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们啊?”

    青果翻了个身,对青萍说道:“不早了,睡吧。”

    青萍看着青果微微侧起的背影,咬了咬嘴唇,话语中就带了些不易察觉的伤心和怨忿。

    “我知道,这个家有今天的好日子都是靠着你,我这个做大姐的除了能出上些力,别的什么也做不了,你觉得我没用。可是,果儿,我是你大姐啊!难道有事,问一句也不可以吗?”

    这样的话说出来,青果就是想再装作没事,也不行了!叹了口气,青果翻身坐起,看着侧了脸,紧紧抿着嘴的青萍。

    “为什么说这样的话?难道你不知道这话说出来,会伤姐妹间的感情吗?”

    “会吗?”青萍红了眼眶盯着青果看,“果儿,在你心里还有姐妹感情吗?在你心里,我还是你大姐吗?”

    青果揉了揉额头,那个凡事维护她的大姐,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你觉得我要怎样做,才算是将你当成大姐呢?事事跟你报备,凡事都听你的?”青果看向青萍。

    “我没这么说!”青萍重重道。

    “那你告诉我,我哪里做得不好,让你对我这么大意见?”

    青萍抿嘴不语。

    青果等了一瞬,见青萍不言语,她便不打算再说,虽然说误会有了,就应该尽快解开!可是,当她为这个家拼尽一切,惮尽竭力的恨不得掏拟掏肺,还有人给她找不痛快时!对不起,请让她任性一把。她还真就什么都不打算说了!

    姐妹俩谁也不说话,很快,屋子里静了下来。

    青萍忽然就感觉到一种心慌。

    她有心想向青果解释几句,可是一抬头,却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青果已经躺回了床上,发出均匀的呼声,显然是已经睡着了!

    青萍张了张嘴,只是话到嘴边又被她咽了下去。默了一默后,她抬手擦了把眼睛,钻进被子,侧身看着屋外的一片漆黑,慢慢的闭上眼睛。

    青果是被一阵晰晰沥沥的雨声给吵醒的,睁开眼的时候,便看到屋檐上的雨水如同小溪水一般,沿着鱼麟似的瓦片哗哗的往下流。

    “下雨了!”

    青果揉了揉眼睛翻身坐起,她一坐起,睡在另一头的青萍也醒了,只是,她是等青果穿好衣服下了床后,才翻身坐了起来,拿过自己的衣服沉默的穿了起来。

    林氏和林小桃早就起床了,两人正打扫着楼上楼下,见青果出来了,林氏放了手里的活,走上前。

    “果儿,今天又下雨,看样子客人又不会太多。”

    青果点头,“嗯,那我今天就去趟城里吧!”

    林氏点头,“那我给你收拾下,你看要带些什么去。”

    “不用带什么,回头让小二去趟下洋村取些新鲜的酸咸菜就行了。”

    “行,那我去跟小二说声。”

    青果点头,打了个哈哈去后院的厨房梳洗。

    她一走,青萍闷闷不乐的从屋里走了出来。

    “青萍,过来,帮我一把。”

    有张桌子好似歪了,林小桃想把它移移正,正好抬头看到青萍,但让青萍来帮忙。

    青萍抬头看了眼进了厨房的青果,嘟囔道:“怎么不叫果儿,偏叫我!”

    “嗯?”林小桃朝青萍看去,“青萍,你说什么?”

    “没什么。”

    青萍摇了摇头,上前帮着林小桃抬桌子。

    “青萍,果儿今天要进城,你有什么想要的,赶紧跟她说说,让她帮你带回来。”

    “没有,我能有什么想要的!”

    话落,青萍转身就走。

    林小桃怔在原地,她就是再后知后觉,也知道,这青萍好似有点不高兴!而且这不高兴,好像还跟果儿有关。

    “三姨,你怔在这干什么?”

    罗小将不解的看着怔怔站在那的林小桃。

    林小桃摇头,“没什么,我就是觉得你姐好像不高兴,又不知道她为什么不高兴!”

    罗小将便抬头看去,恰好看到青萍和青果一个出厨房,一个进厨房,两人擦肩而过,一个表情都没有!

    “这……”

    罗小将朝林小桃看去,“她们俩吵架了?”

    林小桃摇头。

    “那是?”

    “我也不知道,好像早上起来,就这样了!”

    罗小将想了想,点头道:“先不管,三姨,你赶紧去给果儿做些吃的吧,叶家不定会留她饭,回头别饿着她了。”

    “哎!”

    林小桃急急去了厨房,打算做几张葱油饼让青果带着上路。

    罗小将看了看天色,拎着自己的东西便准备出门,一回头看到洗好脸的青萍走了出来。

    “姐,你替我拿把大些的伞来,今天雨有点大。”

    “哎!”

    青萍应着,连忙找了把大伞送出来。

    等青萍到了跟前,罗小将又说道:“姐,你送一段路吧。”

    “好!”

    青萍想也没想的,便答应了。

    姐弟俩撑着把伞并肩走了出去。

    青果原本想等雨小些再上路,可左等右等也没等到雨小,看了看时辰,决定不等了。

    “娘,这雨一时半会儿小不了,我还是早些上路,好早些回来吧。”

    林氏也等得心急,点头道:“行,那就早些去,早些回吧。”

    因为是雨天,青果没有雇牛车,而是雇了辆马车,马车后面有木制的蓬蓬,好躲雨!

    青阳镇到兴城,牛车小半个时辰,马车却是时间又缩短了许多。

    等到了城里叶家府门外后,青果跟车主说好,他可以去城里办点自己的事,但事情一办好就必须来这里等她。

    车主自然是高兴万分,必竟青果给他的车钱足够他跑两趟!

    青果收拾了下自己的裙摆,因为是为着见叶老夫人,所以她今天特意收拾了自己一番,青绿色的襦裙,裙角用黄色的线绣了几朵迎春花,上面是一件嫩绿色的小袄,在领口和袖边也绣了几朵迎春花,只是颜色是青绿色的。

    这身衣裳一穿,使得她看起来,清新的就好似雨天里新开的花骨朵!

    门房已经好些日子没见着青果,乍然看到这样一个小姑娘撑着把竹制的桐油伞从阶沿下走上来,身后的流成千万条线的雨,使得她看起来,好似从一副水墨画中走出来!

    一时间,众人齐齐失了反应,直至青果走到跟前,将伞侧身一放,拿帕子拭了把脸上的飘到的雨,绽唇一笑,才有人回过神来。

    叶家这样的大户人家,看门的都是些年轻力壮长相清秀的小厮,平时叶府来往的非富即贵,像青果这样的,还真是不多见。于是便有人上前问道:“小姑娘,这里是叶府,你来谁?”

    青果抬头,对问话的人笑了笑,声音轻脆的说道:“大哥,我找老夫人身边的魏紫姐姐,还烦请替我回禀一声。”

    “哦,你找魏紫姑娘啊!”小厮打量青果一眼,笑了笑说道:“小姑娘,魏紫姑娘可是老夫人身边的红人,不是谁都能见的。你想见她,你得告诉我一声,你是谁,我才好替你回禀吧?”

    “大哥,我姓罗,叫罗青果。”

    “姓罗?”小厮又仔细的打量了青果几眼,末了嘟囔着道:“我记得,前段时间好像也有姓罗的上门,不过他们开口就说要见老夫人。切!真是赖蛤(和谐)蟆打哈欠,口气不小,老夫人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见的?”

    青果知道,小厮嘴里说的姓罗的,肯定就是她爹,罗兴祖,当下便红了脸。

    小厮到没留意她,见她报出了姓名,便笑着说道:“行,罗姑娘,你在这等着,我去替你说一声,至于魏紫姑娘见不见你,那我可不知道了。”

    “谢谢大哥。”青果连忙说道。

    小厮摆了摆手,喊了另一个小厮,让他将青果领去一边的门房,他则转身拿了把伞,飞快的往内院走。

    青果将身上背着的竹篓放下,安静的坐在一边,看着雨下得灰濛濛的天际。

    等了约有一刻钟的时间,青果便看到魏紫撑了把伞,远远的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同身侧的去回话的小厮轻声的说着什么,许是感觉到青果的目光,她抬头朝青果看过来。四目相对,两人同时展唇一笑。

    青果站起,站在了门房边等候,这边厢魏紫才站在屋檐下,收了伞青果便甜甜的喊了一声,“魏紫姐姐,好些日子没见您了,您还好吗?老夫人好吗?”

    魏紫将收好的伞交到身后的小丫鬟手里,拾了裙摆进屋,拿帕子拭了拭脸上的雨水后,才笑了说道:“是好些日子没见着了,我挺好的,老夫人也很好,前些日子老夫人还说起你,不想,今天你就上门了。”

    青果笑了笑,叶老夫人能说起她,自然是因为罗兴祖的上门求见,想来,怕是这说起也没好话吧?!

    “早知道魏紫姐姐和老夫人都念着我,那我就该早些日子来才是。”青果笑着说道:“只是因为忙着酒楼的事,一天天的给耽搁下来,这两天因为有一批新出的酸咸菜,总算是能来一趟了。”

    魏紫顺着青果的目光往她手里看,等看到青果捧出一个青瓷蓝花的盆,鼻尖飘着一股淡淡的酸味时,魏紫眼前一亮,看着青果笑道:“哎,这两天时冷时热的,老夫人正念叨着胃口不大好,想吃些酸酸咸咸的,原本还想着去醉仙楼订几个菜,不想,罗姑娘你就来了。”

    青果不由便咋了舌,暗道:我这来得还真是时候!

    “那魏紫姐姐,要不要我去厨房替老夫人做几道菜?”青果问道。

    问这话,青果其实也就是在侧面打听,叶老夫人愿不愿意见她!

    青果心里忐忑不安,便有些紧张的看向魏紫。

    她之所以提出求见的是魏紫,而不是直接言明想见叶老夫人其实也就是想打迂回战,从魏紫这里下手的意思。

    果不其然,魏紫听青果说她想亲自下厨,脸上的笑便僵了僵,但却也只是一瞬间的事。

    下一刻,她便笑了说道:“行,那就有劳罗姑娘去教教厨房的婆子吧,回头,老夫人能多吃口饭,少了罗姑娘的功劳!”

    青果听得心头顿时便凉了一凉,魏紫这话里的意思,便是叶老夫人并不打算见她!虽然略有失望,但青果却还是不得不打起精神,一脸欢笑的应允了下来。

    魏紫指了个小厮,让他帮着将青果的那盆酸咸菜送去内院的小厨房,她则陪着青果,慢慢的往里走。

    两人一边走,一边说着闲话。

    “说起来,前些日子还出了件怪事。”魏紫一边让青果注意着脚下,一边与青果说着闲话,“有个自称姓罗的男人,找上门说要见老夫人。门房把话回进来,惹得老夫人大发雷霆,把那个回话的打了顿板子不说,就是我们这些身边服侍的也跟着吃了顿排头!”

    青果垂在一侧的手便紧紧的攥了攥,笑了说道:“这人也太不知礼了,别说是老夫人,就是一般人家的内院女子,也没有说同个外男见面的道理。照我说,老夫人啊,就该一顿板子打得那人再不敢上门才好!”

    魏紫睃了青果一眼,然后笑了道:“依着我,也是这么个意思,可是,你也知道我们老夫人最是重规矩的,她总说,外人怎么样她管不着,可是我们叶府的人不能不懂规矩!”

    青果顿时汗湿夹背,想着,今天要见老夫人,只怕真是不大可能了。

    等去了小厨房,几个婆子一眼便认出了青果,顿时围了上来叽叽喳喳的同青果说着话。

    “哎,罗姑娘,你可好些日子没来了,我们都怪想你的。”

    青果便笑着与她们打趣道:“是想我,还是想我做的菜啊!”

    “都想,都想!”

    婆子到也不矫情,大大方方的便认了。

    魏紫等她们笑闹过一阵后,才出声制止,指了小厮送进来的那盆子酸菜说道:“罗姑娘难得来趟,老夫人这几天的胃口你们也知道,都好生用心学着点吧,回头侍候好了老夫人,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是,是,魏紫姑娘说得在理,我们肯定好好跟着罗姑娘学。”

    魏紫又对青果说道:“罗姑娘,你先在这忙着,老夫人那边少不了人侍候,我回头再来厨房看你。”

    青果连忙点头,“魏紫姐姐您去吧,我这里好了,我便托妈妈来回禀一声。”

    魏紫笑着点头,指了身边的一个小丫鬟说道:“你在这给罗姑娘打打下手,完了,回来说一声。”

    “是,魏紫姐姐。”

    魏紫这才又笑着与青果说了几句,转身带了离去。

    青果带来的是她新做的酸豆角,实则这酸豆角炒肉末是一道挺不错的开胃菜,但刚才魏紫也说了,老夫人胃口不好,既然连饭都不想吃,自然也就谈不上酸豆角过饭了!

    寻思间,青果便打算做道酸豆角排骨汤。

    人不愿吃饭的时候,总愿意喝点汤汤水水什么的,一般的汤水不论是甜还是咸,总是会有一股腻味,加入了酸豆角带点酸酸味,不但不腻味,还有开胃的作用!

    这样想着,青果便开始下手。

    挑了一根肉不多,骨头也正合适的排骨,剁块,烫去血水。然后问厨房的婆子要了一个大小合适的砂锅,上大火炖排骨,炖的时候放了几块小姜一勺醋,等水开翻滚转小火,将洗好切段的酸豆角倒下去。

    关火起锅前偿了下咸淡,觉得稍稍偏淡,便加点盐。将一边准备好的切碎的绿葱撒了一把上去,回头对候着的小丫鬟说道。

    “好了,麻烦你去说一声。”

    小丫鬟点头,转身就跑了出去。

    青果想了想,又对管事的婆子说道:“我再教你们一道做法吧,回头要是老夫人喝粥或者胃口好些的时候,配这道菜好吃。”

    “哎,罗姑娘,这可谢谢你了!”婆子连忙说道。

    青果笑了笑,便将酸豆角肉末的做法与婆子说了,末了叮嘱道:“这菜没什么难道,关健就是肉粒要切得好,不粘不连的,这样吃起来,豆中有肉味,肉中有豆味。”

    “哎,哎,我都记着呢!”婆婆连忙说道。

    青果便笑着站到了一边,安静的看着外面,等着魏紫!

    这时候,厨房里另外几个婆子便说了闲话。

    “哎,说起来,自从老夫人接到京城大爷的信,这胃口就一天不如一天,也不知道到底是出什么事了!”

    “是啊,这老爷清明祭祖,就连端午都没回来。”

    “不但是老爷,就连九爷也没回来,真是让人担心啊!”

    青果不由便愣了愣,有心想打听几句,却在抬头的瞬间,看到了往这边走来的魏紫,青果连忙大声喊了一句“魏紫姐姐”。

    才刚议论着的婆子连忙禁了声,几人感激的朝青果看来,青果笑了笑。

    魏紫进了厨房,对青果笑道:“忙好了,怎么也不坐着歇会儿,还站在这门口,风吹着小心冻着。”

    “没事,”青果笑了道:“我站在门口凉快些。”

    魏紫闻言便没再多说,跟着青果上前,看着青果做出来的那蛊汤,笑了道:“有劳罗姑娘了,我们老夫人说了,你做的她肯定都爱吃,只是她精神不济,就不见罗姑娘了,你这大老远的特为送些菜来不容易,她也没什么好东西回你,这个就当是替你出的路费吧。”

    话落,魏紫将一张银票放到青果手里。

    青果一惊,连忙便要拒绝。

    不想,魏紫却是略略用力压住了她的手,目光认真的看着青果,“罗姑娘,你千万别拒绝,不然老夫人就该不高兴了。”

    青果感觉着掌心的那屋薄薄的纸,心底却是越来越冷,冷得她连脸上的笑都差点难以维持住。

    魏紫指了带来的丫鬟,让她们将青果才做好的那道酸豆角汤送去给叶老夫人,她则陪着青果说了会话,末了,又亲自送青果离开。

    “罗姑娘,你也别太放在心里,老夫人她其实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见客了。”

    看着青果极力压抑失落的脸,魏紫忍不住的便安慰起来。

    她其实挺喜欢这个聪慧又能干烧得一手好菜的小妹妹,只可惜,她在这府里也是个下人!

    青果点头,“魏紫姐姐谢谢你安慰我!”

    魏紫笑了笑,左右看了看,见没什么人,便压低声音问道:“罗姑娘,您想见老夫人,是有什么为难的事想求老夫人帮您吗?”

    青果摇了摇头。

    魏紫倒有些不解了,“那你是……”

    “魏紫姐姐,我开了家酒楼,你知道吗?”青果笑了问道。

    魏紫点头,“嗯,前些日子听韩公子说了。”

    青果拧了拧眉,叶羽不在叶府,韩光华还来叶府,是为什么事?难道是来求证她说叶羽在食为天有干股的事?

    不等她多相,魏紫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

    “韩公子说幸好你这酒楼开在青阳镇,要是开在这城里,怕是他醉仙楼都要开不下去了。”

    青果扯了扯嘴角,淡淡道:“韩公子太妄自菲薄了,我那食为天哪敢跟他的醉仙楼比啊!那不是让个八十岁的老太和十八岁的姑娘比俏吗?!”

    魏紫轻声一笑,对青果说道:“不瞒你说,罗姑娘,我还真有点相信韩公子的话。就冲你之前在府里做的那些菜,你要真想跟醉仙楼打擂台,我肯定捧你的场!”

    青果连连摆手,“魏紫姐姐,你就别逗我了,我有几斤几两,我清楚着呢!”

    魏紫笑了笑,便不再说这句话,而是接着之前的话问道:“你找老夫人跟你开酒楼有什么关系?难道你想请老夫人去你那酒楼吃餐饭,提高知名度?”

    “不是,不是!”青果连连摆手,实话实说道:“其实是我赚了些银子,我想做另一桩买卖,本想问下老夫人有没有兴趣入个干股的!”

    魏紫是叶老夫人身边的头号大丫鬟,见识自然非凡!

    当即便听出青果的言下之意,听出了她的意思,顿时便挑了眉头朝青果看。

    很多生意人为了生意做得顺当,都会找些有官府背景的人合伙,当然,这当官的入的都是干股,不需要出真金白银,每年就能坐在家里分红!当然,他要做的事就是为这家商号保驾护行!

    从前京都的那些夫人们,有人私底下会有弄间铺子什么的赚点胭脂水粉钱,也有人入干股,平白分红的!但这些入股的可做的不是小生意!青果敢找上老夫人,她的生意得有多大?

    魏紫这么一想,当即便问出了声。

    “不知道,罗姑娘说的买卖,是桩什么样的买卖?”

    本来,人都没见着,青果便歇了让叶老夫人入干股的心思,但既然魏紫问起,她心思一动,还是照实说道。

    “我想开个油作坊。”

    “油作坊?”魏紫一怔之后,便失声笑了出来,摇头道:“罗姑娘,你还不如让老夫人入你食为天的干股呢!一个油作坊……”

    青果便知道了魏紫的意思,敢情,魏紫以为她这是小打小闹的什么香油作坊,撑死不过三四个工人呢!

    “魏紫姐姐,我那油作坊只要开起来,不说整个大宣国,但三分之二的宣国人只怕都要买我的油!您说,是食为天大还是这油作坊大?”

    “什么?”魏紫怔怔的看着青果,“罗姑娘,我怎么听不明白你这话,要不,你再仔细说说?”

    青果看了看近在咫尺的垂花门,摇头道:“魏紫姐姐,时间不早了,我酒楼还有事,这事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你什么时候有空来我酒楼坐坐,我再跟你仔细说说。”

    魏紫看了看候在门房下的马车,点头道:“行,那罗姑娘你先回去吧,回头,有空了,我来找你。”

    “哎!”

    青果辞了魏紫,撑了伞上了马车。

    直到上了马车,她才想起攥在掌心的那张薄薄的银票,叹了口气,将银票拿了出来。

    只是,等她看清银票上的数字后,她当即便愣了愣,又仔细看了一遍,等确定没看错,手里的银票是张面值五十两的银票后,青果半靠在车壁上,半响唇角翘起一抹自嘲的弧度。

    这叶老夫人可真是个妙人啊!

    五十两对叶家来说,也许打赏个上等的仆妇也是有的。但对穷人家来说,这五十两确是笔不少的银子。可对于现在的青果来说……青果笑了笑,将那张银票折得四四方方妥善收好。

    再然后,青果就在慢慢的思考接下来她要做的事。

    她原本是打算能说服叶老夫人入股,找人出面买下那几十亩的滩涂,现在看来,地照样要买,只是叶家是指望不上了!

    青果沉沉的叹了口气,算了,既然没有顺风车,那就脚踏实地的走吧!

    赶在午时前,青果回到了青阳镇。

    只是,她这才下马车,换了身衣裳坐下喝了口热茶,林小桃便找了过来。

    “果儿,大公子来了!”

    “大公子?”青果一怔,犹疑的问道:“哪个大公子?”

    “还有哪个大公子?当然是韩家的大公子了!”林小桃嗔道。

    呃!

    青果拍了拍脑袋,她这才从城里回来,早知道韩光华要来,她直接去趟醉仙楼不就行了!虽是这样想着,但脚下也不敢耽搁,当即起身急急赶去了雅室。

    等一进屋子,只看到韩光华一人时,青果再次愣了愣。

    “罗姑娘!”

    韩光华起身与青果见礼。

    青果还了一礼,怔怔道:“怎么就您一人,吕大公子和明月公子还有小公子呢?他们怎么没来。”

    韩光华笑了示意青果坐下来谈,等青果坐定,他又将手边才倒好的一杯茶递了过去。

    “明阳送明月和光宇回京都了!”

    “回京都?”青果再次失态,半响,不好意思笑了笑,说道:“大公子,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奇怪,他们怎么好端端的就回京都了。”

    韩光华温文一笑,说道:“我明白,明月和光宇其实也不是突然间就回京都,而是这事早就是计划中的,他们都要回去准备参加二年后的院试。”

    青果点了点头,原来是回家去寒窗苦读了!这到是能理解,望子成龙,望女成凤,这是几千年以来,中国人固有的想法。

    “两位小公子天资聪颖,想来定能一举得中,不负所望。”青果说道。

    韩光华笑了笑,他一直觉得青果很会说话,果然,这感觉没有错。

    “我今天来找罗姑娘,其实是来送种子的。”

    话落,韩光华拿起身边的一个白色的布袋子递给青果。

    “种子?”青果接了那个布袋子,下一瞬,却是目光一亮,兴奋道:“这是我让大公子说的那个霜不老?”

    “是的。”

    “啊呀,这么多种子!”青果差点捧着那个布袋子就要跳起来了。

    她难得露出小姑娘的天性,韩光华先是一愣,但下一刻,却是眉眼微挑,脸上绽起一抹淡淡浅浅的笑。

    青果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吐了吐舌头,当即轻声说道:“不好意思,我实在是太高兴了!”

    “没关系,”韩光华笑道:“你这样,我才会觉得原来,你真的只是个小姑娘!”

    青果被韩光华说得越发不好意思,低了头,一时间竟不知说什么好。

    最后,还是韩光华打破沉默。

    “罗姑娘,您真的确定这菜人难吃?”

    “肯定能吃,而且啊,吃了还会想吃!”青果笃定的说道。

    韩光华笑了笑说道:“那行,罗姑娘,我就等着你给我惊喜吧!”

    青果重重点头。

    种子有了,她便可以赶上九月的的那茬,今年年底的冬天,便可以吃到新鲜腌制的雪里蕻了!

    为了感谢韩光华,青果特意下楼去厨房做了几道小菜,还破天荒的陪着韩光华喝了点酒,等送走韩光华,青果转身就去找了林小桃。

    “三姨,立刻找人买下那片滩涂。”

    林小桃一愣,看着青果红得跟苹果似的脸,犹疑的道:“果儿,你到叶府,见着叶老夫人了?”

    “没见着。”青果摇头。

    林小桃不由便问道:“没见着叶老夫人,你还打算买那些地?”

    “为什么不买?”青果笑道:“我现在手里有银子,自然是要买地置产,争取做个小地主了!”

    “哎,我不跟你说,你喝醉了,回屋去睡一觉吧。”林小桃说着,便要推青果回她屋里去歇息。

    青果挣脱林小桃的手,“三姨,叶老夫人肯入干股自是好事,但难道没了张屠夫,我们就还不吃猪肉了?叶老夫人不入股,我们该怎样做,还是怎样做。左右不过是,艰难点罢了!”

    “难就难点吧,这世上谁做事又是一帆风顺的呢!”

    林小桃看着意气风发的青果,半响点头道:“行,行,三姨都依你,三姨明天就去找人。”

    听见林小桃这样说了,青果总算是满意了,又跟着林小桃东拉西扯了一番,等酒意上来,直接就倒在林小桃床上睡着了。

    林小桃看着睡得香甜的青果,好半响脸上失了表情。

    有时候真的不明白,心大到底是好还是不好!但不管怎样,她总是要支持青果的!

    因为青果舍得花银子,林小桃在这镇上又住了那么些日子,人头熟得很,没花多少时间,就将那几十亩地打听清楚了。

    青果找了个日子,让文晋昭陪着,找齐了那几十亩地的主人,花了二十两银子一亩的价格,把那几十亩地全给买妥了!

    自然,买这些地又让文晋昭好一番不解和抱怨,青果也没搭理他,买完那几十亩城,还让林小桃继续打听青阳镇中心,有谁家要卖地。

    她现在除了留些备用的银两,所有的银子都被她用在买地上!

    林氏到是不管事,青萍有反对,被罗小将一句“将来几十亩地的陪嫁好看,还是几百两的银子陪嫁好看?”给堵住嘴了。

    她又不傻,当然知道地能生钱,只要娘家兄弟在,这地就一直是她的。可要是真金白银的,将来还不定被谁用了去。是故,便也默认了青果的行为!

    日子在青果有计划的步骤下,一步一步前进。

    转眼,便进入了七月,今年的天热得早,大街上连狗懒得叫时候,黄家的小妾,刘三凤生了,不过,生的是个女儿。

    气得刘氏将早就准备好的炮竹喜蛋扔进了猪圈,三天没吃下一碗饭!

    青果她们听到消息的时候,罗小将一脸幸灾乐祸的说道:“活该,也不看看刘三凤她娘是个什么德性。这后面还有八个呢!”

    青果“噗嗤”一声就给笑了。

    是啊,人家刘三凤的娘可是生了九个闺女,才得一个儿子!

    你刘氏千万耐住性子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文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阁并收藏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