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苏妃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时间进入八月份的时候,天气热得人一天恨不得洗三个澡。

    这个时候赶集的人也少了,又都是农忙的时候,镇上通常一天下来,也只能看到稀稀拉拉的几个人。

    酒楼的生意没有前段时间好,青果难得的空了下来,她到也不急,酒楼的生意不好,可酸咸菜的生意却是很好。

    正是苦夏的时候,酸酸咸咸的菜就着青青红红的泡椒不管炒什么,哪怕就是素炒,也能让人吃下两大碗饭。是故,每天她从作坊拉到铺子里来的那二、三百斤的酸咸菜都能一销而空,有时候还得补货,好在作坊离酒楼不远,来去也方便。

    这天午后,青果和林小桃坐在柜台里说着闲话,因为来迟了酸咸菜卖完了,在酒楼等小二去作坊拿货的张屠户家的胖娘子,便跟青果她们说起了闲话。

    “哎,小桃啊,黄家的小妾生了个闺女,你知道吧?”

    青果皱了皱眉头,她不大喜欢这胖娘子,跟她男人张屠户一样,老喜欢说人是非。正打算拿话岔了开增,不想林小桃却笑了笑接话道:“知道啊,怎么了?胖嫂。”

    “哎,你只知道她生了闺女,那你知不知道她娘家兄弟那些人逼着刘婶他们家把她扶正呢!”

    林小桃笑了笑,淡淡道:“应该的啊,人家孩子都有了,再说这家里也没个正经娘子,是该扶了!”

    “我呸!”胖嫂啐了一口,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林小桃,“小桃啊,你也忒好说话了,要不是那刘三凤,你和你家保忠能……”

    “胖嫂,日子是自己过的,好赖赖不上别人。”林小桃不怎么高兴的说道。

    胖嫂当即拍了自己肥肥厚厚的脸一巴掌,说道:“哎,瞧我这张嘴,真是不会说话。我啊,是想跟你说,刘婶,她满世界的打听,要给黄家兄弟另娶一门亲事呢!”

    “另娶一门亲事?”青果嗤笑一声,讥诮的说道:“她想得到美,人家千辛万苦养大的女儿,进门就做娘,换谁谁干啊!”

    “可不就是!”胖嫂连忙说道:“关健啊,这刘三凤娘家也不是省事的,但凡知道刘婶中意了哪家,使了媒人上门去,他们家就闹上门去。那都是些什么人啊!你是没见着。”

    青果扯了扯嘴角,跟林小桃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都忍了笑。

    她们当然知道,那都是些什么人!

    “现在刘家的赖氏天天上门找刘婶,好说歹说什么手段都用尽逼着刘婶把她家闺扶正呢!刘婶被气得躺床上好几天了,天天煎着药吃呢!还有那刚出生的丫头,说是娘胎里带了毛病出来,每天都费着银子养着,能不能养大还是个问题呢!”

    青果忽然就有种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的感觉。

    胖嫂又说了好些刘家的事,小二哥将她要的酸咸菜拿回来了,她还有些意犹未尽不大想走的意思,只可惜,青果和林小桃始终只做听众,她说了半天便也没什么劲了,这才拿着菜走了。

    胖嫂一走,青果叹了口气,对林小桃说道:“三姨,你说刘三凤不会真胎胎都生女儿吧?”

    林小桃“噗嗤”一笑,说道:“你管她,她就是生金子,跟我们也不相关。”

    青果看着林小桃神色间的不悲不喜,完全是用一种旁观者的态度来看待这件事。当下,便也知道,她三姨是真的放下了这段感情!

    苦夏难过,青果自己原本也就很不喜欢过热天,于是每天都要喊上几遭热死了热死了!

    这天文晋昭有事来铺子里,屁股还没坐热,便听到青果喊了不下数十声的热,当下便说道:“小掌柜的,你既然这样怕热,何不在你新买的那几十亩地里弄间亭子,晚上打烊了,就去那消暑呢!一面环水,周遭又是齐人高的芦蒿,不要太凉快哦!”

    青果一听,如醍醐灌顶,当下拍手道:“是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也不需要造得多好,只消建个二层的竹楼,不但可以自己住着消暑,略略装修下,说不得还能租给人办酒席!”

    文晋昭其实也是当年去省城赶考时,曾经在船上住过几日,觉得相对岸上的炎热,四面临水的船确实会凉快许多,这才给出了个主意。谁晓得,青果回头就又将主意打到怎么赚银子上了!

    “果儿,你不是说那几十亩地都是用来种菜的吗?怎么……”林小桃不解的看向青果。

    青果拍手道:“三姨,几十亩地,我就划个一两亩出来,也不会少了啊。再说了赚钱的目的是为了享受人生不是?”

    林小桃失笑,自顾摇头。

    青果却是想着,文晋昭的这个主意实在是太好了,前世的那些农家乐不就是依山傍水!她这几十亩滩涂都是打算种油菜的,竹楼建起,三四月里油菜开花的时候,只怕有的人是出钱租她这个屋呢!越想越开心,越想越得意,当即便决定,尽快找人去把竹楼建起来。

    “小掌柜的,那不如索性再投入的大点,建个园子吧。”文晋昭说道。

    “建园子?”青果不由的便想起前世的苏州园林,老天爷,要建个那样的园子,她就是把自己卖了怕也不够吧?虽然这样想,她还是笑吟吟的朝文晋昭看去,“什么样的园子?”

    文晋昭略一沉吟后说道:“我听人说京都那些王公贵族有钱人家,都喜欢在京效置园子,园子里就地取材造温泉池子的,也有遍种名花异草如蓬莱仙境的。这些园子有自己家闲时消遣的,也有供人浏览的,听说赚的也不少。”

    “可是秀才,我银子都用来买地了,哪里去弄什么奇花异草蓬莱仙境啊!”青果摊手道。

    “那你可以就地取材种荷花啊!”文晋昭越想越觉得自己这个主意好,“小掌柜的你看啊,那荷花一种,你不但可以用来招揽客人,那莲子莲藕也是份不小的收入呢!”

    “这个主意不错!”林小桃拍手道:“我们青阳镇还没什么景致呢,要是把种上六、七亩的荷花,准得引了城里的那些大姑娘小媳妇来我们镇上,赏荷也罢采莲也罢,准让她们来一次就忘不了,以后年年都得来!”

    “三姨,挖荷塘种荷请人可是一笔不小的银子!”青果朝林小桃看去,“这样的话,竹楼也不抵用了,得建青砖大瓦房,没个上千两银子,怕是别动手!”

    林小桃一听青果说要上千两银子,当即便没声了。

    “酒楼的收入再加上酸菜作坊的收入,一年也就是三、四百两银子的进帐,那还是不吃不喝,刨了开销养人什么的,我们一年也就二、三百两。这样得存个四、五年才能想建荷塘的事!再说了……”

    见青果不语,文晋昭和林小桃不由同时问道:“再说什么?”

    青果笑了笑,没吱声。文晋昭虽然不明白,但林小桃却是在青果的笑容里看明白了她的意思,青果想的还是她要将她的油遍布大宣的梦想!

    “算了,那就先建个竹楼吧。”林小桃拍手道:“你都说了,赚钱是为了享受人生。先把人生享受起来,再说吧!”

    青果却是眉梢轻挑,淡淡一笑,“其实还有一个办法,我们可以找人合伙!”

    “找人合伙?”林小桃朝青果看去,“找谁?”

    “韩大公子和吕大公子肯定对这个都感兴趣,回头,哪天我找他们谈谈吧。”青果说道。

    她相信,不论是韩家还是吕家缺的不是银子,而是商机!可她呢,有商机没银子,这可不就是一拍即合的事情!

    “小掌柜的说得没错。”文晋昭抚掌道:“不过,我觉得还是找吕大公子比较妥当!”

    “为什么?”林小桃看向文晋昭,“秀才,我们跟韩大公子可是交情深点,跟吕大公子么……”

    青果打断林小桃的话,说道:“三姨,秀才的意思怕是看中吕大公子的身份,他爹是青州知府,这处产业要是搭是吕家的船,行常人也就不敢来滋事了!对不对,秀才?”

    文晋昭但笑不语。

    一时三人又说了会子闲话,文晋昭惦记着作坊没人看管,便要起身离去。

    青果因为文晋昭管着作坊,所以很少去,既然碰上了总要问几句。

    “秀才,章谨几个没给你找麻烦吧?”

    “没有,几个孩子都很懂事,做事勤快,话也少,闲下来还跟我学学认字。”

    青果便笑道:“秀才,我可没钱帮他们交束修。”

    “放心好了,他们说了,等回头有工钱了,他们自己交!”青果笑着点头。

    章谨几个跟着文晋昭认字的事,她是知道的。

    说起来,她也觉得这事也不错,日后油作坊开起来,她少不得还要几个管事的,章谨几个知根知底,比起那些不了解的,她反而愿意用他们。

    “那个段元秀呢?”

    提起小六,文晋昭皱了眉头,略作沉吟后,才说道:“这孩子心思挺重的,有时候连我也看不出她是怎么想的。宁愿跟章谨几个一样做那些重活,也不肯做些洗衣作饭轻快活!”

    青果愣了愣,不由问道:“是不是觉得老受章谨几个照顾,心里过意不去呢?”

    文晋昭摇头,“不像是!”

    “那是……”

    “我也说不上是什么原因。”文晋昭苦笑道:“不过,这丫头竟然识字,虽然有些生熟了,但很多字只要说上一遍,立刻就能记住!”

    青果到是不觉得奇怪,要是说段元秀她娘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那她识字,到也不奇怪!

    “好了,我得走了。”文晋昭起身,对青果说道:“过几天便是给醉仙楼交货的日子,我得去看着,千万别出乱子!”

    青果点头,送了文晋昭出去。

    原本打算送完文晋昭,青果就去后院的树底下乘把凉,歇个午觉的。

    只却没想到,她才把文晋昭送走,回头便撞上了一张熟脸。

    “周婶,这大热的天,你怎么还来镇上了!”青果高兴的挽了周氏往酒楼里走,一边对林小桃说道:“三姨,去跟我娘说声,周婶来了,让她快出来。”

    “哎,这就去。”

    林小桃应着便去了后院,不但喊了林氏出来,还把给浸在井里的西瓜给切了装盘出来。

    周氏也是热得实在够呛,走了那么几十里的路,整个人就好像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当下,二话不说,先吃了几片西瓜降了火,林氏在一边,拿着扇子不停的替她扇着风。

    “这大热的天,你要么赶早,要么赶晚,这么就这大中午的,也不怕中暑。”

    周氏接过青果递来的帕子,擦了擦嘴后,才叹了口气说道:“哪里是我不怕中暑,是大强他爹病了,我不敢耽搁,赶紧来镇上抓贴药,好回去给煎了。”

    “叔病了?”青果连忙问道:“怎么就病了,要不要紧?婶,你怎么不借辆马车,把叔事镇上来看看呢!”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这几天地里收谷子,中暑了。”周氏摆手道:“找齐大夫开了方子,只是缺两味药,我就来了。”

    “婶,你让人捎个信来,我让人捎回去就是,何苦自己眼巴巴的跑一趟,万一再把你给病了,可怎么办!”青果嗔怪的说道。

    周氏抬手便扯了青果在身边坐下,叹气说道:“要说,还是闺女贴心,我家大强什么时候能说出这么贴心的话。哎,你说这老天爷咋就这么缺德,不给我送个女儿呢!”

    周氏的话,引得青果几人齐齐笑出了声。

    也不知道是罗福兴的身体有问题,还是周氏出问题,两人自从生了罗大强后,就再没传出个喜讯!头几年还后,越到后面,两夫妻越是眼馋别人家孩子多。特别是周氏,菩萨跟前不知说了多少次,想求个女儿,可愣是没能如愿!

    说笑了一番,周氏便跟林氏说起了正事。

    “果儿她娘,老罗家出大事了,你知不知道?”

    “嗯?”林氏一愣,朝周氏看去,“出啥大事了?我没听说啊!”

    “哎!”周氏叹了口气,“原本这事我不该跟你说,可那是什么人家,还是得跟你说说,让你留个心眼才好。”

    林氏听得顿时全身都绷了起来,就连青果也不由自主的一脸戒备。

    “婶,是我爷和奶又出什么妖蛾子了?”

    “你爷和奶上次那一闹过后,安份了!说了,这辈子都不会来镇上了。”

    “那是?”

    “是你三叔那房出事了。”

    青果和林氏交换了个眼色,罗兴旺出事了?他能出什么事!

    周氏也没让两人迷惑太久,只接就把话给说了,“张小凤跟人跑了!”

    “什么!”

    青果和林氏齐齐失声,眼睛瞪得像铜铃看向着周氏。

    反到是柜台里坐着本打瞌睡的林小桃接了话说道:“这不奇怪,她在杏林村本来就名声不好,也不知道,他三叔当初怎么就会看上了她!”

    周氏接了林小桃的话说道:“可不是这个理。”

    “那,婶,张小凤她到底是跟谁跑了啊?”青果好奇的问道。

    周氏啐了一口,说道:“一个货郎,我原还奇怪,那段时间,那货郎怎么尽往我们村去,一去就围着你爷家打转,原来是早就勾搭上了!”

    呃!

    青果无语了。

    她当然不指望张小凤知道“聘为妻,奔为妾”的道理。可是,你丫的要跟人私奔,最其码也选个稍稍有些经济基础的,而不是这样一个走四方的货郎吧?

    果真是一样米养百样人!奇芭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林氏听了周氏的话也是默了良久,稍倾,才轻声问道:“那他三叔,是个什么意思?就这样了?”

    “他三叔跑去老张家要人,反被老张家几个儿子给打回来了。”周氏叹了口气,摇头苦笑道:“这说起来啊,真是好笑。果儿她爷和奶对你们头上那是要多历害有多历害,可对上老张家,就像是剪了爪子的猫,愣是屁都放不出一个!”

    “婶,这话怎么说?”青果好笑的说道:“他老张家的闺女哪人跑了,他们还敢跑我们家来闹事不行?”

    “可不就是这样!”周氏摇头道:“张老倌一口咬定,是老罗家谋害了她闺女,说是要去报官,告你三叔一个谋妻之罪呢!”

    “哎,这不是贼喊捉贼吗?”林氏说道:“谁晓得,是不是他老张家得了货郎的好,打着掩护让闺女跟人跑呢!”

    “是啊,村里人都这样说。”周氏附合道。

    林氏只摇头,说道:“她爷和奶就是个窝里横的,对上外面的人,真心是……”

    青果想着陈氏对张老倌家这种只认钱不认人的人家,想来,那热闹可是不一般,只可惜,自己没看着。

    “那现在,这事怎么说了呢?”青果朝周氏看去,“我爷和奶还有我三叔,就认了这哑巴亏?”

    谁想,青果的话声一落,周氏的脸色却变得很是复杂。

    青果不由便狐疑的道:“怎么了,婶?”

    周氏叹了口气,“你三叔找你爹去了。”

    “找我爹?”青果嗤笑道:“我爹是能帮他找回张小凤,还是能帮他打跑张老倌家人?他自己媳妇跟人跑了,他不想办法去找回来,竟然跑去找我爹!”

    青果真心要笑喷了。

    不想,周氏却是面色一窜到,然后沉声说道:“你要知道他做出来的事,果儿,你都会说,活该他媳妇跟人跑!”

    “他做什么了?”林氏失声问道。

    “他啊,拿了把菜刀抵着兴祖哥的脖子,逼着兴祖哥带他去叶家。”

    “什么!”林氏一听罗兴旺拿了菜刀抵罗兴祖的脖子,脸都白了,气得浑身直哆嗦,咬牙道:“他罗兴旺不拿刀去跟张老倌家拼命,却对着自己家的兄弟,这样的人,活该他一辈子没媳妇!”

    青果到是一点都不意外,对她来说,老罗家这些极品,不做出些极品事才让人奇怪,要真做出什么极品事了,那似乎才是合乎她对他们的了解。

    周氏陪着林氏骂了一通。

    末了,林氏想了想,轻声问道:“那她爹没事吧?”

    周氏摇头,“兴祖大哥没什么大事,就是擦破了点皮。”

    林氏点头。

    周氏想劝林氏把罗兴祖接回来,可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

    都是一个村子的人,林氏的委屈她都看在眼里,好不容易娘几个,日子过舒坦了,可别再把人往泥坑里拉了!

    “对了,还有件事。”周氏说道:“香园说亲事了!”

    罗香园过完年就十四岁了,是该说亲事了。之前也一直在说,只是人选一直定不下来,现在想是人定下来了。

    林氏便问道:“说的是城里的人家吧?她大姑对这个老妹妹还是挺尽心的!”

    “呸!”周氏啐了一口,对林氏说道:“你可别提你个心肝从里烂出来的大姑子,三坑村打从几代起,也没这样坏了良心的人啊!”

    “怎么了?”林氏一脸不解的说道:“她又做什么人憎鬼厌的事了?”

    周氏撇了撇嘴,“这事呢,果儿她爷和奶还蒙在鼓里呢,我也是前些日子娘家兄弟上门,闲话说起一,才知道的。”

    林氏不语,等着周氏往下说。

    “果儿她大姑夫的兄弟在县衙当典史是吧?”周氏看向林氏。

    林氏点头,心里有个不好的念头,“跟他大姑夫的兄弟有关?”

    周氏哼了哼,“可不就跟他有关。那年桐花的事就是他那兄弟为了讨好县令老爷干出来的吧?现在,人家为了讨好主簿,又算计着嫡亲的妹子呢!”

    “她婶,这话怎么说?”林氏犹疑的说道:“她爷和奶把她老姑当眼珠子看待呢,怕是不能让她轻易的就给骗了吧?”

    “是不能轻易的给骗了,那主薄好歹算是个官身吧?”

    林氏点头。

    “那主簿家的公子跟你家香园年纪也相当,长相也俊俏,你家香园自己看过,点头同意的!果儿她爷和奶正想着要借着同主簿家的婚事跟张老倌重来一场呢!”

    “那这到底是有什么不对呢?”青果插话问道:“婶,是不是那主簿家的公子有问题?”

    “要说,还是我果儿聪明啊!”周氏摸了把青果的头,轻声说道:“这主簿家的公子从娘胎里带了毛病出来,长到十几岁了,说话还是童子音呢,行事不像个男儿,到像个闺女!”

    伪娘!

    青果差点就失声喊了出来。

    几乎一瞬间,她就猜到,这主簿家的公子怕是个不能人道的!那罗香园嫁进去,不是得守一辈子活寡?!

    呃!

    罗家老爷子和陈氏,以后怕是有得哭了!

    周氏带来了这两个惊天的大消息后,又陪着林氏说了会子闲话,没再耽搁,赶着回了三坑村。

    晚上,罗小将也知道了这事,愣了半天后,他重重的啐了一口,平常只吃两碗饭的他,愣是少吃了一碗,然后就将自己关屋里了。

    青果知道,罗小将心里难过。

    他们一直都盼望着罗兴祖能竖起骨头,砌底的摆脱罗家那些人!可是,这都快小半年了,听到的消息,永远都不是她们想要的!这心里的滋味可想而知。

    青果叹了口气,晚上对青萍说道:“要不,你回去看下爹吧!”

    “我不去。”青萍没好气的说道:“回头,我要是去了,你们又该怪我了。”

    青果默了一默,便没再说话。

    日子一天天的过,好不容易挨过苦夏,等天气入秋,青果去了趟城里,想找韩光华问问他有没有兴趣合伙弄园子的事。只是,去了几趟,都没遇上,问秦掌柜的,只说是京都有事要处理,一时半会儿,怕是不会来兴城。

    日子如流水,中秋一过,青果知道了罗香园嫁去了城里,罗香菊又替惠芳说了一门亲事,只是这门亲事便中规中矩了些,这户人家家境还算殷实,家里人员也简单,只一个寡母和一个年纪尚幼的小姑。成亲的日子定在来年的春天!

    林氏听了不由得便操心起青萍的婚事来,青萍今年十二了,年一过,就十三了,也该议亲了。于是闲下来,就跟林小桃商量着,看镇上有什么合适的人家。

    中秋一过,便是年。

    今年的夏天热得历害,冬天也冷得历害,等到离河的水晨起时都结上一层薄冰时,青果得到了秦掌柜让人送来的信,说是韩大公子来兴城了。

    于是,这天清晨,青果跟着送货的牛车,去了兴城。

    文晋昭带着章谨几个把酸咸菜往醉仙楼的后院抬,青果则被秦掌柜的请去了楼上的雅室。

    “罗姑娘,大公子去处理点事了,一时半会儿怕是回不来,不过他吩咐下来了,让罗姑娘在这候着,他赶在午饭前,肯定会回来。”

    青果点头,让秦掌柜的管自己忙去,她则坐在雅室品起了茶,想着一会儿见了韩光华,怎么跟她说建园子的事。

    她上半年收到的那批雪里蕻的种子,林善文带着林家两兄弟好生侍弄着,成活了一大批。这个冬天便可以收上一茬!

    青果正想着心思,耳边忽的便响起,一阵忽高忽低的议论声,她起先也没在意,酒楼里喝着小酒说八卦,原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只是,等她听到“叶家”“苏妃”“公主”这几个字眼时,顿时一阵警醒,连忙走到了墙边,全神灌注的听着隔壁包厢的谈话。

    “说起来啊,这苏妃娘娘也真是倒霉啊。”

    “可不是嘛,三皇子又不她亲生,只是养在她膝下,谁知道就受了这无妄之灾!”

    “哎,要我说啊,更倒霉的是叶家。”

    “叶家?”

    “是啊,听说原本是内定叶九爷尚福顺公主的,现在三皇子一出事,还不知道这事情怎么样呢!更不知道叶大人会不会遭受牵连!”

    青果眉头一皱,叶羽要尚公主的事,她听叶天麟说过,现在听起来,好像是那个什么公主出什么事了?可是,出什么事了呢?!

    “嘘,别说了,别说了,京城里这事都不让说,谁要妄议杀无赦啊!”

    “就是,听说前阵子菜市口的血把草都染红了,不说了不说了,喝酒,喝酒。”

    菜市口?那不是砍犯人的地方吗?

    那个三皇子到底惹了多大的祸?还有他们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青果不由便联想到之前去叶府,魏紫说叶老夫人好些日子胃口不好,谢绝见客的事,还有那些婆子的闲言碎语,顿时,恨不得冲进去抓着那个人问个清清楚楚仔仔细细。这么想着,她当即便动了动,刚站起,门上响起敲门声。

    “罗姑娘,我可以进来吗?”

    是韩光华回来了!

    青果压下心头的不安,对门外喊了一声,“进来吧,大公子。”

    韩光华推门进来,一进屋子,便对青果抱拳赔礼,“临时有点事,让罗姑娘久等了。”

    “没关系,你这醉仙楼的茶水可比我那的茶水好喝多了。”

    青果笑着请韩光华入座。

    韩光华吩咐小二重新沏了杯热茶,又拿了些瓜果点心上来,这才对青果说道。

    “罗姑娘,秦掌柜说你找我,可是有事?”

    青果还在想着刚才偷听到的八卦,听了韩光华的话,她笑了笑说道:“是有件事想跟韩公子商议。”

    “哦,什么事?”韩光华看向青果。

    青果对上韩光华的目光,这才发现,短短时日不见,韩光华整个人似乎疲惫了不少,眉宇间少了往昔的温文,反而多了一抹淡淡的忧虑之色。

    若说,之前青果对那番八卦还有些将信将疑,但在看到韩光华时,这份将信将疑变成了笃定。心里越发的沉了沉。

    官场关系,相来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要说之前叶家是想借苏妃的关系上位,那现在,同样的,他就要因为苏妃的失势而遭受池鱼之秧!

    “大公子,许久没有五少爷和九爷的消息了,你这次回京,见过他们吧?他们……还好吗?”青果状试不经意的问道。

    韩光华怔了怔,似是没有料到青果会突然问起叶天麟和叶羽,一怔之后,很快回神,笑了笑道:“他们都挺好的,五少爷入宫为十一皇子伴读,九爷他……”

    青果挑了眉头。

    韩光华略一默后,轻声说道:“九爷一心准备二年后的春闱。”

    春闱!

    那就是说叶羽要走科举之路了?!

    “大公子,我听到些闲话,不知道是真是假。”

    韩光华温润的脸上,神色一变,稍倾苦笑道:“罗姑娘听到了什么?”

    “五少爷从前曾经提起过,九爷要尚公主,我听人说京都的苏妃娘娘好像出事了,不知道苏妃娘娘跟九爷要尚的那位公主是什么关系?”

    韩光华听了青果的话,不由便挑了挑眉头。

    青果对着韩光华笑了笑,她自是知道,以她的身份,根本就不应该问出这些话!

    “九爷对我有恩,所以……”

    韩光华点了点头,他自然也是认为,青果之所以打听叶羽的关系,只是因为缘于相熟一场!只是,很多事,连他都不知道怎么说。

    “其实,很多事,我也不是知道的很清楚。”

    “大公子的意思是?”

    韩光华笑了笑,“二个月前,京都发生一场宫变,大皇子联合几位皇子欲图谋杀皇上夺嫡,这事早被皇上察觉,他设局擒了几位宫变的皇子,其中也包括三皇子。”

    青果没出声,端了茶盏,等着韩光华往下说。

    “三皇子生母是一位舞姬,生下他便难产而死,三皇子一直养在苏妃娘娘膝下。苏妃娘娘自己有一位公主,福顺公主,也就是九爷原本要尚的那位公主!”

    青果手里的茶盏“啪哒”一声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罗姑娘……”

    青果回神,连忙起身去拾地上的碎瓷,“不好意思,大公子,我失态了。”

    “罗姑娘,你别管了,放那,等会会有人来收拾的。”

    青果点了点头,将地上的碎瓷,拿脚扫到一边,因为太过紧张,整个人都在抖。

    谋害皇上,那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啊!

    不管三皇子是不是苏妃亲生的,苏妃怕是很难全身而退!

    “大公子,那现在……”

    “苏妃娘游御花园时,失足落水溺亡,福顺公主自请去皇家寺院替皇上祈福,替苏妃娘娘守孝!”

    “那九爷他……”韩光华笑了笑,没有回答青果的话。只是端了手里的茶盏浅浅啜了一口茶后,对青果说道:“罗姑娘,你来找我,不是只为这件事吧?”

    “当然不是。”青果摇头。

    虽然心里乱糟糟的,但青果还是把她的来意跟韩光华说了。

    “建园子?”

    “是的。”青果点头道:“那几十亩的滩涂沿河,要是好生规划下,就能变废为宝,只是我手里银子不凑手,所以想问下大公子有没有兴趣!”

    韩光华上下打量青果一眼,默了一默后,问道:“罗姑娘,你怎么就想到要买那几十亩的滩涂,要知道,如果你不能建园子,那几十亩地就只能看看。”

    青果笑了笑,“大公子,我自是有我自己的考虑。”

    韩光华点头。

    电光火石间,他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试探的问道:“罗姑娘,你是不是听到些什么?”

    “大公子是说朝庭有意开运河之事?”

    这回换韩光华怔住了,好在,他必竟是见过世面的,手里的茶盏晃了晃,到没有掉桌上。但就算是这样,他还是惊了一惊,无意识的将茶杯递到嘴边,喝了口茶后,想了想,问道。

    “罗姑娘,这事,你是从哪里知晓的?”

    “猜的。”

    “猜的?”

    青果点头,“之前,你和吕公子还有九爷频频来青阳镇,高掌柜又说你们想典下他的酒楼,还有,你们找人在打听青阳镇有谁卖地,这些我都知道。”

    韩光华挑眉,“就凭这些,罗姑娘你就猜出朝庭要开运河之事?”

    青果摇头,“也不是,我在叶家的时候听五少爷说起个几句,然后前后一联想,就想到了。”

    有一句话,青果没说,只是没想到皇帝家的儿子会窝里反,把这事给耽搁下来。恰恰给了她机会!

    听青果说是叶天麟那里听了几句,韩光华便也不疑惑,很多时候,他们议事都不避着叶天麟,要说叶天麟把消息透露给了青果,这到是极有可能的事。

    “所以,罗姑娘就抓住了这个机会,抢先租下高掌柜家的酒楼,又买了那几十亩的地?”

    青果笑了笑,“大公子,你是商人,你应该知道商机难遇,一旦碰上了便要不遗余力的抓住才是!”

    韩光华听完不由便失笑摇头。

    他们三个大男人商量来商量去迟迟没下手,谁知道,眼前这么个小丫头,出手又快又狠!

    “那罗姑娘有没有想过,开通运河之事,必竟现在还只是说说,万一圣上打消这个念头,你买下的那些地……”

    “没关系啊!”青果笑道:“我跟你们不一样,我生在青州府长在青州府,要是运河的事不成功,大不了,我做地主呗!”

    “……”

    韩光华砌底怔在了那。

    当地主?!这是什么说法?

    “大公子,你想想啊,万一运河的漕运码头设在青阳镇,那青阳镇的繁华绝对是不可想象的,南来北往的客商都要在青阳镇落脚。有钱人讲究的是什么?是享受生活啊!”

    “什么是享受生活?当然是美酒加美女,人间销金窟啊!”

    “你的意思是,你修那个园子是为了开青楼?”韩光华迟疑的问道。

    青果翻了个白眼。

    青楼?

    呸,那也太没品了吧!

    “你可以管它叫青楼,但我管它叫人间天上!”

    “人间天上!楼名?”

    “不,园名。”青果说道:“你说的青楼只接待男客,我这园子却是不论男客女客,都可以来游玩。里面的姑娘琴棋书画样样俱全,但不卖身只卖艺!”

    韩光华默了一默,良久没出声。

    青果也不催他。

    让人拿钱投资,哪是那么容易的事!

    “罗姑娘,你设想的一切都有一个先决条件,就是开通运河。如果,运河不开通,我投下去的银子是不是就打水漂了?”

    青果点头,“大公子,投资有风险,入行需谨慎!”

    韩光华“……”

    青果笑了笑,“当然,其实我还有一个想法,大公子不用承担风险。”

    “罗姑娘说来听听。”

    “大公子先预支我二年的货款。”

    韩光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文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阁并收藏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