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 > 02小人多作崇

02小人多作崇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兴城县东大街的祭酒胡同叶府。

    叶羽恭恭敬敬的给叶老夫人磕了三个头后,叶老夫人身边的大丫鬟姚黄几乎是抢着上前去扶叶羽,但叶羽却在她手伸出的一瞬,干净利落的起了身。

    姚黄伸出的手僵在那,但在她抬头对上自家叶羽较之两年前越发俊逸的脸庞时,姚黄脸上绽起两抹红晕,恋恋不舍的退了下去。

    叶老夫人待叶羽在身侧下首的椅子做定时,目光和蔼疼惜的打量着这个将近两年未见的儿子,看着看着,便不由自主的红了眼眶。

    “母亲,您不必难过,儿子很好。”叶羽见叶老夫人眼眶泛红,连忙安抚道。

    叶老夫人叹口气,抽出帕子拭去眼角的湿润。

    叶羽是她的老来子,四十岁的年纪才生下他,本着皇帝爱长子,百姓疼幺儿的习惯,对这个老来子,她也好,老爷也好,都是疼爱有加。

    可是,谁又能知道,偏偏那么大的一件事,却会落在他身上!

    想到这,叶老夫人心里对叶老爷叶明霖,那真是恨得咬牙切齿。

    当时得到叶大老爷让人送回来的消息后,叶老夫人甚至抱着,万一幺儿受无枉之灾断送性命,她也不活了,干脆一碗砒霜让始作俑者叶老爷和自己一起陪着儿子去死!

    万幸,老天垂怜,这回有惊无险。

    叶老夫人这里心绪翻腾,那里叶羽也是百般滋味心头缠杂。

    他离家之前,叶老夫人还是一头黑发,现在却在她鬓角两边多了几缕银丝!

    “这次的事多亏了大伯父帮忙周旋,不然……”

    “哼!”叶老夫人轻啊一声,打断了叶羽的话,“他也不是单纯为你,大家同树连枝,我们有个什么事,他自然也逃不开,说起来,他帮你也是帮自己!”

    “可是……”

    叶羽还欲替自家大伯辩解几句,不想叶老夫人因为这次叶羽尚主的事对叶大老爷那也是恨之入骨。

    当下挥手说道:“羽儿,你不用多说了,娘心里有数。”

    见叶老夫人这般坚决,叶羽便是心里再有话,当下也只能默然。

    一时间,偌大的堂屋安静了下来。

    不论是屋外还是屋内的丫鬟婆子们大气也不敢出!

    叶老夫人抬头看了眼叶羽,叹了口气,轻声说道:“天麟他长高了不少吧?这屋子里没个孩子安静的让人有些索然,有时候,我总好像听到天麟和姵雯的笑声。”

    叶羽闻言抬头看向叶老夫人,嘴角翘起一抹弧度说道:“嗯,天麟长高了不少,他在皇宫很得十一皇子的喜欢,就连太后娘娘也时常夸他!”

    叶老夫人听了叶羽的话,脸上便绽起一抹由衷的笑。

    “天麟是个聪明的孩子,嘴又甜,太后娘娘喜欢他也是情理中的事!”

    叶羽点头。

    “羽儿,你过完年就十七了。”

    叶老夫人忽然开口说道。

    叶羽心下一个咯噔,不由抬头朝叶老夫人看去,“母亲,孩儿……”

    叶老夫人慈和的看着叶羽,温声说道:“娘想好了,在青州府给你说门亲,我们家好久没有添丁加口了!你成亲了,等你媳妇过门给生个大胖小子,我们这屋子也就热闹了。”

    叶羽蹙了蹙眉头,朝叶老夫人看去,但在对上叶老夫人鬓边的银色时,微微的蹙起的眉头不知不觉便松了开来,他点头说道:“一切当以为母亲的意思为重。”

    叶老夫人眉眸间的笑意便愈浓。

    “羽儿,你喜欢怎么样的?你告诉娘,娘好托人帮你找!”

    叶羽笑了笑,轻声说道:“只要母亲喜欢的,我都喜欢。”

    “胡说!”叶老夫人笑得见牙不见眼,嘴里却是嗔怪道:“你的媳妇是跟你过一辈子的,自然是要你喜欢才是,娘能陪你多久?什么娘喜欢的你就喜欢!你喜欢的,娘当然就喜欢!”

    “哎呀,老夫人,这是我们九爷孝顺您呢!”姚黄忍不住的在一边插嘴说道:“这天底下,怕是再没有比我们九爷孝顺的了!”

    话落,目光痴痴的看向眉目含笑的叶羽,手里的块鹅黄色的帕子就快被扭成了咸菜干!

    叶羽轻垂的眉目间几可见的掠过一抹不虞,但眼角的余光对上叶老夫人笑得合不拢的嘴时,那抹不虞便也渐渐散去。

    叶老夫人朝姚黄看去,笑着斥道:“就你这小蹄子最会说话!”

    “老夫人!”姚黄掩嘴笑道:“奴婢只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难道说实话也不行吗?那奴婢也太冤枉了!”

    叶老夫人抬手指着姚黄对魏紫说道:“看看,看看。你明明跟这猴儿同时来我身边的,她一天能把你一个月的话都说了。”

    魏紫看着姚花笑道:“这样岂不是更好,要都像奴婢似的,老夫人您怕是越发的冷清了!”

    叶老夫人看着自己身边这两个她一手调教起来的大丫鬟,又看了看一侧唇角微翘,丰神俊逸的叶羽。想着,之前就有打算让姚黄去侍候叶羽,却因为之前尚主的事而耽搁下来,现在儿子都十六岁了,谁家十六岁的爷还是雏!

    这么一想,叶老夫人便开口说道:“羽儿,你院里就只有红笺这一个大丫鬟吧?”

    叶羽霍然抬头朝叶老夫人看去。

    叶老夫人见叶羽朝她看来,笑眯眯的说道:“姚黄是我一手调教出来,娘把她赏给你,怎么样?”

    姚黄顿时羞得两脸如同火烧云般,又是紧张又是期盼又是兴奋的看着叶羽,生怕叶羽说过不字。

    虽然,她知道自己是老夫人早就属意要给九爷的通房丫头,可依着老夫人对九爷的疼爱,只要九爷说个“不”字,老夫人肯定就不会为难九爷!

    姚黄就差双手合什念阿弥陀佛菩萨保佑了!

    叶羽略一沉吟后,轻声说道:“母亲,您也说了,您这屋里太静了,有姚黄在,你这里也热闹些,儿子不忍心横刀夺爱。”

    姚黄原本涨红如血的脸,一瞬间惨白如纸,她哆了唇,又是委屈又是不解的看着叶羽。

    难道她不够漂亮吗?

    老夫人屋里几个丫鬟,她若是第二,就没人敢说自己是第一!

    还是说九爷他……他看上了魏紫?

    这么想着,姚黄顿时用一种夺夫之恨的目光狠狠的盯了魏紫一眼,下一瞬,紧紧的抿了嘴,不让自己当场哭出来,可眼里的泪却是打着转儿的要往外跑!

    叶老夫人明显也很意外。

    她想了想朝叶羽看去,柔声说道:“羽儿,娘要是觉得冷清了,可以再买几个小丫头进来,你不用……”

    叶羽摇头,打断叶老夫人的话。

    “娘,您要真疼儿子,就把您屋里的豆绿给儿子吧。”

    叶羽的话声一落,屋子里响起两声吸气声。

    前者是叶老夫人,后者则是眼泪忘了流的姚黄,就在姚黄几欲脱口而出,问句为什么时,却是叶老夫人的声音轻轻响起。

    “豆绿,她才多大!你要她去,她能干什么?”

    豆绿今年才九岁,是叶老夫人三年前买进来的小丫鬟,那个时候是为着让她陪朱姵雯玩,才买来的。

    叶老夫人要给叶羽的是个通房丫鬟,现在叶羽要个才留头的小丫鬟,这叫什么事?!

    叶羽却是笑了说道:“儿子知道从前姵雯表妹还在府里时,豆绿这小丫头没少跟着姵雯表妹她折腾吃食,正巧儿子院里少个手巧的,母亲若是舍得,就把这小丫头给我吧!”

    他这样说,叶老夫人哪有不同意的道理,当即就应承下来了。

    “姚黄,你去跟豆绿说一声,让她从明儿起,去九爷院里侍候。”

    “是,老夫人。”

    姚黄便是再有不甘,也只能垂头丧气的走了出去。

    姚黄一走,叶老夫人使了个眼色给魏紫,魏紫屈膝一福,便也跟着走了出去。

    叶羽见魏紫也走了出去,不由便拧了眉头朝叶老夫人看来。

    叶老夫人轻声笑了笑,挑目看向他说道:“羽儿,娘要把姚黄给你的用意,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

    叶老夫人的话声才落,叶羽顿时闹了个满脸红,一时间连正眼看叶老夫人的勇气都没,他微微撇了眸子,正想着怎么开口时,叶老夫人却又说道。

    “羽儿,你是不是不喜欢姚黄?那你喜欢哪个?你告诉娘,娘肯定把她给你!你放心,豆绿我也给你。”

    呃!

    叶羽很是无奈暗暗的叹了口气。

    他当然知晓母亲要把姚黄给他的用意,可是,他真的不愿意去睡一个自己没有感觉的丫鬟,而且以后还要把这个丫鬟扶妾,让他横在自己和妻子之间!

    “母亲,您的用意,儿子明白,只是……”

    叶老夫人笑眯眯的问道:“只是什么?”

    叶羽摇了摇头,略略一笑后,抬头对叶老夫人说道:“母亲,等儿子有了媳妇后,再说这件事好不好?”

    “傻瓜!”叶老夫人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说道:“你都有媳妇了,娘还赏什么人给你,没事惹你媳妇嫌啊!”

    叶羽第一次用一种他从没用过的动作,挠了挠头,略为尴尬的朝叶老夫人笑了笑,轻声说道:“可是孩儿不想委屈她!”

    “嗯?”叶老夫人不解的问道:“委屈?委屈谁?”

    话说出口,似乎便没那么难。

    叶羽想了想,略略组织了下语言后说道:“儿子的意思是,儿子不想在成亲前,屋里有别的人,这样,往后不管娶了谁,儿子屋里的那个人都会成为我和她之间不愉快的因素!”

    叶老夫人拧了眉头,不高兴的说道:“这样善妒的女子,她也进不了我叶家的门!”

    “不是……”叶羽连忙摆手,“母亲,是儿子自己的意思。”

    叶老夫人看着眉间略显急色的叶羽,良久,不发一语。

    叶羽说了那一句之后,也没再多说。

    母子二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最终,还是叶老夫人沉沉的叹了口气,恨铁不成钢的说一句。

    “痴儿,真不知道哪家女儿修了几辈子福,能嫁给你为妻!”

    叶羽笑了笑。

    叶老夫人出身名门,父亲是内阁大学士,位极人臣。嫁给叶老爷后,虽然叶老爷脾性有些特别,身边也有三三两两的妾侍。但对叶老夫人却是给予了正妻所该有的尊重,也给了她男人能给的柔情蜜意,可以说,这一辈子,叶老夫人过得还是平安顺遂的!

    若说有什么违背她心意的,也就是叶羽这个幺儿,总让她有种有心无力的感觉!

    既然是叶羽自己的心意,叶老夫人肯定不能再强求。当下,便撇了这个话题说起,这次春闱的事来。

    “你这次能取得一甲第三名的成绩,你大伯父怕是也出了不少力,中秋节的时候,我会让管家比往年多备些礼仪进京。”

    叶羽点了点头。

    母亲能跟大伯父友好往来,他自是求之不得!

    叶老夫人又问道:“你今后有什么打算?是留在翰林院任职,还是打算外放?”

    “儿子还没想好,大伯父也说不急,让我想清楚了,再做决定。”叶羽说道。

    叶老夫人点头,按她的意思来说,她其实还是希望叶羽能留在翰林院的,到不是为了那什么非进士不入翰林,非翰林不入内阁。而是觉得外放,就算是能谋个富庶之乡,可终归是背景离乡,到时几年不见儿子一面,她到时怕是要生生想死!

    “娘的意思是,你不如就留在翰林院。”叶老夫人一边打量着叶羽的神色,一边缓缓说道:“娘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着,你留在翰林院,你大哥也在,娘到时也搬回京都去,这样一家人都在一起。”

    叶羽点头,“母亲,我会认真考虑您的意思的。”

    叶老夫人点头。

    这个老来子,打小虽然主意大,但一旦做出了承诺,便无任如何不会反悔,现在既然说考虑她的话,那肯定就不是敷衍。

    叶老夫人沉甸甸的心顿时便松了松。

    天晓得,自打她知道叶羽被点为探花时,她是又高兴又害怕。

    高兴的是这个幺儿没让她失望,害怕的是他遭受前次之事,心灰意冷之下,谋个外放,她当真是哭都没地方哭去!

    还好,还好……叶老夫人打算给大慈寺的香油钱再添一百两银子,谢谢菩萨保佑!

    叶老夫人又问了叶老爷几句,等从叶羽嘴里知晓,叶老爷早在半年前就跟着友人游山玩水去了时,气得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她还以为叶老爷为叶羽的事在京中周旋,谁晓得……叶老夫人半天吐出了一句“这个混蛋!”

    叶羽眼见叶老夫人一脸不高兴,便在一旁插科打诨的劝解了一番。

    好在叶老夫人也习惯了叶老爷的不着调,几句话下来,心情便也舒畅开了。眼见天色不早,想着早些让叶羽去歇息才好。

    “魏紫,姚黄还没把人喊来吗?”

    “回老夫人,喊来了,只是见您和九爷说得高认,不敢进来打扰!”

    叶老夫人便回头对叶羽说道:“不早了,你去歇着吧,那个豆绿喊来了,你就带回去吧。”

    “是,孩儿告辞,母亲早些歇息。”

    叶羽起身告辞。

    叶老夫人笑着点了点头,目送着叶羽离开,又是摇头,又是叹气的道了一声,“痴儿啊,痴儿!”

    次日,叶羽陪着叶老夫人用过早膳后,饭后,与叶老夫人说与朋友有约,中午便不回来吃了。

    叶老夫人到也没多说,只叮嘱他少饮酒,不要去那些不干净的地方,便放了叶羽离开。

    叶羽看着时间还早,想着,离京之前,听韩光华说过要来兴城,便去了趟醉仙楼。

    不巧,秦方告诉他,他家大公子是说要来兴城,但临时因为与兴城千里之隔的鹿县分号出了点事,需要他去处理,他便转道去了鹿县,怕是要迟几天才到兴城。

    叶羽坐了坐,跟秦方聊了聊天,已时三刻,才起身前往青阳镇。

    青阳镇。

    青果是鸡叫头遍就爬了起来,亲自去市场选了些新鲜食材不说,还亲自动手收拾,更是亲自上厨。

    等四个冷盘做好,四荤四素的八个热菜也准备得差不多时,又让庄婶给备了热水,洗去一身的油烟味,又觉得熏炉里的香太浓,连声吩咐人去荷塘里剪了几枝荷花回来插。

    一切准备妥当后,又想验证下金莲隔着荷塘演奏的效果如何,一时间不仅她自己忙得像陀螺,就连园子里的一干人也被她折腾的鸡飞狗跳!

    “东家,您这请的到底是何方神圣啊?我瞧着,这天子出行怕也不能让您如此吧?”红莲掩了嘴,吃吃笑道。

    站在她身侧的彩莲附和道:“是啊,东家,您这忙进忙出的,我怎么有种见婆婆的感觉呢?莫不是,您今天请的是您未来的婆婆?”

    “哎,要真是未来的婆婆就好打发了,可惜他不是!”青果叹道。

    她的话越发引得红莲和彩莲起了兴趣!

    连忙围了上前,啧啧道:“东家,这都说,女人最怕的就是见公婆,怎么到您这,却变得婆婆好侍候,客人难接待了呢?”

    “这你们就不懂了吧?!”青果嘿嘿笑道:“你说,我未来的婆婆要是见着我有这样一份家业,她是不是得上赶着拍我马屁,指着我年年给她孝敬银子?”

    红莲和彩莲想了想,觉得是这么个理,连连点头。

    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东家将来不管嫁的谁,就算不喜欢她,冲着她这份家业,也不能为难她!

    “那东家,你这见的到底是谁?”红莲和彩莲异口同声的问道。

    青果翘了唇角,淡淡道:“恩人!”

    “恩人?”

    “没错恩人!”

    红莲和彩莲还欲再问清楚些,恰在这时,一阵悠悠扬扬的旋律响起,因着隔了半片荷塘,音色便有几分飘飘缈缈的空灵之感。

    偌大的园子,因着这突然而起的筝曲,原本还有着的嘲杂之音,忽的便慢慢的静了下来。

    青果靠坐在临了荷塘的窗口,窗外是碧翠欲滴的荷叶以及点缀其间亭亭玉立如豆蔻少女般姿容妍丽的满池荷花,听着隐隐约约的琴声,莫名的心里就好似注入了一股清泉一般,让她整个人感觉轻了一轻!

    这或许是青果自打穿越以来最惬意的一刻,空灵的琴音,安静的午后,秀丽的景致,一切美的就像是一场梦。

    叶羽在被婆子迎进来时,便看到这样一幕场景。

    穿一身湖兰色半臂襦裙的小姑娘姿态慵懒的斜靠在竹木帘下,阳光照在她的侧脸上,细细的绒毛好似渡上了一层金色,小巧的鼻翼轻轻的扩张着,唇角下的那粒胭脂痣也跟着灵动起来!

    最先发现叶羽的是红莲和彩莲,两人原本是想着没什么事,回自己屋里去,不想一抬头,便对上了如青松翠柏般的立于堂前的叶羽。

    等看清叶羽那如清风朗月般秀丽的面孔时,两人齐齐的怔了怔,下一瞬,却又齐齐失态惊呼出声。

    “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

    她两人这一出声,不但惊醒了沉思的青果,同时也让微微出神的叶羽恍然回神。

    青果一回头,在看到含笑而立温文儒雅如美玉的叶羽时,连忙站了起来,迎上前,一面对领人进来的庄婶斥道:“庄婶,客人来了,你怎么也不通报一声。”

    “老奴想通报的,可是这位公子不让。”庄婶在一边委屈的说道。

    叶羽含笑对青果说道:“是我听着琴音入耳,又见你们沉迷其中,怕扰了你们的雅兴,才没让通报的。”

    青果闻言,便笑了笑,等看到身侧的红莲和彩莲还怔在那时,不由便拧了眉头,轻轻的咳了咳。

    红莲和彩莲如梦初醒,连忙屈膝向叶羽行礼。

    “奴婢红莲(彩莲)见过公子。”

    叶羽摆手,转而对青果说道:“罗姑娘,怎么我一路走来,园子里不见一个客人?莫不是,你今天真就只招待我一人?”

    青果轻轻一笑,回头示意红莲和彩莲退下,又吩咐庄婶,让人沏了茶送上来。

    这才对叶羽说道:“怎样,九爷可看见了我的诚意?”

    叶羽听青果这般一说,不由便哑然失笑。

    “罗姑娘,这又何必?如此,倒叫我心生不安!”

    青果笑着请叶羽入座,指了窗外的那片荷塘说道:“九爷且看看,此间景色如何?”

    “确实很好,颇有几分人间天上之韵!”

    青果轻轻一笑,眼见庄婶已经奉了新沏的茶上前,青果起身,亲自将茶盏端到叶羽身前的桌上,“九爷,请喝茶。”

    叶羽端了茶盏,才揭开茶盖便闻到淡淡的清润的茶香,待看到白瓷盏中茶汤清澈明亮,端起细细一品,入喉口感鲜爽浓度相当,叶羽暗暗赞了一句“好茶”。

    放下茶盏,叶羽抬头,目光掠过青果落在窗外那被轻风吃起如同绿色波浪的荷叶,不由说道:“罗姑娘,你这园子生意应该很好吧?”

    青果笑了笑,说道:“还行,也就是混口饭吃。”

    叶羽闻言,看了青果一眼。

    青果翘了翘唇角,说道:“九爷,您看,是现在让人上菜,还是再续杯茶?”

    天气热,其实叶羽到宁可就这样坐着喝杯茶吃几盏点心,但既然已经准妥当,他自是顺势而为,当下点头说道:“上菜吧。”

    青果便喊了门外侍候的庄婶,让她开始上菜。

    这边厢,荷塘那边的金莲得了话,便开始轻轻拨动琴弦。

    琴音入耳,叶羽隔了些距离往外看,只看到荷塘之间有座竹制凉亭,隐隐约约飘动的白纱间,似是有女子素手轻拨。

    此情此景端只有人间天上才有!

    叶羽忽然间就将此前京都那些不快齐齐放下,此刻,他的眼里和心里,是一种沉淀后的淡泊和宁静。

    一直悄然关注着他的青果,不由便微微的吁了口气。

    她似乎在那么一瞬间,又看到了当日初初相见时那个容貌眣丽却脾性傲然的贵公子!

    青果悄然的放下手里的筷子,身子微微往后靠了靠,不去打扰已然忘我的叶羽。

    这里的静悄悄和后院的热闹却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玉莲姐姐,你是没看到,那公子,是我从出生以来见过的最好看的公子,真不知道他跟我们东家是什么关系?”红莲说道。

    玉莲笑了笑,打趣红莲道:“你才见过多少人,就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别不信!”红莲不服气的对玉莲说道:“你若是不信我,可以去问彩莲,她也见着的。”话落,便转头去看彩莲,却见彩莲整个人痴痴呆呆的浑然不在状态,不由“噗嗤”一笑,指了彩莲说道:“你看,这人到现在还没回神呢!”

    “彩莲,彩莲……”红莲上前去闹彩莲。

    “哎呀,你干什么,这么大喊大叫的,小心东家知道了,骂死你!”彩莲对红莲轻声道。

    红莲笑了说道:“东家现在可没那个功夫来骂我,她招待那位仙人似的小公子还来不及呢!”

    “哎,是啊,我算是知道东家为什么要清了园子来接待这么一位客人了!”彩莲重重叹了口气后说道:“这样的公子,身边放着谁怕也是对他的一种玷污吧!”

    “啧啧啧”红莲摇头,抬手指了彩莲的额头,不客气的说道:“你这三魂失了二魂半的模样,莫不是还想着那位公子?”

    “你不想?”彩莲不客气的反击红莲,“你不想,你不回屋去睡你的大头觉,在这说什么?”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拌着嘴。一时,到是把一边的玉莲给忘了。

    玉莲蹙了眉头,不由自主的便朝前院的某个方向张望了一番,一时间不由便暗暗后悔,不该把今天抚琴的机会推给金莲,不然,她到是可以看看那到底是个怎样的神仙公子!

    “玉莲姐姐,要不,我们陪你再去偷偷看一眼?”红莲没错过玉莲适才的那一瞥,提议道。

    玉莲连忙摇头,“不,不,千万别去,等会惹恼了东家,就糟糕了。”

    “哎,东家才多大的人,她哪里知道什么!”红莲撇嘴说道:“那样神仙似的公子,就是让我给他当个打扫丫鬟,能日夜见着,我也甘心啊!”

    “哎,可不是嘛!”彩莲附合道。

    玉莲掩嘴轻笑,“好了,都别说了,让人听去像什么话!”

    红莲和彩莲撇了撇嘴,忖道:你没见着,自然乐得装清高,你要见着了,看你还能说出这酸溜溜的话么!

    一时顿觉索然无趣,又想着,反正该显摆的都显摆了,便辞了玉莲带着小丫鬟回自己的屋里去。

    她二人一走。

    桔梗埋怨的撩了玉莲一眼,说道:“姐姐,您现在后悔了吧?”

    “胡说什么呢!”玉莲拧眉嗔怪的挑了桔梗一眼后,轻声说道:“她们说的话你也能信?好了,你下去歇着吧,我这里反正也没什么事!”

    桔梗跺了跺脚,气鼓鼓的走了出去。

    屋子里只剩下玉莲时,她长长的叹了口气,举步走到窗前的筝前,抬手轻轻一抚,好半响黯然无语!

    前院,金莲一曲完毕。

    叶羽恍然回神,回头,便对上青果清清淡淡的一张笑脸。下意识的,叶羽回了青果一个极轻极浅的笑。

    他本就长得芝兰玉树,此刻神色间没有了往日子的客气疏离,冷凛傲然,虽只是轻轻浅浅的一个唇角微挽的动作。青果却在那一瞬间好似看到优昙绽放,说不出的风华无双!没来由的心跳便急剧加烈!

    青果连忙眼睫轻垂掩尽眸中情绪,稳了稳心绪后,抬手持了酒壶,替叶羽满上他跟前的酒盏,嘴里轻声笑问道:“如何,九爷可还满意?”

    叶羽唇角弧度深上一分,举了手中酒盏,“罗姑娘,我敬你。”

    “不敢!”

    青果端了酒杯遥遥一举,便算是与叶羽碰杯,然后轻抿一口后便放下,重新持了酒壶替叶羽续酒。

    “九爷,我这园子你喜欢吗?”

    叶羽挑眉看向青果。

    青果迎着叶羽的目光,扬了扬眉梢。

    “建园子之前,我去过一趟叶府。”

    “我知道。”

    青果点头,“我还找过韩光华!”

    “嗯,他同我说起过,你想找他入股!”叶羽说道。

    青果笑了笑,“可是,我是在找他之前去的叶府!”

    她相信,叶羽能听懂她的言下之意!

    果然,叶羽听了青果的话后,放了手里的筷子,略作沉吟后,才开口说道。

    “罗姑娘,文晋昭是你三姨夫!”

    青果挑眉看向叶羽。

    叶羽默了一默后,缓缓开口道:“罗姑娘,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之所以去叶府,为的只不过是想大树底下好乘凉,是不是?”

    “也不全是!”既然叶羽挑明了话,青果自然也就坦诚以待,“想找个靠山是真,但想回报九爷当日的恩情,也是真!”

    叶羽笑了笑,轻轻摇说道:“给罗姑娘的这张名贴,想来是我至今给出的最有价值的一张!”

    青果陪以一笑。

    “我自认没有给罗姑娘多大的恩情,所以还恩一说,罗姑娘全然不必放在心上。”叶羽接着说道:“至于找靠山,文晋昭会是罗姑娘最好的靠山,你又何必舍近求远呢?”

    “远水不救近火!”青果叹了口气,对叶羽说道:“九爷应该比我知道的清楚,一旦朝庭明令修建运河,我这人间天上怕是会成为众多人嘴里的一块肥肉,到时,如果没有强硬的后台,只怕到时只能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叶羽在青果说到运河之时,英挺的眉头便几不可见的挑了挑,待青果说到最后,他眉色间已是拢了一抹端肃,俊美的五官便失去了之前的柔和。

    青果笑着挑了眼叶羽,顿了顿后,说道:“况且,我在意的也并不仅仅是一间园子,而是……”

    就在青果要往下说,叶羽再度凝眉时,庄婶的声音忽然响起。

    “东家,外面有人求见!”

    青果挑眉,她今天闭园谢客,为的就是想说服叶羽能入股,怎么还会有人挑这个时间来见她呢?当下心头便有了几分不喜。

    “庄婶,我今天不见客。”

    话落,正欲跟叶羽再往下说。

    不想,却在这时,一声尖利的嘶喊声乍然响起。

    “小掌柜的,元秀有重要的事要跟您说。”

    段元秀!

    青果有种被蜂蛰一口的感觉。

    段元秀这个时候来找她,还说是有重要的事要求见!

    青果一瞬间就想到了昨夜见丘管事的事!下一刻,眉头便死死的皱了起来。

    “怎么了?”

    叶羽见青果难得的冷了脸,原本不想多问,但却不由自主的便问了出来。

    青果笑了笑,淡淡道:“九爷,你说这世间是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知恩图报?还是说总有人会自以为是的觉得世间她是最聪明的,能将所有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叶羽听了青果的话,不由便挑了眉头若有所思的朝青果看去。

    青果却已经是收拾好了心情,回头对庄婶说道:“请段姑娘进来吧。”

    庄婶应了一声“是”,退了下去。

    叶羽眼见青果虽然言语淡然,但胸口却是一起一伏,显见她内心并不平静,而一切皆来自这个要见的人。于是,默了一默后,不由劝道。

    “罗姑娘,既然不想见,便不见。何必为难自己?”

    “不!”青果摇头,对叶羽说道:“九爷,难得的一场热闹,不看岂不可惜了?只是很抱谦,今天怕是对你招待不周了!”

    叶羽摆手。

    对他来说,今天此行,已经是意外之喜!

    不多时,庄婶领了穿一身颠蓝碎花袄子的段元秀进来。

    叶羽看着眼前眉目轻垂,嘴角边含着一抹幽怨,十三、四岁却已是长得容色清丽的姑娘,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就想起了一个人,下一瞬,眉目间便有了一抹几不可见的厌烦之色。他微微的撇过脸,将目光放在了窗外的荷叶上。

    “元秀,你有什么重要的事跟我说?”

    段元秀虽然是低眉垂眼的进屋,但却在进屋前的那一瞬,眼角的余光便觑到了坐于窗前一身白衣如雪如兰如桂的叶羽,一眼,她顿时连呼吸似乎都忘记。

    此刻,耳边响起青果问话时,她几乎是想也不想“扑通”一声便跪在了地上。

    青果看着进门二话不说就跪在眼前的段元秀,目底笑意愈浓,似有意无意的撩了眼身侧的叶羽,然后淡淡说道。

    “元秀,你这是干什么?”

    段元秀期期艾艾抬头,大大的眼里蕴满了清莹的泪水,却好似突然才发现叶羽,骇然一惊后,惊惶失措道:“小掌柜的,我不知道您有客人,我……”

    青果摆手,淡淡道:“你知道不知道,都已经进来了,说吧,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抿了抿嘴,段元秀目光凄凄的睃了眼如老僧入定般,目光始终不曾往她身上瞥一眼的叶羽,垂在身侧的手攥了又松,松了又攥,欲言又止的看着青果。

    青果挑了挑嘴角,将段元秀的一系列动作和表情看在眼里,她知道段元秀想听到什么,只可惜,她却没打算成全她!

    “你如果没事,就先退下吧,我这有客。”青果淡淡道。

    “小掌柜的,我……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跟你说!”段元秀急急道。

    青果扯了扯嘴角,“我在等你说!”

    “可是……”段元秀看了叶羽一眼,似乎想提醒青果什么。

    “你如果还没想好怎么说,那就先回去想一想,想清楚了,再来!”

    眼见青果便要开口让庄婶将段元秀带下去,段元秀顾不得再想,急急喊了起来,“小掌柜的,平哥他私下跟鸿福楼的包掌柜有往来,我……我怕他是想要出卖小掌柜的!”

    “你说什么?”

    段元秀抿了抿嘴,深吸了口气后,坚定了语气说道:“我说平哥他私下跟鸿福楼的包掌柜有往来,我怕他是想要出卖你!”

    话落,目光定定的看着青果。

    原本大惊之下失了颜色的青果,在对上段元秀的目光后,她忽的便镇定了下来。甚至嘴角还扯起了一抹几近嘲讽的笑!也不知道是嘲笑段元秀,还是嘲笑章平等人!

    段元秀对上青果那抹笑,没来由的便颤了颤,但很快她又镇定下来,急切的说道:“小掌柜的,我知道你肯定觉得我没有良心,平哥他们待我这般好,我却出卖他们。可是……”

    “嗯?”青果挑眉看向段元秀,示意她往下说。

    段元秀默了一默后,哽了嗓子说道:“可是,小掌柜的,你对我们有活命之恩,我不能因为平哥对我好,就忘了你的恩德!”

    青果点头,这个时候,她已经不知道心底是什么感觉,只是一字一句问道:“元秀,你知道如果落实了章平几个真的背主的话,他会面临什么样的处罚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文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阁并收藏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