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风吃醋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寒门枭士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醉仙楼。

    秦方亲自沏了壶好茶,上了楼上的雅室,在青果旁边的椅子坐下,拿了桌上的茶盏,替青果倒了杯茶水后,将茶杯推了过去,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青果接过秦方递来的茶盏,啜了一口,略烫的茶水滑过喉咙直达胸腔,火烧火燎似的心似乎便被这种热意给熨平了。

    秦方端了茶盏,笑着对青果说道:“罗姑娘,这个时候来我这醉仙楼,可是有事?”

    青果看着秦方,脸上不由就绽起一抹苦笑。

    见她这样,秦方不由一怔,这是真有事?

    收起玩味的神色,秦方对青果说道:“罗姑娘有事便直说吧,且不说我们两家是合作关系,就冲我们这两年的交情,秦某能帮上的一定帮。”

    青果点了点头,顿了一顿,轻声说道:“秦掌柜的,你能不能让人去趟叶府,把九爷请了来。”

    “九爷!”

    秦方脸色一变,朝青果看去。

    青果唇角扯起一抹涩笑,轻声说道:“不瞒秦掌柜的,我有很紧急的事情找九爷。”

    “行,我这就亲自去趟叶府。”秦方点头说道。

    话落,便起身。

    青果连忙跟着起身,朝秦方屈膝一福,“秦掌柜的,谢谢您。”

    “哎,你跟我还这么客气干什么!”秦方摆了摆手,便要往走。

    青果笑了笑,打算送秦方下楼。

    秦方双手才开了门,忽的便听到楼下一片喧哗声,青果正打算问问出什么事了,不想秦方却忽的回头喜上眉梢的对她说道:“罗姑娘,大公子回来了。”

    呃!

    青果看了眼外面渐黑的天,她现在不关心什么大公子、小公子的好不好?她现在想见的是叶羽!

    秦方却没有注意青果的神色,而是拾脚便要急急下楼,不想,秦方才走到楼梯口,便看到两抹人影你争我赶一路跑了上来,要不是他侧身躲得快,没准就让这两人给撞了个四脚朝天。

    没等秦方开口斥责,便听到一声大喊。

    “罗青果,果然是你!”

    秦方一怔,这声音怎么听着那么像吕家的二公子呢?

    还没等他想明白,另一道声音又紧接着响起,清冷之中带着一惯的骄傲和不可一世。

    “罗青果,见了本公子还不见礼?你真是光知道赚钱,女孩子家该学的一样没学!”

    “小公子?!”

    秦方怔忡回头。

    可不是么?

    站在他身前,一高一矮,一胖一瘦的可不就是韩光宇和吕明月这两个纨绔!

    相较于这两人见面时的冷嘲热讽,青果的表现可就冷淡了许多。

    她对着二人淡淡的点了点头,目光便就朝秦方看了过去。

    意思是,你怎么还不去叶府呢?

    秦方被青果一看,恍然回神,连忙一拍脑袋,急急说道:“哎,瞧我这记性,罗姑娘你放心,我这就去叶府。”

    青果总算是吁了口气。

    只可惜,她这气明显松得太早了点。

    “等等!”

    一声冷喝响起。

    秦方步子一顿,回头朝韩光宇看去,“小公子,您有事?”

    韩光宇睃了眼身前的青果,回头对秦方说道:“好端端的你去叶府干什么?”

    “噢,是罗姑娘找九爷有事,她不方便去叶府,便让我帮着跑一趟。”秦方说道。

    韩光宇眉头一挑,冷眼看向青果,“你找叶大哥什么事?”

    青果拧了拧眉头。

    两年未见,这两个熊孩子真心还是不讨喜啊!

    她这里急得火烧眉毛,他们却在这问长问短,你说,你问了又有什么用?帮又不帮不上忙!

    青果暗暗的啐了这两人一声,却还是按着性子说道:“九爷来了,小公子你不就知道了。”

    韩光宇冷冷一哼,没好气的对青果说道:“我的人替你跑腿,我问个为什么都不行?”不等青果开口,韩光宇便回头对秦方说道:“秦掌柜,你是替我韩家做工的,不是替她罗青果做工的,你要是觉得醉仙楼容不下你这尊大佛,那就另谋高就!”

    饶是青果这个心里年纪足够成熟的人,也被韩光宇这不容情面的话给气得差点就当场失了态,更别说秦方了。

    秦方怎么说也是这一城的掌柜,手下管着一伙人,却被个毛都没长齐的孩子当着人面给训了一顿,这真是叫他的颜面往哪放啊!

    一时间,秦方的脸就好似开起了七彩的染房,又是羞愤又是无奈的站在那。有心想辩驳几句,却又深知自家这小公子的脾气,只能顺着毛摸,不然,天都能让他戳个窟窿!

    秦方一脸为难的朝青果看去。

    青果深吸了口气,目光微涩的对秦方点了点头,说道:“抱谦,秦掌柜的,让你为难了,我这就走。”

    话落,转身便往楼下走。

    不想,她想走,却有人不肯让她走。

    韩光宇步子往前一迈,挡在了青果的面前,鼻孔朝天的看着青果。

    “罗青果,你以为我这是你家的菜园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青果真心觉得这韩光宇一定是有中二病,不然真的没法解释他这几近变态的行为到底是什么原因。

    “小公子,你这不是我家的菜园子,但也不是皇宫内院谁都进不得。”青果没好气的说道:“你若是觉得我罗青果不能来,那就请在门口竖个牌子,上写着,谢绝罗青果入内,不然,开门做生意,你管我来还是不来!”

    话落,转身便掠过韩光宇,昂首挺胸往前。

    “你给我站住!”

    身后响起韩光宇气结的喝声。

    青果暗啐,站你妹,要不是看在你哥的面上,姐抽得你找不着南北,让你知道,是神经病就该在家养着,别有病还往外窜。

    “韩光宇你有病吧,是不是?”

    终于有人喊出了青果心中的疑惑。

    吕明月对着韩光宇吼了一声,回头就来追青果,“罗青果,你别搭理他,他是心里喜欢你,不知道怎么跟你说话,故意跟你为难想引起你注意呢!”

    “吕明月!”

    又一声怒吼响起。

    紧接着便是一阵乒乒乓乓伊伊呀呀撕打的声音。

    青果拧了眉头,怔立在原处。

    耳边是吕明月那句“他喜欢你”的话!

    这怎么可能啊?

    这个处处跟自己唱反调,好像前辈子她抱了他娃跳井的韩光宇喜欢她?

    青果摇头,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

    “这是怎么回事?路上还好好的,怎么这会子就打起来了?”

    同样被震得失去反应的秦方,听到韩光华的声音后,连忙回头说道:“大公子,这明月公子说了句话,小公子就跟他打起来了。”

    韩光华正欲问说了句什么话,却在看到好似被人当头敲了一棒的青果后,温文一笑后,说道:“罗姑娘,怎么不在屋里坐着,跑这外面来了?”

    话落不等青果回话,又指了身后抱成一团正在地上翻滚的吕明月和韩光宇,说道:“你别理他们,这两人三天不打一架骨头就痒。”

    青果扯了扯嘴角,想要给韩光华一个笑,却发现脸僵硬的失了反应。

    “咦,这两人怎么又打起来了?”

    落在后面赶上来的吕明阳看着眼前的一幕,怔怔的朝韩光华问道。

    韩光华摇了摇头,“我们进屋吧,这里让给他们俩。”

    话落,对青果说道:“罗姑娘,我正好也有事找你,原本还打算去青阳镇找你,正好遇上了,进屋说吧。”

    青果在看到韩光华和吕明阳时,心头的焦急已经少了大半。

    她挑了眼地上正压着吕明月要挥了拳头要动手的韩光宇,抡了拳头的韩光宇一见青果朝他看来,他冷哼一声,撇开了脸。原本被压着的吕明阳趁这功夫,突然翻身,再次占据主动。

    “韩光宇,你还打不打?”

    韩光宇恨声道:“打,打得你不嘴贱为上!”

    “你……”

    青果失笑,转身进了雅间。

    一进屋子,秦方便对韩光华说道:“大公子,罗姑娘找九爷有急事,想让小的帮忙跑个腿,去请下九爷,可是小公子他……”

    韩光华闻言一怔,不由的便朝青果看去,“罗姑娘,你找九爷?”

    青果点头。

    韩光华便对秦方说道:“那你快去吧,见了九爷就说是我找他有事,请他来趟醉仙楼!”

    “是,大公子。”

    秦方急急的退了下去。

    等秦方退下,韩光华和吕明阳交换了一个眼神。

    然后,韩光华想了想后对青果说道:“罗姑娘,你找九爷,有事?”

    青果点头。

    必竟韩光华和吕明阳不是韩光宇和吕明月!

    “大公子,青阳镇现如今的情形,你应该了解吧?”

    青阳镇现如今的情形?

    那已经是只能用混乱不堪不来形容了!

    据说已经有失田失地的人将官司告到了顺天府。更有御史在御前当面弹核那几家闹得特别凶的王公大臣,龙颜大怒,已经让宗人府出面狠狠训斥了一番那几家王公大臣。

    韩光华一默,稍倾,他拧了眉头说道:“是不是有人找你的麻烦?”

    青果苦笑点头。

    “这谁吃了熊心豹子胆!”吕明阳豁然提声道:“你没说你跟我们还有九爷的关系?”

    呃!

    青果失笑看向吕明阳。

    想说,吕爷,我跟你们什么关系啊?

    我们明明什么关系都没有好吧!

    但嘴里却是说道:“吕公子,我在青阳镇也算小有名气,对方既然敢寻上门,想来,也摸过我的底,摸了还上门!你说……”

    青果的话没往下说,但语中的意思却是明白无误。

    只能说,人家根本就不在乎你背后的这层关系!为什么不在乎?因为人家的后台比你硬!

    吕明阳听完青果的话,英气的眉头便拧成了一条线。

    到是韩光华笑了笑,轻声问道:“那罗姑娘应该也知道对方是谁吧?”

    青果摇了摇头,又点头。

    韩光华跟吕明阳同时一怔,稍倾,还是韩光华出声问道:“罗姑娘这又摇头又点头的是什么意思?”

    “来的人是谁,我知道。可是他背后的主子是谁我不知道!”

    “这话怎么说?”吕明阳怔怔的说道:“他即然来找你,肯定是要说出他身后的主子啊?否则,他就不怕你把他当个阿猫阿狗的打出去?”

    青果苦笑道:“他不怕,因为他与我有旧仇,他这番上门,便是示威来的。”

    “旧仇!”吕明阳失声说道:“罗姑娘你这样心思玲珑的人也能跟人结仇?”

    青果又好气又好笑的看了眼吕明阳。

    心道:大公子,你这到底是夸我还是损我啊?

    我不跟人结仇?我不跟人结仇,这韩小公子一见我就跟个斗眼鸡似的,又是为什么?

    青果正要开口说出她跟林开阳之间的恩怨,不想,门外响起秦掌柜的声音。

    “大公子,九爷来了!”

    韩光华不由失声道:“这么快?”

    话落,跟吕明阳同时起身迎了出去。

    门一打开,穿一身月白色银丝暗纹团花长袍的叶羽款款而入,才一进门,目光便径直落在站了起来,正朝他看来的青果身上。

    叶羽微微点了点头,对韩光华和吕明阳说道:“我才上来的时候,看到光宇和明月两人在楼下,大眼瞪小眼的,这两人又闹别扭了?”

    韩光华和吕明阳呵呵一笑,一边迎了叶羽入座,一边说道:“这两人就是属狗的,好的时候恨得不穿一条裤子,不好的时候,分分钟钟都能翻脸不认人!”

    叶羽笑了笑,坐在了圆桌的上首,不多时秦方亲自沏了壶热茶送上来。

    韩光华眼见天色不早,便又吩咐秦方置一桌酒席送上来。

    叶羽喝了口热茶,又跟吕明阳和韩光华说了几句闲话,这才转头看了青果,轻声问道:“罗姑娘找我,可是有事?”

    青果才要开口,吕明阳却是抢了话说道:“凤翀可不得了,这青州府竟然有人敢打你叶家的脸!”

    呃!

    青果哭笑不得的看了眼添油加醋的吕明阳。

    叶羽淡淡的扫了眼吕明阳,说道:“吕大公子,你这话可就说错了,要说这青州府你吕家才是老大,我叶家可算不上什么,被人打脸再正常不过了!”

    “不是,谁不知道……”

    “谁不知道,你爹才是青州府的一府父母官,我叶家只不过是你父治下的平民百姓罢了!”叶羽打断了吕明阳的话!

    吕明阳瞪圆了眼,话可以这样说的?

    韩光华笑了笑,话当然可以这样说!更何况人凤翀说的是事实不是!

    “凤翀,有人打罗姑娘那个园子的主意!”韩光华说道。

    叶羽挑了眉头,朝青果看去。

    青果含笑点头,证实韩光华所言非虚。

    “什么人?”叶羽问道。

    “一个自称姓段的下人!”青果简单的说道。

    “姓段?”叶羽拧眉。

    “罗姑娘你刚才说你跟这人有旧仇,是怎么回事?”吕明阳在一边插话问道。

    叶羽闻言,不由挑眉看向青果,“旧仇?”

    青果苦涩一笑,把她家和林开阳的恩怨说了一遍,最后说道:“前些日子我外公便说这林开阳回了村子,整个人就跟换了个人一样。我想着,反正事情已经过去了,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便是,谁知道,今天他却找上我,说是他主家要买我的园子!”

    “我怎么觉得这林开阳是借机报复呢?”吕明阳将手里茶杯里的水一口饮尽,“啪”一声扔桌上说道:“说不定,他那什么狗屁主子,根本就不知道你这园子,他就是扯了他主子的皮唱大戏!”

    韩光华朝叶羽看去,“凤翀,你怎么说?”

    叶羽白皙悠长如玉节似的手指,轻轻转着手里的茶盏,俊美无俦的脸上英挺的眉宇微微轻拢,稍倾,轻声说道:“京都三品以上的大员里面有几个是姓段的?”

    韩光华闻言,想了想,轻声说道:“都察院左御史姓段!”

    “不会吧?”吕明阳眼珠子都快瞪下来了,他看了叶羽,失声说道:“这都御可是专门纠劾百司,辩明冤枉,提督各道,作为天子耳目风纪之司的。他要是这样,那不是监守自盗吗?”

    韩光华嗤笑一声,挑了吕明阳一眼,说道:“哪家老爷的大堂上不是悬着正大光明,可你看哪个老爷正大光明了?”

    吕明阳被韩光华说得一噎,转头朝叶羽看去,“凤翀,你怎么说?”

    叶羽笑了笑,他没有回答吕明阳的话,而是回头看了面色微沉的青果。

    “罗姑娘,你先别急,即便他主家真是段御史,想来,他在没有十全的把握之前,也不敢轻举妄动。十一皇子那边,我想这两天应该就有消息了!”

    青果点头,心有余悸的说道:“我现在只希望十一皇子千万别嫌弃我这蚊子腿。”

    “十一皇子!”韩光华跟吕明阳交换了一个眼神,朝叶羽看去,“凤翀,罗姑娘的事跟十一皇子有什么关系?”

    叶羽放了手里的茶盏,抬头对两人翘了翘唇角,淡淡说道:“我把罗姑娘引荐给十一皇子了!”

    “什么?!”

    吕明阳蹭了的一下站起了身,指着叶羽半天说不出话来。

    叶羽拍落吕明阳指着他的那根手指,“你这是什么表情!”

    “我这是什么表情?”

    吕明阳一脚踢开身后的凳子,在屋里跟狗咬尾巴似的转起了圈。

    一边转,还一边不忘指了叶羽,却是几番张嘴说不出个字来,最后只能恨恨的瞪了韩光华,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你来说!”

    其实韩光华的惊讶之情不少于吕明阳,只是他必竟是生意场上打滚的人,只须臾间便镇静了下来,听了吕明阳的话,韩光华对叶羽绽起一抹苦笑,轻声说道。

    “凤翀,我跟明阳求了你多少回,想让你帮着搭上宫里的关系?”

    “就是!”吕明阳往叶羽跟前一站,指了青果恨恨说道:“要不是我亲眼见着罗姑娘,我真怀疑,你是不是看上了人家,才会这么重色轻友!”

    “明阳!”

    韩光华眼见叶羽在吕明阳的话后,脸色微微变了变,连忙出声喝止。

    吕明阳也似乎意识到自己话说过了,一时间不由便有些讪讪的,小心翼翼的挑了眼叶羽,有心想解释,又怕越描越黑,只得频频朝韩光华使眼色。

    韩光华叹了口气,正想着怎么出口打圆场,不想青果却在这时开口了。

    “大公子,吕公子,我想你们可能误会九爷了。”

    青果话声一落,别说韩光华和吕明阳,就连叶羽也朝青果看了过来。

    三人看着青果的目光各怀深意,似乎都在等着,看青果会说出一番什么样的话来!

    青果翘了翘唇,脸上绽起一抹羞涩窘迫的笑,轻声说道:“九爷他其实也一开始也没答应我的请求,只是我这人皮太厚了,九爷没法子,才答应的。”

    韩光华和吕明阳两人眨了眨眼。

    这是什么解释?

    因为你罗青果皮厚,所以叶羽他才答应帮你去搭十一皇子的关系?

    请问罗青果,罗姑娘,那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连皮都不要了,只希望他叶九爷能帮个忙,搭上宫里的关系?!

    特殊待遇就是特殊待遇,跟皮厚皮不厚有毛线的关系啊!

    韩光华和吕明阳摇了摇头,闷闷的去端桌上的茶盏。

    青果眼见即便于是自己把事往身上揽,也没让韩光华和吕明阳释怀,不由便谦意的朝叶羽看去。不想,叶羽却根本就浑然不在意,对上青果谦意的目光,他挑了挑唇角,轻声说道:“罗姑娘,若是十一皇子同意了,那你有没有想过,拿出多少的红利?”

    这事,青果早想过了,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在这个强权决定一切的时代,头顶没棵大树罩着,赚来的金山银山都是白搭!

    当下,一字一句说道:“我拿出五成的红利。”

    “什么?”低着头喝闷茶的韩光华和吕明阳豁然抬头朝青果看去,失声道:“罗姑娘,你说你拿出多少?”

    “五成!”青果说道。

    韩光华和吕明阳两人脸色一变,半响,同时绽起一抹略带自嘲的笑,耷拉了脑袋没话说了。

    他俩没话说了,一直没怎么出声的叶羽却是有话说了。

    他微微侧了脸,浓眉一挑,似笑非笑的挑了韩光华和吕明阳两人一眼,淡淡开口说道:“现在知道,为什么是她,而不是你们了?”

    “……”

    韩光华和吕明阳白皙的脸上绽起一抹微红,齐齐失笑点头。

    没错,他们终于知道自己输在哪了!

    光对上罗青果这肯吃亏,不怕吃亏的爽利,他们就输了!

    京都不泛贵人入股的商号,但这些商号年终分给贵人的红利再多,多不过三成!她罗青果开口便能给出五成的红利。这样的气魄,心胸,谁能不甘心说个“输”字?

    叶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回头对青果说道:“段家的事,你不用着急,我想这个所谓的段阳应该是瞒着段御史行事。你今天的态度想来也得让他好好掂量才能继续行事,有这时间,京都里的消息应该也会到了。”

    青果点头,“一切麻烦九爷了。”

    叶羽笑着摇了摇头,淡淡道:“举手之劳,罗姑娘不必放在心上!”

    韩光华和吕明阳是砌底的看傻了,也听傻了!

    举手之劳?!

    九爷,你到是给我们也来个举手之劳啊!

    屋外候着的秦方见屋内正事说得差不多,这才敲了门进来。

    “大公子,酒席备好了,是现在送上来,还是再等等?”

    “现在送上来吧。”韩光华对青果说道:“正好罗姑娘也在,让她也给点评点评。”

    “是,大公子。”

    秦方正要退下,不想韩光华却又追着问了句。

    “光宇和明月呢?还在楼下大眼瞪小眼做着包眼鸡?”

    韩光华的话声一落,便听到韩光宇闷闷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谁是乌眼鸡了!”

    秦方笑着退到一边,让出身后的两人。

    韩光宇狠狠瞪了眼吕明月,鼻子里哼出一声,膀子一甩,肩膀一抖,便要将站在身边的吕明阳挤开,大步往里走。不想,站他身边的吕明月早防着他了,趁着韩光宇挤他时,他步子略略往后退了退,韩光宇一个踉跄,身子便往门上撞了过去。而,吕明月则趁着他没站稳,抢步进了屋。

    “吕明月!”

    韩光宇怒吼一声,稳了身子便往里抢,伸手便去扯前面吕明月的领子。吕明月哪里肯,干脆就撒了脚丫子往他哥身边跑!

    韩光宇还要再追,韩光华开口了,“光宇别闹了,没看到有客人吗?”

    “叶大哥又不算客人!”

    虽然嘴里这样说着,但韩光宇却是放弃了再追吕明月,而是绷着个脸,走到了韩光华身边,坐下。

    吕明月小胜一局,心里得意,嘿嘿笑了对一边含笑而坐的叶羽说道:“叶大哥,你这个时候来,是不是专门来给我接风洗尘的?”

    “美的你!”吕明阳抬手给了吕明月一记,说道:“你叶大哥是受罗姑娘之邀才来的,哪里是为着你。”

    不想,吕明月听了这话却是没有生气,反而挑了眉头朝青果看去,问道:“罗青果,你说你找叶大哥有事,是什么事?叶大哥能帮上你吗?”

    青果看着眉开眼笑的吕明月,忽然就觉得这两年没见,吕明月到是从那个喜怒无常的纨绔公子变得正常了些!只可惜韩光宇这个走冷霸酷路线的,却是丝毫没改变不说,还新增了中二病!

    “嗯,也不是什么大事,九爷帮着解决了。”青果笑了说道。

    吕明月顿时便不乐意的跳了起来,“哎,罗青果,我跟你说,以后那芝麻粒大的事,你就别找九爷了,找我,我给你解决了。我就不信了,这青州府的地界上,还有我解决不了的事!”

    青果还没出声,吕明阳便狠狠抬手削了眉飞色舞的吕明月一记,没好气的喝道:“闭嘴,你以为你是谁!”

    “我……”吕明月抬手捂着被他哥削得生疼的脑袋,大声说道:“我是吕明月,我爹是吕荣润,青州府谁敢不买我爹的帐!”

    吕明阳眼见得吕明月越说越不像话,气得,站起来就要抽他。

    “哎,吕公子……”青果连忙起身阻止。

    不想,韩光宇却在一边幸灾乐祸的说道:“哼,活该,一天到晚,你爹,你爹,你除了会说你爹,你还能说什么!”

    吕明月顿时便炸毛了。

    “怎么样,我就说我爹了,有本事,你也说啊!我告诉你,韩光宇,你这就是羡慕嫉妒恨,你嫉妒我有个当官的爹,你没有……”

    呃!

    青果看着拍了桌子站起来的韩光宇,又看了看跳手跳脚指着韩光宇骂的吕明月,觉得这两人要是发展不成一对好基友,真心对不起这打打闹闹的情份!

    只可怜了韩光华和吕明阳这两个当大的,一人一个的训斥着自家的熊孩子,就希望他们能安份点。可惜处于青春叛逆期的孩子,别说是这会有事,没事都能给你整出些事!

    眼见得韩光宇抄起桌上的盘子便往吕明月身上砸,一边砸着,一边吼道:“吕明月你这个吃屎的嘴,总有一天我会撕了它!”

    吕明月也不甘示弱,抄了身后案几上的花瓶便往韩光宇身上扔,同样喊道:“韩光宇,你这个没种的男人,喜欢人家就直说,干嘛阴阳怪气,跟被疯狗咬了似的,逮谁咬谁!”

    一直看热闹的叶羽闻言,不由便挑了挑眉头。

    “吕明月你别有嘴说别人,没嘴说自己!”韩光宇眼见吕明月喊破了他的心事,自然不甘示弱,当下扯了嗓子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不照样偷偷喜欢她,你藏在枕头底下的那根碧玉钗上刻的是什么?”

    “韩光宇你无耻,你竟敢偷翻我东西……”

    吕明月一把甩了他哥,“嗷”一声,冲着韩光宇便扑了上前。

    眼见得这一扑,两人又要再次来个粘地十八滚,吕明阳和韩光华急得就差上脚狠踹这两个不争气的。却见,关健时候,一只手一边个,拦住了跟红眼的狗似的,要往前扑的吕明月和韩光宇两人。

    叶羽看着脸红脖子粗,喘着粗气的二人,翘了翘唇角,淡淡问道:“光宇,明月,我这看了半天,没看明白,你们俩这大打出手的,是为了抢姑娘呢,还是为了阻止对方喜欢那个姑娘啊?”

    韩光宇和吕明月同时一怔。

    他们这是在抢人吗?

    这么一想,不由自主的目光齐齐的朝青果看去。

    青果被两人血红的眼睛一瞪,吓得不由自主的一抖,才想开口说话,不想叶羽却抢在了她前面。

    “这么说来,你们俩同时喜欢上的那姑娘,是罗姑娘了?”

    “我呸!”韩光宇当即啐道:“谁喜欢她啊,一天到晚就知道钱、钱、钱,整个人跟掉到钱眼里似的!”

    青果就差双手合什大拜四方,谢天谢地,谢谢各路神仙,你这中二病患者,可千万别喜欢我!

    吕明月却是嘿嘿挠了头对,青果说道:“罗青果,我是挺喜欢你的,要不,我跟我娘说,我娶了你吧!”

    青果“……”

    不止是青果失了失应,怔在了那。

    屋子里的齐齐都失了反应,好半响,反应过来的吕明阳抬手便给了吕明月一记,没好气的说道:“吕明月你再乱疯,我立刻便让人将你送回京都去。”

    “我没疯!”吕明月当即不干了,指了青果说道:“嫂子都说了,我要是真喜欢,就让我跟罗青果说明白了,要是罗青果愿意,我就去跟娘说了,让人上门说亲!”

    一听吕明月连陶碧茹都搬出来了,吕明阳气得就差两眼一翻,直接晕过去。心里恨恨的想着,回去一定得好好说说他这新过门的妻子,别没事跟着吕明月瞎捣乱。

    “你连个秀才都考不上,你拿什么娶人家?”吕明阳对着吕明月就毫不容情的训了起来,“我告诉你,吕明月,你别赖蛤(和谐)蟆想吃天鹅肉了,人罗姑娘看不上你!”

    “你又不是罗青果,你怎么知道她看不上我!”

    吕明月这熊孩子被他哥刺激的当即犯起了熊,一把甩了吕明阳的手,几步走到目瞪口呆失了反应的青果面前。

    “罗青果,我喜欢你,你嫁给我吧!只要你肯嫁给我,我一定让我爹替你请个诰命夫人。”

    青果眨了眨她瞪得酸酸涨涨就快掉出眼眶的眼,好半响,才深深的吸了口气,想要扯起一笑,谁知道,脸上僵硬的根本扯不动!

    你妹啊,自己明明是来解决被人圈地的危机的,怎么就成了来解决终身大事了?

    再说了,就你这熊孩子,姐嫁给你,那是养孩子啊,还是嫁老公啊?

    “那个……”

    青果急急的组织着合适的语言,就想着,怎么样把这事情给不伤人面子的了了,可是“那个,那个”了许久,却愣是被震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我不急,罗青果,你慢慢想。”吕明月呵呵笑了说道:“反正我在这还有好些日子要呆。”

    青果摇头。

    你不急,我急啊!

    姐现在哪有那个闲心跟你扯什么嫁人不嫁人的事!

    青果才要开口。

    又一道声音抢在了她前面。

    “罗青果,你可想明白了,嫁给这么个书不会读,又不事生产的,你就得养他一辈子了!”

    “韩光宇!”吕明月跳了脚指着韩光宇便骂道:“我不会读书,我不事生产,那也比你这个疯子强!”

    “哼!”韩光宇不屑的哼了一声,侧头对脸上已经完全没了表情的青果说道:“罗青果,你不是喜欢银子吗?我拿珍珠十斛下聘,迎你进门,如何?”

    “光宇!”韩光华吓得抬手便去扯韩光宇,怒声喝道:“你疯了,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韩光宇抬手拂去韩光华抓着他的手,目光一动不动的盯着已经完全如同化石的青果,点头说道:“我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

    韩光华这会子只能讪讪笑着,看向青果,“罗姑娘,你,你别介意,他……”

    “他疯了!”青果接了韩光华的话,冷冷说道。

    冷着脸的韩光宇听了青果的话,豁然脸色一变,一对细长的眸子像刀子似的刮着青果。

    青果扯了扯嘴角,淡淡道:“小公子,你大可不必为着气明月公子,说这样一番话。我比谁都清楚,我不是你最讨厌的那个人,肯定也是你很讨厌的那一个!”

    韩光宇被青果说得愣了愣,才要张嘴解释,只是,青果显然没打算给他这机会。

    “谁都知道当年石崇以珍珠十斛为绿珠赎身,纳她为妾,你就算是再厌恶我,也不必拿这事来羞辱我!我罗青果没什么骨气,但与人为妾这事,却是断然不可能的。”

    做妾?!

    韩光宇瞪圆了眼指着青果,一字一句说道:“谁说要纳你为妾了?”

    青果冷冷一笑,淡淡道:“谁说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在你心里,我是什么样的人就行了!”

    韩光宇那句“在我心里,你是什么样的人”对上青果那冷得跟冰碴似的目光时,终究没有勇气问出来。

    他撇了脸,看着已然黑下来的窗外,长长的,长长的吸了口气。

    解决完一个,青果又回头看高兴得就差手舞足蹈的吕明月。

    “明月公子,我虽然会赚钱,但我还真没考虑以后嫁的相公要我养。所以,那什么诰命夫人的,你还是找别人去吧!”

    吕明月的笑顿时便僵在了脸上,他指着毒舌的青果,半响,吼了一声,“谁要你养了?”

    青果耸了耸肩,“那明月公子告诉我,你不靠你爹,你兄长,一个月有多少进账?”

    “我……”

    青果笑眯眯的看着吕明月。

    良久,吕明月沉沉的垂了头,脸上是说不出的失落和委屈。

    两个熊孩子终于被青果砌底打击得没了反应。

    吕明阳和韩光华这两个做人兄长的,先前恨不得按着人揍,这会子,却又心疼了。一人一个扯到身边,训斥道:“看看你们都成什么样,下去好好洗洗,换身衣裳,别再出来丢人现眼了。”

    吕明月和韩光宇互相看了彼此一眼,拾脚朝门口走去。

    走到一半,却又同时止了步子,回头看了青果。

    青果被两人看得背脊一僵,正全神戒备,打算见招拆招时,不想,二人却异口同声的问道:“罗青果你到底要嫁个怎样的?”

    高度紧张的青果没想到,两人会问这样一个幼稚的问题想也不想的说道:“不难,只需貌比潘安才比子健,且终身无通房不纳妾,便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文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阁并收藏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