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道别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中秋前夕,文晋昭从京都来信,说是天气已经凉了下来,让林小桃选个日子带了文天赐进京。想着近在眼前的别离,一时间众人不由都惆怅起来。

    虽然罗兴祖选择了放弃青果她们,但是每年的三节四礼什么的,青果姐弟却是从来不缺罗兴祖的,这天青果将准备好的肉啊点心什么的放在了来送菜的林正达的车上。

    “大舅,又得麻烦你了。”

    林正达笑了笑,说道:“跟舅还这样客气?”

    青果正要开口打趣林正达几句,不想林正达却是笑容一僵,目光闪烁的看了青果,似是有话想说又不知道好不好说。

    “舅,你是想说我爹的事吧?”青果问道。

    每次不任是林善文还是林正达只要他们脸上出现这样的表情,那就是说他们的话题都会扯向一个人,就是罗兴祖!

    见青果自己提起了这个话题,林正达叹了口气,轻声说道:“果儿,你真没打算把你爹接回来?”

    “怎么接啊?”青果苦笑道:“你也知道的,我爷和奶早放出话来了,酒楼也好,园子也好,都是老罗家的产业。我要是把他接回来,还不知道又要闹出什么事来呢!”

    林正达闻言皱了眉头。

    罗老爷子和陈氏说出的那些话早在四里八乡传遍了,只不过他们嚷嚷了这么些年,大多数人已经不将他们的话当话,可还是有那小部分别有用心的人,惦记着不是。

    “你爷和你奶又在给你爹娘张罗亲事了!”

    青果撇了撇嘴,“随便吧,他愿娶就娶,反正他跟我娘也没关系了。”

    对于罗兴祖再娶这种事,青果其实没什么想法。

    罗兴祖要是是个聪明的,就这样熬着,等罗老爷子和陈氏没了,到时,她肯定会想办法把他接回来。必竟,林氏心里对罗兴祖还是有情的。

    可要是罗兴祖自己熬不住,那她也没什么好遗憾的,必竟每个人都有选择重新生活的权力!

    不想继续这个话题,青果想起自家大舅新娶的媳妇司氏,说来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司氏和林正达成亲都快两年了,愣是一直没有怀上身子。

    “舅,我大舅母还没消息吗?”

    林正达嘿嘿笑了说道:“没有,这事不急,我们都不大,孩子的事慢慢来。”

    因着有林小桃这个例子在,所以不任是林正达又或者是林善文和钟氏这做公公婆婆的,在子嗣的问题上立场都很一致。

    一切顺其自然,三年后若是还怀上,那就请医问药,青阳镇不行,就去兴城县,哪怕是青州府。哪怕就是司氏真不育,到时在林方达膝下过继一个就是。

    青果不知道司氏是怎么想的,但她真的是很为自己外公和姥姥的开明赞了一把。

    “嗯,没错,这事急不来,我大舅母一看就是个能生养的,估计是送子娘娘一时还没想到。所以,大舅你就跟我大舅母赶紧抓住时机好好过二人世界!”

    “你这孩子……”林正达嘿嘿笑了,对青果说道:“我要给你大舅母扯几尺布,你帮着大舅去选选?”

    “行,一准选个大舅母欢喜的。”

    青果跟林正达说着便往外走。

    因为很快就是中秋节,镇上的人比往日又多了一些。

    “果儿,我上次听二姐夫跟爹说,想把芳芳说给小将,你知道不?”

    “什么?”

    青果步子一顿,错愕的朝林正达看去。

    卢芳芳和罗小将,这……这是近亲好不好!

    “你不知道?”林正达一边挠头,一边嘿嘿笑道:“我还以为大姐跟你说了呢!”

    “我娘她知道这事?”

    林正达点头,“二姐夫跟娘说了,然后让娘跟大姐说的。”

    “那我娘是什么意思?”

    “你娘说要是小将自己喜欢,她没意见,可要是小将不喜欢,她也不能勉强。”

    青果长长的松了口气。

    照她想来,她觉得罗小将肯定是看不上卢芳芳的。

    到不是卢芳芳不好,而是青果觉得随着罗小将学的知识越来越多,见的世面越来越广,他对自己妻子的人选肯定有自己的要求!

    “嗯,我赞成娘的意见,这两个人是要在一起过一辈子的,肯定是你情我愿才能成就锦绣良缘是不是?”青果嘻嘻笑道。还不忘借此打趣下林正达,“就像你和大舅妈一样,看对眼了,日子就是蜜里调油了!”

    林正达被青果说得黝黑的脸一红,半响说不出话,惹得青果站在那哈哈直笑。

    “你啊……”林正达无奈的摇头,指了柜台上一匹粉红团花纹的料子问青果,“这块怎么样?”

    司氏皮肤白皙,五官秀气,这种粉红穿上还真是挺合适的。

    青果点头道:“不错,挺好的。”

    林正达便回头跟伙计问价钱,一问要十几个铜板一尺,便有些犹豫。

    “小哥,来一丈吧。”青果对伙计说道。

    “哎,果儿,再看看吧,这价格太贵了。”林正达连忙要阻止。

    青果摆手,“舅,算我的,我孝敬我大舅妈的!”

    “这怎么合适……”

    林正达连忙摆手,青果却是不由分说的拿了荷包出来便要付帐。两人抢来抢去的时候,一个不小心把旁边一个二十四、五的年轻妇人给撞着了。

    青果连忙去扶人,一边扶着,一边连声说道:“哎,对不起啊,没伤着哪吧?”

    “没事,没伤着。”妇人摆手,但等抬头对上青果时,不由眉头一皱,轻声说了一句,“怎么是你?”

    青果愣了愣,惊声道:“你认识我?”

    妇人扯了扯嘴角,淡淡道:“不,我不认识你。”

    话落,布料也不挑了,喊了身后跟着的仆人打扮的婆子,转身就走了出去。

    青果半响没回过神来,直到伙计将剪好包好的布递到她手里,她怔忡回神,扯了伙计问道:“小哥,刚才那位姐姐是谁家的太太?我看她穿着谈吐都不一般!”

    伙计想了想,然后一拍脑袋对青果说道:“她啊?她可不是一般人家的太太。”

    “嗯?”青果一脸狐疑的朝伙计看去,默了默,又从荷包里拿了几个铜子出来,递了过去,“小哥,说说呗。”

    伙计将铜子往袖笼里一塞,嘿嘿一笑,便把话说了开来。

    “那位太太娘家姓苏,娘家是苏厝那块的,嫁的夫家在小前浦那块,她娘家父亲年轻时是个走镖的,夫家则是十里八乡有名的严玖,玖爷!”

    “严玖?!”

    青果怔怔的看了伙计。

    伙计点头,“没错,可不就是他!”

    青果总算是明白这严苏氏怎么是这副神情了,对着一个给自家男人送了小老婆的人,没上手甩两巴掌都算客气了吧?!

    “果儿,你怎么了?”林正达在一边扯了青果,“你认识她?”

    青果摇头,她跟这严苏氏要说认识,绝对算不上!可……青果只能摇头苦笑。

    既然是这样一段孽缘,青果便也没打算再打听什么,正准备抱了布料走人,不想伙计却又压了声音说道。

    “你可别看这苏家娘子柔柔弱弱的样子,玖爷那么一个混闲帮的大男人,愣是让她治理得服服帖帖的!”

    青果步子一顿,回头朝伙计看去,笑了说道:“这看起来不像啊?”

    要真是治理得服服帖帖的,严玖能抬段元秀抬回去?

    伙计嘿嘿一笑,对青果说道:“姑娘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玖爷后院的女人不少,可愣是没有一个能给他生一儿半女的,到现如今膝下还就只有这苏娘子生下的一子!”

    呃!

    青果突然间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哎,前不久这玖爷不是新抬了一房小姨娘回去吗?”

    青果点头。

    “听说这轿子还没进门,这苏娘子就让人端了一碗绝子汤在门口候着,要进去行,先把这绝子汤喝了!”

    青果想起段元秀临走时那别有深意的笑,顿了一顿,问道:“那喝了没?”

    “喝了啊!”伙计嗤笑道:“不喝就进不了门,这谁不知道,跟着玖爷那可是享不完的荣华富贵!往后怎样先不说,总得先把门进了再说是不是?”

    青果笑了笑,随便敷衍了几句,跟林正达出了铺子。

    一路上,青果都默然不语。

    林正达见她拧着眉头,知道她在想心事,不敢多问,想了想,便找了些闲话说。

    “果儿,你小舅总算是相上一个人了!”

    “嗯?”青果抬头看向林正达,“我小舅有看对眼的了?哪家的姑娘?”

    “噢,跟你大舅母是一个村的,姓鲁,听你大舅母说,那姑娘挺能干的!”林正达说道。

    “那外公和我姥姥怎么说?”

    “爹和娘自然是高兴的很,你也知道,你小舅这都看了有二年了,好不容易对上眼了,他们哪里还会反对!”

    青果想想也是,外公没少为小舅的婚事担心,这下也算是了了件心事吧!

    “那是不是赶在今年会把礼过了呢?”

    “嗯,有可能,婚期可能在青萍后面,定在明年秋天。”

    青果点了点头。

    “你三叔又娶了个媳妇你知道吧?”

    “嗯?”

    这青果还真没听说,不由抬头朝林正达看去。

    林正达嘿嘿笑道:“是你大姑给做的介绍,听说那姑娘原先说了亲的,不知道怎么的,男方后来把亲给退了。”

    退亲?!

    青果吸了口冷气,这个时代一个姑娘家无端端的被退了亲,那是要命的啊!

    不过转而也就想明白了,她一个城里的姑娘肯嫁到农村来的原因。

    这个时候,能活着就好,总比青灯古佛一辈子呆尼姑庵又或者是一根绳子吊死自己强吧?

    “也可怜的。”青果摇头道:“怕是,我奶她能把人搓磨的不成样!”

    林正达嘿嘿笑了说道:“这你可就说错了,我听说你三叔可护着她了,正闹着要分家呢!”

    呃!

    这到像是罗兴旺能干出来的事。

    “你还记得,你小舅说的那个苗翠花吧?”

    “记得啊!”青果点头道:“说是跟富贵订亲了,是真的吗?”

    “你都下那么大血本了,能不是真的吗?”林正达嘿嘿笑道。

    青果也跟着讪讪的笑了起来。

    为了不让罗兴财给她找麻烦,她真是下了血本,给了媒人五两银子不说,还给了苗翠花她娘十两银子,愣是让她把自家闺女许给了罗富贵。

    “这个月就要过门了,我听人说,你大伯母见人就夸呢,说她媳妇长得跟朵花似的,还说陪嫁带来多少银子什么的。”

    青果笑了笑,挺好的,不都说爬得越高摔得越痛吗?

    现在许氏把个苗翠花说得有多好,将来她就会知道这哑巴吃黄连是个什么滋味!

    两人一边说着罗家的人和事,一边回了食为天。

    还没进门,青果便看到庄婶站在酒楼门外一个劲的张望,等看到青果了,几步赶了上来。

    “庄婶,有事吗?”

    “哎,东家,韩公子、吕公子还有九爷来了。”

    “啊!”

    青果惊得愣了愣,这三人怎的齐齐的赶了来?这眼看着要过节了,这几人不是应该忙着应酬那些人情往来才是吗,怎么还有功夫往她这跑?

    “东家,别耽搁了,快些回去吧。”

    青果连忙点头,回头对林正达说道:“大舅,我有事先去忙了,你有事让人捎话给我!”

    “哎,去吧,去吧。”

    林正达连连摆手。

    青果跟庄婶连走带跑的,总算是气喘吁吁的赶回了园子。

    还没进园子,便听到一阵悠悠扬扬的筝音响起,青果步子一顿,回头对庄婶说道:“是谁在接待九爷他们?”

    “是玉莲。”庄婶说道:“老奴急着来找你,便让玉莲出来招待。”

    青果点了点头,对庄婶说道:“我先回屋换身衣裳,梳洗一番,再来,你让厨子准备一桌宴席,九爷他们这个时候来,应该是有事。”

    “是,我这就去。”

    庄婶退了下去。

    青果进了园子,隔着些距离,稍稍站了会儿,见入耳的只有筝音和几声浅浅笑语声,吁了口气,这才转身去了后院的。

    不想,她这才进屋子,刚打了盆水正准备洗把脸,耳边便响起了敲门声。

    “进来吧。”

    门“吱嘎”一声推开,金莲拿了把美人扑蝶的团扇扭着腰肢走了进来。

    “金莲?”青果一怔过后,便笑道:“你这是长着千里眼吧,我这才进屋,你就寻了来?”

    “东家,这你可说错了,我是在屋里目光不错的盯着呢,才堵住了你。可不像有些人,鼻子比狗还灵,这男人还没进门呢,就能闻着味凑上去!”

    这是拈酸吃醋吃到她这来了?!

    青果好笑的看了金莲,“金莲,你想说什么?你知道,我不喜欢拐弯抹角的,有话就直说吧。”

    金莲哼了一哼,对青果说道:“东家,我就是告诉你,你别看有些人平时蔫里八叽的,一副老实像,哼,这会咬人的狗啊,向来是不叫唤的,你可小心着点,指不定到时人家就咬你血淋的一口!”

    “你是说玉莲?”

    金莲撇了撇嘴,没承认但也不否认。

    青果笑道:“我也挺奇怪的,为什么你没去招待韩公子他们,怎么反到是玉莲去了?”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金莲冷冷笑道:“我又不会做鞋、绣帕子什么的讨好人,当然就只能坐冷板凳了!”

    青果拧了眉头,她想起庄婶说的,是她让玉莲出去招呼的话。

    “好了,金莲,你的意思我明白了。”青果想了想,说道:“不过,从你们进园子的那天起,我就立了规矩,这你们都是知道的,违反了规矩是什么样的结果,大家心里都有数。所以,这会叫的狗不咬人也好,不叫的狗咬人也好,真有那么一天,一切照规矩来吧!”

    金莲还要再说。

    青果摆手道:“你回去吧,我换身衣裳就要去前院了。”

    “规矩,规矩,规矩有个破用啊,等人家得逞了,就算是被逐出园子又怎么样?人家早就有了金主了,金主自然会替她出头……”

    金莲一边碎碎念,一边“砰”一声踢开房门,走了出去。

    青果怔怔的看着金莲的背影。

    踢她的门?

    这是个什么意思?

    青果换了身衣裳,走到前院时,便看到吕明阳正摆弄着一副棋盘对玉莲说道:“罗姑娘总说你们几个长得不怎么样,可这琴棋书画却是个中楚翘,玉莲姑娘我们对栾一局如何?”

    玉莲温婉一笑,柔声说道:“恭敬不如从命,只是还请吕公子手下留情,莫要让我输得太难看,否则,我可真是对我们东家不住了!”

    “好说,好说。”吕明阳哈哈笑道:“说不得,还是我请玉莲姑娘手下留情呢!”

    吕明阳执白,玉莲执黑,两人才摆开架势,便看到青果笑盈盈走了进来。

    玉莲连忙放了手里棋子,上前行礼,“玉莲见过东家。”

    青果摆手,对玉莲说道:“你去跟吕公子下棋吧。”

    “是,东家。”

    玉莲坐了回去。

    韩光华则笑着抬头对青果说道:“罗姑娘,我们可是足足等了你近小半个时辰,这可不是待客之道!”

    青果在韩光华身侧坐了下来,对上微微笑着朝她看来的叶羽,青果回以一笑,之后才对韩光华说道:“大公子,我要是知道你们今天会来,我肯定倒屣相迎。问题是,你得事前让人说一声啊,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韩光华指了叶羽说道:“这可不怨我,要怨,你怨他,是他突然就说起,要来你这坐坐的。”

    青果挑了唇角,笑道:“这我也怨不上九爷啊,你看,九爷又没怪我待客不周。”

    韩光华被青果说得一愣,才要张嘴,那边跟玉莲下着棋的吕明阳却是大声喊道:“光华,光华,你快过来,不行,这要输了!”

    韩光华一怔,当下想也不想的,便站起去支援吕明阳。

    青果看了眼窗边的方向,稍倾,回头对叶羽说道:“九爷,是不是要走了?”

    淡淡笑着的叶羽脸上的笑便僵了僵,默了一默后,轻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青果笑了说道:“没几天就是中秋了,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走亲访友的吗?九爷突然就来我这了,我想着,或许是九爷要走了,有些话要交待我吧!”

    叶羽微微抬眸,目光淡淡的看着青果,对上青果清澈如水的眼睛,他微微扬了眉梢,说道:“没错,我是要走了,不过,不是有话要交待你,只是来跟你道个别。”

    青果当即便怔了怔。

    但下一刻,却又满心的欢喜。

    叶羽特意来跟她道别,那是不是说,她跟叶羽已经算是朋友了呢?

    “九爷,那我们是朋友了是吗?”

    叶羽淡淡一笑,问道:“我们什么时候不是朋友了?”

    “……”

    青果有一种被雷劈了的感觉。

    从前总是不明白,跟土豪做朋友是什么感觉。这一刻,她忽然就明白了那种感觉!

    “罗姑娘!”

    “噢……”青果恍然回神,对上叶羽略带打趣的目光,讪讪一笑,说道:“九爷有什么吩咐?”

    叶羽对上青果略显激动的笑脸,莫名的便有种轻松的感觉。

    好像,每次只要对上这张脸,他都会觉得整个人轻上一轻,心头那些不能与人言道的事和人,便也变得不再那样沉重和压抑。

    青果翘着唇角,目光湛湛的盯着叶羽看。

    越看越觉得这人长得真好看!

    这边两人相对无言,那边厢却传来吕明阳的一声怒吼。

    “操,我们两个联手,竟然都输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

    青果恍然回神,想着自己竟然这样直白的盯着人看,也太失礼了,当下羞得满脸通红,连忙站起身对叶羽说道:“九爷,我让厨房备了酒席,就当是替您践行,您坐着,我去看看准备的怎么样了。”

    不等叶羽说话,青果便急急的走了出去。

    出了门,她才惊觉自己的脸火辣辣的,好似喝了几两白酒,烧得她难受。

    “要死了,要死了,这要让人看到了,还不得以为我是动了春心!”

    青果一跺脚,也没去厨房,而是去了荷塘,想着先散散身上的分沁过度的雌激素吧!不然,这落到别人眼里,像什么!

    而,屋子里,青果才离开。

    吕明阳已经让韩光华坐下替了他,他则走到叶羽身前,一屁股坐在青果刚才坐的位置上,抓了桌上的壶也不拿杯子,直接对着嘴灌,一壶水喝了一大半,这才重重一扔,对叶羽说道。

    “凤翀,我猜光华也不是玉莲姑娘的对手,不如还是你上吧!”

    叶羽挑了挑眉,撩了眼正拧着眉头跟玉莲对栾的韩光华,扯了嘴角,浅浅一笑,淡淡道:“一局棋而己,你不行了,光华上,光华不行了,又我上,至于吗?”

    “至于啊,怎么就不至于了!”吕明阳大声道:“这要是传了出去,我输给一个女人,我这脸还往哪搁啊!”

    叶羽哼了哼,没好气的说道:“所以,你想着,干脆让我也输给一个女人,到时,你的脸就有地方搁了!”

    “不是……”吕明阳连连摆手,对叶羽说道:“凤翀,你怎么会输呢?你可是连阁老都赢过的人,你肯定不会输!”

    叶羽听着吕明阳的话,不由便失笑,他淡淡道:“那就算是我赢了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呢?说出去,输的是你,赢的是我,你的脸还是没地儿搁。”

    吕明阳想了想,点头说道:“还真是这么回事,不行,我得找回场子。”

    话落,抓起桌上的壶,又往嘴里猛灌一番,起身又走了回去。

    韩光华正备感吃力,看到吕明阳过来,连忙摆手道:“你不行,你让凤翀过来。”

    吕明阳哼道:“我请不动,你去请吧。”

    话落,一把扯了韩光华,一屁股坐下,指着棋盘上渐落下风的黑子说道:“我就不信这个邪!”

    玉莲笑了笑,目光淡淡的撩了眼叶羽的方向,这一撩,却是一惊,只因适才还坐在那的叶羽,这个时候,却不见了踪影。

    吕明阳抓了枚黑子往一个角落一放,等了半天却没等到玉莲的白子,不由抬头说道:“玉莲姑娘,该你了!”

    “噢,我这就下。”

    玉莲回神,抓了枚白子随意的往盘上一放。

    下一刻,便听到吕明阳哈哈的笑声。

    “玉莲姑娘,你要输了!”

    玉莲回神,不由便往棋盘上看去,这一看,不由便懊恼不已。明明刚才已经布好的杀招,却因为她下错一子,给了吕明阳起死回生的机会。当下不敢再分神,继续跟吕明阳厮杀,只可惜落子不悔,棋差一着,便注定满盘皆输,下到最后,她以输两子落败!

    “吕公子技高一筹,玉莲甘心认输!”玉莲放了手里的棋子,大大方方对吕明阳说道。

    吕明阳哈哈一笑,对韩光华说道:“明明是她有心放水,到成了我技高一筹,哎,这罗姑娘自己是个妙人,底下的人更是个个有颗七窍玲珑心。”

    韩光华笑了笑,目光却是睨向了窗外木制栈道上那道身影。

    是不是他想多了,他怎么会觉得凤翀同罗姑娘之间好似有种奇妙的东西呢?

    “咦,凤翀呢?”吕明阳这个时候也发现了屋里少了个人,不由便大声问道:“刚刚还在这,怎么一眨眼,人就不见了。”

    “你有美人相伴就行了,管凤翀去了哪里!”

    话落,韩光华对气质如兰正落落大方朝他二人看来的玉莲说道:“玉莲姑娘,可否再给我们抚一曲?”

    玉莲站起,屈膝一福,应道:“理当从命。”

    且说离了屋子的叶羽,原是因为觉得这一池残荷看着挺有意境的,便打算出来走走,谁想到,没等他走到尽头,便看到一个原该去厨房大施手艺的人,此刻正躺在一棵歪脖子的柳树下面,翘了个腿在那哼叽哼叽的,唱着一首不成曲调的歌!

    叶羽步子一顿,看了看左右身侧,身后是长长的木制栈道,栈道两侧的荷叶因为打理的好,已经完全的遮去了栈道,只剩下随风起伏的一片碧色波浪。若不是细看,怕是没人能发现,这里会有人!

    没有惊动青果,叶羽一撩衣摆,就那样席地而坐。

    头顶的风轻轻吹过,耳边是“沙沙”的一浪接一浪的荷叶起伏的声音,空气中有淡淡的清新的带着泥土气息的清香迎面而来!

    “春暖的花香带走冬天的凄寒/微风吹来意外的爱情/鸟儿的高歌拉近我们距离/我就在此刻突然爱上你……”

    叶羽听不清楚青果哼唱的是什么,但是听着那节奏,似乎很是愉快。

    “手牵手跟我一起走/创造幸福的生活/昨天已来不及/明天就会可惜/今天嫁给我好吗……”

    青果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会想起,唱这首歌。

    只是当她往这一躺,对上柳树间那好似满天星星般的微光时,张嘴就崩出了这首歌。

    她就像是单曲循环一般,唱完了又重新开始,唱完了又再来一遍。

    于是乎,坐在她身后不远处的叶羽除了几句英文外,愣是一字不差的给记了下来。记下来的叶羽在对上青果那翘得高高的脚上绣着的红绣球时,忽然就淡淡的说了一句。

    “罗姑娘,你这是思春了?”

    正唱得high的青果,哪里会想到身后忽的便有人,有人不说,还把她的行举尽收眼底,尽收眼底也就算了,还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于是,脚也不翘了,歌也不哼了,而是猛的一个翻身,等对上叶羽似笑非笑的脸,她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才清凉下来的脸,再次火烧火燎了!

    “九……九爷,你怎么会在这?”青果愣愣的问道。

    叶羽好笑的抬头,目光四处看了看,末了,看着青果说道:“我也想问罗姑娘,你不是说你要去厨房吗?”

    呃!

    青果猴屁股似的脸再次好似被泼了一层血。

    叶羽看着失了反应的青果,翘了翘唇角,然后,起身走了上前,在青果身侧一臂的距离处重新坐了下来。

    “九爷,我……我这就去厨房!”

    青果说着便要起身。

    “罗姑娘……”

    叶羽手一伸,拉住了青果的手臂。

    青果身子一僵,怔怔的看着手腕上那只白皙好似玉石雕刻出来的手。

    “抱谦,我无意冒犯!”

    叶羽笑了笑,收回手。

    青果摇了摇头,“九爷言重了。”

    叶羽看着低了头,就怪把自己脑袋埋进地里的青果,扯了扯嘴角,淡淡道:“罗姑娘如果不介意,不如坐下,陪我说说话吧。”

    青果想了想,理了理裙摆,重新坐了下来,不过,这回坐得很是有那么点淑女味。

    不想,叶羽却是上下打量一番后,笑道:“罗姑娘,你也别端着了,你这样不舒服,我瞧着也别扭,你还是像刚才那样,怎么舒服怎么来吧!”

    呃!

    青果表示,她其实也点都没觉得不舒服,她想说,九爷,我其实很淑女的,真的!可是,在对上叶羽含笑的眸子后,青果知道,她一世的英名算是毁了!

    看了眼青果僵硬如僵尸的坐姿,叶羽叹了口气,只见他手指一动,青果感觉好像有道劲风袭来,下一刻,没等她反应过来,她便身子一软,倒在了草地上。

    “嗯,这样看着,舒服多了!”

    叶羽学着青果的样子,也往后躺了躺,发现他这边好微光有点刺眼,想了想,换了个方向躺着。只是这样的话,他的身子虽然跟青果离得远了,可是,头却是挨得比较近!

    青果不知道身上的哪个穴让叶羽给点了,除了身子不能动以外,别的都没影响。

    叶羽才一躺下,她便闻到一股淡淡的不知道像是兰花又好似桂香的香气,她头一歪,什么也没看到,但那股幽幽的香却是直往鼻腔里钻。

    “罗姑娘,你刚才唱的什么歌?”

    听到声音在头顶响起,青果这才知道,叶羽跟她头并头的躺着呢!

    一怔过后,她便释然了。

    要说,那天夜里,两人都抱过了,这躺一下,也没什么不是!

    “嗯,九爷,喜欢听吗?”

    “挺好听的。”

    青果嘿嘿笑了,“九爷,要不我教你,等你以后遇上自己想娶的姑娘了,你就唱这歌给她听!”

    叶羽笑了笑。

    想娶的姑娘?

    他这就有一个要娶的姑娘!

    只是,那是不是他想娶的呢?

    没有等来叶羽的回答,青果这才想起,叶羽之前是要尚公主的。像他这样的人,喜欢的和想娶进门的肯定不是一般人!可是,皇帝的女儿都没嫁成,京都世家谁还敢轻易跟将女儿嫁给他啊!

    “对不起啊,九爷,我不是有意的。”

    叶羽笑了笑。

    “罗姑娘,你不知道吧?我其实从小在京都长大,长到十三岁,才跟着我母亲和父亲来到兴城。”

    叶羽肯换个话题,青果自然只有高兴的份。

    连忙说道:“九爷不说,我还真不知道。”

    “我外祖父是内阁大学士,我爷爷是国子监祭酒。”顿了顿,许是以为青果听不明白,他又轻声说道:“内阁大学士是天子重臣,就是帮着皇帝决策政事的,国子监,是掌大学之法与教学考试的官署,祭酒是这个官署的最高官名。”

    青果暗暗的补了一句,相当于今后的国立大学的校长!

    “我小时候经常跟在我爷爷和外公身边,来往于京都达官贵族之间,不说看遍世间百态,但人性好坏,还是有几分了解的。”

    青果默了一默,她不知道叶羽为什么要跟她说这些,可是,她忽然就有种感觉,叶羽应该有他不为人道的一面,此刻,他正试图揭开那一面。

    可是,为什么这个观众会是自己呢?

    青果还在想着为什么,叶羽清越如环玉相击的声音却还在继续响起。

    “那些人见着我,总是用着各种各样的名头夸奖我,总是会跟我爷爷或者外公说,想把孙女或是女儿嫁给我。”

    “嗯,也许不光只是因为九爷,您爷爷和外公的原因呢?他们可能更多的还是看中九爷您本人吧?”

    看中的是他的人吗?

    叶羽微微的眯了眸子。

    天空中有一张稚气刁蛮的小脸一闪而逝。

    耳边响起一句话。

    “凤哥,我一定会让母妃向父皇进言,让你尚了我!”

    叶羽扯了扯嘴角。

    青果等了等,没等来叶羽的回答,不由便抬头朝后张望。

    不想,叶羽却突然一个翻身站了起来,淡淡说道:“不早了,该回去了,玉莲姑娘的琴都抚了两遍了!”

    呃!

    这是什么意思?

    莫名奇妙的说一堆令人不解的话,然后就这样拍拍屁股走人?

    还有,你能不能先把我身上的穴道给解了?

    青果这么一想,才要张嘴喊住叶羽,不想就在她张嘴时,一道劲风袭来,然后,她又能动了!

    能动了的青果并没有立刻就起来,她躺了一会儿,想着,叶羽应该已经回到屋里了,这才站了起来,谁知道她才站起来,便看到叶羽淡淡笑着站在栈道上,对她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呃!这是什么意思?

    “罗姑娘,今年多大了?”叶羽突然问道。

    “十岁了。”

    “十岁了,不小了,京都很多像你这么大的姑娘已经开始张罗亲事了!”

    青果步子一顿,朝叶羽看去,“九爷……”

    “明月和光宇都不错,更难得的是,两人都挺喜欢你的,你不如就在他们中选一个吧。”

    “我到是想选,可是,九爷,你觉得是我选了,就能嫁的吗?”青果没好气的说道。

    叶羽笑了笑,“光宇可能不行,吕明月有个双胞胎妹妹,吕家想把她许给光宇。明月么,只要运作得当,还是有可能的!”

    没等青果开口,叶羽忽然说道:“或许,我可以帮罗姑娘一把!”

    “……”

    青果怔怔的瞪了叶羽看,眼见他不似在说笑。

    吓得她连连摆:“九爷,我谢谢您了,只是这男女之事还是你情我愿的,比较好。不然,佳偶变怨偶,那就没意思了!”

    “你情我愿?”叶羽淡淡的撩了眼青果,说道:“罗姑娘,你情我愿是戏文中的事,这世上流行最广的是,盲婚哑嫁。”

    “然后呢?”

    “然后?”叶羽看着青果,扯了扯嘴角,摇头道:“没有然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文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阁并收藏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