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 > 29我对你有一点动心

29我对你有一点动心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好在,青阳镇并不似她们想像中的那样,除了大街上不时的有几拨难民走动,整个青阳镇还是比较平静的。

    青果却是不放心,段元秀能让章平能带人半路截杀她,怎么就会指使人围了食为天和人间天上呢?

    叶羽似乎与她想法相同,直接将马骑到了食为天。

    食为天外,一群难民正聚集着,手里的棍棒不住的敲打着紧闭的大门。

    “这些人……”

    青果朝叶羽看去。

    叶羽默了一默,轻声说道:“这些人里可能有难民,但肯定也有扮成难民的,还有没有别的门可以走?”

    “有,后院有道小门,那里养了几条狗看门,应该可以走。”青果轻声说道。

    叶羽点头,他下马,抬手拍了记马屁股,马便笃笃沿着街道跑了开去。

    “九爷,您这是……”青果不解的看向叶羽。

    叶羽笑了道:“没事,回头沧澜会把它带回来的!”

    青果点头,想也没想的便牵了叶羽的手,说道:“您跟我来。”

    待肌肤相触,青果感觉到手里修长微微带着凉意如玉的手指时,不由一怔,等垂头看到自己手里叶羽白皙如美玉的手指时,不由脸上一热,慌忙松了手。

    “九爷,我……”青果涨红了脸,一迭解释道:“我……我不是……”

    叶羽却是看着突然间被松开的手,心里忽然的就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他微微抬头,目光落在青果微微垂着的头顶,一蓬缎子似的黑丝间有着几根枯草,想来是刚才在半路上粘到头上的。

    叶羽抬手,摘了青果头上的几枚枯草,轻声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还是先想办法进屋吧!”

    “好!”

    青果被叶羽提醒,连忙转身朝食为天后面的小巷走去。

    只是一进小巷,她就怔在了那。

    走在她身后的叶羽微微侧身,这才发现小巷里同样有一群流民装扮的汉子正趴着墙,想要冲进后院,只是墙头不时有烧得滚烫的热水浇下来,还有震天的狗叫声。

    被水烫着的人躺在一边哀叫不止,另外又有人头顶了铁锅,使劲的撞着门,青果甚至怀疑,那门再撞几下,便会被撞开。

    “九爷,怎么办?里面的人快守不住了!”青果回头急急说道。

    只,话声才落,她便看到叶羽如一阵风似的从她身边刮过,没等她看明白叶羽是怎样出手的,便看到之前撞门最凶的几个汉子齐齐捂着喉咙齐齐倒在地上,挣扎翻滚,喉间“嗬嗬”作响,口吐鲜血,下一刻,眼一瞪,脚一蹬,便昏死过去。

    “杀人啦,杀人啦……”

    凄历的喊声响砌巷子的上方,一瞬间,那些之前还东倒西歪哀声不绝的流民,眼见得前一刻还在并肩作战这一刻却口吐鲜血倒在脚边的人时,爬起来,便屁滚尿流的出了巷子。

    院子里的狗叫得越发的凶了,但下一刻,随着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狗叫声嘎然而止!

    “大黑,小黄,阿花,别吵,是我!”

    青果拍了紧闭的院门。

    “果儿,果儿是你吗?”一道惊喜的声音在后院响起,没等青果回答,那道声音便又在头顶响起,“是果儿,是她,快把门打开!”

    青果便听到“吱呀”门被打开的声音,没等青果回过神,身后站着的叶羽一把带了她进去,回头喝道:“赶紧把门关上,只怕,很快便会有人赶来!”

    “九爷!是您,您怎么也来了?”

    叶羽便看到罗小将掠过青果,几步走了上前,又惊又喜的看着他,一迭声的说道。

    “我刚才都看到了,九爷,您好历害,您教我吧!”

    叶羽笑了笑,对罗小将说道:“你想学,我找人教你便是,不过,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先进屋,去见你母亲?”

    “啊、啊!”罗小将傻傻的应道:“是啊,我都忘了,果儿,九爷,走,我带你们去见娘,娘都担心死了!”

    青果笑着朝前堂走去。

    罗小将走出几步,又不忘回头叮嘱院子里的几个汉子说道:“叔,你们都警觉着点,有事,就大声喊,我们立刻赶出来支援你们。”

    “小公子,放心吧,我们收了你的银子,肯定把事办妥了!”

    罗小将这才回头对等在原地的青果和叶羽说道:“走吧,前面还不知道怎么样了!”

    “前面没事!”青果轻声说道:“我是从前面过来,前面因为临着正街,他们不敢明目张胆的来,但等再晚点,就不好说了!”

    罗小将抿了抿嘴,点头道:“我也想到了,所以前堂,我准备了石灰粉,谁敢冲进来,我就拿石灰粉招呼他!”

    呃!

    青果看着竖了眉头一脸怒气的罗小将,突然就加了一句。

    “那还得再加点水,先撒石灰粉,再泼热开水!”

    罗小将一怔,稍倾,点头道:“对,我再让厨房把热水烧起来,这些人敢不要命,我就让他们个个变成熊瞎子!”

    石灰粉遇水,这样的热度,运气好的成了麻子脸,运气不好的,可不就成了熊瞎子!

    叶羽看着前面边走边商量着怎么下狠手的兄妹俩,不由好笑的摇了摇头。

    虽说法子简单了点,但确实简单有效!

    不多时,三人就进了前堂。

    前堂,林氏正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走走停停看看,外面的声音略为响点,她就会打个哆嗦。

    店里的桌子凳子椅子全都堆在了门上,阻挡着外面那群人的冲撞。

    “阿弥陀佛,菩萨保佑……”林氏一边嘴里念念有词,一边胡乱的拜着。

    “娘。”青果跑上前,拉了林氏,“娘,您没事吧?”

    “果儿?!”

    林氏一回头,对上青果的眼睛后,顿时怔在了那,很快,眼里泪水便像泉水一样涌了出来。

    “你可回来了,你把娘给担心死了,你知不知道啊……”

    青果扶了林氏,同样红了眼眶道:“娘,我差点就再也见不到您了!”

    林氏听了青果的话,吓得连忙停了眼里的泪,扶了青果上上下下打量检查着,一迭声的说道:“果儿,你怎么样?你没事吧?是不是外面的那群人……”

    青果摇头,想要扶林氏去一边坐着,只是这一回头才发现偌大的前厅空荡荡的,哪里还有能落坐的地方。

    而林氏却是一抬眼,便对上了淡淡笑着朝她母女二人看来的叶羽,一惊之色,失色道:“九爷,九爷您怎么来了?”

    青果这才想起,她把叶羽给忘了。

    连忙松了林氏的手,对林氏和罗小将解释道:“说起来,多亏九爷,不然,只怕我这会子已经在喝孟婆汤了!”

    林氏和罗小将同时脸色一白,但两人没有急着追问究竟,而是对着叶羽深深一礼。

    “九爷大恩无以为报,还请受我一礼(拜)!”

    叶羽微微侧了身子,避过林氏那一福,轻声说道:“举手之劳,不必放在心上!”

    青果想着这站着说话也不行,便去搬了两条长凳回来,请叶羽坐下说话。

    这个时候,青果才想起来,叶羽怎么会那么巧的出现!

    “九爷,您怎么会……”

    叶羽笑了道:“你才走,我便想起件事,本来是想追上你问问,不想一出来,便发现有人跟踪你,我就来个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青果点头,她还真得庆幸自己运气好,要不是叶羽追出来……这么一想,青果连忙问道:“九爷想问我什么?”

    “这个等会再说。”叶羽看了罗小将和林氏问道:“好端端的怎么就会被人围楼?镇子上就你们家被围了,还是别的家也被围了?”

    “就我们家被围了,这些日子虽说不时的传出有流民作乱,但那都小打小闹,不像今天似的,明目张胆的入室抢劫!”罗小将说道。

    叶羽挑了眉头,与青果对视一眼,然后看向罗小将,道:“是今天突然围上你们家的?”

    “是。”罗小将肯定的说道:“今天打烊后,大家正准备关门,那些流民忽然就聚了上来,我一看不对,连忙把前后门都关了。”

    话问到这,再加上青果半路的遭遇,不仅是叶羽所有人都能猜到,是有人有心想对他们家不利!

    青果默了默,把路上遇见章平带人围堵的事说了说,末了,轻声道:“段元秀没死,还能救出章平,指挥这么多人,我想这事,跟她身后的那个人脱不了关系!”

    “那会是谁?”罗小将脱口道:“难道是严玖!”

    青果摇头,“应该不是他!依着我想,只怕,严家现在也凶多吉少!”

    叶羽抬头朝青果看去。

    想了想,轻声问道:“严玖,哪个严玖?”

    青果将当日段元秀怎么嫁给严玖的事简单说了说,当然,刻意隐瞒了段元秀对叶羽的爱慕之事,只说是段元秀无意招惹了严玖,严玖这才将人抬了回去。

    “照这样说来,应该是严玖手下有人与她勾结,这个人身份应该还不低!”叶羽说道。

    青果点头,电光火石间,突然就想到一个人,青果霍然出声,失色道:“难道是他?!”

    “谁?”罗小将看向青果,“果儿,是谁?”

    “穆云!”青果说道。

    罗小将大惊之下失声道:“你是说云二爷?”

    青果点头,“那天我们从慈光寺回来,凤梨不是说穆云身边有个女的,见了我们就避开吗?我猜那个女人肯定是段元秀!”

    “这个王八蛋!”罗小将一拍桌子,怒声道:“严玖待他如兄弟,他却背着严玖做出这种事,我们要去找严玖,让他严惩这种人面兽心的畜生!”

    说着便要起身,却是被叶羽一声轻喝给喊住了。

    “罗公子。”叶羽抬头看向一脸怒色的罗小将,摇头道:“你不用去了,严玖只怕像罗姑娘说的那样,凶多吉少,你现在去,无异于自投罗网。”

    罗小将步子一顿,默了一默,拧紧了眉头沉沉的坐了下来。

    一时间屋里的气氛便有些紧张起来。

    一安静下来,青果这才感觉到鼻腔里都满满的血腥味,她一低头,发现自己脚上、衣裙上到处都沾着已经发黑的血渍,叶羽身上也有,一想,她换洗的衣裳是有,可是到哪里去给叶羽找一身!

    正踌躇间,忽听得门外响起几声闷哼。

    不等青果回神,叶羽已经抬头朝门外看去,眉间含了抹笑说道:“罗姑娘去把门开开,让我的人进来吧!”

    青果想起一招间削了十几个人脑袋的黑衣汉子,连忙对罗小将说道:“哥,你去把门打开,让人进来。”

    “哎!”

    罗小将起身才刚把堵着门的桌椅搬开,便听到门外响起一道粗历的声音,“九爷,属下已经把这些人都解决了!”

    “进来吧!”

    叶羽话声一落,门“吱呀”一声响,沧澜劲瘦的身影便走了进来。

    淡淡的撩了眼屋里众人一眼,沧澜走到叶羽跟前,抱拳道:“九爷,属下问过了,这些人里假扮流民的是离这十几里地的一个闲帮的头子的手下,您看……”

    叶羽点了点头,表示事情他都知道了。

    沧澜便安静的退到一侧。

    叶羽默了一默,朝青果看去,“罗姑娘,估计这边失手的事,很快就传回那边,若是他们有了准备再化明为暗,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窜出来咬一口,这就麻烦了。”

    “九爷的意思……”青果看向叶羽。

    叶羽默了一默后,说道:“我们去一趟严家!”

    “去严家?”青果看向叶羽。

    叶羽点头,撩了眼身侧的沧澜说道:“他的身手,不说入千军万马如入无人之境,但区区一个闲帮几十个乌合之众还不在话下!”

    沧澜的身手,青果是见识过的,她丝毫不怀疑叶羽说的话。

    “我跟你们一起去。”罗小将说道。

    青果到是想带罗小将一起去,她有一种感觉,这个晚上,注定会发生一些转折性的事情,而这事情或许会影响很深远!

    但当眼角的余光撩到林氏惨白的脸时,青果默了一默,对罗小将说道:“哥,你就别去了,我们都走了,谁照顾娘?”

    罗小将回头看向林氏,见林氏白了脸,一脸紧张的看着自己,心下不忍,只得点头应下。却不忘了叮嘱果儿。

    “你小心些,跟在九爷身后,别乱走!”

    青果点头。

    同样不忘嘱咐罗小将,守好前后门。

    这次三人没走后门,而是从前门大大方方的走了出去。

    许是因着沧澜的出手震慑住了那些人,虽然还有人在远处探头探脑,但却再没人敢围拢上来。

    只,青果看到门外的两骑时却是怔在了那!

    叶羽往前一步,见她不动,不由回头道:“怎么了?”

    青果连忙敛下思绪,摇头道没什么,跟了上前。

    叶羽扶了她上马,然后纵身一跃,便坐在了她身后,双手握住缰绳,轻声道:“坐稳了!”

    他说话时吹出的热气,落在青果的耳里,带起阵阵的酥麻,身上清幽的冷香也阵阵沁入肺腑,青果脸上一热,点了点头。

    下一刻,便感觉胯下的马微微动了起来,她僵直着身子,尽量避免与叶羽更亲密的接触,只是没行多少路,身子便僵硬的像块石头,在叶羽突然勒马不前的情况下,整个人跟块石头一样撞进了身后温热的怀里!

    “唔……”

    青果听到叶羽几不可闻的一声闷哼,顿时差得满脸通红。

    “九……”

    叶羽却是指着前方不远处说道:“那边有火光,估计严家已经遭难!”

    青果一愣,连忙抬头顺了叶羽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离他们约有十来丈距离的地方,一片火光冲天,隐约间还能听到喊杀声!

    “这……”青果白了脸色,抬头朝叶羽看去,“现在怎么办?”

    如果严玖已经遭了毒手,他们再赶去,又有什么意思?

    叶羽显然也在想这个问题。

    青果拧眉看着火光冲天的严宅,心里满满的是难以言喻的愤怒和后悔!

    段元秀!

    她怎么就会出手救下这么一条美女蛇!

    “护着公子走,我留下断后……”

    耳边忽然响起一句凄历的喝斥声。

    青果一震,猛的倾身朝前看去。

    这一看,便发现原本清冷的小道上突然就窜出一群人来。

    这群人呈半包围的方式往她们这边跑来,每个人跑几步都会回头看一眼,然后会高声的喊一声,“保护太太和公子。”

    青果这才发现,这群人中间霍然是苏氏和她见过一面的严玖之了,严靖!

    “严太太!”

    青果站在马上猛的喊了出去。

    人群中间的苏氏听到这一声喊,猛的抬头朝青果看来。

    叶羽在青果出声时,便策马上前。

    一边轻声问道:“她是严玖的原配夫人?”

    青果连连点头,一边又指了正将苏氏紧紧护在身后,一对充血的眸子死死朝她们看来的严靖说道:“这是严玖的独子,严靖!”

    青果的话声才落,便看到那群护着苏氏和严靖的人里走出一个为首的,身材结实脸如黑炭的汉子,指了叶羽问道:“你们是谁?难道也是跟穆云那狗贼一伙的?”

    青果想要下马,但却被叶羽按住。

    青果不解的朝叶羽看云,叶羽微微抬颌,示意青果往这群人身后看去。

    就在青果顺着叶羽的视线看过去,发现在苏氏的身后一群人正呼啸着嘶喊着朝这边冲来,为首之人霍然是一身青衣儒衫面相俊秀的穆云。

    黑暗的夜里,火把映照着穆云沾血的面孔,狰狞恐怖的犹如地狱恶鬼!

    穆云显然没有注意到青果和叶羽三人,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眼前被人护在中间的苏氏和严靖身上!

    “杀了他们!”穆云指着苏氏等人,对身边的跟随的人说道:“杀了苏氏赏银千两,杀了严靖,赏银万两!”

    青果顿觉手脚冰冷。

    苏氏无暇顾及突然出现的青果和叶羽,她一把扯住挡在她身前的严靖,回头对护着她的那些人说道:“保护公子,不要管我!”

    “娘!”严靖转身将苏氏拉回身后,瞪圆了腥红的眸子,嘶声喊道:“我们一家人死也要死一块,我不能扔下您不管!”

    苏氏抬手便给了严靖一耳光,怒道:“你死了,谁给我和你爹报仇?”

    严靖被苏氏那一耳光扇得失了反应,他怔怔的站在原地,看着发髻凌乱,脸色虽色苍白,但一对眸子却似淬了毒一样,闪着绿幽幽光的苏氏。

    喉咙一哑,再次哽声喊了一声“娘!”

    “走!”

    苏氏不由分说的便大力推开严靖。

    “谁也别想走,全都给我留下!”

    穆云握着染血的钢刀朝被层层护住的苏氏等人走了过来,他目光一抬便落在人群里的苏氏和严靖身上,却在这时,也发现了一直策马不语静静站在原处的叶羽和青果。

    却是因着夜色的缘故,看不清马上的人是谁!

    默了一默,穆云高声道:“这位朋友,江湖人处理家事,还请不要插手,省得惹火烧身!”

    “呸!”一声啐骂,护着苏氏和严靖的那个脸如黑炭的汉子指着穆云骂道:“穆云,你这个人面兽心的畜生,不顾江湖道义,弑杀结义兄弟,总有一天,老天会收了你的!”

    “哈哈哈!”

    穆云仰头狂笑,随着他的笑声,钢刀的血珠子一滴滴一抖落下来。

    那是穆云亲刃严玖时沾染在钢刀上的血水,此刻正一滴滴的沿着刀刃往下滴,惨白的刀光,映红了所有人的眼。

    “我要杀了他,我要替我爹报仇!”

    严靖嘶吼着想要冲出去,找穆云报仇。

    “靖儿,你别冲动,你不能上去,你这是送死!”苏氏紧紧的抱住了几欲疯狂的严靖。

    穆云笑声骤停,他手里钢刀一抖,指着严靖,冷声道:“严靖,别说我没给你机会,我这就给你一个替你父亲报仇的机会,是个男人,就给我出来!”

    “啊!”严靖怒吼着试图甩开紧紧抱着他腰身的苏氏,“娘,我要给我爹报仇,您放开我……”

    “靖儿,穆云是在激你,你死了,你爹的仇就真的再也没人报了!”苏氏嘶声喊道:“靖儿,娘求你了,您走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只要你在,总有一天,这仇能让你报了的!”

    “公子,走吧!”黑脸汉子也上前,对严靖说道:“穆去这狗贼,仗着人多势众,你这会子上去,无异于送死。太太立得对,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

    “不,我不走,仇人就在眼前,我要就这样走了,我怎么对得起我爹,男子汉死也死得其所!”严靖打断他娘和汉子的话,一个巧劲甩开了苏氏的手,便要走出保护圈。

    “靖儿,你要敢再往前一步,娘就死给你看!”

    严靖步子一顿,霍然转身看向以匕首抵着喉咙的苏氏,脸色一白,脚下顿时有如千斤重,再也迈不动一步!

    “娘,娘你这是干什么啊!”严靖急得就差一头撞死在跟前。

    前面是杀父仇人,他只要再往前一步,不管成不成功,他都能一雪心中仇恨!可是,身后却是以死相逼的亲娘……严靖站在那,一瞬间,就好似苍老了十岁!

    穆云冷冷一哼,大声道:“严靖,你口口声声想要替你爹报仇原来不过都是虚情假义,贪生怕死……”

    严靖整个人抖得如同一个筛子一样。

    青果更是看到他紧紧抿起的嘴角,一缕鲜红缓缓洇出。

    此刻的严靖,想来,只要有人能让他报仇,哪怕把他命要了,他眉头都不会眨一下吧?

    青果回头朝叶羽看去,“九爷……”

    叶羽拍了拍青果的手,示意她稍安勿燥。

    然后抬手对如影子一样跟在他们身后,从头到尾没发出一点声音的沧澜打了个手势。

    下一刻,青果便看到沧澜突然策马向前。

    沧澜的马走得不快,一下一下的踩在青石板上发出“笃笃”的声音。

    这声音好似鼓一样,重重的敲在在场众人的心上。

    穆云霍然抬头朝沧澜看了过来。

    “这位朋友……”

    “谁跟你种畜生是朋友!”

    沧澜平静无波的声音响起。

    穆云一怔,似是想不到这人会一点面子都不给,上前就没好话!

    穆云怔在了原地,苏氏却是突然醒过神来。

    这人不是穆云的帮手,那她们岂不是……苏氏连忙几步跑到沧澜跟前,抬头看向面色肃沉如水的沧澜,泣声道:“壮士,我乃十前浦严家严玖之妻,这贼子原是我夫君的结义兄弟,他勾结家中小妾诛杀义兄,更是连稚了都不肯放过,还请壮士行侠义之举,助稚子脱困,小妇人来世做牛做马报壮世大恩大德。”

    话落,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咚咚咚”一气磕了三个响头。

    便在苏氏还要再磕时,马背上的沧澜出声了。

    “你想替你父亲报仇吗?”

    严靖一听,连忙抬头朝沧澜看来,他咬牙,一字一句道:“若得壮士相助,报了杀父之仇,严靖愿与恩公为奴为仆!”

    跪着的苏氏一听,身子一软“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捂着脸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她不能叫严靖不报这个仇,可是,唯一的儿子却要给人为奴为仆……

    沧澜点了点头,指着正一脸阴晴不定朝这边看来的穆云对严靖说道:“这个人留给你,余下的我帮你收拾掉!”

    “谢壮士!”

    严靖话落,手里长剑挽了个剑花,便纵身朝穆云扑了过去。

    “狗贼,拿命来!”

    穆云一见严靖冲上前,身子往后一退,手一挥便对身后众人说道:“杀了他!”

    “杀……”

    有汉子的声音响起,但下瞬,空中骤然划过一道灿如流星的白光,众人还没明白这白光是从何而来,围在穆云身侧的众人猛的便瞪大了双眼,在火把的照耀下,鲜血慢慢的人他们头颈处浸了出来……

    往前冲着的严靖步子一顿,不可置信的朝沧澜看去。

    穆云怔怔的看着瞬间东倒西歪,瘫倒在他身边的众人,猛的往后退了一步,却一不小心撞上身后的死尸,要不是他底盘稳,只怕便跌倒在地。

    这是什么人?

    出手怎么会这样快?

    只是,没有给他过多惊讶的时间。

    严靖手里雪亮的剑锦一闪,人如离弦之前一般朝他扑了上来。

    穆去往后一退,手里的钢刀挡在了面前。

    两人缠斗在一起。

    这个时候,叶羽才扶了青果下马。

    青果几步走到苏氏跟前,“太太,段元秀呢?”

    苏氏正全神看着场中严靖与穆云的恶斗,青果上前都没发觉,直到青果说起段元秀三字,她才回过神来,一回头,认出是青果,她连忙说道:“罗姑娘,我没看到段元秀。”

    “怎么可能?”青要拧了眉头道:“这一切都是段元秀计划出来的,她怎么会不出现呢?”

    苏氏同样一脸急色的说道:“罗姑娘,我也猜这事跟她脱不了关系,可今晚就是穆云这狗贼带人杀进府,确实没看到那个贱人!”

    青果点头,回头对叶羽说道:“必须留穆云的活口,只有他才知道段元秀在哪!”

    叶羽点头,然后上前几步,对沧澜耳语了几句,沧澜点了点头,趁着穆云再次挥刀冲严靖砍去时,手指一弹,一道劲风打在穆云膝上。

    “扑通”一声,穆云跪倒在严靖跟前。

    “去死吧!”

    严靖手中长剑便要狠狠的给穆云来个对心穿,不想手腕忽然的一痛,便失了准,长剑虽然还是贯穿了穆云的身体,但却避过了要害。

    他正想拔剑再刺时,一道人影拦在了他的跟前。

    “恩公?”严靖不解的朝沧澜看去。

    “我有话要问他!”沧澜言简意骇的说道。

    严靖眉头一拧,但还是乖觉的退到了一旁。

    穆云大口大口的吐着血,目光阴毒的盯着朝他看来的沧澜,下一刻,他猛的张嘴,便打算咬舌自尽!只是一只手却是快如闪电般捏住了他的下颌,还没等他明白过来,“咯咯”数声,穆去闷哼着裁倒在地,张口“噗嗤”一声,吐出一嘴的碎牙!

    “老实招了吧,我相信你不怕死!”沧澜清冷无绪的声音响起,“可是,你要知道,死其实是最不可怕的,死不得才是最可怕的,是不是?”

    穆云看着沧澜的眸子里便多了一抹惊惧之色。

    严靖在一旁冷哼道:“为了个女人,竟然把自己弄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值吗?”

    穆云抬头,恨恨朝严靖看去。

    严靖撇头,“说出那个女人,我给你一个痛快,不然……”

    似是为了配合严靖的话,沧澜僵硬的脸上忽的便扯起一抹笑,这笑诡异的令人毛骨悚然!就连穆云这种刀口添血的人也吓得心下一抖,几首是不由自主的便喊了出来。

    “她走了,她乘船去了京都,说是要找她父亲去!”

    “她父亲?”青果听到声音,上前说道:“她父亲早就死了,她去找的哪门子父亲!你撒谎,骗人!”

    “我没骗人。”穆云垂了眸子,脸上绽起一抹自嘲的笑,轻声说道:“她说她娘其实是京都大户人家的姨娘,她爹是大官,当年她娘跟了家里的下人私奔,才会来到这青阳镇的!”

    “她爹是谁?”青果问道。

    “她说她爹姓段,叫段远坤!”

    “段远坤!”

    青果朝叶羽看去,“九爷,段元坤的官很大吗?”

    叶羽点了点头,轻声道:“都御史,皇帝的宠臣!”

    青果倒吸一口冷气,她抬头朝叶羽看去,“九爷,这要是让她回到京都,我们可真就是放虎归山了!”

    “放心,她只要是乘船,她就是插翅也回不了京都!”

    一侧的严靖忽然说道。

    青果不由朝严靖看去,“严公子,这话怎么说?”

    严靖扯了嘴角,冷笑道:“这青阳镇的官船我不知道,可是民船我却是再熟悉不过,那些船夫平日有个事都要找我出面帮忙,我立刻就让人去找他们,让他们查出那贱人用的是谁家的船。”

    青果点头,“事不宜迟,严公子还请速速安排。”

    严靖点头,回头看了眼目光怔怔脸色茫然的穆云。

    “我答应给你个痛快,现在就给你个痛快!”话声一落,手中长剑一挥。

    青果便看到穆云声都没发一声,倒在了地上!他倒下后,头跟脖子才分了家,“扑”一声裁到一边去,眼睛大大的睁着。

    这一个晚上,青果就尽看到砍脑袋,没等她回过神来,胃先帮出了反应。

    “呕”一声,青果捂着肚子蹲在地上狂吐不止!

    严靖顿时不好意思的看向叶羽。

    叶羽摆说道:“你去追段元秀,我们在镇上的食为天等你!”

    “好!”

    严靖转身便要走,叶羽喊住了他,“骑我的马去吧。”

    这边厢,严靖策马而去。

    苏氏眼见得青果抱着叶羽的脚,蹲在地上吐了个昏天黑地的,有心想上前,帮一把,却见叶羽却是一低身,抬手轻轻拍了青果的背。

    “我们回镇上去吧?”

    青果点头,她已经吐得只剩黄胆水了,再吐,怕是五脏六腑都要吐出来!

    叶羽伸手扶了青果站起来。

    青果吐得两眼发花,哪里还有力气站得住,整个人就是等于挂在了叶羽的手里。

    “把你的马牵过来。”叶羽对沧澜说道。

    沧澜连忙牵了他的马过来,叶羽扶了青果上马,只是他没却没有跟着上马,而是上前牵了缰绳。

    苏氏上前,对马上的表果屈膝一福,“罗姑娘,今日之事多亏了您和这位爷,别的话我也不多说了,日后罗姑娘但有吩咐,我严氏上下绝不推辞!”

    青果点了点头,“太太的话,我记下了。”

    她不会圣母的说什么“不必客气,举手之劳”这样的话,在这个异世,钱和权是生存下去的本钱!

    叶羽与苏氏略一颌首,便牵了马,小步往回走。

    沧澜,像道影子一样,跟在他们的身后。

    青果坐在马背上,一时间还没有叶羽给她牵马是何等不合理的觉悟,脑子里想着的是严靖适才的话。

    稍倾,她轻声问道:“九爷,运河修好,朝庭便会派人下来主持漕运之事吧?”

    “是的!”

    青果又轻声问道:“那九爷,你说这个人会是谁?”

    她是知道的历来这种肥缺都是天子近臣宠臣担任,是故才会有这样一问。

    不等叶羽出声,青果又继续说道:“您说会不会是段元坤?”

    叶羽步子一顿,抬头朝马背上的青果看去。

    清冷的月光在她身上打上一道银辉,素白的小脸上,那对漆黑的眸子正微微的眯着,连唇角上的那粒胭脂痣似乎都带着一点淡淡的沉重!

    叶羽眯了眼,这可不是他想看到的!

    他喜欢看她无任何时都是欢动的,明快的……想到这,叶羽淡淡道:“你担心什么?放心,一切有我!”

    放心,一切有我!

    青果悚然一惊,怔怔的朝叶羽看去。

    他说什么?

    说放心,一切有他!

    什么时候,他便成了她可以依赖的人?!

    没有得到青果的回答,叶羽抬头朝她看来,见她眼睛瞪得大大的,正一脸见鬼的表情看着他!

    不由拧了眉头问道:“怎么了?呆呆的,想什么呢?”

    “没想什么,我就是想能不能弄个漕帮,跟那个姓段的抗衡!”

    漕帮?

    叶羽听说过什么帮会,比如丐帮,但这个漕帮,却是第一次听说,他抬头朝青果看去。

    “漕帮?做什么的?”

    “跟负责漕运的官差不多,只不过一个是朝庭任命的,一个是民间组织的!”青果说道。

    叶羽闻言,不由笑了道:“你这是打算找人跟朝庭作对?”

    “当然不是啊!”青果连忙摆手道:“你也知道虾有虾路,蟹有蟹道!如果真的是段元坤来当负责统理漕运之事,那我们有了漕帮的话就可以给他制造点麻烦,让他无暇来找我们麻烦。”

    叶羽笑了笑,什么也没说,只是牵着继续往前走。

    青果等了等,没等到叶羽的回答,不由急道:“九爷,九爷,您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

    只是不任她怎样问,叶羽始终不曾回答。

    青果知道这事,如果没有叶羽的首肯,她是做不起来的!

    人严靖记的可是他的人的恩!

    就在青果愁肠百结,想着怎么说服叶羽时,不想叶羽却开口了。

    “这事回头再慢慢商议!”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文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阁并收藏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