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 > 38把娜娜说给你

38把娜娜说给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九爷真让您进京了?”

    庄婶问了这句后,切了块月饼放在青果跟前,又将才沏好温度适宜的茶送到青果手里,这才在青果身侧坐了下来。

    青果点头,“九爷说老夫人已经同意了我和他的婚事,他也不是说叫我上京,只是问我,有没有兴趣去京都开家食为天的分号!”

    庄婶呵呵轻笑一声,撩了眼坐在花树下,眯了眼看天上月亮的青果一眼。

    稍倾,轻声问道:“姑娘,那您是个什么意思呢?”

    青果听了庄婶的话,嘴角翘起一抹弧度。

    顿了顿,才开口说道:“我的意思是,这京都去,肯定是要去一趟的,但不是今年,等明年开了春,我再去!”

    “为什么?”庄婶一脸不解看着青果,问道:“姑娘,既然决定要进京,为什么却要等明年开春?”

    青果笑了笑。

    没有回答庄婶的问话,而是轻声说道:“庄婶,您觉得像老夫人那样的人,是那种轻易会改变主意的人吗?”

    庄婶默了一默,没有出声。

    她在东平候府生活了几十年,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这种所谓的鼎食之家当家人骨子里是如何固执和偏执!

    叶老夫人是什么样的人?

    当初姑娘和九爷还清清白白时,她就能自做主作凳门入室要给姑娘说亲事,这样的人,突然之间就同意了!

    庄婶想了想,试探的对青果,说道:“可是,姑娘,您若是拒绝了九爷的意思,九爷他会不会……”

    会不会恼怒之下,便一脚踹了她,不要她了?!

    青果闻着头顶的桂花香,幽幽的看着头顶那轮圆盘似的月亮。

    脑子里忽的就想起一句诗“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若是叶羽真的恼怒了她的决定,有一日,她会不会便是那懊悔偷灵药的嫦娥呢?

    青果翘了唇角,眼底绽起一抹浅浅淡淡的笑,侧身看向身侧一脸纠结的庄婶。

    庄婶见青果似笑非笑的朝她看来,默了一默后,哂笑一声,幽幽说道:“姑娘,您也知道,老奴一直就不赞成,您和九爷之间的事。”

    青果点头。

    “不是老奴觉得姑娘不好,而是姑娘您太好了,好到,老奴觉得嫁给九爷那样的人家,只怕,姑娘将来就是那剪了翅的鸟,拔了牙的老虎,您这一生都将会被圈定在后院那四四方方的一角天空下!姑娘,您的人生不应该是这样!”

    “如果姑娘选的那个人,不是九爷,而是另外一种人,他没有九爷的家世,那么以姑娘丰厚的嫁妆,嫁过去,不论是姑爷,还是姑爷的家人,他们都要仰你鼻息度日!如此一来,姑娘您便是继续打理自家的产业,也没人说道,这是何等畅快的日子!”

    青果看着脸上隐含兴奋的庄婶,唇角弧度愈深。

    庄婶说的,何偿不是她从前所打算的呢?

    她也知道,如果那个人不是叶羽,那么这一生,她不说能事事如意,但还真如庄婶所说,畅快却是少不了!

    只是,庄婶却不知道,如果你的人生中曾经出现过一个人,而那个人正好入了你的眼,进了你的心,那么其它人都会只是将就!

    可她不想将就!

    人生短短几十年,她不愿意与她朝夕相伴,携手白头的那个人,并不是她想要的那个人!

    “庄婶,你说的,我都明白。只是……”

    青果叹了口气,目光停在了头顶那被云层追逐着的一轮明月上!

    她要怎样告诉庄婶,当你的心里有了一个人以后,要放弃她,很难,真的很难!

    “庄婶明白。”庄婶拍了拍青果的手,哂笑一声,道:“换成是老奴,只怕老奴也拒绝不了,别的且不说,单就说九爷那副容貌,你要真是拒绝了,只怕不单青州府,就是半个京都城的小姐们一人一口唾沫都能将您淹死!”

    青果听得一愣,稍倾,不由便发出一阵悦耳的笑声!

    是啊,且不说叶羽的学富五车,但就他那张脸,还真就是像庄婶说的,让人难以拒绝啊!

    “那姑娘,即是已经定了主意,为什么又要等到开春?”

    庄婶旧话重提。

    青果到不怪庄婶不能理解她的想法,必竟,庄婶她是这个时代的女人,就算她人生阅历再丰富,她骨子里所认定的也是三纲五常!

    “庄婶,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但我一直想着,我不会为任何人把自己卑微到尘埃里!即便那个人是九爷,也不行!”

    庄婶愣了一愣,不由自主的抬头朝青果看去,“姑娘,老奴不明白您的意思。”

    青果笑了笑。

    想了想,说道:“庄婶,这么说吧,假使你在市集上看上了一根簪子,掌柜的什么也没说就卖给你了,你虽然喜欢这根簪子,但是你会珍惜她吗?”

    庄婶点头,“当然会了,必竟是自己喜欢的嘛!”

    “那时日一长呢?”青果问道。

    时日一长,自然也就那样了!

    必竟再多的喜欢,在得到后总是会慢慢的平淡下来的!

    庄婶默了默,结合青果前后之间的话意,似是有点明白青果的意思了!

    青果见庄婶目光亮了亮,她笑了继续说道:“我们再换个假设,还是那根簪子,可是掌柜的却在你要买时,寻了各种借口推脱涨价,就是不想轻易让你得手,终于你好说歹说,掌柜的卖给了你,那时,又会是怎样的心情呢?”

    庄婶想了想,说道:“高兴,不仅仅是高兴,还会格外的珍惜和宝贝,因为得来不易!”

    “不错!”青果给了顿悟的庄婶一个赞许笑容,说道:“婶,你记着,人的劣根性让我们对所有唾手可得的东西弃之如敞,哪怕那曾是喜欢的,心动的!”

    庄婶叹了口气,点头道,“可不就是这个理,不然戏文里怎么总唱,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呢?”

    青果笑了点头。

    没错,就是这个理。

    她想过了,就算是叶羽是她的男神,但那也不代表她要卑微着去讨好他!

    相反,她要表明姿态,她要告诉叶羽,即便我喜欢你,但那也不是非你不可!

    我们的感情,是平等互立的,不存在谁屈就了谁!

    中秋一过,天一天凉似一天。

    似乎只是眨眼间的事,就入了冬。

    对于青果拒绝秋天去京都,叶羽并没有责怪她,只是说明年开春他会去京都的码头接她!

    自此,两人便保持着一个月两封信的交流。

    叶羽会在信里告诉她,京都又有什么新奇的事了,哪家的酒楼又开业了,菜不是很好吃,但因为幕后的老板上谁谁谁,总是会有很多人去光顾。

    青果回信的时候就会告诉他,打霜了,她担心园子里的那些葡萄要被冻坏了,又说青阳镇哪家大户又建房了,因为天冷,园子里的客人渐渐少了。

    两人的信就如同多年的好友,说的话絮絮叨叨,却没有一件是跟自己相关的。

    要相关,也就是最后一句,天冷了,注意保暖,注意身体什么的。

    转眼日子就进了腊月。

    丘呈照例来找青果送半年的帐册,青果又把年终的赏例给安排了下去,丘呈喝了盏茶起身告辞,就着鹅毛般的大雪离去后,林氏却是忽的派了人来寻青果。

    “太太说姑娘这要是能走开,就过去一趟,商量下这事怎么办!”

    来送信的是店小二,说完话就垂了头站在堂下等青果吩咐。

    青果却是半天没回过神来。

    罗老爷子去了!

    夏天才犯的病,怎么这才冬天就没了?

    “姑娘,您去吧,怎么说也是亲人一场,这里有老奴看着。”庄婶取了件镶狐狸毛滚边的披风对青果说道。

    青果点头,起身由着庄婶替她把披风系好,这才对候在堂下的小二说道:“我们走吧。”

    因着离得不是太远,且路上积雪,马车也走不快,青果也需要归间消化这突然而来的消息,便决定还是走着去食为天。

    路上,不时的有人向青果打招呼。

    几年下来,青阳镇的人都知道了,食为天的小掌柜和人间天上园子的东家是一个还未及笄的小姑娘!

    青果一一回了众人的热情,平常一刻钟就能走完的路,青果却愣是用了小半个时辰才走完。

    等她走到食为天的时候,额头上已经有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候在外面的罗小将见了,急急迎了上来,抬手拍落青果身上的雪花,又回头对小二吩咐道。

    “去,让灶上烧碗姜汤。”

    “是,东家。”

    小二连忙去了后厨。

    青果解了身上的披风,对罗小将说道:“这一走,出了一身的汗,不用喝什么姜汤了!”

    “你这会子热,等凉下来,汗水一冷,人就要受寒了,还是喝碗吧。”

    罗小将说着,接过青果手里厚重的披风,对青果说道:“去屋里说吧,姐也回来了!”

    青果便跟着罗小将去了后院,林氏的屋里。

    屋子里,林氏正与青萍轻声的说着话,见青果走了进来,指了身侧的位置对青果说道:“坐吧。”

    青果在林氏身侧坐了,回头朝看青萍,问道:“这大冷天的,你怎么也来了,姐夫他肯放你出门?”

    中秋过完没几天,青萍被诊出了喜脉,文家上下高兴的不得了,青萍顿时便享受到了国宝级别的待遇,就连文家最小的儿子,小宝,都知道要把吃的分一半出来,说是要留给小侄儿吃!

    青萍听到了青果的话,脸上一红,轻声说道:“是你姐夫送我过来的,他说等用过晚膳,再来接我回去!”

    青果便嘿嘿一笑,打趣道:“啊呀,我姐夫可真是天下第一会疼人的!”

    青萍推了青果一把,一迭声道:“去,去,再乱说,回头就让娘把你给嫁了。”

    “我急什么啊,长幼有序,哥还没着落呢!”青果朝站在身边的罗小将眨眼道:“哥,你说是不是?”

    罗小将瞪了青果一眼。

    死丫头,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明知道娘现在最在意的就是他的婚事,她还要说这事。

    青果捂了嘴吃吃的笑。

    罗小将咳了咳,沉声道:“我们还是先商量下爷爷的事,怎么办吧!”

    他这话一说,青果和青萍脸上的笑便敛了下来。

    虽说,罗老爷子生前偏心的历害,可,有道是人死如灯灭,死都死了,她们还能继续记着这仇不成?

    青萍叹了口气,朝林氏看去,“娘,您是个什么意思?”

    青果也跟着看向林氏,道:“是啊,娘,您是个什么意思?”

    林氏翘了翘唇角,脸上绽起一抹苦笑,轻声道:“我是个什么意思,我已经不是罗家的媳妇了,没有理由去奔丧,你们姐弟三人商量着办吧,怎么说你们也是姓罗。”

    青果便朝罗小将看去,“哥,你呢?你打算怎么办?”

    罗小将想了想,轻声说道:“我用过午膳就动身,把丧仪送上,别的也就算了!”

    青果点头,想了想,说道:“我跟你一起去吧。”话落,回头朝青萍看去,“姐,你就别去了,一则你出嫁了,再则你还怀着身子。”

    青萍点了点头,说道:“那回头我备下银两,你们把我那份也捎上吧!”

    “备什么啊,全都从公中拿好了。”青果说道。

    青萍必竟出嫁了,犹豫道:“这合适吗?”

    “合适,合适!”青果一迭声的说道:“你啊,只管安安心心给我生个胖外甥,别的事,都不用你操心!”

    娘几个便又说起了青萍肚里孩子的事来,罗小将则去了他自己的屋里看书。

    明年开春要加恩科,他是打算一举拿下府试和院试的!

    吃过响午饭。

    青果和罗小将兄妹俩便坐了马车往三坑子村去。

    去三坑子村要过石圳村。

    兄妹俩人将马车停在村路,提溜着大大小小的各色礼盒,去了趟外祖,林家。

    因着是腊月,又大雪纷飞的,农户们都在家围着火盆烤火,林善文得了村里小孩子的报信,说是两个有钱人家的少爷小姐往他们家来了,便走出来看个究竟,等看到是罗小将和青果后,连忙回头对屋里正抱着孙子的钟氏喊道。

    “正达娘,快,快出来,是小将和果儿来了!”

    钟氏一听是外孙和外孙女来了,连忙将手里的孙子塞到一边的大媳妇司氏手里,急急的便往门外走。

    她这才一跨出门槛,罗小将和青果已经走到了阶沿下。

    “外公,姥姥!”

    “哎,哎。”

    林善文已经急着走了出去,也没想到要去接小将和青果手里的东西,而是慌不迭的去拍打兄妹俩身上的雪花,嘴里又是心疼又是怜惜说道着。

    “怎么这个天就来了,不让人捎个信来,外公好去村口等你们……冻坏了吧,快,快进屋里。”一边又回头对正从西厢房里走出来的林正达媳妇鲁氏说道:“正达媳妇,快去灶上烧点热姜汤,让她兄妹俩人喝喝暖暖身子。”

    鲁氏应着才要转身,青果和罗小将同时开口,道:“小舅妈不用忙了,我们很快就要赶路的。”

    “赶路也不急这一小会儿,喝完姜汤再说。”说话的是司氏,她把手里的孩子往门槛边的箩筐里一放,回头对站在原处的鲁氏说道:“弟妹,走,我帮你去。”

    鲁氏这才对青果和罗小将说道:“是啊,也不急这一小会儿,你们坐坐,很快的。”

    钟氏已经上前接过罗小将和青果手里的东西,看着两人红扑扑的脸,心疼的道:“这大冷天的,怎么也不知道穿些再出门,万一冻着了,可怎么办!”

    说着话,把兄妹俩人领进了门。

    不多时,得了消息的林正达和林方达兄弟俩也赶回来了。

    进屋,林正达便问道:“小将,果儿,你们是回来替你爷爷送丧的吧?”

    小将和青果点了点头。

    林正达便撇了嘴,皱眉道:“我劝你们还是别去了。”

    林善文便喝斥道:“说什么呢?怎么说也是小将和果儿的爷爷,临到老了送一程,也是应该的。”

    “不是,爹,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家再在闹成什么样了!”林方达说道:“果儿和小将这一去,只怕又要惹一身骚了!”

    罗小将和青果不由便同时朝林正达看去,“小舅,我爷他人都死了,不是应该按排发丧的事吗?干嘛要闹?”

    林正达嗤笑一声说道:“发什么丧啊,你大伯和小叔正吵着,要让你奶奶把你爷留下的钱给分了呢!”

    “啊!”

    罗小将和青果齐齐失声。

    “这个时候闹分财产?”

    林正达点头,“可不是!”

    青果可真是无语了!

    “那之前不是说分家了吗?”青果记得先前好似听到这事的。

    林正达点头,“那时候是说分家,但只是分些明面上的东西,银钱什么的还在你爷爷手里,现在你爷爷不是没了吗?剩下你奶一个人,你大伯和你小叔就吵着要让你奶把这银钱给分了!”

    呃!

    青果这回子还真就不想去滩这趟浑水了!

    她朝罗小将看去,“哥,要不,你去吧,我就不去了!”

    罗小将正要点头,林善文却是开口了。

    “果儿,你都到这了,不去说不过去,去吧,好歹熬一熬就过去了!”

    青果想了想,也是,这都到门口了,不去一趟,回头还真不知道要被人说成什么样!

    恰在这时,司氏和鲁氏一人端了一碗姜汤进来。

    “小将,果儿,快把这姜汤趁热喝了。”

    “哎。”罗小将和青果起身,一人接一碗姜汤在手,齐声道:“谢谢大(小)舅母!”

    司氏摸了摸罗小将的头,“谢什么啊,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鲁氏则是对着青果笑了笑,便转身站到了林正达身边。

    “吃吧,”林善文催道:“吃完好赶路,回头到外公家来吃晚饭。”

    青果和罗小将点头,两人端了姜汤便要喝,一低头这才发现,碗里有两个蛋,不由便抬头朝司氏和鲁氏看去。

    司氏笑了道:“给你们放了两个蛋,吃饱点,这回头怕是有一场硬仗打呢!”

    青果对着这个和善大方的司氏笑了笑,低下头吃起碗里的蛋来。

    司氏拿红糖和姜末烧的蛋,甜而不腻,带着淡淡的一股辛辣,很好吃!

    不多时,青果和小将告别林家众人,重新赶路。

    石圳村离三坑村还有些路,再加上又下了雪,山路不好走,马车走得便有些慢。

    青果和罗小将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起话来。

    “哥,你有没有觉得小舅妈没有大舅妈来得好说话!”青果问道。

    罗小将正准意着脚下的路,听了青果的话,抬头道:“没有啊,咱们小舅妈就是不爱说话而已,别的,我看还好!”

    青果到是不觉得。

    与司氏接触,她有一种亲人的感觉,可是鲁氏,却总是叫她好像缺了点什么!

    不过,必竟这是舅舅家的事,只要舅舅们过得融洽就行了。

    青果便又想起罗家的事。

    真不知道,这罗兴财和罗兴旺是怎么想的!

    这罗老爷子还没下葬呢,就能为银钱的事吵起来!这脸难道都不要了么?

    兄妹俩,一路无语,小半个时辰后,终于到了三坑村!

    原来住村东边靠近村路的孙寡妇早在三年前,便带着罗小花改嫁了!

    屋子空在那,因为没人住,已经开始破败下来。

    马车才走上村道,便有小孩子飞快的跑回罗家老宅子报信。

    罗小将将马车停了下来,把马拴在了村路边的樟树下,这才同青果深一脚浅一脚的去了罗家老宅子。

    没走出多远,便遇上了得了消息正赶来的周氏。

    “小将,果儿,你们回来了?”周氏远远的便出声招呼。

    “嗯,回来了。”罗小将应了一声。

    青果则是上前挽了周氏的手,轻声道:“婶,你在我奶那边帮忙吗?”

    周氏点头,“嗯,你奶已经三天水米不进了!”

    青果到是怔了怔,稍倾,朝周氏看去,问道:“这是个什么意思?”

    周氏左右看了看,见周边虽有村里张望,但还没有老宅子那边的人,当下便压了声音轻声说道:“你大伯和小叔吵着要你奶把银子拿出来分,你奶不肯,说银子一分了,她以后的死活谁管!”

    呵!

    青果不由便嗤笑一声。忖道:这老太太还真是看得明白啊!

    “你大姑和小姑都守在你奶身边呢,你大姑还好,你小姑是见天的便要跟你大伯和小叔吵上一架,说是他们俩个没侍候好你爷,你爷才会去得这样快!”

    这话,青果到是有几分认同的。

    像罗老爷子这样突然发病,只是半瘫的,只要料理好了,说实话,活十来年不敢说,活个三、五年还是没问题的!

    “你大伯说你小姑站着说话不腰疼,她心疼,怎么没见着她把老爷子接去城里看看,好好照料照料呢?!”

    青果“噗嗤”一声,便笑了。

    但下一瞬,连忙抬手捂了嘴,眼睛扫了四周一眼,见没人注意,这才松了口气。

    罗香园嫁的是县衙的主簿,家境确实殷实,那伪娘相公待她也好,可这进门肚子一直瘪着,人老太太可不会说是自家儿子的问题,只会说是媳妇不会生!可着劲的折腾罗香园!

    青果去年还听人说了,罗香园连买点胭脂水粉都要跟老太太一五一十的报帐!把罗老爷子接进城看病?人老太太能把她活剥了!

    周氏拍了拍青果的手,轻声叮嘱道:“果儿啊,我跟你说,你提防着点你大姑。”

    “啊!”

    青果一听到周氏的话,便想起多年前桐花的事!

    罗香菊这种人,她算是领教过了,这老罗家上上下下的闺女可都被她坑了个遍!

    看看她给自己亲妹妹还有惠芳说的亲事!

    那但凡是个有亲情的人,能说出这样的亲事吗?

    “婶,我大姑她想干什么?”青果拧了眉头问周氏。

    周氏摇头,“我也就是隐约听了几句,听她说了好几次你的名字,想着她肯定是心里又打着什么算盘呢!这才跟你提个醒。”

    青果点了点头。

    就是周氏不说,她也提防着罗家这些人呢!

    很快,罗富贵便迎了出来,远远的便“哇”一声哭了出来,抱了走到跟前的罗小将说道:“小将,我们没爷爷了!呜……”

    罗小将被罗富贵抱住的刹那,身子僵了僵,脸颊上的肌肉不由自主的便抽了抽。

    他顿了顿,然后抬手把罗富贵的手给拍开,轻声说道:“我先进去看看爷爷。”

    罗老爷子还没入棺,而是拿一扇门板支了帐子放在墙边。

    青果跟在罗小将身后,走到罗老爷子身前,跪下磕了三个头。

    罗兴财走了上前,伸手去扶罗小将和青果,“小将,果儿啊,你们来了,你奶奶念叨你们好几天了,去看看你奶奶吧!”

    罗小将牵了青果的手,看了罗兴财一眼,点了点头,对青果说道:“果儿,我们去看看奶奶再走吧!”

    青果点头。

    站在两人身后的罗兴财,顿时脸色变了变,飞快的朝一边的许氏使了个眼色。

    许氏转身便急急的去了正屋的内室。

    不多时,屋里便响起一声嘶嚎。

    “老太子啊,你睁开眼看看吧,你心心念念的大孙子回来给你送终了!他没有不认我们老罗家啊!他还是我们老罗家的人……”

    这声音就是化成灰,青果也认得出是谁!

    在她不长的人生里,这声音可是如同魔咒般陪了她好几年。

    只是……这声音真的是三天水米不进的人能发出的吗?

    不管青果心里怎么想,等她抬头时,她和罗小将已经一前一后的进了屋子。

    一进屋子,便发现狭小逼仄的屋子里,挤满了人。

    许氏,罗香菊,罗香园,还有罗兴旺后娶的媳妇等等,总之就是人把屋子挤得连个转身的地儿都没有。

    罗香菊正拿着个碗喂床榻上的陈氏喝水,一眼瞥见了罗小将和青果,连忙对床上的陈氏说道:“娘,娘,您快看,是小将和果儿来看您了。”

    闭着躺尸的陈氏伸出鸡爪子一样的手攥住罗香菊,便要起身。

    “娘,您躺着吧,他们是你孙子,孙女,还要您起来迎了她们不成?”罗香园在一边冷冷说道。

    青果不由便抬头朝这个嫁了人便守活寡的小姑姑看去。

    屋子里的光线并不好,青果只看到罗香园从前圆润的脸,好似被刀削了一样,高高颧骨耸起,眼皮耷拉着,怎么看也不像是个二十出头的妇人,一眼看过去,到似老了十年年,同罗香菊同龄一样!

    哎,可见这日子真是难熬啊!

    这么一想,青果便也不计较了,想着,回头自有人替她报了这仇。

    罗小将却是拧了眉头,朝罗香园看了看,然后牵了青果的手走到陈氏床榻前,轻声说道:“您老好好养身子吧,我跟果儿还有事,这就走了。”

    话落,转身便要走。

    陈氏顿时便急了,这露个面就走?

    哪有这么容易的事!

    “站住!”

    罗小将和青果对视一眼,步子一顿,朝陈氏看去,“您老还有事?”

    陈氏冷了眼,树皮似的脸上,眼皮子重重的耷拉着,却是掩不住她眸中的历光,她看着罗小将和青果,一字一句道:“你们就是这样对待你们父亲长辈的?你们别忘了,你们姓什么,身上流的是谁的血!”

    青果才要出开口,却是手上紧了紧,她抬头朝罗小将看去。

    罗小将示意她稍安勿燥,这里的事交给他处理!

    青果抿了抿唇,下一刻,目光一抬,打量起屋子里众人的脸色来。

    “老太太怕是糊涂了,我们虽然身上流着父亲的血,但我父亲他与母亲已经和离,再则他也已经是被除族的人了,请问他跟你有关系吗?他跟你没关系,我们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既然没关系,你们来干什么?”罗香园霍然起身指着罗小将和青果说道:“有能耐,你们别来啊!我们请你来了吗?”

    罗小将嗤笑一声,淡淡道:“来,是因为大家同姓罗,略尽同姓之谊,既然你不喜欢,我们自然不会那不识趣,在这惹人厌弃。”

    话落,牵了青果的手,说道:“果儿,我们走。”

    只是,很快却是响起另一道声音。

    “哎呀,小将,果儿,你们这是干什么!”许氏上前拦了要走的小将和青果,陪了笑道:“你们别跟你小姑计较,你爷爷没了,她太伤心了,难免便就火气旺了点,来,大伯母带你们出去用点点心,赶了这许多的路,累了吧!”

    “大嫂,你干什么!”罗香园对着许氏便喊了起来,“人家分明没把我们看在眼里,你干嘛拿热脸贴人家冷屁股!”

    不待许氏出声,一侧一直安静着的罗香菊说话了。

    “香园,你这是犯的哪门子失心疯?连自己的亲侄儿亲侄女都要往外赶!”话落,回头对一侧正看热闹看得起劲的罗富贵的媳妇,苗翠花说道:“翠花,扶了你小姑下去。”

    “噢。”

    苗翠花二话不说,上前便是拉扯着罗香园往外走。

    “放开,放开我,你想干什么,我是你小姑……”罗香园对着苗翠花又踢又打,想要挣脱她。

    苗翠花可不是什么好性子,被她踢得痛了,当下便冷了脸,手上一甩,将个罗香园对着门槛边的大门上甩过去。

    “砰”一声!

    罗香园捂着额头蹲在了地上。

    “哎呀,小姑,您这走路怎么也不看着点!”苗翠花急急上前,惺惺作态的扶着眼前金星直冒的罗香园,念叨着道:“我说扶你,你又不要,看,撞着了吧?快,快下去歇歇。”

    青果看着这幕,差点就笑出了声。

    便在许氏一手一个要拉了罗小将和青果离开时,身后再次响起罗香菊的声音。

    “大嫂,这外面乱糟糟的,还是小将和果儿在屋里坐坐吧,娘,也想他们想得历害。”

    许氏应了一声,便又将罗小将和青果带回到陈氏床边,殷勤的替她两人各自搬了一个椅子上去。

    “坐,坐下说话,小将,果儿。”

    罗小将看向青果。

    是现在走,还是看看他们葫芦里卖什么药?

    青果微微颌首。

    静观其变!

    许氏张罗着倒茶上点心。

    陈氏躺在床上,半闭了眼,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罗小将和青果一盏茶快喝到底,床上的陈氏出声了。

    “小将啊,有你爹的消息了没?”

    罗小将放了手里的茶盏,唇角嚼了抹冷笑,抬头看了陈氏道:“没有。”

    “怎么就会没有呢?”陈氏哑着嗓子说道:“你爷爷这都死了,他个没良心的也不回来送个丧,这是要把我气死啊!”

    “不是有大伯吗?”罗小将淡淡道:“老太太您估计着得庆幸,幸好当初去的是我爹,而不是大伯吧?”

    陈氏眼一瞪,便要发作。

    一侧的罗香菊,连忙上前握了陈氏的手,轻声道:“娘,您别难过了,二弟吉人天相,菩萨会保佑他的!”

    陈氏看了看罗香菊,又看了看下面坐着的罗小将,默了默,长长的出了口气后,示意罗香菊给她端了一边的水,啜了口水,陈氏摆手,示意罗香菊坐回去。

    这才,又看了罗小将和青果说道:“你们啊还小不懂,这五个手指头伸出来还有长有短,都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哪个都心疼啊!”

    说着,还不忘拿了帕子拭脸上的泪。

    许氏便连忙说道:“是啊,小将,果儿,自打你爹出事后,你奶没少背着人哭,这眼睛都哭出毛病来了,一见风就流泪。”

    青果扯了扯嘴角。

    怕是心疼他爹没了后,他们便不再送来的那些东西吧?

    当然,这话,青果也没说。

    真相是什么,谁都清楚!

    “小将啊,你爹也没个消息,你这都到说亲的年纪了,也没个人替你张罗,奶奶想着心疼啊!”陈氏拍了胸膛,嗷嗷嚎了两声,等着罗小将接腔。

    罗小将到是接腔了,只是,接的不是陈氏想的腔。

    “老太太你别操这心了,我没爹还有娘啊,这事我娘一早就在替我相看了,过完年就能定下来了。”

    “什么?!”

    陈氏猛的坐了起来,瞪着罗小将,“你说什么?你的婚事要定下来了?说的是哪家的闺女?干什么的?家里有什么人?”

    罗小将凉凉一笑,抬头睨了陈氏,“老太太,不早了,我们兄妹两人还要赶路,这就走了。”

    听到这,青果也是知道了,敢情,这一家子人在打罗小将的主意呢!

    只是,不知道这说的是哪家的姑娘?

    一听罗小将要走,陈氏当即眼一半,便在床上打起滚来。

    “哎呀,我这个老不死的啊!我活着有什么意思啊,孙子不认,孙女也不认的,老天啊,你咋不把我收走呢……”

    罗香菊去劝着床上的陈氏,许氏则是上前拦了罗小将和青果。

    “小将,果儿,你爷爷这才没,你奶奶这么大把年纪了,你们平时也不怎么回来,既然回来了,就好生陪陪她老人家说说话,怎么这就要走呢!回头村里人该怎么说你们啊!”

    “谁爱说,谁说去!”罗小将一把推许氏的手,拉了青果便要走,“难不成因为别人说,我就得装孙子?!我指着他们吃还是指着他们穿了!呸!装什么大尾巴狼!”

    许氏被罗小将说得脸上一红,不由自主的便侧过了身子。

    罗香菊瞪了许氏一眼,也不顾床上寻死觅活的陈氏了,几步赶上罗小将,轻声说道:“小将,你这是干什么?你爷爷奶奶都不认,难不成我这个大姑你也不认了?你小时候大姑可没少抱你!”

    罗小将回头,目光刀子似的盯着罗香菊,稍倾,扯了嘴角,幽幽一笑,问道:“说吧,这回打的是什么主意?”

    “哎,你这孩子!”罗香菊作势嗔怪的拍了罗小将一记,却是抓着机会把话说出来了,“小将,娜娜你还记得吧,你小时候没少带她玩的,姑,想把娜娜说给你!”

    青果“咚”一声,头就撞在了门板上。

    罗小将连忙去扯青果,拧了眉头道:“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能把自己给撞了,快让我看看,撞伤哪了没?”

    青果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一样。

    “没,没。”顿了顿,看向一边一脸期待的罗香菊说道,“我就是觉得太惊悚了,这……这是哪里来的这么强烈的优越感啊!”

    把周娜娜嫁给罗小将?!

    罗香菊,你真当人人都跟你一样,大脑进水,小脑养鱼了?!

    ------题外话------

    嗯,罗家的人和事差不多应该有个交待了。

    这两天卡文,想不好,是继续男女主的感情进展,还是把青果身后的这些拖后腿的做个交待!

    想来想去,还是先了尾巴吧。

    前些天偶然得悉起点网站一个作者猝死了!

    哎,真心为网络作者的悲惨悲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文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阁并收藏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