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 > 16让人心酸的事

16让人心酸的事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年秋天。

    罗小将与辛玉英按时完婚。

    罗小将的婚宴开了三十八桌,被略作修改的园子那边摆了二十桌,食为天楼上楼下摆了十八桌这才算是将酒席给办妥了。

    婚宴上,甜腻之中带着淡淡水果芬芳的葡萄酒,还有那带着淡淡青气味的菜籽油烧制出来浓油重彩的佳肴,一瞬间折服了所有的来宾。

    青果按现代酒宴规格,最后上了一道水果,水果也没有别的,就是自家园子里产的,果肉饱满甜中带酸像翡翠、像玛瑙密匝匝的葡萄,装在白瓷盘里最后呈了上来,一上桌,便被众人一扫而光。

    赴宴之人不泛有识之士,好洒好宴用过无数,但却怎么也没想到,小小农家竟然能一出手便是这卿贵之家也寻不出一壶的葡萄酒!更别说,酒席将尽时,白瓷盘里像是用水晶和玉石雕刻出来的新鲜葡萄!

    “葡萄!新鲜的葡萄?!”

    有人发出惊呼。

    “葡萄?葡萄是什么东西?”

    “哎,管它什么东西,好吃就行了,我刚才听人说了,罗秀才这用来宴客的酒,就是他们自己家用这种果子做的,还有这桌的菜,也是听说用的什么菜籽油。”

    “菜籽油?那是什么油?”

    “就是用油菜籽榨出来的油!”

    “油菜籽?天啊,那得多少的油菜籽啊!”

    “不知道了吧?今年春上,你不是说这离河两岸风景独好,那扑天盖地的油菜花差点迷了你的眼么?那就是罗家种的油菜,就是用那些油菜籽榨出来的油!”

    “我还听说啊,罗姑娘回头要在食为天边上开家油铺子,专门卖这种油呢!”

    “嗯,你别说这油虽然有股青气味,但比猪油好多了,这猪油一烧菜,热天还好,冷天厚厚的一层油脂!”

    “可不是!哎,你说罗姑娘这菜籽油得卖多少一斤呢?”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轻声议论起来。

    青果坐在后院陪着林家的一干女眷,凤梨不时的会将外面的人议论的话题说给她听,她笑盈盈的听着,一边不忘了招呼林钟氏和林小桃。

    林小桃怀里抱的是四个月大的女儿,因为这孩子生下来就爱笑,取了个小名叫笑笑,大名则是文瑞欣,寓指吉祥如意,快乐安康之意!

    林方达的次子壮壮,还有林正达的次女鹿鹿两个年纪小点的,围了这个一笑起来就流了一下巴口水的小表妹玩。而略大些的宝儿和林正达的长子牛牛,则是跟文天赐跑外拣暴竹去放了。

    青果不放心,让襄荷跟在三个孩子身后。

    “果儿。”

    青果回头,见是二姨家的表姐卢芳芳在喊她,她笑着,侧身说道:“芳芳姐,什么事?”

    卢芳芳两年前嫁给了与石圳村三十里外的湾塘村一家姓向的人家,男方向福晟在湾塘村也算是小有名气。

    这向福晟长相好,在十里八村都是有名的,家里人员也简单,没有兄弟姐妹,就他一个儿子,只是许是因为孩子少的缘故,打小被宠过了些,这向福晟沾染上了一些恶习,比如赌博,比如好酒!

    去年开春,卢芳芳生下长子向鑫,家里连做月子的鸡蛋都拿不出一个,还是林巧巧心疼女儿在家里抓了两兄老母鸡又背了一袋米去,为此青果她二姨夫卢永东,气得让卢长亭和卢小强这两个儿子把向福晟给按着好好揍了一顿!

    还别说,这一顿打下来,这向福晟总算是老实下来了,虽然还好酒,但是这赌却是再也不敢!青果她二姨夫说了,要是再让他听到,向福晟跟人赌钱,他就剁了向福晟一只手!反正也指望不了他养家!

    “果儿,我想跟你商量件事。”卢芳芳神色讪然的看着青果。

    青果想了想,能叫卢芳芳为难成这样,怕是跟她家里的事脱不了关系!是向福晟又赌博欠下赌债了还是家里没银子了,想跟她周转下?

    不管是什么,她对这个难得见面的表姐还是挺有好感的,因为卢芳芳真的是那种吃苦耐劳勤俭持家的传统女性。

    青果笑了笑,对卢芳芳说道:“芳芳姐,我们去看看新娘子吧?”

    卢芳芳点头。

    青果跟林氏等人,说道她和芳芳要去看新嫂子,鲁氏一听,便也想跟着去凑个热闹,却是被钟氏给留下了。

    “小辈们去凑个热闹就算了,你一个做人长辈的,去了,叫新娘子难为情。就坐这,陪我们说说话好了。”

    鲁氏脸上掠过一抹讪笑,虽然满心不愿,但到底还是坐了下来。

    这边,林氏则对身边坐着的青萍说道:“你要不要去看看?”

    青萍摇头,“我等明天认亲的时候好了。”

    青萍其实不是很喜欢辛玉英,对她来说,她更倾向那个秋慕红,也跟罗小将说过,但没办法,罗小将听青果的,最后定下的还是辛玉英!

    青果和卢芳芳辞了众人,前往二门的东厢房,那里被当作罗小将和辛玉英的新房,林氏则住进了青果当日住的主院,青果搬去了西厢房。

    长长的抄手游廊上,十步一个大红灯笼挂着,将这静谥的夜打上一层温暖的颜色的。此起彼伏的斗酒声划拳声隔着不远的距离,传了过来,打破夜的宁静。凉爽的秋风吹在身上,带起些许的寒意。

    卢芳芳数番欲言又止的看向青果,青果却似浑然未觉,只轻声与她说笑着走在长廊上,直至拐过了一道月洞小门,鼻端嗅到一阵若有似无的花香味,青果停了脚下的步子,对凤梨说道:“我跟表姑娘说几句话。”

    “是,姑娘。”

    凤梨退到三步之外,目光警觉的盯着四周。

    卢芳芳一愣,青果却已经是携了她的手,两人走到一处假山旁,青果笑了对怔怔的卢芳芳说道:“芳芳姐,你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

    卢芳芳默了一默,稍倾便红了眼眶,但想到今天是罗小将大喜的日子,连忙强忍了眼里的酸涩,对青果说道:“果儿,我是有事想求你。”

    “瞧你说的,”青果拉了卢芳芳在一块看起来略为干净的大石头上坐了,轻声说道:“我们是亲戚,什么求不求的,只要是我能帮上忙的,我肯定不推辞。”

    卢芳芳扯了扯嘴角,脸上绽起一抹惨淡的笑,轻声说道:“果儿,我想在村里开个卖油铺子,卖你那个菜籽油。”

    这是好事啊!

    青果早就想过了,她这菜籽油了出来,十里八村的肯定会有人想开这个卖油铺,卢芳芳果然不愧是她二姨夫的女儿,还是挺精明的!

    “行啊,这又不是什么大事,瞧把你为难的……”

    “不是!”卢芳芳打断青果的话,涨红了脸说道:“果儿,我……我没本钱。”

    青果“噗嗤”一声便笑了。

    她终于知道卢芳芳为什么这样为难了,应该是想借鸡生蛋,可是又实在说不出这话,所以才会一脸便秘的样子!

    “芳芳姐,我娘就你娘和小姨这两个亲妹妹,我家旧时穷,也没少是二姨和二姨夫帮扯着。现在,我能帮你一把,你都不知道我有多高兴,你别觉得有什么难为情的。”青果说道。

    卢芳芳闻言脸上一喜,看了青果说道:“果儿,我也不白叫你吃亏,我到时按利钱算给你。”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青果不高兴的瞪了眼卢芳芳,说道:“别说你我们是表姐妹,就算不是表姐妹,我也不能说赊了点油出去,就管人收利钱!那我成什么人了,以后别说这话了。”

    卢芳芳讪讪一笑,点了点头。

    青果便又说道:“说起来,怎的没看到你嫂子?她怎么没来?”

    听青果提到卢长亭的媳妇汪氏,卢芳芳脸上的神色便暗了暗,好半响长长的叹了口气,张了张嘴,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怎么了?”

    青果对这个大表嫂只在他们成亲的时候见过一面,不过听林氏说,好像这汪氏是个极历害的角色,要不是她二姨夫,她二姨都得在这媳妇手里吃苦头!眼下见卢芳芳这神色,似乎便验证了林氏的话。

    卢芳芳吸了口气,轻声说道:“上月为着些小事,又跟大哥吵了,大哥被她打晕了不说,她还撒气跑回娘家了,一直没回来呢!”

    “什么?”青果怔怔的看了卢芳芳,“她……她把长亭大表哥给打晕了?”

    卢芳芳点头,轻声说道:“哥哥没动手,她按着大哥的头往墙上撞,大哥当时就晕过去了,娘心疼大哥,说了她几句,她跟娘也吵起来了,然后抱着花花,就跑回娘家了。”

    青果倒吸一口冷气,她是真不知道,这世上还有这样彪悍的女人!不,不是说这世上,是说这个时代,必竟从来只听说过婆婆搓磨媳妇,男人打老婆孩子的,到没想到这汪氏却是反过来的那个!

    见青果怔在那,卢芳芳苦笑道:“爹说,大哥要是敢去接,他就打断他的腿。”

    “唉……”青果叹了口气,轻声说道:“她为什么要这样闹呢?还有,二姨夫不让长亭表哥去接,那花花怎么办?”

    “她闹,我其实也想得到,是为什么。”卢芳芳涩然道:“一是,觉得我娘暗地里搭我钱了,二是,想分家,可是又不想搭着我爹娘过。”

    呃!

    青果还真是无语了。

    这年头若是分家,老人肯定是跟随长子长媳过的,极少有那种跟次子的,除非是那种长子在外做官,父母不愿离乡,这才会跟次子一起过。像卢家这样的农户家,没有道理说,跟次子过。这样,真的会被人笑死的!

    至于她二姨搭女儿,这根本就不算是什么事嘛!

    她卢汪氏就不会拿钱搭娘家?

    既然你晓得搭娘家,那做娘的看到女儿日子不好过,搭一点,又算什么呢?

    青果叹了口气,轻声说道:“二姨夫是个有主意的,芳芳姐,你也别太难过,这事,也怪不到你。”

    “不是!”卢芳芳摇头,凄然道:“说来都是我不好,我日子要是过得好点,娘也不必受她的气!”

    青果到是不这样认为。

    这不讲理的人,你就是把全天捧到她跟前,只怕她也不会满足。

    知道卢芳芳怕是有心结,青果笑了说道:“好了,你也别想多了,这开油铺子的事,你什么时候准备好了,随时来提油就是,我会关照下面的管事的。”

    卢芳芳又是好一番感谢。

    青果不想让卢芳芳过意不去,牵了她的手,说道:“走,我们看新娘子去。”

    “哎!”

    卢芳芳笑着应了一声,跟着青果往前走。

    东厢房的院子里静悄悄的,青果和卢芳芳进来的时候,院子里守门的婆子问了句是谁,等看清是青果后,连忙上前行礼。

    “姑娘来了。”

    青果点头,对婆子说道:“妈妈今天辛苦些,不要让人混了进来,惊了嫂子,回头差事当好了,不但我赏你,就是大公子也会赏你。”

    “哎,姑娘放心,奴婢连个盹都不打,盯着呢。”婆子笑眯眯的说道。

    青果点头,和卢芳芳朝新房那边走了过去。

    新房静悄悄的,一个十一、二岁穿一身嫩绿袄子的小丫鬟坐在门外,见了青果和卢芳芳过来,连忙站了起来,行礼。

    青果知道,这应该是辛玉英带过来的陪嫁丫鬟。

    辛家对这个女儿的婚事也算是下了些本钱了,陪嫁除了两个丫鬟一个婆子外,还另有铺子一间,良田十几亩,其余绫罗绸缎金银首饰什么的也不少。当然,这些东西,现在看在青果眼里,真算不了什么!但对于一个小县城的商户之家来说,确实不容易了。

    新房里。

    辛玉英在丫鬟的侍候下已经洗去脸上的妆容,正坐在喜床上跟喜婆和自已的小丫鬟宝珠说着话,忽的便听到一阵步子声,等她一回头,便对上一张清秀妍丽的脸,正笑盈盈的看着她,几乎不用想,她便猜到是谁。

    不待辛玉英开口,一侧的喜婆连忙上前说道:“大奶奶,这是秀才的小妹妹,罗青果,罗姑娘。”

    辛玉英肯定是听过青果的名字的,但却完全没有想到,青果长得这样清丽可人,但转念却又是自嘲的一笑。忖道:能嫁进兴城叶家,能让叶九爷看上的人,容色能差到哪里去?!这么一想,便抬了头对青果招呼道。

    “妹妹请坐,我现在不便招呼妹妹,还请妹妹见谅。”

    青果笑了说道:“嫂子不用客气,且坐着就是。”又指了身侧的卢芳芳说道:“这是二姨家的芳芳表姐,嫂子明天也要见的,现在提前认识下吧。”

    卢芳芳比罗小将小,当下便上前行礼喊了一声“嫂子”,辛玉英连忙让宝珠上前招呼两人。

    青果原就是找个借口出来,又想着,她哥指不定就快回来了,她们也没必要在这当大灯泡,是故,坐了一会儿,便托口不早了,和卢芳芳退了下去。

    喜婆听着前面的宴席似是也要散了,因之前交杯酒什么都喝过的,罗小将才出去应酬客人,现在回来,只要梳洗一番就能直接歇息,是故,叮嘱了宝珠好生守着案几上的龙凤烛后,她也走了。

    屋子里一瞬间静了下来。

    宝珠拿剪子剪了剪案几上的烛花,屋子里顿时便又明亮了几分。

    “宝珠,要么你先下去歇着吧。”辛玉英说道。

    宝珠摇头:“奶奶,奴婢陪你说说话吧?”

    辛玉英想了想,摇头道:“不用了,你下去歇着吧,让宝翠留下来值夜,明天怕是还有你忙的。”顿了顿,又问道:“明天给罗家众人的见面礼都准备好了吗?”

    “都准备好了。”宝珠说道:“谈妈妈还让我们包了很多封红,三枚铜板一份,六枚铜板的一份,双喜纹的四钱银子一份,也有。”

    辛玉英点头,那些装铜板的是用来打发下人和远亲的,至于四钱银子的则是给关系比较亲近的人准备的!比如像罗青萍的儿子元元。

    宝珠退下去之前,替辛玉英砌了一盏热茶,又叮嘱了门外的宝翠一番,这才下去歇息了。

    这边厢,新房里就剩下辛玉英一人后,她抬头打量起屋子里的陈设来。

    墙是重新糊过的,四周的帷帐是大红色的缠枝莲纹的杭绸,屋顶是镶着蓝绿色图案的承尘,地面铺的青石砖面光可鉴人,再看屋子里的家具,一眼看过去,便知道木是好木,工是好工!

    辛玉英心里不由便有些忐忑不安起来,当时说亲时,她到不是冲着罗家的这份家业,而是想着罗家人口简单。又打听过了,知道自家婆婆是个正直本份的人,夫君罗小将虽性子暴烈了些,但却明事理,待家中母亲和妹妹很是爱护,她想着,这样的人,对自已的妻子肯定更会愈发呵护。

    知道秋员外也看中罗小将后,她还好一阵不安,必竟自已只是商女的身份,若是讲究些的人家,断然不可能选择她。不想,最后定下的却是她!听媒人的意思,还是这家的小姑子替夫君拿到主意!

    小姑子不是就是刚才见面的容色清丽的小姑娘吗?

    这样能干的小姑子,往后,能相处好吗?

    辛玉英不由便犯起了愁,但转念又想,小姑子也是定要亲的,婚期还定在明年的春天,自已便是做低伏小的熬过这小半年的光景,往后小姑子回来敬着她便是,她就不信了,她拿出真心真意,还能处不好!

    就在辛玉英胡思乱想时,门外响起丫鬟宝翠的声音,“姑爷回来了。”

    辛玉英不由便在心里狠狠的啐了一声宝翠,死丫头,教了多少遍了,怎的还这么笨呢!心里着急,但苦于自已不能下床,只能脸上绽起一抹笑,含羞带怯的看着门口的方向。

    不多时,脸喝得通红的罗小将走了进来,乍然对上床榻上笑盈盈的辛玉英,罗小将下意识的便回了她一个笑脸。

    辛玉英对上罗小将的笑容,顿时心花怒放!

    她好似看到了自已的锦绣未来。

    一个月后,青果的葡萄酒和菜籽油通过新修成的运河,发往宣国各地。

    与此同时还有各地的行商纷纷上门,有洽谈菜籽油的,也有洽谈葡萄酒的,罗小将和丘呈忙得连饭都没功夫吃,几乎是这里才送走一批客人,下一批人就跟了上来。

    林氏坐在青果屋里,听着凤梨时不时的便跑来报告一番,脸上的笑就停过。只是,想着这大把大把赚来的银了,却不是自已的,着实有些不是滋味!

    “娘,您来看看,这样行吗?”辛玉英指了手里在绣的枕巾,喊了林氏。

    林氏便起身走了过去,等看到辛玉英手下那好似绣活了的鸳鸯时,连连说道:“好,好,好,你妹妹要是有一半你这手艺,娘也不替她操心了。”

    辛玉英听得顿时满背的汗,她之所以叫林氏过来,可不是为了显摆的!当下,连忙偷偷眼觑青果,眼见青果脸上没有不悦之色,松了口气后,对林氏说道。

    “娘,尺有所长,寸有所短,妹妹不会做女红,可是她会别的啊!您总不能指着她样样都会,那我们这些人可真就没地方站了!”

    “你啊,别替她说好话。”林氏叹了口气,说道:“你也知道你妹妹说的是什么人家,像叶家那样的人,娶回来的媳妇要是说连给夫君一双袜子都做不来……”林氏长长的叹口气,眉头皱得能夹死只蚊子。

    辛玉英懊得就想抽自已几巴掌,恨不得将之前那句话给抹个一干二净!

    眼见辛玉英神色讪讪的坐立不安,青果“噗嗤”笑了说道:“娘,你是不是想把我嫂子愁死啊!您看看她都被您给弄成什么样了!”

    林氏闻言,不由便低头朝辛玉英看去,见辛玉英涨红了脸,拘谨不安的看着她,又看着青果,连忙说道:“玉英你别慌张,你瞧,这个针不会捏,线不会穿的都不难为情,你有什么好难为情。”

    “好了!”青果出来打圆场,对林氏说道:“娘,您再说下去,我嫂子怕是越发不知道怎么好了。”

    林氏对辛玉英是很满意的,能干不能干另说,但这个媳妇明事识礼,待青果亲厚,待她孝顺,待罗小将更是体贴爱护。

    “好了,好了,我去看看晚上安排了什么菜食。”

    林氏说着走了出去。

    青果等林氏离开了,连忙捂了胸口,长吁了口气说道:“阿弥陀佛,总算是走了,娘再多呆一会儿,我耳朵都要起茧了!”

    “娘也是为你好,妹妹……”

    “嫂子,你可别跟娘一样念叨着让我学什么女红的,你也说了,尺有所长,寸有所短,每个人都有自已所擅长的,这针凿女红,肯定不是我擅长的。”青果说道。

    辛玉英便轻声笑了,说道:“我知道,我不说。”

    话落,果真便不说了,只安静的绣着手里的花。

    青果看了一会儿,见她飞针走线的不多时,手里便是一朵花一枚叶子的形状出来,由不得夸奖道:“嫂子,也怪不得娘喜欢你了,看看你这一手活,再看看我,真就是没法比。”

    辛玉英放了手里的针,抬头看了青果,笑了说道:“谁刚才还说着,不让说的,怎么这会子自已却又提起来了?”

    呃!

    青果讪讪笑着退到一边,去旁边看风景了。

    她身后,辛玉英看着依窗而立的青果,脸上的笑慢慢淡去。

    越相处,越觉得这个小姑子是个有大本事的,没嫁进来前,她觉得以自已的能干,将来肯定能帮着夫君置下一从不小的家业,但随着逐渐的了解,她突然就醒悟,再没人能超越小姑子为这个家所做的一切!

    更甚至她回门那天,娘将她拉到一边,话里话外,都是想让她跟夫君说一说,能不能让她们家在油作坊或者是葡萄园子里入一股!

    她当时听了,只觉得啼笑皆非!

    罗家是缺钱了还是缺人了,要让他们入一股?还不如明明白白的跟她说,让夫君帮称娘家一把呢!她当时语气含糊的糊弄了过去,可前两天娘又让人捎口信来了。

    辛玉英眉头不由便微微的蹙了起来。

    家里虽然比不上罗家,但经过这么多年的打拼,吃穿却是不愁,若是两个弟弟肯勤奋些,说不得还能借着罗家的势,将家业再扩大一番!可,娘家想的显然不是样,他们想着的是坐享其成!

    他们怎么就不想想,这样的话,她真能跟夫君说吗?且不说,她们才成亲一个月,便是一年十年的,这种话也是轻易说不得的!

    娘家有事,她可以要求夫君出手相助,现在无风无灾的,只不过是见着罗家赚着银子了,便眼红了……辛玉英摇了摇头,暗暗的叹了口气,收了目光继续手下的动作。

    耳边,却响起青果的声音。

    “嫂子,你怎么了?”

    辛玉英错愕抬头看向青果,“我……我没怎么啊?”

    “我听你叹了好长的气呢!”青果看了辛玉英,轻声说道:“嫂子,你要是有为难的事,你只管跟我说,可能帮不了你,但说出来想办法的人多了,总会好点。”

    辛玉英笑了说道:“没有,没什么事,我就是坐得久了,有点累罢了。”

    “看我,嫂子这都坐快小半午了,难怪觉得累。”青果闻言,便上前去扶了辛玉英,“嫂子,我们出去走走吧,趁现在天还不冷,回头等入了冬,想出去走走都懒怠动弹。”

    辛玉英点头,放了手里的活,起身跟青果往楼下走。

    两人才下楼,却见凤梨急急的往这边跑了来。

    青果步子一顿,对辛玉英说道:“这个疯丫头,一点样子都没有,好在是嫂子跟前,这要是别人跟前,真是把我脸都丢尽了!”

    辛玉英笑了说道:“还小,慢慢就会懂的。”

    两人说着话的功夫,凤梨已经跑到跟前,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姑娘,不好了,门外不知道哪来个婆子在那号号大哭呢!”

    青果怔了怔,同辛玉英面面相觑,婆子跑她们家门外来哭,这是个什么事?

    “嫂子,我们去看看。”

    辛玉英原想说,要不要让人去请了娘,但话还没出口,便看到青果已经往外走去,她不及多想,连忙跟了上前。

    才出二门,青果便看到庄婶正阴沉了脸往她们这边走来。

    “庄婶。”青果喊道。

    庄婶抬头,见是青果和辛玉英,加紧步子上前,屈膝一福,说道:“姑娘,大奶奶,你们怎么来了?”

    “凤梨说有个婆子在我们外面哭,我来看看是怎么回事。”青果说道。

    庄婶闻言,脸上的神色越发的阴沉了,气道:“别提了,奴婢才要跟门上的婆子说一声,以后再有这样的人上门,把她们扔远了就是,再不济,就去报了里长,没的给我们添晦气。”

    青果是知道的,庄婶极少动气,但这些日子,随着她婚事越来越近,老人家的讲究便多起来!再说,她嫂子也才进门一个月,这让人堵在门口哭,委实也难看了些。

    辛玉英却是已经轻声问道:“婶,那到底是什么人呢?为什么要到我们家门口来哭?”

    “奴婢也不是很清楚,听她说好像跟姑娘有点什么亲戚,说大爷不讲情面,不肯把酒和油给她们卖……”庄婶摇头,咬牙道:“撒泼打赖的,奴婢真恨不得叫人一顿棍子打得她爬不起来。”

    对于葡萄酒和菜籽油,青果实行一村一家销售店的原则,统一批发价,若是有村里的人上门来买,她也卖,但价格还是跟那些销售店一样,只不过,她会在量上多给点。这样,既照顾了下面的经销商,也满足了那些相便宜点的村民!

    这一个来月,青阳镇周围的村子,可以说差不多都定下来了销售商,这婆子应该是来得晚了,又不甘心,才这样上门闹的。

    “婶,你让人去跟哥哥说一声,就算是我们家的酒和油卖不出去,也不给这样的人卖!”

    庄婶应了一声,便要转身,不想林氏却是急急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果儿,不能这样干。”

    庄婶步子一顿,为难的看向青果。

    青果朝林氏看去,“娘,为什么?”

    “哎!”林氏跺了脚,一脸无奈的说道:“这人……这人是你长亭表哥的丈母娘。”

    青果便想起卢芳芳那天跟她说汪氏把卢长亭打晕了,抱着花花回娘家的事!你妹,果真是家学渊源啊!

    知道是汪氏的娘后,青果脸上的笑便冷了几分,淡淡道:“因为她是长亭表哥的丈母娘,我也就得把她当菩萨供着不成?”

    “可是……”林氏犹疑的看着一脸寒霜的青果,轻声说道:“你这样打她的脸,回头,表嫂又要和你长亭表哥闹了!”

    “那关我什么事?”青果看了林氏,没好气的说道:“因为怕表嫂跟表哥闹,我就要满足她娘家那些奇芭,这是什么逻辑?那回头舅母家来一个人这样闹一番,我是不是也要满足他们?”

    林氏被青果问得噎在那,好半响说不出一句话。

    一侧的辛玉英攥紧了袖笼里的手,暗暗庆幸,自已没把娘家的事同罗小将说,不然……她摇头了摇头,上前扶了林氏,轻声说道:“娘,妹妹说的有道理,谁家没个三姑六婆的,若是人人都像她这样,金山银山也不够做人情的啊!”

    林氏叹了口气,拍了拍辛玉英的手,轻声说道:“我也知道这个理,可就是……”

    “我知道。”辛玉英笑了说道:“娘就是狠不了这个心,是不是?”

    林氏点头。

    “那娘就不要管,交给妹妹和夫君去处理,您乐得快活。”

    不这样还能怎么样呢?

    辛玉英使了个眼色给青果,她扶了林氏往内院走,一边轻声的与林氏说着,罗小将这些日子忙得不行,得让灶上炖锅鸡汤,好好补补。

    青果眼见辛玉英与林氏走远了,她对庄婶说道:“婶,就照我的话去做吧,这样的人,你越让着她,她越瞪鼻子上脸。”

    “是,姑娘。”

    庄婶走了出去。

    青果见庄婶走了出去,她则回头看着身后已经只剩下一个小点的林氏和辛玉英。慢慢的,脸上绽起一抹轻轻浅浅的笑。

    “姑娘,您笑什么?”

    襄荷不解的看了自家姑娘,前一刻好似还火冒三丈恨不得拆骨头剥皮,这会子脸上便有了笑容!

    “襄荷,你觉得大奶奶怎么样?”青果问道。

    襄荷抬头看了远处的辛玉英,默了一默后,说道:“大奶奶啊,挺好的啊!”

    呃!

    青果觉得,她永远都不要再去偿试问襄荷这种类试的问题。在她的世界里,人就是两种,好人,坏人!能说句挺好的,想来,应该是给她面子,给罗小将面子了!

    汪氏的娘最后有没有走,怎样走的,青果也没过问,到了晚上,用过晚饭后。罗小将来找她说事,她才顺便提了提。

    “怎么好端端的就会家门口闹呢?”青果不解的问道。

    罗小将摇头失笑道:“芳芳的婆婆跟这婆子是一个村的,回娘家的时候跟自家兄弟提了提芳芳开油铺的事,她娘家兄弟可能是为着要面子,便将这事在村里好一番宣扬。末了,这婆子便想着,跟我们家也沾亲啊,凭啥芳芳可以不付银子很拿油,她们想开个油铺子都不可以,就上门来闹了!”

    青果听完罗小将的话,关响没回过神来。

    要说这世上极品肯定有,奇芭也不会少!但极品到这种地步,奇芭到这种地步,那真是……青果想了半天,也没个合适的形容词!

    “好了,这事你别管了,我已经处理好了。”罗小将对青果说道。

    “哥,你怎么处理的?”

    罗小将笑了说道:“我就跟她说,你是朝庭封的县主,她这样上门滋事,报到衙门里,县太爷不用过堂,便是先打二十大板直接扔牢里去。没个几百两银子别想出来!”

    别说对付这种浑人,还真的就用不寻常的手段!

    青果点头,说道:“哎,当官就是好啊!七品的县太还能镇宅,这可是我想不到的!”

    罗小将瞪了青果一眼,说道:“这话在我跟前说说也就是了,别人跟前不许乱说。”

    “哥,我是那种乱说话的人吗?”青果笑嘻嘻的对罗小将说道:“对了,你来找我,是有别的事吧?”

    罗小将点头,“段远坤弄了个什么算车船的税钱,我们家这要运出去的菜籽油还有葡萄酒,他们会不会也拦下来呢?”

    “应该不会。”青果说道:“我们卖的一分一毫都是要上交朝庭的,他要是拦下来,那就是征皇帝的钱,想来,他应该没这个胆子。”

    罗小将却是不无担心的说道:“我就怕天高皇帝远的,他现在是青州府的土皇帝,什么都是他说了算!”

    “那他要真拦下来,你就按他的要求把银子交了便是,回头这些字据什么的都收好,年底的时候跟着银票一并呈给朝庭。”青果说道。

    罗上将怔怔道:“这……这合适吗?”

    “怎么不合适了?”青果冷笑道:“我还巴不得他拦呢,回头我就有借口少给点,自已也能藏些私房银子,好置办些嫁妆!”

    罗小将听了青果的话,不由便脸色红了红,轻声说道:“果儿,都是哥哥没用。”

    青果怎么会想到,罗小将能当了真,连忙摆手道:“哎,哥,我开玩笑的,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九爷说了,他只稀罕我这么个人,有嫁妆没嫁妆,他根本无所谓。”

    “怎么说话的呢!”罗小将听着青果这样大咧咧的把叶羽的话说出来,便瞪了青果训道:“老大小的姑娘了,怎么就不知道害羞呢?我瞧人家家的大姑娘都矜持的很,怎么到了你这……”

    “哥,人家是人家,我是我,你干嘛拿我跟人家比啊!”青果不高兴的嘟了嘴,说道:“你要真那么羡慕人家家的人,那就跟人家换换呗!”

    “不换!”罗小将想也不想的说道:“换什么换?拿金山银山来也不换!”

    青果“噗嗤”一声,便笑了,说道:“看,这里要羡慕人家家的妹妹,说让你换,你又不肯换!你到底是真喜欢还是假喜欢啊!”

    罗小将什么时候说赢过青果,看着嬉皮笑脸的青果,他只能苦笑着叹了口气,抬手想要给青果一记,可是在看到自家妹妹那如弯弯月牙的眼睛,却是心一软,手摸上青果的头,心里不无酸涩的想着。

    她的妹妹,很快就要成为别人家的人了啊!

    这真一件让人心酸的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

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文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阁并收藏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