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苦肉计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良久。

    叶羽看向傅文博,轻声问道:“宫中有什么消息?”

    傅文博默了一默后,轻声说道:“十天前,魏州贝县县令杜直一纸边关告急文书直抵御案,皇上看后龙颜大怒,当即亲自过问段远坤和西北候勾结私卖战马之事。锦衣卫陆离陆大人,将相关证据直呈御前,圣上龙颜大怒。不想顺天府府丞又将一纸段远坤幕僚受命裁脏陷害你的供状递了上去。”

    见傅文博顿在了那,没往下说,叶羽挑眉看向他,“怎么不说了?”

    “圣上下令抄了段远坤的家,夺去段世敏的功名,段远坤流放三千里。”傅文博说道。

    叶羽点了点头,这原本就是预料中的事。

    见叶羽脸上神色淡淡,傅文博不由问道:“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

    “你想听什么?”叶羽挑眉看向傅文博。

    傅文博笑了笑,说道:“我想说什么,你不知道?”

    叶羽扯了扯嘴角,漆黑如墨的眸子里绽起一抹浅浅的讥诮的笑,轻声说道:“放心吧,她没你想的那般没用!”

    “她?”傅文博瞪眼看向叶羽,详装错愕的问道:“哪个她?我怎么听不懂你说的话!”

    这家伙!

    叶羽瞪了眼卖乖的傅文博,没好气的说道:“你难道想说,你真不知道随同雪姬一起前去的人是谁?目的又是什么?”

    见被叶羽拆穿,傅文博讪讪一笑,低了头,半响轻声说道:“你对罗姑娘就这样有信心?那可是集万千宠爱为一身的福顺公主!”

    “那又如何?”叶羽唇角翘了抹嘲讽的弧度,冷声道:“再如何风光无两,也是明日黄花!可罗姑娘不同,她可是皇上御封的县主!”

    傅文博闻言,不由便瞪大了眼,看了叶羽说道:“你不会是,早就想到会有这一日了吧?所以才又是赐婚,又是请封县主的!”

    叶羽但笑不语。

    傅文博却是从他脸上那淡淡的笑里看出了点名堂,怔了半天也说不出个字来。

    好家伙,还在那么早的时候,就算计着会有今天的事!还有什么是这家伙想不到,做不到的?傅文博深吸了一口气后,看向胸有成竹的叶羽,问道。

    “那你应该也知道皇上定了段远坤的罪,却将那些替你鸣冤的折子留中不发是什么原因了?还有,你不会是打算将这牢底坐穿吧?”

    叶羽挑了眼傅文博,略作沉吟后,说道:“没错,我当然知道皇上为什么将那些折子留中不发,不过是等我一句话罢了!至于这牢房……放心吧,很快,皇上就会放我出去的。”

    “为什么?”傅文博瞪了叶羽,“皇上既然有心想要拆了你和罗姑娘的姻缘,没得到你的准话,他怎么会放你出去?”

    “因为皇上要出兵大宛!”叶羽一字一句说道。

    傅文博“扑通”一声,身子往后重重一靠,倒在身后的椅子里,万般无奈却又万般嫉妒的看着叶羽!

    “凤翀,我能不能敲开你的脑袋,看看你这脑子是怎么构造的?”

    叶羽瞪了傅文博一眼,没好气的说道:“那我能不能剖开你的肚子,看看你的心是红的还是黑的!”

    呃!

    傅文博表示受伤。

    他真的没有恶意的!

    他只是想看看这样聪明的人,到底哪里不一样了!

    怎么就搞得好像,他要谋杀一样!

    叶羽没有去理会傅文博的艾怨,他只是拧了眉头对傅文博说道:“我现在只担心一件事。”

    嗯?

    傅文博朝叶羽看去。

    叶羽默了一默后,轻声说道:“我只担心威逼利诱不成之后,福顺她会狗急跳墙……我只希望雪姬她会……”

    雪姬会怎样,叶羽没有往下说。

    但傅文博却是听懂了他言语之中的担心,脸上的笑慢慢的敛了下去。

    良久……

    “雪姬必竟是睿王爷的人,王爷待公主向来亲厚,更因着三皇子之事,对公主心怀愧疚补偿之心,不然,又怎么会让公主与雪姬同行?”傅文博看向叶羽,语气之间,难掩沉重,轻声说道:“凤翀,这次,你只怕失策了!”

    他的话声才落,叶羽的脸色便是一白。

    失策了吗?

    如果真的失策,那结果会怎样?

    叶羽摇了摇头,将脑海里那些不好的念头尽数摇去,他霍然抬头看向傅文博,急道:“你帮我!”

    “我帮你?”傅文博怔怔的看向叶羽,失声道:“我怎么帮你?我除了会看病,我别的都不会!”

    叶羽目光往外撩了撩,确定周遭没人偷听后,他往前一步,声音极轻的与傅文博说了几句话。然后立刻又退了开去,目光灼灼的看着傅文博,好似,只要傅文博说一个不字,他立马能翻脸不认人!

    傅文博倒吸了一口冷气,摇头道:“太危险了,不行……不行……你……”

    “没有别的法子了!”叶羽对傅文博说道:“我必须尽快出去,我出去了,她才能没事!”

    “可是……”傅文博还在犹豫。

    叶羽却是突的拧了眉头,压了嗓子对傅文博历声喝道:“你难道想让我抱憾终身吗?”

    傅文博脸上的神色一窒,好半响,白了脸点头道:“好吧,不过……”

    “不用不过了!”叶羽对傅文博说道:“务必要做得像真的一样,药也要用真药,一定要让董其庸也查不出真假!”

    董其庸是太医院之首,更是元狩帝的心腹大臣,正因为有这个人在,这么多年,后宫就没出现过哪个妃子落产或是小皇子、小公主暴疾的事!要想连他都骗过,除了真的下药,根本就没有的法子!

    傅文博温润如玉的额头,绽起一层细密的汗珠。他咽了咽干干的喉咙,对叶羽说道:“凤翀你再仔细想想吧。”

    “不用多了!”叶羽摆手,“我意已决。”

    傅文博无法,默了一默后,起身告辞。

    三日后。

    看守天牢的狱卒急急的去了自已的头儿那,不多时,小头儿又急急的跑了出去。

    约一柱香后,叶羽犯了严重痢疾的消息就传进了皇宫。

    正在文华殿与内阁议出兵大宛的元狩帝听了茹枥的禀报,不由便怔了怔,他先是朝左手下侧的大学士朱士平看过去,然后又看了看与朱士平相对而坐的喻意。

    朱士平和喻意被元狩帝那一眼撩得,顿时如芒在背,却又不得不装作什么都没察觉的样子。心里却是惊涛骇浪般,不曾消息。

    喻意想着,女儿已经去了皇觉寺修行,段远坤和西北候勾结的事,他不知情啊?再说了,他也替段远坤说话啊?皇上这一眼是什么意思呢?难道又有御史弹核自已?这么一想,喻意只觉得半边脸都酸了!

    自从段远坤被拿下大牢,皇上又判了个流放三千里后,做为曾经姻亲的自已,就差被那些御史点着鼻子说他和段远坤沆瀣一气了!问题是他还不能喊冤,他只能一遍又一遍的解释,他们除了是亲家,真心没什么!

    朱士平心里也不平静。

    元狩帝的那一眼,让他立时就想到了天牢里的叶羽。

    叶羽出事后,第一时间让人带了口信他,什么都不许做,约束好府中下人,做好份内之事。不辩不争,一切听凭圣意!他确实也这样做了!眼见得段远坤都被定罪择日流放了,皇帝却没有放叶羽出来,他前两天提了提,当时皇上也没表示出什么不满啊?怎么,现在却……朱士平将汗湿的手往袖子上擦了擦,眼观鼻鼻观心的坐着。

    元狩帝将两人的表情看在眼底,端了身侧的茶盏,啜了口茶后,对茹枥说道:“叫董其庸走一趟吧。”

    “是,皇上!”

    茹枥退了出去。

    元狩帝这才好似不在意的说了一句,“适才有人来报,说是叶羽在天牢里犯了痢疾!”

    “啊!”朱士平霍然抬头看向元狩帝,也顾不得什么圣前失仪了,连声说道:“皇上,这可是要命的!”

    在这种缺医少药的年代,痢疾是要人命的病。一年到头,不知道有多少人要死于痢疾!也难怪朱士平神色这么激动了!

    元狩帝点了点头,淡淡道:“朕已经让董其庸去了。”

    董其庸是太医院之首,让他去,只要不是病入膏肓,便不算是什么事!

    朱士平擦了把额头上的汗,向元狩帝拱手谢恩。

    喻意目光轻抬,觑了眼重新落坐的朱士平,心里却是活泛开了!

    叶羽得了痢疾!

    这可是个好机会啊!

    要不要……

    没等他往深里想,耳边已经响起元狩的声音。

    “朕决定了,明年开春,便起兵讨伐大宛!”

    众人齐齐一惊,怔怔的看向元狩帝。

    东阁大学士夏讷,略一默后,抱拳朝元狩说道:“皇上,运河才成,国库空虚,您看是不是再缓……”

    元狩帝摆手,“这事就这么定了,你们下去安排吧。”

    皇上说定了,他们还能怎么样?

    元狩帝转身走了,几位大学士摇头叹气的出了文华殿。

    “朱大人,今日之事,您怎的也不说几句。”夏讷看了朱士平不满的说道:“老话说,三军未动粮草先行,现在国库里空的能打老虎,这仗怎么打?”

    朱士平摇头苦笑,对夏讷说道:“夏大人,皇上的心结您还不知道吗?我们就算是撞死在这殿柱上,他要打大宛,还是要打的。与其在这抱怨,不如,好好想想,怎么去搜罗银子!”

    夏讷听得直摇头,却也无可奈何!

    ------题外话------

    状态不佳,原本不打算更了,不想还能写出三千字来。虽说少了点,可蚊子腿上也是肉,凑和下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文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阁并收藏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