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彪悍毒妃 > 第六十五章 好感

第六十五章 好感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东方器暴躁异常,他知道东方瑞是有意羞辱东方书,毕竟是从小长大的兄弟,怎能看到自己的大哥被如此的对待?东方器真的想不明白了,他是真的糊涂了,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原本大家都不是相安无事的吗?“瑞儿,不论如何,他是你的父亲,你们之间的血脉是斩不断的,你不能这样,不能这样!”东方器死皱着眉头,企图说服东方瑞。

    “哈哈……”东方瑞突然放声大笑,笑的猖狂,笑的痴癫,笑的冷酷。收了笑,他那冰冷的目光略过东方书,看向了东方器,“父子?三叔,这是我东方瑞有生以来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虽然东方瑞唇角还挂着笑意,可是他那双深邃的双眸没有任何温度,冷的让人不寒而栗。

    沐秋歪着头打量着东方瑞,双眸眯起,她忽然发现,自己对东方瑞越来越好奇了,她似乎并不如开始那么排斥这个男人,为什么呢?沐秋挑着秀眉,冥思苦想。

    屋子里打砸的声音还在继续,这里的插曲并没有阻止他们的步伐,没等多长时间,那群仆人便有序的走了出来,带头的人极其恭敬的来到东方瑞跟前复命,“少爷,遵照您的吩咐,已经办妥!”那小厮低着头,根本就不敢有分毫的小动作,他暗自吞咽着口水,这样的少爷感觉好陌生,他们少爷不是吊儿郎当的纨绔么?什么时候变成恶鬼了?好可怕。

    东方瑞警告的瞪了一眼东方器,转而看向靠在一起的东方书和上官颖,诡异的咯咯笑着,“东方书,这里的一寸一瓦,一品一物,都是冠着我东方家族的名,与你这外人,没有瓜葛!”

    “你该死!”东方书是真的被逼急了,他推开上官颖,朝着东方瑞就冲了过来,来势汹汹,杀气腾腾,他是真的要杀了东方瑞,是真的动了杀心,他是真心要东方瑞的命!

    余光瞥了眼东方琴和东方器,看到两人已经呆愣在原地,心里冷笑练练,默默的给东方书点了一根蜡,真是一个蠢笨如猪的货,被个女人耍的团团转,被自己的儿子坑蒙拐骗。

    “东方书!”就在那虎口要掐住东方瑞喉咙的时候,东方烁出现在了院子里,跟在他身旁的还有虚弱的东方老夫人。这声厉呵,振聋发聩,听到的人气血翻腾。

    东方琴和东方器两人脸色惨白难看,紧紧抿着嘴,喉咙稍稍浮动,显然是差点被震吐了血,虽然压制了气血,但是两人都后退了好几步。

    只是东方书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东方烁是直接对着东方书出的手,他是受伤最严重的,还没等他碰到东方瑞一根毫毛,一股气力直接扑来,根本没有给他反抗的机会,东方书直接吐了血,原本的气势消失殆尽,整个人颓靡下来。

    沐秋同样也受到了波及,不过好在幻灵替她挡了不少,虽然受到影响,好在影响不大,还在她的承受范围内,沐秋压下嗓子里的滚热,冷眼看向了东方瑞,在这里唯一一个没有受到影响的,恐怕就只有东方瑞了。

    “哇!”就在这时候,上官颖这个孕妇最倒霉,她直接被气势压的跪倒在地上,抵抗不住的大口大口的吐着血。

    “颖儿!”东方书大惊,他顾不得重伤,从地上爬起来踉跄着走向了上官颖,“颖儿!”东方书的心揪痛着,他很后悔自己这么鲁莽。

    “老爷,你这是干什么,你要杀了书儿吗!不管怎样,他是你儿子!”东方老夫人痛心不已,神色怏怏,为什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呢?

    东方烁那锐利的眸子挂向了上官颖,幽光森森,这眼神很让人寻味,这目光好像直接穿透上官颖,让她无所遁形。

    “爹!”东方书苦涩的喊着,心里悲愤不已,愤怒东方烁竟然为了这么个不成器的逆子放弃自己,愤怒东方烁竟然会维护东方瑞,“即便您再不待见我,可颖儿肚子怀的也是东方家的骨血!也是您的孙子!”

    “嗤——”东方瑞揶揄冷笑着,鄙夷的看向了东方书,“蠢货!”东方瑞看向前来搅局的东方烁,脸色极其的不好看,任谁在复仇的时候被打断,都不会舒服,东方瑞也不乐意在伪装,直接冷着脸看着东方烁,反感的情绪泄露无疑。

    东方烁表面看起来平静,可是他心里早已经波动起来,东方瑞这个孙儿,实力比他想象的还要强,隐藏的可真是神秘!回想起这些年东方瑞所干的混账事情,东方烁简直无语至极。“瑞儿,你想要如何?”

    东方瑞扫了眼地上被震晕的仆从们,没一个是醒着的,心情异常不爽,这老家伙绝对是故意的!东方瑞多看了一眼沐秋,看到沐秋无恙就收回了眼神,“东方书手里的那支暗部!”

    东方书心骤然紧缩,东方瑞这真是要逼死自己!

    不去理会东方书此刻的表情,东方瑞继续说道,“祖父放心,孙儿没心情接手,不过是希望祖父能够收回,不过么,孙儿有些事情需要问一问他们!”东方瑞吐了口气,遮挡住眼底的不适,“毕竟是自己的东西,给个外人太不成样子了。”

    东方老夫人哪里还不明白,东方瑞是真的要将东方书逼上绝路。“瑞儿,不管如何,她肚子里的孩子都是你血脉上的兄弟,你不能……给条活路……”东方老夫人劝解着,纵然她知道没有用,可她私心里还是存了希望。

    东方瑞没理会东方老夫人,他在等着东方烁的答案,“祖父,你老了!”东方瑞击掌三声后,有黑衣人直接出现在院子里,而他们手里都辖制着其他的黑衣人,突然出现的满院子的黑衣人,气压瞬间降至低点。

    “东方书,祖父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养出你这么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呢?连自己手里的底牌都敢给外人,你可真是出息呢!”东方瑞平静的说着,随手将之前从沐秋那里得来的两个穗子丢到了东方烁的跟前,“祖父,您养的儿子可真是出息呢!”

    “怎么回事?”东方琴看向东方书和上官颖,见到上官颖的异样,看到上官颖暗中做的熟悉的小动作,如坠冰窟,“大哥,你竟然将暗部给了上官颖!”东方琴是个聪明的,“那可是我东方家的!你好糊涂啊!”东方琴失望的很,他不得不接受,这早已经不是自己的大哥,他的大哥已经变了,变的他不认识了!

    “为什么?”东方烁看向东方书,咬牙询问着,虽然语调平缓,可是大家还是听出了里面所压抑的愤怒。

    东方书看向东方瑞,“在你出生的时候,我就该掐死你!”东方书仇怒的盯着东方瑞。

    东方瑞不悲不喜,打了个手势,那些被辖制的黑衣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只听到咔嚓一声声的脆响,脑袋瞬间掉了下去,死掉!东方瑞面露讥讽,他是不会要,但也不会让他们好过!

    “受了这么重的伤,竟然没小产么?”沐秋忽然不合时宜的开口,她看向浑身哆嗦的上官颖,看到上官颖眼底的恐惧,微微一笑,“大夫人,你这是怎么了?”沐秋已经收到了东方瑞的信号,她想要的答案,恐怕要从上官颖身上下手了。

    “颖儿?”东方书护着上官颖,着急追问着,“你怎么了?怎么了?”

    “呕!”上官颖突然张口吐了起来,她用力抓着肚子,脸色痛苦的很,“好痛,好痛,孩子,我的孩子!老爷,我的孩子!”

    “爹,爹,大夫,大夫!”东方书已经失了分寸,“娘,娘!”东方书不知所措,他看着上官颖一口一口吐着黑血。

    这是还没有等人作出反应,大家就已经发现了问题,在上官颖吐出的黑血里面,竟然有着活物,那在黑血里扑腾乱爬的,竟然是一些小虫子,好像蛆虫一般,好多好多。

    “我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上官家修习了蛊术?”东方瑞看向东方烁,“祖父,你听说过么?”东方瑞一脸无害的看向东方烁,脸上挂着灿烂的笑,是真的在笑,开心的笑。

    东方烁、东方琴、东方器,这些行走江湖的人若是再看不出问题来,那才真是蠢笨的无可救药了!虽然了解不多,可是这几个人都清楚,那些血液里的虫子到底是什么,蛊虫,是真正的蛊虫,虽然没见过,可是大家已经肯定。

    “是孕蛊!”沉默的东方烁忽然开了口,那微蹙的眉头也已经舒展开,眼底的疑惑也消失不见,“形状如虫,大小似豆,以肉饲养……”东方烁的话一声一声的敲击着人们的心脏。

    此刻,东方书却瞪大了眼珠子,浑身僵硬,呼吸困难,不敢相信耳畔的话语,孕蛊?怎么可能呢,他的颖儿怀的是他的孩子!东方书仍旧在自欺欺人,不相信眼前所看到的,“颖儿,你告诉为夫,他们错了!”

    上官颖心惊肉跳,她惊恐的捂着肚子,看着地上那滩血,如坠冰窟,哆嗦着身子,不敢正视东方书的眼睛,脸上露出绝望的神情。上官颖心里在咆哮着,呆愣愣的直视着前方——娘,你怎么敢!我是你的亲女儿,你怎么这么狠的心,我是你亲骨血!

    东方瑞走向东方书,一只手掐着东方书的脖子将其扯起来。上官颖没了支撑,摔倒在地上。“东方书,被个女人耍的团团转,你可真出息呢!”东方瑞用力捏着,看着东方书的呼吸受阻,看着那张脸慢慢涨紫,看着那双眼睛渐渐失去焦距。

    “瑞儿,瑞儿,他是你爹,你不能杀他,不能杀他!”东方老夫人看到自己的儿子这样,赶紧冲了上去,拽着东方瑞的手,让他放手。

    “祖母放心,孙儿怎么会杀人呢?好歹我也流着他的血,祖母放心!”东方瑞笑着安慰东方老夫人。

    可是看到东方瑞与往常无异的讨好的笑容,东方老夫人呼吸一窒,陌生的看着眼前的人,面对这样的场景,他竟然还能如此,好可怕!这是她的孙儿?

    东方瑞忽然看向沐秋,朝着沐秋扬起了一个邪肆的笑容,那笑容似是在表达着什么。

    沐秋沉静的看着,眉头跳了几下,她好像明白东方瑞要干什么了。

    还没有等沐秋反应过来,只听到一声凄惨的叫声响起,愣了愣神,沐秋低头看去,只见东方书蜷缩在地上,双手诡异的折了个角度,还有一柄刀币插入了东方书的肩胛骨里,只有一端隐隐留在外面,而在身前,刀币的另一端已经露出了头,是对穿了!

    东方琴和东方器两人突然哆嗦了一下,好狠!略显害怕的看向了东方瑞,他是怎么出的手?他的功夫竟然如此之高!为什么他们一直没有发现?他们的好侄儿,竟然隐藏的如此之深!

    东方烁眸光微抖,可是却没有阻止,看着东方书颓废的在地上滚打,听着东方书痛苦的喊叫,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东方烁转过身去,沉默哦着离开,他已经不想去管了,东方瑞说的对,他老了,他确实老了!

    “书儿,书儿!来人,来人!请大夫!”东方了老夫人喊着,叫着,可是却没有人来回应她。

    东方书的一身功夫,就这么被东方瑞废掉了!东方书成了个废人,他被自己的儿子给废了!东方书茫然的看着前方,痛彻心扉,恨?愤?怒?

    沐秋眯眼笑了起来,无声的笑了起来,她终于想起来了,为什么会看东方瑞这么顺眼了。沐秋抬起眼睛看向了天空,眼睛略感刺痛,看到此刻的东方瑞,就好像看到了曾经的自己,狠辣无情,瑕疵必报!不论是谁,有仇必报!就算是对血缘亲人也不例外。沐秋噙着笑,打量着东方瑞,暗自点头,看起来更顺眼了呢。

    瞧瞧打量了一下沐秋的表情,幻灵咽了咽口水,东方瑞这是在勾引自家主子么?可是,她家小姐是有夫之妇啊,幻灵垂下眸子。

    东方瑞命人将东方书抬了下去,也没有再整理让东方书离府的话题,不过,上官颖就没有那么好命了,她直接被关入地牢。

    东方琴和东方器两人茫然对视着,看着东方瑞领着沐秋离开了院子。“二哥,这是在做梦吧?”东方器咽了咽口水,看向东方琴,好可怕,刚刚东方瑞的眼神,好恐怖。

    “长大了呢!”东方琴挡住眼底的惊惧,扯出了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是真的长大了呢。”东方琴恢复了平静,“利大于弊,是好事。”东方琴拍了拍东方器的肩膀。

    东方器听明白了东方琴话里的意思,但神色仍旧僵硬,好事?希望吧。看着地上的血,东方器打了个寒战。

    “表妹可还喜欢刚刚那一出戏?”进了屋子,东方瑞坐在桌子旁,单手托着下巴,干巴巴的看向沐秋,那样子倒像是在邀宠。

    沐秋点点头,对视上东方瑞那含笑的眸子,给出了评价,“精彩!”

    “那老东西若非不是糊涂,给了上官颖依仗,哼……”东方瑞阴笑一声,“瞎眼蠢货!”东方瑞说的云淡风轻,好像刚刚那个宛如恶鬼的男人不是他似的,这么轻易的废了自己的亲生父亲,现在还可以当做没事人似的,不愧是杀手,足够冷血,也不愧是东方瑞,足够无情。

    沐秋动动嘴,不晓得东方瑞是在自嘲,还是在骂别人。沐秋思索着,听东方瑞的意思,给自己传的消息,是经了上官颖的手,那就和上官家拖不了干系了。可是为什么呢?是受到殃及了么?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东方府却异常平静,前宅后院的人都本本分分的待在自己屋子里,侍奉的人大气不敢喘一下,他们知道发生了事情,却不敢去打听到底是什么,生怕会遭厄运。

    书房里。

    东方琴和东方器兄弟二人显得特别萎靡,两人刚刚看了东方书,东方书的情形让他们心惊肉跳。双手筋脉被废,肩胛骨对穿,一身武功付诸东流,就算以后养好了身子,那也是废人一个。东方瑞,当真是下了死手的!

    “爹,怎么会这样?”东方器喃喃自语的追问着,这是他进入书房之后,问的最多的问题,可是一直没有得到答案。

    东方烁转过身来,脸色略显苍白,精神不怎么好,脸上皱纹好像更多了。他看着眼前的两个儿子,目光有些复杂。

    “祖父!”就在这时候,东方瑞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他推门而进,并不意外看到屋子里面的人,嘴角噙着笑,给东方烁、东方琴和东方器行了礼。

    “今后,家主的位置,我已经交给了瑞儿!”东方烁此话一出,令屋子里的人震惊不少,“暗部也已经给了他,你们两人,以后要好好辅佐瑞儿……”

    东方琴和东方器看到东方瑞手中把玩的一块令牌,瞳孔畏缩,那是调动暗部势力的令牌!也是家主的身份证明。两人根本不敢多想,直接跪拜新家主。

    “二叔、三叔请起,瑞儿年轻气盛,以后若是胡闹些,还望多多担待!”东方瑞笑呵呵的开口,此刻他又恢复成了之前无害的模样。可是见过东方瑞真面目的人,却不敢再小觑。

    东方家掌权者的权力移交过程很平淡、异常顺利。

    人逢喜事精神爽,说的就是东方瑞。沐秋看着在自己身前蹦跶的男人,特别无语。这一路走来,叽叽喳喳说过不停,没有一刻是安静的时候。

    “表妹,为兄告诉你,这江湖是很有意思的,随心所欲,没有俗世烦扰……”

    “表妹,你看,这是菊花,春天开的哦……”

    “表妹,快,快看这里,这里是……”

    沐秋脑袋嗡嗡作响,忽然停了步子,直勾勾的瞪着东方瑞,“东方家主,你真的很闲,是么?”沐秋脸色不好看,“不是去看上官颖?”提醒着已经跑题了许久的男人。

    东方瑞并不生气,讪讪的摸着鼻子,有模有样的引着路,只是眼底那温柔怎么也散不去。

    东方家的地牢,沐秋第一次进来这里,阴暗、超时,一股股刺鼻的霉气掺杂着血腥味扑面而来。幻灵小心的护着沐秋,倒是没有多少惊讶。

    来到一间地牢门口,黑衣人将门打开,上官颖被捆绑在里面,极其狼狈。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衫,血迹却早已经浸透,长发蓬乱的垂落,和汗水掺杂在一起。曾经春光满面的大夫人,竟然变成了阶下囚。

    “你杀了我吧!”看到东方瑞,上官颖沙哑着开口,希望求个痛快。只可惜,东方瑞压根就不理人。

    沐秋来到上官颖跟前,撩开上官颖遮挡的衣衫,手直接按在了她那血肉模糊的肚皮上。上官颖想躲,可是被捆绑的她根本就没有躲的能力。

    “你干什么?”上官颖敌视着沐秋。可还想说什么,就立即感觉到了腹部绞痛难耐,痛苦的喊叫开来,与她之前受的刑罚想必,那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上官颖的悲痛欲绝的喊声在地牢里回荡着。

    沐秋收了手,低头看到掌心沾染的血水,蹙眉,眼底闪过一丝厌恶。接过幻灵递来的帕子,耐心的擦拭着。“孕蛊呀,这就是孕蛊!”沐秋喃喃自语。

    “大夫人,你我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害我?”沐秋看着上官颖,看着她慢慢的恢复平静,“就算是上官芯儿,那你也应该找东方瑞,和我没有半点关系!”沐秋盯着上官颖。

    上官颖虚弱的呼吸着,她看着沐秋,视线又落在了东方瑞的身上,“呵呵,我看错了你!”上官颖自嘲,“东方瑞,原来,你才是隐藏最深的!”

    东方瑞打量着沐秋,虽然有些好奇沐秋的行为,但却没有询问原因,听到上官颖的话,东方瑞冷笑开口,“若非如此,你怎么会上钩呢?”东方瑞笑了,“若论逢场作戏,谁人能比得上你们上官家!”嘲弄着口吻,没留半点情面。

    上官颖身子剧烈颤抖着,或许是已经达到了愤怒的临界点,也或许是彻底被东方瑞的态度刺激到了,“假的吗?你对我的情,都是假的吗?”上官颖直视着东方瑞,“你说过爱我的,也是假的吗?我把我的第一次送给了你……”

    东方瑞偷偷瞥着沐秋,看到沐秋蹙气了眉头,心里一突,打断了上官颖,“我倒是很好奇,我东方家到底有什么宝贝,值得你们上官家如此前仆后继的惦记着?”

    “不知道!”上官颖看向沐秋,眼底的嫉妒更是浓郁万分,“她有什么好?就因为她是沐府千金?东方瑞,你别忘了,她是有夫之妇!”

    “闭嘴!”东方瑞闹熊成怒,一甩修,上官颖被隔空打了一巴掌。

    “不介意,我们越俎代庖吧,东方表兄?”沐秋没什么表情的忽然开口询问。

    “随意!”东方瑞双手环胸,一副看戏的样子。

    沐秋对幻灵点点头。幻灵环顾四周琳琅满目的刑拘,最后选了一根钢针,两指捏断了尖锐的头,站到了上官颖的跟前。“大夫人,得罪了!”幻灵慢慢的推着那根钝钢针,慢慢的推入了幻灵上手臂内侧肌肉里。

    “啊!”上官颖瞬间变了脸色,身子抖索的更是厉害,喘息加促,她好想死,真的好像死,可是,这种痛苦让她连自杀的力气也没有。

    “大夫人,乖乖的回答问题,就不会这么痛了!”幻灵面无表情。

    审问的过程虽然耗费的时间有些长,但是好在多少也问出了结果。

    东方瑞诧异的看着幻灵,他没有想到幻灵竟然有如此能耐。沐秋身为主子娇娇弱弱,幻灵这个仆人也是深藏不漏,这对主仆,真是让他大开眼界。

    沐秋没有多少精力陪上官颖耗着,而且这是在人家的底盘,她想要的答案还是自己人动手的好。也不是怕东方瑞隐瞒,而是怕对方根本就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沐秋拧着眉头出了地牢,脸色满是阴鸷神情,她扭头盯着东方瑞,就好像在看什么惹人厌的东西。

    东方瑞眉头跳了跳,很不舒服沐秋这样的眼神,“表妹,你可不能为此殃及无辜!”东方瑞委屈的开口。

    沐秋不去搭理东方瑞,一边思索一边往回走着,上官家确实是针对东方家,他们似乎是想要得到什么。上官家葬送两个女儿,是为了要从东方家得到什么呢?沐秋忽然想到了说书人讲的那个故事,串联到了鸳鸯灯会那神秘老者,然后就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沐秋看着天色尚早,转了个弯直接去了东方老夫人那里,因为连串的刺激,东方老夫人身子彻底的垮了下来,真个人病怏怏的躺在床上,早已经没了活力。

    “老夫人和祖母,到底是什么人呢?”看着东方老夫人,沐秋低声讯问道。

    东方老夫人目光闪烁,然后锃亮的看向了沐秋,那冰冷的目光如同一盆冰水浇了沐秋一身,她喘息着,“不愧是妹妹教养出来的!”答非所问的说了这么一句话,但是已经能够说明了一些问题。

    东方老夫人屏退众人,唯独留下了东方瑞和沐秋两人。直到傍晚,两人才从老夫人的屋子里走出来,看着空中红彤彤的火烧云,沐秋的那略显阴沉的脸色并没有多少好转。

    原来,就只为这么个原因,姐妹反目成仇,亲情抵不过滔天的富贵,就是这么个世界。怪不得祖母不想提及关于自己身世的一切,是寒心,更是绝望。怪不得爷爷临来的时候要自己那么做,沐秋眯了眯眼睛,似是在做什么决定。

    但是很可惜,沐秋的计划还没有实施开来,当天深夜,东方老夫人就去世了。

    沐秋坐在床头愣了片刻,然后嗤笑起来,“走的倒是快!”眯起眼睛,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去瞧一瞧吧。”带着幻灵去了那院子。

    仆人们前前后后忙活着,灯笼全部换成白色的,白绸也换上了,灵堂也在收拾着。进了屋子,沐秋看到了已经僵硬的老人,她闭着眼睛,脸上还残留着死前的痛苦,显然她死的并不好受。

    东方瑞跪在床前,直立着身子,周身弥漫着悲伤气息。其他人都跪在一旁,泪流满面,悲痛万分。

    而屋子里面唯一一个正常的,但是却在里面显得异常不正常的人就是沐秋,站了片刻就从屋子里退了出来,看着空中闪烁的繁星,恍然如梦。

    “小姐,可是要告诉老夫人?”幻灵提醒着。

    “不用了!”沐秋想了片刻,“怕是祖母已经料到了。”沐秋叹了口气,不论一开始对方到底是什么心思,可是很古怪的是,沐秋此刻回想起祖母的反应,总感觉她好像早已经料到会这样似的。

    只是当沐秋重新回到自己住处的时候,发现自己屋子里的东西已经移了位置,沐秋站在门口,危险的扫视四周,冷笑一声,“还真是会挑时候!”显然对方是来搜寻东西的,而她这里有什么东西值得对方惦记?毫无疑问,就是她从那神秘老头那里得来的那拐杖头。

    幻灵将东西重新拿出来,是从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掏出了一个四方盒子,只是当打开的时候,主仆二人彻底愣住了。哪里还有什么拐杖头?看到的是一层厚厚的木屑!

    沐秋看了看盒子,终于从一个侧面找到了一个洞,那个洞很小,只有两个拇指粗细!沐秋抓起一把木屑,很粗糙,但是却很均匀,到底什么东西弄的?老鼠?虫蚁?蛇蝎?沐秋脸色很不好看。

    东方府里的人都在准备丧事,沐秋却清闲了下来。“沐暄还没有消息?”

    幻灵摇头,“没有!不过,昨夜来了好几拨人,都被挡了回去。”看着沐秋神色不愉,幻灵想了想问道,“小姐,不然出去走一走,散散心?”

    沐秋扣着桌面,沉默了片刻,对着幻灵说了几句话。过了会儿有小厮来禀报,说是东方烁要见她。来到书房,东方烁精神很不好。

    “照顾不周了。”东方烁看着沐秋,暗自感叹,不愧是沐太傅教导出来的子孙!

    “老太爷节哀!”沐秋安慰了几句,然后说了自己的来意,“讨饶太久,恐怕家人惦记……”她想要离开了。

    “夫人走的很安心。”东方烁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盒子,递给了沐秋,“请将着转交给沐老夫人,这是夫人死前的冤枉。”

    沐秋接了过来,但是却没有当面打开,摩挲半刻,沐秋直接放了起来,既然是给祖母的,她就不必再看了。

    第二天清晨,沐秋离开来了东方府,走之前东方瑞只见了沐秋一面后匆匆离开。乘坐一辆不起眼的马车,沐秋驶离了青州城。

    只是刚出了城门没多久,就直接被人堵了下来。

    “车上坐的可是沐小姐?”来人态度还算恭敬,只是口气不怎么让人讨喜,强硬的很。

    幻灵从马车里出来,看着眼前的陌生人,脸色一沉,“阁下是谁?”幻灵并不认识这些人。

    “看来是没错了!”对方打量幻灵,轻蔑一闪而过,“我家主子想要见见沐小姐,希望能随在下走一趟!”对方根本就不给反应的机会,一群人直接围了马车。

    沐秋没有反抗,对方身份不明,而且出门就对上了自己,显然是早有预谋。“带路!”沐秋的声音从马车里传出来,清冷平静,不显分毫紧张。

    “请沐小姐移驾!”那人得寸进尺说道,带头人身后有一辆封闭式马车,车轮是经过特殊处理的,车辙印记并不明显。

    那人看到从车里下来的少女,神色怔了片刻,没想到竟然是这么娇小的一名女子,较弱无骨,好像风一吹就倒。

    在别人诧异的目光中,沐秋乖乖的上了对方的马车,一进马车,一股昏聩的气息扑面而来,沐秋和幻灵只感觉脑袋昏沉,思绪迟钝,然后就失去了知觉。

    当东方瑞收到消息的时候,早已经过了一个时辰,现场被处理的很干净,没有留下丝毫的线索。东方瑞脸色凝重的站在那空空的马车前,气息不稳,“混账东西!”东方瑞很是懊恼自己的一时失察,捏捏眉头,若是沐秋出了差错,鬼刹那货绝度不会让自己好过!“找!继续给我找!”东方瑞气急败坏,总有一种喘息不上来的感觉,是一种无力感。

    当沐秋苏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在陌生的环境里,四周很安静,没有丁点儿的杂音。环顾四周,屋子里摆设很平常,沐秋用力捏了捏眉心,精神还不怎么好,之前的迷香很特别,吃了不小的暗亏。

    沐秋走到门口,缓缓推开门,一股刺眼的阳光射来,沐秋本能的用手挡了挡,等到眼睛稍稍缓和,这才移开。院子里空无一人,看了半天都没有看到人影。

    “小姐!”正想着,幻灵那熟悉的声音飘来,循声望去,沐秋暗自松了口气,完好无损!幻灵走来,精神不错,手里端着饭菜,“小姐不用找了,这里只有几个打杂的哑仆。”幻灵情绪有些低迷。一群哑巴,什么都问不出来。

    一连三天,沐秋没有看过其他人,只是每到饭点的时候都有人按时来送饭,饭菜倒是美味,很明显她俩被圈禁了起来。

    入夜,当沐秋刚要歇息的时候,耳旁出来出来了叽叽的声音,这是沐秋第一次听到其他不是人的声响。微弱的烛光摇曳着,只当沐秋侧过身,一个放大的影子映入眼帘。

    沐秋身子一僵,当看到眼前的小东西的时候,沐秋惊讶的一咕噜从床上爬了起来。枕头上坐着有两个拇指大小的小动物,浑身雪白的毛,蓬松的尾巴,那滴溜溜的精神气十足的小眼睛,黑黢黢的对视着沐秋。

    松鼠?

    沐秋打量半天,最后得出了自己的结论,只是沐秋有些迟疑,她从没有见到过如此迷你版本的松鼠。这么大,和刚出生的老鼠大小。

    “吱吱,叽叽!”那松鼠拍着前爪子,对着沐秋交流,似是想要说什么,只是可惜,沐秋根本就听不懂。

    那松鼠见沐秋无动于衷,有些着急,在原地上下蹦跳着。

    “是你!”沐秋突然眼前一亮,之前在草丛里见过的,好像就是这小东西!“之前,也是你?”沐秋试图询问道。

    那松鼠突然窜跳过来,直接巴拉上了沐秋的手掌,那柔软的毛和肌肤碰触,很痒,但是更多的确实柔顺,好像泉水一样,给人一种奇异的感觉。

    那松鼠倒是不见外,两只爪子直接包住了沐秋的拇指,张口就朝着沐秋的手指咬了上去。

    痛!

    沐秋感觉刺痛袭来,然后就觉得有什么东西从自己身体里面流失掉了,看到那小松鼠贪婪的吮吸着自己的血液,沐秋脸色有些黑。

    似是察觉到沐秋阴沉的气息,那松鼠原本乍起的毛瞬间落了下来,舌尖舔食着沐秋的伤口,舔着舔着,沐秋就感觉有些刺痒。

    那松鼠讨好的在沐秋掌心里打了个滚,似是在撒娇请求原谅。沐秋反手将那家伙弄了出去,低头看自己的拇指,指尖还有些红肿,可是血却已经不流了,而且还有渐好的趋势。

    沐秋眼神一晃,觉得自己很困了,眼睛已经睁不开,砰的一声,直接倒在床上昏睡了过去。

    小松鼠来到沐秋的脸前,爪子划了划沐秋的鼻子,然后好奇的打量了一下沐秋的眼睑,困意袭来,小松鼠就躺在沐秋的枕头旁,呼呼大睡起来。

    第二天清晨,当沐秋睁开眼,第一眼就看到在自己眼前爬着睡觉的小松鼠,沐秋愣了好一会儿,然后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这小东西倒是睡的熟!”隐隐还有呼呼的呼噜声。

    沐秋捏着小松鼠的尾巴,直接将还在睡梦中的小东西倒捏起来,看着它睁开朦胧的眼睛,似是还有些迷糊,叽叽喳喳,炸毛似的想要攻击沐秋。

    沐秋危险的眯起了眼睛,用力紧紧捏着小松鼠的尾巴。

    “吱吱!”小松鼠突然惨痛一叫,然后萎靡下去,显然是已经彻底的情形了过来,委屈的看着沐秋,爪子胡乱挣扎几下,安分下来。

    “看来那盒子,也是你的杰作了!”沐秋晃了晃手里的东西,感觉很有趣。

    似是听懂了沐秋的话,那小松鼠羞涩的用爪子捂住了双眼,随后还将爪子留了缝隙,小心翼翼的观察沐秋神色。

    “倒是个通灵性的!”沐秋感觉很有趣,转念想了想,故作严肃开口,“只是我不喜欢养宠物!而且你这么小,肉都没几两,吃不着哦。”沐秋叹息着开口。

    “吱吱!”小松鼠挥舞着爪子,急切的想要表达什么。

    刚一进门的幻灵看到这个场景,险些没把手里的托盘给扔了出去,这是什么情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彪悍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轨迹图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轨迹图图并收藏彪悍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