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彪悍毒妃 > 第七十一章 上官夫人

第七十一章 上官夫人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条黑蛇从头到脚,一切都被劈成两半,就像从正中央劈成两半的竹匹。蛇身体里的内脏、恶心的粘液、还有一些没有消化掉的食物残渣,都随着液体流淌出来,脑袋被分成了两半,眼珠子一边一个,倒是对称。刚刚还耀武扬威的黑蛇,眨眼就魂归地府,恐怕它做梦都不会想到,本以为自己能一雪前耻,最后却落得个如此悲惨的下场。

    看到黑蛇的死,上官大夫人神色狰狞丑恶,一双眼睛暴突,布满血丝,曾经的富贵相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身体因为愤怒而抖动着,嗓子里发出轰隆轰隆的杂音。“你竟然杀了它,我要你陪葬!陪葬!”上官大夫人周遭的气息瞬间变幻,那股威胁寒意扑面而来。

    隐藏在袖间的匕首下落一段,手柄碰触了手掌内心。沐秋不敢大意,浑身神经都高度警戒,让沐秋感到吃惊的是,这个老女人竟然躲藏的如此之深。沐秋心思快速旋转着,正面对敌对她没有一点儿好处,屋子被封锁,暂时闯不出去,她只能再想办法,为今之计,只能拖延时间。

    沐秋半合着眼睑,看着上官大夫人一步一步靠近着自己,内心却意外的越来越平静了。沐秋不指望姬墨能及时来解救自己,把自己的命交到别人的手上,那是愚蠢的行为,她从来不犯这种低级的错误!沐秋抬起头,目光冷漠的看着已经距离自己很近的上官大夫人,神色微沉,“东西确实在我手上!”掷地有声,这句话成功阻止了上官大夫人的攻击步伐。

    上官大夫人那原本浑浊的视线慢慢的明晰起来,聚焦在沐秋的脸上,好像在思考沐秋话里的真实性。上官大夫人杀意逼近,突然出手扼住了沐秋的脖子,用力捏住。“你骗我!”上官大夫人张狂开口,瞪大的眼珠子贴相了沐秋。

    “杀了我,你永远都不会再找到!”沐秋没有出手阻挡,目光却越发的深邃犀利,直勾勾的与上官大夫人那略显疯狂的眸子对视着,有点儿过分的冷静了。

    上官大夫人心一缩,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本能的相信沐秋这句话,这个女人绝对会说到做到。上官大夫人慢慢松开了手中紧致的力道,但却没有立即放手,“我信你一次,若是发现胆敢哄骗我,我定要你尸骨无存!”

    沐秋微微点了点头,嘴里吐出几个字来,“自然!”话音一落,沐秋脖子的桎梏瞬间消失,她剧烈咳嗽着,手扶着喉咙,脸色略显难看,手碰触着脖颈,感觉着那勒痕,眸底划过一道冷光。

    “夫人,大老爷派人正找小厮!”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一道略显急切的声音。

    上官大夫人幽森森的眼珠子盯着沐秋看了一会儿,瞬间出手,直接砍晕了沐秋。

    脖颈一痛,眼前一黑,沐秋当即摔倒在了地上晕死过去。临前只咒骂着,诅咒着这个不要脸的疯子。

    上官大夫人用力将昏倒的沐秋踢到一旁,示意外面的人开口,然后独自走了出去,“看紧里面的人!不要让任何人发现!”上官大夫人森冷的视线扫过哆哆嗦嗦的婢女,警告意味十足。

    “是!是,夫人放心!”婢女上前,连忙将门锁死,心慌乱异常。

    姬墨随着上官大老爷出了门,并没有看到熟悉的那道身影,扭头看向身后的人,眼底冷静无波,可是却莫名的给人一种精神上的强有力的威逼感觉。

    “公子放心,想必是走出去玩了,我立即让人去找,去找!”东方大老爷脸色非常不好看,赶紧找来小厮询问,同时命人立即去找,他请求人家办事,还没得到准确的回应,万一在自己府里出了差错,这件事情铁定要砸了的!东方大老爷脸色一沉,决不能出现这种情况。

    一名小厮匆匆赶来,气喘吁吁,“老爷,老爷!之前随这位公子来的小哥,他已经回去了!”小厮低着头,因为太过紧张,手有些无措,慌乱的扯着衣襟,目光并不敢直视眼前的人,不知道是因为心虚还是别的,声音稍稍有些颤抖。

    姬墨鹰眸眸底划过一道阴狠戾气,藏在袖子里的五指虚空一攥。

    “是这样啊!”上官大老爷一听,连忙松了口气,赔笑着看向姬墨,“是我的不是,兴许是时间太长,等不及回去。”上官大老爷小心的打量着姬墨的神情。很可惜,那张脸上平静的没有丁点儿的异常神情,甚至连肌肉都没有抽动半分,上官大老爷以为对方压根就没在意,可是熟食姬墨的人知道,那越是平静,地下所蕴藏的震动就越是波涛汹涌。

    上官大老爷恭敬的送走了姬墨,等回了院子的时候,正看到整理妆容的上官大夫人。上官大老爷脸上露出一丝不悦,“颖儿和芯儿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这个做母亲的,竟然还有心思弄这些!”上官大老爷很不满,当即甩袖离开正屋,转身去了偏房。

    上官大夫人冷眼看着,嘴角露出讥讽不屑的笑意,收回视线,拿起眉笔,细致缓慢的开始描眉。

    “夫人,老爷去了刘姨娘那里!”一名年纪不大的小丫鬟站在门口,毕恭毕敬的回报着自己打探到的消息,“刚刚见姚兰也进了屋子里。”

    上官大夫人眉眼中的讥讽之意更深,放下眉笔,又涂抹朱红在唇瓣上,可惜,不管她如何遮掩,仍旧不能抵挡岁月的侵蚀,脸上攀爬的皱纹无时无刻不再提醒着她已经人老珠黄了!哐啷——上官大夫人挥手将桌子上的胭脂水粉都扫落在地上,隐忍自己心底的愤怒。

    等沐秋悠悠转醒,周遭的阴冷之气扑来,沐秋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浑浑噩噩的从地上爬起来,迷迷糊糊的抬手碰着自己的脖颈,倒抽了一口冷气,好疼,好痛!那个该死的老巫婆,沐秋惊醒过来,还是之前的屋子,看外面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感觉掌心传来了毛茸茸的,低头一瞧,小家伙正四肢抱着自己的拇指安安稳稳的待着,似是察觉到了沐秋的注视,抬起小脑袋对着沐秋咧嘴一笑。

    沐秋白了一眼,这小东西倒是会找地方。扯过凳子坐了下来,适应了一会儿,感觉神智清醒之后,又开始冥想了起来。沐秋指肚挠着小松鼠的肚皮,要么就顺着对方的毛,和小家伙玩闹着,思绪却早已经飘远。

    那神秘老者给自己的,只有那一节拐杖头,可是,沐秋抿起唇,那东西已经被某个小家伙给破坏掉了。低头伸手在小松鼠脑袋上弹了一记,“你连木头都吃,还有什么是你不吃的?”沐秋悠悠开口,几不可见的叹了口气。

    入夜以后,一节窗户似是封的不严谨,一直跟在暗地里的叶飞行动利落的扑了进来,见到沐秋没有大碍,暗自松了口气,“夫人!”若非沐秋有指示,早在那人出手前,他就能阻止。

    沐秋点了点头,“你家爷给你传消息了?”沐秋低声开口,早在叶飞出现,沐秋就将那小东西先一步给藏了起来。

    叶飞迟疑片刻,小心的观察着沐秋的神色,“没有!”心里有些打鼓,总感觉有些不安,“爷恐怕是……”叶飞想找借口解释什么。

    沐秋早就料到会这样,不喜不怒,平静的待了会儿,“你回去找幻灵,告诉她,让她明天带着东西去道济观后山。”

    “夫人这里?”叶飞抬头看向沐秋。

    “没事,她不会把我怎样!”沐秋眯了眯眼睛,对着叶飞摆摆手,“再不走,就要来人了!”

    叶飞领命离开。看着叶飞飞身而走,沐秋唇角浮现起一丝若隐若现的冷笑,低头将小家伙从袖子里面拽了出来,捏着将其拿到了眼前,“给你个任务!”沐秋阴阴一笑,脸上浮现一丝诡诈之色,但敢算计她,她要让对方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安全度过了一夜,第二天天还没亮,外面就传来开锁的声音,紧接着,上官大夫人领着两名婢女走了进来,“想清楚了?”上官大夫人紧紧盯着沐秋,眼底却怎么也挡不住那激动的神情。

    沐秋略感不适的睁开眼睛,捂嘴打了个哈欠,见到上官大夫人脸上显露出来的疯子般的偏执神情,点了点头,起身扑了扑身上沾染的尘土,“我惜命的很!”沐秋冷淡开口,“不过,东西我放在了一个很隐蔽的地方,恐怕要请夫人陪本姑娘走一趟了!”

    “别想着耍花样!”上官大夫人警告一番,然后扭头吩咐人准备马车。等婢女离开后,上官大夫人突然欺身,伸手捏着沐秋下颚,强迫将一粒药丸塞入了沐秋的嘴里,然后捂着沐秋的嘴,伸手在沐秋后背按了一下,直到见沐秋顺势将其咽下去,这才松开手,“我信不过你,这是断肠散,两个时辰内没有解药,必定穿肠肚烂而亡!”

    沐秋卡着自己的喉咙,心里咒骂着,她自然知道刚刚那是什么东西!沐秋暗自攥紧了拳头,敢威胁她,哼!低着头,发丝遮挡了脸上冷漠的神情,眼底折射出的是一抹冷人胆寒的冷酷之色。

    沐秋随着上官大夫人上了马车,马车悄然的从后门离开了府邸。这是当车离开后,一人从另一拐角走了出来,看着马车离去的方向,那人转身匆匆离去。

    马车里,沐秋坐在上官大夫人对面,这位上官大夫人年轻的时候必定也是个美人,“夫人是什么人?到底要找什么,那东西,看起来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沐秋找着话题,她希望能从这里套出些有用的信息来才好。

    上官大夫人睁开眼睛,目光锋利异常,冷笑一声,“你想套话?”一眼就戳破沐秋的打算。

    被戳破沐秋也不恼,这是耸耸肩笑了笑,“总是感到一些好奇而已,好像有很多人都在找那东西,又不是什么金银财宝。”沐秋仔细打量着上官大夫人,“虽说要给夫人,不过,好歹也解解疑惑?”

    上官大夫人盯着沐秋,眼底闪过一丝迟疑,闭嘴不语。

    沐秋微微蹙眉,这个老婆子倒是机警!不再开口,也安静的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有得玩了,得养足精神才好。

    马车停在了道济观门前,沐秋随着上官大夫人下了车,看了眼道观的方向,然后带着上官大夫人直接上了山。“夫人为什么要杀他?就算不给,杀了人,就不怕线索断了吗?”沐秋在前面开口问着,打发时间,同时也在四处暗中搜寻着什么。

    上官大夫人冷笑一声,“老匹夫,他该死!”上官大夫人此刻哪里还有一点儿世家主母的样子?活脱脱一个疯婆子,“若非那两个贱人,我早就得到了,还需要费这么大的事!耗费这么多年!贱人!活该早死!”

    “夫人说的,可是东方老夫人?”沐秋侧头看了过去,一听到沐秋嘴里提到的人,上官大夫人的神情再次阴晴不定起来。

    “那个蠢货!”上官大夫人咒骂着,脸上带着狰狞的冷笑,口气中还掺杂了一丝丝快意,“以为自己聪明,赶走了亲妹妹,呵呵,最后还不是落得如此下场,嘿嘿!”上官大夫人神智有些不清楚,嘴里嘟嘟囔囔,一边走一边咒骂着,骂的话很难听。

    “自己儿子和孙子为个女人反目成仇,嘿嘿,活该!那贱人生的孬种,活该被女人耍!”

    “陷害自己亲妹妹,将她赶入绝境,以为自己能独吞?做你的春秋大梦!活该早死!”

    “最后东西还不是要落到自己手里?嘿嘿!”

    隐隐约约的听着,沐秋心里更加的迷惑起来,这上官大夫人和东方老夫人差着岁数的吧,怎么会这么大的仇恨?好像还牵扯到自己的祖母,到底怎么回事?越听越糊涂,越来越像是浆糊。

    “快走!少给我浪费时间!”终于回过神来,上官大夫人伸手拥了一把沐秋,出声呵斥催促着。

    沐秋跌跌撞撞,若非及时按在一旁的树干上,必定要摔倒在地上,掌心传来刺痛,翻过来一看,肉皮磨破了,有血渗出来,沐秋动了动,抿着唇。

    抬头的时候,正看到不远处暗地里藏着的小家伙在给自己提醒着什么。沐秋唇角浮现一丝阴笑,而后转身看向上官大夫人,指着前方,“就在前面,离这不远了!”

    沐秋继续前行,心里却没脸上这么镇定。

    “不对,站住!”忽然,上官大夫人突然伸手抓住了沐秋,从后面扣住了沐秋的喉咙,将其拽到了自己身前,机警的看着周围,“有人!你敢骗我!”上官大夫人用力扼住沐秋的喉咙,整个人处于愤怒暴走的边缘,“是谁,滚出来!不然我杀了她!”

    沐秋伸手抓住上官大夫人的手腕,脸色苍白,呼吸急促,眼前一阵一阵发黑。到底是谁在坑她?

    “没想到大夫人竟然身怀功夫,倒是让在下大吃一惊!”一声熟悉的声音传来,不是旁人,正是东方瑞那厮。

    东方瑞从树上飞身而下,站在了不远处,手中拿着一把折扇,满脸笑容看向上官大夫人,“不晓得上官家知不知道,你这位当家主母,竟然是个深藏不漏的主!”东方瑞毫无感情的视线扫过上官大夫人身前的、已经换了容貌的沐秋,根本就没在意。

    “原来那老人是你杀的!”东方瑞轻笑了一声,“若是我将这条消息放出去,你说江湖上的人会怎么样呢?大家一定会对你们上官家很好奇呢!”

    “你敢!”上官大夫人有些慌乱,她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是东方瑞,但是很快,沐秋就感觉身后的人气息平稳下来,沐秋感觉脑袋一阵阵涨的疼,这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她恐怕要受到殃及了!

    “东方瑞!我不去找你,你倒是先找过来了!”东方大夫人冷笑着,扣住沐秋,忽然将人揪起来。

    沐秋浑身汗毛竖了起来,她知道这个人要对自己动手了!沐秋垂下手臂,手中匕首瞬间攥在掌心里,沐秋一个咬牙,挥手往辖制自己的那只手的胳膊砍去。

    毫不迟疑,动作那是一个快、狠!根本就不在意自己到底会不会受伤!趁着对方感觉刺痛,放松了手中的牵制,沐秋一手掐住了上官大夫人的胳膊,用尽全力往上一掰,然后趁着对方做出反应的时候,身子一矮,游鱼一般敏捷的从对方的怀里挣脱出来,就地打滚躲开。

    东方瑞瞥了眼沐秋的方向,眉头一皱,却没有要出手相帮的意思。

    上官大夫人没料到沐秋还有这么一手,低头看到血流不止的伤口,脸色更是难看的很,阴狠的瞪了一眼沐秋,然后看向东方瑞,此刻,眼前这位才是大敌!

    见上官大夫人的注意力被东方瑞吸引去,沐秋暗自松了口气,弯腰跪在地上,按着腹部,只感觉身体一抽一抽的疼痛难忍。手旁边,小松鼠已经赶了过来,抬头看沐秋,似乎是想要出手。

    沐秋暗中摇了摇头,让小家伙躲入自己袖子里,沐秋靠着树干支撑起身体,看着已经纠缠在一起的两人。都是下了狠手,不过沐秋却看了出来东方瑞并没有使出全力。

    击出一掌,正好拍在上官大夫人心口处,上官大夫人当即被击飞出去,身体撞在树干上,然后才滚落在地上。

    沐秋一脸纠结,看着上官大夫人捂着心口,口吐鲜血不止,动了动唇——一定很疼吧?光顾着看别人的笑话,不过沐秋好像忘记了,她现在也不好受。

    “慢着!”见东方瑞要动手,上官大夫人立即开口阻止,“我知道东西的下落!”上官大夫人心里还在吃惊东方瑞竟然有如此高深莫测的功夫,他竟然隐藏的如此之深,连自己都被他给糊弄过去了,上官大夫人暗自咬牙。

    东方瑞扭头看向了沐秋,“知道东西下落的人,是他吧!”东方瑞似笑非笑的瞧着上官大夫人,“杀了你,本少爷照样知道东西的去处!”

    “你知道怎么用吗?你知道拿东西涉及到的?”上官大夫人似是有了十足的底气,冷笑着坐在地上吐息,她抬头看向东方瑞,眼底闪过一道狠毒,“你那祖母一定没告诉过你,这东西到底有什么好处!”

    听到东方大夫人的话,东方瑞眼底快速的闪过一道亮光,却没有给出任何的回应。

    “她想独占,却没想到老天爷让她先钻了地!呵呵,哈哈!”上官大夫人猖狂的大笑起来,“她活该众叛亲离!活该,这是报应!夫妻离心,母子离德,姐妹成仇……”等到笑够了,上官大夫人这才顺了顺气,抬头看向了东方瑞,“你以为她为什么会同意颖儿嫁给你爹?你当她真的是心疼你爹么?哼哼!”上官大夫人吐了口吐沫,里面满是血,“孙媳妇成了儿媳妇,这等乱了伦常的肮脏事情,也只有她能做得出来!”

    沐秋在一旁蹙着眉头,却也同意上官大夫人的话,若是个明白的,也不会搞的后院乌烟瘴气的那么乱了。不过这里面的隐情怕是也不小。余光撇着东方瑞,这人此刻估计心也乱了吧,真是太悲哀了,生长在这样的家庭里,这是悲春伤秋了一小会儿,沐秋收了乱飞的思绪,她现在最担心的应该是自己才对。

    “得不到东西,我不会说!”上官大夫人从地上站了起来,扭头看向沐秋,“东西呢?”胁迫质问着。

    沐秋扭头看向前方的石墩,“石墩下面埋着!”沐秋伸手指了指,垂下头,唇角浮现了一丝冰冷的笑。

    上官大夫人跌跌撞撞走了过去,然后用力推开石头,用手挖开了一个坑,然后从里面将一个盒子拿了出来。见到真的有东西,上官大夫人险些激动的跳起来。

    正当上官大夫人要起身,一柄剑直接横在了上官大夫人的脖子上,而东方瑞正站在她的身后。“夫人还是仔细些,我这剑可不长眼,万一受了惊吓,这手一抖,一个不查,你那脑袋和脖子搬了家,那就不好看了!”

    看到上官大夫人作死的僵硬面孔,沐秋会心的笑了笑。

    东方瑞将盒子从上官大夫人的手里接了过来,当即打开一看,脸顿时变了色,直接将东西丢给了上官大夫人,“这就是你所谓的宝贝?”东方瑞嘲弄的开口。

    上官大夫人低头一看,是一对木屑粉末,盒子里什么也没有,只有这些东西!上官大夫人脸色很难看,扭头看向了沐秋,“你骗我!”

    沐秋后退了一步,“我可没骗你,当初我接到手里的,就是这东西!”沐秋扭头看向东方瑞,“当时他也在的!不过就是变了个样子,实质是一样的。”

    东方瑞扭头看着沐秋好一会儿,然后眼珠子突然一愣,刚要开口说什么,上官大夫人趁机直接给了东方瑞一掌,狠狠的一掌。然后冲着沐秋奔了过来。

    老虔婆发疯了!沐秋有了认知,转身要躲。

    “小姐!”幻灵及时赶了过来,冲在了沐秋身前,直接对上了上官大夫人,两人又厮打在一起,不过,刚刚和东方瑞对战已经消耗掉了不少,所以,现在上官大夫人根本就不是幻灵的对手。

    沐秋正站着,忽然一人从后面将沐秋给搂了过去,不看也知道是谁,沐秋讪讪一笑,脖子自然一缩,乖巧的往后靠了过去。

    易容的姬墨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沐秋,没去理会沐秋讨好的行为,只紧紧的桎梏着怀中的人,抬头扫了一眼不远处的东方瑞,然后最后才将视线落在上官大夫人的身上。

    “幻灵!”东方瑞看到幻灵,然后这才肯定的看向了沐秋,对着那张陌生的面孔打量了许久,脸上神色变幻异常,“原来是表妹,你藏的可真是隐秘!”东方瑞一脸的委屈,犀利的视线却刮向了沐秋身后的姬墨,“表妹这段日子去哪里了?也不打声招呼,表弟可是险些砸了我的书房!”

    沐秋挑挑眉,只是砸了书房?蹙了蹙眉头,太逊了!怎么不直接掀翻了整座府?而此刻,正在念叨着嫁妆单子的暄小弟连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如芒在背了好久。

    “小姐,这个人怎么处置?”幻灵打断了东方瑞的谈话,询问着沐秋。

    “先压回去再说!”沐秋扭头看向姬墨,押人的活儿自然要交给旁人。

    “你中了我的毒,还想……”上官大夫人警告的看向沐秋,提醒着沐秋,她的命在她手上!

    上官大夫人的话一出,在场的人都瞬间变色,当然除了沐秋和幻灵两人之外。东方瑞脸色当即阴沉下去,看向上官大夫人的目光待着些死气。姬墨面无异常,不过手上的力道好像要直接把沐秋给勒断了似的。

    “哦,对了,差点儿忘了!”沐秋一脸忽然想到的样子,看到上官大夫人得逞的笑,沐秋伸手从嘴里抠出了个小药丸,“你说的是它?”沐秋将药丸捏在手里,往上官大夫人的方向伸了伸,“真是太可惜了!”沐秋摇着头,怜悯的看向上官大夫人,不去理会对方脸上的震惊和不敢置信,“放心,这东西会给你好好的留着!”

    就在这个时候,暗处的叶飞忽然出现,从幻灵手里将人接了过去,提着人匆匆离开。

    姬墨反手抱起沐秋,正要离开,东方瑞忽然冲了过来,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东方瑞危险的看着姬墨,“将表妹放下!”他根本不去理会沐秋是自愿的被人抱,“未来的王爷表妹夫知道你给他戴绿帽子么?”

    沐秋靠在姬墨怀里,眯着眼打量着东方瑞,“东方表兄精神不错,看起来最近过的很好。”沐秋开口截断了东方瑞的话,然后虚弱的打了个哈欠,“至于我要去哪里,跟谁一起,东方表兄恐怕没资格管吧!”沐秋淡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将脸埋入姬墨怀里,浅浅闭上了眼睛。绿帽子?沐秋暗中伸手戳了戳某人,轻哼一声。

    姬墨扫了一眼东方瑞,抱着人从其身旁经过,若非沐秋阻止,他绝对要他的命!便宜你了,东方瑞!寒气流过姬墨面庞,用力搂了搂沐秋,加快步子离开。

    东方瑞怔怔的看着人离去的背影,脸色很不好看,他晚了么?见到幻灵要走,下意识的开口,满口质问,“那个男人是谁?”就像是捉了奸的怨夫。

    幻灵古怪的打量着东方瑞,“东方公子,我家小姐和您,其实,并不太熟!”幻灵代替沐秋,将其还没有说出口的话说了出来,“真要细算起来,也应该是敌人,不是朋友!”幻灵利落转身离开。

    没第一时间认出小姐,这个男人就没资格站在小姐身边,更不用说还有其他的心思!他没资格!幻灵脸上浮现寒意。

    回了客栈,沐秋二话没说,直接让人上了一堆美食,狼吞虎咽的吃了一通,直到最后实在是吃不下去了,这才知味的靠在椅子上喘气。

    已经卸了面具的姬墨一脸无奈的看着眼前的沐秋,这就是沐太傅教育出来的大家闺秀?小家碧玉?野蛮、粗俗,不过,他喜欢!

    站在一旁的幻灵动了动唇,看着自家小姐如此没形象的样子,直想找个地洞钻进去,还好没在姬墨脸上看到任何厌恶的神色,不然,在夫家面前如此形象,真是太有失体统了!

    在大家的注视下,沐秋起身爬上了床,用被子将头蒙住,呼呼大睡起来。一切事情,等她睡醒了再说!

    姬墨摆手命人将东西撤了出去,随后来到床前,将沐秋的脑袋从被窝里解救出来,看到沐秋熟睡过去,这才离开了屋子。

    上官大夫人被囚禁在一处密室里,她身上全是受刑的痕迹,手脚捆绑在铁桩上,钢钉插入了琵琶骨里,苟延残喘着。见到来人是个待着面具的男人,上官大夫人心里更是愤怒着急。

    “你是谁?”上官大夫人自然记得他之前的容貌,也记得这个男人被自家夫君奉为上宾,可是,本能告诉她,这个人身份不简单。

    “爷,什么也没说!”用刑的人来到姬墨身旁,说着结果。

    “呵呵,你们别白费力气,我什么也不会说的!”上官大夫人阴森森的开口,满是解气的口吻。

    “一个传言,就能让你信以为真,能有什么可说的?”姬墨冰冷无情的话直接撞击着上官大夫人。

    “传言?”上官大夫人死气沉沉的盯着姬墨,看着那张反光的面具,心陡然一冷,“呵呵,你知道什么!”上官大夫人满心的疑惑。

    “百里婴故意放出那些话来,引人上钩,就是要借人的手行事,谁知道率先撞上来的人是你!”姬墨看傻子一样的瞧着上官大夫人,“赵静,你说你蠢不蠢?”

    赵静?上官大夫人更是茫然的看着姬墨,赵静是谁?这个名字好熟悉!上官大夫人皱着眉,身子开始簌簌颤抖起来,是了,赵静就是她啊,这个名字,已经好多年没有人叫了!“你到底是谁?”上官大夫人声音已经颤抖不已,整个人哆嗦恐惧的看着姬墨,“我说,不要杀我,我什么都告诉你!”她忽然反口,祈求姬墨放过她。

    姬墨拿着一柄钳子,从一个口袋里夹出了东西,那东西攀附在钳子上,不是别的,正是一条眼镜蛇!“当初放你一命,还以为你能长长记性……胆子不小,敢动本座的人!”姬墨夹着眼镜蛇放在了上官大夫人眼前。

    本座?上官大夫人惊恐的听着这两个字,好像魔咒一般将其定格在原地,见鬼似的摇着头,“我错了,我错了,求求你……”上官大夫人扭动着,挣扎着,眼看着那张着血盆大口的眼镜蛇已经到了跟前,“救命,救命,不要,不要!”

    姬墨压根就没打算让其活命,戳着眼镜蛇将其塞入了嘴里,看着那眼镜蛇呲溜溜从上官大夫人的嘴里爬了进去,看到蛇尾消失在口腔里,姬墨这才随手将东西扔了出去,然后接过齐玉递过来的帕子,仔细的擦着手,神色无情的看着痛苦挣扎的上官大夫人,听着那哀嚎悲惨的喊声,“继续!”对着身旁的人扔下这么两个字,然后转身离开。

    等回到屋子里,沐秋还在睡着,只是睡的并不怎么安稳,眉头紧锁着,额头有些许汗珠。等姬墨在沐秋身旁躺下后,似是察觉到了安全的位置,睡梦中的沐秋直接无意识的朝着姬墨靠拢过来,而且还将脸在姬墨胸口蹭了蹭,小声嘟囔了几句,然后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看着如此可爱的沐秋,姬墨脸不自觉的放柔,眉眼流露出一丝暖意,伸手将沐秋搂入怀中,很快也沉沉的睡了过去。

    当沐秋醒过来的时候,姬墨早已经离开,她自然不知道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也没有自己与人同床同眠的记忆。沐秋朦朦胧胧起身,舒服的伸了个懒腰,显然很满意自己的这一觉。

    幻灵将早饭摆放到桌子上,然后走上前给沐秋按摩了一会儿,“小姐,可是哪里感觉不舒服?”幻灵观察着沐秋的神情。

    “没事!”沐秋摇头,“那位上官夫人呢?”沐秋端着碗,喝了一口小米粥,然后轻声问着幻灵,“外面有什么反应?”

    幻灵站在一旁,“人在王爷哪里,到底情况如何,属下不知。至于外面,上官家的人一清早就全体出动了,在城里找人,暂时没有其他什么消息。”幻灵又紧接着说道,“不过,听说,上官家和东方家达成了协议,至于内容如何,就不晓得了。”

    “东方瑞,不是个吃亏的主!”沐秋正说着,就看到姬墨推门而进,见到对方投来的视线,沐秋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

    “人死了!”姬墨坐在沐秋对面,看着沐秋将粥都喝完以后,这才说出了这三个字。

    沐秋眨眨眼睛,用帕子擦擦嘴角,死?这才反应过来说的是东方大夫人?“你做的?”沐秋明知故问,“怎么死的?”

    “穿肠肚烂!”姬墨平静的说道,“被蛇,一群!”

    沐秋愣了愣,然后点点头,表示还算满意这个结果。她本来就打算让人从蛇群里滚一圈的,若是没有东方瑞出来搅局,人早就见阎王了!沐秋没去问姬墨有没有从那人嘴里套出什么话,也没问姬墨对这些事情知道多少,这件事就这么结过去了。

    “明天离开,月底就会到漓江城。”姬墨又通知性的告诉沐秋这个消息。

    沐秋点点头,嗯了一声,然后就带着幻灵出了客栈。两人倒是没去其他地方,反而直接去了药铺,买了一些备用草药,又准备了一些路上打发时间的小物件,这才准备回去。不过,两人刚出了铺子,就被人给堵上了。

    去了一间茶楼,沐秋看着对面的东方瑞,沉默以对。

    只过了一夜,东方瑞却好像被折磨了许久似的,精神很不好,满眼血丝。“我,之前,不是故意的!”东方瑞动了动嘴,然后喃喃开口。

    “我知道。”沐秋倒是表现的很大方,“大家各需所取,你,无需如此!”沐秋沉下眸子,“虽说是老一辈的恩怨,但我这个人自来记仇的很。”在东方瑞眼里露出一丝希冀的时候,沐秋却冷漠开了口。

    东方瑞想要解释什么,可他不能,他不知道说什么,怎么说呢?自从在祖父嘴里得知事情真相的时候,东方瑞感觉一切都不一样了。那个他曾经认识的慈爱善心的奶奶,竟然有着那样的真实一面,她亲手断送了亲妹妹的生路,亲手将同胞妹妹推入深渊,这些都不是他能否认的。东方瑞很痛苦,明明可以如此亲近的,可是为什么最后却变成仇人?他好不容易才动心的,为什么要变成这样?

    “保重!”沐秋起身要离开。

    “江湖险恶,那个人,不是你的良人!”看沐秋要走,东方瑞忽然开口,“就算你不考虑其他,也要想象你的亲人,违抗圣旨的后果,他们也承受不起!”东方瑞眼底的懦弱一晃而过,再次睁眼,已经又恢复了那个精明算计的男人,“平淡一生,也是福!”

    “谢谢!”沐秋头不回的离开。

    留下的东方瑞却笑了,笑声里满是苦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彪悍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轨迹图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轨迹图图并收藏彪悍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