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彪悍毒妃 > 第八十五章 司徒晴的抉择

第八十五章 司徒晴的抉择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直到回了宅院,沐秋依然在恍恍惚惚,心里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就好像明明是一个无坚不摧的金刚石,可是走进碰触的时候才发现,那是假的,那不过是披着一层光鲜亮丽金刚石外套的纸老虎。可是,可能吗?沐秋沉默着,思索着。或许就是因为太容易突破,所以沐秋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而这种感觉让她觉得不安。

    沐秋看着身旁的姬墨,这个男人虽然危险,可是只要靠近他,自己就有一种踏实、安全的感觉,很容易不自觉的放空自己,放下心防,好像能够放弃一切,只为了眼前。

    梦幻和残酷并存,虚荣和真实相对。沐秋忽然扑进了姬墨的怀里,紧紧搂着姬墨的脖颈,很用力,同时将脸颊贴在了姬墨半张脸上,沐秋下颚抵着姬墨肩膀,看着面前的墙壁,似梦非梦。

    对于沐秋突如其来的动作,姬墨赶紧速度的安定好沐秋的身体,生怕她会失去平衡。姬墨搂住沐秋,看着趴在自己怀里的女人,有些不解,“没事了!”姬墨轻声开口,沐秋好像很彷徨,她情绪飘忽不定,姬墨安抚着沐秋,眉头微微蹙了起来,“没事了,我在!”

    “姬墨,江湖,不好玩呢!”沐秋冷淡着开口,嗓子里闷闷的,“一点儿也不好玩!”

    姬墨安抚沐秋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暗自勾起唇角,“嗯!”肯定的给出了回应,“宝贝觉得什么好玩?”姬墨试探着问道,只是很可惜,沐秋根本就没打算给出任何答案。

    两人相拥而眠,很自然,好像多年的夫妻,又好像亲密爱人。好久,姬墨睁开了眼睛,眼里没有丝毫睡意,他将沐秋往自己怀里拦了拦,然后往上动了动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个人就同床而眠,开始还分被的,只是沐秋觉得麻烦,所以两人盖一床被褥。

    黑暗中,姬墨的眼睛异常锐利,他似乎有夜视眼,能够精准的看到暗中的一切,似乎是在白天一样。将头抵在沐秋脸庞,闻着那清晰的药草香味儿,渐渐进入梦想中。

    翌日清晨,姬毅早早去了司徒府,带着厚礼,似是很重视。

    大厅里,司徒日打量着姬毅,他脸色有些阴沉,“季公子到底是什么人?”司徒日目光犀利,好像要将眼前这个人看穿,面对他的威逼利诱若是其他人早就胆颤起来,可是眼前这位,纹丝不动,神色都没有变一丝一分,这种雷打不动的表现,让司徒日感叹的同时,又不自觉警惕起来。

    “司徒家主,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必会好好待晴儿!”姬毅直视着司徒日,“昨日的事情,想必你已经清楚,并不是我如何,也不是我动的手,我同晴儿一样,是受害者,只不过不一样的是,我喜欢晴儿。”姬毅说的很认真。

    “作妾么?”司徒日冷笑连连,“季公子到底哪里来的自信,就算小女被人算计,可也不会干巴巴上赶着给人做妾!”司徒日说的很坚决,“要么为妻,要么一百两散!”威胁强迫的意味十分明显。

    “在下已经有妻!”姬毅盯着司徒日,眼底闪过一丝怒意,“虽为妾,可我必定不会亏待晴儿,司徒家主尽管放心!”

    “不可能!”司徒日拧着眉头,“既然谈不拢,那就没必要再谈了,来人!送客!”司徒日立即招来人,甩脸子离开。

    姬毅看着司徒日的背影,暗自眯起了眼睛,姬毅出门后不久,就在院子外看到了摇摇欲坠的司徒晴,司徒晴虽然扔显得羸弱,可是面色却带着一丝娇羞,身上更是散发出一股初为人妇的媚态,这是姑娘家展现不出来的。

    “季公子!”司徒晴看到姬毅,迎着走了过来,这是刚来到跟前,脚下忽然一绊,身子立即失去平衡前倾,司徒晴嘴里发出一丝惊叫,眼底慌乱的很。

    姬毅眼底划过一道亮光,顺从的伸手将人扶住,然后一个巧劲儿将人给勾了过来,困在了怀中,“没休息好,怎么出来了?”姬毅面色放柔,眼底满是宠意,就连声音都柔的好像能滴出水来。

    司徒晴半垂着眸子,手无力靠在姬毅的身上,被人禁锢在怀,联想到昨夜里两人的紧密契合,司徒晴呼吸急促,身体本能的起了反应,羞态更甚,呼吸急促,“爹爹,生气了?”司徒晴轻轻捉着姬毅的衣襟,抬起头,莹莹瞧着,“季公子,爹爹哪里,晴儿会想办法的!”

    “毅!”姬毅忽然放软了心,忍不住低头吻了吻司徒晴的唇,“叫我毅!”姬毅那灼热的呼吸喷洒出来,手不自觉的在后背抚摸着,游走着。

    司徒晴轻咬着唇,“毅,不要负晴儿!”司徒晴眨了眨眼睛,将眼底一丝复杂情绪遮掩住,“晴儿只有毅了!”在司徒晴含情脉脉的注释中,姬毅离开了司徒府。

    当司徒晴走进书房,迎面而来就是一杯茶,茶杯在脚边摔的粉碎,幸好茶早已经凉掉。司徒晴脚步一停,听到那刺耳的碎裂声音,身子不自觉颤抖一下,司徒晴攥紧了拳头,抬头看向一脸怒意的司徒日,“爹爹!”司徒晴当即跪在了地上,身体僵直的跪下,抬头对视着司徒日。被埋藏的那八年

    “司徒晴!司徒家规第三条是什么!”司徒日厉声呵斥,眼里满是怒意。

    司徒晴咬着唇,脸上满是委屈和难过,“司徒之女,永不为妾!”纵然不愿,可司徒晴还是将背的滚瓜烂熟的族规说了出来,可是,只有简短的这几个字,却花费了她所有的力气,说完以后,原本僵直的脊梁瞬间坍塌下来,怔然的看着司徒日。

    “司徒晴,我再问你一遍,你还要执意为妾?”司徒日肃然开口,脸上有着司徒晴从未见过的阴霾,好像她只要说错下面的答案,就会坠入无尽深渊一样。

    “爹爹,晴儿是被算计的!晴儿是被那个贱人算计的!”司徒晴悲愤交加,早已经泪流满面。屈辱的画面不断的在脑海中回荡着。

    “回答!”司徒日根本就不听司徒晴的话,他仍旧固执的要听到一个明确的答案,“立刻和这个男人,恩断义绝!”

    司徒晴不敢置信的抬头看向司徒日,“爹,女儿清白给了他!”司徒晴难以启齿,可是她不得不承认,她的第一次,女人宝贵的第一次,是要留给夫君的!

    “我们全家人,就比不过一个你只见了几次面的男人吗?”司徒日身子有些恍惚,悲切的看着司徒晴,这个他寄以厚望的女儿,“你宁可放弃家人,也要执意跟着那个来历不明的男人?”司徒日再次追问。

    司徒晴心里很慌乱,她不明白为什么司徒日要说这些伤人的话,这些话好无力,可是却威力无穷,“爹爹,他会待晴儿好的,晴儿相信自己的眼睛!”司徒晴抿着唇,依然在说服着司徒日,“爹爹,纵然他身份不明,可必定身份不差,就算女儿拒绝,以后又能如何?当日的情形,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那个家族还会允许我这样的人进家门?”司徒晴自嘲着开口。

    司徒日抿着唇,唇色已经发青,眼底满是阴沉,抬起头,目光深邃的看向远方,“这就是你的答案?你还是要跟着这个男人?”司徒日深吸一口气,“就算失去全族的支持,你还要如此?”司徒日已经明确表明了自己态度,他异常冷静开口,目光森然看着司徒晴。

    “爹爹?”司徒晴不知道司徒日是什么意思。

    没有看到司徒晴眼里的悔意,有的只是固执,司徒日沉重开口,“既然你依旧如此!老夫成全你!”

    司徒晴一听这话,喜出望外看向司徒日,“爹爹?”

    然而,司徒晴的欢喜还没有乐够,司徒日下面的话就直接将司徒晴打入地狱!“司徒晴,从今往后,司徒一族,再没有你这人,我以族长的身份正式通知你,从此刻起,你,司徒晴,除族!”

    除族!除族!司徒晴身子晃了晃,然后整个人瘫坐在地上,她怔然的看着司徒日,“爹爹?”身子簌簌发抖,怎么回事?刚刚发生了什么?

    “老爷!老爷,不能,你不能这么做!”恰好赶来的司徒大夫人,还没进门就听到了这个耸人结果,脸色顿时苍白,推门跌跌撞撞冲进来,她身旁还跟着司徒韵,母女两人都面露惊惧,“老爷,晴儿一时糊涂,晴儿只是一时糊涂,不能这么做,晴儿是咱们的女儿,你不能这么狠心!”司徒大夫人摇着头,哭着乞求着。

    司徒日漠视着妻女的哀求,低头沉沉的盯着司徒晴,“限你今日午时离开司徒府,你,不再是我女儿,不再属于我司徒一族!滚!”司徒日用力甩开哭闹的司徒大夫人,转过身子,留给大家无情的后背。

    司徒晴抖着身子,脸色惨白如纸,怎么会这样?她听错了,一定是她听错了,爹爹说错了,“爹爹!”司徒晴沙哑着开口,眼里满是恐惧,到底哪里不对了?怎么会这样?

    “来人,将这个人带出去!”司徒日背对着众人发号施令,他无情的声音让每个人害怕。

    “晴儿,晴儿!老爷,你不能……”司徒大夫人悲愤不已,险些晕倒在地上,司徒韵扯着司徒日的裤腿,可是对方却冷硬以对。

    结果已定,再无更改可能,这是司徒日最很绝的话。“爹爹,娘亲,晴儿不孝,以后不能侍奉你们,你们要好好照顾自己!”司徒晴擦干眼泪,砰砰砰连磕三个响头,“韵儿,以后要听爹娘的话,不能再任性了!”司徒晴看着对着自己不断摇头的司徒韵,司徒晴抿着唇,起身转头跑了出去。柯南同人杀手传记

    “她是你亲女儿,你怎么这么狠心!”司徒大夫人从地上爬起来,重重的捶打着司徒日。

    司徒日悲悯的看着前方,眼里有着不舍,但更多的确实一种骇然忌惮,无可奈何,他给了她机会,她没有珍惜。

    等屋子里只剩下司徒日一人的时候,忽然有一人从屏风后走了出来,“做的不错!”

    司徒日见到来人,瞳孔皱缩,连忙弯腰行礼,司徒日浑身崩的很紧,精神高度集中。

    “你养的女儿,可不怎么样!”来人嗓音略显苍老,因为对方故意站在背影处,不能清晰看到对方容貌,可是感觉这个人的年纪不会太小,“自作聪明,自寻死路!”

    司徒日额头冒出冷汗,身体开始惧怕的颤抖起来。

    “不过,还算你识相!既然已经除族,那就饶她一条狗命!”那人声音透着一股子阴冷,让人不禁想起了恶鬼,“司徒日,别让我再失望,记住你的身份!”

    “是,是,是,不敢,小的不敢!”司徒日低着头,哈着腰,就像是摇尾乞怜的哈巴狗,这样的司徒日,哪里还有平日里威风八面的英雄模样?

    过了好久,司徒日都没有再听到动静,慢慢的抬起头来,前方暗处早已经没了人影,司徒日伸手抹去额头的冷汗,虚弱走到椅子旁,无力跌坐下去。司徒日很庆幸,他先一步出了手,不然,司徒晴绝对不会有命活下来!

    当听到消息的时候,沐秋正无聊的和谷尘讨论药草。沐秋手里拿着一株依兰花,抬头看向叶飞,“除族?司徒晴竟然是被除族了?”沐秋还有些不确定。

    叶飞点头,“是司徒家放出来的消息,整个漓江城这时候恐怕都已经知晓了。司徒日还告知了整个江湖,看样子并不作假!”

    沐秋将那一株依兰花丢到了笸箩里,拍了拍手,“反应太过了!”沐秋站起身来,“有不为妾的族规?”沐秋摸着下颚,“幻灵,你怎么看?”

    站在沐秋身旁的幻灵低头瞥了一眼沐秋,然后看向前方,“有一种以退为进的意思。”

    “恩,一针见血!”沐秋点头,当即赞同了幻灵的看法,“退给谁看?”瞧着司徒日今日的举动,沐秋更肯定了之前的猜测,好像有什么要破土而出了。

    “夫人,司徒晴求见!”这时候,外面有人通传。

    “没有见的必要,不用了!”沐秋摆手看着仆人离开,扭头看向谷尘,但却是在命令幻灵,“将药草分完!”而后起身离开。

    幻灵当即沉下脸来,盯着笑的一脸灿烂的谷尘,很不高兴。

    “幻灵姑娘,生气伤肺伤肝,不好!”谷尘好心提醒着,只是明眼人一眼就知道他是故意的,“呐,小姐已经吩咐了,要分开!”谷尘指了指桌子上混杂的药草。

    幻灵阴晴不定的看着桌子上这一堆乱糟糟的草,她没记错的话,这正是沐秋的杰作!她家主子故意耍弄她么?幻灵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沐秋回到屋子里,随手带上了门,刚一到床上,数日没见的小松鼠窜了出来,活跃的窜跳到了沐秋的肩头,用它那毛蹭了蹭沐秋的脸颊,然后就开始吱吱啾啾的叫个不停。

    听着那抑扬顿挫的叫声,沐秋不得不承认,她依然是兽盲,听不懂,一个音都不明白,沐秋揪着小家伙将其丢到了床上,往后一靠,“重说,不懂!”沐秋弄了个舒服的姿势。

    小家伙声情并茂的说了一通,可一听沐秋的话,就好像被泼了一盆冰水,立即蔫吧下来。

    “小样!”看着小家伙没精打采的样子,沐秋伸出手指头弹了一下,“快说!”

    小东西对着沐秋呲牙咧嘴,但还是手舞足蹈的重新比划起来,吱吱叫了几声,将自己缩成了一团,然后从原地站直,背着沐秋往前走了几步,而后扭头偷偷的看了一眼沐秋,重新回到原地,爪子在自己的肚皮上拍了几下子,然后在床铺上打了个滚……

    沐秋看着,神色一沉,“怎么会没有?”沐秋盯着小东西,“还是你没尽心找?”沐秋怀疑的看着小家伙。

    小松鼠一听沐秋的话,愤怒的呲牙,爪子狠狠的拍着床铺,就好像撒泼的泼妇,那动作做的叫个到位。终极教师

    沐秋用手拖着下颚,蹙眉看着小东西,“真的没有?到处都找了?”

    小东西连忙点头,脑袋晃的像个钟摆,用爪子拍拍胸膛,打包票似的,它绝对能肯定,没有!就是没有!小东西倒立起来,将脑袋缩进了裤裆里,爪子对着沐秋胡乱摆着,然后正身一屁股对坐在沐秋对面,摊摊小爪子。

    “竟然连密室里都没有?”沐秋若有所思,“难道是假的?”沐秋不再看小东西,反而自顾思索起来,龙吐珠,应该错不了,药老都提醒过的。

    镇族之宝不在自己地盘里放着,那还放在哪里?沐秋苦思冥想,还是想不懂,猜不透。

    **

    牡丹花会继续着,去八卦迷宫的人仍旧络绎不绝,可是在人群里,却有几神色异样的人钻进了八卦迷宫。可是大半天过去,只有一个人灰头土脸的从里面走出来,行色匆匆去了城外,面色焦虑,好像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

    那人来到郊外一处宅院里,脸色惊惧,“家主,出事了!”那人跨进门槛,五体投地爬在了地上,撞的头晕眼花,浑身疼痛。

    听到来人惊慌失措的话,那正握着毛笔的手忽然一顿,笔尖立即掉落下来一滴墨汁,墨汁在宣纸上渲染开来,刚刚写好的一幅字,就这么被毁掉了。执笔的人见状,眉头眨都不眨,当即将字撕碎丢到纸篓里面,纵然这幅字花费了他整整四天时间才写好。

    “家主恕罪!”那人见状,一个哆嗦,连忙跪地,大气不敢喘一下。

    “说!”放下笔,那人这才抬头看向眼前的人,这人一脸老相,满脸皱纹,满头白发束在脑后,那双眼睛锃亮有神,有着让人读不懂的深沉。就算对方站立不动,都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好像一个号令四方的王者。

    “小的依照家主指令去了八卦迷宫……一共六个,只有小的活着跑出来……”说到这里,那人眼底露出了惊恐的神情,身子都不自觉的颤抖起来,好像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老者盯着眼前的人,抓起手旁的一个涮笔的水漂,当即朝着对方泼了出去,“继续!”

    脸上的冰凉让人忽然清醒,满脸墨水滴滴答答,这人却不敢抹一下,只抬头看向那老者,咽了咽口水,“小的依照路线,到达了里面,原本都很正常,一切如旧,可是,可是,当小的们遵照……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蛇群忽然暴乱起来……”那人说着,嗓音都瞬间变了色,声音紧致起来,呼吸急促,“原本温顺的蛇群,突然发了疯,开始攻击小的们……”那人哭腔着将事情叙述完。

    老者听后,不言不语,只是他的手已经攥成了拳头,手背青筋暴露出来,浑身散发着一股戾气,让人不敢直视,“都死了?”

    “小的拼死跑出来,可是剩下的兄弟,都……”那人一脸死灰,他的身体忍不住战栗着,太可怕,那场面好恐怖,他死都不想再经历一次。

    “是有人去过?”老者抬头看向地上跪着的人,见到他的样子,也没有训斥。

    那人摇头,“不像有人去过的样子,况且,就算去,也必定会留下蛛丝马迹……小的确认过,那些都完好无损……”虽然慌乱,可是该做的他却没有忘记。

    老者点点头,“你回去歇着吧!”看着人离开后,整个人都阴沉下来,出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事先没有任何征兆?

    “爷爷!咳咳咳!”这时候,一名男子扶着门框走了进来,脸色苍白,一脸病态,嘴里不停歇的咳嗽着,好像要把肺给吐出来似的。

    “怎么出来了?”老者回过神,起身走了过去,搀扶着男子进了门,“身子不好就不要出来,命人过来说一声就行!”老者絮叨着,虽然责备,可脸上却满是担忧。

    “老样子了,没事的,爷爷!”男子坐在椅子上,余光看向了纸篓里已经见顶的那一对纸团,目光一闪。

    “你要爱惜自己的身体!”老者一脸怜爱,“有什么事?”

    “孙儿想去瞧瞧牡丹,以免今后没了机会!”男子对着老者露出了一抹认命的笑,“爷爷,命如此,不要太执着,孙儿已经看开了!”

    “会没事的!”老者严肃的看着男子。

    男子只是坦然点点头,眼底有着化不开的无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彪悍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轨迹图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轨迹图图并收藏彪悍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