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彪悍毒妃 > 第八十七章 故意针对

第八十七章 故意针对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翌日清晨,沐秋清醒过来的时候,身旁位置早已经冰凉,没了温度,沐秋伸手摸了摸姬墨所躺的地方,见到身上盖的严严实实的锦被,慵懒的从床上坐了起来。长发散落,两眼朦胧,锦被随意滑落,倒是别有一番风味儿。只是,某个人是没这个眼福。

    穿好衣服,喝了幻灵拿过来的苦药,将谷尘之前拿来的药丸吞了一粒,脸色有一瞬微变,眸底暗芒急促划过,面色有一顺破裂,但很快就消失不见,恢复如初。

    一旁幻灵神色无常,可是那一双眼睛却黑的骇人,视线紧盯着沐秋那略微发颤的手,幻灵不自觉抿起唇。

    “吱吱!”小松鼠也察觉出了沐秋的低沉情绪,讨好的窜到沐秋肩头,用它那柔顺的脸颊蹭着沐秋,似是在撒娇,但更像是在安抚。

    沐秋伸手捏了捏小松鼠,然后将其丢到自己头顶,小松鼠乖巧的在沐秋发髻里缩成一团,成了一个装饰。沐秋待着幻灵出了门,走在大街小巷,空气里弥漫的都是牡丹花香味儿,腻的沁人。下意识来到了牡丹花会中心,看着广场上的那处迷宫,沐秋有些茫然,这么长时间,竟然还没有人察觉里面出事了么?沐秋暗自猜想着。

    “毅,这朵好看,娇滴滴的!”沐秋正走神的时候,身旁传来一声娇柔的女子声音,“嗯,你好坏,哪有人家,人家哪有花儿好看!”

    沐秋侧目,看到的正是蜜里调油的一幕。

    两人背对着沐秋,男子拥着怀中的女子,附耳亲吻过去,却大庭广众之下伸手揉着女子腰肢,惹得女子娇喘连连。

    “在我眼里,晴儿可比这些花儿滋润多了!”男子调笑的磁性嗓音让司徒晴更是羞红了脸,“回去要你好看!”男子伸手掐了一把酥肉,然后故作正经的欣赏起花儿来。

    司徒晴余光瞥见了沐秋,目光一愣,依然熟视无睹的靠在姬毅身上,就好像不曾见过沐秋似的。

    沐秋转身离开,她没有看到司徒晴暗中投来的复杂的眸光。悠闲的逛着铺子,在街道两旁叫卖商贩的吆喝声中,沐秋拐入了一条安静的巷子。

    远离了喧闹,正要拐弯的时候,另一旁走出了一个人,挡住了沐秋的去路。劫住沐秋的不是旁人,正是之前刚刚见过的司徒晴。

    司徒晴一身妖娆装扮,几日的功夫就已经退去了青涩,举手投足间流露出媚色。司徒晴直勾勾的打量着沐秋,眼中的艳羡毫不遮掩,“晴儿真的很羡慕夫人,能得公子青睐……”

    沐秋冷眼旁观,却没有要和她说话的意思,司徒晴这是什么意思?做了别人的姘头,却又因着另外的男人埋怨自己?脑子糊了浆糊,被门挤了吧?

    这几日对司徒晴来说无疑水深火热,聘者为妻奔者为妾,她从被众人尊宠的千金小姐变成了人人喊打的妾。曾经她高高在上,现在却被人明嘲暗讽。这种落差,这种没落是没有人能够理解的,“不过,你也别得意,为了你,公子腹背受敌,他会后悔曾经的选择!”刚刚还悲春伤秋的司徒晴骤然变了脸色,变得咄咄逼人,“我不会让你如愿!”

    “司徒姨娘,你脑袋进水了!”幻灵往前站了一步,“你自己自甘堕落不要紧,不要疯狗一样到处胡乱咬人!”幻灵手抖了抖,痒的难受,她很想上前揍这个女人一顿。

    司徒晴看向幻灵,嗤然一笑,“你一个婢子,敢胆敢骑在主子头上,哼!”不屑的扫过幻灵,然后看向沐秋,“夫人身子骨弱,可别早走,让旁人得利!”司徒晴挑拨离间。

    幻灵轻蔑看着司徒晴,得到沐秋暗示,安静退到一旁。

    “你也别妄自菲薄。”沐秋终于开口,她打量着司徒晴,“女人这一辈子,嫁人就像是第二次投胎……”沐秋大有深意的看着司徒晴,“听闻司徒小姐是自清为妾,也恭喜司徒小姐得偿所愿,不过,容本夫人提醒一下司徒小姐,这世间什么承诺都是虚的,唯有看得见摸得着的才是最保险的,可别到头来,落得个见不得人的外室下场!”沐秋说的话就好似一把利剑,专门往司徒晴心窝子里戳。

    司徒晴脸色骤然难看,她看着那双平静无波的眼睛,恨不得剜了它们。

    “小姐,人来了!”这时候,外面把风的婢女焦急提醒着司徒晴,“姑爷回来了!”

    司徒晴破裂的表情终于有所收敛,“走着瞧!”昂头转身离开,就像一只斗志昂扬的大公鸡!

    沐秋和幻灵无语对视一眼,这女人是真的被刺激傻了吧?沐秋不屑动手教训司徒晴,因为她已经遇见到了司徒晴悲惨的下场,姬毅这人身为皇子,身边不缺的就是女人,最会的就是逢场作戏,郑皇后绝对不会同意这么一个女人待在姬毅身旁,书香门第联合江湖世家,让皇帝猜忌的事情,郑家人脑袋让门给挤了才会同意这么做!尤其还是在如此敏感的时期。

    只是,对沐秋来说,注定了这一天不顺当。两人刚一走出巷子,眼前就堵了几个神色不善的护卫。

    “姑娘,我家主子有情,烦请姑娘随在下走一遭!”为首的男子直接盯着沐秋,而身旁的人已经将沐秋和幻灵给围了起来,胁迫威慑意味明显。

    “你家主子是谁?”幻灵护着沐秋,冷眼看着这几个人,都是练家子,功夫不弱。

    “姑娘还是不要反抗,我等只是奉命前来邀请姑娘!”男子脸上已经显露不悦之色,大有沐秋不同意,他们就来硬的架势。“不过,姑娘放心,我家主子只是想和姑娘聊一聊,并没有恶意。”

    黄鼠狼给鸡百年的时候也说没有恶意的。沐秋打量着这几人,什么人呢,点点头,“带路!”沐秋也很好奇。

    沐秋和幻灵被带到了一家茶馆,来到一间雅间,里面正坐了一位老者,老者身旁坐着一名男子,正是沐秋之前见过的那位病弱男人。

    男子歉意的对沐秋笑了笑,“姑娘莫怪,爷爷只是好奇,用这种法子请你来……”男子走过来,对着沐秋身后的人摆摆手,眼底闪过一丝不快。

    屋子里只有两人,没有昨天的那个阿雅,男子神情比昨天更差了,他手里攥着的帕子上已经沾染了血迹。而在桌前坐着的老者,正在耐心的沏茶,直到喝完第一杯茶,老者这才起身正面看向沐秋。

    沐秋蒙着面,唇角抿起,眼睛里闪过一丝幽光,这个老头不是善茬,那双眼睛比黄鼠狼的还要奸诈,一脸尖嘴猴腮的样子,一看就是个好人,“阁下是谁?”沐秋质问老者,口气同样不善。

    “司徒晴败在你手里,不亏!”老者没有回答沐秋的问题,反而冷笑着说了这么一句,“沐小姐,请坐!”老者直接戳穿沐秋身份,这让沐秋和幻灵都如芒在背。

    沐秋不为所动,她看着眼前这位老者,拧着眉,思绪回转,这人是谁?到底有什么目的?他竟然知道自己的身份!难道姬墨身份暴露了?想到最后,沐秋很快否决了最后一点。

    “沐姑娘,爷爷没有恶意!”男子做了个请的姿势,“姑娘不要多心。”

    没有恶意?说出来,鬼都不信。沐秋走到老者对面坐下,瞥了一眼对方递过来的茶杯,没有要动手的意思,与老者对视着,等着对方开口。

    “不是要陪阿雅?”老者没有立马和沐秋交谈,反而扭头看向了身旁站着的男子,“只有今天时间!”老者提醒着。

    男子看了一眼沐秋,然后对着老者点点头,“那好,爷爷,你和沐姑娘先聊着,我出去走一走!”男子多看了一眼沐秋,然后离开。

    屋子里只剩下沐秋主仆二人和眼前那位老头,气氛有些低沉,老者释放出来一股威压,故意要给沐秋一个下马威似的。不过,沐秋淡然的表现还是让老者有些诧异。

    “废话不多说,有人告诉老夫,沐小姐手里有血菩提!”老者一开口就率先扔出了一个重磅炸弹,他直视沐秋,盯着沐秋那一双眼睛,似是要从里面看出什么。

    沐秋手指微缩,面不改色,眼眶里没有任何情绪变化,丁点儿没有。沐秋对视着老者,微微歪着头,眼底露出一丝迷惑和不解,“那是什么?”沐秋摇头,表现的可圈可点,“没听说过。”

    老者紧盯着沐秋,危险的眯起眼睛,“沐小姐是个聪明人,老夫最不喜欢自作聪明的人,既然有人说东西在你的手上,必定就在你手里,血菩提,老夫要得到,这份人情老夫会承,同样的,老夫自然也不会亏待你!”

    沐秋轻笑了一声,“先不说身份问题,你既然知晓我身份,就该知道一些事情。”沐秋冷漠开口,“血菩提?是这个名字吧?我见都没见过,今天也是第一次听说,你张口就冲我要东西,阁下,虽说我尊你年纪大,可也不是认人污蔑的!”

    老者摇头,“老夫不喜欢听这话,东西在哪里,教出来,也省的老夫麻烦,毕竟夜路走得多了,见鬼怪也就不足为奇!”老者已经正面威胁沐秋起来。

    沐秋不知道眼前这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他知道自己的底细,而且,竟然知晓她手里有血菩提,到底是谁想要害她?“我不管阁下是从谁那里听说,我没有这东西就是没有,就算你当场杀了我,我也不能将那什么菩提的变出来!”沐秋站起身来,故意表现得有些愤怒,“告辞!”

    幻灵的已经打开了门,可是人还没有出去,一股压迫的气息从身后扑了过来,幻灵不敢迟疑,护着沐秋闪躲到了一旁,只听到砰的一声响,刚刚已经打开的门再次被紧紧关上!

    沐秋抬头看向这位老者,“你到底是谁?”沐秋警戒的盯着对方,眼眸里满是害怕神情,就像大家闺秀遇到祸事一样的反应,表现得体,没有丝毫的破绽露出,可只有沐秋自己清楚,她的心跳如平日一样规律。

    “是老夫唐突了!”老者看着沐秋,“老夫只希望沐小姐心口合一,否则,不要怪老夫不留情缘!”

    “莫名其妙!”沐秋声音有些发抖,拽着幻灵,打开门,慌乱离开了茶楼。

    老者看着沐秋离开,从窗户里看着沐秋拽着幻灵匆匆忙忙消失在人群里,就好像受到了很大的惊吓似的。

    “家主!”有一人从暗门里走了出来,不是别人,正是司徒日,“这个女人,真的是沐太傅的千金?”男人还有些不确定,“若她当真是那个沐秋,那和她在一起的那个男人,难不成就是——”宸王?司徒日不是傻子,沐秋被成为夫人,谁还敢冒认皇家媳妇?

    “老夫倒是不知,你胆子还这么小!”老者嗤笑一声,喝了一口茶,“宸王?他不是宸王!”老者很肯定开口,“三日前,宸王被皇帝召唤入宫……”

    司徒日回过神来,三日前?他们举办宴会的时候那公子还出现过,只几日的功夫,不可能往返漓江城和赤洛!皇家召人,自然不可能是假的,皇帝怎么着也不可能认错自己的儿子!司徒日想到这里,这才彻底打消了那个恐怖的念头,“若是如此,这沐秋也太大胆,岂不是犯了欺君之罪?”

    “这不在你我考虑之内!”老者看向司徒日,“……看在你这些年辛苦的份上,我就给司徒晴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老者看着司徒日,“希望她不会让老夫失望。”

    “谢主子,谢主子!”司徒日面色大喜,激动万分,他连声谢恩。

    老者让司徒日退下,他继续斟茶,只是脸上多了一分肃穆,“要么是她太会做戏,要么就是那人哄骗了自己!”不论是哪一方面的原因,老者都不会心慈手软!“来人!”老者招来了一个人,一个武功高强的江湖人,“老夫要沐秋的消息,盯紧了她!”

    “是!”那人抬头看了一眼老者,脸上一片肃杀,没有丁点儿温度,“这是最后一个条件?”口气有些孤傲,给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

    老者放下手里的茶壶,“自然,这是最后一个条件!”老者从怀里掏出一个刀币,直接扔了出去。

    那江湖人手一身,原本要落地的刀币立即转变了航线,竟然诡异的落在了江湖人的手里。这人看着刀币,点了点头,用力一捏,手里的刀币随即化成粉末,“三日后给你答案!”江湖人转身离开。

    等人离开后,老者面前的茶具全部碎裂,无一个完好。

    沐秋离开茶楼,眼底冒着一片片寒意,她没急着回去,反而找了一家饭庄待了下来。直到小二前来,沐秋那波动异常的情绪这才有些缓和,“点餐!”沐秋两个字一出,那小二被帽檐遮挡的睫毛一抖,但很跨就恢复了正常。

    “客官,您请说!”那小二谄媚开口。

    “鱼香豆腐、银耳莲羹、凤爪……”沐秋荤素不忌的要了六菜两汤,说完以后就不再去理会那小二。

    过了好久都没等沐秋的回音,小二有些尴尬的看向一旁的幻灵。

    “就这些了,快些上就好!”幻灵适时开口,解了小二的为难。

    “好唻,您稍等!”小二好像被无罪释放一般,脚底抹油赶紧离开。

    幻灵抬眸扫过沐秋,大气不敢喘一下,她视线紧盯着自己的鞋尖,呼吸自动放缓再放缓,恨不得屏住呼吸,沐秋这是真的动怒了,不然,也不会如此!

    沐秋冷眼看着下面走动的人群,嘴角噙着一丝冰冷,眉梢溢出一抹阴鸷,“敢威胁我!”沐秋心情很不爽。血菩提么?沐秋双眸眯成一条缝隙,一股寒芒波澜涌动着。

    到底是谁泄露了她的身份?等冷静下来,沐秋开始转动脑筋,知道她的身份,还知道她手里有血菩提,对方必定隐藏很深,可是沐秋想破了脑袋都猜不出对方到底是谁?这是要致她于死地!这种感觉越来越浓厚,就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在安排部署着这一切的事情。

    对方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单纯的要自己死么?沐秋暗自摇头,事情绝对不会这么单纯。

    “外面怎么了?”沐秋扭头吩咐着幻灵,“去问问怎么了?”街道上的人们开始乱成一团,然后就开始纷纷朝着中心街道涌过去。大家纷纷奔走相告,好像有什么好事情要发生。

    不多会儿,幻灵走来,“小姐,是司徒府散出的消息,说是八卦迷宫里有秘密,破解秘密者,可以得到司徒府镇族之宝!”幻灵平静的看向沐秋,“街上张贴了告示,印着司徒日的私印,消息应该属实。”

    听到这消息,司徒晴该多么的灰心丧气啊!沐秋眼底浮现一丝邪肆的笑,“八卦迷宫的秘密?”沐秋似笑非笑,“司徒日是想用这个幌子钓谁上钩呢?”

    “我没事!”看了一眼幻灵,沐秋轻笑了一声,“看来一时半会,还是走不了的!”沐秋有一种预感,漓江城,即将有大事发生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彪悍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轨迹图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轨迹图图并收藏彪悍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