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皇仙途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向左向右

第一百五十五章 向左向右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萧静月带着秦无忌缓缓落下,手指峡谷道:“这就是我金刚门的‘天龙峡’。”

    秦无忌默不作声的只跟着他走,这一路上,他的五感已探测到了数百个修为超过地字境的高手窥视,而一到了这天龙峡,更有最少八道炼神境的修士窥视过来。

    秦无忌只觉身入虎穴之中,四方皆为凶险之地。

    但他身形愈发挺直,丝毫不惧那不停探查的修士们。

    面前峭壁侧立,石夹青天,最窄处不过三丈,秦无忌跟着萧静月穿过峡谷,眼前便出现了一个分叉路口,一条向左,一条向右。

    萧静月忽然停住了脚步,秦无忌目视前方,夜叉大尊就站在这岔路口上,却是一身红衣,虽然已近中年,但风姿不减。

    萧静月望着夜叉大尊,又转身看看秦无忌,只能苦笑道:“星姊,你还是别难为他了。”

    夜叉大尊萧沉星哼了一声:“静月,你走一边去,宗主有令不得为难他,我不会动手的。”

    姐弟俩毫无营养的一番对话后,萧静月对秦无忌做个小心的表情,乖乖的退到了一边。

    秦无忌呆在原地,看着夜叉大尊大步走过来。

    从容颜上来说,夜叉大尊简直就是萧欢云的成熟版,从性格上来说,姊妹俩也都是风风火火型的。

    萧沉星见秦无忌一脸平淡,心中愈发生气,走过来手指岔路口道:“向左就是思过崖,小云如今就在那里受苦呢。”

    她说完盯着秦无忌的眼睛。

    秦无忌默默的望向了右边路口:“阿鼻塔在何处,请前辈告知在下,在下可以自己走过去。”

    哼!萧沉星吸了一口气,右手紧紧握住,铺天盖地般的气势压了过来。

    两山所夹的峡谷中传来呜呜的风声,被这股气势鼓动起来的猛烈气息撞击到了山谷中的禁制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秦无忌倒退了一步,左手连续划过了七个圆圈,才将身前身后的压力卸去。

    随着他手掌的动作,一个又一个圆圈套在了身上。

    这是地字境灵环的功法,但在秦无忌手里却是随手拈来,虽然抵御萧沉星的炼虚之力还不能够,但化解压力却是绰绰有余了。

    萧静月站在不远处,那霹雳般的金光冲击到他身旁三尺处,便被轻松化解。

    他看着秦无忌身在漩涡之中,周身七道灵环反复堆砌,不停的抵抗着大姐施展的压力,心中渐渐不安起来。

    但萧沉星似忘了金刚宗主的命令,全身的气势不断积压,峡谷的禁制连续被冲击,已有了破裂的迹象。

    就在此时,岔路口左方遥远处,八只金球飞舞上了半空,斜如坡地的思过崖上,传来了一个少女的怒吼。

    金色的光球堪堪冲过了四百余丈,终究无力的爆裂,消失。

    但这烟火般的绚丽之景带着远方少女恼羞的气息,让那还要出手的萧沉星冷静下来。

    夜叉大尊垂下了手,山风尽去,一派宁静。她微微转身望着思过崖,良久才叹息了一声。

    秦无忌擦了一把额头的汗,也是有些后怕。

    他不是怕被对方击杀,而是担心饕餮的动静。

    若是夜叉大尊强行出手,他体内的饕餮龙子必然再次醒来,占据自己的肉身,那这后果可不堪想象。

    萧沉星目视思过崖很久后,缓缓转头看着秦无忌,眉间忧愁难解,却只淡淡说道:“希望你能记得今日的选择,日后不要后悔。”

    萧沉星说罢,愤怒的一跺脚,身形消失在远处。

    大地之上一个深沉的脚印,仿佛一只眼睛,怒视着秦无忌。

    萧静月在后舒了一口气,这才走过来,拍拍秦无忌的肩膀道:“还好,星姊要是真动手了,我也只能施展全力,当场将你格杀啦。”

    他说得秦无忌身子不安的扭动了一下,心中五味杂陈,也不知什么滋味。

    萧静月便带着他,沿着岔路口向右而去,不多时便穿过“千言松”,“悬空寺”……终于到了西方山岭最高处。

    此地荒芜一片,唯有一座黑塔耸立。

    萧静月在塔前百丈处停下:“这就是阿鼻塔,白樱雪在塔中第一层。现在是辰时,你只有五个时辰的时间,到时我来接你。”

    他轻轻弹了一下衣角,目送秦无忌走向阿鼻塔。

    但当秦无忌已走到阿鼻塔前的时候,萧静月忍不住咳嗽一声叫了出来:“等等

    !”

    秦无忌转身望着他,萧静月皱着眉头,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你可否再想想,现在去思过崖,也还来得及。”

    秦无忌向南方轻望,那是岔路口左边的思过崖。

    天色苍茫,今日多云。

    他遥遥一拜,低头默念一声对不起,缓缓走进了阿鼻塔中。

    思过崖上青草方翠,山中日月还在春光之景,一名少女手握巨剑,心有所感,却是大笑着喝干了一坛酒。

    只是这美酒忽有苦涩之感,莫非是混了不该有的,那种叫眼泪的东西……

    秦无忌已走入了黑色的阿鼻塔内,眼前黑暗一片,这塔中第一层呈四角形,四方各有一根坚固的铁柱。

    此时两只金环在黑暗中发出冰冷的光,连结着细长的黑色锁链,就挂在其中最为坚固的两根铁柱上。

    秦无忌手掌举起,一只血红的光球凝固出来,就如萤虫一般飞了起来。

    血红的光,黑暗的地,潮湿的气息就如阿鼻塔这代表地狱的名字一般。

    传说阿鼻为地下最深的牢狱,故曰地狱。在大地之下最底层,又名无间地狱。

    血红光球照耀下,细长的锁链就如盘起的黑蛇,金环锁住的一双皓腕,又是那般苍白。

    “白姑娘……”秦无忌吐出了这几个字,那纠缠在锁链中,背对他的女子全身一颤,却没有转过头来。

    秦无忌又叫了一声,慢慢走了过去,多日不见,白樱雪似乎清减了许多,唯有那蛮腰细收,白衣若云,还是那般动人。

    秦无忌心中一热,大胆的自后抱住了少女的身子,低声道:“我来了,这些日子你受苦了。”

    白樱雪在他怀中挣扎了一下,终究抵不过少年热情的臂膀,她低声怒斥道:“这是做什么,你现在修为高了,就来欺负我么?”

    两人之间的情意,其实爆发在百草门劫难时的生离死别,只是相互之间从未表述过彼此的心意,一直在若即若离的缠绵中。

    这次相见,说不上物是人非,但两人的心境已是大不相同。

    秦无忌抱着她的细腰,低头嗅着她长发上的清香,白樱雪再次挣扎起来,猛然低头一口咬在了他的手臂上。

    秦无忌吃了一惊,急忙震开了她的牙齿,但就这接触的一刹那,白樱雪体内的不少灵力已被龙子吸收了。

    龙子饕餮的反应实在是太快,秦无忌这时候还无法控制这种自然的吞噬。

    他急忙扳过少女的肩头,手指轻轻摸着她的嘴唇:“你,你没事吧。”

    白樱雪紧紧的闭着眼睛,口中尖叫道:“不要,不要看我,我已经三个月没有,没有洗澡了。”

    呵,秦无忌忍不住笑出声来,白樱雪的容颜依旧明艳,只是眼角有些发青,看来是疲惫所致,至于很长时间没有沐浴,因为她还有灵力修为,所以根本不算回事。

    也许在任何少女的心里,见到思念已久的情郎,都是这般患得患失。

    秦无忌抱着白樱雪,见她还在闭着眼睛挣扎,情难自已之下低头便吻了上去。

    黑暗的阿鼻塔中传来一声嘤咛,那血红的阴暗感似也消失了,变得喜气洋洋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又是一声嘤咛,白樱雪小手紧紧捉着少年的衣衫,小心翼翼的睁开了半只眼,然后飞快的闭上。

    秦无忌俯在她耳边,轻轻含了她小巧的耳垂,呼着热气低声道:“雪儿,你身上可香了,这么些日子,你不知道,我已是百草门的宗主了。”

    白樱雪终于睁大了眼睛,脑袋钻到了他的怀中,放开心怀惬意的晃动了几下,这才咯咯笑道:“这个我是知道的,你到了杏花岭时,金刚门的几个王八蛋还来吓唬我,说什么不用多久就能和你在地下相见了。”

    秦无忌不禁摇头道:“金刚宗主这个人还是很不错的,怎么下边这些弟子如此无耻,却来威胁你。”

    白樱雪冷哼一声:“他们为的是魏武陵墓的秘密,对了,这个秘密我一直没机会告诉你呢。”

    秦无忌微微一笑,便抱着她坐下,一边为她梳理长发一边将自己在阳曲郡的经历说了一遍。

    听到那天香坊地下密室的事情,白樱雪张着小嘴叫道:“原来先祖白公还有这段经历,昔日我曾听婆婆讲过,但没想到当年那些修士这样无耻。”

    秦无忌又说起魏武陵墓的事情,忽然想到一事,急忙运转神念,开始查探白樱雪的丹海。

    果然,在白樱雪丹海深处连结神台穴的位置,一粒光球正在转动。

    与花牛儿体内的黑球不同,这粒光球带着昏黄之色,其中邪恶的感觉少了几分,但控制心神的作用却是不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神皇仙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唐三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三葬并收藏神皇仙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