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皇仙途 > 第三百七十八章 三国来使

第三百七十八章 三国来使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冤魂!?

    对于魔书展示的答案,既在情理之中,又在预料之外。www.pinwenba.com

    自这魔书出现,秦无忌就发现它对魂灵有着本能的渴求,光从书中收取的那数千雪煞楼魂灵就可见一斑。

    但这些魂灵或者说冤魂能有什么用呢。

    尤其是这出自南平郡的灰石,里面竟含有冤魂之力。

    秦无忌想到这里,又提来秋广阳问道:“那栖霞山有什么古怪处?”

    古怪?秋广阳是真的怕了这个煞星,算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对于栖霞山他却也说不出个什么道道来。

    灰色的石头,大量的冤魂,秦无忌又换了个问题:“那栖霞山中可曾死过很多人?”

    这也是随便一问,但秋广阳立刻点头道:“这倒是有过传说,不过年代久远,我,我实在是记不清了。”

    他扭捏的转动下身子,似在求饶,又似在求秦无忌放松下禁制。

    被土元之力困住丹海的感觉,就如被活埋了一般,秦无忌自是知道他的苦处,但他微微一笑间,立刻又在秋广阳身上布下了一层火元之力。

    土埋火烤,秋广阳登时发出杀猪般的嚎叫。

    这下他是老实了,再也不敢耍小聪明,急忙道:“那栖霞山下有一道浅海湾,昔年是死过不少人,听说最少有十万呢。”

    他说着喘了口气,秦无忌轻轻放松了一下禁制:“好好说,说详细点。”

    秋广阳叹了口气:“我自小在南平修炼,少时曾听族中长老们说过,说数百年前,武安君还在世的时候,曾在栖霞山海湾中屠杀十万百姓。”

    秦无忌听得一凛:“武安君,这件事怎么和武安君又扯上关系了。”

    秋广阳无奈一笑:“谁说不是呢,不过长老们说那是因为当年有数万修士围杀武安君,却是没有得手,武安君回来后大肆报复,将这些修士的亲人驱赶到海边,就在海湾中屠杀十六万无辜之人,说起来当时整个南平海湾血流如浆,都染红了海水呢。”

    他说着又懦懦道:“这虽是传说,但我后来觉得可能是真的,当年血流河湾,被日头一照,整个海湾都发出红霞之色,那栖霞山的名字也许就是这样来的。”

    秦无忌眉头一皱:“方才不是说武安君在海中杀人,怎么又成栖霞山了,到底是海还是山,你是不是又在糊弄我。”

    秋广阳吓得连连摇头:“不,不,大人息怒,这您想差了。”

    他说着解释起来:“武安君在海湾屠戮之时,距今最少有八百年了,这数百年来海水冲沙,已将南平的海域改变了许多,那栖霞山就是当年屠杀后被海浪冲刷,淤积而成的小山呢。”

    哦?秦无忌沉思起来,八百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沧海桑田之变化,却也是合情合理。

    他立刻对这秋广阳产生了意外的兴趣:“你竟明白这个道理,那海浪冲沙,淤积变化,你是如何得知的?”

    秋广阳尴尬一笑:“在下曾在南平郡丈量土地,规划河山,所以曾研究过这栖霞山。”

    秦无忌更是意外的看了他一眼:“难得,你这人竟还有这份心思。”

    秋广阳还未得意一下,那云苏乐妃缓步而来,却是冷笑道:“秦公子,您可别被此人骗了,他在南平丈量土地,勘测海湾,却是为了自己的生意。”

    秦无忌对云苏乐妃一笑:“浣纱现在怎么样了。”

    云苏乐妃满脸感激:“殿下已没事了,城中的伤者也都恢复了,这一次越国之难,若非秦公子出手相助,真不知会有什么结果。”

    她一边感激着,一边转着话头,试图将话题引到浣纱女王的终身大事上。

    秦无忌敷衍了几句,便找个借口提着秋广阳去了。

    他本要离开灵华宫回去战船,却被几名乐妃拉住,最后无奈住进了秋月小筑,那是靠近越浣纱寝宫旁的一处游园。

    “这帮臭娘们……”秋广阳被秦无忌提着,此时忍不住就要开骂。

    秦无忌哼了一声,他就不敢说话了,但终究还是忍不住愤愤道:“这明显是要将越浣纱推给大人,啊,不过大人您的身份,当然是配得上她了……”

    秦无忌听的好笑,但也隐隐觉得妙音阁有逼迫之心,对于此事他想得清楚,与越国合作是必然的,但与越浣纱联姻,那是绝不可行。

    他在秋月小筑暂住了下来,为的是抽个时间研究下那本魔书。

    想到方才云苏乐妃说的话,他忍不住又看向了秋广阳:“乐妃说你在南平丈量土地,是为了自己的生意?你有什么生意?”

    秋广阳叹息道:“我这生意,跟富贵山庄和千机阁比起来,那就是小打小闹而已,只不过南平郡与楚接壤,南边又有海湾,在下是想在南平建一条水道,向北连通广陵城的运河……”

    他现在最怕的就是秦无忌问些自己不知道的问题,所以沿着这件自己最熟悉的事情说开去,直说得唾沫乱飞,什么环绕整个越国的运河,连通东南海域,向北辐射。

    秦无忌本是随便问问,但越听越是入神,最后简直有些惊叹起来。

    尽管秋广阳这个大运河的想法十分可笑,根本没有成功的可能,但他这种连通越国城池的思路却是极为难得。

    从某个方面来说,这已是非常先进的思想了。

    “你是要整治越国的交通运输?”秦无忌赫然问道。

    “交通?运输?”秋广阳疑惑的看着他,根本不明白。

    秦无忌微微一笑:“就是建造一条可以连结越国所有城池的道路。”

    秋广阳立刻摇头:“那不行,就如修士,虽然能御风飞行,但顶多能飞个数百里,修为就跟不上了,有那种顶级高手,例如大人您,瞬息可变化千里之外,自然不会在意山道还是水道。”

    他吧唧吧唧嘴:“再说就算有了这么一条贯穿越国的大道,无论是马车还是修士的速度,都是跟不上的,没有意义。”

    秦无忌听到这里,却对他刮目相看,轻轻拍拍他的肩膀:“你能想到速度的问题,足见与众不同。”

    他轻轻解开了秋广阳身上的禁制,起身笑道:“暂时你先跟在我身边,有一些事我可能需要你去做,但还要再想想,嗯,再想想。”

    秋广阳惊疑不定,但很快明白了,秦无忌这竟是要招揽自己。

    这下他可是大喜过望,自己这次带兵反叛,已是谋逆之罪,现在只要能保住性命,就算让他吃屎,恐怕他也会毫不犹豫。

    秦无忌便安排秋广阳在秋月小筑里做了个随从,每日除了询问他南平郡栖霞山的事,便沉下心来研究那魔书。

    黑天魔书现在有着灰石的供应,隐隐与他达成了一个协议。

    秦无忌来供应它的需求,而它却是选择性的解答秦无忌的问题。

    黑天魔书的来历,和魔神的关系,这当然是秦无忌最想知道的,但魔书在这个问题上却是一言不发,唯有一些关于修行的问题,它却是回答的又快又好。

    这一日秦无忌正在与魔书探讨魔神战士的丹海问题,便见云苏乐妃兴奋的走进来:“秦宗主,越国大事已定,殿下在云中阁设宴,请宗主前往。”

    秦无忌推算了一下,如今已过去了十多日时间,自己还要尽快返回南海的。当即笑道:“好罢,这一次赴宴,正好与浣纱告辞。”

    云苏乐妃一呆:“宗主要走?”

    她说完就是尴尬起来:“啊,是,南海还在等着宗主回去呢,不过似也不用太急。”

    秦无忌见她面色有异:“怎么,越国的事不是已解决了么?”

    云苏低头不安道:“的确已恢复如常,如今高阳家族也铲除了,但这一次蜀,楚,晋三国又派来使者……她说着怒火难抑:“越国大难的时候,蜀国落井下石,楚晋也是袖手旁观,现在好了,这个时候又来议论什么扶助越国,对付……”

    云苏乐妃猛然住口。

    秦无忌嘿然一笑:“是对付南海秦宗吧,无妨的,他们三国的心头大患,不就是我么。”

    他说着微微一笑,与云苏一起来到了云中阁。

    建在灵华宫正北的云中阁,其实是一座木制小楼,五根千年桐木的树干为架,将一座小楼支撑在十丈高空,所以又被称为云中阁楼。

    分别代表五音的楼柱,还有五道勾连的巨大铜弦,在云中阁上驱动一个机关,便能奏出最简单的乐曲来。

    秦无忌登上阁楼时,首先看到的是两件摆在案台上的神器。

    东皇钟是一座青铜编钟,隐隐现出涟漪之光,而伏羲琴却是安静朴实,此时正有一个留着山羊胡的楚人轻抚琴弦,口中赞叹道:“伏羲古神曾创八卦之图,所以这古琴内有八卦之变,五音之中更分生死八门。”

    他说着再拨弦音,发出嗡的一声:“听此音,可揣日月经天,看斗转星移,猜大地寒暑,察花开花落。”

    秦无忌慢慢走到他身后,手指一弹,那楚国使者手指一痛,琴弦反弹之下,半个肩膀都酸麻起来。

    他惊怒转身,见是秦无忌,不由哼道:“南海余孽,你来这里做什么?”

    秦无忌按住伏羲琴:“当然是来拿回自己的东西,伏羲琴本就是我的,谁让你来动的?”

    他语气嚣张至极,却也是有意针对楚国使者。

    南海与楚国,已是势同水火,这个时候也不用再客气了。

    那楚国使者愤怒的脸色发白,却不敢面对秦无忌的眼神,挥袖退去:“蛮人,野人,南海的粗人。”

    看着他回到座位,秦无忌反客为主,直接走到了三国使者面前。

    蜀国来的是一个身穿白袍的年轻少女,晋国的使者却是一脸横肉的大汉。

    和上次不同,这次三国使者都是生面孔,一个都不认识。

    那也没了什么顾忌,秦无忌手按他们面前的木案,登时酒水四溅,三国使者都是大惊失色。

    蜀国的少女眸子一转,忽然轻盈一闪,却到了越浣纱的主座前。脆声道:“我大哥的事,该说的都说清楚了,如果越国不给个答复,那小女子可就不好交代了。”

    说着她竟揉身一窜,飞身出了云中阁。

    蜀国使者明显是要暂避秦无忌的风头,只对越国施加压力,但楚国来的贤者却是愤怒的瞪了秦无忌一眼:“今日我为楚国使者,你是什么东西,敢在此撒野。”

    秦无忌没有说话,只盯着那一脸横肉的大汉。

    一道如炭笔化成的黑色疤痕就在大汉平稳的呼吸中反复跳动,里面蕴含的每一丝魔气都是那样浑厚。

    “阁下是从浩瀚海回来的?”秦无忌手指一点大汉,当即出招,口中还在问着问题。

    大汉双手一合,一招金刚拜佛稳稳的挡住了他的招数,口中也是沉声道:“吾乃晋国特使,不知阁下在说什么。”

    两人以快打快,在狭窄的席间连斗了四百招,却无一丝风声传来。

    对于修士来说,惊天动地的破坏很容易,但这般将力量控制到了微末之间,才是真正的实力展现。

    秦无忌忽然收手而回:“你既是特使,那来越国又是为了什么?”

    大汉转头看向了一言不发的越浣纱:“有事也是与越国殿下相商,与君何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神皇仙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唐三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三葬并收藏神皇仙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