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裁,一不小心吃掉你 > 71:你不就是想得到我吗(一万三千字求首定)

71:你不就是想得到我吗(一万三千字求首定)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秦晓熙冷冽的眼神在连域修他们的眼神看过的时候,刹那之间就收敛了起来,换上一脸的淡笑。

    三人相距不到十步路的距离,可秦晓熙觉得这个距离太远了。

    视线落在连域修还扣着米央腰间的手,秦晓熙眼眸里豪不加掩饰的弥漫上难过。

    她喜欢连域修,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情。

    之所以她能一直等待下去,是因为连域修身边没有别的女人,更加没有喜欢的女人。

    可她出国研修不到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居然空降了这么一个女人。

    “域修,这位是?”心虽有不悦,秦晓熙还是礼貌的问。

    米央看她一脸都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就知道,他们两个的关系不一般。

    而且,域修,这么亲密的名字。

    米央可不觉得域修这两个字连域修能随随便便让人叫。

    为什么那么确定这个女人不是亲戚关系呢。

    因为她的眼中都是那种少女般的爱慕,那爱意都要溢出眼眶了。

    “你好,我是米央,但是我不重要,你赶紧将他拉走,以后都叫他别来了。”米央嫌弃的说。

    看着眼前的女人穿着就知道非富即贵。

    她不想跟偶像剧里一样会有狗血的桥段发生。

    像她这种有钱人,想要整她,简直就跟捏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连域修眉头微蹙,米央这种女人他还是第一次见,心里有些不爽。

    难道没看出来,秦晓熙对他虎视眈眈的。

    秦晓熙有些尴尬的笑笑,然后看看连域修,她这么好的域修哥居然被这个穿着地摊货的女人给嫌弃了。

    顿时,对米央就没有半点好感,甚至是不识好歹的女人。

    “你好,我是秦晓熙,是域修的……”秦晓熙想直接说未婚妻,但又打住,因为他们的婚事一直都没有公布过,名不正,言不顺,想了一下又说:“青梅竹马的妹妹。”

    而且,她太了解连域修,婚讯还没公布,她若擅自说未婚妻,肯定会生气。

    “哦,原来是郞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啊。”米央笑嘻嘻的就想把连域修推出去,一点的也没想过说这话有多么不合适。

    她现在跟连域修在大众眼中可是情侣关系啊。

    秦晓熙脸色一下就变的难看。

    若是别人说这话,她恐怕觉得形容贴切。

    可是米央,这个算是连域修的女人一样的人说,那她就感觉出来羞辱的意思。

    秦晓熙反佛看到了米央嘲笑的样子,呐,你们青梅竹马又如何,连域修还不是不喜欢你。

    “胡说八道。”连域修狠狠的在米央屁股上拍了一下。

    “哎呀,你干嘛打我,又没有说错。”米央简直要泪流满面,大爷能不能放过我啊,没看对面那眼神都要吃了她一样吗?

    打情骂俏,居然当着她的面打情骂俏。

    秦晓熙差点就呼吸不稳。

    心里已经翻江倒海,但是面上还是保持着稳定。

    即便她平时自诩很成熟,第一次遇见自己喜欢的男人跟别的女人亲密,还是有些淡定不了。

    完了,连域修这个混蛋。

    居然做这么亲密的举动,这不是将她往火坑里推吗?

    “晓熙,这是我女朋友。”连域修没理会米央朝他频频扔过来的刀子眼。

    既然她已经看到了,那就直接明说吧。

    大家好聚好散。

    秦晓熙此时再也绷不住了:“啊,啊。”

    慌乱的啊了两声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这下米央就更加确定秦晓熙对连域修是有非分之想的了。

    “啊,秦小姐,你别听他胡说。”米央愣了一下,这么澄清的话,那奶奶不是就知道他们是假的了。

    突然觉得搬起石头咂自己的脚了。

    “我们在吵架,我还没有原谅他。”这样说就没错了吧。

    “小米,你在跟谁说话,进来帮帮妈妈。”肖玉梅的声音适时的来救援。

    米央在心中庆幸,果然,是亲妈啊。

    “你们聊,我先去帮我妈妈清理身子。”米央一溜烟的就钻进病房,顺便把们反锁住。

    让他们两个去纠结吧。

    走廊上剩下两个人,连域修直接往自己的病房走,一边问:“你怎么来了?”

    “我听阿姨说你受伤住院,所以就赶了回来。”秦晓熙贝齿咬着下唇。

    没想到会让她看到这么一幕让人心碎的画面。

    连域修的病房就在肖玉梅旁边三个病房,几步路就到了。

    推门走进病房,连域修很自觉的躺到病床上。

    因为经过这么久的折腾,脑子有点晕。

    “哦,已经没事了,你回去休息吧。”连域修已经闭上眼眸,下了很明显的逐客令。

    秦晓熙不甘心就这么走了,站在原地没有动,目光炽热的看着他。

    连域修感觉到视线,睁开眼睛:“还有事?”

    秦晓熙的心咯噔一下。

    一直在连域修的身边就只有她一个女人。

    而且,连域修也从来都没有排斥过她。

    这么多年,两人的关系虽然从来没有捅破,但大家都心照不宣。

    就连,每次的晚会,他的舞伴永远只有她一个人。

    “有,那个米小姐真的是你女朋友吗?”秦晓熙连问出口都觉得心脏在疼痛。

    连域修俊眉微挑,缓缓的睁开眼眸。

    刚刚见到她的时候,就知道她是为这个事而来。

    况且,母亲哪里那么容易就妥协。

    他的母亲从小到大都是一样,不管做什么事情,从来不会撕破脸,大家面子上都好看。

    可是,背后吗?

    连域修不想点破,自己的母亲,这么些年,也没做什么太过分的事情。

    “我刚刚没说清楚吗?”连域修最不喜欢解释这种事情。

    就算他没有说,他们之间亲密的举动不都是一对情侣才会做的吗?

    牵手,亲吻,抱着,米央说这些都是情侣之间一看就特别明显的特征。

    以前连域修一直已经要按照指令,亲嘴,牵手。

    这些天跟米央在一起才知道,这些举动都会情不自禁就会做。

    秦晓熙心口猛的一痛,她一直爱着的男人,喜欢了别人。

    “域修哥,你难道不知道我的心意吗?”秦晓熙这么多年一直隐忍着,此时此刻终于忍不住要吐露自己的心声。

    她觉得连域修跟米央在一起还没有多久,以他们之前的感情哪里抵的过他们二十多年的青梅竹马。

    “我知道,晓熙,我们只是朋友。”既然已经说到这个话题,连域修也就不再遮掩 。

    “可是……”

    “晓熙,如果你觉得我们之间有男女之间的希望,那以后我们就别见面了,不然,我怕小米会吃醋。”

    秦晓熙眼眶立刻就泛着红,他这个话已经直接就判了她的死刑。

    “为什么不能是我?”她不甘心啊。

    “我想跟她睡觉,但对你,从来没有那种想法。”连域修对感情之事,了解的并不多。

    措词什么的就更不懂。

    他选择用最直白的方式表达对米央的心思。

    他这个理由让秦晓熙简直苦笑不得。

    “域修哥,你只是想跟她发生关系,并不是爱她。”秦晓熙觉得一定要告诉连域修,很多男人不就是为了得到一个女人。

    得到之后,多少男的就变成了人渣,将那些女人抛弃掉。

    “晓熙在你心里,我是那种见个女人好看,有点味道,就想把人家的种马吗?”连域修的脸色沉了沉。

    病房里的温度一下就降了好几度,秦晓熙被他这么一问,犹如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对啊,域修哥如果是这样的人,那她怎么会那么喜欢他?

    这不是啪啪的在打自己的脸吗?

    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秦晓熙赶紧补救:“域修哥你是认真的吗?”

    “认真的。”

    秦晓熙微微仰头,不让眼泪掉下来,酝酿了一会才说:“虽然心如刀割一般疼痛,但如果域修哥真的找到了那个心动的女人,我祝福你,你一定要幸福。”

    连域修提着的一颗心,一下就落在了地上。

    “谢谢。”

    “那域修哥好生休息,我先回去了。”秦晓熙转身就走,不然真怕会在他面前哭。

    砰,房门关上,连域修也阖上了眼眸。

    解决了秦晓熙,他心就放下了。

    米央在那边帮母亲清理了一下,就过来看连域修。

    毕竟她是罪魁祸首,也不好意思将他置之不理。

    只是好奇怪哦,他都住院了,为什么连家都没有派个人来照顾他。

    “你洗个澡再睡。”米央见他就脱了鞋直接躺在上面。

    “动不了。”连域修睁开眼眸。

    “你手跟腿又没残,不洗澡多难受啊。”米央去拽他。

    她也知道失血过多,人很难受。

    她有次实在没钱了,就去献血,那个时候献血还有点营养费,她便逞能的多抽了50毫升,多拿了一点钱,结果真的是整个人像被抽光了力气。

    在医院的长椅上躺了小半天才能起来。

    “头晕。”连域修闷闷的说了两个字。

    “你不是都躺了一天一晚了,怎么还会头晕啊。”米央才不上当。

    “你的意思是我在骗你?那我给你把脖子上割一下,流那么多血,你试试头晕吗?”连域修眼神咻的一些就变的冷厉。

    米央瘪瘪嘴:“好,你头晕,那我打点水帮你擦擦。”

    “恩。”连域修一副大爷模样恩了一下。

    自己闯的祸,哭着也要把人照顾好。

    米央端了一盆水过来,哎她这辈子就是伺候人的命。

    为了昨天突然被人闯进来的尴尬,这次米央先把们反锁,将小窗口的窗帘放了下来。

    “你把装卸卸载了。”米央打湿毛巾先帮他擦了一下脸。

    “我弯下去肩膀跟脖子都痛。”

    米央嘴角抽了抽:“大爷,为难我就那么好玩吗?”

    “挺好玩的。”连域修回答的一点都不藏着掖着。

    米央深呼吸,告诫自己,年轻人不要冲动。

    “行,祝你玩的开心。”米央算是看透了连域修,反正逮着机会就会想办法占她便宜。

    她必须要提前做好防御准备。

    眼神落在他腰间的皮带上,心里有了主意,直接过去将他皮带给抽了出来。

    “连域修将你双手举过头顶。”

    “做什么?”

    “你照做就好了。”米央眼底闪过得意,一会看你还怎么嘚瑟。

    “恩。”连域修将双手举过头顶。

    米央趁机立刻扑上去就用皮带将他双手结结实实的绑住。

    连域修嘴角勾起一抹笑:“原来小米喜欢玩这种刺激的捆绑游戏,等我伤好了,我再陪你玩。”

    就她那细胳膊,他若是不给她绑,她还能抓的住他。

    “闭嘴,再出言不逊,说这种下流的话,我拿胶布把你嘴也贴上。”现在的连域修在米央的眼里就是光有獠牙不能咬人的野兽。

    连域修紧抿着唇,他知道米央肯定做的出这样丧尽病狂的事儿来。

    米央帮他擦了一下胸膛,还有双腿:“还有关键位置你自己擦了,擦那么点地,疼不死你的。”

    “害羞吗?又不是没看过。”连域修有时候不知道这个女人在扭捏什么。

    他们之间还有什么秘密吗?

    “我怕长针眼。”米央虽不懂男女之事的具体步骤,但也知道那个地方不能看,不能动。

    “那你上次长了吗?”

    米央被问的哑口无言,好像没长。

    “上次我眼神散光,没看清楚,所以没长。”米央感觉自己跟连域修过招这些天,自己瞎掰的技能倒是提升了不上。

    “哦,那这次你看清楚点,看看会不会长。”连域修低沉的声音一步一步的诱导她。

    “连域修你当我脑子有坑呢?自己不擦那就算了,反正臭的是你。”米央直接将毛巾放盆子洗洗。

    连域修咽了一口唾沫,媳妇这智商忽高忽低,真是让人忧愁,不该高的时候,那么聪明,让他如何是好呢。

    “我手不是被你绑着?”连域修发觉逗米央是会上瘾的事儿。

    不管何时,不管何地,他都想逗逗她。

    两人见面半个来月的时间,他不亦乐乎。

    “算了,别洗了,一天不洗也不会长虫。”米央白了他一眼,不给点颜色,还以为她是面团呢,任由他搓圆弄扁。

    直接将水盆端进了洗手间,把水倒了。

    连域修嘴角抽了抽,现在居然就嘚瑟上了。

    米央出来,看着他脸色还是毫无血色便说:“我明天帮你煮点红枣鸡汤吧,补补血。”

    “你怎么不给我吃驴胶补血颗粒啊?”他最讨厌吃红枣了,不知道为什么,从小就不爱吃。

    “啊?连域修我发现你挺bt的,驴胶补血颗粒是女人调大姨妈的,你一个老爷们吃什么?”

    “不吃。”

    “必须要吃,你流了那么多血,不补补怎么能长回来,再说要是因为这事儿有个三长两短,我会内疚一辈子的。”

    米央想为他做点什么,弥补一下心里的内疚。

    “你给我做那些东西,还不如天天待在我身边,这样我每天都跟打了鸡血一样。”

    米央愣住,严重怀疑他们说的是在一件事情上吗?

    说的好像她是产血的一样。

    算了,跟他,一辈子都扯不清楚。

    “咦,今天那个女的是你什么人?”米央想到那个漂亮的女孩,看她的眼神,就像要把她吃掉一样。

    不过,那种狠戾的眼神一闪而过,只不过她恰巧就碰上了。

    顿时,米央觉得跟连域修要更加的保持距离。

    前面有个管家,还有个妈,现在又来的暗恋着。

    你说这要是都整起她来,她就是九条命都不够他们整。

    连域修眸子一闪而过莫名情绪,本想脱口而出是朋友,但是看着米央没心没肺的样子,便想试探一下她的态度。

    “家里给内定的未婚妻。”

    米央心口猛的缩了一下:“啊?你未婚啊,那刚刚你还说我是你女朋友,你这不是把我往刀口上推吗?”

    原来他已经有未婚妻了?

    那干嘛还要拉着她回家去骗奶奶。

    看刚刚两人的样子,也不像是不和啊。

    米央有些搞不懂了。

    不过,她知道了一点,以后一定要原离连域修,毕竟是有婚约的人。

    况且,那种有钱人家的婚事,并不是那么好退的。

    搞不好,有关人员都要来请她喝茶。

    “你为什么不能嫁给我?”连域修没回到她的问题,反问道。

    “靠,连域修你个不要脸的,你还想左拥右抱啊,鄙视你。”米央突然觉得病房里有些喘不过气来,闷的慌。

    “怎么,我有未婚妻你吃醋了?”

    “切,少自作多情,我巴不得她赶紧把你拉回去,以后就别再来打扰我。”米央咽了一口唾沫,撇开脸不看他。

    连域修眸色黯然,心尖有些难受。

    他到底要怎么做,这个女人才肯跟着他,才能将那个人忘记。

    连域修眼里有些愠怒,阖上眼眸,不想再跟她说话,免得一会忍不住揍她。

    “帮我把手解开,我要睡觉了。”

    米央照做:“那你休息,我也过去守着母亲,她肚子有些不舒服,我怕她一会……”

    “我帮你找了看护,你现在要在这边守着我。”连域修面无表情的说。

    不然,他住院都没人送吃的,也没人来照顾他?

    要不是看在砸连域修这事是她干的份上,米央才不会理她。

    过去母亲那边看了看,果然有些阿姨在那边,她便放心的过来了。

    搬了一张凳子趴在床沿便要睡觉:“有什么事情,你叫我。”

    “趴着你不难受吗?”

    “难受。”米央白了他一眼,这不是你非得折腾人家,不然那边有护理床可以睡。

    “上来,床这么宽不差你那点地。”连域修往旁边挪了挪。

    “不要。”还跟他同床共枕,免了吧。

    “上来。”

    “不上。”

    “那你在下,我在上。”连域修长臂一伸,在米央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就将她拽住。

    就米央那细胳膊细腿的,连域修一只手就对付她了,直接被拖了上去,拥在怀里。

    被强抱了好几次,米央没那么紧张了。

    “连域修,你是不是忘记昨天的痛了,那么痛的领悟,你还想再领悟一次是吧?”威胁,就是威胁。

    对她的话,连域修充耳不闻,抱紧她。

    “小米,你当真想以后都没有性福可言吗?踹坏了,你想你肯定得赔我,以后没人愿意嫁给我,这个任务不是要落到你身上。

    所以,把我踹坏了,你一点好都讨不到。”

    “我没想用你,坏了就坏了。”米央坚决不肯妥协。

    “你好狠心。”连域修说着又将她抱紧了一些。

    “所以你赶紧放开,不然我就要出绝招了。”

    连域修完全相信她干的出来,于是退了一步:“我就抱着,不会对你怎么样,恩,抱着你我睡的安稳一些。”

    他似撒娇的口吻让米央都没法拒绝啊。

    算了,等他睡着了,她再下去好了。

    “行,那你赶紧睡吧。”

    “恩。”连域修躺好,将米央靠在他肩头,这样就动不到他脖子上的伤口。

    米央靠在他的肩头,耳边是他有力的心跳声。

    自从母亲病倒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过过一天轻松的日子。

    每一天心中都是万分沉重,钱这个枷锁一直锁着她,让她有些喘不过气她。

    每天守护母亲都是睡的很进行,生怕母亲需要清洁了,自己会没有发觉。

    母亲刚生病的时候,每天晚上一个小时要量一次体温。

    当时最累的不是照顾母亲,而且时时刻刻的担心母亲会离自己而去。

    杨小贤就是在她最困难的时候出现的。

    用最宽阔的肩膀让她依靠着。

    累了的时候可以歇歇。

    还好后来母亲挺了过来,她当时蹲在地上大哭了一场,以为母亲保住了,爱情来光临了她。

    只不过后来才知情爱都是镜花水月。

    那个人人都艳羡的男朋友突然之间就消失了,了无音信。

    这一年多来,她一直不愿意承认,那个男人是抛弃了她。

    一直都觉得肯定是出了什么意外。

    有想过是车祸,也想过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他不想连累自己。

    想了想,她宁愿是他人渣的抛弃了他,也不愿意他出了什么事情。

    将脑中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去。

    不要去想了。

    渐渐的,米央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连域修一直睁眼等着她睡觉,想着一会她睡着了就揩油,悄悄的亲她一下。

    结果也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大概是知道母亲有人照顾,大概是最近这段时间太累了,大概只是米央睡的很安稳。

    待米央再次醒来的时候,清晨的阳光已经从窗帘缝隙里悄悄的爬进来偷看他们两个暧昧又温馨的画面。

    “恩。”米央嘤咛一声缓缓的睁开眼睛,动了动,立刻就被抱紧。

    脑子有那么一刹那死机了。

    额?

    现在是什么个情况?

    清醒了几秒钟,米央才想起昨晚的事情,她居然就那么安稳的睡着了?

    在心里她给自己一个大写的服。

    居然就那么在一个对自己心怀不轨的男人怀中睡着了。

    天呐,来个雷劈死她吧。

    嗯哼,思量一番,还是像上次一样,当做什么也没发生。

    不然这个不要脸的男人又要将这次抓做把柄。

    米央想闷声不坑的扯开连域修的手离开。

    “醒了啊。”刚醒的连域修,眸子里带着点迷茫,声音里带着点沙哑。

    米央没由来的身子抖了一下。

    “恩,你这么早就醒啦,赶紧再睡一会吧。”是不是太神了,她动一下就醒了。

    “几点了?”连域修搂着她又紧了几分。

    米央嘴角抽了抽,你搂这么紧,就算想看时间也看不了啊。

    “你能先松开我吗?”米央没好气的在他胸膛上掐了一把。

    “嘶,舒服。”连域修轻笑着说。

    米央一手捂眼睛,跟这么没有羞耻心的男人有瓜葛,她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被坑了一次又一次。

    “快松开,我过去看看母亲。”米央翘着嘴有些娇嗔的说。

    连域修低敛着眼眸看她,眼里的笑意都要溢出眼眶。

    昨天医生说他的情况恢复良好,已经可以出院。

    但是有她陪着,他还真愿意在医院住到她肯跟他回家住。

    “给我做点早餐。”说话间,连域修放开她,顺势在她腰间捏了一把。

    清醒了这么一下,米央一下子就想起来医生说的话:“咦,我特意去问过,医生说你最迟今天早上可以出院,伤口挺好的,回家吃去吧。”

    她又不是他家小保姆,干嘛听他呼来喝去。

    连域修一脸不解的看着她:“喔,还有这个事啊?我怎么没有听说,我记得医生说我伤口有发炎的趋向,叫我多留院观察几天。”

    米央眨巴眨巴眼睛,她耳朵听的真真的,今天就可以出院,而且还是连域修自己要求的?

    怎么又变成不是了?

    这个祸害要是继续住院,她都不知道要被压榨成什么样子。

    “那我马上给你主治医生打个电话问问,你这大总裁日理万机,别在医院耽误时间。”

    米央得意的看着他,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小样,姐姐早就看穿了你的歼计。

    “那你问吧。”连域修挑眉,好似一点都不怕被她揭穿,悠然自得的很。

    米央眯着眼睛看他,眼睛里好像没有慌乱心虚的样子,难道是真的伤口发炎了?

    她不行。

    “那我给他打电话。”米央发现手机放在母亲的病房里。

    于是就准备去母亲房间拿手机,在米央转身的一刹那,连域修立刻从床头柜将手机拿过来,指尖飞快的给主治医生发了短信过去。

    米央也是怕他有诈,速度的跑回母亲病房,给医生打电话。

    没想到得到的回复居然是连域修因为生气,上火了,伤口有点发炎的状态。

    米央抿抿唇,没说什么。

    将两位大老爷伺候来,就去上班。

    今天早上这个时段,米央是在一家蛋糕电打工。

    老板娘是个胖胖的中年女人,一直对米央都很好。

    米央工作也非常的尽职尽责。

    平时面包店的客人都是络绎不绝,今天却寥寥无几。

    米央觉得很奇怪,便跟另外一个营业员闲聊:“咦,今天这些人难道都去看欧洲杯了?居然都没人来买东西。”

    “是啊,这种情况好几天了,老板娘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你说这市中心地段,每天门面费那么贵,这几天好像连支出都不够。”另外一个营业员说。

    米央皱了皱眉头。

    这阵子她事情很多,倒也没怎么观察过。

    今天连域修请的那个阿姨照顾母亲,她就轻松一点。

    “怎么突然会这样?”米央看看店铺里的东西没变,什么都是原来的样子。

    “我也不知道。”

    正在这时老板年垂头丧气的走了进来。

    平时米央跟老半年也是非常的亲近,便迎上去说:“刘姐,我这两天忙没注意,店铺是发生了什么吗?”

    难道是面包里吃出虫子那样的怪事?

    不然一个好好的面包店是不可能会突然生意变的这样惨淡。

    刘姐眼眶有些泛红的看着米央,几次张张唇都欲言又止的样子,甚是为难。

    米央也看出点端倪来,咽一口唾沫说:“刘姐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了?”

    “恩。”刘姐实在是难以启齿真正的理由,便顺着米央的话应了下来。

    “能给我说说吗?”米央的心里咯噔一下,顿时为刘姐担心起来。

    刘姐离异,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生活全靠这家店支撑,两个孩子都在上高中了,学业也很紧张。

    刘姐咬了咬牙:“小米,你看现在生意这么惨淡,我这里用不了这么多人,我想……”

    “呵,刘姐这事啊,没关系,我暂时回去休息几天,等你生意好了,再唤我回来。”米央从嘴里苦至心底。

    还是强颜欢笑的帮刘姐说出这个话。

    她知道,刘姐是一定遇到了难处才会辞她。

    “小米,真是抱歉。”刘姐抓住米央的双手。

    “刘姐,你这说的什么话,这一年多您没少帮衬我,我已经很感激了,别担心,困难很快就会过去的。”

    米央反过来安慰刘姐。

    刘姐捂着嘴巴就跑了出去。

    米央站好最后一班,连当天的工资都是另外一个营业员交给她的,还有刘姐给她的一大袋东西。

    米央没有推辞,将东西,还有多余的几百元都手下,在随身携带的小本子上记上人家对她的帮助。

    以后,若有一天有能力了,一定会还这些好心人的人情。

    米央抿抿唇,站在大街上,一时之间有些迷茫。

    失去一份工作,就代表着少了一份收入。

    以后的日子会更加的捉襟见肘。

    她以前找了无数次的工作,大多人听到她的情况都不愿意收。

    米央也不怨人家,毕竟人家做生意的,也没有欠她什么。

    她也不可能因为自己困难就对别人道德绑架。

    只是米央万万没想到,连超市老板今天也跟她说要裁员的事情。

    去往第三个上班地点的时候,米央有了预感,不会也要辞退她吧?

    果然,女人的第六感是很准的。

    所以,今天,她的三分工作都没有了。

    她,失业了!

    米央无措的站在大街中央,看着人来人往,突然感觉眼前就是一片黑暗,再也没有了曙光。

    苦,累,她都不怕。

    就怕生活不下去,妈妈怎么办?

    妹妹还要读书怎么办?

    就在闹市,米央再也遏制不住的蹲在地上痛哭了起来。

    有人侧目,有人向前询问。

    米央都恍若未闻。

    哭了一会,就站了起来,往医院走。

    她不能被打败,不能就这么认输。

    工作没有了,可以再找,生活还是要继续。

    米央缓缓的走在路上,这下连公交车都舍不得坐了。

    走了一段时间,思绪慢慢的就冷静了下来。

    怎么会突然一天之间就失去了所有工作?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米央越想越不对劲。

    脑子里一闪而过一个可怕的念头。

    会不会是连家的人在作祟?

    是那个余管家,还是连域修他妈妈?

    哼,不管是谁,罪魁祸首都是连域修。

    她就知道,第一次见杨美珍的时候,连域修跟他母亲说的那些话,肯定会激怒杨美珍。

    想到了根源,米央小跑着回医院。

    冲进连域修的病房,他此时正在看文件,雷耀轩见她气喘吁吁,脸红扑扑的进来,暧昧的笑了一下说:“我回避一下吧。”

    “恩。”连域修淡淡的恩了一声。

    雷耀轩走到米央身边的时候朝她眨了眨眼睛,用唇语说,加油。

    米央直接不顾形象的就朝他翻了一个白眼。

    雷耀轩觉得她可爱死了,原来连域修就喜欢米央这股子劲呢。

    等了三十年,以为连域修要等一个紫霞仙子一样的姑娘。

    没想到等了一个小燕子。

    雷耀轩一出去,米央立刻冲到连域修面前:“哎,连域修,我工作为什么都没了?”

    米央不能确定是不是杨美珍他们在搞鬼。

    也许是连域修为了得到她,不择手段也不一定。

    连域修捏着文件的手顿了一下。

    没想到母亲的动作这么快,昨天米央不是还上班,一天之内都没有了?

    也难怪米央这么快就察觉出或许是他们在从中作梗。

    谁一天之内丢三分工作,还能是正常,是巧合?

    “我们见面的时候,我记得我说过,以后做我的女人就可以,不需要工作。”

    连域修思量了一下,这个黑锅还是他背下吧。

    若是告诉她是母亲搞的鬼,以后米央对母亲肯定心有芥蒂。

    米央这人又不会藏心思,况且她这般缺钱,没了工作,定然要去找母亲。

    到时候两人起了冲突,只能将两人的关系急遽恶化。

    米央冷冷的笑了一下:“连域修你还真他妈就是资本主义嘴脸,我答应要跟你在一起了吗?

    这样玩,你觉得很好玩吗?

    对不起,我们小老百姓跟你玩不起,请你高抬贵手放过我。

    你要是觉得见到我碍眼,我可以带着妈妈带着妹妹马上离开这座城市。”

    米央说道最后几乎是用吼的,她努力的不让自己掉下眼泪。

    不想在敌人面前展现出最脆弱的一面。

    可是,真的是太委屈了。

    她明明一直都很顺的生活,虽然苦,虽然累,但是至少每天有工作,一家子人吃饭不用愁。

    现在工作都没有了,她们一家三口要喝西北风吗?

    婚姻的事,岂是他说要就要的。

    连域修眸子眯了眯,看她情绪激动,心中有些不忍。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伤害她的。

    “连域修,我不可能跟你结婚的,我心里的那个人,你就是让我在太阳底下晒死,我也忘不掉,我爱他,爱的心里除了他谁也装不下。

    如果你要这样没有灵魂的我,可以,我嫁给你。

    但是我提前跟你说,要是我还能遇见他,我死缠烂打都会跟他在一起。

    你就等着戴一定超级无敌大绿帽子。”

    “闭嘴。”连域修厉声喝到。

    “我以后不想听到从你口中说出任何一个关于前男友的字,不然我把你的嘴缝起来。”连域修冷厉的瞪着她,周遭的散发着冷气。

    反佛,米央再多说一句,就要弄死她。

    米央已经气急攻心了,这些工作对她有多重要,别人根本就不明白。

    不管是连域修,还是杨美珍,这样整她不过就是连域虚说要跟她在一起。

    对,他不是有未婚妻吗?

    只要连域修回去好好的跟那个什么熙在一起,她就不会再被人算计了。

    米央完完全全的乱了分寸。

    “连域修,你难道还不明白吗?就算我们结婚了,你妈妈不会那么轻易放过我的,在你家,你家亲戚面前我永远抬不起头。

    我爱他,一直没变过。

    如果你真的只是名媛大小姐玩腻了,想找我们这种清粥小菜,那好,你不就是想得到我吗?

    我现在就给你,得到之后,请你马上滚,滚出我的生活。”

    米央歇斯底里的喊着,一边解自己的衣服扣子。

    连域修瞠大着眼睛,这个死女人居然还来真的。

    谁只是想要她的干瘪小身板。

    谁想要一个没有灵魂的女人。

    连域修一下就下地冲过去抓住米央的手吼到:“你难道就这么不自爱吗?”

    米央被他吼的有些蒙住,愣了片刻才回过神来。

    看着他猩红的双眼,米央面无表情的说:“难道你不就是想要这个吗?”

    “我想要女人大把,你这样的灰姑娘更是多之牛毛。”连域修一把甩开她的手:“出去吧,不想再看见你了。”

    连域修转过身去,从小到大,要什么有什么。

    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挫败过。

    他真不懂米央的脑子里在想些什么,难道这人世间就没有真情真爱了吗?

    一定都是那些龌蹉的思想吗?

    米央站在原地没有动:“那我的工作还给我吗?”

    “不还,你那么能耐,就自己去想办法。”连域修紧咬着牙关。

    他坚信,米央冷静下来之后,肯定会来找他。

    待她弹尽粮绝,总是会妥协,除了他,他又还能找谁呢?

    米央真想把他撅巴撅巴栽花盆里当肥料。

    “好,连域修,我就还不信没有你我活不下去。”米央撂下狠话转身就走。

    她气呼呼的拉开门,门刚好又从外面打开。

    “哥。”连域昊喊了一声。

    米央看到眼前的男人脚像被钉在原地一样。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总裁,一不小心吃掉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三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川并收藏总裁,一不小心吃掉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