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裁,一不小心吃掉你 > 125:找到了线索

125:找到了线索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script>    “依依,你别哭怎么回事?”连域修心没由来的慌了。

    “姐夫,你快过来。”米依依已经哭的就剩下这一句话了。

    连域修也不多问,立即挂了电话.

    幸亏河边离米央家里并不远,不到十分钟的车程,深夜没有车辆,连域修车速开到了一百八十码,五分钟就到了。

    上楼的时候,恨不得一脚就能到米央的家中。

    到楼上,门是打开的,刚跨进屋子,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

    “姐夫……”

    耳边是米依依的哭喊声,连域修什么都听不见,他着急到走进浴室。

    地板上是蜿蜒的血流,米央苍白的的脸色,连唇的都失去了血色靠在墙壁坐着。

    她看见连域修的时候,眼角的眼泪划过,手腕的血已经被米依依用补抱住。

    布条上全部都染成了红色。

    米央最后看到的是连域修阴沉的脸,眼神里却满满的都是担心。

    他们,终究是相遇的太晚。

    连域修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抱着米央到医院的,他的心里脑子里甚至已经听不到外界的任何的声音。

    只希望她不要死。

    这一个月他强忍住不来看她,就怕她触景生情,走向极端。

    他都听说白天她已经开始出门,还会去谈生意了。

    他以为,米央已经慢慢的开始走出来,却不想,晚上因为弟弟的出现前功尽弃。

    米央被推进抢救室的时候,连域修想,要是她死了,他一会马上就去秦家,把秦家所有的人都杀了。

    他要把秦晓熙丢到国外去,让她尝尽凌辱的滋味。

    抢救室的灯亮了多久,他就想了多少幼稚的想法。

    可以,哪怕是那些对敌人最残忍的方法也不能让他解恨。

    他更希望的是……米央安然无恙。

    抢救室的灯光灭的时候,连域修闭上眼睛,不敢看即将打开的门。

    害怕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第一次,他居然想要逃避。

    米依依冲过去抱住医生说:“医生,我姐姐怎么样了。”

    医生呼了一口气:“情况还好,就是失血有些过多,这阵子要多加调养才好。”

    听到米央没事,连域修才睁开眼睛,心松了一下便又提起来了。

    米央被推了出来,连域修看着她紧闭的双眼,苍白的脸心紧缩了一下。

    因为米央需要休息,所以连域修就只能静静的坐在床沿握着她的手。

    米依依看着他,张张嘴,最后什么话都没有说就出去了。

    米央再次醒来的时候,睁开眼看见白色的天花板。

    她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梦见自己跟连一个男人结婚了,还生了好几个孩子,他们在的地方没有坏人,没有讨厌的人。

    只有他们一家子,每天,她就炒股,她开淘宝店,来维持着很幸福的家庭。

    明明是那么幸福的画面,可是她却难过的想哭。

    梦里看不见那个人的面容,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感觉手被握住,微微侧头看到床沿趴着一个人。

    只看到了后脑勺,她就能认出来是连域修。

    她,没有死。

    苦涩的扯过一抹笑容,她为什么没有死。

    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可是,她却不想醒来,又阖上眼睛,就这么睡过去吧。

    米央又进入了一个梦乡。

    妈妈跟妹妹都在哭着跟她说,呼喊着说不能没有她。

    梦里那种心痛的感觉都那么强烈,强烈到她想要尽快的结束这个梦境。

    咻的将眼眸睁开,是啊,她死了一了百了。

    可是妈妈,跟妹妹呢?

    她可以将苦都咽进肚子里,突然又舍不得离开他们。

    死真的能解决一切吗?

    侧头又看了看趴在床沿的连域修。

    以后自己跟这些人断绝了关系,就不会再有这样的困扰了。

    过个几年也许自己就忘记他了。

    米央想将自己的手从他手中抽出来,她一动,连域修咻的一下就坐直起来,吓她一跳。

    连域修睡眼惺忪的眼眸看着她,脑子好像处于开机状态。

    “你醒了啊?”连域修像是不确定一样问。

    他呆呆的样子,米央顿时有些懵逼,淡淡的恩了一声。

    这个开场白好像有点诡异啊。

    “哦。”连域修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手表:“现在是四点多,你再睡一会吧。”

    他已经想好,以后决口不提过往的事情,他们就这样静静的在一起。

    “好。”米央愣了一下,不是想好要赶他走的吗?

    现在这种反应算什么啊?

    米央闭上眼睛,一直想不通他们今天这个开场白到底怎么回事。

    虽然梦里的难受让她很难过,也做好准备,再也不做傻事,可是还是忍不住的难受

    再次醒来的时候,米央是被一阵粥香熏醒了,肚子已经饿的饥肠轱辘。

    睁开眼睛便看见,连域修在用粥碗将粥盛出来。

    见她醒来便说:“你还真准时,刚准备好吃的就醒了。”

    这次米央第一次见他弄吃的,以前吃饭的时候,都是她将所有的东西准备好,他就大爷的坐在那里享用。

    米央想要坐起来,发现刚动就感觉天旋地转。

    连域修立即过去扶着她躺下:“你现在还不能动,要躺着休息,我喂你吃。”

    “依依呢?”以后都不要有什么瓜葛了,就不劳方他了。

    “她上课去了。”连域修已经端着碗,舀了一勺子粥吹了吹送到他嘴边:“还不错,尝尝。”

    米央本来想傲娇的拒绝,然后将碗推开,不他扫地出门,可是,事与愿违,张嘴吃下了粥。

    不能怪她,实在是太饿了。

    “味道怎么样?”连域修眼里冒着亮光问。

    “恩,今天食堂阿姨煮的粥比以前好吃了,看来手艺又进步了。”米央夸赞的说。

    “我熬的。”得到赞赏的连域修得意的说。

    米央嘴角抽了抽,她真的不相信,这跟以前碗都不拿的大爷是同一个人。

    而且他不会煮饭:“骗谁呢,你还会煮吃的。”

    “这有什么难的,照着食谱煮就不好了?”连域修摸了摸鼻头,恩,他熬了三次才有这个味道,这种事情他肯定是不会告诉她的。

    米央还是一脸质疑的样子看着他。

    米央一直觉得自己是坚强的,可是现在才知道,她其实很懦弱。

    甚至不敢面对现实,选择性的就将那不堪的一晚忘记了。

    如果记得不能面对,承受,那就忘记 吧。

    三天后,米央准备出院。

    连域修一直在医院照顾着,不假以他人之手,就连米央换下来的衣服都是他洗的。

    当时,米央不记得自己当时是什么样震惊的表情,就是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不像是认识的连域修。

    他也没有像小说写的那样每天胡子拉渣像个流浪汉。

    连域修依旧每天将自己收拾的帅气逼人,穿着喜爱的白色衬衫,黑色的西裤,还有皮鞋。

    米央目光落在他身上,好像没见他穿过什么别的衣服。

    “出院手续我办好了,来,我给你梳头,一会就可以回家了。”连域修将她的东西已经收拾好。

    米央呆愣的就已经被扶起来,背对着他,梳子轻轻的划过头皮如一弯温暖划过心尖。

    连域修第一次干这种事情,本来想给她编个辫子,却发现没这个技能。

    那就扎个马尾,看起来比较清爽有朝气。

    此时,开口赶他走的话,始终说不出口。

    连域修将她送回家,米依依已经在家里等着。

    米央还在担心,他是不是又要赖在家里不走?

    这次,她的担心是有点多余的。

    连域修放下东西,水都没喝一口,跟她说了一声我走了,就离开了。

    连米依依说的姐夫坐一会再走都没理会。

    米央纳闷的看着他,丫的是转性了吧。

    不是转性了,只是,连域修现在深谙了她曾经说的那些话。

    若是爱她,那就给她一个和平的世界,将一切的事情都准备好,再跟她在一起。

    以前他觉得自己是可以保护好他的,但是现在想想,不能。

    不想今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下一次,米央又还能安然的挺过来吗?

    连域修从米央那里离开之后,回到了连氏公司。

    他们新开的公司因为他现在抽不开身,请了人去打理。

    刚回到公司,就觉得哭笑不得。

    他的母亲跟父亲在公司争执的面红耳赤。

    他就静静的站在一边看着,母亲捂着嘴,哭着离开。

    父亲因为争赢了,而得意的扬起嘴角。

    皱了皱眉头,什么时候父母亲之间已经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见他回来,连孟勤朝他摇摇头说:“域修,你这个妈妈现在是越来越无理取闹了。”

    连域修紧抿着唇没有说话,目光深沉的看着父亲,良久,连孟勤以为儿子不会说什么,准备离开的时候。

    连域修清冷的说:“是你变了。”

    连孟勤愣了一下,脸色变了变。

    “是啊,我变老了。”

    连域修对他的执迷不悟无言。

    “爸,我没有那种在家有老婆,在外头可以养小的,只要不抛弃糟糠之妻就是对她最大的恩德,那种思想。”连域修一口气说了很多。

    连孟勤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走过去关上办公室的们。

    心虚的他知道儿子可能已经知道了一些什么事情。

    “域修,我知道你是好男人,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你外面的女人,我不想在公司看到她,还有,要么跟外面的人断了,要么跟我妈离婚,我跟域昊这么大了,不算单亲孩子。”

    连孟勤心里咯噔了一下。

    既然他已经知道,那他也就不藏着掖着了。

    “我跟你妈妈早就没有感情了,我也早就提出了离婚,是她执意不肯离,现在还闹到公司来,你不在的这几天,你不知道,她闹的多凶残啊。

    全公司的人都知道她更年期了,我的脸都被她丢尽了。

    你说这样撒泼的女人我还能要吗?”

    连孟勤这下总算是找到了宣泄口数落杨美珍的不是。

    连域修额间的青筋都鼓了出来,以前的妈妈不是这样子的。

    “女人是用来疼的,你若是不疼她了,自然会有意见。”连域修以前是不会知道这种道理的。

    从他口中说出这样的话来,连孟勤惊讶的长大嘴巴。

    这个一心只会工作的儿子,现在居然会说关于感情方面的事情了?

    他还真是有些吃惊。

    “不管怎么样,我跟你妈已经没有感情了。”

    连域修眸色黯然:“爸,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把那个女人安置在了财务总监的位置,恩?”

    连域修眼神凌厉了起来。

    雷耀轩查到资料的时候,他当时如遭雷劈一般。

    连孟勤有些心虚,干咳一声说:“你阿姨是学财务方面的,是高级财会师,我们自家的钱当然要自家人管才放心。”

    “她是外人,下午下班之前,我不想在看到她在公司。”连域修态度坚定。

    连孟勤心里来气了:“域修,我是你爸,怎么,现在我还要听你的命令不成?”

    “公司现在我说了算。”若不是眼前的人是他爸爸,现在已经不知道被揍成什么样子了。

    打人虽然显得很没品,但是有些人真的很欠揍。

    连孟勤起的手指发抖的指着他:“域修,你信不信我能让董事会撤了你的权?”

    本来还想好好跟他谈谈的,见他一心护着外面的女人,连域修不屑的撇了他一眼:“你有那个本事的话尽管去吧。”

    “你这个不孝子。”

    “不要让我做的太难看。”连域修没有半点要退让的意思。

    连孟勤冷笑了一下说:“你妈妈都把你女人给别的男人睡了,你居然还这样帮着她,你挺大度的啊。”

    连孟勤气的已经口不择言的直戳连域修的痛处。

    连域修狠戾的看着父亲,双拳握的咯吱响。

    “你该庆幸我身体里是流的你的血。”不然他现在一定从窗口飞出去了。

    “你还知道你是我儿子啊?啊?你妈妈做了那么多错事,她始终姓杨啊,我们姓连才是一家人啊。”

    连域修听着父亲越来越可笑的言语。

    曾经那个引以为傲的父亲去了哪里?

    以前他觉得很骄傲,他见了很多别人的爸爸在外面都有女人,养很多个,家里鸡飞狗跳的。

    还庆幸自己的父亲这么的好,不出去乱来,现在却晚节不保。

    这阵子发生的事情让连域修有些乱。

    “我只有一个妈,你要实在为了别的女人伤害我妈,你,将会是那个别人。”

    连域修说完就走了,不理会身后父亲的咆哮。

    回到办公室,点了一根烟。

    他已经一刻都等不了的,直接叫人将那个女人丢出了公司。

    幸亏他的财务总监密码设置的很隐秘,他们这几天都没有破解开来。

    否认这连家的钱,恐怕都落入了那个女人的手中。

    连域修一根烟接着一根烟的抽,烟灰缸都插满了烟头也没有停下来。

    雷耀轩进来的时候,闻到一屋的烟味,再看看水晶烟缸已经塞满了。

    他疾步走过去抢下连域修嘴上叼着的半支烟说:“你想把自己抽死啊。”

    连域修看了他一眼:“你以后对你女朋友会变吗?”

    雷耀轩愣了一下,知道他是受了父母亲的刺激:“以后我不知道啊,反正只要她不离开我,我就不会变的,我觉得爱她是我这辈子做过最值得骄傲的事情。”

    连域修现在真是羡慕他,两人在一起很多年了,虽然吵嘴了,但是不像他这样,上来就是一个惊涛骇浪,打的他措手不及。

    “希望待我们白发苍苍的时候,你还能这么有底气的说着同一个女人。”

    “我去,你还想跟我白头偕老啊?”雷耀轩说着冷笑话。

    “哥们,别想多了,事情总是会解决的,你爸妈的事情强求不了,你我都是男人,变心了就回不来了。”

    雷耀轩的劝解有点力不从心,这个话语确实是单薄了一些。

    “我最担心的是米央。”

    “我知道,我今天就是给你带来了好消息,而且,我觉得这肯定会是突破口,事情的真相很快就能浮出水面了,也不枉费我亲自上阵盯人,可把我累死了,以后你跟米央结婚的时候,必须要单独敬我一杯啊。”

    “你看这个,我发现秦晓熙……”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总裁,一不小心吃掉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三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川并收藏总裁,一不小心吃掉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