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驭蛊 > 第2章 真相

第2章 真相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房间之中十分寂静,除了他略微粗重的呼吸声之外,再也没有其他声响。

    方池墨睁开了眼睛,他眼眸之中的血红色不仅没有随着他闭目消散,反倒充盈了整个瞳孔。眼白之处也带上了一些血丝,清晰地写着他的低落、悲伤、愤怒……掺杂在一起,就连周遭的空气都仿佛冷凝了许多。面上更是似笑似哭,显得有几分癫狂。

    “大少爷,您睡了么?二少爷求见。”问荷去而复返,她的声音依旧压得很低。她知晓大少爷不可能这么快便休息,依旧象征性的问了一句。

    “进来。”方池墨从未像现在这般觉得说话也是一种负担。他只是开口说了两个字,经脉之中的血腥气又有沸腾的迹象。他闭上眼眸,让那有几分扭曲的面庞也恢复了平静。

    外伤因为大夫的药已经止住了血,但是这腹内的血却很难止住。经脉寸断,稍微好一些的药材便会给他的身体带来负担。虽然是药,对他来说怕是比毒更恐怖。稍次一些的,对他此时的状况又没什么用处。他也就只能等着伤口慢慢愈合。

    “大哥,您还好吗?若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变成现在这幅样子。”方池延面上带着明显的担忧,他进入房间之后,快步走到了方池墨的床·榻前,“我回来便第一时间去父亲那里恳求药师赐药,来的迟了些,大哥您可莫要怪罪。”

    方池延的话,的确让方池墨舒服了许多。这次受伤,他的确是太过轻敌。但若是没有方池延的邀请,他这一日都会呆在府中修习灵力,也就没有了之后的事情。

    方池墨不会因为自己出了事,便将责任推给其他人。只是,他醒来那么久,却没有看到方池延的影子,着实让他有几分怀疑。

    方池墨是灵师在这安阳城不是什么秘密,他这个灵师出手,等级低的自然不敢靠近。方池延不过是个八级灵者,早早便退出了两人战斗的圈子。

    方池墨更是确定了方池延不在自己的攻击范围之内,才安心的出手。爆炎弹的力量相当于三级灵师一击,范围比方池墨攻击的范围要大,但也有限的很。方池延哪怕被波及,也是被最外围的余波扫到,能有多严重的伤势?

    他虽重伤昏迷,不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事,也能隐约猜测到。李家老三李兴言在发现自己重伤了他之后,绝对不可能再对方池延出手。四大家族虽然相互之间有摩擦,却也不愿意开战。

    四大家族实力在伯仲之间。若是开战,哪怕是胜利的那个,必然也损失不少。非但得不到便宜,反倒是容易让另外两家渔翁得利。

    李兴言重伤了方池墨之后,第一时间想的绝对是怎么解决,而不是赶尽杀绝。

    方池延怕是最了解他伤势的一个,在回府之后,第一时间去找父亲请求药师出手,也是一番好意。“父亲他何时过来?!”

    “这个时辰炼药师怕是都已经休息了,自然不好打扰。父亲明日再过来。”方池延想到母亲连如薇轻而易举的便将父亲留在房中,将方池墨抛在脑后,他就觉得愉悦。

    方池墨不再开口,他心下有几分低落。如今天色已晚,继母不来探望倒是情有可原。父亲对他一向重视,在知道他重伤的情况下为何没有赶来?!或许父亲还不知他伤情这般严重?

    方池延也没等方池墨回应,他看了问荷一眼,唇边带上了几分笑意。几步便走到方池墨的床前,他清晰地看到了方池墨周身缠绕着绷带的模样。只是,那平静的面庞,还是一既往的碍眼。

    “大哥,来让弟弟看看您的伤势。”方池延说着,伸手抓·住了方池墨的手臂。他的力道很大,如果方池墨还是灵师倒是不会觉得怎样。他现在灵力尽废,身体上又满是伤痕,这样的动作,足以让他身上的伤痕裂开,重新渗出·血迹。

    方池墨因为手臂的疼痛睁开了眼睛,他见方池延面上露出笑意,心下有几分不安。他硬生生的忍下了手臂上的疼痛,缓了两三个呼吸的时间,这才开口。“无碍。”

    “怎么会无碍呢?!”方池延上的笑意更明显了一些,看着他手下的绷带被染成血红色。“大哥您现在可是全身经脉寸断,身上一死一毫的灵气都不可能再存储。这一辈子不可能做修灵者,炼药、炼器之类,也必然要有灵气做根基。您这辈子,都只能是个废物!”

    方池延笑的志得意满,哪怕是傻·子都能看出他来者不善。在一旁站着的问荷脸色已经变得苍白,她的视线有几分犹豫,却没有胆量阻止方池延。

    方池墨抿了抿唇,他的手已经抓·住了身下的被褥。之前他不愿意在方池延面前露出痛苦的神情,是怕他自责。如今,则是不愿意让自己太难堪。

    “忍的很痛苦吧。”方池延放下方池墨的胳膊,伸手拿起另一只,故伎重施让方池墨伤上加伤。

    “看到你如今这幅样子,我倒是没白白设计一遭。既能让李兴言那家伙自讨苦吃,也能让大哥不再在我面前碍眼!李兴言那个傻·子,在他用之前,还以为他拿的是爆灵弹!扔了就想逃跑,我怎么能如了他的意?!”

    爆灵弹与爆炎弹只有一字之差,但是威力却差了十万八千里。这爆灵弹里面蕴含几丝灵气,却是用来催化烟雾,不过是迷惑人的视野。小孩子手中都能拿上几个恶作剧。

    爆灵弹在其他地方或许用处不大,但当时他们在人声鼎沸的昌顺酒楼,能够进入酒楼的人身份都不会太差。哪怕是方池墨,也不可能在酒楼内随意攻击。扔了就跑,倒像是李兴言的做法,他从来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这一切都是方池延设计?!他不知方池延为何会这样做。方池墨自诩从未苛待过方池延,哪怕他并不是方家血脉。但是吃穿用度,修灵资源,比起他这个真正的大少爷也不遑多让。他还有什么不满的?

    方池墨眼眸之中带上了几分怒意,方池延这些年哪一样不是靠方家来养。如今却这般对待他,当真是,“恩将仇报!”

    方池墨难得用这样狠厉的语气说话,方池延听到之后非但没有觉得恐惧,看上去反倒是更开心了一些。

    “大哥,方家对我可没什么恩情。父亲养我这个儿子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我可是正正经经的方家血脉,若不是你和你那该死的母亲,我又怎会变成方家养子?”

    方池墨面上出现了震惊,但更多的却是困惑与怀疑。在他记忆之中,父母之间可是相当恩爱。这方池延比他只小上几个月,怎么可能是父亲的亲生子?

    “若不是云寒姗口口声声追求真爱,母亲与父亲才是门当户对的眷侣。我自会是父亲与母亲正正经经的孩子,方家嫡长子的位置也本该是我的!”

    方池延松开自己手中的胳膊,又对着方池墨的两条腿分别拍出一掌。“我六岁的时候才能光明正大的叫生·母一声母亲,这笔账自然要好好于你算算。”

    两人六岁的时候,继母连如薇进门,方池延亲生·母亲的身份呼之欲出。方池延话中的意思是这样,方池墨并不完全相信。

    母亲在他三岁的时候便已经离世,他当时年龄是小,却也已经记事。记忆之中的父母恩爱的很,而且如今这安阳城内还有不少人会说起父母的陈年旧事。

    父亲当初甚至愿意为了母亲放弃家主的继承权,最后若不是机缘巧合,家主之位当真便会与父亲擦肩而过。这样还不是真爱?!

    “方池延,你当真认为我活不过今日,便能任由你胡言乱语?!”方池墨忍下·身上的疼痛,他不着痕迹的扫了问荷一眼。问荷此时将自己缩在角落里,头低垂着,仿佛没有听到一般。

    方池墨心下一凉,他身上的血在之前就流出了不少。如今方池延再出手,如果任这血液流下去,他很可能活不到明日。若是活不到明日,那见父亲一面就是奢望。

    “你这幅模样还真是难以活过今日。”方池延后退了一步,他从怀中拿出一张雪白的手帕,将自己手掌上的血迹都擦拭掉。

    “哪怕你命大活到明日见到父亲的时候又能怎样?!大哥,我们可都是父亲的亲生子。你说父亲会选择你这个对家族不会有任何贡献的废物,还是说会选择我这个未来的炼器师?!”

    炼器师与炼药师同样难得,炼药需人灵力有木火两种属性,那炼器则是需要木金两种属性。属性只是先决条件,还有在炼器方面的敏感度,对灵力的掌控,都有非常严苛的要求。

    方池延开口说他是未来的炼器师,显然已经有了把握。这样能够轻而易举被人拆穿的事,也没人会随意说出口。

    “我倒是期待大哥你能活过今日,到时候也能让你亲眼看看。在父亲眼中,你与我到底谁更重要一些。”方池延将自己手中染上鲜血的手帕丢到问荷怀里。

    虽然没有任何力道,但是问荷却忍不住的身子一抖。“二…二少爷……”

    “你很不错。”方池延称赞了一句,伸手钳制住问荷的下巴,将她的面容来来回回的看了几遍。“明日记得给大哥换件衣裳,也好让他体体面面的见父亲。”

    “是,是!奴婢明白。”问荷连连回应,唯恐方池延听不真切。

    “明日之后,我便向父亲讨要这院中的丫鬟奴才。想来,无论明日大哥是死是活,都不需要你们这些人伺候了。”

    方池墨死了,要这些伺候的人也没用。方池墨活着也是个废物,占用这些人伺候简直是在浪费资源。方池延喜欢掠夺方池墨的东西。如今这可能是最后的愉悦,他自然不会放过。

    “能够跟在二少爷的身边,是我们的福气。”问荷恭恭敬敬的回答,比在方池墨身边姿态更低。依稀能看出,她面上还带着几分恐惧。

    “知道就好。”方池延心情舒畅的离开了房间。

    问荷紧跟在其后,她似乎完全忘了,房间之中那满身鲜血的人,才是她现在名义上的主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驭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浅洛洳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浅洛洳雪并收藏驭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