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驭蛊 > 第3章 传承

第3章 传承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血液缓缓地从体内流出,带出他身体上原本就所剩不多的温度。

    方池墨眼眸之中·出现了明显的不甘。他还不清楚方池延所言是真是假,还没有让父亲知晓他受伤的真·相,更是没有报复他心中所怨所恨,他自是不甘。

    他用牙齿咬紧了自己的舌尖,普通人看来十分鲜明的疼痛感,对他来说却已经没什么用处。全身都在痛,他似乎已经对疼痛麻木。用尽全身的力气,在舌尖上留下了明显的伤痕。他的神志却没有因此清晰半分。

    方池墨听到了自己血脉流动的声音,看到了那一条条隐匿在皮下的管道。他大概是快要死了,只有死人才会听到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

    灵天大陆的人都知晓,到达圣阶之后,才可能内视自己的经脉。到达尊阶,方可直视自己的骨血。其上仙神,据说才可以完全掌控自己的身体。方池墨在被废之前只是灵师,无论如何他都不应该看到自己的血管脉络。

    他看到的场景也不符合常理。此时他身体的温度有几分偏凉,按理说血液流动的速度多少会放缓一些,他看到的却是血脉流动的速度越来越快,甚至比刚开始的时候要快上两三倍。越来越多的血液从自己的体内流出,他体内的鲜血非但没有减少的痕迹,反倒是在增多。

    脑海中的血脉流动轨迹依旧清晰,随着血脉的流动加快,他再次清晰地感觉到了痛感。身体因为疼痛颤抖,他刚刚以为自己对疼痛麻木,显然是因为还不够疼痛。

    他面上的表情因为疼痛扭曲,眼眸之中却不由的浮现出了喜意。在这样的剧痛之中,他的精神越发的清明。这样清晰地神志,至少让他暂时脱离了死亡的危机。

    若是有人在此处,看他一眼便绝对不愿意再看第二眼。

    方池墨的面貌称得上俊美,往日走在大街上,有不少的大家小姐明里暗里的献殷勤。但此时他身体之中的血管似乎都鼓了起来,其中仿佛有什么活物在其中爬动,哪里还能看到半点俊美的模样。面上的表情十分的扭曲,五官有几分凸起,像是一个从地狱之中爬出来的怪物。

    方池墨强忍着疼痛。开始的时候平躺在那里,身体不可能移动半分。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身体蜷缩双手抱头的姿势。他此时脑海之中记忆繁杂,根本就没有精力注意自己身体发生的变化。

    血液流动的速度逐渐恢复正常,方池墨的眉宇舒展开来,身体也恢复了平躺着的姿势。刚刚那狰狞的一幕,似乎根本没有发生过。

    外面的天色渐渐亮了起来,阳光透过窗子照耀到房间之中。

    问荷没有敲门,她带着灵翠直接走进房间中。方池墨此时满身都是鲜血,身体下被褥的颜色都已经分不清楚。她已经想到了会是这样的场景,面上没有任何意外的神情。

    灵翠看了方池墨一眼,面色虽说有几分发白,表现却还算镇定。

    “来,我们为大少爷更衣。”问荷将盥漱用具放在一旁的支架上,走回到床边。她伸手抓·住方池墨的一条胳膊,动作不似往日一般轻巧舒适,明显粗·鲁了一些。

    方池墨突然睁开了眼睛,对上了问荷的视线,眼眸中带着明显的威慑。

    问荷下意识的送来了方池墨的胳膊,猛地向后退了一步。她的心跳良久不能恢复平静,面上也有明显的恐惧。任谁在一个死人突然睁开眼睛的时候,都不可能风平浪静。

    方池墨将自己周身的气势收敛,恢复了往日那副平和的模样。下意识紧绷的身体,也完全舒展开来。

    方池墨从未听母亲云寒姗提起过什么家族渊源,只听闻她早就没有了什么血缘亲属。自然不曾知晓她的血统之中居然有巫蛊的血脉,隐藏着传说之中的传承记忆。

    传承记忆倒是在一些古籍之中有记载的,说是神兽传承的方式。古籍之中记载的东西,多数会被他们当作传说。偶尔当作故事阅读还好,很少有人会把这当真。将一个人的记忆存储在血脉之中,太过逆天,当真让人难以信任。

    不是没有强者研究过这古籍中记载的传承方式,强者自然希望自己的子孙同样强大。大陆历史上的圣级、尊级强者都探索过,最终却都不了了之。至于仙级,神级强者,与血脉传承一样,同样属于传说。

    方池墨却体会到了,血脉传承不仅是传说,是真的存在。他便是凭借着这样的手段,得到了诡秘地蛊术传承。而且他经历的这份血脉传承要比古籍中记载的更加逆天。

    他不仅得到了血脉之中隐藏的强者记忆,他血液之中·出现了一颗修习蛊术的‘种子’,迥异于他了解的灵力,被先人称之为‘蛊种’。这一丝能量提纯了他的血脉,让他体内的经脉恢复如初,体表的伤痕也完全消失。

    问荷碰触他的时候,他还沉浸在传承记忆之中,自然而然的便带上了威慑。一夜的时间,让方池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无论是身体还是心性。

    问荷重新走到床·榻边,小心翼翼的看向方池墨。大少爷的确还是大少爷,虽说他面上没有什么表情,视线也比没往日那么温和,看上去有些平静,甚至可以说是死寂。昨日大少爷有那样的经历,他有些变化也很正常。

    “大…大少爷,奴婢为您更衣。”问荷的心有些惶恐。大少爷居然还活着!昨日·她明知道大少爷流着血,却还直接离开。心下是认定了大少爷活不到今日,但是他偏偏撑了过来。

    若是昨夜的事情被家主知道,定然会惩罚她。她现在名义上还是大少爷的奴才,二少爷不一定会为她求情。问荷看向方池墨的视线中多了几分祈求。

    “嗯。”方池墨此时身体大好,他面上却不会显现出来。身体之中寸断的经脉已经续接了起来。破而后立,反倒是比他之前的经脉更加坚韧。只是,他身体之中依旧没有一丝一毫的灵力。

    问荷此时伸手为方池墨更衣,她的动作轻柔的很。比往日都要更轻柔一些,唯恐惹了方池墨不悦。

    昨日莫太医为方池墨包扎的时候,他身上的亵·衣亵裤便已经被剪开。如今身上也只有几片布料。问荷也是修灵者,虽说她连灵者没有突破,只是三阶灵徒,但是扯开这几片布料还是轻而易举。将布料递给身后的灵翠,她伸手就要将方池墨身上的绷带解开。

    “不必了。”方池墨看了一眼自己身上那一条条鲜红的绷带。此时绷带上的血缘都已经有些干涸,红的发暗。

    “大少爷?”问荷有些疑惑,这绷带上的血迹的确大部分都已经干涸,这应该就是大少爷保住性命的原因。

    干涸的血迹堵塞了伤口,让他不再流血。正常人血液干涸的速度自然不会那么快,但昨日莫大夫是给大少爷上了药的。问荷自己为自己的困惑找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这些绷带上的血迹有些还没有干涸,会污了衣物。带着这样的绷带,您也会觉得难受的。”问荷说着便要直接解开。

    “你准备了替换的绷带?”方池墨询问了一句,他的语调轻柔,还是有几分有气无力,依旧是一副伤者的模样。

    方池墨的声音没有多少力道,却是硬生生的让问荷觉得振聋发聩,仿佛有谁在她的脸上狠狠的打了一巴掌一样。

    死人是否舒适,身上的衣物是否会沾染血迹,她自然不需要考虑。在来这里之前,她已经将方池墨当作了死人,怎么会准备替换的绷带?!

    “大少爷,奴婢这就去准备。”问荷说着后退一步。

    “给我稍微擦拭一下就好。父亲不知什么时候就要过来,难不成你们要让父亲看到我现在这幅模样?!”方池墨的眉头微微一皱。若是让她们给他换了绷带,岂不是暴露了伤势已经完全痊愈的事实?!

    “是。”问荷连忙回应了一句,不敢再多说。大少爷平日里非常好相处,但是在遇到与家主有关的事情,便有几分执拗。

    在家主面前,他向来是要求自己做到最好。在昨天之前他也的确做到了,十六岁的大少爷,在年轻的一辈之中。无论是修灵还是贵族礼仪,他在方家年轻一辈中都是佼佼者。

    大少爷定然不愿意让家主看到自己这般狼狈的模样,怪不得催促她们。

    问荷将毛巾浸·湿,将方池墨身体上沾染的血脉擦拭干净。小心的避过那被绷带缠绕的地方。方池墨身上的多数地方都被绷带缠住了,她需要擦拭的地方也不多。将方池墨的前身擦拭干净,问荷的面色又是微微泛白。

    “先带我去书房,你们尽快将这里收拾一下。”方池墨能感受到身子底下那湿·润的被褥。将被褥浸·湿的,除了他身体的血液不做他想。昨日·他几乎将身体中的血液完全更换,这流出的血有多少可想而知。

    “是。”问荷连忙应道。书房中也有一张床,可以让大少爷暂时躺着。这间卧室现在暂时不能居住,书房的确是方池墨此时最好的去处。

    忙忙碌碌的将房间收拾好,又将在书房里躺着的大少爷接回来。问荷一直暗中观察方池墨,见他面上没有明显的怒意,她才稍微松了口气。

    大少爷往日那么好相处,应该不会将她的事情告诉家主。问荷这样想着,心下却是更期待离开方池墨,到方池延身边伺候了。若是她名正言顺的成了方池延身边的人,方池延自然会护着。不必再像现在这样胆战心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驭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浅洛洳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浅洛洳雪并收藏驭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