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驭蛊 > 第50章 误会

第50章 误会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没有世家子弟舟船的阻挠,船夫很快便划着小船上了岸。他将小船稳稳的停下,这才开口,声音比之前要多出几分恭敬。“两位少爷,我们已经到岸了。”

    凤临澜先从船舱里走出来,他回头想要向方池墨伸手的时候,只见方池墨已经上了岸,就落在他身旁。没来得及伸出的手掌微微紧了紧,他想要靠近方池墨的时候,却发现已经失去了靠近的理由。

    自从离开阳铜森林后,这样的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在森林里,只有两个人生活,方池墨对他的态度十分的纵容。只要觉察到他做什么,方池墨自然会按照他的想法去配合。

    若是他刚刚伸手,让方池墨搭着他的手掌从船舱中走出来,两人之间必然会出现手掌的交叠。男子与女子这样的举动是正常,男子与男子之间作出这样的举动,多是一主一仆。两人若是好友,这样的动作似乎就有些不合时宜。

    正因为不合时宜,在他伸手之前,方池墨便已经避免了两人作出这样动作的可能。

    两人之间曾经有过不少肌肤相亲的亲近,甚至刚刚在船舱中,两人也可以手掌交叠。但是这一切都不能展现在众目睽睽之下。方池墨都不愿意在众人面前亲密,凤临澜却希望是时时刻刻体现两人的亲密。

    凤临澜的唇微微抿起,只是一瞬间,便恢复了常态。看向方池墨的视线一如既往的纵容,但是有什么东西在被狠狠的压制。一旦失控,便再也没有被束缚住的可能。

    紧随而来的泠米雪恰好看到了凤临澜那一瞬间的表情。

    之前她看到更多的是凤临澜的笑容,这是第一次看到他收敛笑意,明显露出不悦的样子。没有了笑意中的那份疏离,却将他那份气势清晰的展现出来,更加让人难以接近。

    泠米雪见到过太多身处高位的人,只是他们身上的气势却很少有人能和凤临澜相提并论。这也是泠米雪一眼便看上了凤临澜的原因,这是个强大到近乎完美的男人。见过了他的风姿,便再也没人能入得了眼。

    他很少露出不悦,既然露出不悦那必然是他相当重视的事。如今两人刚刚靠岸,他不喜的可否是方池墨擅自做主上岸的事?那他是不是因为她才露出了怒意?!

    泠米雪心下不由的狂跳,她对自己十分有信心,却也没自信到凤临澜见她一面便喜欢上她的程度。所以,她费尽心思想的也只是增加两人相处的机会。现在凤临澜表情的变化,却让她开始怀疑他喜欢她的可能性。

    泠米雪看向凤临澜,视线比往常更加热切,却还艰难的保持着几分矜持。因为凤临澜和三皇子樊飞尘不欢而散的事,在她眼中也不再是什么麻烦。

    有得到自然有失去,更何况她并不算是失去。她本就不可能和三皇子樊飞尘在一起,但是碍于家族对她的期望,她不得已的才与樊飞尘交好。

    如今凤临澜出现,樊飞尘离开,也算是为凤临澜让出了位子。她没有失去什么,却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云少爷。”

    方池墨看向泠米雪,眉头微皱。他让船夫直接驾船离开的行为,已经清晰的展现了他们的态度。识时务的人,理当是就此罢手。这泠米雪非但没有罢手,反倒是迫不及待的追了上来。“泠小姐不在舟船上陪着三皇子?”

    “云少爷说笑了。米雪与三皇子并没有什么关系,陪同三皇子也是受长辈之命。但长辈之命有所从,也有所不从。米雪不能因为长辈的命令,便怠慢了自己的恩人!”泠米雪说的依旧是义正言辞。

    报恩当真是个很好的理由,也是个很好的接近借口。有这么一个借口,米雪这个女人时刻跟在男人的身后也不会让人觉得有多么随便。怕是还有不少人会觉得泠米雪这是知恩图报!

    “泠小姐多次提过报恩,但是恕我记忆浅薄。我的确不记得自己有恩于泠小姐。”方池墨看向泠米雪的视线有几分锐利。若是这泠米雪只是随便找的一个理由,那就不要怪他失礼了。

    泠米雪有些犹豫的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贝齿咬了咬自己的下唇。虽说隔着面纱让人看不真切,却也能感受到她的为难。“云少爷,这里恐怕不是说话的地方。若是云少爷信得过我,不如您跟我来?”

    泠米雪面上有几分期待,她在丰州城已经呆了不少时日,而且家族的长辈恨不得让她在这里多呆些时日。所以,她在城中居住的并不是客栈,而是直接买了一个小的别院。

    别院不算大,却胜在精致。如今除了泠家长老泠巍和她这个大小姐居住在别院。院中有不少的地方还空着,居住两个人绰绰有余。

    只要方池墨和凤临澜两人肯跟她回去,她自然便有理由留下他们。别院无论如何都要比客栈舒适多了,不是么?客栈中还有不少的陌生人来往,安全性也比不上自家的别院。

    “不必,若是泠小姐有什么事想说,我们可以直接找间酒楼。”方池墨微微摇了摇头。

    客栈的隐秘性不高,这也只是一些不好的客栈,上档次的客栈对客人的*保护的很好。他们之前早在客栈定了房间,但他们两个男人,怎么也不会将一个女人带回客栈。酒楼在这时候就是最好的选择,以他们三人的习惯,这酒楼必然也是顶尖的。

    泠米雪看了方池墨一眼,心下暗恨。在安阳城中她还觉得方池墨对她有几分好感,这次见面她只感觉到了方池墨对她的处处针对,难不成之前方池墨对他的好感,都只是她的错觉?!

    不,不可能!若是之前的事都只是她的错觉,方池墨不可能会帮她,她连现在的自由都不可能有。

    她看向方池墨,思索着为何方池墨对她态度变化那么大的原因。隐约间察觉到了每次她不由自主的看向凤临澜的时候,方池墨看向她的视线便会更冷淡几分。

    原来如此么?!泠米雪心下微微叹息。因为多年不见,她看向凤临澜的视线难免有几分直接,自然可能被关注她的男人察觉。不只是女人之间会有嫉妒的心理存在,男人之间也同样会有。

    方池墨与凤临澜两人之间的关系应该很好,她在安阳城的时候便看到两人相处。将近四年在这里看到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依旧好的过分。

    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将爱情看的最重要,为了友情选择舍弃爱情的并不是没有。方池墨是这种人倒也无可厚非。但没想到他自己得不到,所以也不会让好友得到?!

    这样想着,泠米雪下意识的收敛了自己对凤临澜的好感,看向方池墨的视线比起刚刚看向凤临澜的视线还要柔和。只是少了几分真心,多出来些许假意。“一切听从云少爷的安排。”

    敏锐的感觉到了泠米雪视线的变化,方池墨心下便有几分不好的预感。果然,泠米雪那虚假的姿态,让他有想要呕吐的*。唯一值得庆幸的大概是她不再将视线放在凤临澜身上了。

    “那就请吧。”方池墨倒是做足了绅士的姿态,至少在双方撕下面具之前,他可以将姿态作出来。

    泠米雪第一个走向前去,方池墨与凤临澜随后便向丰州城最是豪华的富家酒楼走去。

    凤临澜手指微微紧了紧,看向泠米雪的视线几欲蚀人。泠米雪之前看向方池墨的视线还算是知礼,如今她看向方池墨的视线则是赤果果的勾引。

    那些花船女子只是远远的看着便让凤临澜不耐,现在泠米雪不仅是看了,还和方池墨搭上了话。凤临澜若是能忍耐反倒是奇怪了。

    凤临澜见方池墨面上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对泠米雪的排斥远远大于欢喜,他这才收敛了一下视线。

    泠米雪走在前方也能感受到凤临澜眼眸中的灼热,看来她想着亲近方池墨之后,借此获得亲近凤临澜的机会很有用处。凤临澜之前可从未用这样火热的视线看过她。

    之前还对亲近方池墨有几分不乐意,觉得自己有辱了身份。如今她倒是心甘情愿的这样做了,哪怕只是为了更多的感受一番心上人的视线。

    三人刚刚踏入富家酒楼,便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他们都是俊男美女,再加上一位在许多客人眼中熟悉的很。这位泠家大小姐,不是三皇子的新宠么?如今这新宠和另外两个男子出现在酒楼中,算的上是新闻了。

    三人都是习惯了各种各样视线的,没有在意周围人的眼光。直接进入了楼上的包厢,随意的点了些东西,摆放在桌面上。

    “现在你可以说了吧?我究竟什么地方有恩于你?”方池墨并没有看向泠米雪,在他看来,泠米雪的面容还没有桌面上的菜色值得研究。虽说这些年被养叼了口味的方池墨会不习惯这菜色的味道,摆放的方式却也与平时食用的不尽相同。

    “云少爷,您在方家冒险击杀了方池延,不正是有恩于我?否则,如今我怕是要委身于那个没什么天分的方二少爷了。”泠米雪话语中倒是带着几分真诚。

    在她看来,方池墨杀方池延是为了她!她可知道传言中方池墨对方池延有多么好,甚至在对方加害了他之后,他还能不计前嫌的为方池延治疗手臂。

    在他对方池延感情这么深的情况下,有什么事能让他不顾情谊对方池延痛下杀手?

    当时除了他们两人的婚约被顺袭给方池延之外,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若是他不杀方池延,只要将增阳丹的药方交给方家,他依旧还是高贵的方家大少爷。也就没有这四年的逃亡之苦。

    若非如此,她也不可能会认定了方池墨对他用情至深。这样想着,泠米雪看向方池墨的视线多了几分爱怜。为了她,他做了不少的事,但是她却无法回报了。

    这哪跟哪?方池墨听到泠米雪的说法之后,有那么一瞬间,他都有笑出来的*。接收到泠米雪的视线,他有些了解了眼前这位泠米雪小姐的想法。

    他所做的一起都是为了自己,从一开始设计方池延,到最后斩杀方池延,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这位泠小姐该是有多么自我感觉良好,才会觉得他做的一切是为了她?

    方池墨对女子的确是有几分绅士,但这几分绅士风度,绝对很是适可而止。是什么让她产生了他对她有好感的错觉?

    此时他倒是有些庆幸了,庆幸他自己经历了一些事,两人的婚约被自然而然的取消。否则如果以后要和这样的女子相互扶持一辈子,他想都不敢想。

    这样想着,方池墨的面色自然而然的便柔和了几分。“泠小姐多想了,我做事向来是为了自己,与泠小姐无关。”

    泠米雪看到方池墨神色的转变,更加认同了自己的想法。至于方池墨口头上说的,她反倒是觉得并不可信。“云少爷,你的苦心我明白。”

    方池墨唇边带上了笑意,他是真的带上了笑容。还真是可笑!居然会有这样活在自己世界中的女子。

    想到泠米雪的成长环境,他又有几分了然。这位泠米雪在泠家恐怕便是一位备受宠爱的大小姐,泠家在钰国的身份不低,自然有不少人想要巴结她。其中应该不乏一些男子,泠米雪身份高,长相好,资质也好的出奇,无论如何都不吃亏。

    更何况泠米雪长相也不错,一身生人勿进的气势,反倒是更讨人喜欢。又有貌、又有才,喜欢的人的确不少。至少表面上喜欢的人不少。

    她自视甚高也是周围的环境促成的,譬如说今日看到的那位三皇子樊飞尘,便是促成这一点的原因之一。

    看到方池墨露出了笑容的,泠米雪也带上了笑容。

    一男一女,两人都是风姿卓越之辈,此时相视一笑,倒也显得有几分和谐。这样的场景看在凤临澜眼中实在是刺眼的很。他的面色已经明显的阴沉了下去,看向泠米雪的不善已经分外明显。他的理智还在,并没有用上气势。

    泠米雪也知道偶尔的嫉妒是好事,但若是过头之后,吃亏的还是自己。收到凤临澜警告的视线之后,她微微低头,心下却满是甜蜜。凤临澜果然不是对他无动于衷。“云少爷是我的恩人,所以您无论如何也应该让我表示一番。”

    “不必。”方池墨依旧是摇头,知道了真相之后,他越发不想和这位泠小姐有交集了。否则恐怕很多人都会知道他方池墨喜欢的是自己的前未婚妻。方池墨对自己的名声还是有些在意的,不愿意和泠米雪牵扯在一起。

    泠米雪也不再多说,她只要做就好了。方池墨对她有情谊,总不会再拒绝她。比起所谓的报恩,她更在意的反倒是另一个问题。她这次光明正大的看向凤临澜,“我和这位少爷已经见了两次,却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

    “你没资格知道!”在凤临澜眼中泠米雪不仅想要勾引方池墨,甚至还想要先入为主,认识方池墨身边的亲人。这和男女成亲之前,讨好亲属长辈一个道理。“阿墨。”

    方池墨从凤临澜声音中听出了不耐,他便直接向泠米雪告辞,“泠小姐,既然没有其他事,我们就先离开了。”

    说完方池墨就直接起身与凤临澜一起离开。泠米雪看着两人的背景,她很想要跟上去,最终却没有。

    女子还是矜持一些的好,相信方池墨是不会那么早离开这个有她在的城市。既然两人在同一座城市内,还怕他们会见不到面?!

    方池墨与凤临澜也的确如他们所想的没有离开,只是却并不是为了泠米雪。他们来这丰州城还不到一日,还没有四处走走,看看这城内的特色。没必要因为一个女人离开。

    ……

    丰州城毗邻各个城市,周围没有面积太过庞大的森林。树木虽说不少,却多是点缀。在丰州城东郊,有一片桃花园。其中种满了各种种类的桃树,此时恰好是桃花盛开的季节,园林中多的是游览者。

    此时的桃园,与那夜晚满是花船的花湖被称为两大胜地。这所谓的‘胜地’自然是对年轻的男女来说。

    方池墨与凤临澜倒不是刻意来到这里,他们游览的时候,只是恰好来到了此处。这一片桃花园,远远的看上去便十分的显眼。

    刚靠近桃花园,便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方池墨与凤临澜两人都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

    “云少爷!”泠米雪看到方池墨与凤临澜眼前明显一亮。她的脚步都稍微加快了一些,走在她身侧的三皇子樊飞尘几乎都要跟不上。

    “泠小姐。”方池墨可一点都不激动,他甚至有转头就走的*。尤其是察觉到三皇子樊飞尘的敌意之后,他更是觉得这泠米雪就是个麻烦。

    “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云少爷。”泠米雪面上甚至出现了两分笑意,虽说有几分浅淡,却也是隔着面纱能够察觉到的。她这一笑,成功的让两人黑了脸。

    一个自然是她身边跟随着的樊飞尘。樊飞尘这是第一次对一个女人那么认真。泠米雪在花湖上可是下了他的面子,最后甚至是用灵力直接离开,让不少贵族看了他的笑话。如果是其他女人,他必然不会穷追不舍,甚至还会让其付出代价。

    他却是当作没有发生过一般,依旧带着几分好意接近泠米雪。泠米雪看似也十分友好,她至少从不曾开口拒绝。

    结果,和上次一样,见到这个云少爷,她就直接翻了脸。连续被同一个人下了两次面子,如果他还能忍下去,他就不是男人!

    方池墨面色看上去稍微正常一些,但是任何人都能感觉到他的不耐。他看了一眼三皇子,唇边带上了一丝笑意,却似乎带着几分讽刺。

    泠米雪看到他的面色心下咯噔一跳,她这几日查探过方池墨和凤临澜的消息,却没有查探到有用的。这里毕竟不是泠家所在的钰国。因为无法掌控,她对见面的机会自然珍惜。

    她却忘了,此时她身边还跟着一位三皇子。第一次看到两人在夜色中游湖,这一次又见到两人同行游览这桃园。恐怕很难让人不误会。她绝不能让两人误会,“我和三皇子,我们没……”

    “云少爷,我和泠小姐两人很快便会订婚。按照我们如今的年龄,也应当会尽快成婚。到时候若是云少爷还在丰州城,可以来喝一杯喜酒!”没等泠米雪说完,樊飞尘便开口。

    两人的事情两个家族都乐见其成。泠家则是希望为泠米雪找一个不弱于方家的夫婿。杉国的皇室是杉国四大家族之首。比起其他三家还要强盛一些,的确是最好的选择。三皇子也是日后族长的继承人之一,能不能成为族长,就要看各自的能力了。

    樊飞尘其他地方倒是不错,就是太过花心,事到如今还没有定下心性,皇室希望找个能让他收心的女人。樊飞尘看上了泠家,泠家也能为他以后带来助力。之前他还在犹豫要不要多玩上时日,如今在这位云少爷的威胁下他直接开口做了决定。

    “三皇子,你怎么可以……”泠米雪微微皱眉,她连忙解释。

    “我杉国皇室与你泠家诸位长老都赞同你我的婚事。”樊飞尘再次打断了泠米雪的话,拥着她的肩膀离开。泠米雪的资质很好,但樊飞尘也不差。

    樊飞尘比泠米雪大上五岁,修为也比她稍微高上一些。泠米雪刚想开口解释,便看凤临澜与方池墨两人越走越远,她只能等待其他机会。

    凤临澜认真观察着方池墨的面色,见他面色没有任何不对,这才放下心来。几日前方池墨对泠米雪的笑意,现在也是他心中的一根刺。

    方池墨察觉到了他的视线,便开口说了一句。“麻烦的人走了,我们倒是可以好好走走看看了。”

    “你觉得她麻烦?”凤临澜听到方池墨这样说,心下其实已经完全放松了下来。“我还以为你多少会对她有几分好感?”

    方池墨略带疑惑的看了凤临澜一眼。“好感?临澜,是什么给你了这种错觉?”

    “你对她笑了!”凤临澜话语中多少带上了几分不满。那个笑容中有真切的愉悦,否则他再次见到泠米雪的时候,才不会露出这般如临大敌的样子。

    “只是觉得她好笑而已,就像是听个笑话。”方池墨倒是没想到只是一个笑容,便让凤临澜误解。“我可不想摊上那么个麻烦。”

    凤临澜听方池墨这样说,便接了一句,“女人都是麻烦。”

    所以,不要和任何女人在一起。只有他就好!

    方池墨没有直接回应,而是带着疑惑说了一句。“临澜,你没有认真接触过女人?”

    “自然没有!”凤临澜说的十分肯定。别说是他没有,哪怕是这个传承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身体也没有。归功于种族的骄傲,甚至可以说是傲慢。如今这种族只剩下一个,他又不愿意去碰其他种族,自然就一直没有触碰过。

    方池墨是特殊的,虽说他是个人类,在他眼中却和他一样高贵。甚至是比他更高贵!

    “嗯。”方池墨稍微转移了一下视线,凤临澜视线灼灼,让他有几分不敢对视。“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和泠小姐一样,泠小姐的确比较麻烦。有些女子甚至称得上可爱。”

    方池墨其实也并不了解,只是他自己这么认为,也就这么说了。

    凤临澜听到他这句话之后脚步顿了顿,他看着方池墨的身影,再次压下视线中略带暴虐的情绪。可爱?没想到会有女子能被方池墨这样看待。

    方池墨对泠米雪有好感只是他的错觉,都让他变成这幅模样。若是有一天,他真的对一个女子有好感,他会如何?

    不会有那么一天!方池墨是他守护的珍宝,他不会让其他人有机会靠近,更别说摘取。

    方池墨走了几步见凤临澜没有跟上,他回头看了一眼。“怎么突然停下了。”

    “没什么?”凤临澜唇边的笑意温柔,那双眼眸之中,专注的看着一人。总会让人觉得心安。

    “那便跟上。”方池墨并没有察觉到他的转变,在他印象中,凤临澜自始至终都没有什么变化。哪怕他偶尔讨厌一些女子的靠近,也只是因为那些女子是让人讨厌的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驭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浅洛洳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浅洛洳雪并收藏驭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