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驭蛊 > 第53章 洽谈

第53章 洽谈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凤临澜靠坐在王座上,他的手掌上把玩着一个精致的玉瓶。玉瓶里面装满了金色的丹丸,隔着一层纯净的玉,依旧能感觉到丹丸上流转的些许荧光。

    “如何?”听到房间中响起细微的脚步声,凤临澜连头都没有抬。

    “主子,六国已经答应以最快的速度赶来耀国洽谈。”凤元青回应道。之前他面对凤临澜的时候,还敢偶尔抬头看上一眼。如今,他能不抬头的时候,便尽量不抬头。

    不完善的凤凰血脉,似乎连气势也没有完善。他们虽说心下对凤临澜十分尊崇,知道他的力量,却还没有畏惧到看都不敢看一眼的程度。如今,哪怕凤临澜什么都不做,似乎也有无形的东西在影响他们。让他们的头深深的低垂,不敢只是天颜。

    不仅是气势变得危险,主子他的确比之前要危险的多。他们回到耀国之后,凤临澜便让人打开了城市阵法。一向保护着所有人类的阵法,终于露出了它可怕的一面。它是守护,同样也是牢笼。

    从耀国这边掌控着城市阵法,一时间城市内外,便再不允许任何人进出。以往能够直接穿过阵法的圣阶,也被束缚在阵法之内。他们第一次意识到城市阵法另一种意识上的强大,却不会心安,只会觉得惊恐。

    城市里的确很安全,却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一直在城市里呆着。佣兵们被困在一个城市,他们几乎是直接失去了生活来源。商人困在一个城市,他们无法扩展自己的交易面倒是其次,没有了人员的流通,对他们来说本就是个巨大的打击……

    每个国家的大家族包括皇室,他们名下的产业也包罗万象。不说考虑到会不会让下面的人不满引起众怒,单单只是局限在一个城市里给他们自己带来的损失也不可估量。

    在凤临澜让人操控了城市阵法的瞬间,他们就只有同意与耀国商谈这一条路可以走。他们心下都明白,这次同意商谈同样也代表着他们的臣服,日后的怕是要以耀国马首是瞻。

    这是他们唯一的选择,他们却没有第一时间选择,而是拖延了几天,想要为自己的国家争取更大的利益。哪怕非要臣服,也想有更多的主动权。

    他们拖延的结果便是,耀国再次向各国发布了消息。这次得到消息的不仅有各大家族,连普通的民众都知晓。

    耀国将为属国建造‘传送阵法’,附带的还有一些‘传送阵法’相关的信息。

    ‘传送阵法’是耀国的特色。在耀国之中,每个城市都有一个传送阵。传送阵可以将人直接从一个城市传送到另一个城市,自然也可以传送一些货物。

    传送阵的存在,无疑是让人们的交通更加便利。在其他国家,想要从一个城市赶往另一个城市,要走很长的路。有时候还要穿越阳铜森林这种到处都是危机的地方。

    之前‘传送阵’没有流传出来,他们不觉得有什么。如今知道了的这么方便的东西存在,他们自然也知道这能给他们带来多少便利。尤其是商人,他们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利益在膨胀。

    但是,耀国说的很明白,他们是为‘属国’建造‘传送阵法’。若是不是属国,自然不可能有这个机会。是否成为属国并不是看他们的意愿,而是看各国的皇室。

    皇室也没有绝对的主动权,每个国家都不是皇室的一言堂。皇室哪怕不想同意,也还有其他家族会给他们施压。

    连普通人都能够看出‘传送阵法’的方便,他们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传送阵一旦开启,会给各国造成巨大的冲击。到时候商人恐怕更喜欢选择在有传送阵法的地方经营。

    落后一步,恐怕便要一直落后。哪个家族都不希望自己成为落后的那一个。而且属国并非是国家被吞并,国家依旧保留着自己的主权。只是,耀国的命令要放在第一位。对他们的利益侵犯,也没有到众人不可以接受的程度。

    哪怕不成为属国,有城市阵法的存在,他们似乎也一直在那位耀皇的掌控之内。以阵法作为要挟,耀皇想要让他们做什么,他们一样要听从。至于不再使用城市阵法……没有人去想这个可能。

    几乎在‘传送阵法’的消息流传出去后,几国便第一时间向耀国传了消息,同意与耀国的商谈。

    “你直接与他们洽谈。”凤临澜没有心情去与他们商谈这些小事。那些国主恐怕也不希望他出现在谈判桌上。和一个神阶谈判?话还没开口,他们恐怕就直接打了怯。

    “是。”凤元青也觉得自己出面比较好。主子才是国主,但让主子和那些人洽谈,实在是有损主子的身份。

    “主子,您真的要在各国建造传送阵?”凤元青犹豫了一下这才开口。

    “有了传送阵,会方便很多。”凤临澜不希望自己得到了与方池墨有关的消息,还没等他赶过去,方池墨就直接离开。有了传送阵,自然能够最大限度的避免这一点。

    “是。主子,传送阵都由您亲自动手?”凤元青之所以犹豫,便是因为传送阵只有凤临澜会做。若是真的在各个城市建设,应该是一项不小的工程。

    “不需要我亲自动手。传送阵的原理并不难,你将手下的的阵法师都带过来,我会告诉他们怎么制作。”在凤临澜眼中,传送阵已经是相当简单的阵法,教导给手下的阵法师让他们去做就可以。

    如果他一个人做。哪怕他的能力很强,让传送阵遍布整个大陆估计也要几年的时间。几年的时间?也就是说他要承受几年看不到方池墨的时间?凤临澜不觉得自己能够忍得下去。

    “是。”凤元青也觉得这是最好的方式。但若是凤临澜不主动提出来,他绝对不会开口提议的。可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得到主上的教导。

    “下去吧。”凤临澜将手中的玉瓶打开,从里面拿出了一颗金色的丹丸。

    他也只有看着丹药的时候,视线才柔和一些。这特殊的丹药,每一颗丹药的成型,都是两人合力为之。当初炼制的时候,方池墨便留给了他半数,让他使用。

    凤临澜不觉得有人能够威胁到他,这些丹药他能够用得着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他也没有拒绝。这些丹药是方池墨亲自动手,里面还有他们合作的痕迹。只是留作纪念,也有资格让他妥善保存起来。

    方池墨离开的时候,没忘记将他的血脉提纯,想要以此来报答他这些年的恩情,自此拉开两人的距离。他们之间的缘分,却并不是他一人之力便能够扯开的。就像这丹药一样,两人的命运早就交织在一起。

    凤临澜很有信心方池墨只是暂时离开他,他有能力将他找到,让他一直待在他身边。无论是他是自愿还是被强迫,他都不可能再放他离开。

    “主子。”凤元青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凤临澜看着丹药失神,这一次,他却要硬生生的打断。只是,他想要说的事情,主子应该也很是在意。

    “还有什么事?”凤临澜微微皱了皱眉,他扫了凤元青一眼,视线比平日要冷冽。

    “主子,濂国要如何处理。墨少爷所在的方家,要如何处理?”凤元青深知方池墨与方家的恩恩怨怨。四大家族对方池墨做的事情,他们也心知肚明。濂国皇室看似没有参与到方池墨的事件中,背后也隐约能看到皇室的影子。

    濂国是主子最重视的墨少爷的故国,但是濂国人,却又几乎全是方池墨的仇敌。若是濂国愿意归附耀国,他们又将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待濂国?

    “濂国?其他国家怎样处理,濂国自然也怎样处理。”凤临澜将丹药小心翼翼的放入瓶中。“阿墨的事,自然是他回来亲自处理。没有任何人能够越俎代庖!”

    “属下明白了。”凤元青回应一句,表示自己已经了解了。

    “如今我神阶的身份,各国可都知晓?”凤临澜突然又问了一句。

    “主子,您当时在丰州城产生的影响很大,根本无法隐瞒。神阶强者出现的消息大多数人都已经知晓。”凤元青如实的回答。

    “在洽谈之后,濂国人应该知道怎么做。”凤临澜唇角微微勾起,却不带丝毫温度。

    “是。”凤元青并没有多问,直接应下。

    “退下吧。”凤临澜再次开口。

    凤元青这次没有丝毫犹豫,直接退出了房间。他要准备之后七国洽谈的事。既然是代表主子出面,他绝不允许自己出什么差错。

    七国洽谈。说是七国洽谈,事实上到场的不仅有各国的皇室。各国的大家族,哪个愿意错过这次的事?他们自然要派人跟随皇室到来,当然表面上是服侍皇室。

    这些人身份地位不会太高,不至于喧宾夺主,却也普遍都在灵王之上,确定是终于家族之辈。没错,是忠于家族,而不是忠于家主。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次洽谈只是走个形式,他们却一样的严阵以待。唯恐出现什么意外。

    对于濂国的众人来说,当真是出现了意外。看到凤元青代表耀国走进大厅的时候,他们面上便露出了不同程度的惊恐。皇室这次都是国主亲自前来,濂皇表现的还算好一些,但是他身边四大家族的人,哪怕极力掩饰却也能看出明显的惊恐。

    凤元青这张脸他们实在是太熟悉了,正因为熟悉才觉得可怕。在来到这里之前,他还是他们想尽办法要追捕的人!

    四大家族和方池墨之间的恩怨有三四年之久,四大家族的人想尽办法寻找方池墨和他身边的人。凤元青、凤临澜、凤舒蓝的面貌他们也十分熟悉。以他们对这三人的了解,这三人是方池墨雇佣的佣兵团中的成员。但是,他们与方池墨交好,哪怕是方池墨得罪了四大家族任务也没有取消,反倒是几人一同消失。

    寻找过方池墨的人都曾看到过他们的画像,家族的高层们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们见到几人便要尽快禀报。如果有能力的,甚至可以将他们直接诛杀。

    他们想要诛杀的人,成为了可以代替那位神阶的耀皇出席七国洽谈的人。他们怎么可能不慌张。无意间,他们恐怕已经得罪了耀国,甚至是得罪了那位神阶强者!

    凤元青只是异常平淡的扫了濂国人一眼,似乎他们与其他人没什么区别。见到凤元青的反应,濂国的代表们稍微松了口气。但是,他们心中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将事情告知家族。

    七国洽谈很成功的便结束,其余六国从这一日开始,便是耀国的属国。每年要向耀国纳贡,耀国的命令要放在第一位。

    耀国第一个下达的命令便是寻找方池墨。找人的事情,尽可能的秘密进行,不要被任何人察觉。

    这样的任务濂国四大家族的人很是熟悉,同样是寻找方池墨,同样是找到人之后不能轻举妄动。只是从之前的通知圣阶强者,变成了通知耀国。之前的不能轻举妄动是因为被察觉之后,他们可能有危险。如今的不能轻举妄动,是避免伤到方池墨。

    他们不知道方池墨与耀皇到底是何种关系,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两人的关系必然不错。在寻找的时候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便是证明。

    之前敌对过方池墨的他们与其他国家同样的任务,被以同样的态度对待。濂国四大家族的人庆幸之余,想着尽快回到家族,与家族的人商讨。

    在得到了耀国很快便会派遣阵法师前往各国设立传送阵之后,各国的使者便原路返回自己的国家。

    ……

    方家。

    方家主方睿正坐在家族的大厅里,他之前已经听闻了其他国家的大家族都已经接收到了谈判成功的消息,只是他手上的传讯球,到现在都没有任何讯息。方睿的面上带着几分担忧。

    连如薇此时正坐在方睿的身侧,因为方池延被方池墨所杀,方睿却迟迟不肯对方池墨动手,她与方睿之间也多了几分间隙。不过,她和方睿的结合,本身便是因为两大家族的利益居多。没疏离多久,她便主动舒缓了两人的关系。

    连如薇身后固然还站着四大家族之一的连家,但有句老话说的好‘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如今她身为方家主母,最应该依靠的还是方睿。连家是她在方家站稳脚跟的后台,方家是她在连家获得尊重的基础。任何一个都不能少。

    “家主您不必担心,刚刚我已经询问了兄长。作为连家家主,他如今也没有收到消息。”连如薇安慰了方睿一句。“或许,他们是准备亲自将这消息告诉您。七国洽谈,若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其他国家定然也会传出风声。”

    “也对。”方睿点了点头。他倒也听闻了,其他三大家族也没有任何讯息穿回来。这次是濂皇亲自前往耀国,皇室自然也不会有任何信息。

    “家主,夫人,前往耀国的人已经回来了!”方达进入房间,他面上有几分紧张。

    “既然回来了,就安排他们来见家主。这样慌慌张张的算是什么事?!”连如薇呵斥了方达一句。

    方睿听到人已经回来,心下的担忧便消散了许多。他坐在主位上,端着家主的架子,看着连如薇帮他训斥下人。

    “可是,他们说要先休息一番。”方达稍微犹豫了一下,面上更加慌乱。

    “休息?他们怎么半点不知道轻重?现在是休息的时候?!哪怕是休息,也应该先禀报了家主之后!”连如薇微微皱眉,面上明显带上了几分不悦。“若是忠于家主的人,定然不会作出这样的错事。那些老古董们非要让忠于家族的人前去,如今看他们怎么说!”

    “夫人,那些人说是去休息。但是他们没在房间里呆多久,便向着宗族祠堂去了!属下觉得有些不对,赶紧过来报信!”方达心下有几分不好的预感。其他国家的人直接传讯回国,唯独濂国有别于其他国家。难不成真的是这些人想要亲自对家主说?

    一个人这样想的,其他人也这样想?不可能吧!耀国的事,所有人都知道对各个家族来说是多么重要。这么重要的事情,一旦尘埃落定之后,不应该尽快禀报家主么?

    没错,如果他们亲自开口,可能会让家主愉悦,得到的赏赐多一些。很多下属都会这样做!但是前往耀国的,都是最忠诚的一批。哪怕让他们为家族献身,他们可能连眼睛都不眨的。这样的人真的会为了自己的私利拖延消息?

    现在想想,可能不是那些人想要居功。而是发生了什么让他们难以预料的事情。不能直接通知家主,却可以让一些避世的长老们知晓。所以他们才会借口休息,然后偷偷前往宗族祠堂。

    如果他们直接前往宗族祠堂,很可能会被家主的人拦截下来。一个家主操纵家族那么多年,他的人要比避世长老们的人多出太多。避世长老,最低的一位,避世也有百年之久。年轻的一辈,根本不知道他的存在。与其说他们手下有人,倒不如说家族中有些人只忠于家族而不是忠于哪个家主。

    “宗族祠堂?!”方睿听到之后也坐不住了,难不成真的有他没有资格知道的消息?怎么可能?!他可是如今的方家家主!耀国有什么事情安排,也不可能要避过他。“我们去宗族祠堂!”

    方睿带着众人走到宗族祠堂的途中,碰到了同样前往宗族祠堂的方经国。两人是外界被方家所知的圣阶,但是方家却不只有这两名圣阶。事实上,方家的隐藏力量到底有多少,就连方家家主也不知晓。

    他们只知道,方家背后有很多人守着。他们多是不喜追名逐利,想要追求修灵巅峰的人。所以,在之前方睿从未将这些人当作过威胁。

    若不是这次的事情还牵连到神阶出世,他们根本不会告知这些人。他们之所以告知的时候,心下还有着奢望,想着自己家族中或许还有那么一两位避世的神阶。结果却是,最强大的人也只是圣阶巅峰,连尊阶都不是。

    他们听到了神阶反倒一个个激动的不行,想要去耀国朝神。若不是他们这些家主阻止了,指不定他们真的已经离开。阻止的后果便是,这次七国洽谈的家族代表并不是对家主忠诚的,而是对家族忠诚的。这是这些避世强者们干预的结果。

    方家是如此,其他家族也是如此。

    这些避世强者明明不在意私利,也不管家族中的事务。前往耀国的使者们,却偏偏要绕过如今的家族高层,告诉他们,实在是让人疑惑的很。

    “都进来吧!”清晰的声音在众人的耳边响起,就连方睿和方经国两位圣阶心下都猛然一震。

    他们对视了一眼,走进了宗族祠堂。原本空荡荡的祠堂,此时少说也有十余人在场。听到他们走进来的脚步声,这些圣阶甚至看都懒得看一眼。

    “我是方鹏译。”坐在最中央的一位圣阶开口,他看上去也不过是四五十岁的年级。圣阶强者的寿命,让他保持在突破圣阶的时候。

    其他人听到这个名字不觉得有什么,但是这名字听在方家人眼中却是如雷贯耳。方家人都是要将宗谱铭记于心的。方鹏译这名字,是千年前的一位强者。千年前还是人类与灵兽,人类与人类多有征战的时代。那个时期出现的强者,不知道手上沾染了多少鲜血。

    “前辈。不知这次七国洽谈,结果如何。”方睿的态度也极为恭敬,丝毫不敢在方鹏译面前放肆。

    站在主位上的人是方鹏译,他的身后便是一些排位。这些排位上,怕是有在座所有人的名字。避世之人,在宗谱上记载的都会是死亡。

    两旁坐着的那些人,地位不可能比他还高。但是,恐怕也都不是什么无名人物。避世之人,避世的时候便多数是灵圣。灵圣修为的人,哪能没有一些名声。

    “七国洽谈?叫你们来便是为了七国洽谈之事。”方鹏译没有看方睿,而是看向一旁的一个老人,“永军,今日起你暂代家主之位。如何?”

    “理应如此。”方永军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便应了下来。

    方永军?这名字方睿也听闻过,这是上上代家主,与他有一代之隔。按理说,他应该是他嫡亲的祖爷爷。现在在方睿眼中,却是与他夺家主之位的仇敌。“前辈,不知晚辈有何错处?何必让祖爷爷出山?”

    “错处?此次七国洽谈,六国愿为耀国属国,岁岁朝贡,耀国也将在六国设立传送阵。自此,耀皇命令,无人敢不从。神阶强者之威,无人敢不臣服。”方鹏译视线中带着几分向往。

    “这与我又有何关系?!”方睿的语气中不免带上了些许怨气。

    “耀皇的第一个命令便是暗中寻找我们方家的大少爷方池墨,并且强调,不可惊扰、不可伤害。”方鹏译看了一眼方睿那明显呆愣的模样,“而且,此次七国洽谈的主事人,你也很是熟悉。便是曾经保护过方池墨的佣兵组三人中的一员。”

    “怎么可能?!”方睿显然无法接受,他被暂免家主之位,便是因为方池墨。方池墨怎么会认识那位神阶的耀皇?!耀皇身边的人怎么会心甘情愿的做一个佣兵?!

    “我方家族人在洽谈之后,向耀国人探寻过七国洽谈耀国主事人之身份。耀国人言,那位凤前辈在耀国地位仅在耀皇之下,是耀皇最为重用的人!还探寻到,耀皇行踪神秘,喜欢身着一身红衣。”

    随着方鹏译说一句,方睿的面色就惨白一分。尤其是说到那位神阶耀皇喜好一身红衣的时候,方睿的面色已经没有一丝血色。

    一身红衣?他可记得,方池墨身边最亲近的‘佣兵’便是一身红衣。如果他是耀皇,那他还真的将那人得罪了个彻底。

    “暂时将前任家主方睿,以及圣阶方经国等人软禁在院落中,诸位可有什么意见?!”方鹏译说完看向两侧的几位圣阶。

    “没有。”他们纷纷摇头。

    方家,就这样换了家主,让一位老家主出山。于此同样行为的还有连家、玄家、李家。皇室倒是没有直接让濂皇退位,但是却听闻大皇子犯了什么错误,被幽禁了起来。

    季家参与了对玄灵佣兵团的追杀,却没有追杀方池墨等人。他们并不知晓凤临澜几人的长相,但是听到耀国寻找的人便是方池墨,季家的季正诚等人便和方睿有了相同的待遇……

    一时间,改朝换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驭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浅洛洳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浅洛洳雪并收藏驭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