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驭蛊 > 第55章 卑鄙

第55章 卑鄙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方池墨此次没有什么目的地,除了夜晚的时候还是会如往常一般修行之外,白日里他便真的将自己当作是个云游诗人。从一个城市前往另一个城市。只是他一直没有离开过旸国,之间也从未前往什么危险的地方,倒是不怎么引人怀疑。

    他刚刚到达一个城市,一如往常一样复述一遍文涌思用传讯球传来的诗歌,随后便讲起了属于凤皇的故事。在他所知晓事实的基础上,改变一些不能让众人知晓的事,替换成自己编制出来得内容。

    往往从他口中说出的故事与真实的事件对比起来,可谓是面目全非。用文涌思的话来说,这就是他们云游诗人对事实进行艺术加工。虽说和事实已经相差很远,改编出来的故事却同样是在宣扬凤皇的强大。哪怕是凤临澜知道了,恐怕也不会在意。

    方池墨不需要真的以‘卖艺’为生,无论走到哪里,他只会在酒楼中说一个曲目。听众若是将钱财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他就收下,如果不给,他也不会多说一句。一个故事讲完之后,他没有理会周围的听众喊着再说一个的话。

    拿起杯子品尝了一番这个酒楼的酒水,比起真正的精品来说,这酒水饮起来口感明显要粗糙许多。不过,也不是没有一点优点。他手中的酒水要比之前他引用的酒水都要烈,喝下去喉间便会出现明显的灼热,从喉间一直蔓延到腹部的灼热是一种享受。

    灵尊已经很难酒醉,喝多少全看自己的心情。方池墨向来是有自制力的,也从不多饮,更不可能因为酒量引起他人的注意。他也就只有在讲故事的时候会让其他人将视线聚集在他身上,其他时候反倒是人容易被人忽略的那一个。

    这一次,方池墨却发现有几道视线一直放在他身上。并不算是恶意,给他的感觉却不怎么好。他顺着视线看过去,看到角落种坐着一桌面色倨傲的男子。以他的眼光自然能看的出来,他们身上的衣物不是普通民众可以有的,明显要精致许多。

    显然这可能是外出找乐子的世家子弟。世家子弟也并不是每个都喜欢在包厢用餐的,偶尔有那么几次在大厅用餐,在他们看来也十分新奇。

    方池墨以往的习惯是坐在角落里不被人打扰,现在他总会被酒楼的掌柜安排在大厅中间。在这个方位坐着,他说什么其他人能够听的更清楚。同样的,他在这里也能更清楚的看出其他人面上的反应。

    几人对上他的视线,面上还带着几分笑容。并不让人觉得舒适,反倒是有几分轻浮感。随后,那桌子上便有一人走了过来,他随手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张银票,放在方池墨面前的桌子上。

    “几位爷喜欢听你讲故事,你就再讲一个。就讲咱们伟大的凤皇和凤后之间的情史,让我们也知道凤皇与凤后是怎样相识相知的。这也有助于我们这些小辈学习,寻找一辈子的幸福不是!”佘翰说的十分严肃,他脸上的表情却是轻浮的很,让人忍不住的就想到一个词——猥琐。

    “抱歉,我对凤皇与凤后的事情一无所知。”方池墨微微皱了皱眉。他知道现在有不少的云游诗人都会讲凤皇与凤后的故事,他甚至还听过几次。两大天才相互扶持,或者是偶然的浪漫相遇……单独拿出去都是不错的情爱话本。当这话本放在凤皇这个名头身上,更让人觉得新奇而已。

    要说真实度,基本上是一点都没有。任凭世人想破脑袋也不可能会猜测到,凤临澜口中所谓的‘凤后’其实是个男人。性别都出错了,还能谈论什么真实性?!

    让方池墨去编造和凤临澜有关的爱情故事?或者是和凤皇有关的爱情故事。他自然是,做不到。他手中有文思涌编制出来的版本,他却没有念出来的心思。

    作为当事人的方池墨按理说应该是除了凤临澜之外,对两人的事情最清楚的人。他向来对人说,自己对两人的事情一无所知。如果可以选择,他倒是宁可凤后不是他,他真的对那人一无所知。

    “一无所知?怎么可能?你当我们是那些普通人,对你们云游诗人没什么了解?其他的不说,只要对凤皇了解较深的,必然与耀国那边的云游诗人有几分联系。”

    佘翰的一双眼睛微微眯起,仿佛正在捕食的蛇一般,有几分阴冷,之前猥琐的姿态都被这份阴冷冲散。

    “你若是说不清楚我倒是勉强信了,只说上几句,我们也听着。一无所知?你真当我们是傻·子?我看你就是不想给几位爷讲故事,看来你是不想在这衡州城呆下去了!”

    方池墨察觉到有凉意从脚心往身体上蔓延,这是暗系灵力。如果是修灵者,这点灵力对身体的伤害倒是不大。如果是普通人,哪怕只是一丝灵力,也会让人缠·绵病榻多日。如果遇到一个身体不好的,就此一命呜呼也有可能。

    方池墨好似一无所觉的开口,说出的话倒也的确算的上解释,“我向来只关注凤皇的功绩,未曾关注过他的私情。”

    “没关注过?没关系,几位爷也就图个乐子。云游诗人向来会编故事,你就编出个故事来讲给我们这些人听就行了。只要这故事的主角是凤皇凤后,我们也就不在意这故事到底是真的是假!”佘翰说着还向自己同伴们坐的地方看了一眼,其他人听到他说话点了点头。

    作为修灵者,他们自然清楚佘翰用了灵力。他们非但没有觉得过分,反倒是明显一副要看好戏的样子。

    方池墨微微低头,他看着蛇蛊缓慢的在地面上爬行。他身边的三只蛊虫,都已经被他重新炼制过。飞虫蛊和蛇蛊虽说不能够像蝶蛊一样制造幻境,掩饰自己的神行却是没有问题的。

    蛇蛊爬到他身上,变成了一根头发丝的长度,附在他的衣襟上。方池墨手上的三只蛊虫,蛇蛊最少动用,却也是最危险的。只要蛇蛊动口,被它咬到的人就只有死亡一途。若非是碰上了让方池墨恨不得直接除之后快的对象,方池墨还真的不会动用。

    佘翰只和方池墨打了一个照面,便让他动用了蛇蛊,也算是另一种荣幸。从佘翰的那几个同伴的反应便能看的出来,他们并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恐怕已经有不少人受到了他们的迫害。这样的人多留一日,对他人的危害只会更大。

    “佘少爷,您先去坐着,我帮你劝劝这位云游诗人。”酒店掌柜自然不能袖手旁观。他很清楚这位佘少爷的性子,只要这位云游诗人顺了这位爷的意思,那便什么事都没有了。云游诗人不就是说故事的,只是多说一个故事而已。佘少爷都已经开口,哪怕是他自己编的也无所谓。

    这一位云游诗人看上去倒是个有骨气的,不过骨气哪里有自己的性命重要。他想着只要是个人都会作出明智的选择。

    “我就在这里坐着。如果他不讲故事,我还真就不挪动位置了。”佘翰似笑非笑的看着方池墨。这云游诗人的确没有惹他,但是他周身那清冷自持隐约带着几分贵气的气质,却让他们起了玩弄的兴致。看着他向他们低头,便是他们的娱乐。

    “这位是佘少爷,我衡州城佘家的大少爷,佘家与其他四个家族一起,并称为衡州五大家族。依我看,你最好还是如了佘少爷的意思。”掌柜倒也不觉得需要避嫌。

    酒楼中是有一些路过的客人,大多数却还是本地人。本地人很了解佘少爷的性格,他这样反应才是正常的。如果他真的去维护方池墨,在他们眼中反倒是和找死没什么两样。

    路过的宾客倒是有看不过去的,但是却迟迟没人出手。他们和这云游诗人非亲非故,为何要为他出头?而且在很多人看来,讲故事本就是云游诗人的活计。多讲一个故事,对云游诗人来说也是不痛不痒,他们反倒是可以一起听上一听。

    至于尊严?很多人并不将这个词看在眼里。

    “佘少爷?怎么佘少爷很厉害,真的到了一手遮天的程度?难不成这旸国,都是佘家的不成?”这声音一响起,便将所有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去。显然没人想到会有人主动来趟这一趟浑水。

    开口的看着像是一个少年,他面容还带着几分稚·嫩,甚至有些婴儿肥,看起来年龄顶多是在十几岁左右。少年的长相十分精致,衣物也同样考究。看上去也像是世家子弟。在其他人眼中,这位少年是年少无知才顶撞了佘翰。

    方池墨也看了少年一眼,以他的眼光自然看的出,他其实并没有他那张脸显示的年轻。按照骨龄来看,至少也有三四十岁的年龄。倒是他身边那个看上去人高马大的男人年龄要比他小上两三岁。

    察觉到方池墨的视线,顾瑜泽还给了方池墨一个安抚的眼神。在他看来这云游诗人再怎么有气度,根本上还是一个普通人。他向来看不惯一些人仗着自己的身份去欺压普通人,之前因为想到他们现在的境况,所以才没有开口。如今,颇有几分忍无可忍。

    方池墨看到顾瑜泽的视线,他唇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他看的出这人的家世不错,修为也明显是这酒楼中最高的。从他站出来开始,方池墨便不会担心。

    倒是顾瑜泽身边的那个人高马大的男子了方池墨一个警告的视线,他看向顾瑜泽的视线,明显带着几分无奈,更多的是纵容。顾瑜泽显然并不是第一次见义勇为。

    “一手遮天?在其他地方我们几个或者算不上一手遮天,但是在这衡州城中,我们几个还真的能一手遮天。”这佘翰看上去没什么脑子,却也知道能够在知道了他的身份开口的,本身恐怕并不惧他的身份。他在开口的时候,顺便也将自己一旁正在围观的同伴们拉下水。

    顾瑜泽倒是没有再多说话,他只是释放自己的气势,直接对着佘翰压了下去。坐在凳子上的佘翰,额头上迅速流出了汗水。以他灵师的实力,怎么可能抗得住灵帝?!

    “前辈……晚辈知错。”佘翰咬了咬牙,开口说了一句。他知道自己碰上了硬点子,没有任何犹豫的直接认错。当真是能屈能伸。

    他身边是有强者保护的,但是那位强者的气势却比不过这个小白脸,所以他只能暂时忍下。但是,家族中却是有其他强者。佘翰不相信,一个看起来那么年轻的少年,能有多么高深的修为。

    顾瑜泽显然也不是那种置人于死地的,听到佘翰开口,他便收了气势。原本想要看他笑话的那些人,此时已经全部禁了声。顾瑜泽流露出来的气势,虽然不是针对他们。但是他们也感受到了一些,绝对不是他们可以相比的。这个看起来年幼的少年,是个远超他们的强者。

    唯一感觉不到气势的,反倒是距离佘翰最近的方池墨。几乎在顾瑜泽气势出现的时候,他身边的人便护住了方池墨这个普通人。顺便还将佘翰留在他身体中的暗系灵力清除,可谓是帮人帮到底。

    顾瑜泽看着佘翰几人灰头土脸的离开,他走到方池墨的桌前。“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你,我是顾瑜泽。这是我朋友,禾飞航。”

    “墨临。”方池墨的名字显然不能用,云墨之前他也曾经用过。在顾瑜泽询问的时候,他脑海中一闪,便借用了凤临澜名字里的一个字。想来,他是不会在意的。

    “墨临,好名字!不知道你是否愿意与我们同行?!”顾瑜泽询问了一句。他知道佘翰等人怕是没那么容易就认输,他们倒是无所谓,但是这云游诗人可是个普通人。他帮他一次,放那倒是害了他的性命,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既然如此,他就只能帮人帮到底。他们也没什么目的地,倒是可以跟着这位云游诗人走走。等他们远离了这衡州城,便不会有什么事了。

    “可以。”方池墨看的出这顾瑜泽是真的善良,而不是用善良标榜自己的伪善。

    顾瑜泽没想到墨临那么容易便答应了他,他反倒是有些疑惑了,“你不问问我们要去什么地方,便答应与我们同行?”

    “我是云游诗人,去哪里全看自己的心情。决定了与你们同行,便无所谓什么地方。”方池墨回答的十分随意。

    “原来你是个真正的云游诗人。那我们就走吧!”顾瑜泽也清楚云游诗人有的只是在几个城市,像墨临这样这正的云游诗人反倒是在少数。恐怕正是因为这份特殊,才让他觉得墨临没那么简单吧?!怎么看,墨临都只是普通人而已。

    顾瑜泽很相信自己的直觉,这次却因为理智的判断,将自己的直觉抛在了脑后。

    方池墨点了点头,如果要避开佘翰等人的报复,最好是尽快离开衡州城。他没有将佘翰等人的威胁看在眼里,却也没有拒绝顾瑜泽的好意。毕竟,他现在不能光明正大的动手。

    他们的速度不慢,从酒楼到城门的距离,只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这是因为有方池墨这个普通人在,几人只能用上了低级的灵兽坐骑。在衡州城中,能够购买的最高级的灵兽坐骑也只有两级,哪怕是有钱也买不到更高级的。所以,他们只能用这样的速度赶路。

    到达城门的时候,顾瑜泽看了坐在坐骑上的墨临一眼,他当真觉得自己考虑的还是太少。普通人比修灵者想象中要脆弱的多,带着一个普通人走,他们的速度无疑会慢上许多。顾瑜泽却对丝毫没有想要抛弃墨临的想法,他不允许自己作出拯救别人之后再放弃的事。

    “我们要出城。”禾飞航向前一步,告知两边的守卫。

    “出城啊。”守卫看了一眼禾飞航,又看了一眼禾飞航身后的两人。“没看到现在城门已经关了么?今日已经不让出城了,要想出城,明日一早过来。”

    禾飞航微微皱了皱眉,“按照旸国的律法,现在距离关闭城门还有将近一个时辰。”

    “旸国律法,我们这里可不听什么旸国律法。我们听的是城主大人的命令,说是不让出城,就是不让出城。要想出城就等明天,或者说你试着打倒我们,闯一闯凤皇大人设置的城市阵法!”守卫们的态度十分坚决,显然是不准备让任何人通过。

    “我看看,这被拦在城门外的人是谁啊!这不是在酒楼中遇到的前辈么,怎么,现在连一个城门都出不去啊!”佘翰话语中带着明显的讽刺。

    “佘少爷,您要出城么,我们立刻为您开门。”城门的守卫显然是认识佘翰的,佘翰的话音刚落,他便适时的说了一句。

    佘翰赞赏的看了他一眼,“前辈要不要出城?若是前辈想要出城,只要答应我一个条件,什么都好说。”

    “什么条件?”顾瑜泽开口询问。他明知道这条件可能是他无法接受的,却还是询问了一句。

    “不是什么难做的事。就让你身旁的云游诗人为我讲个凤皇与凤后的故事。这可是他的本职工作。”佘翰带着众人前来,就是为了找回面子。他堂堂佘家大少爷,怎么能栽在一个云游诗人手上,日后这让他怎么混?!

    没错,这云游诗人身后还有一位强者。但是传言却只会在意他栽在了云游诗人手上,强者不强者的问题,恐怕很多人都会忽略。这是佘翰不能忍的。

    顾瑜泽看了墨临一眼,他在灵兽上坐着的,那把古琴就背在的背上。听到佘翰的声音,他也不发一语,似乎在等他们做决定。“不可能。除非你换一个条件,否则我们宁可今日不出城。”

    “相信我,你们若是今日不出城,明日恐怕也难以出城。什么时候让本少爷满意了,这城门什么时候才能开启。”佘翰说的十分傲气。

    “你……”顾瑜泽现在都有些恼怒,自己白日里居然会轻轻松松的放他离开。

    “本少爷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不如我们摆下擂台,打上几场。若是你们赢了,我便放你们出城。若是你们输了,那就让这云游诗人给本少爷讲上几个故事,本少爷也放你们出城。你看如何?”佘翰提出的方式非常君子。至少在旸国来说,擂台战的确是他们解决很多事情的最好方式。

    “我觉得可以,墨临,你认为怎样。”顾瑜泽犹豫了一下,看向墨临。他对他们两人的战斗力有信心。但是这次因为赌约与墨临有关,所以他不能擅自做主。

    “可以。”方池墨点了点头。

    只见佘翰露出了一个笑意,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把握之中。“本少爷什么都不多,就是手下的人多。”

    禾飞航听到他这么说,眉头微微一皱。难道这佘翰要在擂台上进行车轮战?并不是没有人这样做。但是这么没品的事情,很容易引起人的诟病,绝对是提出的人人生的一大污点。

    如果真的是车轮战,对方又有灵帝等级在场,他们还真不一定能赢。禾飞航有些懊恼自己刚刚没提前询问规则,让他们着了小人的道。随后他又看了墨临一眼,视线并不怎么美好。这些事情,都是因为这个云游诗人而起。

    他还没有脱离家族之前,自然不在乎这些宵小。如今他们已经脱离家族,前几日又听到了一些对他们不好的事。若是不小心被人发现了他们的身份,麻烦可不小。他倒是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阿泽……

    察觉到了他的气势不稳,顾瑜泽向前一步抓·住了他的手掌。禾飞航看了顾瑜泽一眼,他也当真被安抚了下来。哪怕真的回去,他也有方法可以保得住顾瑜泽。他们要的是一个活人回去,而不是一个死人。

    方池墨的视线在两人交握的手掌上停留了一瞬。开始的时候还是顾瑜泽用手抓·住禾飞航的手,禾飞航十分配合的让两人变成十指交握的姿势。有衣袖做掩饰,他们的动作倒是不怎么显眼。

    其他人或许可能忽略,但是因为这动作的熟悉感。方池墨还真的忽略不了。脑海中再次回响起凤临澜说的话。看向两人的视线有那么一瞬间的明了,这两人……

    “你们放心,本少爷可不是没品要进行车轮战的人!”佘翰看出三人面色的变化,他很是欣赏。三人越是表现的紧张,他越是觉得愉悦。“你们有三人,我们不如就打三场。三局两胜的制度,你们以为如何?!”

    “卑鄙!”禾飞航扫了佘翰一眼。谁都知道云游诗人是没有任何战斗力的。三局两胜?佘翰还没有开打就已经赢了一局,他们若是想要胜利。禾飞航和佘翰两人,便只能赢不能输。

    “你们就说自己是否同意吧。”佘翰不觉得自己是卑鄙。或者说他本身就不觉得卑鄙有什么不对,只要能赢,何须在乎那么多细节。

    “同意。”没等禾飞航开口,顾瑜泽就已经同意了佘翰的擂台决斗方式。

    禾飞航微微皱了皱眉。若是这个城市真的有两名灵帝高手,他们恐怕就要尽全力。如果尽了全力,难免家族中的人从他们的战斗方式中猜测到什么。

    到时候他们若是已经离开了衡州城倒也好,若是佘翰食言,会发生什么他根本就不敢想。其他人如果进行了擂台战必定不会食言,佘翰还真的不一定。这人从一开始表现的就是一个真的卑鄙小人。

    “那我们就尽快前往擂台速战速决吧。若是今日开城门的时间过了,哪怕三位赢了也要等明日了。”佘翰说着便向距离这边最近的擂台走去。

    “好。”三人跟随佘翰前往擂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驭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浅洛洳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浅洛洳雪并收藏驭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