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驭蛊 > 第56章 擂台

第56章 擂台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佘少爷要用擂台,你们快都让一让!”佘翰身边有不少帮他跑腿的人,他人还没到,他手下的人先一步来到擂台前为他开路。

    听到‘佘少爷’这个称号,两个正在擂台上战斗的人,几乎是同时停了手,走下了擂台。他们两人的实力在衡州城来说还算不错,都是灵王等级。但是,他们却无法对付一个大家族。

    擂台赛有不少人会来围观,尤其是一些快要突破的人,他们更希望从强者的战斗中看到突破的契机。只是,越是等级高的修灵者与人出现争端的可能就越小,自然很少在擂台上看到。

    ‘佘少爷’是佘家大少爷,他本身的修为却不高。往往他与人起了争端之后,也不会自己出手,而是让家族里的人替他出手。佘家可是有不少高手存在的。

    他们迅速让开了路,一是碍于佘家的威慑,二是他们对接下来的战斗也十分期待。只希望挑衅佘少爷的人不会太弱,让他们能看到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

    佘翰看到其他人那么给他面子,他面上带上了几分笑意。再看向严阵以待的顾瑜泽三人,他唇上的笑意更深了几分。

    “你们准备谁先出手?”佘翰说着看向顾瑜泽和禾飞航,方池墨几乎被他完全忽略。

    “我先来。”禾飞航说着便跳上了擂台。现在他们不知道对方的实力,若是他输了,顾瑜泽就不需要上场。如果他赢了,顾瑜泽也能根据他对手来判断一下对方的实力。顾瑜泽,总归是比他要强上一些。

    佘翰见禾飞航上了擂台,他看似随意的问了一句。“你们谁上擂台?”

    以佘翰的能力,他不知道禾飞航和顾瑜泽两人有多么强大,自然也就不会乱指挥。他开口询问谁上擂台,倒不如说是直接问,谁能稳赢台上的人。

    他身边跟着的几人没有人开口,他们也看不出对方的实力。那就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对方身上有掩饰实力的灵器,另一种便是,他们的实力远超自己等人。

    台上得人看起来是十分年轻,他们心下觉得第一种的可能性明显要比第二种大上许多。但是因为是擂台赛,他们不敢随意下结论。万一是他们认为不可能的那种,输了擂台赛,他们负担不起这个责任。

    “我来。”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开口。

    “爷爷?!”佘翰看到来人他的瞳孔微微一缩。他知道顾瑜泽强大,至少比他这个灵师要强大许多,也要比灵师之上的灵君要强上一些。否则有灵君保护的他,不可能会在酒楼中吃亏的。但是他却没有想过那么年轻的两人居然会是灵帝!

    灵帝是什么人?灵帝完全可以兴起一个家族。佘家能成为衡州城的五大家族之一,便是因为他们家有一位灵帝。结果,他在酒楼中,被人下了面子,他们之中便有一位灵帝。还是那么年轻的灵帝?!

    佘翰不由的吞咽了一口口水,他有些庆幸当时自己得罪了顾瑜泽,却忍了下去。若是当时他挑衅了两人的尊严,他现在那怕不死也得是重伤。越是等级高的修灵者就越是在意自己的尊严,不喜被小辈挑衅!

    后怕之后,佘翰又再次充满信心。爷爷都出手了,他不认为自己这边会输。要知道,爷爷他便是佘家的最强者。佘翰之所以敢那么无所顾忌,也是因为他的嫡亲爷爷,佘家的灵帝对他十分宠爱。

    “小子,你只是个二级灵帝,不是我的对手。我看你还是乖乖认输好,免得我一不小心,毁了你过人的天赋。”佘育跳上擂台,他已经是灵帝巅峰。虽说卡在这一等级上迟迟都没有突破,但是对付一个二级灵帝还是没问题的。他说自己能够毁了禾飞航的资质,也的确能做的到。

    胜负和自身的资质比起来,自然是资质比较重要。尤其是像禾飞航这样的天才,就更是如此。佘育想的便是他不战而胜!这样更有利于他们佘家的威严,也免得有人说他佘育仗着年龄大,欺负小辈。

    “要打便打,哪来那么多废话。”禾飞航看了佘翰一眼,再看向佘育的时候,一如既往的带着几分倨傲。

    这份倨傲,对佘育来说是绝对的挑衅。他在衡州城称王称霸久了,还真没见到过禾飞航这么胆大的。之前他还想着只小辈服软,他就饶恕这个小辈一次。现在,他一定要废了他的资质,让他再也不敢与自己叫板。

    顾瑜泽视线沉了沉,他看了佘育一眼,便知道禾飞航赢得可能性不大。禾飞航是为了他才坚持下去的,若是他真有个三长两短。“飞航,若是不敌也不要勉强。”

    “嗯。”禾飞航应了一声,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佘育已经开始出手攻击。显然,他是看出了顾瑜泽开口的时候,禾飞航有几分分心,想要借着这个机会一击必胜。

    佘翰养成这么卑鄙无耻的性格,与他家里的长辈不无关系。有佘育这样的长辈言传身教,佘翰这幅模样才是正常的很。

    看到这一幕,顾瑜泽咬了咬下唇,再不敢开口。

    方池墨看了顾瑜泽一眼,他也没有开口安慰。在顾瑜泽眼中他只是个普通人,哪怕他开口,顾瑜泽也只认为他在说风凉话。

    他的手指拂过古琴的边缘,停留在琴弦上的飞虫蛊飞了出去。那擂台旁的守护结界,对穿过结界的蛊虫一无所觉。

    如果是正规的擂台赛,哪怕是暴露身份,方池墨也不会做这样类似于作弊的事。不过,在提出擂台赛之后,佘翰便利用他普通人的身份,阴了他们一把。他如今也只能说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只是,他的方法更加无声无息,效果也更加卓越而已。

    接下来的战斗,旁观者看着有几分莫名其妙。禾飞航的战斗痕迹还很正常,佘育却显得有几分奇怪。每次在其他人看着是绝佳的出手机会,佘育看起来也准备出手。但是,他手上却迟迟没有动作。

    禾飞航的战斗经验明显也不错,他虽然也觉得莫名其妙却是不会放过这明显趁胜追击的机会。在佘育接近他之后,便做出了反击的动作。佘育这个时候,只能躲避禾飞航的攻击。

    佘育并非是每次攻击机会都会放弃,但是他也明显的发现了。只要他攻击招式威力十分大的时候,手臂会突然不听使唤。他就只能躲避。一些攻击性小的招式,倒是能够用的出来,但是对禾飞航的威胁也不大。这是擂台战,可不是在给自己的后辈喂招,他自然不愿意一直这样。

    索性,他的手臂会出现停顿,两条腿却不会。腿部攻击也不会出现任何问题,他只能放弃杀伤力更大的双手,用双·腿来攻击。这样一来,他这个比禾飞航等级高的,一时间反倒是占了弱势。

    佘育甚至能想到观战的人会怎么说他,无非会说他年龄大了,手脚也不好使了。居然会被一个比自己修为低的小辈逼到这种程度。他的脸色发黑,却也无可奈何。两条手的时不时的会出现失误,别说他现在只是灵帝巅峰,就算现在他已经是灵圣,能够占据优势的可能性也不大。

    “小子,你到底用了什么阴损的手段?!”佘育自然不相信他手臂出了什么问题。如果出现问题,怎么会出现招式间歇性选择的不听使唤。

    “呵。”禾飞航冷笑了一声,别说他没用什么阴损的手段,那怕他用了,也不可能会告诉佘育。旸国的擂台战,倒是不拘泥于用什么手段剩的。两人都不是黑暗系,看起来倒是打的光明正大。如果黑暗系在擂台上,那才是真的阴损。“我倒是觉得老人家你现在手脚不怎么好用了。

    “你……”佘育此时双手时不时的不受控制,禾飞航这样说出来,他反倒觉得真的是他的手段。自己用了手段,反倒是来讽刺他。佘育一口气没上来,怒火冲天。他不再控制自己的灵气,直接向着禾飞航压过去。在他看来,他等级比禾飞航高那么多,哪怕没什么招式也能胜过他。

    禾飞航迅速判断出了他灵力的死角,他的身形极快,闪到了佘育的身后。一掌狠狠的打向他的后心,没有丝毫留力。佘育将自己的灵力全用于攻击,他身体的防御此时也是最薄弱的。

    佘育一口献血吐出来,他的身体更是趔趄了两步。哪怕是怒火冲天,他也是在认为禾飞航的能力不如他的时候才用了所有灵力压他。他的速度是怎么回事,他又为何毫不畏惧他的威慑。

    禾飞航不着痕迹的将灵器放回自己的储物戒指。他的速度的确做不到那么快,但是借助灵器,却可以做到。哪怕他已经脱离了的家族,家族给他的一些保命的玩意儿也没有收回去。之前他在家族中的地位很高,他身上的东西,自然也比较贵重而且实用。

    一时间都没有人开口讲话,他们看着擂台上重伤的佘育,有些无法接受。刚刚佘育全力一击,擂台周围的阵法直接破碎,但是禾飞航却一点事都没有。不仅一点事都没有,禾飞航还趁着这个机会重伤了佘育。重伤了他们衡州城的第一强者。

    “我赢了。”禾飞航语气平淡的看着佘育,若是对方反驳,他绝对会再次对他出手。

    “你赢了。”佘育此时看上去比之前要苍老许多,他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丹药服下,这才看向禾飞航。“你的速度……不,正常人绝对没那种速度。你身上有灵器。你究竟是哪个家族的子弟?!”

    禾飞航没有做声,直接下了擂台。他走到顾瑜泽身前,面上的表情明显柔和了许多。

    “很厉害。”顾瑜泽稍微松了口气,放下了之前的担心。他知道禾飞航的保命手段,自然不和其他人那般意外。但是,这样的手段却是有次数限制的。每用一次,便少一次。如果他记得不错,禾飞航这恐怕也是最后一次。如果还想要继续使用,就需要圣阶强者往里面注入灵力。

    现在他们可没有认识的圣阶强者,更不用说要让他往里面注入灵力了。所以说,那灵器可以说是暂时无用了。日后禾飞航又少了一个保命的手段。

    禾飞航得到顾瑜泽的夸赞,唇角勾起一个不怎么明显的弧度。很快,他便收敛起来,看向亲自搀扶着佘育的佘翰。“还继续吗?你们下一个准备上场的人是谁?!”

    佘育看了顾瑜泽一眼,对佘翰摇了摇头。他们佘家的确不只有他一个帝阶强者,他只是最强的。另一个在修为上都比不过顾瑜泽。若是他再有什么手段,他们会输的更加难看。

    “几位小友莫怪,是我管教不利,这才让小辈冒犯了三位小友。如今擂台战已经打了,三局两胜与一局定胜负也没什么区别。诸位若是想要出城,直接离开便是。”佘育说的十分客气,似乎之前想要在擂台上毁了他人资质的人并不是他一样。

    “如此就好。我们走吧。”禾飞航说着便和顾瑜泽一起转身,向着城门处走。

    方池墨看了几人一眼,一言不发的直接离开。

    “爷爷。”佘翰有几分不满,他的口气中有些许抱怨。“那个黑脸男人实力的确很强,下一场按照规矩来说,是要那个小白脸来打。难不成那个小白脸还能比黑脸男人厉害?!我们佘家,不是还有帝阶强者吗?!”

    “那男人的确比他还要厉害。至少也是六级灵帝。”佘育看了佘翰一眼。除了他之外,佘家还有一位灵帝。一位五级灵帝,比他还差上一级。若是说手段,恐怕更是的不及。

    “怎么……可能?!”佘翰眼眸中带着明显的惊讶,他口头上虽然说着不可能。心中却对佘育的判断十分信服。佘育是不可能看错的。那他们还真的没有赢得擂台赛的可能。还真是不甘心!

    佘翰活这么大年龄,一向是小霸王惯了的。往常都是其他人吃亏,从来都没有他吃亏的时候。这次让他硬生生咽下这口气,还真是不爽。“那我们就只能这样放过他们?”

    “只能先放他们出城,我们佘家输了擂台,就应该旅行承诺。总不能连擂台赛都输不起。”佘育的确不想这么容易放手,但他还有几分理智。“那人的手段不少,我怀疑他有些身份。查清楚再去找他们麻烦也不迟。”

    在他看来,禾飞航是有阴招的。这阴招他可是喜欢的很,如果能学到那是最好不过。另外他手上的灵器,更是保命的好手段。他也不愿意放过。前提是,他需要知道这人是什么身份。如果真的得罪了他们佘家惹不起的人,岂不是要将整个家族都赔进去!

    “他们出了衡州城就离开佘家的地盘了。要想找麻烦,恐怕没那么容易。”佘翰听佘育这样说,面色舒缓了一些。但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要直接将他们两个人放过去。

    “其他城市虽说没我们衡州城那么方面,却也不会困难到哪里去。只要和城中的家族打个招呼,给他们点好处。他们也会给我们家族几分面子。”佘育多考虑的也相当全面。

    “爷爷那您尽快去调查,如果他们走的远了,对我们来说也是个麻烦。”佘翰不由的催促。他似乎看到了方池墨跪舔·他的场景。就连那两位帝阶强者也会因为惹了他而后悔。只是想想,他就觉得十分愉悦。

    佘育微微一笑,虽然他身上有伤,看向佘翰却依旧十分柔和。对这个孙儿,可谓是疼爱到了极致。“放心,他们走不太远。别忘了,他们身边可是有个累赘,一个普通人。出了这衡州城,外面会是个小森林。虽说没多少危险性,但是路可不怎么好走。带着一个普通人走那段路,少说也要走上一两周。”

    “也对。那两个帝阶强者实力是不错,就是脑子不好使。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居然会为一个普通人出头。为他们自己舔·了不少麻烦。”佘翰完全放松下来。

    佘育点了点头,他甚至不认为普通人有活下来的必要。那两人居然会为了一个普通人将自己陷入这样的境地,不是傻,又是什么?!

    “爷爷,您快回去好好修养一番,调查的事情,直接让属下的人去办就可以了!”佘翰解决了自己这边的事,便开始讨好自己的爷爷。他能在家族有现在的待遇,多亏了爷爷。自然,他要好好抱紧这个大粗腿。

    佘育点了点头,一行人回到了佘家。佘育吩咐了属下查找两人的身份之后,便进了练功房恢复自己的伤势。佘育的伤势虽然不致命,却也十分严重。他在擂台前保持了一副没有大碍的样子,是害怕其他家族趁着这个机会对佘家发难。回到家族,他自然要尽快恢复自己的伤势。

    佘翰见佘育不再关注他,心情很好的去了自己的院落。他院落中有不少的女子等着他的宠爱。有长相貌美的普通人,也有资质不错的修灵者。修为比他还要高的也有几个,可谓是夜夜笙歌。今日·他心情还算不错,自然要招来一个服侍他。

    往日佘翰其实更喜欢玩弄比他修为还要高的修灵者,看着她们明明有比他还要强大的实力,却不敢对他动手的样子。当真是让人心情愉悦。而且,修灵者的身体也比较强劲,能够做一些普通人做不到的动作,让他更加舒适。但是今日,他却是找了两个普通人来服侍他。

    这两个普通人并不是自愿进入佘家的,事实上佘翰身边的女人,还真的没几个是自愿进入佘家的。他向来享受让别人做自己不情愿的事这样的过程。看到这两个女人那不甘心的面貌,他的便来了兴致。直接将两个女人扔到床·上,便开始他今日的玩乐。

    只是,没过多久,佘翰便没有了动作。她身下的女子开始还在隐忍,佘翰的动作停下,他反倒是松了口气。只是,佘翰迟迟没动,女子不免的有几分疑惑。她细细观察了一下自己身上的人,随后便尖叫了一声,面上留下了泪水。

    佘家大少爷死在了床·上,而且还是在她们两人服侍的时候死在了床·上。两人面色惨白,只能以泪洗面的跪在床畔,连穿衣服都没有想起来。

    她们的尖叫声很快引来了侍卫闯进来,没多久整个佘家的灯火都亮了起来。正在恢复自己伤势的佘育,都被人叫开了门。谁都知道这佘翰是佘育最宠爱的孙子,如今他出了事,自然没有人敢瞒着他。

    佘育听到佘翰死了的时候,还怒气冲天的要为他报仇。但是听到他死在了女人床·上,他的面色就是一寒。佘育是宠爱佘翰没错,但是他可不只有这么一个孙子。只是这个孙子最会讨他喜欢,所以他才一直宠着,也愿意宠着。

    现在看看他平日娇宠着的孙子都做了什么事?!在他为了他惹出来的事情受了重伤之后,没有任何担心的样子,转头便爬上了女人的床,还死在了女人床·上!

    佘育自然觉得心寒,但他还是疼爱这个孙子的。去佘翰房里看了一眼,他没有在他身上发现任何不妥,便安排了一句。“将大少爷好好安葬,大少爷房里的人就按照府中的规矩打发了。”

    佘家的规矩可不是主子死了,房里的人便能够出府。除了正妻之外,若是这些女人的主子死了,女人便可以被其他人得到。看上了哪个女人,可以直接去告诉管家。他们根本没有将女人们的意愿放在心上。

    安排好了佘翰的事,佘育又回到了练功房。他还没开始练功,便觉得奇怪。之前他可是见过佘翰在房·事方面的天赋,按理说只是两个女人而已,还是身体素质不怎么好的普通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佘翰死在她们的肚皮上。佘育曾经还赞扬过,在这方面佘翰有他年轻时的风范。

    他刚站起身来,便觉得自己腿部一凉。只来得及拉了一把裤腿,他只看到自己腿上附着一条小巧的,如同蛇一样的生物。还没等他分辨出来是什么,他便失去了意识。

    蛇蛊再次咬死了自己的目标之后,它凭借着自己狭小的身体离开了房间,向着城外赶去。这佘府死了两人会有什么问题,自然不在它的考虑之内。它只需要服从命令,在夜晚的时候要了两人的命就可以。

    佘翰死亡的时候有人在场,第一时间便被人发现了尸体。佘育便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他死亡的时候是在练功室。练功室是最封闭的地方,哪怕是送饭的人,都只敢端着饭菜守在外面。不敢随意开口。

    直到余翰连续三顿饭都没有用,侍卫们才觉得有些不对,敲响了他的房门。在敲了许久都没有回应之后,侍卫们想到佘育闭关之前受了伤,便在请示了另一位帝阶强者佘银久之后,打开了房门。

    打开房门,他们就只看到佘翰的尸体,一时之间,整个佘家都有几分慌乱。佘家在衡州城的地位,是因为佘育才有的。如今这个最强的帝阶强者身亡,只靠着一个帝阶强者,他们的地位必然会有所下滑。

    佘银久反倒是有几分愉悦,佘育身亡之后,便没有人再踩在他头上。虽说家族的声望会有所下滑,却也是他的佘家。只是,这些他是不能表现出来的。他好好安葬了佘翰,随后又直接让人打着为佘育报仇的旗号,去追杀禾飞航等人。

    只是,他只安排了一些灵君去报仇。在知道对方是‘灵帝’的情况下,安排了灵君前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驭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浅洛洳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浅洛洳雪并收藏驭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