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嫡女二小姐 > 第五章不动声色的化解

第五章不动声色的化解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机械神皇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怜冷苑

    韵儿看云冷歌一脸的疲惫就把她扶到了软榻上,“小姐,你早饭用的不多,要不要吃点点心,”韵儿一脸关切的开口问道。

    云冷歌点了点头,“随便弄点来吧”韵儿应了一声走了出去,云冷歌闭目思索着今日的事情,看来这事不是那么好平息的,毕竟京城很多人都看到自己跑到了王府,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如何证明自己没有纠缠欧阳风,只是不小心落水而已,欧阳风会为自己作证吗,除非黄鼠狼和鸡在一起都怀孕了,而当时又没有别的人目击自己的落水。

    想到落水,云冷歌面色一冷,夏语儿,自己怎么把她给忘了,然后想到欧阳风对夏语儿的态度,云冷歌很确定欧阳风看到了夏语儿推她的那一把,却什么也说,嘴角翘起,果然是渣男渣女,绝配。这就好办了,看来晚上要好好的跟她那位“疼爱她的爹爹”好好的沟通了。

    云冷歌一叹,在古代生活真的很累,看来要努力讨好卖萌才能生活的好点,既然有了解决的办法,顿时放松了一些心情,闭着眼睛养神,不知不觉便睡了过去。

    韵儿端着点心进来就看见云冷歌躺着睡着了,看见自家小姐苍白的脸色和如今的生活状况,心中十分担心,要是夫人还在世,不知道怎么心疼呢。轻轻放下点心,正准备拿小毯子给小姐盖上,却看见云冷歌不知何时已经醒了,幽深的黑瞳正看着她,没有一丝刚醒过来的迷茫,满眼的冷淡和疏离,韵儿吓的不知所错,结结巴巴的开口“小。姐,你。醒了,还要继续睡吗?”

    云冷歌在韵儿刚进来的时候便醒了,心中懊恼刚刚怎么睡过去了,她摇了摇头“不睡了”。

    “那小姐用些点心吧”缓过神来的韵儿开口道。

    云冷歌点头,坐起身来拿起筷子吃着几上的点心,她突然开口道“韵儿,你伺候我多少年了,?”

    韵儿虽然诧异云冷歌的问题,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回小姐,已经两年了”

    “噢”云冷歌顿了顿,“是我娘亲安排你过来的吧”

    “小姐,你。”韵儿大惊。

    “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会知道,我娘都去世了那么多年”云冷歌冷静的开口。“你不要管我为什么知道那这些,在我这里只需要忠心即可,”想起脑海里那个温柔似水的女子,“既然是我娘亲安排你过来的,那我就相信你,别让我和我娘亲失望可知道了?”云冷歌的眼睛定定的看着韵儿,漆黑的瞳仁满是锐利。

    “是。是。小姐,韵儿从未做过对不起小姐的事”韵儿吓的立刻屈膝跪下来,神色虽害怕却依然很坚定的回答。

    “好了,起来吧,以后在我面前不要随意的下跪,我不喜欢”云冷歌眼中划过一丝赞赏开口道。

    韵儿心中的秘密被小姐知道了,她整个人顿时觉得轻松了许多,安安静静的站在云冷歌旁边,眉间带着一些显而易见的释然和欢喜。

    看着韵儿的神色,和摆在面前的鸡蛋羹,云冷歌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她也是刚刚才发现韵儿是她这具身体的娘亲早就安排好的,记忆中的小时候的云冷歌十分喜爱鸡蛋羹,但偶然听外面的那些小姐说这是穷人的吃食,她便只在私底下偷偷的吃过,而知道这件事的只有死去的云冷歌的娘亲还有她的奶娘,奶娘早就在前些年被二姨娘赶了出去,韵儿应该是被奶娘送进来的吧。

    那个永远柔和美丽的女子啊,即使她没有那些高门大宅里妇人的那些心计,即使她自己日子都过的十分艰苦,但是她仍尽力的维护和保护自己的女儿,在自己死之前为女儿做了最好的打算,可惜以前的云冷歌却并不懂她娘亲为她做了那么多,嘱咐她的事她一件也未曾做到,还偷偷的在心里埋怨过娘亲为何去世的那么早让她一个人在府里艰难的生存着。没想到真正的云冷歌因一个男人而死去,自己却阴差阳错的替她活了下来。

    想到自己前世的母亲和云冷歌的娘亲都是温柔和善的女子,冰冷的心里浮起一丝暖意。

    惜梧苑

    二姨娘万风梧躺在软榻上,细致的柳眉紧皱,坐在她旁边的云夏歌全是愤怒之色“云冷歌这个贱人,居然污蔑我,祖母为什么不把她这个不害臊的发配到庄子上去”二姨娘却依旧在深思,对云夏歌的愤怒不置一词,云冷歌今天的一席话,是谁教她的?是身边那个叫韵儿的丫鬟?还是真的落水变聪明了?坐在另一边的云春歌也在细细思索着今天云冷歌的话和改变,真是让人觉得意外。

    云夏歌见没有人理她,她又转身抱住二姨娘的胳膊,撒娇似的使劲摇晃“娘亲,你一定要帮我教训云冷歌,凭什么她那样粗俗又丢人的能成为嫡女,而我确实庶女,处处比她低一等,娘亲”

    二姨娘回过神看着云夏歌,她素来知道这个女儿只有些小聪明,但是嘴巴很甜,惯会哄人,而且长得跟她很像,所以她很喜欢云夏歌,处处包容她,有她的保护不是很聪明又有什么关系呢,她笑了笑,伸出染着红色蔻丹的手指轻轻的戳了戳云夏歌的额头“你以为娘亲不想吗?可你没见云冷歌好像聪明了很多吗?不是以前的愚笨样子了?娘亲还得想个好点的法子才是阿”

    云春歌看见二姨娘对云夏歌亲昵的样子,眼中快速的闪过一丝冷笑。

    “娘亲,你想的太多了吧,云冷歌还是那副愚笨的样子,今天只是她运气好罢了”云夏歌嘟了嘟嘴,不以为的撇嘴说道。

    “不管她是真聪明还是假愚笨,娘亲会弄清楚的,”二姨娘轻抚了一下云夏歌的头发,笑着开口。

    “娘亲,你一定要狠狠的教训她,我要做云家的嫡女,不想永远滴她一头”云夏歌蹭了蹭二姨娘的头,眼中带着一丝凶狠。

    “好了,娘亲知道了,虽然不能太明目张胆,但是暗地里我会让她吃到苦头的”

    “那娘亲,我回怜春苑了”

    “嗯”

    怜冷苑

    云怜歌看着韵儿端来的饭菜,素炒白菜,肉丁萝卜丝,还有一小碟花生米,这就是一个相府嫡女的晚饭?即使自己在不熟悉古代的规矩,也知道绝对不是这样?云冷歌嘴角一勾,虽美却也让人不寒而栗,“小姐,厨房说,小姐还在生病,不宜吃太过油腻的”韵儿轻轻的开口,带着一丝小心。

    自从小姐落水醒来,每次和小姐说话她都感觉到好像自己无论想什么小姐都能觉察到。

    “韵儿,什么时辰了”看看外面的天色,天色已黒,古代的时辰自己看来要很长时间才能适应了。

    “戌时,小姐”韵儿正色回答道。

    云冷歌的笑意顿时扩大,七点多吧应该,云冷歌估算着时间,某人该来了。

    “韵儿,饭菜摆在这里,不要动,站在屋子外面,如果看见有人进来赶紧禀报一声”云冷歌吩咐道。

    “是,小姐”韵儿觉得不解,但也不敢多问,依言出去了。

    云冷歌剪了剪烛火,烛光顿时亮了些,然后坐在凳子上静静的。不多会,韵儿进来小声的禀报道“小姐,奴婢看见外面有火光过来,应该是往咱们院子里来的”

    “嗯,站在我旁边不要出声即可”云冷歌说着走到了饭桌前,执起筷子用饭。

    来人掀开帘子,云伯毅走了进来,云冷歌放下筷子,迎了上去“爹爹怎么来了,用饭了么”她关切的问道。云伯毅穿着天蓝色锦袍,系这紫色腰带,腰带上戴这一枚莹白的玉佩,清雅秀气,自有那么一股君子之风。

    “来看看你,怎么到现在才用饭”扫了一眼桌上的饭桌,皱了皱眉“你就吃这些么?厨房的管事怎么做事的,你一个嫡出小姐吃跟下人没两样”云伯毅怒声说道。

    “女儿大病初愈本就没有胃口所以现在才用饭,身子虚弱的人不能吃太油腻的东西,也许他们也是为了女儿好”云冷歌垂下头掩住眼神的冷笑,呐呐的说道。

    “别为他们这些个黑心的奴才说话了,我等下会吩咐下去,你以后不要再吃了,你一个相府小姐,怎么能吃这些吃食呢,难怪你面色这样苍白,瘦了许多”云伯毅一脸关爱的说道。

    心中不屑,却也柔顺的开口道“是,女儿知道了”

    云伯毅看了一会云冷歌,见她始终低头不语,垂头有礼的安静的呆着,“你今日跟老太太说的可是真的?”

    “女儿不敢撒谎,的确是有人在背后推了一把女儿才掉入荷花池内”云冷歌恭敬的开口。

    “可当时没有人看到,没有人可以证明阿”云伯毅满脸为难的样子,云冷歌心中冷笑,终于说到正题上了吗,如果自己不拿个说法出来,看来这位好父亲是准备舍弃自己的。

    “爹爹,女儿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我们是父女,有什么不能讲的。”

    “爹爹如今在朝堂上不十分安稳,女儿亦十分想为爹爹分忧,但这件事事实并非如此,女儿亦觉得十分委屈,就算爹爹处罚了我,外面的谣言就会认定我是因为欧阳世子而落入水中,传出去对爹爹的名声定不好听,从而影响相府的声誉,更会影响到爹爹的仕途,而外公知道了后,也会对爹爹有所不满,处罚了女儿此事也不能圆满,女儿心中实在为父亲不平”之前的云冷歌实在是个傻子,她的外公是左相,朝堂上,以左为尊,外公对云冷歌颇为疼爱,以前的云冷歌脑子不好使才拒绝往左相府走动。

    云冷歌一番委屈暗藏着威胁的话说出,云伯毅面色不动,看向云冷歌的眼神也变了,心中瞬间冒出很多的心思“冷歌父亲怎么会处罚你呢,你是父亲唯一的嫡女,父亲怎么舍得呢?”语气轻柔,眼神宠溺,仿佛云冷歌是她的宝贝。

    云冷歌面色一红“女儿以前做了许多的错事让父亲难做,女儿以为父亲不喜爱女儿了,看来是女儿想多了”说话间,抬手还轻拭了一下眼角,不好意思的回答道。

    “你这孩子,爹当然是最喜爱冷歌的”云伯毅慈爱的摸了摸云冷歌的头发“那按冷歌的想法,此时应该怎么解决呢”

    云冷歌心中觉得此人真是无耻,利用女儿利用的如此顺口“爹爹,是夏家大小姐推女儿下水的,爹爹应该告知欧阳世子,问问他有没有看到才对,”云冷歌“天真”的说道。

    云伯毅心中一动,欧阳世子爱慕夏家大小姐的事大家都知道,为了保护夏语儿的名声欧阳风一定会改口的,“冷歌,只是问问欧阳世子吗?”云伯毅暗疑,云冷歌是真的只是单纯的询问欧阳世子,还是让欧阳世子为了夏语儿而改口呢,想起来这里之前母亲对她的一番话,他心中疑虑更添三分。“是阿,父亲,不问清楚怎么能为女儿洗刷罪名呢?女儿哪里说错了吗”云冷歌低头害羞的扯了扯手上的衣袖继续恍若天真的反问父亲。

    看着云伯毅脸上沉思的神色,和对自己的打量,云冷歌神色不变接着开口,带着一丝踌躇之意“爹爹,女儿院子里就韵儿一个丫鬟,实在忙不过来,女儿能不能再要一个丫鬟伺候”低下头很不好意思的开口。

    云伯毅想起从进入院子到现在的确只见到一个丫头,拧了拧眉毛,的确不像话,“明天我就叫二姨娘领人过来,今日之事,为父会处理的,你休息吧,为父走了”面色凝重的走了出去,云冷歌变的聪明对自己总归是有用的,时间长了自然会验证出一些事情的。

    看见云伯毅出去了,云冷歌撇了撇嘴,收回了快把脸笑僵了的笑容,“韵儿,把东西撤下去吧。”对韵儿安静不多话的样子很是满意。

    韵儿收拾完毕后,自己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云冷歌吩咐韵儿去休息,她径直走到床前,心里却思索着明天的事情和置办着一些自己需要的东西,缓缓闭上眼睛浅眠。

    “

    ------题外话------

    四千字奉上,鞠躬ing,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重生之嫡女二小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情多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情多多并收藏重生之嫡女二小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