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嫡女二小姐 > 第五十五章妖孽世子

第五十五章妖孽世子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机械神皇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今晚弹琴的闺秀甚多,若是还弹琴的话难免不够新颖,画画就很好,没有那种强烈的感官享受,既显出了自己并不是一无是处,又可避免风头出的太过。

    想了想决定所画之物,云冷歌微微弯腰,提起画笔蘸墨,寥寥数笔就简单的勾勒出一朵硕大的牡丹,渐渐的手中动作越来越快,如行云流水般流畅,随意潇洒。

    昏黄的火烛光影映在云冷歌身上,忽明忽暗,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粉白色的罗裙衣袂微飘,水袖一挥一洒氤氲出柔和的银色光芒,更衬的她手若无骨,眼若黑曜。

    欧阳风举得有些不可思议,云冷歌纠缠自己那么久,从未听说她画画啊,难道只是故弄玄虚?可这做派又委实不像啊。

    最后一笔长长画完,云冷歌放下画笔,望着墨迹未干的画卷,转身行礼道,“臣女献丑。”

    见她画完,身旁的两个宫娥各自拿着画卷的一边,站在皇帝桌前不远处让他可以近观。

    “这是牡丹?”皇上定睛看了几眼画卷,抬眼问道。

    “回皇上,是。”云冷歌垂眸答道。

    御花园以牡丹居多,牡丹又一向是国母之花,今日妃嫔只有皇后到场,算是借花献佛。

    “倒是个聪明的,”皇帝含着深邃的眸子打量了一下云冷歌。

    见皇帝一眼便看出自己的心思,云冷歌警惕心起,行礼说道,“臣女谢皇上夸赞。”

    她微微垂下头,神色表情看不大真切,只能恍惚看见精致的眉眼,跟自己叙话却并未流露出任何害怕或者兴奋的意思来,不卑不亢的垂首恭敬站立,周围却漫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清。

    首座的皇帝心里不由得对她起了点好奇心,但凡天下的女子见到他从不会与她一般如此古井无波,好似不管是谁都跟她无任何关联,这样一想着,皇上便想着稍微难为一下她。

    “画的样子不错却并不传神,有形却无韵,云小姐画技只是如此?还是故意藏拙了?”皇上视线回到画卷上,悠悠的给出评价,浸淫帝王权术多年,他的一言一行都给人高深莫测之感。

    老夫人和云伯毅头上已是冷汗涔涔,先前云冷歌画出牡丹,心中还高兴了一番,没想到快乐竟如此不长久,皇上接下来的话让他们如履薄冰,心中暗道,只望云冷歌不要连累了相府才好。

    云冷歌思考了片刻,转过身拿起桌上早就备好的一杯香茶,顺着画卷牡丹按照心中的轨迹徐徐泼了下去,水色渐渐晕开,顿时那精致的大朵牡丹好似正在含苞吐蕊的缓缓盛开一般,有些欠缺神韵的花瓣变得饱满,就像睡足了似的此刻都苏醒过来,一朵朵,一瓣瓣懒洋洋的开大了,开好了,最大的那朵牡丹在周围小朵花儿的簇拥显得活灵活现,跃然于纸上,这样一个牡丹开花的全过程,在人的注视之下,迅速完成,霎时引得园内众人惊呼一片。

    此时,从花丛中飞来几只色彩斑斓的蝴蝶,仿佛也被盛开的牡丹吸引,飞落在纸上采蜜,薄翼般的翅膀轻轻拍打舞动。

    “云小姐这手堪称点睛之笔,让人过目难忘。”从头到尾都是波澜不惊的慕容烨眼底划过一抹赞叹,漫不经心的换了只手,撑着脑袋,偏头含笑着说道。

    园内众人已是惊叹不已,为这奇迹般的场景说不出话来。

    她刚开始的那副牡丹图,勉强还算过的去,但后来的那杯茶一洒,就好像神来之笔让本来死气呆板的牡丹仿若被赋予了生命一般,在众人面前傲然盛开,其逼真之感竟惹得园中蝴蝶好似见到了真正国色天香的牡丹,不约而同的飞来驻足。

    欧阳风目不转睛的看着云冷歌,她俏生生的站在中央,身子虽有些单薄无依,但此刻她的光华却无一人可比。

    一向待人冷漠的冷辰也诧异的扫了几眼云冷歌。

    林海博脸上尽是老怀安慰,心里却想放声大笑,果然是惠心的女儿,画技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各家夫人小姐交头私语,京城内处处传闻云冷歌无才无德胸无点墨,可这一手绝妙的画又岂是那样的女子可以画出来的?

    “好,不愧是左相的外孙女,巧手玲珑心,赏。”皇上深深的看了一眼沉静的云冷歌,慢条斯理的说道。

    皇后含笑吩咐身后的嬷嬷上前捧着一个托盘递给云冷歌,盘中放着两只锦盒,一对镶着宝石的金镯被摆放于盒内。

    皇后看着她的眼神中透出点点满意,显然云冷歌那副逼真的牡丹图博得了她的好感,加上又是她主动请缨表演间接的解了太子之围。

    云冷歌弯腰低头恭敬的接过奖赏,这镯子一看就价值不菲,各色光彩照人的宝石,含金量十足的圆形模子,雕刻着复杂的花纹,巧夺天工。

    “云小姐,本宫很喜欢这幅画,送给本宫如何?”皇后自晚宴第一次开了口。

    “娘娘看的上臣女的拙画,是臣女的荣幸。”云冷歌正愁这画卷该不该自己主动要回来,一个未婚女子的丹青万一流落在男子手中,到时被人察觉,那自己就是有理也说不清了。

    皇后更加满意,笑的眼角皱纹细细,吩咐人接过宫娥手中的那副牡丹画。

    “看来传闻并不可信,民间都说云府嫡女大字不识,粗俗的很,原来都是假的。”上官昊没想到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打着可以羞辱左相的主意,却歪打正着的让云冷歌出了风头。

    上官昊嘴里说不可信,却没有一丝赞赏的意思,把云冷歌在坊间对她的评论说的事无巨细,嘲笑的意图清晰明显。

    “五皇子方才好似跟太子说过切莫相信那些无稽之谈,怎的太子转眼就忘了?”上官诚还未来及反唇相讥,慕容烨眼中带笑,拖着腮将目光偏了一偏,慢悠悠的说道。

    园内众人一惊,慕容世子这是为云冷歌鸣不平?

    云冷歌悄悄观察,众千金爱慕的眼神本皆是望向慕容烨,这一秒,转为浓浓的嫉妒的目光转向自己,尤其是其中几位,恨不得生吞活剥了自己。

    云冷歌心中叫苦不迭,这不关自己什么事啊,俗话说红颜祸水,男色也不遑多让啊。

    “太子皇兄可能最近气血不通,郁结于心,老是揪着一些小事不放记忆容易衰退,可以理解。”上官诚眸光扫过太子慕容烨还有站着的云冷歌,看着太子那张已经铁青的脸,心情极好的开口说道。

    上官诚这是嘲笑太子心胸狭窄,因为一点小事就嫉恨别人,导致自己气的血气阻塞。

    “五皇子有理,本世子竟然有了惺惺相惜之感,敬五皇子一杯。”上官烨眼中笑意满满,嘴角一挑,刹那让众人觉得如冰雪融化四周回春之感。

    春风化雨的一笑缓解了园内杀气腾腾的涌流。

    “云小姐回坐吧。”正在云冷歌站的头晕眼花,如芒刺背之时,终于听得皇上的一声命令,对她来说宛如天籁之音,急忙行礼准备告退。

    不知是不是站的久了,让她依稀的产生了错觉,行礼余光好像撇见慕容烨那双极致风流的眼对她抛了个媚眼,跪在地毯上的身子不禁抖了抖,当她凝神去看时,却好似如云烟飘过,无一丝痕迹。

    云冷歌不是个多事的人,既然看不出什么来,索性直接回了座位,忍受着脑内传来一波又一波的疼痛。

    “冷歌你没事吧。”云冷歌正在专心对付头中阵痛,身旁的老夫人偏头过来状若关心的问道。

    没想到云冷歌开蒙以后,不仅人变得知书达理,连女子才艺也如此出众,如此色艺双绝的孙女儿,带给相府的好处绝对不少。

    “祖母,孙女无事。”云冷歌脸色泛白的挤出笑容说道。

    老夫人是个伪善之人,方才太子针对她,老夫人和云伯毅无一人敢开腔,生怕自己会累及相府累及她们,现在自己不但解困还赢了奖赏,立马就装成一副慈爱的形象来关心问候自己。

    那副画看起来画的轻松简单,其实不然,这门手艺还是上辈子为学武功讨好师傅时所学,力度和暗藏的余笔皆埋在其中,如果皇上满意最先的牡丹,那杯香茶就派不上用场,后来皇上像是故意发难,云冷歌无法,只得用上了后手,寻着自己留下的伏笔将香茶洒于画上,才有了牡丹开花的盛宴。

    自己用的心思不可谓不多,画画她已经生疏很多,动用了所有的心思回忆以前,泼茶泼的也必须得恰到好处,不然牡丹不但不会盛开,还会被泼的墨迹斑斑,一塌糊涂,届时必定惹得龙颜震怒。

    至于蝴蝶,那杯茶中本来就被自己暗暗洒了早就藏在袖中的花粉,蝴蝶闻香而来,自然会落在画卷之上。

    宫宴至此,云冷歌以为该画上了一个句号了。

    “今日朕见云小姐画中牡丹盛开,想着御花园内牡丹开的正好,各位爱卿和夫人小姐们就留下赏花吧,朕会命人准备晚膳。”一句话如天雷滚滚顿时把云冷歌劈的皮开肉绽。

    众人自然不敢回绝,皆是笑称他们正有此意,谢皇上恩典。

    “你们随意。”皇帝笑着说道,便和皇后离开了御花园。

    相好的夫人小姐们闻言叽叽喳喳的各自凑成一个小队,相伴着赏花去了。

    “表姐,我们去赏花吧,御花园好大花好多呢。”见众人纷纷走动,林舒寒也不禁动了心思,兴致盎然的说道。

    “你们去吧,我也看到几个熟悉的老姐妹想要聊聊,年轻人在一起也玩的畅快些。”老夫人笑着说道。

    云冷歌笑着告退,任由林舒寒自己的手拉着往御花园内深处走去。

    初春的傍晚有些冷,凉风习习,一阵小风吹得头脑有些胀痛的云冷歌舒缓无比。

    “表姐,方才多谢你。”停在一簇芍药花坛旁,林舒寒松了手,眼眶微红的说道。

    若是自己也会那些劳什子琴棋书画,也不会让祖父为难,表姐为了她上台让太子嘲笑。

    “想什么呢,只是太子殿下都点了我上去表演,不关你的事。”云冷歌笑了一笑,刮了她的鼻尖一下。

    “表姐,我不是小孩子了,这些我都懂的。”见云冷歌把她当做小孩子般的哄骗,林舒寒不满,嘴里哼了一声,说道。

    云冷歌讶然,十三岁的年纪在现代九年义务教育都没读完呢,在古代连朝堂人心都略懂一二了,心下唏嘘不已,果然环境造人,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不能相提并论。

    “是是是,你很大了,再过两年就要找个如意郎君成亲了。”云冷歌对她总是和颜悦色,于是调笑着说道。

    “表姐你好坏,我才不要嫁人呢。”林舒寒心智虽比正常的小女孩成熟些,但到底涉世未深,红着脸跺了跺脚,跑了。

    把本来想跟云冷歌的说的话忘了个一干二净。

    云冷歌眸子蕴满笑意,烦闷的心情轻松不少,可被凄凄的风儿一吹,猛然醒悟,这是什么地方,刚才林舒寒七拐八拐的把自己拉来这里,自己头痛也没来得及观察路线,现下她跑了,自己该怎么原路返回,想到此,有云冷歌些懊恼,怨自己不该图一时嘴快气走了她。

    索性这里偏僻,寂无人声,安心等待她来寻自己回去吧,云冷歌放下心思,闲闲的看着怒放的花儿,纯当欣赏美景就是。

    “云小姐也在这里,看来本世子与你颇有缘分啊。”正在云冷歌心思飞到爪蛙国时,身后传来一个懒懒的声音,还带着不易察觉的笑意。

    云冷歌抚摸芍药花朵的手一顿,陡然一惊,回头看去。

    慕容烨操着手懒洋洋的靠在五米外一颗大树上,一阵和风吹过,树上的小白花飘散,落在他绣着金色翔云的衣摆上,被高高束起的墨丝微微飘扬,越发显得他那张脸祸乱世人,吹乱的发丝挡住他坚毅的侧脸,这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模样更添了些美人含怯的朦胧美感。

    云冷歌看着这不似凡间的美人,默了一默。

    这妖孽刚刚就在席间引桃花害的自己犯了众怒,成了众矢之的,现下如此古怪的打招呼,肯定是来者不善。

    愣愣的行了一礼看着他,暗道等着他开口算了,以不变应万变。

    “云小姐为何不说话,莫非被本世子英俊的容貌撞死了心中小鹿。”见云冷歌用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呆呆看着他,慕容烨莫名其妙觉得她很可爱,忍不住想要逗逗她,调侃着说道。

    云冷歌想吐血,心中小鹿还有撞死的吗?当她真是个傻子吗。

    再者,英俊二字不是形容他的,妖孽才是。

    云冷歌听到自己这么说的,“世子,你容貌确实上乘,甚至比小女还美,小女自愧不如,一时看的乃至失了神还望世子见谅。”

    话毕,云冷歌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耳刮子,慕容烨家大业大,武功高,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岂是自己一个无权无势的女子能反抗的。

    刚欲解释,就听见慕容烨隐隐带着薄怒的声音悠悠响起,“你好大的胆子,你知不知道本世子最讨厌有人说我的容貌比女子还美?上一个这么说的人在三年前已被本世子在边疆鞭尸了三天三夜。”

    云冷歌刚准备开口道歉的话一噎,夸他过于美貌也算错了吗?

    这妖孽气场好生强大,云冷歌想逃走的念头被打消,他既然是战神,那武功定是登峰造极的,自己连个轻功都还没领悟,估计到时逃跑不成反落了一个畏罪潜逃的罪名。

    连一朝天子都可随意敷衍的人,自己又岂是他的对手。

    “世子,是小女的错,小女自幼眼睛不太好,看花了眼,其实您威武不凡器宇轩昂,又是国之栋梁前途不可限量。”想到自己可能被日夜鞭尸的下场,云冷歌打了个寒蝉,违心的夸赞道。

    慕容烨姿势不变,面色未改,只是挑了挑长眉,浅色的唇角带着一抹若隐若现的微笑,淡泊的看了云冷歌一眼,幽幽的叹息了一声。

    慕容烨周身都充溢着一种张狂邪魅的魔力,即使以云冷歌的定力,看到如此妖孽也不禁心跳为之一滞。

    “世子,小女并无它意,冒犯之处请您高抬贵手,容小女先行告退可否?”云冷歌戒心突起,这男人绝不能惹,性子阴阳不定,这样的人杀人全凭喜乐。

    “怎么?得罪了本世子当若无其事?拿眼睛不好的说辞骗了我就想一走了之?”慕容烨伸出骨节分明的大手顺手拂掉了落在肩上的一朵小花,嘴角微弯,黒眸中闪烁着嘲弄的光泽。

    云冷歌顿足,迎上那双如夜色般迷人深邃的黒眸,虽不凌厉,却让她有种全部心思都暴露在他面前的感觉,不禁头皮有些发麻。

    暗暗叫苦,自己不过是随口说了一句实话,怎的慕容烨这么不依不饶的,难道跟上次在春上楼猜的一样,他果真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

    ------题外话------

    今日多多听说有人一个小时码字三千,心中汗颜,以我的龟速每天五千字已是极限。

    感谢18636188997投的月票,认真你就输了的10颗钻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重生之嫡女二小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情多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情多多并收藏重生之嫡女二小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