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嫡女二小姐 > 第六十四章东窗事发

第六十四章东窗事发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出家人不打诳语,这位慧云施主,若你真是我佛门中人,应该实事求是,若是真照你所言府中有妖孽,只要你有所根据,老夫人和相爷自会相信。”慧云半垂着眼皮,说道。

    “是是,大师说的对,小僧也只是一时心急才想出这下下之策。”慧云铮亮的脑门上全部都是汗,之前的盛气凌人不复,灰溜溜的说道,“但是小僧出家也有一段时间,相府内确实有妖孽。”

    两个和尚一位淡定从容,一位惊慌急促,高低立下,真假瞬间分明。

    “老夫人,四位小姐房中什么都没有,但是奴婢路过惜梧苑时,看见一个丫头鬼鬼祟祟的像是要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奴婢跟着她一路相随,最后在二姨娘房中发现了这个。”云嬷嬷快手快脚的搜查完毕,禀告道,她的脸色有些阴沉,她在内宅大院呆的久了,什么肮脏东西都见过,本以为相府是不可能出现这种东西的…。

    说完,云嬷嬷从袖子里掏出几个状似人形的白色布偶,双手呈给老夫人。

    老夫人接过布偶,当看清以后,瞳孔一缩,眼中冒出了灼人的火星,冷冷的看了一眼面色大变的二姨娘,问道,“你确定这是在惜梧苑发现的?”

    “是的老夫人,奴婢本以为那丫头进惜梧苑去偷东西,后来在院子的花草葱中发现了这些布偶,上面还插满了小针,奴婢恐怕会伤到了老夫人,所以拔掉了。”云嬷嬷拿出了一块白色的方巾,摊开伸展,亮亮的银针闪闪发光。

    “二姨娘,你好大的胆子,竟然用巫术诅咒伯毅和我,真是无法无天了。”老夫人气的浑身都在发抖,面色青白,嘴唇发紫,手中的布偶,对着旁边坐着的二姨娘狠狠砸了过去,正中头顶,吓的二姨娘慌张的起身,跪倒在地。

    她怎么也不通,那几个小人偶明明是埋在云冷歌树下的,为何现在云嬷嬷说是从她屋子里搜出来的?是云嬷嬷被收买了?还是香儿当初根本就是直接背叛她了将自己的秘密布置泄露给了云冷歌?布偶上明明是没有银针的,可云嬷嬷搜出来的又的确是她缝制的。

    情势瞬间急转而下,来了一个惊天大逆转,二姨娘的脑袋整个儿蒙掉了,根本不能沉下心思思考,脑子如一团浆糊一般。

    “这是什么?”云伯毅不解到底是什么让老夫人生那么大的气,弯腰捡起了人偶,紧紧盯着布偶后面的小字还有身上那些细细密密的针眼,不可置信的问道,“巫蛊之术?”

    “这就是你这宠爱的好姨娘,我看是被你宠的越加的胆大了,竟然敢用着邪术诅咒你我,还有什么是她干不出来的。”老夫人的胸口微微起伏,气的着实不轻,想到二姨娘竟然用这恶毒的法子诅咒自己,连带着将云伯毅也骂上了。

    云伯毅犹豫了片刻,看了一眼面色不太好的老夫人,斟酌着开口说道,“母亲,也许这并不是二姨娘的,许是有人栽赃陷害也说不一定。”

    云冷歌慢慢勾起唇畔,眼睛发出冷寂的淡光,到这个时候他还在维护着二姨娘,这戏入的也太深了吧?抬眼瞥见云伯毅眉间的褶皱,那一丝焦虑紧缩在眼底,云冷歌抬了抬眼睑,勾起了一个别有深意的浅笑,云伯毅假戏真做,日久生情,怕是对二姨娘渐渐的存了一丝爱意,也许他自己都没有发觉。

    “你还替她辩解?”老夫人见自己的嫡亲儿子还替这个害她们母子的始作俑者求情,气的几乎说不出话来,好半响,才气呼呼的说道,“你非要她把这个府里所有的人都咒死,你才明白她是个蛇蝎妇人吗?”

    “母亲息怒,儿子不是这个意思。”云伯毅连忙走过来帮老夫人顺气,扶住她快要站不稳的身子搀着她坐下。

    老夫人摆摆手,强制顺下一口气,道,“后院安宁,你才能安心的在朝堂上奔波,可相府总有些人恶毒的妇人不甘心,想害了我们啊,你可别念着那点情意,置相府于危难之中啊。”

    二姨娘此时已经反映了过来,连连磕头,整齐的发髻顿时有些散乱,颤声说道,“老夫人,定是有人诬陷,婢妾深爱相爷,婢妾怎么会害他,就算是要用巫术婢妾也不会把自己也搭了上去啊,老夫人,请您明鉴啊。”

    二姨娘声泪俱下,声嘶力竭的喊道,她知道现在是生死存亡的关节,若是真的被老夫人认定,那等待她的下场定是十分凄惨。

    云夏歌已经呆住了,现在跪在地上请求的不应该是云冷歌吗?可怎么这样的情景却落到娘亲的头上,看着面色冷酷的老夫人和在地上苦苦哀求的二姨娘,她心里冒出了无数惧意,若是姨娘被赶出府,那自己就成了一个没有丝毫依仗的孤女,到时候谁还会把自己当回事,云冷歌好歹还占着一个嫡女的名头,她一个小小的庶女,该怎么在相府立足。

    想到此处,云夏歌“砰”的一声跪在二姨娘旁边,求道,“祖母,父亲,姨娘不会这么做的,大师不是说云冷歌才是那妖孽吗?你们应该审问她才是啊。”

    “是啊,大师话里话外都说我是妖孽,结果却从二姨娘院子中找到了邪术的物件,不知大师的信誓旦旦该怎么解释?”云冷歌突然开口说道,唇角似弯非弯,嘲讽的说道。

    慧云的眼神躲躲闪闪,额头上的汗珠颗颗滚落在脸上,有的甚至滑入在眼睛里,他都顾不得擦,焦急的想给出一个合理的说辞,这个那个推脱了好久,都没说出一句连贯的话来。

    “哦?还有人说我表妹是妖孽?那我们左右两相府的人不都是妖孽?我们都是与表妹有血缘关系的人,大师不如做法将我们都收了。”林习风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说道,他其实知道云冷歌并不需要他的帮助,但林舒寒早就气愤难忍,扯了好几下他的袖子,让他出言相帮。

    “贼喊捉贼,这并不常见,二姨娘为了将巫蛊之术贯彻的更加真实,索性狠心将自己搭了进去,别人自然不会怀疑同在被咒之人的二姨娘身上了。”从始至终看好戏的三姨娘冷笑,出声说道。

    到了这里,她终于明白了,二姨娘这是陷害云冷歌,偷鸡不成蚀把米,反倒被云冷歌将计就计,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将妖孽的罪名反扣在二姨娘脑袋上了。

    云冷歌这一次,实在是太狠了。

    “三姨娘,你别胡说,一定是有人用计陷害我。”万氏怒目朝三姨娘吼道,随即匍匐着身子用膝盖一步一步的挪向云伯毅,拉着他前襟的衣摆,美目中的泪水滚滚而下,仰面凄声道,“相爷,定是有人怨恨婢妾,用这个布偶栽赃,您平日最是了解婢妾,婢妾又怎会是那种不择手段,狠心害了您和老夫人的人呢,其中一定另有隐情。”

    从头到尾一直沉默的云春歌猛然起身跪倒在二姨娘身旁,泪水盈盈的说道,“父亲,姨娘最是仰慕父亲,平时有多在意您,您不是看不清楚,怎么会有巫蛊之术诅咒您,分明是有人要在害她啊。”说罢,她利剑一般的眼神射向云冷歌。

    在她看来,关键时刻明哲保身才是上策,所以二姨娘算计云冷歌,她都没有参与,连落井下石的话都未曾说过一句,事成,除掉云冷歌,相府内二姨娘的地位会恢复成以前一般,不可撼动,她跟着渔翁得利,事败,这件事跟她没有任何直接的关系,她仍然是那个高贵的大家闺秀,相府的优秀长女,她和脑子简单的云夏歌不同,她看的更加长远,就算二姨娘败了,但她还有做侍郎的舅舅,加上她又是相府的长女,任何人都不会轻待了她去。

    就算是以后哪天父亲续弦娶妻,以她的才情和父亲对她的疼爱,将她过继在后母身上,也是有可能的,那时她将不费吹风之力,也能成为相府的嫡女,还是高人一等的嫡长女,到那天,云冷歌也得被她压一头。

    但她那个糊涂妹妹跪下了,如果她只是冷眼旁观,不去求情,就会被人议论她冷血,不顾亲情,连为自己亲娘下跪求情都不肯,会觉得她骨子里就是一个冷血冷情的人,她将来的计划还怎么得以实施。

    云冷歌唇畔划过一丝冷笑,这出戏她看的是津津有味,人赃并获,二姨娘费再多的唇舌也没有用了,老夫人是宁可错杀一人,也不会放掉任何一丝有害她安全的可能性。

    二姨娘,她已经完了,云冷歌清楚的从老夫人那冰寒的眼眸中看到了这一点,就算是云伯毅念旧情想放她一马,但老夫人这次绝对容不下二姨娘了!

    “你姨娘在相府内一手遮天,连我都不放在眼里,还有谁有那么大的胆子敢栽赃她?”老夫人看着跪成一排的三人,丝毫也不动容,看着二姨娘梨花带雨的面容,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看着疼爱多年的女人和自己一直宠信的女儿不顾在众人面前的颜面跪倒在地苦苦哀求,云伯毅的面色有一瞬间的犹豫。

    三姨娘是云伯毅最贴心的枕边人,清楚的看出他眼中的不忍和不舍,心中一震,头脑中一片空白,毅郎这是对万氏这个毒妇动了真情,想到他曾经对自己承诺过他爱的一直是自己,只是顾忌着二姨娘的娘家实力才对她虚与委蛇,若是有机会,他一定会扶自己上位,做他名正言顺的妻子,誓言还犹如在耳,可说这话的人却已经变了心,竟对那一直欺压迫害自己的毒妇上了心,动了情。

    三姨娘的眉眼之间,隐隐有一股戾气,恨恨的看着垂泪哀求的万氏,眸光一闪,说道,“相爷,巫蛊之术乃是陛下明令禁止的东西,若是一旦传言出去。”话只说了一半。

    云伯毅一怔,反倒突然醒悟了过来,布偶用于巫蛊之术,轻则家宅不宁,惹上官非,重则巫蛊生效,患上恶疾,死于非命!最坏的情况甚至会家破人亡,是一种非常恶毒的诅咒。

    二姨娘居然用这样的手段来害自己,她是疯了不成?

    云冷歌微笑的看着被嫉妒包围了的李氏,二姨娘这次若死,这火焰也会随之熄灭,若是侥她幸逃过一劫,那嫉妒的火种就会深埋在李氏的心中,慢慢生根发芽,有朝一日若是长成参天大树,只怕云伯毅也不能幸免。

    谁说男人移情别恋只是第三者的错?

    林习风紧紧盯着娴雅浅笑的云冷歌,这一刻她身上散发出的光芒居然令他无法转移视线,从开始到结尾,她一直把握着这件事情的节奏,偶尔有偏离的,也能及时的不动声色的拉回轨道,她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才能将人心把握的如此恰到好处?

    二姨娘面上涌上一阵血红,一下子变得无比惊悸,她跟相爷同床共枕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他用那么可怕的眼光看过自己,竭力为自己辩解道,“相爷,婢妾没有,婢妾没有,大师你快说句话啊,相府的妖孽是年纪轻轻的女子,又怎能是我这个人老珠黄的妇人,一定是哪里搞错了,你快帮我解释啊。”

    万氏病急乱投医,像是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想也不想的,要求慧云帮她辩解几句。

    奈何慧云自身难保,从云嬷嬷说布偶是从二姨娘院子中翻出来的,他就准备想逃跑了,可林习风站定在他身侧,不管自己怎么移动,都死死的堵注了他的求生之路,现在哪还有心思管二姨娘的死活?

    假身份曝光,笃定的说辞也变成无稽之谈,再这么下去,自己的命就得搭在这了,慧云急的团团转,蓦然脑海中灵光一闪,想到一个好法子,能安全脱身的好法子。

    “老夫人,相爷,小僧才疏学浅,以为那妖孽道行尚浅,误认为是只未成年的小妖,既然布偶是从贵府姨娘的院子中找出来的,那妖孽就是她了,小僧先前说错了,孽畜已经成形,惭愧惭愧。”在混乱之中,慧云猛地开口。

    只要将全部过失都推到二姨娘身上,那么自己推断府中有妖孽的事情就得到了证实,安危自然无虞,还会落下一个佛法高深的好名声。

    现在正是性命攸关的时候,钱财和生命之忧相比,又算的了什么,反正自己就收了那么点银子,该扮演的戏份他都做到了,现在东窗事发,也只怪她行事不小心,怪不得自己过河拆桥。

    二姨娘的脸上出现错愕的表情,难以置信的看着慧云,一只手抬起,颤抖的指向他,“你。你。你。”

    云夏歌性子最冲动,来之前就已经知道慧云是姨娘买通来陷害云冷歌的,见他翻脸不认人,反过来把矛头对准她们,怒气直直涌上头顶,压下了她为数不多的理智,骂道,“好你个卸磨杀驴的小人,姨娘用二百两银子雇佣你,就是叫你反过来咬主人的吗?当真是一条狗,改不了吃屎的本性。”

    一席话落,基本上厅内人的目光都变的不可思议,齐刷刷的望向面色煞白的二姨娘。

    万氏想要捂住云夏歌的嘴已是来不及了,抬起的手僵硬的梗在半空中,面如死灰,跪的笔直的身子颓然坐倒在地,手也无力的颓然垂下,茸拉着脑袋,心中已经明白:她已经回天乏术了,一切都完了,她的算计,她的独宠,她的正妻之位,她的,一切一切。

    云春歌愤怒的掐了一把口无遮拦的云夏歌,暗骂真是扶不上墙的蠢货。

    手臂上的疼痛冲散了脑中的正冉冉上升的怒意,云夏歌回神,见人人都用不屑,嘲讽的眼光看着她,她突然意识到,刚才那一番慌不择言的话已经表明了这是她们和那和尚联合起来的计策,这等于是不打自招了。

    云冷歌抿着唇畔,掩饰住了那一丝冰冷,二姨娘太慌了,慌的连基本的理智和思考都没有了,她若是机警点,可以从这几个巫蛊小人上做很多的文章,自己的这局反手计,看似天衣无缝,其实是有不少的漏洞的。

    比如,云嬷嬷跟着的那个鬼鬼祟祟的丫鬟,身份不明,原因不明,其二她可以找个贴身丫鬟按照以往的伎俩手段来替她顶罪,虽然老夫人不会相信她的片面之辞,但云伯毅显然对她余情未了,凭借这一丝丝的情意她也可以静下心来找出破绽,最不济也能塞包暂时稳住老夫人,营造充分的时间编造借口脱身。

    当二姨娘听到布偶是从自己房中找出来的,方寸大乱,无暇仔细串联当中奥秘,稳操胜券的筹谋突然变成了横在她自己脖子上的刀刃,慌乱之下,她只会草木皆兵,到处怀疑旁人,多年的唯吾独尊的生涯造就了她不容许背叛的性格,习惯掌控一切,当事情发展到不受她控制时,她那看似精明的心也就彻底慌了,除了一味的求饶和把错误推到别人身上,她不会想该怎么弥补这个漏洞,和抓住关键的线索。

    ------题外话------

    大家想烨烨了木有?那个混孩子,冷几天算了,大家猜二姨娘会不会有这么死了?不会的,她算是我文中的一个小BOSS,不会这么便宜她的,多多的屠刀亮闪闪…

    感谢,小娇的桥的月票,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重生之嫡女二小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情多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情多多并收藏重生之嫡女二小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