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嫡女二小姐 > 第七十三章深意造访

第七十三章深意造访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云冷歌很想笑,也就真的笑了出来,声音不大,却似珠玉落入瓷盘,极为清越悦耳止住笑意,她饶有兴致的问道,“在这个相府里,祖母最是疼爱我,父亲对我也颇为信任,二姨娘现在是跌落泥泞中,她在我手面前,根本无任何还手之力,你觉得我需要你一个小丫鬟为我做什么?”

    丫丫有几分聪明,但也不过是喜欢耍一些小手段和小心机罢了,若是在二姨娘如日中天之时,她这样的角色,充其量也就是个炮灰,聪明反被聪明误,不先给她敲个警钟,难保她生了一些不该的心思,将算计打到自己的脑袋上。

    自己利用她,可不是让这颗棋子反过来对付自己的。

    “那小姐是为何?”丫丫俏丽的脸蛋随着云冷歌的诉说一变再变,纵使心中不忿,却也知道她说的是事实。

    “你选好了这条路,就代表跟二姨娘彻底划清了界线,二姨娘断不会容下一个吃里扒外的丫头,这个你应该明白吧?我跟她早已是水火不容,只要是让二姨娘犯堵的事儿,我都愿意做,跟二姨娘对立的人,我都愿意帮,这下你懂了吗?”云冷歌的声音不高不低,却隐藏着一种魔力,一点一点摧毁着丫丫的意志。

    丫丫紧攥成拳的手心冒着黏糊糊的热汗,她当然知道,要是真的选择做了相爷的通房,就等于彻底的背叛了二姨娘,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她根本已经没有了回头路了,现在反悔,二小姐绝对不会饶了她,性命非但不保,荣华富贵也就完完全全成了那水中的泡影。

    反正二姨娘现在已经瓮中之鳖,自身难保,根本不足为惧,等她成了相爷的通房,生下了相府的长子,到那时候,别说是二姨娘了,就连二小姐也不敢轻易动她。

    “小姐,奴婢今后全听您的。”丫丫磕头如捣蒜,

    云冷歌一笑置之,随即心中觉得好笑,这是第几个对自己恨不得指天发誓表忠心的人?人心是最善变的,也是最靠不住的。

    “你有多少能耐都使出来吧,只要你有本事,不管爬多高我也懒得理会。”云冷歌翻了个身,眼皮沉沉的睁不开,索性一直闭着眼睛。

    人的欲望真是无休无止,欲壑难填,连丫丫心思都打的够远够长,何况是二姨娘,权利那种东西,没得到也就罢了,尝过之后谁还会舍得放下?

    “那小姐,奴婢该怎么做?”丫丫眸子里闪过一丝窃喜,二小姐的意思,就是不管将来她怎么为所欲为,她都不会管。

    “这两日安生呆着,吟琴会告诉你该如何。”云冷歌缓缓道,“我这次帮你了主要念着主仆一场的缘分,出了怜冷苑,以后你是富是穷,是受父亲宠爱还是沦落到万劫不复的地步,都再也不关我的事儿了,我也全当没有过你这个丫鬟,懂了吗?”话落,倏地睁开眼,冰寒的视线直直射向丫丫泛着喜悦的眼神。

    “是是是,小姐,奴婢晓得。”丫丫忙不迭的磕头,被巨大的喜悦冲昏了头脑,哪里还顾得上思考,只觉得老天爷终于开眼了,她原来还不知道该怎么接触相爷,现在有了二小姐作为中间的媒介,成为姨娘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出去吧。”云冷歌重新阖眼,挥了挥手。

    “小姐,丫丫这妮子估计靠不住。”林嬷嬷看丫丫的身影离开了她的视线,转头拧着眉头低声说道。

    “顺手提她一把罢了,人多好唱戏嘛,二姨娘会这么甘心认栽?她肯定还有东山再起的准备,我倒很想看看,她自己培养的爪牙转眼就变成一头白眼狼,会是什么个心情。”云冷歌将盖在身前的小被往上提了提,闲闲的说道。

    “她以后会不会出卖小姐,万一她告诉老夫人这是小姐指示的该怎么办?”林嬷嬷还是觉得不妥。

    “那也要老夫人肯信啊。”帮不帮丫丫都没什么区别,主要是她就想看二姨娘不痛快,前段日子都是别人看她的戏,是不是到该换个位置的时候了?

    第二日,丫丫按照吟琴的法子跑到清风苑哭诉说二小姐处处刁难她,希望四姨娘能发善心收留她。

    四姨娘面上一派为难,有些犹豫的说道,“可是你是二小姐的人啊,我只是个姨娘,这样怕是不好。”

    “四姨娘,奴婢知道您心肠最好,您就可怜可怜奴婢,奴婢也是没法子了啊,二小姐误会奴婢,看奴婢到处不顺眼。”丫丫一脸泪痕,情真意切的哭诉道。

    四姨娘心头冷笑,若不是二小姐事先打好了招呼,她还真会被这口蜜腹剑的丫头骗了去,面上仍然不动声色的说道,“只怕是不太好,老夫人不会同意的。”

    丫丫脸上闪过一抹焦急,相爷这两日皆是在四姨娘这里休息,她要是能在清风苑伺候,还怕找不到亲近相爷的机会吗?

    “只要姨娘能同意,二小姐那里奴婢去说项。”丫丫抽抽搭搭,委屈的说道,“奴婢也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只是二小姐实在过分了些,奴婢到了您身边伺候,肯定勤勤恳恳的为您做事。”

    “这…”四姨娘状似万般无奈,面上不忍,叹了口气,松口说道,“好吧,只要你能说服二小姐,收下你自是无碍的。”

    “奴婢多谢四姨娘。”丫丫端的是感激涕零的模样。

    二小姐说的果然不错,四姨娘性子柔弱温和,这样的主子才更有利于她与相爷亲密接触。

    福寿堂。

    “祖母。”云冷歌微嘟着嘴,挽着老夫人的胳膊摇晃。

    “怎么了。”老夫人含笑向正撒娇的云冷歌问道。

    “孙女想把那个丫丫送给四姨娘,那天她险些害了孙女,孙女心里有气,就责罚了她一下,她竟然受不住了跑到四姨娘那里诉苦。”云冷歌一脸不满,告状似的说道。

    “冷歌不喜欢打发她出去就是了。”老夫人不以为然,那个丫鬟明显就是二姨娘的细作,冷歌单纯天真,看不懂人心,只是简单的认为那是口误。

    想到那个丫鬟见二姨娘倒台,立马就调转风向去巴结那风头渐盛的四姨娘了,可见是个见利忘义,逢高踩低的小人,这样的奴才,留在相府就是个祸害。

    “可孙女不服气啊,凭什么她觉得父亲会疼四姨娘一点,她肯定觉得四姨娘在父亲和祖母心中比冷歌更重要。”云冷歌低垂着头,闷闷不乐的说道。

    “你呀,真是个孩子。”老夫人戳了一下云冷歌的额头,忍俊不禁的笑道,“四姨娘只是妾室,你才是相府的嫡女,祖母和你父亲当然是更疼爱你多一点啊。”

    闻言,云冷歌笑如夏花,一张小脸有些微红,绞着手中丝帕,“祖母,您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了,这个府里祖母最疼的就是你了。”老夫人失笑,她这话其实也没太假,四个孙女中有两个不得她喜爱,云秋歌只是个庶女,虽然嘴巴甜,但有时候难免礼节不够周到,行事不够稳重。

    但云冷歌是她嫡亲的孙女,各方面样样出色,最难得的她个性温顺,对她这个祖母的话言听计从。

    “那祖母就多疼孙女一回好不好,我要让那个丫头知道,谁才是府里最受祖母和父亲喜欢的人。”云冷歌微微鼓起了腮帮子,神态娇憨可爱。

    “好好好,冷歌说什么祖母都依还不行?”老夫人听到她这孩子气的话语,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她堂堂相府嫡小姐,何必跟一个丫鬟置气?就是耍着小孩子脾气罢了,等四姨娘明日请安时,敲打敲打她,叫她盯着那个丫丫点,免得到处兴风作浪,扰的相府不得安生。

    等冷歌的兴头过了,就把那个不省心的丫头赶出去就是了。

    “祖母,你真好。”见老夫人答应了,云冷歌抱着她的胳膊,将脑袋靠在她的肩膀上,亲热的说道,垂下的眼眸遮住了幽幽冷光。

    清风苑。

    四姨娘看着包袱款款的丫丫,掩下心头的厌恶,努力挤出一副和颜悦色的神色,“既然二小姐老夫人答应了,你就在清风苑伺候吧,先从二等丫鬟做起,表现好再提。”

    丫丫爽快的应了一声,将她的卖身契递给四姨娘,心道等见到了相爷,别说二等丫鬟,就是一等我也懒得做。

    打着如意算盘,丫丫喜滋滋的离开去她自己的屋子了。

    “小姐,您真的打算和二小姐联手?”内室里中一个五十年纪的老嬷嬷问道。

    她是四姨娘还未进府前就跟在身边的,当年一同被买进了相府,后来四姨娘决意不再争宠,安静蛰伏隐世,这位雷嬷嬷始终无怨无悔的跟在她身边伺候,是四姨娘最为忠诚的心腹。

    没有外人的时候,雷嬷嬷坚持唤四姨娘为小姐。

    “难道我真的一直窝在那个鬼地方自生自灭吗?”四姨娘面容苦涩,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眸中闪过一抹希冀的亮光,“当年夫人拼了全力护住我,临走前也千叮咛万嘱咐叫我帮她照看二小姐,可你看看这些年我都干了些什么,为了一己安危,把夫人的交代当做耳旁风,对二小姐不管不问,若是我现在还执迷不悟,怎么对得起夫人的救命之恩。”

    “小姐你自己也是寸步难行啊,夫人就算知道,也不会怪你的。”雷嬷嬷听四姨娘提到当年的事情,脸色也变得有些沉重,叹了口气。

    “可我好歹还有这张脸,你瞧这两日,相爷夜夜宿在我这里。”四姨娘神色恍惚的抬手抚了抚自己的脸,语气嘲弄,“我要是早些出来,二小姐也不会一个人孤零零的装着痴傻才能保住性命,我愧对夫人啊。”

    雷嬷嬷想起当年夫人的恩情,摇摇头,又长长的叹了口气。

    这几日,相府表面上风平浪静,云冷歌每日除了请安就是写写画画,过的甚是惬意。

    “二小姐,五皇子,冷世子,欧阳世子,夏将军府大公子,大小姐,来拜访,老夫人叫您过去。”韵儿进来禀告。

    云冷歌放下毛笔,诧异的扬了扬眉毛,皇室,王室,大臣,的子女纷纷拜访,今儿个是刮的哪门子的风。

    换了一身见客的衣裳,云冷歌带着韵儿吟琴往老夫人的福寿堂走去。

    “祖母。”进了厅内,云冷歌优雅的向老夫人问好行礼,随即朝右边坐着的一干人等福身,“小女见过五皇子,冷世子,欧阳世子,夏公子,夏大小姐。”

    右手旁首座是五皇子上官诚,他身形极为欣长,穿着一件蓝色云翔符蝠纹劲装,靛蓝色的长袍领口袖口都镶绣着银丝边流云纹的滚边,腰间束着一条青色祥云宽边锦带,乌黑的头发束起来戴着银冠,银冠上的白玉晶莹润泽更加衬托出他的头发的黑亮顺滑,如同绸缎。

    上官诚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虚扶了一把说道,“云二小姐不必多礼。”,冷辰仍然是那张冰块脸没丝毫的表示,只是抬起那双无任何波动的琥珀色眸子看了云冷歌半响,欧阳风与夏昊然点点头算是回礼,夏语儿亦是起身徐徐行礼。

    “五皇子不知来相府有何事,相爷并不在府中。”老夫人心中疑惑,五皇子登门拜访,相府没人捅出什么篓子吧?毕竟现在五皇子和太子针尖对麦芒,伯毅打定主意两不相帮,静观其变。

    “老夫人,云二小姐那天宴会的丹青之术实乃绝妙,本皇子十分钦佩,上次看的不甚清楚,想请云二小姐再次一展妙笔,不知本皇子有没有这个荣幸。”上官诚笑容温和,有礼的说道。

    云冷歌抬眸注视着上官诚温润的笑容,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他的笑容中暗藏了许多东西。

    一口一个本皇子,字面上征询别人的意见,其实根本容不得别人拒绝,封死了自己想要回绝的余地。

    五皇子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云冷歌可不会真的简单认为,他们几人大动干戈的来到相府,就是想看一看自己的画技。

    “当然可以,冷歌带五皇子去花园。”老夫人听了上官诚的解释心底的疑惑非但没有减少,反而觉得更加迷雾重重。

    “是。”云冷歌盈盈的福身,笑容得体的说道,“五皇子请随小女一同去花园。”

    见上官诚微笑点头起身后,云冷歌转身领路。

    吩咐韵儿吟琴去准备描画的纸笔墨砚,云冷歌领着上官诚等几人到了花园的凉亭。

    “二姐姐,你要画画吗?”云秋歌在两个丫鬟的簇拥下,一身精致打扮的来到了凉亭,笑颜如花,挽着云冷歌的胳膊甜甜的说道。

    “是。”云冷歌笑了笑。

    “小女云秋歌见过五皇子,冷世子,欧阳世子,夏公子,夏大小姐。”云秋歌美丽的小脸上含羞带怯,微微福身,将自己的姓名不着痕迹的报给五皇子,高昂着头,却微垂着眼帘,方便将她娇媚的脸蛋尽量的展现出来,又显出了大家闺秀的良好修养。

    “云四小姐。”上官诚像是没听到云秋歌自报的名字,礼貌客套的称呼道。

    云冷歌嘴角轻扬起一抹优美的弧度,云秋歌不是看上了慕容烨吗?怎么五皇子一来,她就移情别恋了?上官诚是皇子,将来有可能荣登大宝,皇子妃的确比世子妃品级高了一筹,若是有朝一日五皇子夺嫡成功,皇子妃就是一国之后了,难怪云秋歌急着攀龙附凤了。

    “四妹,你帮忙招待一下五皇子,我去准备一下。”云冷歌对云秋歌温柔的笑了笑,转头对亭子内的五皇子轻声说道,“容小女告退片刻。”

    五皇子雪玉般的容颜上尽是笑意,轻轻阖首。

    走在回怜冷苑的小径上,云冷歌凝眉思索,冷不防,从一旁的花丛中,突然跳出一名男子。

    云冷歌一惊,下意识的急急往后退了几步,定神一看,夏昊然?他跟在自己身后干什么?

    “夏公子,小女有东西需要准备,还请让让。”云冷歌望着夏昊然眼中的淫邪之色一闪而过,怒意瞬间漫上心头,僵硬着声线说道。

    “云二小姐,你那天宴会上出尽风头不就是想攀高枝吗?欧阳世子已经和我妹妹两情相悦,你又何必破坏他们之间的感情呢?不是太不要脸了吗?”夏昊然五官还算端正的脸满满的都是不屑,紧盯着云冷歌清丽绝俗的脸蛋,眸中是毫不掩饰的欲望。

    云冷歌气急失笑,冷冷的瞥了一眼夏昊然,美目中是一片冰冷凌厉,“夏公子请慎言,欧阳世子若是真的与夏大小姐互生情愫,在未经三媒六聘就私定终生,实乃暗通款曲,行为不检,夏公子难道对夏大小姐的名声丝毫没有顾忌吗?”

    见夏昊然脸色阴沉,紧握成拳,似有一言不对就准备打人的架势,云冷歌冷然一笑,神色淡漠,“再者,夏公子从哪里看出小女破坏他们之间的感情了,不要脸三个字小女万万当不起,还请夏公子收回去用在自己身上吧。”他说话难听,就别怪自己丝毫脸面也不留。

    ------题外话------

    大家喜欢诚诚吗?他是根据多多身边的一个哥们改编的,个性名字都没怎么改动。

    某诚:我喜欢女主~(画圈圈…)

    多多:那是人家烨烨的。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重生之嫡女二小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情多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情多多并收藏重生之嫡女二小姐最新章节